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92623_1381552928538339_7452931493477389958_n.jpg

要多寫,千言萬話,要不寫,也合理,支持了19年的偶像一旦退下,怎有心情?可是昨晚下班回家,看了一遍遍的精華,就是睡不了。要數鄧肯(Tim Duncan)的豐功偉跡,有太多了,不如寫幾件採訪故事。

1997年,馬刺選上TD,我當時沉迷公牛。其實那時直播少,資料有限,不能如今日般,對每個球員都知得清楚。幸好,那時香港還有不少籃球雜誌,報紙也有介紹,才知道這個新人來自Wake Forest,本來是個游泳選手,後來因為颱風吹襲,毀了泳池,才無可奈何,轉戰籃球。TD,外表平實,衣着核突,跟我認知的NBA球員,大不相同。可是越看,越覺得這個人有趣,修讀心理學,也是金牛座,和我的出生日期幾乎一樣,更有好感。那時東岸支持公牛,西岸喜歡火箭,奧拉祖雲(Hakeem Olajuwon)全盛時期,馬刺的海軍上將在他面前如嬰孩般無力抗拒,加上湖人、拓荒者、太陽和超音速等,馬刺從來沒有冠軍相。

可是馬刺選上TD,就像中了一張畢生享之不盡的彩票,「雙塔」令馬刺所向披靡,99年先挫紐約人,03年再贏網隊,兩座冠軍,讓馬刺成為聯盟風頭躉。我由03年開始出訪NBA,記得那年明星賽,在工作人員再三勸阻下,仍忍不住和TD合照,是多年採訪中,少數犯禁的例子,不同今日手機隨處selfie的方便,那時拿住大機,想合照,還要找人代勞。可能TD見我這個亞洲來的小子,一面汗水,焦急非常,也就慢條斯理,等我找來美國行家幫忙。那天,是2003年2月8日,我第一次親身接觸TD,合照後,我衷心地說,希望你今年再贏總冠軍,他微笑點頭,然後轉身快步離開。那一年,馬刺果然登頂,見得TD幾乎「大四喜」的表現,震懾全場,當他和海軍上將相視而笑,高舉獎盃之時,我也有點fans的驕傲,認為自己的「祝福」有功,喜不自勝。

 

duncan and me

那幾年,出訪時多與三間合作,有不少機會訪問他們的球星,TD固是其一,還有KG、T-Mac、比立斯(Chauncey Billups)、希爾(Grant Hill)等等;球星,有聰明有蠢,可是有個共通點,就是很留意記者的打扮。我試過和行家一起訪問比立斯,一走進門,CB即刻盯着我身後,原來行家朋友穿了件溜馬外套,作為活塞icon,溜馬死敵,CB即時出口寸他,全場鴉雀無聲。我卻沒有這煩惱,那幾年間,我經常都是馬刺打扮,由頭到腳。視乎情況,試過馬刺外套訪問姚明,也試過穿上馬刺superstar出席T-Mac活動,其實認識我已久的朋友,都知我流住銀黑的血,公關只看品牌,很少會理你穿的是甚麼球隊衣着,由得我「馬刺」下去。

可是鄧肯就是不一樣。06年,我第四次訪問TD,腳下穿的就是那對馬刺Superstar,一進去,他就來一句,Nice Kicks,那一刻,開心到震。當然了,他不會認得我,可是我還是在訪問完後,告訴他自己是一個die hard Spurs fans,見到他的神情,我想他是相信的。

 

me and yao 3.jpg

TD為馬刺打了19個球季,超過1,300場比賽,多得近年科技發展,有League Pass之助,我幾乎可以睇足馬刺的比賽。由90年代,到千禧年間,轉眼就是21世紀,三個Decades,以近七、八年看得最多。其實在千禧年間,我經常錄下TD的比賽,然後看看他怎樣射擦板。TD綽號當中,最為人熟悉的就是Big Fundamental,因為這位「永遠新人」基本功極佳,無論正對籃框的投籃,或是背對籃框的單打,總是毫不費力,輕鬆取分。直到如今,我還是喜歡在左手邊45度角發動發攻,要是對手不出來,一下擦板就是兩分,那完全要多得TD。

1997年,不是選秀大年,但也有不少好手,最出名的,除了狀元TD,當然少不得第9選的T-Mac,以及探花比立斯,其他好手如雲漢(Keith Van Horn)、史堤芬積遜(Stephen Jackson)、丹尼奧斯(Antonio Daniels)等,都有一定名氣,可是一路走來,老的老,退的退,到TD也退下,其他「同窗」,早已走得一個不淨。正如再早一年的「96年生」, Kobe已是最後一人。不經不覺,歲月暗換,人物全非,今年10月,將是近20年首次見不到TD和Kobe的對抗,縱使我們仍有VC、PP、 Dirk,以及「95年生」KG,世界卻已經不一樣。



tumblr_m589z8JpKi1qcmnsoo1_1280.png

我喜歡鄧肯,與其說是技術,其實更欣賞他的個性。有人喜歡鋪張排場,Kobe退休,去到每隊都是一場畢生難忘的公關show,每位球星球員球迷教練高層爭相拍片道賀,人人高調祝福;可是我相信TD見到人多的地方就頭痛,對住不相熟的多說半句也嫌煩,就算退休也是用鄧肯的方法(did it the Duncan way),沒讓幾個人知道就告別。你以為會有個盛大的退休儀式?那實在太不鄧肯了。所以馬刺迷這幾天都留意twitter,看住美國新聞,就是知道TD喜歡走得不帶半點雲彩。也許周二TD還是要勉為其難出席官方記者會,敷衍傳媒,我期待他穿上彷如個人商標的oversize格仔襯衫(雖然有了新女友後已穿得很潮)到場,然後說句:我退休了,再見。那才是我最喜愛的TD。

在講錢的年代,在爭相找捷徑奪冠的年代,一份老土,讓TD 19年來堅持為球隊盡忠,人工收少一千幾百萬也不是問題,正選後備也不是問題,更令人欣賞是從不會獨佔光環,恃老賣老。當柏加(Tony Parker)上位,TD退居二線;當LMA到來,尼納特(Kawhi Leonard)長大,TD更為低調,甘心為他們抬轎。可是你知道,全賴有TD在後備席上拍他們幾下頭,或者是在更衣室內的鼓舞,馬刺上季才破球會紀錄的取下67勝,在季後賽也幾乎壓過雷霆。

 

早在13年總決賽不敵熱火,TD單挑柏迪亞(Shane Battier)失手不入,已知這位史上最偉大的大前鋒,走到生涯尾聲,之後衝冠復仇成功,也許為了守護新來的LMA,TD才再戰一季。來到2016年7月,不知是膝傷累事,還是老將言倦,結果在19個光輝球季之後,TD終於悄然引退。對雷霆的西岸準決賽第六戰,鄧肯打滿了最後一節,當追到只落後11分,鄧肯的上籃被伊巴卡(Serge Ibaka)一掌封走,看TD那個無奈樣子,就如那0.4秒,或是5.2秒,不同的,是TD今次再無力氣捲土重來。



要為TD找個數字作代表,大多數人的答案是其背號21,或者是19,他的球季,誇張一點,可以是1,001,那是他和恩師普波域治合力贏得的勝仗總數,也可以是5(冠軍數目)、3(總決賽MVP),以及2(常規賽MVP),但我覺得最能代表的,終歸是1,是代表19年來,始終如一,效力馬刺不渝的one life one club。

我的價值觀,還留在TD初入聯盟的時代,那時球星都珍惜羽毛,不肯輕易轉會,總是希望幫到母會登上頂峰。小市場,小球隊,作為聖安東尼奧市唯一的職業男子隊,球迷早就慣了穩定,按步就班地在海外找好手,等新人成長,要不是LMA到來,幾乎就忘了簽下大牌自由身的滋味。GDP,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鄧肯和柏加(Tony Parker),其實並非全無考驗,真路比利在上季完結,引來不少球隊出手;TD當年幾乎就加盟魔術,與希爾及T-Mac組成最強三人組,之於柏加,球迷一定會記得,當年他和傑特互換東家的主意,只差毫釐就成真。最後這三人組能成為史上勝仗最多,也幾乎是最成功的Trio,不多不少是天意。

時代變了,鄧肯隨住Kobe退下,一生一球會的球員買少見少,當小馬的奴域斯基(Dirk Nowitzki)也高掛球衣,忠臣可能就如恐龍絕種。天價轉播收益,聯盟推廣全球,加上波鞋和贊助商的合約,不只讓聯盟賺得更多,球星也是未入隊已身價千萬,養肥了胃口;當球隊有更多薪金上限,生態已變,組成Big 4甚至Big 5,球迷也沉迷其中大拍手掌,渾忘了幾年之後,鍾愛球星由錢而來,也由錢而去,蟬過別枝的苦痛。

既然用錢解決到,就不是問題,還要如馬刺般,由海外選上,由新人培育,等上三五七年才成材,那既不合時勢,也太逆潮流,在瞬息萬變間,TD退休正如代表了一個世代的休止符,從此,我們將開展New Chapter,下一章。

幾年之後,有誰還記得,聖安東尼奧那支職業隊,有過最強悍的GDP三人組,當中主力是21號新秀,總是甘願為隊友犧牲,從不居功,低調沉實,最出位是因後備席上偷笑而判技犯,一張樸克臉卻以五座總冠軍作結,NBA稱之為Consistent Greatness,就如紮實有勁的威士忌味道,外表不起眼,入口卻是別有洞天,遺憾是懂欣賞的太少……

 

gettyimages-95802038_masterphoto.php

NBA Finals Game 4: San Antonio Spurs v Cleveland Cavaliers

Shaquille O'Neal & Tim Duncan pose w/MVP trophy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