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唰─〞

閻碩德把握住進算加罰的機會,完成一次三分打,僅僅一分多鐘的時間,個人連投帶罰攻下了10分,幫助榮新把差距拉開到19分,比數15比34。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閻碩德罰球也進了,個人連得10分,第二節比賽才過1分06秒而已,這種得分效率實在太驚人了。」

李育伸說:「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練得很紮實,而且榮新又是一支很成熟的球隊,閻碩德的表現雖然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但是我並不覺得意外,尤其榮新今天的對手是一支沒什麼經驗,實力又不強的光北高中。」

「光北真的要好好學習,不然未來在甲級聯賽,這種打不到半場就落後20分的比賽會很常發生。」

投進罰球之後,閻碩德臉上勾起自信又得意的笑容。

光北,加點油啊,至少做一點垂死掙扎,不要讓我這麼早就覺得無聊好嗎。

閻碩德眼神閃爍著精光,在短短一分多鐘的時間得到10分,讓閻碩德心裡的自信膨漲起來,雄鷹般的眼神緊緊盯著詹傑成,心裡閃過一道殘酷的念頭。

光北的控衛,抱歉了,我要徹底把你摧毀,你可別怪我,要怪,就怪自己為什麼這麼弱吧!

閻碩德不滿足於區區10分,心裡已經決定好除非嚴本玉換他下去,否則他就要在這一場比賽盡情地得分,電爆詹傑成。

然而閻碩德美好的計劃,很快就被身穿24號,名為李光耀的球員打破了。

在剛剛犯規的哨音響起時,場上變成死球狀態,李光耀不等裁判示意,站起身來走上場,指向楊真毅。

楊真毅走下場的時候,對李光耀伸出右手:「交給你了。」

李光耀咧嘴露出自信的笑容,也伸出右手,與楊真毅擊掌:「小事一樁。」

現在,在閻碩德投進罰球之後,李光耀大聲喝道:「你們先去前場,球我來帶!」

李光耀這句話雖然是對所有人說,不過王忠軍與麥克的運球能力都還不到家,所以榮新使出全場壓迫性防守之後,兩人都沒有在後場逗留,直接到前場去,而高偉柏又是負責發球進場的人,不需要扛帶球的責任,因此李光耀的話,其實只是對詹傑成一個人說的,話語中的你們,就只有「你」而已。

詹傑成不甘心,非常不甘心,可是經過短短的一分鐘,他自己也知道憑他現在的能力,是絕對沒辦法突破閻碩德與榮新高中的全場壓迫,就算再不甘心,他也只能認清事實──他就是弱,他的運球能力就是不夠,他就還不是一個甲級等級的控衛!

詹傑成咬牙,跟著王忠軍與麥克的腳步一起跑到前場。

閻碩德聽到李光耀的大喝聲,心裡哦了一聲,還真是有自信,不過這位先生,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見到李光耀回到場上,精神一振,而李光耀又霸氣地表示要解決光北目前的困境,對面榮新的歡呼聲的熱度已經降下來,現在正是反擊的大好時機。

劉晏媜站起身來,深深吸了一口氣,左手指向鼓手,鼓手點頭,拿起鼓棒也站了起來,而其他人見到鼓手的動作,不用劉晏媜多說,屁股全都離開椅子,就算不懂籃球的人也很清楚落後19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光北情勢危急,他們不喜歡這種被壓著打的感覺,而當李光耀站上場的時候,他們心裡無比希望李光耀就是那個救世主,帶領光北離開現在的泥沼。

劉晏媜大聲喊道:「李光耀回到場上,雖然現在落後19分,不過離比賽結束還早的很,我們絕對還有希望,球員也絕對會在場上繼續拼,我們在觀眾席上也要給他們力量!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光北加油,一、二、三!」

劉晏媜手勢揮動,鼓手用力打鼓,所有人深吸一口氣,隨著鼓手的節奏使勁全力大喊:「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儘管戴著耳機,藍于銘仍然聽到這一陣加油聲浪,說道:「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正努力地幫球員加油,這正是籃球比賽熱血的地方,儘管落後19分,可是光北的學生依然沒有放棄!」

李育伸伸手抓抓嘴角,說道:「有這種鬥志是很不錯,可是過多的期望只會帶來更大的失望,光北的實力跟榮新差了十萬八千里,只怕這些努力加油的學生最後還是失望收場囉。」

李育伸話語落下的瞬間,高偉柏把球傳給了李光耀,而閻碩德馬上站到李光耀身後貼身防守,想要繼續上演剛剛的戲碼。

來吧,做出垂死掙扎吧!

閻碩德心裡已經在預測李光耀接下來的動作,準備抄球。

李光耀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面對閻碩德的貼身防守,見到閻碩德右手就跟蛇一樣滑了過來,連忙把球往上一舉,閃過閻碩德的快手。

閻碩德沒有放棄抄球,繼續往李光耀手中的球探去,給與李光耀非常沉重的壓力。

李光耀雙手拿球,不斷閃躲閻碩德的手,一時間竟然找不到下球的空檔,被閻碩德逼到有點慌忙,軸心腳左腳用力踩著地板,就怕一移動就被裁判吹走步違例,右腳不斷往後退,想要拉開與閻碩德之間的距離。

閻碩德步步緊逼,高偉柏本來已經要過中線,回頭看李光耀竟然還沒有下球,著急地跑回去,對他大喊:「球!」

李光耀聽到高偉柏的聲音,雙手把球往腦後一拉,因為與閻碩德的距離實在太過接近,過頭傳球時李光耀雙手甚至伸到閻碩德的腦後。

閻碩德心想李光耀果然被他逼到無法不傳球,見到李光耀傳球的動作,想也不想,就要轉身跑向高偉柏。

然而閻碩德轉身之後,卻沒有看到球的蹤影,正疑惑是怎麼一回事時,眼角餘光發現一道黑影掠過,這才驚覺自己是被李光耀耍了。

原來李光耀並沒有把球傳出去,心知閻碩德聽到高偉柏的叫喊聲,一定以為他把球傳出去,於是做出過頭傳球的前置動作,把球往閻碩德腦後放,讓閻碩德以為他把球傳給高偉柏。

藍于銘見到李光耀的傳球假動作,心情一振,語氣興奮地說:「李光耀一個傳球假動作擺脫了閻碩德的防守,這個動作真是太有創意了!」

李育伸馬上潑了冷水,搖頭嘆了口氣:「這不是創意,是耍小聰明,還以為在打街頭籃球啊,這種就是只能用一次的方法,下次就不管用了,而且過了是過了,重點是這一波進攻有沒有辦法拿分,我沒記錯的話,這個24號球員雖然是先發,可是第一節比賽裡面根本1分未得,光北如果想要靠他上場追分,真的是太癡人妄想了。」

李光耀運球突破閻碩德的防守,頓時引起觀眾席上一陣歡呼聲,劉晏媜左手指揮鼓手,要他更用力敲鼓。

咚、咚、咚的低沉鼓聲傳來,啦啦隊與加油團被鼓聲帶動,聲音越來越大,甚至讓謝昱婕感到難以忍受,伸出食指塞進耳朵裡面。

謝昱婕看著底下帶球過半場的李光耀,心裡再次驚訝於李光耀的魅力,就算光北第二節表現很差,她可以理解學生希望有人跳出來帶領球隊,可是這種歡呼聲也太誇張了。

謝昱婕心想,不僅球隊,整個光北都把希望放在你身上,以你的肩膀,扛得住這種沉重的期望嗎?

高聖哲、葉育誠、沈佩宜臉上皆帶著沉重的表情,眼睛緊緊盯著運球的李光耀,他們非常了解落後19分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情,尤其一切僅僅發生在短短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這代表光北的替補陣容,不管是進攻防守都完完全全不是榮新的對手,而接下來的比賽對手是三雄家商、東台高中,實力與榮新高中在伯仲之間的球隊,這場比賽很可能就是接下來兩場比賽的翻版,尤其這還是光北第一場甲級聯賽,若是因為這場比賽的大敗,因而影響了球隊的鬥志、士氣、自信,那接下來兩場比賽的情況可能會更糟糕。

高聖哲、葉育誠、沈佩宜眼神閃過急切,就跟大聲喊著加油的學生一樣,心裡無比期望著李光耀可以帶領光北擺脫現在的困境。

三人目光落在李光耀身上,不約而同地心想,李光耀,靠你了!

李光耀突破閻碩德的防守之後,頓時加快腳步,見到控球後衛李書偉過來,身體一沉,一個變向換手運球直接甩開李書偉,雙腳就像裝了馬達一樣飛速把球推進到前場。

榮新沒想到李光耀一上場就破解全場壓迫性防守,後場的防守陣式一時間大亂。

李光耀過了中線之後並沒有依照李明正給他的指示把球交給詹傑成,而是筆直地衝向禁區,直搗黃龍。

小前鋒林兆民與大前朱承儀見到李光耀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心裡一緊,一前一後地迎了上去。

李光耀雖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可是面對即將到來的包夾防守,還是想把球轉移出去,然而這個時候,高偉柏過來單擋掩護,幫他擋下了林兆民。

李光耀利用高偉柏的單擋掩護往左邊切,面對大前鋒朱承儀的防守,沒有做出多餘的動作,利用速度上的優勢大腳一跨,突破朱承儀的防守。

不過因為朱承儀的存在,站在後面的中鋒鄭永和可以輕而易舉地判斷出李光耀的切入路徑,在李光耀準備收球的瞬間,鄭永和站在李光耀的切入路徑上,心裡已經轉過一次所有李光耀可能的出手方式,當然,也想好要怎麼封阻李光耀。

鄭永和有阻擋李光耀的自信,不過李光耀也擁有可以在鄭永和頭上得分的信心,然而受限於李明正的制約,李光耀就算心裡極想出手,也只能選擇把球交給外圍。

李光耀心想若是把球交給詹傑成,讓他組織一波攻勢,感覺有點浪費了他營造出來的局勢,可是交給王忠軍,又怕王忠軍第一次在甲級聯賽上場,會因為緊張而失去平常的水準,加上擔心閻碩德、李書偉回防,若是王忠軍接到球沒有在第一時間出手,那麼結局一定就是被抄球而已,麥克就更不用說了,雖然除了籃板球之外也慢慢開發進攻端的能力,但是李光耀不用想也知道,以麥克的個性現在一定緊張到爆炸,接到球絕對不敢自己出手,只會一心想要把球趕快傳給誰而已。

就在李光耀不知道該把球傳給誰的瞬間,一道大喝聲傳來。

「嘿──!」

這一道大喝聲,撥開李光耀心裡的猶豫,讓他想都沒有想,左手把球往籃框的方向丟了過去。

高偉柏緊緊盯著球,雙腿奮力跳了起來,在剛剛幫李光耀單擋掩護完之後,他知道榮新的注意力全放在李光耀身上,不會有人理會他,馬上轉身往籃下空手切,在李光耀收球不知道該把球傳給誰的時候,大呼一聲。

在比賽之前,李明正宣佈這場比賽的先發球員時,高偉柏很能夠理解李明正的陣容安排,也接受自己又是替補的事實,雖然心中還是有著一絲不甘心的成份在,可是越來越成熟的他,很快轉換想法,把心裡的不甘心變成從板凳出發,電爆榮新高中的替補球員,讓他們陣腳大亂的想法。

帶著這樣的想法在第二節站上場,高偉柏心裡的鬥志熊熊燃燒,就想要在禁區裡面讓榮新知道他的厲害,可是他萬萬沒想到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竟然徹底打亂他的計畫,讓他們連球都帶不過半場,更遑論是讓他在禁區肆虐了。

鬥志變成怒氣,怒氣又變成著急,在高偉柏心裡啃蝕著想要證明自己的欲望,不過在李光耀上場之後,情勢總算有了轉變,球過了半場,而李光耀又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現在正是他大發神威的最好時機。

高偉柏像是站在食物鏈頂點的掠食者一樣看著眼前的球,眼神裡面充滿了噬血的光芒,手指像是鷹爪般緊緊抓住眼前的球,就好像要把球直接捏爆開來似的,雙手把球往腦後拉,表情猙獰,運用全身的力氣把球重重地塞進籃框裡面。

〝砰─────!!〞

炸響聲傳來,高偉柏雙手故意用力一扯,讓整個籃球架止不住地晃動,鬆開雙手,身體落地,緊手臂的肌肉,傲人的肌肉線條與浮在皮膚上蚯蚓般的青筋展現在眾人眼前,深吸一口氣,仰天狂吼,把心裡的鬱悶與不爽透過這道狂吼與灌籃發洩出來。

「吼啊啊啊───!」

全場一片嘩然,觀眾席上光北學生瘋了似的又叫又跳,第二節開局被打出一波10比0的攻勢,比數上19分的差距,雖然他們不安緊張的情緒絕對沒有底下球員那麼直接深刻,可是身為光北的學生,最死忠的支持者,他們心裡同樣也陷入擔憂失落的情緒,這一記灌籃正好成了他們情緒的出口,讓他們掃去心裡的陰暗愁霧。

「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心情興奮的除了光北的學生之外,還有主播台上的藍于銘,見到李光耀與高偉柏的配合,藍于銘身體大大一震,激動地說道:「天啊,這一記空中接力灌籃實在太精彩了,而且這是光北高中在這一場比賽第二次的空中接力灌籃,還是由不同的球員完成,光北體能上的天賦真的太驚人了!」

李育伸在一旁冷哼一聲:「體能條件雖然重要,可是籃球可不是光靠體能就能贏的運動,光北除了體能可以與榮新一拼之外,其他方面根本拍馬難及,這一記灌籃雖然漂亮,不過光北可不能因為這樣得意忘形,實力上的差距可不會因為這個灌籃就消失。」

仰天怒吼完之後,高偉柏轉身回防,右手食指指向李光耀,意思是:「傳得好!」

李光耀點頭,拍拍胸口,接受高偉柏的讚美,右手也指向高偉柏,意思是:「你也灌得漂亮!」

劉晏媜身為啦啦隊長,肩負著帶領光北氣勢流向的重大責任,而雖然這只是她到場加油的第二場比賽,不過之前她已經對籃球這項運動做了些許功課,加上向陽那場比賽的經驗,還有這場比賽進行的方式,她深深明白要贏得一場比賽,除了得分之外,防守更是關鍵因素。

劉晏媜雙手高高舉起,握拳往兩邊拉,示意大家先停止呼喊。

劉晏媜深吸一口氣,用著確定所有人都可以聽到她說話的音量說道:「剛剛李光耀與高偉柏合力完成一記非常漂亮的大灌籃,真的是帥呆了!可是大家看看紀錄台,現在比數是17比34,我們還落後17分,我們逆轉這場球賽,除了得分之外也需要防守,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喊防守,一、二、三!」

「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球給我。」李書偉臉色平淡,似乎完全沒有被高偉柏的灌籃影響,對發球的中鋒鄭永和舉起雙手。

「阿偉,等一下把球傳給我。」閻碩德眼中冒出熊熊鬥志,對李書偉說道。

李書偉雙手接球,沒有理會閻碩德。

在整座球館充斥著防守的聲浪時,李書偉將節奏慢了下來,花了整整五秒鐘的時間才把球帶過半場。

李育伸讚賞地說道:「嗯,李書偉這個時候把節奏慢下來,非常聰明,光北得分之後,現在氣勢有點上漲,如果急於得分還以顏色很有可能發生失誤,加上全場壓迫性防守必定會耗費很多體力,讓隊友趁這個機會稍稍喘一口氣,回覆體力,在這時候放慢節奏,是非常好的選擇。」

李書偉左手運球,伸住右手阻止要上前要球的閻碩德,心裡對他做了鬼臉,才不要把球給你咧,你這個腦充血的白癡。

不過閻碩德沒有放棄,雙手放在胸前:「球!」

然而李書偉還是沒有把球傳出去:「跑戰術。」

閻碩德感到洩氣,轉身退了下去。

李書偉瞄了紀錄台上的計時器一眼,等到進攻時間剩下12秒的時候才把球傳出去,而傳球的對象不是閻碩德,而是小前鋒林兆民。

林兆民在右邊三分線側翼前一步的地方接到球,眼前的防守者是詹傑成,林兆民沒有做出多餘的假動作,一個跨步往右切,詹傑成只能勉強跟上第一步,但是隨後就只能眼睜睜看著林兆民往禁區衝去,毫無阻擋能力。

在加入籃球隊之後,詹傑成的防守腳步雖然跟以前比起來大有進步,但是絕對還不到甲級的水準,更別說要守住強權榮新的小前鋒。

因為經驗與判斷力,現在站在光北防守中樞位置的不是中鋒麥克,而是大前鋒高偉柏。

高偉柏看著林兆民衝過來,目光凶狠地盯著他,雙手舉高,已經做好防守的準備,不過林兆民吸引光北的注意力之後,眼睛瞄向站在左邊三分線側翼的閻碩德,將球傳了過去。

林兆民認為,要澆熄光北上揚的鬥志,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球交給現在場上最火燙的隊友,閻碩德。

閻碩德眼睛緊緊盯著球,雙手放在胸前,雙膝微彎,已經做好一接到球就馬上投籃的準備。

然而事情卻不如林兆民與閻碩德預料般順利,在林兆民傳球的瞬間,光北的防守中樞高偉柏,大手長長一伸,直接把這顆球攔截下來。

我就知道你不會自己上,看透你了,你這個膽小鬼!

高偉柏眼神閃過興奮的光芒,抄到球就運球往前場衝。

「呦呼!」李光耀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趕上高偉柏,馬上發出聲音提醒高偉柏他的存在。

高偉柏知道李光耀推進的速度遠比自己快,立刻將球傳給李光耀。

李光耀接到球,加足馬力,往前場飛奔。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因為興奮,說話的速度不知不覺間越來越快:「高偉柏判斷力真是精準,反應非常快地把球抄了下來,李光耀就跟賽馬一樣一下就衝到前場,運球好像完全不會影響他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李光耀速度極快,而且他前方只有李書偉一個人,李光耀根本無所畏懼,直接衝到籃下,晃肩收球大轉身,完全閃過李書偉,跳起來眼睛看向籃框,把回防的閻碩德騙到空中,右手拿球往後一勾,把球傳給拖車跟進的高偉柏,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高偉柏輕輕鬆鬆地把球放進籃框裡。

高偉柏上籃得手,繼空中接力大灌籃之後,又與李光耀合力完成了一次快攻上籃,比數19比34,差距15分。

這個快攻上籃讓藍于銘非常開心,不給李育伸有任何說話的機會,如同機關槍般說道:「光北的快攻真的好快,根本就已經達到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李光耀推進的速度不僅僅只有快,還觀察到回防的閻碩德還有拖車跟進的高偉柏,瀟灑俐落地騙起閻碩德之後傳出巧妙的助攻,讓高偉柏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把球放進籃框,這一次快攻真的太漂亮了!」

快攻除了讓藍于銘大吐心中的鬱悶之氣外,也讓光北學生真真正正地活了過來。

「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興奮地對苦瓜說道:「苦瓜哥,光北追分的速度也好快,高偉柏那一球守得真是漂亮!」

苦瓜不耐煩地說道:「高偉柏那一球確實是抄得漂亮,不過現在光北還落後15分,要開心還嫌太早了。」

蕭崇瑜右手握拳,用力到指節都已經發白,因為緊張與興奮,掌心已經冒出汗來:「我相信光北一定可以追上的,他們一定可以!光北高中,就是一支創造奇蹟的球隊!」

苦瓜瞄了蕭崇瑜一眼,在蕭崇瑜眼裡,苦瓜看到了堅定。

苦瓜看著近在眼前的球賽,輕輕應了一聲:「嗯。」

場外,嚴本玉看著回防的高偉柏。

當初在賽程表出來之後,嚴本玉看到對手是光北高中,一間聽都沒聽過的學校,就想把光北的資料丟到旁邊,可是目光往下一掃,在光北的球員名單上看到魏逸凡三個字,突然想起魏逸凡正是轉到光北高中,眉頭緊緊皺了起來,若是魏逸凡想要繼續打球,怎麼不轉回來榮新,卻留在光北這間默默無名的學校呢?

不過光北晉級甲級聯賽也是事實,嚴本玉皺眉不展,繼續往下看著光北的球員名單,魏逸凡雖然是一個非常具有潛力的球員,可是光憑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把一支默默無名的光北高中帶到甲級聯賽。

一定還有其他人。

懷著這樣的想法,嚴本玉的目光定在高偉柏這三個字。

嚴本玉眉頭皺得更深,高偉柏這個名字她當然有聽過,新興高中的問題兒童,跟魏逸凡一樣,具有會讓所有教練流口水的潛力。

只不過光北的高偉柏,會是新興的高偉柏嗎?光北是台南的學校,可是新興高中卻是在台北,新興高中是解散籃球隊,但是高偉柏會千里迢迢跑到台南嗎?而且跑到台南就算了,為什麼會選擇光北?

嚴本玉的目光從高偉柏的身上轉到站在場邊的李明正,臉色露出疑惑。

光北到底哪一點好,哪一點特別,竟然讓魏逸凡願意留在光北,甚至吸引了遠在台北的高偉柏?你們光北到底開出什麼誘人的條件?而你,又是怎麼管這兩個實力遠超隊友的球員呢?

嚴本玉鼻哼了一聲,右手食指與大姆指放進嘴巴裡,吹出尖銳的聲音,這是嚴本玉要對場上的球員下達指令時慣用的方式。

控球的李書偉馬上轉頭看向嚴本玉,嚴本玉大聲說道:「打後衛!他們後衛防守不強!」

李書偉點頭,其實不用嚴本玉提醒,他也有發現詹傑成防守腳步不快,而另一個很矮的愣頭青感覺也是一個很好進攻的點。

「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劉晏媜繼續帶領著學生加油團與啦啦隊在觀眾席上大喊防守,沈佩宜、葉育誠、高聖哲也在心裡祈禱光北能夠再守住一波進攻,李雲翔則在心中不斷對麥克喊著加油,而謝昱婕則是始終將注意力放在李光耀身上,觀察李光耀的一舉一動。

這一次,李書偉還是不急著進攻,落後15分的是光北不是榮新,沒必要打得像是落後的球隊一樣,而且就算光北的高偉柏真的是之前新興的高偉柏又如何,場上的陣容還是榮新佔有優勢。

李書偉很清楚榮新的優勢在哪裡,瞄了計時器一眼,在進攻時間剩下15秒的時候,舉起左手,比出了戰術的暗號。

閻碩德頓時動了起來,以S型從左邊三分線側翼跑到禁區,從禁區繞到罰球線,接著又跑到右邊三分線側翼,跑動間中鋒鄭永和與大前鋒朱承義先後幫忙單擋掩護,不過光北的防守並沒有讓閻碩德有空檔投籃的機會,防守交待得非常清楚。

然而當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閻碩德身上的時候,卻漏了也擁有十足進攻火力的林兆民。

李書偉將球傳給站在左側邊線旁的林兆民,王忠軍著急地跑過去要防守,但是以王忠軍的防守腳步與薄弱的經驗,林兆民單單一個向右的試探步就騙過王忠軍的重心,下球往左切,一個運球之後拔起來投籃。

球帶著後旋,在空中畫過美妙的拋物線,落在籃框內緣彈進,發出吭的一聲。

林兆民帶一步跳投進,比數19比36,差距17分。

這一記跳投,讓觀眾席上的光北加油聲化成了一道失望的呼聲。

李育伸趁機將主播台上的話語權搶了回來:「在場邊嚴教練提醒之後,榮新高中馬上投進了中距離,徹底澆熄光北的氣勢,我已經強調過很多次,榮新是一支很成熟的球隊,就算是板凳球員,也可以理解並且馬上執行教練的指示,這一點就是光北高中絕對做不到了,成熟度差太多了,光北還有得學呢。」

林兆民投進之後,榮新繼續執行全場壓迫性防守,高偉柏拿球站到底線外,眼睛搜尋李光耀,要把球交給他,不過榮新知道李光耀的運球能力非常強,這一次決心不讓李光耀拿到球,閻碩德與李書偉兩個人死命地跟著李光耀。

小前鋒林兆民在高偉柏面前揮舞雙手,遮擋高偉柏的視線,不讓高偉柏可以輕易地把球傳給李光耀。

不用嚴本玉提醒,榮新場上的板凳球員很清楚要再次打出擅長的快速球風,就不能讓李光耀這個傢伙拿到球。

「球!」見到這個景象,詹傑成跑到無人防守的左邊,對高偉柏招手喊道。

高偉柏正在擔心發球五秒違例,看到詹傑成過來,心裡鬆了一口氣,利用地板傳球,很快把球交給了詹傑成,詹傑成眼前一片開闊,很快運球過了前場。

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吁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李光耀就算被限制不能出手,但是…」

苦瓜皺起眉頭,說道:「你在那邊喃喃自語說些什麼?」

蕭崇瑜望向苦瓜,搔搔頭,說道:「我是覺得李光耀真的很厲害,就算李明正限他的出手,讓他現在並沒辦法用最擅長的得分幫助球隊,可是只要他一站上場,就是有辦法影響整個球賽,因為李光耀的關係,詹傑成現在可以輕輕鬆鬆就把球帶過半場,可是之前詹傑成卻被完全鎖死。」

蕭崇瑜目光看著跑向前場的李光耀,驚嘆道:「李光耀真的太厲害了,明明才高一而已,可是就連榮新這一支球隊都沒辦法掩蓋他的光芒,而且我還是有一種他還沒有將所有的能量爆發出來的感覺,太強了。」

苦瓜沉默一會後,看向站在場邊的李明正,說道:「或許就跟當年的李明正一樣吧,要遇到啟南之後,李光耀才會真正散發出鑽石般的璀璨光華。」

詹傑成過半場後,腳步停了下來,等到李光耀與高偉柏都到了前場之後,瞄了計時器一眼,看到進攻時間還有足足18秒,正想舉起左手指揮跑位時,榮新開始執行半場包夾防守,李書偉與閻碩德同時衝了過來。

詹傑成心裡一驚,連忙瞄向李光耀,收球就要把球傳過去,不過榮新全隊都預料到詹傑成一定會傳給李光耀,小前鋒林兆民虎視眈眈,已經準備好要抄球。

只不過詹傑成眼睛看向李光耀,身體也面向李光耀,但是傳出去的球,卻不是給李光耀。

讓榮新全隊愕然的是,詹傑成的傳球高高往禁區飛,眾人的眼光隨著球移動,見到這顆球落入場上最激情的球員手裡。

高偉柏高高跳起來,伸長右手把球抓下來,落地後馬上發動攻勢,下球往禁區切。

詹傑成眼裡發著光,高偉柏,上吧,榮新又怎麼樣,不過是替補球員而已,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鄭永和很快站在高偉柏的面前,不過高偉柏完全沒有停下來的念頭,以左腳為軸心收球往左邊大轉身,擺脫鄭永和的防守,腳步站穩時已經在籃下,只要舉起球就可以輕鬆打板將球投進的完美位置。

高偉柏拿球準備投籃,鄭永和連忙撲了過來,希望可以在最後一刻擋下高偉柏,然而高偉柏卻沒有把球投出,身體一縮,等待鄭永和撞過來。

鄭永和眼睛收縮,知道大事不妙,身體連忙縮起想要躲掉犯規,但還是撞上高偉柏,尖銳的哨音頓時響起,高偉柏也在這瞬間跳起來投籃。

球落在籃板上,反彈而下,與籃網激出一聲清脆的唰聲。

裁判喝道:「榮新10號,撞人犯規,球進算,加罰一球!」

「呀啊──!」高偉柏興奮地握拳,往空中一揮,走向詹傑成,伸出右手:「好球!」

「當然。」詹傑成理所當然地說,右手用力往高偉柏的手拍去,發出響亮的啪聲。

李光耀走向高偉柏,重重拍了他的屁股:「把球罰進。」

高偉柏哼了一聲:「一定!」

藍于銘激動地說道:「進算加罰,好球,這個轉身太漂亮了!而且在高偉柏的禁區強打之前,光北替補控衛的傳球也很精彩,完全騙過了場上的防守球員,甚至連在主播台上的我都被他驚慌的表情給騙了,還以為他要發生失誤,沒想到竟然傳出這麼到位的高吊球,太厲害了。」

詹傑成的妙傳,高偉柏的進算加罰,除了讓藍于銘在主播台上心跳加快之外,也讓觀眾席上稍稍冷卻下來的光北學生又熱了起來。

不用謝雅淑的帶領,大家在觀眾席上大喊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與呼喊聲之下,高偉柏站在罰球線上,穩穩地將球投進。

〝唰〞。

高偉柏完成三分打,比數22比36,差距縮小到14分,第二節比賽還有7分19秒。

球權轉換,李書偉帶球過半場,這時候,在謝雅淑的帶領下,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再次發出防守的叫喊聲。

「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蕭崇瑜感受到一陣熱血湧入心中,舉起相機,拍下光北學生奮力大喊加油的模樣。

而同樣受到聲浪影響而感到熱血的還有藍于銘:「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再次發出了防守的叫喊聲,光北目前落後14分,第二節最多一度落後19分,不過沒有人放棄,場上的球員沒有放棄,樓上的學生也沒有放棄,這就是甲級聯賽,全台灣最熱血的籃球殿堂!」

在這陣驚人的防守聲浪下,對面的榮新學生似乎感到不安,也不知道是誰喊出了榮新加油,然後就跟漣漪般散播開來,榮新兩百人開始與光北一百人對抗著。

「榮新加油、榮新加油、榮新加油、榮新加油、榮新加油、榮新加油、榮新加油───!!」

在壓倒性地人數優勢下,光北的「防守」,徹底地被榮新的「榮新加油」給壓了下來。

場上,在進攻時間剩下15秒的時候,李書偉這一次沒有比出戰術,直接將球傳給左邊三分線外兩步的林兆民,因為他非常確定林兆民面前的王忠軍,是一個防守腳步爛到爆炸的球員。

林兆民接到球,再次對王忠軍發動攻勢,而這一次,林兆民連試探步都沒做,身體一沉,下球往右切,一個大步就突破王忠軍,收球跳起來,又要用同樣的招式得分。

你想得美!

高偉柏此時飛撲過來,在林兆民拿球的時候,他就已經做好補防的準備,抓準林兆民的起跳時機,要送給林兆民一個永生難忘的大火鍋。

看到高偉柏這個龐然大物朝自己衝過來,林兆民不慌不忙,眼睛瞄向右邊,大角轉移,在空中把球傳給站在右邊底角的閻碩德。

閻碩德今天在右邊底角已經投進一顆三分球,這次在同樣的位置接到球,雙手舉起球就要馬上出手,不過眼角餘光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用非比尋常的速度衝過來,突然改變心意,下球往左切,閃過了煞車不及的麥克,直直地往禁區衝。

李光耀連忙補防過來,但是榮新此時展現出團隊默契,閻碩德眼睛看著李光耀,手卻把球傳給從中間空手切進來的李書偉,在無人防守的情況下,李書偉輕輕鬆鬆地用左手挑籃得手。

比數22比38,差距16分,第二節比賽剩下7分04秒。

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頓時爆發出了歡呼聲,主播台上的李育伸逮到機會,馬上讚許榮新高中:「這球的流動真快,從此可以看出來榮新的團隊默契已經到了很高的境界,幾個傳球就把光北的防守耍得團團轉,打得太成熟了,不疾不徐,根本就可以當成空手切的教科書了,很棒,真的很棒。」

進球之後,榮新繼續執行全場壓迫性防守,因為有了前車之鑑,這一次他們並沒有包夾李光耀,而是讓閻碩德貼身防守,李書偉則是隨機應變。

不過閻碩德的貼身防守對李光耀來說並不構成威脅,一個乾淨俐落的變向換手運球之後加上快速的轉身,將閻碩德拋在腦後。

李書偉很快判斷出若是自己上前防守,結局大概不會比閻碩德好到哪裡去,李光耀運球的時候球好像黏在手上一樣,而且速度又快,根本攔不下來。

李書偉退到後場防守,在李光耀雙腳踏過中線的瞬間立刻衝了上去,看著閻碩德飛速跑過來,心裡打著與閻碩德包夾李光耀的念頭。

李光耀站位離中線非常近,只要一不小心就會犯下回場違例,而李書偉相信,以他跟閻碩德兩人的防守,絕對有機會讓李光耀發生失誤。

場外的謝雅淑見到從後方逼近的閻碩德,站起來大聲提醒道:「李光耀,後面有鬼,小心後面!」

不用謝雅淑多說,李光耀知道閻碩德不是一個會輕易放棄的人,就算擺脫了還是會死命地跟在後面。

李光耀不慌不忙,在閻碩德的防守到來之前,依照李明正給他的指示,把球傳給了詹傑成。

詹傑成在接近右邊邊線的地方接到球,大喊:「好,不要急,先穩一波!」

詹傑成話一說完,左手下球運球,給人要慢下節奏的感覺,不過下一個瞬間,詹傑成左手把球用力一甩,在榮新所有目光焦點都放在李光耀的時候,傳給從後場衝過來,就像是一頭猛牛般的高偉柏。

高偉柏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接到球,這瞬間,榮新場上的球員心中不約而同地大叫糟糕。

高偉柏接到球就往籃框殺過去,林兆民、朱承義、鄭永和全然不顧其他人,朝高偉柏撲了過去。

高偉柏面對三人的防守,絲毫沒有畏懼之色,就像是一頭見到紅色而興奮的狂牛一樣,在衝進禁區的途中用厚實的身體擠開朱承義,面對鄭永和的防守,收球大轉身閃過,跳起來準備上籃出手,第三道防線林兆民從後方跳起,要給高偉柏一個追魂火鍋。

若是以前,高偉柏絕對會選擇自己上,把握每一個可以得分的機會,但是今天的高偉柏,卻把球傳到外圍。

光北目前落後16分,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差距,尤其對手又是榮新高中,要追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在比數差距如此大的情況下,要追分最快的方法就是:三分球。

王忠軍在左邊三分線側翼的地方接到球,這是他最有信心,最喜歡,也是命中率最高的出手點。

命中率高達七成。

王忠軍膝蓋彎曲,雙腿用力跳起來,幫助身體暫時抵抗地心引力,左手輕輕地扶著球,右手順著節奏,在身體抵達最高點的時候,將球投出。

球投出的瞬間,王忠軍閉上雙眼,右手高舉著,保持出手姿勢。

〝唰〞。

王忠軍睜開雙眼,眼神閃過自信的亮光,這來自天堂的救贖之音,總是可以讓他整個人醒了過來。

王忠軍三分球進!比數25比38,差距13分,第二節比賽剩下6分50秒。

這個時候,嚴本玉快步走向紀錄台,比出T的手勢:「暫停!」

紀錄台鳴笛,裁判哨音響起:「榮新高中,請求暫停!」

這一顆三分球還有嚴本玉的暫停,讓光北學生爆出熱烈的呼聲:「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而這一次,對面的榮新學生安靜無聲,氣勢上完全到了光北這一邊,榮新學生就算想出聲壓過光北,卻也不知道該喊些什麼。

整座球場充斥著光北的呼聲,媒體區的蕭崇瑜拿起相機,拍著王忠軍與高偉柏。

苦瓜則是將目光放在高偉柏身上,輕輕地說:「這一頭猛獸,進化了。」

—-
台東這次受到颱風的侵襲,許多人的家園、心血都在17級風勢的吹襲下,化為烏有。
住在台南的我,幾乎沒有感受到這次颱風帶來的災害,可是在另外一邊,許多東部人正承受著失去家園的痛苦。
雖然我們都只是小人物,但是只要大家凝聚起來,也可以發揮很大的力量。
我們或許沒錢沒權,但是我們可以讓更多人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可以帶來幫助。

台東,需要你我的關心。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