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飛快地說道:「在高偉柏的優質表現之下,在短短的兩分鐘內,光北從一度大幅落後19分,到現在差距只剩下13分,第二節比賽還有6分50秒,光北要迎頭趕上時間上絕對綽綽有餘,榮新嚴本玉總教練似乎感受到光北驚人的韌性與氣勢,在此時喊出暫停!」

李育伸在一旁照例抱持相反意見:「迎頭趕上?你想太多了,光北在這段時間的表現確實不錯,但是關鍵是什麼?很簡單,就是高偉柏。老實說,把高偉柏放在板凳上這一步棋真的很精彩。」

李育伸嗤笑一聲,用不知道是嘲諷或讚賞的語氣說道:「換成是我,絕對不可能把高偉柏放到板凳上,不,應該說全台灣其他具有一點籃球知識的教練,都不可能這麼做,只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才讓高偉柏這時候起到奇兵的作用,然而說穿了,光北的打法根本毫無內容可言,第一節靠魏逸凡,現在靠高偉柏,不管是進攻端或者防守端,我都沒有看到任何具有組織性的戰術可言,是,他們確實是把比分追近了,但是別忘了,第一節比賽結束光北落後9分,現在卻落後13分,代表他們在第二節的表現還是輸給榮新高中,現在嚴本玉教練喊出暫停,喊的時機點非常好,因為先發球員在場下也休息得差不多,暫停結束之後可以直接上場,而且也可以藉此機會下指示。」

李育伸篤定地說:「要對付打法單調,只靠魏逸凡跟高偉柏兩個人的光北高中,以榮新高中的實力跟嚴本玉教練豐富的執教經驗根本不成問題,等一下暫停結束之後,我相信榮新高中絕對會執行相對應的戰術,馬上澆熄光北的反撲氣勢,一口氣把比數拉開!」

媒體區,蕭崇瑜興奮地對苦瓜說:「苦瓜哥,光北追上來了!光北的得分爆發力還是跟以前一樣驚人!」

苦瓜臉上並沒有任何一點開心的表情,輕輕地點了頭:「嗯。」

苦瓜冷淡的反應,讓蕭崇瑜興奮的心情略微冷卻下來:「苦瓜哥,你怎麼好像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

苦瓜反問:「現在光北還落後13分,有什麼好高興的?」

蕭崇瑜激動地說:「可是光北原本落後19分啊,現在卻可以把比數拉近,代表光北面對榮新這種強隊還是有一拼之力,而且高偉柏這一段時間表現非常亮眼,說真的,我本來還在擔心高偉柏離開甲級聯賽太久,會不會因為這樣找不到節奏,或者是一時間適應不了,表現大失常,但現在看起來根本是我想太多了,高偉柏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反而又是得分又是助攻,真是太帥了!」

苦瓜微微點頭:「高偉柏剛剛的表現確實不錯,只不過…」

蕭崇瑜看著苦瓜沉悶的表情,馬上問道:「只不過什麼?」

苦瓜說:「只不過這樣下去,光北這一場比賽絕對會輸得很慘。」

蕭崇瑜大吃一驚:「苦瓜哥,你怎麼這麼說?」

苦瓜問:「我問你,剛剛高偉柏為什麼可以帶領光北追上比分?」

蕭崇瑜理所當然地說道:「因為高偉柏就是具有這種實力啊。」

苦瓜努力發揮出耐心,再問一句:「那為什麼一開始高偉柏沒有展現出這種實力,一直到光北落後19分的時候才爆發出來?」

苦瓜看著蕭崇瑜,擺出一副這樣你還不能理解,那就沒救了的表情。

蕭崇瑜想了想,說:「因為一開始榮新用全場壓迫性防守戰術,讓詹傑成完全沒辦法把球帶過半場,頻頻發生失誤,高偉柏自然也就沒辦法發揮,一直到李光耀上場…」

蕭崇瑜說著說著,雙眼突然瞪大,露出驚悚的表情。

苦瓜發現蕭崇瑜的表情變化,伸出右手,彈了一個響指,啪的一聲,說道:「你想到了吧,因為李光耀上場,所以一切才有了改變,但是這也代表李光耀將沒辦法休息,當榮新的先發在底下休息時,他必須擔負起把球帶過半場的責任,突破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當榮新的先發上場時,他必須上場防守,成為光北外圍的堅強防線。」

苦瓜臉色沉重地說:「這才第一場比賽而已,光北就出現這種極度依賴李光耀的情況,可以說李光耀的實力真的太強,可是也變成李明正會沒辦法把李光耀換下場,因為少了李光耀的光北高中,將會變成次等級的球隊,在甲級聯賽毫無競爭力可言。這樣一來,李光耀的體力將會面臨很嚴峻的考驗,在這個高中籃球的最高殿堂,體力的消耗量是非常可怕的,尤其這一場的對手又是榮新高中,光北就算繃緊了神經,現在比數卻還是落後13分,如果李光耀體力消耗過大,在第四節比賽體力嚴重下滑,那麼光北的處境甚至會更慘。」

苦瓜吞了一口口水,又說:「除了李光耀體力上的隱憂之外,光北還存在一個很大的弱點,那就是球員的實力落差太大了,魏逸凡、高偉柏、楊真毅、辜友榮的實力確實都不錯,但是其他人呢?或許連乙級聯賽的水準都不到,光北能夠一路過關斬將走到這裡,靠得是實力強的球員,現在到了甲級聯賽,光北不可能用以往的方式走下去,要贏球,就要把球員連結起來,可是看到現在,光北根本就沒有什麼戰術可言,球員跟球員之間的連結太薄弱了,每一個人都靠自己的天賦在打球,這樣太危險,只要把連結切斷,那麼不用等到李光耀體力耗盡,光北等一下就完蛋了。」

苦瓜望向正在對球員下達指示的嚴本玉,沉聲道:「光北的危險因子實在太多了,只要任何一個爆開來,光北都會在一瞬間崩潰,尤其嚴本玉又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教練,我可以看到光北的弱點,她一定也可以,李明正派出李光耀度過全場壓迫性防守這個難關,可是接下來光北要面對的,絕對是更艱難的情況。」

苦瓜沉重的表情跟言語,讓蕭崇瑜興奮的情緒瞬間冷卻,表情垮了下來,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深吸一口氣,哼了一聲。

「你剛剛不是口口聲聲說相信光北一定可以追上嗎,怎麼我才說個幾句話而已,你就動搖了,你對光北的信任就那麼少啊!?」苦瓜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目光轉移到李明正身上:「而且輸了又怎麼樣,對光北來說,這場比賽最重要的不是贏球,而是在過程中找出他們目前的弱點,還有跟強隊相比之下所欠缺的東西,然後在正式比賽之前想盡辦法彌補不足,成長為更強大的球隊。」

蕭崇瑜無奈地點點頭:「我知道這個道理,但是…」

「怎樣,講話別吞吞吐吐,一次講完。」

蕭崇瑜看著光北高中:「但是我就是不想看到光北輸球。」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眼中閃過了一股異樣的光芒,或許是蕭崇瑜踏入社會還沒有很久,苦瓜還是能從蕭崇瑜的表情與言語之間找到一絲絲稚氣的純真,雖然在這險惡的社會裡面,純真有可能成為別人利用甚至攻擊的點,然而,苦瓜卻不討厭這種純真。

苦瓜說道:「NBA上個時代最偉大球員,Michael Jordan,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球員Kobe Bryant,你知道他們兩個人為什麼會被全世界的球員擁戴嗎?」

蕭崇瑜沒有經過任何思考,馬上說道:「因為他們都很強,強到不像人!」

苦瓜搖搖頭:「他們確實很強,可是NBA強的球員隨便一抓都一大把,強並不是他們被瘋狂崇拜的原因。」

蕭崇瑜靈光一閃,說道:「因為他們都拿了很多的冠軍戒!」

苦瓜還是搖搖頭:「Reggie Miller跟Allen Iverson都沒拿過冠軍戒指,但是在許多人心中,他們兩個人才是最偉大的球員,所以偉大與否,跟冠軍戒指並沒有絕對的關聯。」

蕭崇瑜又想了想,肩膀無力地垂下:「那我就不知道為什麼了。」

「因為精神。」苦瓜說道:「他們之所以能夠成為最閃亮的星星,是因為他們有著絕不服輸的精神,他們不會被失敗打倒,不會因為挫折喪志,不會因為批評懷疑自己,在每一次的失敗與挫折之後,他們就跟鳳凰一樣浴火重生,以高傲的王者之勢反擊站在他們面前的對手,無人可擋,如同萬鈞雷霆般摧毀對手,以最不可思議的表現震懾眾人。」

「他們之所以偉大,不是因為他們拿了冠軍,不是因為他們是MJ跟Kobe,而是因為他們不會被挫折擊倒,不會因為失敗就放棄,始終堅定不移地朝自己的目標前進,這才是他們偉大的地方,正如同大嘴Miller還有戰神AI,縱使他們兩個人從未拿過冠軍戒,可是他們對於籃球的那種執著,還有打死也不退的堅韌意志,那種精神才是偉大籃球員的特質,MJ跟Kobe只是比別的球員多了許多閃亮的榮耀與成就,所以才會比較突出而已,就精神與態度這一點來說,Miller與AI同樣值得尊敬。」

苦瓜用堅定的目光看著李明正:「而我相信光北高中也具有這種精神,堅韌不拔的意志,不畏挫折,也不會被挫折擊倒的勇氣,這場比賽失敗了,這沒關係,因為從失敗中成長,從挫折中學習,是提升實力最快的方法。光北這一場比賽很有可能大敗,不過我相信大敗之後的光北高中,一定會變得更強!」

—–我是分隔線—–

榮新的板凳區,嚴本玉目光如炬,嚴肅但不嚴厲地對球員下指示。

「待會先發全部上場,五下五上,用二三區域聯防,現在我們領先13分,穩穩地打,這場比賽我們一定會贏。」

「冠佑,清醒一點,你剛剛在場上跟遊魂一樣,有機會就把光北的24號打掉,光北的後衛只有他一個人能看而已,他一旦陷入犯規麻煩,光北就完蛋了。」

周冠佑抽掉掛在脖子上的毛巾,露出自信的笑容:「好,小事一樁。」

「比賽到現在,大家應該都發現了吧,光北後衛的實力真的有夠爛,防守跟紙糊的一樣。明天還有一場比賽,不要在這場比賽浪費無謂的體力,等一下就把光北一口氣打爆,家浩,過半場之後把球給冠佑,讓他打。」

嚴本玉伸出右手食指,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用我們的方式去打球,打出我們的風格,用切入跟三分球一口氣打結束這場比賽!」

此時,紀錄台鳴笛,裁判吹響哨音。

以周冠佑為首的榮新先發五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昂首闊步地走上場。

周冠佑走在眾人之前,自信滿滿地說道:「好,就讓我們打爆光北吧!」

周冠佑自認帥氣地說完話之後,張家浩馬上在後面吐槽:「比賽一開始你好像也有說過類似的話,結果是怎麼樣呢,讓我想想,啊,好像是一上場就被抄球,還被蓋了一顆大火鍋,有夠丟臉。」

周冠佑臉色微微一紅,回頭說:「那只是意外,這一次絕對不會這樣!」

王書維走在周冠佑身邊,說道:「是這樣嗎,可別讓我又要擦你的屁股。」

邱群杰也說:「而且還被光北的24號過了好幾次,連防守都不認真,腦子裡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劉家豪馬上說:「這我知道,他昨天又收到一封情書,也不知道是哪一個漂亮學妹寫得,他看完之後整個晚上一直爽到在傻笑,而且晚上不睡覺,一直用手機不知道傳訊息給誰。」

張家浩哦了好長一聲,眼裡閃過曖昧之意,說:「原來是這樣,難怪今天表現這麼失常。」

王書維嘆了一口氣,搖搖頭:「沒想到熱身賽的勝利,竟然比不上一封情書,我看還是跟教練說別讓你上場好了。」

邱群杰聳聳肩,附和道:「我也這麼覺得,反正沒有你我們也能贏,你先下去吧。」

周冠佑也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惱羞成怒,臉色漲紅,極力反駁,「小豪,你不要亂說!你們幾個也不要瞎起鬨!根本沒有什麼情書,第一節被抄球蓋火鍋也都只是意外而已,你們睜大眼睛看著好了,等一下我就把光北打爆!」

王書維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周冠佑,「是這樣嗎?別話一說完,馬上又吃了一記大火鍋。」

周冠佑激動地說:「才不會!臭耗子,等一下不用你帶球了,你們都到前場去,好好睜大眼睛看我表現!」

張家浩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別跟上次一樣,自己把球運到腳上出界了,還記得嗎,上次打友誼賽的時候,有很多妹在旁邊圍觀,結果你想要耍帥,用胯下運球過前場,結果球運到腳上滾出界,糗到爆,笑死人!」

「不可能,你們三個人就好好去前場等著吧!」

這時候,裁判在底線大喊:「榮新高中,趕快過來發球!」

周冠佑連忙對裁判說道:「是,馬上來!」

周冠佑轉頭對隊友說:「好了,你們趕快去前場吧,等著看我大開殺戒。」

於是其他四人一起往前場走,見此,周冠佑臉上一變:「邱群杰,你總要幫我發球吧!?」

邱群杰哈哈大笑:「好啦!」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暫停回來之後,榮新高中與光北高中都有換人的動作,光北高中方面,後衛王忠軍、中鋒李麥克下場休息,換上的是小前鋒楊真毅與中鋒辜友榮,這麼一來場上24號李光耀位置就從小前鋒變成後衛。榮新高中方面,直接五上五下,先發全部上場,而且剛剛在場上還有一些充滿趣味性的互動。」

李育伸說話就沒有藍于銘這麼委婉,直接說道:「雖然在場上嬉鬧是一種不尊重對手的表現,但是從此也可以得知,榮新已經有了必勝的把握,所以才會在場上這麼放鬆。」

藍于銘說:「邱群杰發球進場,唉唷,這次帶球的竟然是周冠佑,難道榮新要執行什麼特別的戰術嗎?」

場上,運球過前場的周冠佑,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

單就第一節的表現來說,周冠佑的表現絕對是不合格的,尤其他可是堂堂榮新高中的王牌球員,去年甲級聯賽的得分王。

周冠佑表現沒有達到以往水準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心理層面並沒有調整好,因為對手是一間聽都沒聽過的光北高中,周冠佑認為他不需要拿出全力,也可以輕鬆應付的球隊。

殊不知,比賽一開始,他被抄球就算了,還被賞了一顆大火鍋,這讓他難以忍受,因為在他眼裡,光北是一支跟螞蟻一樣渺小的球隊,被抄截跟蓋火鍋,讓周冠佑覺得自己受到羞辱,情緒開始起伏不定,心裡既想要徹底擊垮光北,證明他非凡超群的實力,可是又覺得如果動用全力對付光北這種球隊,根本就是殺雞焉用牛刀,在情緒衝突之下,周冠佑在第一節的表現只能勉強說是普通。

而這,就是周冠佑最大的弱點,心理層面依然過於幼稚,不像王書維、張家浩般成熟,周冠佑想要跟漫畫或卡通裡面的主角一樣,用藐視的態度擊倒對手,享受王者高高在上的姿態,可是現實生活中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況光北高中也是憑著真本事一路從丙級聯賽打到甲級聯賽,就算陣容存在很嚴重的缺陷,但是光北絕對不是跟周冠佑想得一樣,是一支弱到可以輕鬆對付的球隊。

周冠佑本身所具有的實力,無庸置疑是榮新的王牌,但是周冠佑的心理層面卻還跟不上實力,然而張家浩、王書維幾個隊友實在太了解周冠佑,簡單幾句話,用激將法徹底激起了周冠佑的鬥志。

榮新超級進攻武器,在這一刻,甦醒。

周冠佑運球過半場,看著光北依舊採用二一二的區域聯防,往右邊三分線側翼的方向走。

周冠佑就跟大部份右撇子的球員一樣,比較擅長右邊的打法,也對右邊比較有信心。

詹傑成看著周冠佑過來,心跳加速,吞了一口口水,膝蓋彎曲,壓低重心,面對榮新的王牌,自知防守能力還不到家的詹傑成,心裡湧現出緊張。

周冠佑瞄了詹傑成一眼,就他在場下觀察所得,光北的後衛除了24號李光耀,其他人的防守就跟嚴本玉說得一樣,是紙糊的。

周冠佑輕吸一口氣,一個胯下運球之後壓低重心往右切,速度真的只有快一個字可以形容。

詹傑成雙眼睜大,因為在他反應過來,想要往左邊退的瞬間,周冠佑已經突破他的防守。

詹傑成非常清楚自己的防守很爛,但這是他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意識到,他的防守「真的」很爛,在周冠佑突破他的瞬間,他的大腦雖然已經做出反應,可是雙腳卻像是黏在地板上一樣動彈不得,一直到周冠佑完全閃過他之後,他的腳才開始移動。

辜友榮加入光北高中的時間並不算久,但是已經足夠他摸清每一個人的實力,他很清楚詹傑成的防守不怎麼樣,早就做好詹傑成會被周冠佑突破的心理準備,在周冠佑突破的瞬間,身為防守中樞的他,已經準備好要迎接周冠佑的到來。

然而周冠佑觀察到辜友榮的存在,沒有持續切入禁區,避免與辜友榮這個兩公尺高的巨人正面衝突,雙腳踩了煞車,身體在極速狀態停了下來,收球,雙腳用力往上跳,跳投出手。

球在空中劃過一道美妙的拋物線,接下來,籃球場上最讓人愉悅的聲音響起。

〝唰。〞

周冠佑急停跳投空心命中,一上場就馬上替榮新高中添得2分,比數25比40,差距15分。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暫停回來之後,周冠佑馬上展現出過人的單打能力,帶一步急停跳投得手!」

李育伸嗤笑一聲,說道:「光北的後衛在搞什麼東西,腳連動都沒動,反應實在太慢了,這就代表光北防守的訓練不夠紮實,待會如果榮新針對這一點去打的話,一定又可以馬上拉出一波攻勢。」

周冠佑這一球不僅幫助榮新拉開比分,還壓住了光北上揚的氣勢,並且讓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開始興奮起來。

見到周冠佑乾淨俐落地得分,場外的謝雅淑咬緊牙根,站了起來,用力拍手,說道:「沒關係,不要灰心,這一波進攻打回去!」

辜友榮單手抓起在地上的球,李光耀理所當然地上前準備接球,辜友榮見到榮新並沒有要繼續全場壓迫性防守,隨意地把球拋給了李光耀,然而,在籃球場上,一個疏忽就可能就會換來一個致命的失誤。

辜友榮這一球傳得實在太過輕鬆大意,張家浩在跑回後場防守之前,特意瞄了準備接球的李光耀一眼,發現詹傑成已經跑到前場去,辜友榮只剩下李光耀這個傳球對象,馬上回頭衝向李光耀,而辜友榮正好又傳了一個軟趴趴的球,讓張家浩一個箭步手一伸,在辜友榮瞪大雙眼,心中大叫糟糕的情況下,輕而易舉地就把球抄到手。

見到張家浩抄到球,辜友榮馬上站進場內,不過張家浩卻沒有直接朝籃框進攻,而是繞出三分線之外,等待隊友過來。

張家浩很清楚自己的能奈,投三分球可以,但是挑戰籃框這回事,並不是他擅長的領域。

周冠佑、劉家豪、王書維、邱群杰四個人很快從後場跑回來,想要打光北一個措手不及,不過光北回防的速度也很快,張家浩認為沒有快攻的機會,並沒有將球傳出去,而是等到大家都站好位之後,把球傳給周冠佑。

周冠佑在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接到球,這一次站在周冠佑的防守者,是光北的24號,李光耀。

周冠佑雙手拿球,瞄了隊友的站位一眼,又低頭看著李光耀。

周冠佑下球,李光耀嚴陣以待,重心壓低,觀察周冠佑的動作,想要判斷周冠佑這一球要採取什麼行動,是切右邊,還是左邊?是想要跳投,還是切進禁區?

這個瞬間,周冠佑身體往前傾,右腳往前跨了一大步,李光耀立刻有了反應,右腳用力,身體馬上往左後方退,要阻止周冠佑的切入,然而周冠佑卻沒有如李光耀所預料般往右邊切,右腳跨出之後,左腳往前踏,止住前衝之勢,收球,雙腿出力往上跳,跳投出手。

李光耀完全來不及跳起,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周冠佑把球投出去。

然而,儘管騙過李光耀,獲得相當大的出手空間,但是球脫手的瞬間,周冠佑眼神裡面卻沒有任何信心,表情甚至還有些猙獰。

而球正如同周冠佑表情所顯示的一樣,落在籃框右緣,吭的一聲,彈了出來。

在周冠佑投球的瞬間,辜友榮、高偉柏馬上轉身卡位,在禁區將榮新的內線球員擋在身體後面,辜友榮眼神裡面閃動著火燄,剛剛傳球時所發生的愚蠢失誤,他要透過這一顆籃板球彌補回來!

辜友榮眼裡緊緊盯著球,而球似乎聽到他的呼喚,直直朝著他飛來,辜友榮跳起來,高高舉起右手,將球奮力抓了下來,體重加上重力加速度,讓辜友榮雙腳落地的瞬間,發出沉悶的砰一聲。

辜友榮落地之後,首先小心翼翼地護球,這才看向李光耀。

這一次,老子絕對不犯同樣的錯誤!

然而,就在這瞬間,場外跟場內同時傳來了大叫聲:「小心後面!」

辜友榮心裡一緊,正想看是發生什麼事的時候,一道矮小的黑影從眼角閃過,在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黑影伸手往球用力一拍,直接把球從辜友榮手中拍走。

辜友榮見到眼前的是榮新場上最矮小的張家浩,心裡吃了一驚,不過辜友榮沒空理會驚訝的情緒,連忙蹲下身子要撿球。

不過張家浩決心要搶下這顆球,身子一矮,整個人撲到地上,鑽過辜友榮的胯下,把橘紅色的籃球抓到懷裡。

「耗子,球!」「阿浩,這裡!」

邱群杰與劉家豪同時大喊,張家浩人在地上,連看都沒有看,用聽覺判斷劉家豪的位置,把球近乎是用滾的丟過去。

劉家豪彎腰準備接球,但是高偉柏不願意讓張家浩稱心如意,一個箭步衝過來,在劉家豪面前把球抄走,不過張家浩這一球傳得真的很低,讓高偉柏必須完全彎下身才能接到球。

在快跑疾馳的情況下彎低身子,高偉柏雖然順利接到球,但是卻破壞了身體的平衡,左腳絆到右腳,腳步踉蹌,高偉柏擔心被吹走步違例,連忙運球,不過這更是讓他徹底喪失穩定身體的機會,高偉柏心想這樣不行,反應很快,在跌倒之前眼睛一掃,把球勉強傳給站在邊線旁邊的詹傑成。

然而因為失去重心,高偉柏這一球傳得非常不理想,球直接飛出界外,詹傑成心一驚,雙腳用力一跳,整個人跳到界外去,在球落地之前勉強將球救回來,但是背對球場的詹傑成,沒有辦法觀察隊友的站位,只能憑藉腦中的模糊的印象把球往後丟,希望接到球的會是隊友。

可惜的是,詹傑成心裡的期望落空,王書維邁開腳步衝向球,高高躍起,搶在所有人之前把球抓在手裡。

「球!」

王書維落地的瞬間,大喊聲傳來,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王書維轉頭一看,發現周冠佑高舉著右手,臉色急切,仍然站在弧頂三分線外,剛剛出手的地方,腳步連動都沒動過。

你這個混蛋,該不會就一直站在那邊看好戲吧!我們可是拼命在搶你投不進的籃板球啊!

想歸這麼想,但是王書維還是把球傳了過去,只是傳的力道比平常更大一些,心想你這個混帳東西,如果沒有投進的話,我等一下就給你好看!

周冠佑接到球,面前是一個超級大空檔,但是李光耀、楊真毅沒有放棄,一起從禁區衝出來,雖然很明顯絕對阻止不了周冠佑投籃,但是希望至少能夠影響周冠佑。

周冠佑神情專注地盯著籃框,眼裡根本沒有李光耀跟楊真毅的存在,雙腳用力跳起,雙手舉起球,左手像是捧著世上最易碎物品般,小心翼翼地扶著球,右手放在球底,在身體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左手放開,右手手指匯集了全身的力量,利用最精密地指尖,將這些力量平均地按壓在球上,讓球帶著後旋,以美妙的拋物線朝籃框飛了過去。

這一次出手後的感覺,讓周冠佑眼神出現一道名為自信的光芒。

我周冠佑,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失手第二次!

〝唰!〞

周冠佑三分球進,個人連得5分,比數25比43,差距18分。

周冠佑轉向觀眾席,右手放在耳朵旁,對榮新的兩百人大聲說道:「這時候,是不是該來點歡呼聲!」

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當然不會不給周冠佑面子,大聲呼喊:「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

沐浴在歡呼聲之下的周冠佑,神情愉悅,但是場邊的嚴本玉卻破口大罵:「周冠佑,你在耍寶啊,快點回去防守啦!」

周冠佑肩膀一縮,連忙跑回後場防守。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激動地說道:「在短短的幾秒鐘內,兩隊不知道發生了幾次失誤,經過一番爭搶之後,球戲劇性地回到周冠佑手中,而周冠佑這一次把握住空檔的機會,在三分線外替榮新送上遙遠的祝福!」

李育伸點頭,滿意地說道:「其實周冠佑第一球沒有進我很訝異,畢竟光北防守的實力不強,對周冠佑這種等級的球員來說,光北的防守大概就跟空氣一樣,感受不到存在,投籃就跟平常練習一樣輕鬆,周冠佑沒有進,我想唯一的解釋,就是周冠佑真的太放鬆了,哈哈哈。」

藍于銘聽著李育伸誇張的言語,太陽穴的青筋跳動,臉上閃過憤怒的神色,可是目前18分的分差,讓藍于銘無力反駁,而且李育伸說的話不全是錯,周冠佑確實是等級非常高的球員,若是讓他找到手感,光北高中的處境會非常危險。

藍于銘神色擔憂地看著場上的形勢,心裡大喊著,光北高中,加油啊!

在場外的謝雅淑,感受到榮新高中上揚的氣勢,心裡閃過不妙的感覺,使勁全力地大喊:「大家穩住,不要被影響!」

暫停回來之後,周冠佑連拿5分,把比數拉開到18分,這讓光北這一方彌漫一股不安的情緒,劉晏媜直覺這樣下去不行,一定要想個辦法阻止榮新高漲的氣燄。

而身為啦啦隊長的劉晏媜,所能做的,就是帶領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在觀眾席上告訴場上的球員,他們並不是孤軍奮戰。

此時對面榮新的學生已經不再呼喊周冠佑的名字,劉晏媜把握機會,站起來,轉身,左手還未舉起來,鼓手就已經站起來,右手緊握著鼓棒,對劉晏媜點頭,表示自己準備好了。

劉晏媜點頭表示滿意,而不僅鼓手,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已經做好準備,吸飽了氣,眼睛看著劉晏媜,就等劉晏媜的指示。

此時此刻,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團結一心,眼神裡面散發著一樣炙熱的熱切光芒。

劉晏媜輕吸一口氣,大聲說道:「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加油。一、二、三!」

「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場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加油聲浪的影響,在李光耀將球帶過半場,把球傳給詹傑成組織攻勢之後,光北的跑位相當積極,沒有人因為面臨18分的差距而露出失落的表情,場上五名球員的眼神、表情、動作依然散發出十足的鬥志。

吳定華因為緊張,沒辦法安坐在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到李明正身邊,雙拳緊握,掌心微微冒出了汗,呼吸急促。

李明正瞄了吳定華一眼,感受到他散發出來的緊繃情緒,沒有多說什麼,很快把目光放回場上。

同樣緊張的不只吳定華,還有主播台上的藍于銘。

「進攻時間所剩不多,光北在外圍不斷導傳,但是遲遲沒有發動攻勢,似乎找不到進攻重心。」

李育伸說道:「這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榮新的防守太紮實,讓光北不知該從何下手,第二,光北慌了,在周冠佑連得5分之後,現在比數拉開到18分,他們現在一定在想,若是這一波進攻打不進,待會周冠佑不管是出手兩分球或三分球,都會把比數拉開到20分以上,帶著這種恐懼的心態打球,是怎麼樣都打不好的。」

媒體區,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因為緊張與擔憂,他的雙手微微發抖,就算他手中的相機防手震功能非常強大,但是拍出的相片就是模糊不已,蕭崇瑜索性拋開拍照這個念頭,在心裡默默替光北加油。

光北高中,你們一路走來,不知道跌破多少人的眼鏡,在沒有人看好你們的情況下,你們硬是闖進甲級聯賽,創下了奇蹟,雖然苦瓜哥剛剛說了那麼一大堆,說什麼你們在失敗之後一定會更好的話,可是我還是想看到你們贏啊,光北高中,加油!

場上,進攻時間只剩下12秒,這個時候,一道大喊聲傳來。

「球!」高偉柏在罰球線右側的地方高舉右手,將王書維徹底地擋在身後。

詹傑成發現王書維在高偉柏身後動彈不得,立刻把球高吊傳了過去,高偉柏微微跳起來,右手將球抓了下來。

高偉柏在甲級聯賽「問題兒童」的稱號雖然有負面的成份在,但是沒有人會懷疑高偉柏具有的潛力,否則當初新興高中的總教練陳正義,絕對不會讓高偉柏以高一菜鳥的身份,就讓他先發上陣。

高偉柏因為非常喜歡在禁區打肉搏戰,所以身材十分厚實,但是在與向陽之戰後,高偉柏深深了解自己的身材條件還不夠強,因此在這段時間內花了很多的心血在健身房內,而成果除了顯示更發達的肌肉線條之外,理所當然地,也表現在更強悍的力量上。

高偉柏的背框技巧並不成熟,而且比起背框,高偉柏更喜歡與對手面對面較量,用最直接的力與力對抗分出勝負。

高偉柏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面對王書維的防守,絲毫沒有猶豫地下球往右切,王書維立刻往後退,利用豐富的經驗限制高偉柏的切入路徑,希望邱群杰可以替他擋下高偉柏。

王書維是一個很聰明的球員,打球時沉著冷靜,會視情況做出最適宜的選擇,該傳球的時候不會硬上,有空檔可以出手的時候,也不會刻意傳給別人,簡而言之,王書維是一個會受到教練喜愛的球員,然而,在某些時候,王書維的冷靜,卻會成為一種致命的弱點。

光北高中雖然是一支不怎麼樣的球隊,可是高偉柏無庸置疑是一個實力不錯的內線球員,王書維並沒有擋下高偉柏的自信,於是王書維認為,最大限度地限制住高偉柏的切入,讓邱群杰可以輕易地判斷出高偉柏的動向,進而聯手擋下高偉柏,甚至逼高偉柏出現失誤,是最好的戰略。

可是王書維並沒有想到,第一節領教過辜友榮厲害的邱群杰,因為擔心上前包夾高偉柏時,高偉柏會把球傳給辜友榮,因此始終守在辜友榮身邊,沒有上前幫忙防守,因此,王書維的戰略還沒實現,就已經失敗了。

高偉柏收球,跨大步,身體朝王書維一頂,力量完全比不上高偉柏的王書維,直接被高偉柏擠到籃框底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高偉柏輕鬆地把球放進籃框裡。

見到這一幕,藍于銘像是連環炮珠般說道:「哇塞,高偉柏根本就像是一台卡車一樣直接撞進禁區裡面,王書維整個人被高偉柏彈開,高偉柏的身體對抗性太強了!」

李育伸說道:「高偉柏之前在新興時期本來就是擅長這種碰撞之後的出手,這個上籃對他來說實在沒什麼大不了,而且光看他的手臂肌肉線條,就知道他有持續在提升自己的身體強度,王書維雖然是一個很全面的球員,可是身體的條件真的不如高偉柏,高偉柏又很聰明地把王書維擠到籃框底下。唉,真的是可惜了,這樣的好球員,竟然會屈身在這麼一支沒有前景的學校。」

高偉柏上籃得手,暫時解了被榮新拉開20分的危機,讓光北一方暫時鬆了一口氣,比數27比43,差距16分。

劉晏媜雙手握拳,示意大家停止加油,說道:「好,剛剛進攻打進了,但是還不能放鬆,接下來的防守也是重點,來,數到三,大喊防守,一、二、三!」

「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同樣在觀眾席上的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眼神裡閃爍著近似的急切之意,身體依然保持著前傾,雙手不是握拳,就是緊緊抓著大腿,專注地看著球場。

在旁邊對籃球沒那麼熱衷的謝昱婕,觀察到三人的反應,心想,籃球這個東西,竟然可以讓這幾個成年人這麼投入,這件事本身要比籃球有趣多了。

謝昱婕目光轉向球場,落在李光耀身上,這種情況之下,你會怎麼帶領球隊呢?

媒體區裡的蕭崇瑜,已經徹底把拍照這件事拋在腦後,心中大喊著,高偉柏,那一球打得漂亮,現在好好拼一波防守,時間絕對還夠,不要急,穩紮穩打,你們一定可以跟剛剛一樣把比數追回來!

球場上,邱群杰撿起球,踏出底線,把球傳給周冠佑。

周冠佑並沒有接球,而是伸出左手把球往下一拍,就這麼開始運球。

邱群杰踏進場內,直接跑到前場。

周冠佑運著球,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在過半場上,不過雙腳跨過中線的時候,稍稍停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些什麼,之後一個胯下運球往右邊走。

「換!」李光耀大喊一聲,朝站在左邊的詹傑成跑了過去,詹傑成很明白自己的防守能力比不上李光耀,馬上動了起來,跟李光耀互換位置。

其實這種換位沒有太大的意義,因為周冠佑只要往左邊走,照樣可以挑詹傑成打,但是周冠佑並沒有這麼做,他還記得嚴本玉要他把李光耀打下來這件事。

然而周冠佑並不算是一個非常聽話的球員,嚴本玉的本意是,叫周冠佑主動製造身體接觸,吸引裁判的目光,讓李光耀背上犯規,不得不下場休息,但是周冠佑覺得這實在太過無聊,要徹底擊垮光北,就要從精神層面下手,鏟除光北的鬥志與士氣,周冠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感覺得出來光北對這個0出手的24號球員有種特別的依賴,既然如此,在光北的球員、教練、學生面前把這個24號打爆,他相信是解決光北最快的方法。

光北24號,別怪我太狠,在籃球場上,對敵人留情,就是對自己無情!

周冠佑跨步到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停了下來,瞄了李光耀一眼,李光耀蹲低身體,雙手就像是展翅的雄鷹一樣往兩旁伸起,已經做好準備迎接周冠佑的攻勢。

周冠佑現在是用右手運球,很有可能往右切,不過也有可能是用crossover變向換手運球之後往左切,不管往哪一邊切,後面的辜友榮一定會幫忙補防,所以周冠佑很有可能會跳投,剛剛周冠佑過魏逸凡之後,就有用急停跳投避免與辜友榮正面對決,這一次很有可能也會這樣,就算被周冠佑過,也要從後面跟上去,只要他跳投,就可以從後面蓋他火鍋。

李光耀腦海裡面不斷揣測周冠佑的進攻模式,還有該採取什麼相對應的防守策略,周冠佑跟他以往遇到的對手不同,實力強上太多,速度、身材、經驗,各方面都是李光耀至今碰過的對手中最強的,現在光北落後16分,在這種差距之下,考量到光北的球員、經驗各方面因素,光北實在無力承受周冠佑的猛烈炮火。

李光耀身上散發出決絕的意志,盯著周冠佑。

我一定要擋下你!

在籃球場上,持球進攻的人,擁有絕對主動,也擁有絕對的優勢,因為防守球員的反應絕對慢半拍,所以除非球員實力、經驗相差過大,否則進攻球員必定擁有優勢。

而周冠佑,就將這優勢發揮地淋漓盡致。

在李光耀觀察周冠佑的同時,周冠佑也在觀察李光耀,周冠佑看得出來,李光耀想要阻止他的切入,而且站位相當聰明,右腳在前左腳在後,故意露出左邊的空檔,想要引誘他往右邊切。

如果我真的往右邊切,你們的中鋒還有高偉柏必定會馬上包夾我吧,聰明,不過這點心機,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在距離三分線足足兩步的地方,周冠佑突然收球,膝蓋彎曲,身體一沉,雙手舉起球,蓄力往上跳,眼睛盯著籃框,在身體達到最高點的瞬間,將球投出,李光耀使勁全力飛撲過去,但是已經太遲。

李光耀轉頭看著球,辜友榮、高偉柏、楊真毅全在籃下準備搶籃板球,詹傑成邁開腳步,想要偷跑到前場,若是隊友搶下籃板球,往前場一丟,就有可能是一次快攻上籃的機會,然而隨著一道唰聲響起,五人緊繃的身體就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完全失去氣力。

周冠佑的三分球引起觀眾席上一片嘩然,使勁高喊防守的光北學生,無不露出失望的表情,更有人把手蓋在臉上,彷彿已經絕望,而另外一邊,榮新的學生則是興奮地站了起來,高舉手上的看牌,高喊著:「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周冠佑──!!」

蕭崇瑜倒吸了一口氣,臉上顯露痛苦失望的神色,卻不得不佩服地說道:「從這麼遠的地方出手,卻投得如此輕鬆寫意,周冠佑果然不愧是榮新的王牌,真的好強。」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面無表情,冷漠地說道:「這還用說。」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得意洋洋地說道:「周冠佑超─遙─遠三分球進!周冠佑開始認真之後,結果就是這樣,比起去年周冠佑的得分爆發力又更驚人了,看來今年得分王的寶座十之八九又要落進周冠佑口袋裡了,說真的,我還真是擔心光北高中的士氣會被周冠佑一個人瓦解掉,光北根本沒有人擋得住周冠佑嘛!」

儘管心裡向著光北高中,但是藍于銘對於周冠佑這顆三分球,也不得不讚嘆地說道:「這一顆三分球真的好遠,周冠佑對自己實在是太有信心了,光北才靠著高偉柏把比數拉近到13分而已,周冠佑一個人一陣狂轟猛炸,又把比數拉回到19分,真的是太厲害了。」

比數27比46,差距19分,這一次,光北肩膀上的壓力更沉重了,而此時,嚴本玉總教練又把大姆指與食指伸進嘴裡,吹出響亮的聲音。

「縮小防守圈,封死高偉柏跟那個中鋒!他們接球就包夾,不要管外圍的後衛!」

聽到嚴本玉的叫喊聲,榮新的二三區域防守馬上縮到禁區周圍,而光北的進攻端也因此陷入一陣混亂。

撇去李光耀不談,現在在場上最具有威脅性的球員,絕對就是禁區的高偉柏跟辜友榮,可是榮新縮小防守圈之後,禁區的空間頓時變小,就算把球塞進禁區,也沒有太大的空間可以做動作,更遑論嚴本玉已經說了,只要高偉柏與辜友榮一接到球,就馬上上前包夾。

李光耀皺起眉頭,把球傳給詹傑成。

詹傑成接到球,心裡同樣感到糾結,在這種情況之下,傳給高偉柏與辜友榮都不是好主意,而去掉沒辦法出手的李光耀,現在場上唯一能夠傳球的對象,就只剩下一個人。

詹傑成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上太久,把球傳給了站在左側三分邊線的楊真毅。

楊真毅雙腳站在三分線上,接到球馬上往上一比,抱著騙起劉家豪的僥倖心態,讓楊真毅失望的是,劉家豪對他的假動作根本沒有任何反應,完全沒有撲上來防守的意思。

劉家豪擺明了就是放投不放切,所以就算楊真毅真的投球,劉家豪也覺得無所謂。

楊真毅中距離很準,可是一旦拉到了三分線的距離,楊真毅的命中率就會急遽下滑,但這是楊真毅所做的取捨,在國中聯賽時期,他的打法多集中在切入、中距離跳投、禁區腳步上,三分線著墨不多,但是也有著三成二的命中率,不過經過兩年多的籃球空窗期,為了用最快的速度把狀態調回巔峰,楊真毅直接捨棄了三分球,把精力放在國中時期最擅長的中距離跳投與禁區腳步上。

因為如此,現在楊真毅對遠距離的投籃可說是沒有半點信心,而劉家豪的站位又距離他整整兩步,楊真毅認為在這種情況下,硬切也只有被擋下來的份而已,投籃沒信心,切入一定被擋,也不知道該傳給誰,這種情況之下,向來冷靜沉著的楊真毅,臉上也露出一絲不知所措。

就在此時,高偉柏的喝聲再次響起。

「球!」高偉柏在接近底線的地方要球,再次將王書維死死地擋在身體後面。

楊真毅雖然明白就算傳球給高偉柏,榮新的防守也不會讓高偉柏好過,但是除了傳球之外,楊真毅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用地板傳球將球交給高偉柏,然而高偉柏接球的瞬間,劉家豪馬上轉身衝向高偉柏,外圍的張家浩也全然不顧詹傑成,衝下禁區。

搞什麼東西!

一接到球就面臨三個人的包夾,讓高偉柏大吃一驚,在人群中也不敢隨便運球。

「嘿!」詹傑成看準時機,空手切進禁區,高偉柏連忙將球傳過去,詹傑成接到球,心想眼前就是一個空檔上籃機會,省去運球,想要直接上籃拿分,但是邱群杰一站過來,詹傑成只覺得一個龐然大物完全占據眼前的視線,尤其當邱群杰高舉雙手,詹傑成更是心生恐懼,心裡一慌,剛剛那股得分的氣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慌亂間把球轉移到外圍,傳給三分線外的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就聽到謝雅淑的大喊聲:「進攻時間所剩不多,不要想太多,就打!」

李光耀心裡大大嘖了一聲,如果他能夠出手的話,現在進攻端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狀況啊!

臭老爸,你真的是太可惡了!

在無奈兼急迫之下,李光耀還是把球塞給了底下的辜友榮。

辜友榮在籃框左前方接到球,而他同樣面臨與高偉柏類似的待遇,除了對位防守的邱群杰之外,周冠佑也棄李光耀於不顧,與邱群杰合力包夾辜友榮。

這個瞬間,榮新的防守出現一個致命的漏洞,罰球線周圍一公尺的地方,完全沒有防守球員,只要楊真毅跑到那個地方向辜友榮要球,以他中距離的準度,這一球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得分。

然而,光北成軍的時間實在太短,離「成熟」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要走,而且辜友榮又是一個新加入的球員,跟其他人的默契尚未培養起來,這麼一個得分機會,就在楊真毅站在原地不動,辜友榮下球硬打的情況下,喪失了。

即使面對榮新的中鋒邱群杰,辜友榮在噸位上也擁有優勢,只不過面臨包夾,辜友榮身材上的優勢馬上消失,這一次勾射出手,因為受到時間快到與包夾防守雙重壓力影響,出手力道過小,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

劉家豪抓下籃板球,雙手緊緊抱著球,左右看了看,確定光北的人都退到後場防守之後,才把球傳給周冠佑。

藍于銘心中大嘆可惜,說道:「辜友榮這一個出手很明顯有些急躁,出手的節奏過快,嚴本玉教練針對光北陣容所下的指示馬上奏效。」

李育伸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說道:「我現在真是為光北擔心,這一波進攻沒有打進,現在球又在周冠佑手裡,就算周冠佑這一球只投兩分球,比數也會拉開到21分,還不到半場就落後20分以上,光北這一場比賽可以說玩完了。」

周冠佑緩慢地運球過半場,他很清楚現在所有人的目光一定集中在他身上,而他非常享受這種感覺。

不,他愛慘了!

他是榮新的王牌球員,去年的得分王,甲級聯賽最強的進攻之矛,全場最厲害的球員,他本該擁有這種注目!

沐浴在這種優越感之下,周冠佑整個人熱血沸騰起來,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鋒銳之氣,如果說被剛剛被隊友用激將法刺激的周冠佑,是一頭從沉睡中醒來的雄獅,那麼現在的周冠佑,就是盯緊獵物,用優雅的步伐準備進行血腥獵殺的叢林之王。

周冠佑運球過半場,看著光北五人臉上緊繃的表情,就好像是知道大難臨頭的獵物一樣,但是差別是,叢林裡面有很大的空間可以逃跑,但是在籃球場上,無處可躲。

周冠佑享受著這樣的氛圍,更是放慢運球速度,眼神中有著上位者,不,掠食者的那股優越感。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心裡閃過極為不妙的感覺,雖然在接連的大喊之下,喉嚨乾渴不已,身體也有點乏力,但是跟場上拼命努力的球員相比,這種身體的勞累根本不算什麼。

劉晏媜站起來,轉身,看著眼前的啦啦隊跟加油團,在這一百人當中,她很清楚有些人只是因為好奇而加入,有些人則是被她半是請求半是撒嬌地拉進來,有些人則是因為暗戀她而入社,當中只有一小部份的人,是因為真心喜歡籃球,真心希望光北高中能贏這場比賽而加入。

劉晏媜不確定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會有多少人願意跟著她一起為光北加油,但是劉晏媜仍然舉起雙手,不管願意跟著她加油的人是多是少,就算只有五個人,甚至是一個人,她也不會洩氣,她會把全身所剩的力氣拿出來,幫她最愛的光北籃球隊加油。

然而,出乎劉晏媜預料的是,在她目光所及範圍內,沒有任何人露出不耐煩或者是絕望的神色,每一個人都吸飽了氣,眼睛盯著她,等待她的指令。

劉晏媜心裡大受感動,但是比起感動,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加油,一、二、三!」

「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觀眾席上的一百名光北學生,喊得是聲嘶力竭,就希望能夠給與球隊正面能量,而就在這個時候,周冠佑動了。

周冠佑加快運球節奏,往前邁進,面對李光耀的防守,身體一沉,壓低重心往右邊切,而這一次,李光耀猜到周冠佑的意圖,奮力往左後邊退,不過周冠佑右腳往前一踩,讓身體從全速的狀態下停了下來,接著一個胯下運球,把球交給左手,右腳出力,身體往後跳,與李光耀拉開一步半的距離,眼睛瞄向籃框,右手準備收球投籃。

李光耀心一驚,完全沒有多想,馬上撲上去要阻止周冠佑,然而,這卻只是周冠佑精彩的收球假動作。

李光耀跳起的瞬間,周冠佑又一個胯下運球,球彈回右手手中,身體前傾,往前跨了一大步,越過了李光耀,見到辜友榮與魏逸凡衝過來,收球,後仰跳投出手。

投球的節奏、身體的平衡,投球的瞬間殘留在手指的感覺,讓周冠佑臉上散發出無比自信的的光芒。

然後,下個瞬間,讓榮新興奮不已,讓光北心碎一地的聲音響起。

〝唰─!〞

周冠佑後仰跳投進!個人連得10分,幫助榮新高中把差距拉開到21分,比數27比48。


好希望Kobe能生一個兒子,讓我們之後可以看到Kobe二世在場上傳承老爸的曼巴精神,在場上做出那令我嚮往不已的後仰跳投。
只不過,想想,身為Kobe的兒子,應該會很辛苦,有一個這麼強的老爸,加上球迷的期待,肩膀上的壓力一定非常可怕。

Kobe帶給我的一切實在太過美好,才讓我希望有另一個Kobe,引領我再次跌入籃球的世界之中。
只不過,我心底其實知道,一切只是我的妄想。
世上,永遠只會有one and the only Kobe。

現在的我,應當專注在寫作上,讓最後一擊可以給所有喜愛籃球的讀者有耳目一新,甚至不輸給NBA球賽的感覺才是。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