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後衛之於球隊的重要性,在第二節比賽中徹底地顯現出來。

在周冠佑連得10分之後,李明正馬上喊出暫停,下達一連串的指令,要李光耀全場盯防周冠佑,把詹傑成換下場,派上防守能力更強的包大偉,並且做出新的防守配置,就是要全面止住周冠佑造成的傷害。

然而熱機完畢,手感火燙的周冠佑,當然不是可以輕易守住的球員,尤其除了周冠佑之外,榮新高中本身也是一支經驗豐富且成熟的球隊。

暫停回來之後,以李光耀為首的防守策略確實降低周冠佑本身的破壞性,不過周冠佑並沒有因此亂投,而是把球分給空檔的隊友,讓埋伏在三分線外的張家浩與劉家豪頻頻在外線開火,就算光北即時防守,榮新不是利用快速的傳導跟空手走位撕裂光北的防線,接連在禁區開後門上籃得分,就是傳給禁區的王書維組織攻勢,而穩健的王書維將周冠佑的牽制力發揮地淋漓盡致,將光北的防守耍得團團轉。

光北的防守在第二節後段變得支離破碎,始作俑者就是榮新的王牌,周冠佑。整個第二節,周冠佑個人得15分,外加2次助攻,一個人就把光北的防守搞得天翻地覆,在場上吸引光北絕大部份的注意力,讓隊友可以用非常輕鬆的方式跑位、投籃、得分。

反觀光北,包大偉上場之後,雖然不顯著,但是確實或多或少地提升防守的質量,然而包大偉在進攻端提供的協助幾乎為零,既不具有運球切入的能力,外線更無準星可言,無法對榮新的防守造成任何衝擊,加上被李明正限制不能出手的李光耀,光北的兩名後衛對榮新的防守根本毫無威脅性可言,在這種情況之下,榮新肆無忌憚地縮小防守圈,對主打禁區的高偉柏與辜友榮施行高壓迫性的包夾防守。

儘管高偉柏擁有強悍的禁區單打能力,辜友榮在噸位也有著優勢,但是在榮新積極的包夾防守之下,兩人不是發生傳球與運球失誤,就是為了投籃而做出高難度的出手動作,然而勉強投籃的結果都非常不理想,而且幾次兩人主動往防守球員身上靠,刻意製造出身體接觸想要吸引裁判的哨音,裁判也完全不買單,讓兩人越打是越洩氣,在暫停回來之後,兩人竟然1分未得,完全被榮新守死。

此外,也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場上唯一具有穩定外線能力的楊真毅,竟然在第二節表現大失常,在榮新針對高偉柏與辜友榮做出防守的情況下,還是試圖把球塞給兩人,接連出現離譜的傳球失誤,讓李光耀、高偉柏為了阻止榮新的快攻而背上犯規,幾次就算自己出手,也是在找不到人傳球之下在三分線內一步兩步的中遠距離跳投,而就算是不懂籃球的人,也看得出來楊真毅出手時猶豫不決,眼神、表情、動作毫無自信,投籃節奏不是過早就是過遲,球想當然爾,皆落在籃框上彈了出來。

〝叭───〞,計時器歸零,紀錄台鳴笛,第二節比賽結束,光北的分數凍結在27分,而榮新的炮火連天,不斷拉開差距,所幸李明正喊出暫停時第二節只剩下3分46秒,榮新勢如破竹的攻勢就止於這鳴笛聲,即使如此,榮新在第二節還是海灌了33分,比數27比57,榮新將帶著30分的絕對領先,好整以暇地進入下半場。

榮新在第二節爆發性地拿下33分,當中周冠佑就拿了將近一半的15分,一個人就徹底壓倒了光北的區區12分。

當計時器歸零,紀錄台鳴笛,比賽進入中場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時,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說道:「啊啊,榮新還是跟以前一樣,是一支只要一節的時間就可以徹底擊潰對手的球隊啊,尤其隊中王牌周冠佑的得分手段比起去年又更多元且成熟,搭配上外圍埋伏的張家浩、禁區全能的王書維,還有可投可切的劉家豪,榮新今年的實力真的比去年更提升了許多,說不定真的有機會把啟南高中翻下王座。」

「中場就把比數拉開到30分,這場比賽可以說已經是毫無懸念,下半場就是垃圾時間,我想嚴本玉總教練在下半場也會派出全板凳陣容,不然實在有失運動家的風範。」李育伸往後躺,身體靠在椅背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說道:「經過這場比賽,我想魏逸凡跟高偉柏都了解到他們當初選擇光北高中的決定錯的有多離譜,可惜,兩人都已經高二,就算現在轉隊,也會因為甲級聯賽的球監制度而不能上場,老實說,我真的替這兩位球員覺得可惜,以他們的潛力跟能力,千不該萬不該待在光北這種球隊啊。」

藍于銘對於李育伸的話語,臉色相當平靜,現在的他,心裡的感受是哀莫大於心死,已經沒有心情去反擊李育伸,僅冷冷淡淡地說:「好,現在是中場休息時間,先進一段廣告,待會為觀眾朋友帶來上半場的數據分析。」

此時,在媒體區的蕭崇瑜也是一臉沉悶,就算心裡知道光北與榮新的實力有一段差距,可是他從未想過才打完半場,光北竟然就落後30分,這種分差實在太誇張了。

蕭崇瑜咬牙,雙手緊握拳頭。

光北高中,難道真的無法在甲級聯賽生存嗎?

苦瓜瞄了低頭的蕭崇瑜一眼,說道:「別緊張,李光耀都還沒出手,你擺出這種臉幹嘛?如果李光耀下半場比賽出手之後還是被榮新打爆30分,你要哭也還來得及,現在先休息一下吧。」

說完,苦瓜轉身離開,菸癮犯了,要趁這十五分鐘趕快解決一下。

苦瓜邁步走出球館外,一推開門,一道凜冽的冷風吹來,讓苦瓜打了一個冷顫,連忙退回球館內,從口袋裡面掏出菸盒還有打火機,用最快的速度將菸點燃後,這才推開門走出去。

「嘶──。」苦瓜深深吸了一口煙,讓具有毒素的煙進入肺裡,一邊享受著尼古丁帶來的愉悅,一邊抵抗著該死的冷風吹襲。

苦瓜在心裡咒罵一聲,台南真是個怪地方,中午明明就很熱,怎麼太陽下去之後就變得這麼冷!

「呼──。」苦瓜吐出一口長長的煙,看著煙被冷風帶到遠方,心裡回想起剛剛光北的表現。

糟糕,糟糕透頂。

進攻端打不進,防守端守不住,總結,光北完全被榮新打爆。

對於這種結果,苦瓜雖然不喜歡,卻也不意外,因為榮新在上半場打爆的光北,只能算是半個光北,只要李光耀不出手投籃,光北在外圍就沒有任何牽制力,一旦外圍沒有牽制力,榮新就可以輕鬆封鎖禁區,結果就像是分數所呈現出來那樣。

苦瓜心想,落後30分,會不會早在李明正的預料之內呢?

在比賽進行時,苦瓜幾次觀察李明正,可是從李明正的動作與表情,苦瓜卻沒辦法看出李明正的情緒與想法。

李明正,你葫蘆裡面到底賣什麼藥?都已經到了甲級聯賽,怎麼還這麼搞?

這個疑問不只蕭崇瑜有,苦瓜同樣也有。

在冷風的吹襲下,菸燃燒的速度也加快了一點,苦瓜很快又拿出另一根菸,用即將燃盡的煙頭點燃。

很顯然地,下半場比賽才可以看出光北的真正實力,不過李光耀雖然強,但也只是一個高一的球員而已,到了甲級聯賽,對手又是榮新高中,他可以跟以往一樣扮演撕裂對手防線的角色嗎?當初李明正擊敗啟南高中的時候也已經高二了,李光耀現在才高一而已,他能夠擁有跟李明正一樣的主宰力嗎?

想著想著,苦瓜皺起眉頭,看著前方的十字路口,車子依循著路口紅綠燈的號誌變換,或停或走。

思緒飛速轉著,菸抽著抽著,在苦瓜一口一口肆意地享受尼古丁的侵襲之下,菸很快又到了盡頭。

苦瓜放置在附近的垃圾桶,將菸捻熄後把菸屁股丟進垃圾桶裡,正準備回頭走進球館時,見到有兩個人同時走了過來。

在夜色下,苦瓜只能勉強看出兩人大致的輪廓,其中一個人較矮小,身材臃腫,另一個人身材高挑,而且走路的姿勢十分眼熟。

雖然外頭很冷,可是苦瓜卻放下回到球館的念頭,站在門口,盯著那個身材高挑的人影,想要知道這人究竟是誰,怎麼會給他熟悉的感覺。

兩人幾乎是不分先後地走近,身影漸漸清晰,然後,苦瓜瞪大雙眼,問題的答案,是那麼令人意外,卻又理所當然。

一高一矮的兩個人影,並沒有理會站在一旁的苦瓜,手伸向玻璃門的把手。

兩人的手同時放在把手上,矮小的人皺起眉頭,抬頭望著高大的人,用眼神說,我先走!

然而,當矮小的人看到高大的人的臉後,臉上露出了與苦瓜一樣的驚訝表情。

高大的人見到眼前這個又矮又胖的人的表情,心裡感到不解,你這個禿頭胖子,幹嘛用這種表情看我?

高大的人皺起眉頭,不過他不想要捲進無謂的紛爭當中,心想這個禿頭胖子可能是他的球迷,會有這個反應也很正常,於是一聲不吭地推開門,走進球館之中。

高大的人走進球館之後,看著天花板上的指示牌,往觀眾席的方向走去,約莫走了十步,腦中靈光一閃,突然停下腳步,他想起那個禿頭胖子是誰了,也知道為什麼剛剛那個禿頭胖子會用那樣的眼神看自己。

高大的人吸了一口氣,轉頭望向這時走進球館的禿頭胖子,兩人眼神在空中碰撞,激起了無形的火花。

禿頭胖子哼了一口氣,瞄了天花板的指示,邁步走向觀眾席的方向,一語不發地越過高大男子。

高大男子雙手握緊拳頭,很快鬆開來,臉色釋然。

事情都已經過了二十幾年了,他現在的身份也變了,當年「那件事」,早該放下了。

高大男子轉身,同樣邁步往觀眾席的方向走去。

在球館外透過玻璃門目睹一切的苦瓜,很快推開門,幾乎是小跑步地回到媒體區。

太久沒有好好運動,加上長年抽菸,苦瓜體力不如往常,跑回媒體區的時候喘著大氣,語氣急促地對蕭崇瑜說:「相機給我!」

「啊?」蕭崇瑜看著這副模樣的苦瓜,露出茫然不解的表情。

「相機!」苦瓜翻了一個白眼,在蕭崇瑜反應過來之前,近乎是用搶的把蕭崇瑜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搶過來。

苦瓜把相機拿起來,右眼湊向觀景窗,卻只看到一片漆黑。

「搞什麼東西!」

苦瓜拿下相機,一看,果然是電源沒開,開啟電源後,著急地又拿起相機,但是還是只看到一片漆黑。

苦瓜氣急敗壞地罵道:「你他媽什麼爛相機,到底有什麼問題!」

「苦瓜哥…」蕭崇瑜見苦瓜這個樣子,扶著相機,把鏡頭蓋拿下來:「這樣…應該就可以用了。」

現場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中。

苦瓜冷哼一聲,拿起相機,對準了觀眾席的方向,在原本空無一人的地方,找到他想要找的人,接著又對向坐滿光北學生的地方,找到了那個禿頭臃腫的矮子。

「果然沒錯。」苦瓜說道。

見到苦瓜這個模樣,蕭崇瑜徹底被勾起好奇心,暫時將心中的哀傷拋在腦後:「苦瓜哥,發生什麼事了?」

苦瓜把相機還給蕭崇瑜,湊到蕭崇瑜耳旁,用深怕被周遭記者聽到的細聲說道:「王思齊來了。」

「什麼!」

「噓。」苦瓜連忙將食指放在嘴唇中間:「媽的你是聽不懂人話啊!」

蕭崇瑜頭一縮,左右看了看,發現其他記者不是在滑手機,就是已經意興闌珊頻頻看手錶,一副就是想要走人的樣子,並沒有注意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蕭崇瑜鬆了一口氣,拿起相機,對準觀眾席的方向,轉動焦距環,輕按快門,讓相機幫他自動對焦,當影像變得清晰之後,王思齊獨自坐在觀眾席上的身影,就那麼映在蕭崇瑜眼睛上。

蕭崇瑜臉色露出興奮,轉頭對苦瓜說:「真的是他!」

「今天啟南在高雄有比賽,不過對手不強,啟南就算派板凳也可以輕鬆獲勝。」苦瓜哼哼兩聲:「看來王思齊有收到我寄給他的雜誌,也注意到光北高中了,不然絕對不可能為了榮新高中過來。」

蕭崇瑜近乎是喃喃自語地說:「沒想到過了二十幾年,王思齊還是會在意。」

苦瓜這時指向觀眾席上,光北的人聚集的地方:「你看光北,應該會看到一個身穿便服,禿頭,略矮,有點胖的男人,就坐在葉育誠旁邊。」

蕭崇瑜移動相機,略微搜尋一下:「有耶,他現在在跟葉校長說話,他是誰?」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叫做羅俊杰,是李明正的隊友,當時光北高中的三分射手,在那一場比賽的第一節,就是他用三分球把啟南高中射爆。」苦瓜說:「我剛剛在外面抽菸的時候,剛好看到他們兩個人走進來,而且他們還互相認出對方。」

「哇塞,這情節也太小說了吧。」蕭崇瑜激動地問:「然後呢,他們有打架嗎?」

苦瓜又翻了白眼:「你以為是在演少年漫畫嗎,事情都過那麼久,有什麼好打架的,他們只是互看一眼而已,只是當時的氣氛真的凝結住了,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蕭崇瑜把相機重新對向王思齊,啪嚓一聲,拍了一張特寫:「不知道他看到光北半場落後30分,心裡的感覺是什麼,是幸災樂禍多些,還是失望多些。」

蕭崇瑜的話,如同一把大槌,敲擊在苦瓜心中,也讓他思考這個問題。

是啊,曾經打敗王者啟南的光北高中,今天卻在半場就被榮新高中打爆30分,身為當初啟南王牌後衛的王思齊,心裡究竟會為了光北如今的處境感到爽快,用看落水狗的方式藐視光北,又或者是覺得當初擊敗啟南的光北,怎麼會被榮新這一支球隊打爆成這樣,而感到失望與落寞呢?

苦瓜望向王思齊,你現在心裡面,想必五味雜陳吧。

—–我是分隔線—–

王思齊身體靠著椅背,右腳交疊在左腳之上,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用優良視力的雙眼看著紀錄台上的比數,27比57。

王思齊眉頭頓時深深皺了起來,從口袋裡面拿出手機,連到甲級聯賽的官方網站,點進光北VS榮新這個對戰組合,再點了球員數據的連結。

十數年的球員生涯,加上承襲三十年來數代啟南教練的經驗,王思齊一眼就看出光北目前的問題點是什麼。

「李光耀、包大偉、詹傑成、王忠軍,這四個後衛加起來的出手次數不到五次,27分大部份來自於內線球員…」

王思齊看向正在對球員下指示的李明正,心想,你們的後衛有這麼弱嗎?對向陽那場比賽不是有個李光耀表現很不錯,怎麼上半場連一次出手都沒有?難道是受傷了?不對,如果受傷,你不可能讓他上場那麼多時間,足足上場將近二十分鐘,代表他幾乎沒有休息,所以不會是受傷,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他不出手?還有,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辜友榮原先應該是向陽高中的中鋒吧,怎麼也跑來你們光北了?隊上有魏逸凡跟高偉柏,雖然對啟南來說兩人都是不合格的前鋒,但還是有可取之處,現在又有了辜友榮,光憑那塊頭,跟一般甲級的球隊比起來,你們的內線其實一點都不差,現在的分數差這麼多,問題絕對就出在後衛身上。

王思齊摸摸下巴,直覺性地感到一絲不對勁,而這一絲不對勁,讓他聯想到當初那一場比賽,李明正也是第二節才開始大爆發。

莫非那個李光耀,還是要等到下半場才開始發揮?是為了保留體力嗎?跟你一樣都姓李,該不會那個李光耀是你兒子?如果是你兒子,就算對手是榮新高中,也不可能0投0中收場吧?

王思齊摸摸下巴,打量李明正,這些年,除了眼角紋跟法令紋之外,你根本沒什麼變,就連髮型也是跟當初一樣,還是那個像是軍人般兩邊剃短,上面稍稍留長的模樣。

接著,王思齊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李明正的右腳上。

你的右腳,應該已經好了吧…

—–我是分隔線—–

羅俊杰走到二樓的觀眾席,花了些許時間找尋葉育誠的身影,然後一步當成兩步地跑到葉育誠身邊。

葉育誠見到羅俊杰,用誇張的語調說道:「你遲到太久了吧,誇張。」

高聖哲也在旁邊加油添醋:「對啊,下錯交流道之後,是不是附近又找不到停車格,所以才遲到這麼久?」

羅俊杰擺擺手,不想理會葉育誠與高聖哲的調侃,激動地說道:「我遲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知道我剛剛遇到誰嗎!?」

「看你這麼激動,遇到誰?前女友嗎?當初讓你哭得死去活來的前女友。」葉育誠繼續取笑羅俊杰,說:「還有,我們沒有耳聾,說話就說話,小聲一點,我們聽得到。」

高聖哲放下塞進耳朵裡的食指:「對,我們真的沒耳聾。」

羅俊杰不想跟葉、高兩人說一些五四三,開門見山地說:「我剛剛進到球館的時候,遇到王思齊!」

此話一出,葉育誠與高聖哲笑容消失,臉色大變。

「什麼!」

「真的假的!?」

葉育誠與高聖哲同時激動地爆喝道。

羅俊杰皺起眉頭,說道:「你們兩個人剛剛還叫我不要太激動,結果自己還不是一樣。」

葉育誠做了抱歉的手勢:「你剛剛有遇到他?他是要進來看球嗎?」

羅俊杰肯定地點頭,指著另外一邊,原本空無一人的觀眾席:「你們自己看啊,他就坐在那裡。」

葉育誠與高聖哲順著羅俊杰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見到正在看手機的王思齊。

葉育誠打量王思齊一眼,皺起眉頭:「他怎麼跟超級大混蛋一樣,都沒什麼變。」

高聖哲突然爆粗口:「媽的,他過來看球賽,結果我們竟然落後30分,這實在是太丟臉了!」

葉育誠盯著王思齊,緩緩說道:「或許他根本不是來看我們,而是來看榮新的。他現在可是啟南高中的總教練,榮新今年又被視為奪冠的大熱門,說不定他覺得有必要親自來觀察榮新的實力,而剛好榮新的對手是我們而已。」

羅俊杰非常篤定地搖頭:「不,他就是來看我們的。」

「你怎麼知道?」葉育誠與高聖哲異口同聲道。

羅俊杰用堅定的口吻說道:「因為他認出我了。」

葉育誠問:「認出你,那又怎麼樣?」

高聖哲也問:「對啊,那又怎麼樣?」

羅俊杰拍拍啤酒肚,摸摸沒有幾根毛的頭髮,說道:「我這個樣子,跟高中的時候差很多吧?肚子大了起來,臉上多了皺紋,頭髮也差不多要掉光了。可是剛剛進到球館的時候,雖然花了一點時間,王思齊還是認出我來了,認出我這個二十幾年前,在第一節射爆他們的超級射手,這就代表當年那一場比賽,在王思齊心裡有著不可抹滅的印象,而光北高中今年又突然地出現在甲級聯賽,就跟當年的我們一模一樣。」

羅俊杰望向王思齊:「所以,他,必定是過來看我們光北高中的,看我們是不是和當年一樣,具有跌破眾人眼鏡,把他們拉下王座的潛力!」

葉育誠眼神閃過亮光,不過臉色很快轉為鬱悶,語氣沉重地說:「唉,然後看到我們被慘電30分,他現在心裡一定樂得哈哈大笑吧。」

坐在葉育誠身邊的謝昱婕,被葉、高、羅三個人左一句王思齊右一句王思齊給勾起好奇心,問道:「葉校長,你們一直在討論的這個王思齊是誰?怎麼討論得這麼激動?」

一邊的沈佩宜、李雲翔聽到謝昱婕發問,也默默地把注意力放到話題上,他們其實也很好奇為什麼這個王思齊,可以讓這三個中年大叔激動成這樣。

葉育誠按壓下激動的心情,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語氣變得平緩。

「二十幾年前,他是啟南高中的王牌控衛,現在則是啟南高中的教練。啟南高中在籃球界非常有名,創籃球隊的三十年間,拿下二十座的冠軍,九座的亞軍,戰績非常輝煌,唯一沒有拿到冠亞軍的那一年是被我們打下來的,當時我、聖哲、俊杰,還有底下的李明正、吳定華都是光北的球員。」葉育誠語氣平和,可是眼神裡面卻散發著敵意,盯著王思齊不放:「我們想他一定是知道光北又再度創籃球隊,所以特地過來這裡偵查敵情。」

聽到這話,沈佩宜微微倒吸一口氣,原來當初王伯跟她說的是真的,光北高中之前真的有籃球隊,而且還擊敗了那個超強的啟南高中,也難怪校長會對籃球隊這麼執著,因為他自己之前就是球員!

高聖哲在旁邊嘆了一口氣:「結果我們今天卻打得這麼爛,他一定在心裡面大肆嘲笑我們。」

謝昱婕聽了葉育誠說的話,心裡著實感到訝異,但是面容非常平靜,說:「不見得吧。」

「嗯?」葉育誠與高聖哲同時露出訝異的臉色。

「葉校長你剛剛也說過,啟南的籃球隊戰績非常驚人,而身為冠軍球隊的教練,如果他真的在心裡面嘲笑光北高中的話,他會馬上走人,不會浪費時間繼續看下去,因為沒那個價值,他現在留下來,就是認為這一場比賽不會就這麼結束。」

葉育誠、高聖哲、羅俊杰同時皺起眉頭,三人沉默一會,葉育誠微微點頭。

「有道理。」

高聖哲愁眉不展:「可是落後這麼多,追得回來嗎…」

羅俊杰哼了一口氣:「30分而已,只要投進十顆三分球就打平了!」

高聖哲說:「哪有這麼簡單,你以為榮新的防守是紙糊的啊。」

葉育誠沉重地說:「現在都已經落後30分,李明正那個超級大混蛋應該不會繼續限制光耀的出手了。」葉育誠深深皺起眉頭,言語裡滿是擔憂地說道:「可是如果連光耀出手之後都沒辦法,那就真的…」

高聖哲猛地站起來:「不會,一定有辦法!光耀是大混蛋的兒子,體內有他的基因,他一定可以!」

高聖哲沒有說出口的是,如果李光耀不打出來,那麼在榮新縮小防守圈的情況下,高偉柏只有被守死的份,這樣高偉柏轉來光北就沒意義了,也等於高偉柏籃球路就葬送在這裡了。

李光耀,你一定要加油,不然偉柏的籃球路走不下去啊!

羅俊杰看著底下,用力地點頭:「相信大混蛋跟他兒子吧,雖然他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那麼自大又可惡,可是他從未讓我們失望過,我相信他兒子也不會讓我們失望。」

〝叭───!〞

就在此時,紀錄台鳴笛,中場休息時間結束。

裁判在場上吹響哨音,用手勢示意兩邊球員上場。

站在場邊的李明正,依然保持著撲克牌臉,讓人看不出來他內心的情緒。

李明正拍拍手,用彷彿現在落後30分的不是光北,而是榮新的語調說道:「好了,上場去吧。」

「是。」李光耀、包大偉、高偉柏、魏逸凡、辜友榮同時從椅子上站起來。

李明正揚起眉頭,湊近球員:「我剛剛怎麼聽到幾隻貓在叫?」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大吼:「是,教練!」

李明正退了幾步,挖挖耳朵:「嗯,還有精神,那就好,我還以為你已經被榮新打到暈頭轉向,都忘了該怎麼打球了。」

「記得,保持侵略性,持續進攻籃框,上吧。」

這一次,李光耀、包大偉、高偉柏、魏逸凡、辜友榮同時吸了一口氣,大吼道:「是,教練!」

李明正點點頭:「嗯,很好,就用這種精神去打球吧。」

說完,李明正轉身退回到場外,雙腳與肩同寬,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用著這始終如一的姿勢看著場內。

吳定華走到李明正身邊,擔憂地說道:「落後30分,有把握嗎?」

「什麼?」李明正轉過頭,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吳定華。

吳定華憂心忡忡地說:「就算光耀下半場可以出手,可是榮新這麼強的球隊,要追回30分的分差還是太困難了。」

「什麼,說大聲一點!」李明正伸出手指,在耳邊轉了轉:「剛剛那幾個臭小子喊得太大聲,害我現在還有點耳鳴,你剛剛說什麼我都沒聽到!」

「……」吳定華直接放棄,走回自己總教練的位置坐下。

吳定華真心覺得,他絕對是世界上最沒實質意義的總教練。

球場上,走在最前頭的李光耀回頭,自信滿滿地對隊友說:「好啦,下半場比賽到了,我這個跨時代的超級天才球員總算可以出手了,而且跟以前不一樣,我可以無限開火,你們放心好了,我會打爆榮新的後衛,讓他們不敢繼續包夾你們。」

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來的強大自信,魏逸凡沒好氣地說:「你就不要一直放槍,外面投不進,切進來也被蓋火鍋。」

高偉柏也馬上吐槽:「整個上半場沒出手,手感一定冷冰冰。」

李光耀哈哈大笑,眼裡閃爍著興奮的光芒:「老實說,我也這麼覺得,所以等一下我要瘋狂出手,一直到找到手感為止,你們趕快做好搶籃板球的心理準備吧。」

李光耀吆喝一聲,舉高右手,說道:「好了,上了,是時候讓榮新知道我們真正的實力了!」

其他四人齊聲高喊:「好!」

主播台上,藍于銘聽到李光耀的吆喝聲,眼中散發出亮光,在中場數據分析時間幾乎都是李育伸一個人在說話,他完全沒有插嘴的餘地,除了這方面是球評李育伸的專業之外,也因為他剛坐上主播台不久,雖然大致掌握現場播報的訣竅,可是用數據分析球賽的內容對他來說還有點遙遠,縱使他是資深籃球迷,也大致懂得怎麼看數據,但是將數據轉化成言語,對他來說還是有點太早,因此方才他就一直坐在李育伸旁邊,聽著李育伸大肆讚揚榮新高中攻守兩端是多麼厲害,多麼平衡,多麼有效率,多麼具有系統性,當然,還有不斷抨擊光北高中的教練團沒有盡到責任,高偉柏、魏逸凡做錯選擇,後衛不會打球,在場上不知道幹嘛。

藍于銘感到厭煩,可是他卻沒辦法離開主播台,只能嗯嗯、啊啊、是、對、沒錯這樣的附和著,去掉廣告時間,他坐在主播台上有整整十分鐘的時間都在忍受李育伸,然而,這時候李光耀突然爆出的吆喝聲,讓藍于銘精神為之一振,回想起李光耀在比賽前的大風車灌籃,心裡湧現出熱血。

「第三節比賽一開始,帶著30分的領先優勢,榮新高中派出全板凳陣容,後衛是閻碩德與李書偉的搭配,禁區鋒線則是林兆民、朱承義、鄭永和。光北高中方面,派出的是先發陣容,不過禁區球員搭配做出小幅的調整,這一次魏逸凡與高偉柏同時在場上,感覺起來,似乎是光北的教練要加強禁區的攻勢。」

李育伸冷哼一聲,在旁邊說道:「除了同時把高偉柏跟魏逸凡擺在場上之外,我看光北那群教練也翻不出新的把戲,不過等到落後30分才想到這麼做,反應實在太慢了,光北高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隊上有高偉柏跟魏逸凡這種球員,怎麼聘請的教練都是一些不怎麼樣的愣頭青,真的是太浪費這兩名球員了。」

藍于銘心中又冒出火,不過他努力將情緒壓下,試著轉移話題:「雖然落後30分,可是我感覺光北沒有任何一個球員放棄這場球賽,剛剛24號後衛李光耀甚至還信心滿滿地說要讓榮新知道他們真正的實力,說不定光北在半場休息時間討論出什麼方法出來。」

李育伸嗤笑一聲:「我之前已經強調過很多次了,在過大的實力差距下,就算光北的教練把孫子兵法帶進籃球場上也一樣沒用,就跟小孩打大人一樣,那種差距是沒辦法用任何戰術彌補的,這是單純程度上的巨大差異。」

當李育伸與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話的同時,第三節比賽開始了。

第三節的第一波球權,掌握在榮新手裡。控球後衛李書偉,接過中鋒鄭永和的底線發球,將球帶到前場。

「球。」第三節開始沒多久,閻碩德就展現出強大的進攻欲望,雙手放在胸前做出接球動作,在右邊三分線側翼外兩步的地方要球。

不過李書偉見到李光耀在閻碩德身後虎視眈眈,並沒有把球傳過去,而是傳給另外一邊的小前鋒林兆民。

林兆民接到球,站在他面前的防守者是魏逸凡,那個曾經以高一菜鳥之姿,在甲級聯賽先發出賽的魏逸凡。

在領先30分的情況下,林兆民心裡面突然間冒出熊熊燃燒的鬥志,看著眼前的魏逸凡,沒有理會隊友的跑位,決定要單打魏逸凡。

當年,林兆民對魏逸凡當初突然轉學感到非常訝異,也非常不解,而當今天在球場上見到身穿光北高中球衣的魏逸凡的時候,那股訝異與不解轉變成滿腔的憤怒。

他拼了命地練球才在榮新高中替補中取得一席之地,而且就算用場上的表現獲得嚴本玉的信任,他也不敢有絲毫鬆懈,因為他身後還有許多球員想要取代他,他一邊要守住替補之位,一邊要督促自己,持續進步,等待時機成熟成為先發小前鋒,那是他的目標,成為強權榮新高中的先發球員。

然而他所奢望的位置,魏逸凡卻毫無猶豫地拋棄了,而且當初魏逸凡離開的時候,什麼話都沒有說,就這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結果現在卻成為一所連聽都沒聽過的光北高中的先發小前鋒,這是怎麼樣,瞧不起榮新嗎?瞧不起他拼了命地練球,卻只能遠觀的小前鋒的位置嗎?瞧不起許許多多連替補都當不上的人嗎?

林兆民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而他要藉由這個機會告訴魏逸凡,他當初離開的決定,是大錯特錯!

看著吧,我已經不是當時的林兆民,而你,也不是當時的魏逸凡。

林兆民壓低重心,身體一沉,沒有做出試探步或投籃假動作,直接下球往右切,第一步跨得很大,畢竟面前的是魏逸凡,林兆民心裡還是有些忌憚,不敢有任何保留地展現出全部的實力。

魏逸凡馬上往後退,沒有被林兆民突破,緊緊貼在林兆民身邊,而禁區的辜友榮也已經做好協防的準備。

然而林兆民並沒有笨到主動落入包夾防守之中,雙腳一停,止住前衝的腳步,收球,拔起來,急停跳投出手。

帶著後旋的球落在籃框後緣,高高往上彈起,禁區裡面,高偉柏已經搶好位置要搶籃板球,不過下一秒鐘,清脆的唰聲傳來,高高彈起的球,就這麼直接落入籃框之中。

林兆民急停跳投得手,幫榮新高中在第三節率先取分,比數27比59,差距拉開到32分。

球進之後,林兆民深深看了魏逸凡一眼,想要從魏逸凡表情或眼神裡面看到一絲後悔或者失落,但是讓林兆民失望的是,魏逸凡不管是動作、表情、眼神,都沒有任何相關的負面情緒。

哼,你就繼續逞強吧,林兆民轉身,跑回後場。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林兆民這一記跳投,帶了一點運氣成份地進了,光北在第三節一開始防守端做了一點調整,區域防守從二一二變成三二。」

李育伸態度始終如一:「再怎麼調整都擋不住啦,雙方實力真的太大,現在嚴本玉總教練已經派上板凳陣容應戰,就表示她認為比賽已經進入垃圾時間,光北高中要加加油,趁這個時候多追個幾分,不要連先發都輸給榮新的板凳,這樣最後的比數真的會很難看。」

其實第二節結束後,李育伸一直有股打哈欠的衝動,但畢竟眼前就有一個微型鏡頭,電視機前面有幾千幾萬個人在看,讓他只能強忍著這股衝動。這真的是一種煎熬,尤其在他眼裡,這場比賽老早就已經結束了,繼續下去也只會讓比賽更難看而已,現在唯一讓他可以感到一點興趣的,就是光北高中能否創下甲級聯賽史上輸最多分的紀錄而已。

李育伸假裝認真地看球賽,其實是在想,這場比賽輸給5、60分,對你們來說應該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吧,光北高中。

辜友榮彎下腰,張開巨大的右手,就這麼抓起在地上彈跳的球,眼睛一掃,確定榮新的人都回防後,直接把球拋給李光耀。

畢竟剛剛就有傳球傳得太隨興而被抄球的前車之鑑,辜友榮可不想再犯下這種愚蠢的失誤。

李光耀接到球,運球跨過中線,沒有停下腳步,直接來到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沒有比出戰術的手勢,也沒有觀察隊友與對手的站位,像是平常練習一樣,直接拔起來,跳投出手。

這個出手,讓藍于銘瞪大雙眼,不敢置信地說道:「李光耀突然拔起來跳投,這個出手距離籃框也太遠了!」

李育伸嗤笑一聲:「病急亂投醫,這種出手最好是會進。」

似乎應驗李育伸的說法般,球落在籃框前緣,發出吭一聲,遠遠彈出來,落在地板上正好彈向閻碩德。閻碩德轉身,動都沒有動,伸出雙手,球自然落到他的懷抱之中。

「走!」閻碩德大吼一聲,轉身往前場衝,就要打出一波讓光北措手不及的快攻。

然而李光耀、包大偉、魏逸凡已經退防,並沒有露出可趁之機。

李育伸說:「落後越多,越不能亂打啊,現在又不是第四節最後兩分鐘,那個叫李光耀的球員到底在幹嘛?我的天啊,我可以理解想要靠三分球追分,可是剛剛那個出手實在太不合理了,我真的看不懂,而且場上明明還有魏逸凡跟高偉柏的存在,就算榮新一定會縮小防守圈來封鎖他們,但是至少把球塞到禁區,等到榮新防守圈縮小之後,讓他們把球轉移到外圍,這樣出手三分球才合理啊,也比較會有空檔的機會。」

李育伸受不了地搖搖頭,看向光北的板凳區,發現站在場邊的李明正對李光耀的出手既沒有大吼大叫,也沒有出聲提醒,更是嘆了口氣:「我真的找不到形容詞形容光北這支球隊了,球員剛剛在球場上亂出手,結果教練竟然連一句話都不說,至少提醒些什麼吧,我的老天啊,甲級聯賽怎麼會出了個這種大爛隊。」

李育伸的言語,激起藍于銘熊熊怒火,讓藍于銘這個進入社會還不久,不懂得掩飾情緒的菜鳥臉上出現猙獰的表情,不過這股憤怒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無力感。

縱使不喜歡李育伸的言語,可是藍于銘卻也無法反駁,李光耀那一顆出手確實太誇張了,籃球真的不是這麼打得。

只不過藍于銘在廣大無邊的無力感中,存有一絲疑惑,為什麼李光耀剛剛那個亂七八糟的出手,卻沒有引來光北的教練或者場上隊友的斥罵呢?場上最強的球員不是高偉柏就是魏逸凡,他們不可能對那樣的出手沒意見啊。

對於李光耀的出手,藍于銘只想得出兩種解釋,第一,李光耀的出手是教練授意的,所以場上的球員跟場邊的教練才沒有多說話,第二,李光耀是光北最強的球員,所以就算是這種誇張的出手,教練跟隊友也不會有意見。

藍于銘深深皺起眉頭,有可能嗎?光北的教練會用這種不是戰術的戰術?上半場沒有出手過的李光耀,會是光北最強的球員?

藍于銘雖然覺得他的推測可能性很低,近乎是微乎其微,可是藍于銘卻緊緊抓著這一絲絲希望,因為若是不這麼做,他將對光北這支球隊絕望。

這時,在經過幾次外圍的導傳之後,球再次來到林兆民的手中。

剛剛在魏逸凡防守下投進中距離的林兆民,信心大膨漲,這一次又選擇自己出手,面對的防守者依然是魏逸凡,不過林兆民並未再次切入,而是與李光耀一樣,在三分線外拔起來,跳投出手。

球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而這一次,球並沒有落在籃框上,甚至碰都沒碰到,直接落入籃框中心。

〝唰!〞

清脆的摩擦聲傳來,場邊榮新板凳區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揮舞毛巾:「阿民,好球啊!」「這麼打就對了!」「哇塞,手感發燙!」「好球!」與此同時,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也開始歡呼,眼看就是一場大勝,叫他們怎麼能不高興激動?

此時,裁判對紀錄台大喊道:「這一球不是三分,右腳踩到三分線,是兩分球!」

這一個插曲,稍稍降低了場邊與觀眾席上的熱度,不過板凳區仍然傳來對林兆民的加油聲:「沒關係,好球!」「這球還是漂亮!」「阿民,等一下要投三分球的時候,記得站遠一點!」

李育伸嘖嘖兩聲:「哇,榮新再這麼投下去,我看光北高中真的很有可能創下史上比數差距最大的悲劇紀錄了,不過也好啦,雖然是很難堪的紀錄,但是還是一種可以紀念回憶的方式,不然我看光北高中要不了幾年就會消失在甲級聯賽了,留著紀錄代表他們曾經來過也不錯。」

辜友榮抓起籃球,站到底線外,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球,運過半場,跟剛剛一樣,沒有停下腳步,也沒有比出戰術的手勢,更沒有把球傳出去的意思,在眾目睽睽之下,又在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突然拔起來跳投。

這一個出手,讓藍于銘瞪大雙眼,尤其是球落在籃框後緣彈出來之後,藍于銘更是忍不住說:「李光耀到底在幹嘛啊!?一次就算了,怎麼又來第二次,我的天啊,球真的不是這樣打得!」

因為太激動,藍于銘此時的語氣不像是一個專業的主播,比較像是看到支持的球隊打得一蹋糊塗時,因為實在太過洩氣失望而忍不住抱怨的球迷。

李育伸搖搖頭:「如果我是光北的教練,現在就會準備把他換下來了,到底是在搞什麼東西,看都看不懂。」

籃板球彈出來,被中鋒鄭永和抓下來,傳給控球後衛李書偉。

觀眾席上,王思齊皺起眉頭,看著正在回防的李光耀,眼珠轉動,目光移到站在場邊的李明正身上。

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意思是這種出手是你可以接受的?

王思齊手放在嘴巴上,更是專注看著場上,見到李明正的反應,他更相信這場比賽不會就這麼結束,一定還會有什麼詭異的事情發生。

沒有任何理論上或實際上的證據支撐,可是王思齊心裡面就是有這一股強烈的直覺。

由李明正帶領的光北高中,絕對不會這樣就輸給榮新高中。

李書偉運球過半場之後,林兆民馬上展現出強烈的進攻慾望,對李書偉高喊:「球!」

感受到林兆民積極的態度,明白林兆民想要趁著手感火燙多多表現給教練看,李書偉順了林兆民的意,將球傳了過去。

林兆民在左邊三分側翼外一步的地方接到球,眼前的防守者還是魏逸凡。

林兆民信心爆表,沒有任何猶豫地下球往左切,一個運球之後以右腳為軸心往右轉身,林兆民自信地認為,靠這個迅速的轉身,就足以讓他擺脫魏逸凡的防守,接下來看是要自己跳投出手,或者是傳給外圍的隊友都是很好的選擇,如果說隊友趁光北防守注意力都在他身上的時候空手切進來,也可以小球交給隊友。

林兆民把一切想得非常美妙,只不過一切因為魏逸凡,變成一場空。

魏逸凡猜到林兆民會再次往右邊進攻,早就在等林兆民轉身,算準時間點,左手往前一探,在林兆民身體面對他的瞬間,把球從林兆民手中點掉。

林兆民瞪大雙眼,萬萬沒想到這一次的切入竟是這種結局。

林兆民連忙回頭想要把球抓回來,但是魏逸凡動作比他快一步,一個箭步就搶在他身前,林兆民不想球被魏逸凡抄走,賭博性地拉了魏逸凡的球衣一把,雖然確實稍稍止住魏逸凡的身形,不過這個動作也被場邊的裁判收在眼裡,尖銳的哨音馬上響起。

〝嗶───!〞

裁判左手指著林兆民,右手做出拉人動作,大喝道:「榮新7號,拉人犯規!球權轉換!」

林兆民洩氣地低頭,不過他犯規是很明顯的事實,大步走向前,撿起球拋給裁判之後,快步到了後場防守。

魏逸凡走到距離犯規最近的邊線外,從裁判手中接過球,傳給過來接球的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的瞬間,謝雅淑站起身來,大喊:「李光耀,你這一球再不進就可以下來休息了,熱機是要熱多久啦!?」

李光耀似乎沒有聽到謝雅淑在場外的叫喊聲,並沒有理會她,運球過半場之後,跟剛剛兩次一模一樣,就這麼直接往弧頂走,沒有比出戰術,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李書偉見到李光耀過來,沒有上前防守,反而往後退了一步,站到罰球線的位置,用這種方式無言地對李光耀說。

來,請投吧。

李光耀沒有讓李書偉失望,就在剛剛失手兩次,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收球,拔起來跳投。

見到李光耀第三次還是選擇這種胡亂似的出手,藍于銘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一樣,吁出一口長氣,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李育伸則說:「天啊,快把他換下去,到底在搞什麼東西!」

然而,將球投出的李光耀,右手依然高舉著,殘留在手指上的感覺,讓李光耀眼神充滿了信心。

下個瞬間,籃球場上最美妙的聲音響起。

〝唰─〞。

李光耀嘴角微微上揚,轉身跑到後場回防,經過光北板凳區的時候,看著謝雅淑,右手比出手槍的手勢,對槍口吹了一口氣。

謝雅淑見到李光耀又露出這種目中無人的模樣,跳起來大聲說道:「李光耀,你可以再囂張一點,不要全場就只進這一球。」

李光耀專注地看著準備攻過來的榮新球員,自信道:「那是不可能的。」

主播台上,藍于銘表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說著:「李光耀超級遙遠的三分球進!我的天啊,該不會李光耀這場比賽都要在遠到嚇人的地方出手吧!?」

李育伸哼了一聲:「算這個球員運氣好,但是如果他接下來還想要這麼搞,只會害光北輸得更慘,光北的教練最好趕快把這個只會胡搞瞎搞的球員換下去,別拖累場上的魏逸凡跟高偉柏。」

觀眾席上,王思齊目光始終放在李光耀身上。

上半場沒有任何出手,確實是需要找一下手感,一連在同一個地方出手三次,第一球太小力,第二球太大力,第三球就調整過來,還算是可以接受。比數30比61,落後31分,分差確實是很大,不過對你們來說,應該不是追不上的分數。

王思齊看著李明正。

你應該也是這麼認為吧,怪物。


這一章,我自己校稿的感覺相當不錯,希望你們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