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仙道彬]

13653217_977737279008554_1976981613232136986_o

要不是那次颱風,吹毀了鄧肯(Tim Duncan)慣用的泳池。

 

要不是大衛羅賓遜受傷,馬刺的戰績一下子掉到20勝62負。

 

要不是塞爾特人交上惡運,失掉本來最大機率抽中的狀元籤。

 

那馬刺和TD的交集,根本不會出現。

 

「未知的 未來裡 未定機率 然而此刻擁有你」

 

由1997年萬聖夜開始,馬刺迷一直享受着得來不易的幸福。

 

起初沒有人看好「雙塔」。

 

八十年代的奧拉祖雲(Hakeem Olajuwon)和森遜(Ralph Sampson)前車可鑑,雖有初組就打破湖人的佳績,可是雙人不和越演越烈,最後還是要爭夥。

 

可是自「冰人」佐治祖雲(George Gervin)起,到海軍上將,其後的「石佛」鄧肯,都有着同一特質,是小城的與世無爭,是在喧鬧以外的平和,是拒絕紛擾的冷靜。當TD來到,大羅立即放開心胸,成了最有力的支持者和守護神,他知道以一己之力難以抵抗西岸列強,於是選擇與小弟TD聯手,將「雙塔」變成一道不能逾越的高牆,99年,為聖安東尼奧市帶來首座冠軍,大家都知道,TD比想像中更了不起,不止是銀黑兵團的希望,也是整個聯盟未來十年希望。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從此後 從人生 重新定義 從我故事裡甦醒」

 

2003年,海軍上將得到了最好的回報,以第二座總冠軍作結,譜寫了完美的結局。將軍一別,大樹沒有飄零,因為TD早已成蔭,05年,他帶住年輕的柏加(Tony Parker)和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高舉隊史第三座總冠軍,讓籃球地圖上,矗立一處新地標。其間,TD多了傷患,少了青春,不變是依舊成為根基,撐住團隊,讓GDP中的G及P盡情飛翔。當別的球隊為了重建或權力交接而陣痛連連,馬刺已經換了一代,卻仍舊笑春風。2007年,馬刺第四座總冠軍,不同的,是TD站得更後,總決賽MVP,也首次落在旁人之手,可是柏加清楚,沒有TD,根本不會有這座獎盃。

 

「 前仆而後繼 萬千人追尋 荒漠唯一菩提 」

 

然後,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不論是TD的內線拍檔,還是另一位能拯救球隊的新人,小市場,小球隊,馬刺靜靜地在GDP最後的歲月,與時間競賽。結果,普波域治(Gregg Popovich)與他的伙伴們,從溜馬交換了選秀權,將另一個沈默寡言的大將帶來聖安東尼奧,他就是尼納特(Kawhi Leonard)。

 

可是聯盟的生態已悄悄轉變。

 

更多的球隊,選擇走上更快的路,先是塞爾特人的Big 3,之後是熱火的Big 3,在金錢世界,忠誠都有了價錢牌,每一樣的東西都功利得如同陌生。時勢,造出了一個個英雄,當勒邦占士(LeBron James)高舉在熱火的第二座總冠軍,播下更多種籽,球星們明白只要贏得冠軍,就等於是一切。

 

在莫以能禦的潮流下,TD盡最後的能力撥亂反正。2014年,距離馬刺首座冠軍足足15年後,銀黑兵團再次登頂,粉碎了熱火三連霸的希望。

 

那時,TD已經很老了,無論是球迷,fans,甚至是如同情若父子的普帥,也都做好準備,隨時要接受TD在某場比賽過後,就一通電話,宣告永遠不再回來。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人間又如何運行?」

 

這個日子終於到來。球賽不再好玩了。

 

團隊籃球 vs 高速小球的勝負未分,可是任憑新總裁施華(Adam Silver)馬後炮說KD投向勇士影響了生態,球迷仍然明白,一盤生意,繫於收視,當有支無可比擬的強隊,球迷議論紛紛,總不是壞事。

 

不過,這距離TD熟悉的那個世代更遠了。

 

加上那該死的膝患,令昔日在球場叱吒風雲的「石佛」,漸漸連走路也痛得要命,要再逆流對抗那些年輕人,的確不是好玩的事。當TD最後一次抱住籃球,用那雙大眼睛冷看世事,見到新世代的選擇,他決定退在一旁,讓19年的傳奇,靜悄悄地落幕。

 

Dr. J退下,我們有MJ,MJ步離,我們有Kobe,新一代的小將中,還有一大堆好手等住接班;再見AI,我們仍能討論K艾榮(Kyrie Irving)的插花突破有前輩幾多成,比較令人窒息的運球有何相似之處。 無論是能飛能跑的得分後衛,還是越射越遠的超級射手,不會絕種,我們將來有望見證下一個Kobe,下一個Curry,但在小球潮流下,長人盛世勢將一去不返。K.Malone、Sir Charles、KG、Dirk、C-Webb、R.Wallace,以及TD,前鋒主宰比賽的日子已經過去。尤其是如TD這種從四年大學練出紮實基本功的傳奇,一如爵士的史托頓,肯定會從此「絕種」。

喜愛五月天,巧合地,負責Bass的瑪莎,跟TD也是同是4月25日出生,而他們的新歌《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更是落落實實寫出了馬刺fans失去TD的心情。

兩晚無眠,還是要向前走,今日聽着,寫着,感激這19個年頭,一直享受着世界上最棒的團隊,擁有最愉快的看球體驗,一直支持着這個世代最好的球員。

「而我的 自傳裡 曾經有你 沒有遺憾的詩句」

可是想到下季沒有Kobe,沒有TD,D.Wade穿上公牛球衣,KD在Curry旁邊聯手爭勝,我忽然明白了TD那句’When it’s not fun anymore, I’m done’

 

再看NBA又有甚麼意思呢?

CnRMDTcWIAAY-0N.jpg large.jpg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