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宣布修例,限制駭客戰術(Hack-A-Shaq)

圖片:網絡圖片

爭辯了好幾年的駭客戰術(Hack-A-Shaq),最終在NBA董事局同意下,決定修例,以防有球隊濫用。新條例將於來季開始執行,並規定比賽每一節最後2分鐘,防守球員不能向對方無持球的球員犯規,否則,被侵犯的球隊將會獲得一次罰球機會,並繼續擁有進攻權。

何謂駭客戰術﹖其實就是指針對對方罰球命中率差的球員,刻意向其犯規讓他上罰球線投籃。由於球員的罰球命中率差,罰球多數未能投中,因此己隊便能透過籃板球重掌控球及進攻權,同時也能打亂對方的進攻節奏,逼使他們換走罰球差劣的球員(這些球員很多時在其他方面表現也很出色,例如防守或籃底進攻,換走他們或會影響球隊部署及實力)。當然,進行駭客戰術的球隊,一樣要賠上個人犯規,冒著犯滿離場的風險。

那麼為什麼駭客戰術會叫「Hack-A-Shaq」呢﹖一如大家所知,這是與NBA傳奇中鋒Shaquille O’Neal有關。但大家又是否知道駭客戰術的真正來源﹖

圖片:網絡圖片

駭客戰術可追溯至「上古神獸」Wilt Chamberlain的年代。Wilt Chamberlain進攻能力有多強,相信球迷們都非常熟悉,單是單場砍下100分紀錄,至今冰封54年,仍無人能破。但Wilt Chamberlain亦有缺點,就是罰球命中率奇差,只有約五成命中率,因此當時有不少球隊向其進行犯規戰術,情願送他上罰球線,也不讓他在籃底任意得分。後來NBA認為此舉有礙比賽進度,加上球員追著Wilt Chamberlain來犯規的情況看來可笑,於是決定修改條例,禁止防守球員在比賽最後2分鐘(包括第四節及加時賽),向進攻端無持球者進行犯規。該段時間內被侵犯的球員在投射罰球後,仍可擁有進攻權,變相對犯規者無益。條例後來更演變成,被侵犯的球隊可任意選擇一位球員去完成罰球,讓防守球隊更加不敢胡亂犯規,加上後來的球員均有不錯的罰球命中率,駭客戰術逐漸被遺忘。

圖片:網絡圖片

直至90年代,Shaquille O’Neal的出現,駭客戰術再度被拿出來,甚至進一步發揚光大。Shaquille O’Neal在籃底的進攻可說是無人能敵,唯獨他的罰球卻奇差無比。當時NBA教練Don Nelson認為,在比賽其餘時間讓罰球差的球員投罰球,總好過被他在籃底不斷得分,於是決定在比賽最後2分鐘以外的時間,不斷向罰球差的球員犯規,特別是針對Shaquille O’Neal來進行此駭客戰術,其他球隊也爭相仿傚,不斷向Shaquille O’Neal進行犯規,因此出現了「Hack-A-Shaq」一詞。其實當時除了Shaquille O’Neal成為被針對的球員,還有Dennis Rodman(也就是Hack-A-Rodman)。因此駭客戰術正確一點來說,應該叫作「Hack-A-Player」。

不過據Shaquille O’Neal所說,雖然自己罰球不好,但即使對手不斷向其犯規,他自己在關鍵時刻絕不會投失罰球,而且後來出現的中鋒,罰球不錯,因此駭客戰術又再度被丟淡。

直至近年,多位優缺點明顯的球員,如Dwight Howard、DeAndre Jordan及Andre Drummond等,又再度成為駭客戰術的對象,更甚者是比賽一開始,對手便向其犯規,嚴重影響比賽進度及觀賞價值。有見及此,NBA執行總裁Adam Silver一直揚言要禁止這種戰術。

圖片:網絡圖片

但對於是否要限制或禁止駭客戰術,一直以來的爭議均非常大。有人認為此戰術有違體育精神,以犯規去贏得比賽,嚴重影響比賽進度及觀賞價值;但亦有人認為此戰術是充份利用賽例,在賽例許可下進行,是合理的戰術之一,而且球員罰球不好,理應自己加緊練習,而不是修改條例去遷就。

不過在今年休季期間,NBA就駭客戰術展開了討論,最終決定修例,將原本在比賽最後2分鐘(包括第四節及加時賽)不能向無持球的球員犯規,擴展至每一節的最後2分鐘,包括對手開界外球時也不能犯挸,希望以此減低駭客戰術的出現。另外,若球員跳到對手背上來犯規,則會被視為惡意犯規。有關條例將於來季執行。

NBA的執行副總裁Kiki VanDeWeghe說:「新條規是用來限制有關犯規問題,但同時也無需取消有關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