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叭───!〞

計時器的時間歸零,鐘聲隨即響起,第一節比賽結束,楊真毅在鐘響前的中距離擦板跳投落在籃框前緣,在籃框上彈了兩下,最後滾了出來。

比數15比24,第一節結束,光北落後9分。

在第一節最後一分多鐘的時間裡,榮新積極採用全場壓迫性防守與半場包夾防守的戰術,想要逼迫光北出現傳球失誤,打出快速的攻防轉換,利用快攻一口氣拉開比數,但是光北並沒有如榮新所預料般在慌亂之間亂傳球,露出可趁之機,反而都順利地將球帶過半場,只不過榮新紮實的半場包夾防守就讓光北苦不堪言,光北未能找出應對半場包夾防守的方法,連續犯了兩次24秒進攻違例。

成功讓光北出現失誤之後,榮新的氣勢大振,然而榮新卻未能利用光北的失誤反擊取分,不管是張家浩的三分底角埋伏,周冠佑的切入,王書維的禁區拋投,都沒辦法投進,而周冠佑的切入與王書維的禁區單打也都沒能造成犯規,不過幸運的是,張家浩底角三分球雖然沒進,籃板球卻被王書維撿到,在籃下做了假動作晃起辜友榮,利用腳步閃過辜友榮之後,輕鬆地用左手挑籃得到2分。

王書維得分之後,比賽時間只剩下8秒,榮新包夾李光耀,不讓李光耀成為把球推進到前場的角色。

辜友榮見李光耀被包夾,魏逸凡又被劉家豪一對一盯防,於是把球傳給了楊真毅。

楊真毅接到球的時候,距離第一節比賽結束只剩下6.3秒,馬上運球往前場衝,利用速度閃過邱群杰,不過鐘響前的跳投未能得手。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第一節比賽結束,比數是15比24,榮新高中暫時領先9分,光北隊在暫停回來之後,一度靠著魏逸凡展現出個人能力連得6分,把比數追到只有3分的差距,但是榮新回頭馬上回敬一波6比0的攻勢,澆熄光北的反撲氣燄。」

李育伸在一旁說:「老實說,在賽前我真的沒有想到第一節比賽結束,光北竟然只落後區區9分而已,按照兩隊的實力差距,榮新領先20分都不為過,只能說今天榮新的王牌周冠佑表現非常失常,而光北也很努力不讓比數拉開,不過就跟你說得一樣,榮新領先9分確實只是暫時而已,等到第二節開始,我相信榮新很快就會把這個領先差距擴大到雙位數。」

「尤其光北的板…」

藍于銘再也忍受不了李育伸,在李育伸話還沒有說完的情況下,直接說:「好,休息時間,我們先進廣告。」

—–我是分隔線—–

站在媒體區的苦瓜,靜靜地看完第一節比賽,過程中鮮少發表評論,這讓蕭崇瑜覺得有些不太習慣,趁著這兩分鐘休息時間,開口問道。

「苦瓜哥,怎麼樣,對光北第一節比賽有什麼看法?」

苦瓜閉著嘴巴發出低沉的嗯聲,摸摸下巴,開口說道:「李光耀連一次出手都沒有,在場上扮演傳球的角色,很明顯又被李明正限制出手次數了。」

蕭崇瑜點頭:「這我也有發覺,以李光耀的個性,如果不是被李明正壓著,不可能連一次出手都沒有,今天的對手是榮新高中,李光耀一定非常興奮,心裡面充滿鬥志。」

蕭崇瑜望向光北的板凳區,看著正在對球員下達指示的李明正。

「李明正實在是太大膽了,竟然不讓李光耀出手,他到底是在想什麼,我真的猜不透。」蕭崇瑜目光重回苦瓜身上:「苦瓜哥,你覺得是為什麼?」

苦瓜微微皺起眉頭,說道:「老實說,我只能想出一種解釋。」

蕭崇瑜興奮地問道:「什麼解釋?」

苦瓜說:「李明正是我們所有人之中,最不在乎熱身賽輸贏的人。」

蕭崇瑜吃了一驚:「什麼,怎麼可能,熱身賽的戰績可是會影響之後的賽程啊,他怎麼可能不在乎!?」

苦瓜說道:「李明正是一個非常與眾不同的人,你不能用看一般想法去揣度他,對向陽那場比賽,他不也是讓李光耀下半場才出手,你覺得這場比賽跟向陽那一場比賽,哪一場的重要性比較高?」

苦瓜這種比較法,讓蕭崇瑜一點就通,點頭說道:「這麼說也是,李明正這個人真的不能用常理去判斷。」

「苦瓜哥,還有呢?你觀察到什麼?」

苦瓜說:「光北進攻端打得有點亂,我看得出來李明正有為光北設計出不同的進攻戰術,但是很顯然成效不是很好,最後還是回歸光北一直以來的戰術,利用球員的個人能力得分,或者是吸引防守之後傳給空檔的隊友。」

蕭崇瑜連連點頭,附和道:「真的!」

苦瓜又說:「光北才第一年創隊,球風還不成熟,要他們像榮新一樣打戰術,運用接連不斷的導傳找出空檔的出手機會,其實也太嚴苛了,加上這是他們第一場甲級比賽,甲級聯賽是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場上的節奏跟碰撞程度都跟乙級丙級有很大的差別,對手更是榮新高中這種強隊,所以關於進攻端的表現,我想可以多觀察幾場比賽再下定論,況且別忘了,李光耀還是被限制出手。」

蕭崇瑜越聽越興奮,說道:「而且球隊裡面還有辜友榮這個新隊友,一定要花一些時間磨合,才能找到彼此的節奏,慢慢培養出默契。」

苦瓜微微點頭說:「在李光耀被限制出手的情況下,光北在場上等於只有楊真毅、魏逸凡、辜友榮三個威脅點,這樣還可以從榮新的防守下拿到15分,我認為已經算是及格了,問題在於防守。」

「李明正所擺出的先發五人,很明顯就是以防守為取向的陣容,但是榮新還是在光北最強的防守陣容下得到24分,尤其周冠佑在第一節比賽狀況並不是很好,在這種情況下,比起進攻,光北真正要注意的問題我認為應該是防守。」

「在丙級跟乙級聯賽的時候,光北憑著李光耀、魏逸凡、高偉柏、楊真毅四個人,就可以肆虐除了向陽之外的球隊,但是到了甲級聯賽,光北球員個人實力的優勢已經徹底消失,李明正勢必要想辦法提升球隊整體的防守,不然之後的比賽就算進攻端可以跟對手一拼,不過防守端就徹徹底底是悲劇了。」

蕭崇瑜吁了一口氣,充滿感嘆地說:「之前聽苦瓜哥你說還很難想像,今天站在場邊看才知道,甲級聯賽真的太可怕了,光北打遍乙級、丙級無敵手的陣容,在甲級聯賽竟然第一節就落後9分,實在是讓我替光北擔心啊。」

苦瓜冷哼一聲,說道:「讓你必須更擔心的還在後面。」

蕭崇瑜疑惑地說:「什麼?」

「你知道該怎麼分辨強隊跟弱隊嗎?」

蕭崇瑜想了想,說道:「首先就是看那一支球隊的球員的實力強不強,再來就是他們場上的默契,還有他們的戰術,最後就是防守。」

苦瓜輕輕點頭:「大致上是對的,不過這些都是非常整體的說法,細一點去看,強弱隊之間有一個非常大的差別,那就是板凳球員,啟南為什麼強,因為除了先發是一時之選外,他們就連板凳球員的實力都非常驚人。」

「苦瓜哥你的意思是,光北真正的危機是板凳球員嗎?」

「廢話,考量到李光耀根本沒有出手,光北第一節落後9分,其實我們可以直接當成5分或4分,光北先發的陣容其實一點都不差,問題就在於板凳,現在光北的板凳上除了高偉柏之外,王忠軍三分球能力雖然驚人,但是他的防守根本就是爛到透頂,之前乙級聯賽有隊友罩著,所以他在三分線外的貢獻才可以凌駕在防守的黑洞上,不過到了甲級聯賽,王忠軍的防守絕對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再來,詹傑成,他的防守比王忠軍好一點,但是也好不到哪裡去,他的傳球真的很有創意,就算放在甲級聯賽,我認為詹傑成的傳球上的天賦也是可以傲視群倫,可是問題就是防守太爛,而且剛剛榮新在第一節後段執行全場壓迫性防守,為什麼成效並沒有很好,原因就在於李光耀的運球能力很強,榮新困不住他,可是詹傑成他本身的運球有這麼好嗎?」

「第三,麥克。他的進步非常快,籃板球跟防守的觀念都有建立起來,可是他的問題除了球技之外,更多是在心理狀態,老話一句,之前在乙級、丙級都有隊友罩著,現在到了甲級,今天的對手更是榮新高中,面對的是一群實力跟先發球員差不多,甚至是更強的對手,麥克會不會過於慌亂緊張而打得荒腔走板,這是光北需要去關心的問題。」

苦瓜嚴肅且篤定地說:「板凳的表現,才是光北這一場比賽的關鍵。」

蕭崇瑜說:「說不定李明正不會把他們三個人同時擺在場上啊,只要他們三個人不在一起,光北的板凳戰力應該就不會差太多。」

苦瓜斜了蕭崇瑜一眼,用不屑的口吻反問道:「光北的球員有幾個人?」

「不算謝雅淑的話,九個。」

「那你覺得李明正如果繼續操先發,下半場比賽會怎麼樣?」苦瓜說:「光北的體能很強,但是甲級聯賽的激烈程度不是乙級跟丙級可以比擬的,操先發球員,就算可以在上半場勉強吊著比數,可是下半場比賽一定連榮新的車尾燈都看不到,而且這不是李明正的執教風格。」

「就算當上教練,他還是當年那一個囂張、狂妄、以自我為中心,但是同時又非常大器的李明正。」

—–我是分隔線—–

苦瓜話剛說完話沒有多久,紀錄台鳴笛,休息時間結束,第二節比賽開始,計時器上的時間重新設回10:00。

李明正拍拍手,對球員說:「好,上場去吧。」

詹傑成、王忠軍、高偉柏、楊真毅、麥克一起走上場,第二節一開始的陣容,僅有楊真毅一個先發球員。

五人走進場內,詹傑成面無表情,看不出心裡的情緒,王忠軍緊抿著嘴,臉色有些蒼白,高偉柏臉上則是興奮,他已經期待這一刻很久了,至於麥克,身體微微顫抖,猛吞口水,顯得非常緊張。

楊真毅走在麥克身旁,手放在麥克肩膀上。

「放心吧,有我們在,別緊張。」

麥克緊張地連連點頭:「好。」

榮新一方,嚴本玉在球員走上場之前,說道:「好了,明天還有比賽,別花太多時間跟精力跟光北這種球隊瞎攪和。」

嚴本玉凶悍地說道:「第二節一口氣解決他們。」

「是!」

五名替補球員齊聲大喊,昂首闊步地走上場。

第二節比賽一開始,榮新派出了全替補陣容,上場球員分別是30號控球後衛李書偉,5號得分後衛閻碩德,7號小前鋒林兆民,9號大前鋒朱承義,10號中鋒鄭永和。

由於第一節比賽榮新掌握到跳球後的球權,第二節比賽第一波的球權則在光北這一邊。

高偉柏站在底線外,準備發球進場,而第二節一開始,榮新馬上擺出全場壓迫性防守,如同剛剛回應嚴本玉教練般,展現出一口氣拉開比賽的決心。

主播台上,藍于銘說道:「觀眾朋友大家好,現在第二節比賽已經開始了,兩隊在第二節都有做陣容上的更換,而就場上的站位看起來,榮新打算延續第一節末端的全場壓迫性防守。」

李育伸說道:「很明顯是這樣沒有錯,光北替補球員的皮可要繃緊一點了,榮新高中有太多次靠著全場壓迫性防守擊潰對手的紀錄。」

〝嗶─〞

裁判輕吹哨音,將球交到高偉柏手裡,同時右手揮動,心裡默數著,1001、1002…

小前鋒林兆民站在高偉柏面前,踮起腳尖輕輕跳著,雙手舉高揮動,盡可能遮擋高偉柏的視線,影響他的傳球。

控球後衛李書偉跟得分後衛閻碩德分別緊緊跟在楊真毅與詹傑成身後,大前鋒朱承義站在中圈,由情勢判斷要去前場幫隊友包夾或者回後場防守,中鋒鄭永和直接站在後場弧頂三分線的位置,預防光北發出跨半場的傳球。

詹傑成迅速地左右移動,成功拉開與閻碩德之間的距離,高偉柏視眼前的林兆民於無物,利用地板傳球將球傳了過去。

詹傑成穩穩地接到球,不過接下來才是重點,接到球之後,詹傑成必須突破榮新的緊迫盯人防守才行。

詹傑成接到球的瞬間,閻碩德也貼了上來,左手同時飛速竄出,要拍走詹傑成手中的球。

詹傑成把球往上舉,躲開閻碩德的手,輕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告訴自己要冷靜。

這只是一場熱身賽,一個新的起點而已,詹傑成,冷靜,好好把球帶過半場,破解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

詹傑成以左腳為軸心往右轉身,正面面對閻碩德的防守,身體往左晃動,做出要往左邊切的假動作,之後立刻下球往右邊衝。

詹傑成動作非常快,雙腳用了全力要突破閻碩德的防守,對自己這個動作也非常具有信心,認為自己一定可以甩開閻碩德,順利把球帶過前場。

然而,下一個瞬間,詹傑成心裡的信心崩解了一半。

若是在丙級或乙級聯賽,詹傑成的運球技術跟速度,絕對足以讓他瀟灑地擺脫防守者,一路把球帶到前場,但是現在是甲級聯賽,台灣高中籃球的最高殿堂。

只有實力最強的高中生,才有站上這座殿堂的資格。

閻碩德雖被詹傑成的假動作稍稍騙走重心,可是閻碩德速度比詹傑成快,一個跨步就追了上去,貼在詹傑成身邊,沒有被詹傑成甩開。

詹傑成心頭一驚,但是沒有慌亂,速度上處於劣勢,那就用硬擠的方式把球帶過前場!

詹傑成主動往閻碩德身上靠,不過閻碩德的身體條件更是遠勝詹傑成,詹傑成反而被閻碩德相對厚實的身材彈開,詹傑成完全沒想到會有這種情況發生,瞬間反應不過來,但是現在的情勢根本不容詹傑成分神,閻碩德馬上又貼了上來,左手再次下手抄球。

詹傑成慌亂間把球收起來,只不過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

李育伸在主播台近乎激動地大喊:「光北陷入危機了,替補後衛沒辦法把球帶過半場!」

李書偉立刻放下楊真毅,果斷地衝向詹傑成,跟閻碩德聯手包夾詹傑成,將他困住。

謝雅淑在場邊焦急地大喊:「詹傑成,傳球啊,其他人別站在旁邊看戲,快去接應!」

其實根本不用謝雅淑多說,高偉柏與楊真毅見詹傑成被包夾住,就立刻跑過去接應。

「球!」「這裡!」

高偉柏與楊真毅同時大叫。

詹傑成知道他必須把球傳出去,但是閻、李兩個人經驗何其豐富,默契之好,巧妙地用身體阻擋詹傑成地板傳球與胸前傳球的空間,讓他只能冒險地利用過頭傳球,試著將球傳給楊真毅。

只是詹傑成把榮新高中想得太簡單了,以擅長全場壓迫性防守聞名的榮新高中,當然不會讓他如此容易破解防守,見到詹傑成雙手把球往腦後拉,閻碩德就跳起來,在詹傑成把球傳出去的瞬間,像是排球攔網員一樣把傳球攔了下來。

閻碩德雙手穩穩地抓著球,落地之後直接往禁區切,輕鬆地上籃取分。

比數15比26,第二節開始還不到10秒鐘,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奏效,率先取分。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說道:「光北糟糕了,光看這個替補後衛的表現,我就知道光北這一節玩完了,連球都帶不過半場,在包夾下馬上出現失誤。」

李育伸毫不留情地說道:「光北的教練應該要馬上把先發後衛換上來,不然這種情況只會一再發生,這個替補後衛很明顯實力不夠啊,雖然換先發上來還是會輸,但是至少不會輸得這麼難看!」

看著榮新繼續採取全場壓迫性防守,謝雅淑緊張又著急地站了起來,在場外大喊:「你們在幹什麼,剛剛教練不是提醒過了嗎,要幫忙接應跟單擋掩護啊,你們為什麼眼睜睜看詹傑成被包夾,反應也太慢了吧,你們到底有沒有自覺現在的對手是榮新高中啊!」

場上五名球員雖然有聽到謝雅淑的叫喊聲,但是沒有人給與她回應,因為他們正努力突破榮新的全場壓迫防守。

閻碩德經過剛剛的防守之後,知道詹傑成的運球能力、身體對抗性、面對包夾防守的經驗等等,都不是一個他需要太過擔心的後衛,在高偉柏發球進場的時候,甚至沒有試著阻擋詹傑成,讓詹傑成沒有任何阻礙地接球。

等到詹傑成接到球之後,閻碩德才跑到詹傑成身邊貼身防守──用老鷹抓小雞般的絕對高傲姿態。

然而這一次,詹傑成並沒有試著正面突破閻碩德的防守,而是利用高偉柏的單擋掩護繞過閻碩德的防守。

只不過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豈有這麼簡單破解的道理,詹傑成才繞過高偉柏,小前鋒林兆民已經站在他的面前。

詹傑成似乎察覺利用單擋掩護就想突破榮新全場壓迫防守是一件很愚蠢的想法,重心壓低往右邊切,下定決心要把球帶過半場。

可惜的是,實力上的落差徹底地顯示出來,小前鋒林兆民沒有被詹傑成甩開,反而聰明地把詹傑成逼到邊線的位置,讓詹傑成在出界之前,只能選擇停下腳步。

詹傑成咬緊牙根,運球往後退,想要拉開空間往左邊切,殊不知這又是一次錯誤的決定。

經驗豐富的林兆民,馬上察覺詹傑成的意圖,一個跨步幾乎就貼在詹傑成身前,不給詹傑成做動作的空間,雙手同時干擾詹傑成的運球,讓詹傑成只能一退再退。

謝雅淑在場邊焦急地大喊:「詹傑成,別再退了,快到底線了!」

詹傑成驚覺不能再退,眼睛尋找傳球的對象。

高偉柏高聲疾呼:「這裡!」

詹傑成有了上一次被抄球的經驗,這一次學乖,跳起來過頭傳球,避免球被空中攔截。

這一次,球確實沒有被林兆民抄走,但是跳起來傳球有一項缺點,那就是傳球的時間拉長,更讓防守球隊可以判斷他傳球的路徑跟對象,而高偉柏之前又大聲要球,讓榮新有太多的時間去反應。

李書偉衝過來,在高偉柏面前跳起來把球抄走,高偉柏心中叫糟,大罵髒話,轉頭就要追上李書偉,同時算李書偉的腳步,想要把氣宣洩在接下來的火鍋上。

高偉柏想得美好,可是李書偉抄到球之後,直接把球傳給空手往禁區切的閻碩德。

閻碩德接到球,踏兩步上籃,輕鬆地把球放進籃框裡面。

閻碩德個人連得4分,比數15比28,差距來到13分。

藍于銘在主播台上說道:「第二節比賽才剛開始不到30秒鐘,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就接連造成光北的失誤,而且也利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攻防轉換得分,光北完全反應不及!兩隊的板凳戰力很明顯有很大的差距。」

說話的時候,藍于銘的眼神閃過一絲著急之意,甚至連聲音都有難以察覺的顫抖。

光北,拜託,快打我的臉,讓我知道我大錯特錯,求你們了!

這是藍于銘人生第一次,這麼希望別人用行動證明他是錯的一方。

李育伸在一旁更是說道:「完全是大人打小孩,實力差太多了,榮新把光北的替補後衛吃得死死的,現在看起來,光北先發的表現實在太精彩了,如果光北的教練不換人,我想這一節榮新大概可以打出一波40比0的攻勢吧。」

李育伸已經出現無聊的表情:「可惜籃球比賽不像棒球比賽一樣,有分差過大就提早結束比賽的機制,我已經可以預見光北第二節會很慘了,可憐唷,希望光北不要因此失去對籃球的熱情才好。」

聽著李育伸的評論,藍于銘心中怒火飆升。

光北高中,加油啊,不只打我的臉,更要打李育伸這個傢伙的臉!

可惜的是,藍于銘的期望並未能在短時間實現。

高偉柏底線發球,知道詹傑成實力不足以突破榮新的防守把球帶過半場,這一次把球傳給楊真毅。

這個想法非常不錯,在國中聯賽叱吒風雲的楊真毅,不管是比賽的經驗或者實力都比詹傑成高上不少,確實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但是榮新似乎早就對楊真毅有所提防,當楊真毅在弧頂三分線接到球,大前鋒朱承義、控球後衛李書偉兩人聯手,跑到楊真毅身邊執行包夾防守。

在這種情況下,任楊真毅實力再強,也只能選擇傳球。

看著被閻碩德防守的詹傑成,楊真毅深怕詹傑成又會發生傳球失誤,把球回傳給踏進場內的高偉柏。

身高193公分,體重90公分,在這段期間努力做重量訓練提升身體對抗性的高偉柏,要他去禁區打肉搏戰,他絕對絲毫不懼,之前與向陽之戰當中,他就受李明正的指示去防守辜友榮,面對比他高又比他壯的辜友榮,高偉柏未曾退縮,可是這時接到楊真毅傳球的高偉柏,眉頭卻深深地皺起。

叫我這個大前鋒做後衛的工作,這到底是搞什麼鬼!?

心裡想歸想,高偉柏還是運球往前場衝,想要破解現在這個僵局。

然而在禁區一柱擎天,霸氣非凡的高偉柏,並不是運球過半場的專家,球還運不到罰球線,就被小前鋒林兆民擋了下來。

面對比他矮又比他瘦小的林兆民,高偉柏實在是很想要用噸位一路磨到前場,但是籃球規則中有一個8秒過半場的違例,讓他馬上推翻自己可笑的念頭。

高偉柏很清楚以自己帶球能力,很可能非但突破不了林兆民的防守,一不小心球還會被林兆民抄走,他實在是不敢冒險硬闖。

李育伸看到高偉柏停了下來,又說:「看來光北對榮新的全場壓迫真的無計可施,球又停了下來,面對全場壓迫性防守,球絕對不能停止流動,不然絕對完蛋。」

似乎在應證李育伸的說法般,本來在包夾楊真毅的大前鋒朱承義衝過來,跟林兆民一起包夾高偉柏。

高偉柏擔心球被抄走,收起球,連忙將球傳給站在邊線的詹傑成。

場邊的謝雅淑焦急地大喊:「快8秒違例了,趕快把球帶到前場啊!」

不用謝雅淑多說,詹傑成也知道時間一定快到了,接到球就往前場衝,不過閻碩德豈會讓他如願。

詹傑成在邊線接到球,左腳距離邊線只有半步,所以詹傑成只能選擇往右邊切,而實力、經驗、身材都比詹傑成還好的閻碩德,在預料到詹傑成下一步的情況下,抄球對他來說實在無異於探囊取物。

閻碩德腳步一跨,擋住詹傑成,逼他不得不停下腳步的瞬間,左手順勢往詹傑成懷裡拍,準確地拍在球上。

閻碩德身經百戰,拍球之後並沒有任由球跳出界,往前一個箭步,右手順勢輕推了詹傑成,利用反作用力更快地往球衝了過去,更讓詹傑成沒辦法追上他,而這個小動作無比巧妙,邊線跟底線的裁判,視線全被閻碩德還有詹傑成的身體擋住,根本沒看到閻碩德這個小動作。

經驗的差距在此時徹底顯現出來,如果詹傑成夠聰明,經驗足夠的話,在閻碩德出手推他的瞬間,身體可以刻意往後仰倒或往後退,讓裁判可以看到閻碩德的小動作,吹判閻碩德推人搶球。

可惜,經驗跟實力一樣,是日積月累之下的產物,而詹傑成這個比賽還打不超過20場的菜鳥,對於閻碩德的小動作只能感到憤怒。

閻碩德在底角的地方追到球,低頭看了腳下,確定自己沒有踩到三分線之後,剛剛已經連得4分的他,現在心裡充滿了自信,完全沒有任何猶豫地拔起來跳投出手,詹傑成因為被閻碩德的小動作影響,飛撲過來的時機完全遲了。

球的軌跡很平,是任何籃球教練看了都會搖頭的低垂拋物線,但是結果是任何教練都會滿意的,〝唰〞。

閻碩德三分球進,個人連灌7分,比數15比31,幫助榮新把比數一口氣拉開到16分。

藍于銘雖然對光北的表現感到痛心,可是基於主播公平公正的立場,卻也對榮新目前的表現給與讚賞。

「閻碩德手感火燙,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得了7分,榮新完全打出他們擅長的快速攻防轉換球風,全場壓迫性防守,不,我個人認為可以改成全場窒息式防守,讓光北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樣,只能無助地苦苦掙扎,太厲害了!」

李育伸在旁邊說:「嗯,你改的這個窒息式防守不錯,非常貼切,榮新在近五年把全場壓迫性防守當成一個重點戰術,現在甲級聯賽,也只有榮新會如此積極地使用全場壓迫性防守,根本已經成為榮新除了三分球之外的另一個招牌了。」

榮新的壓迫性防守,加上閻碩德連得7分,這樣的表現讓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興奮地喝采:「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

在對面聽著這些喝采聲的劉晏媜,心情非常不爽,非常想要帶領啦啦隊跟加油團提升光北的士氣,可是現在榮新的氣勢高昂,加上人數有著難以忽略的百人差距,就算再怎麼努力,劉晏媜心知光北的加油聲絕對會被壓過去,只能暫時忍耐。

劉晏媜雙手緊緊握拳,手心都冒出了汗,面色緊繃,眼神裡滿是擔心與著急。

光北,加油啊!

一波7比0的攻勢,16分的比數差距,榮新高漲的氣勢,根本沒辦法把球帶過半場的情況,讓吳定華臉色大變,幾乎是從椅子上跳起來,快步走到李明正身邊。

然而這一次不用吳定華說話,李明正就轉頭說道。

「光耀,把真毅換下來,等一下你運球,過半場再把球傳給傑成。」

李光耀抽掉掛在脖子上的毛巾,站起身來把外套脫掉。

「好。」

李光耀把外套丟在椅子上,雙眼閃爍著光芒,走到紀錄台:「換人。」

紀錄台人員說道:「好。」

李光耀隨即在紀錄台前蹲下,不過場上高偉柏已經站在底線要發球進場,因此李光耀沒辦法馬上上場換下楊真毅。

高偉柏站在底線外,心裡出現無力感,他不知道該傳球給誰,王忠軍跟麥克知道帶球過場這件事幫不上忙,老早就跑到前場等著,中圈站一個大前鋒朱承義,前場還有一個中鋒鄭永和,冒險把球直接丟到半場絕對被他們兩個人抄走,根本連考慮都不用考慮,傳給楊真毅會被包夾,傳給詹傑成會被擋下來,好像傳給誰都不對。

高偉柏又是無力又是焦躁,但是站在原地不傳球只會被裁判吹發球五秒違例,高偉柏於是把球再次發給詹傑成,希望這一次上天降下奇蹟,讓詹傑成可以突破閻碩德的防守。

奇蹟,當然不會輕易出現。

詹傑成這一次做了向右的試探步之後試著往左切,不過實力的差距就是擺在那裡,詹傑成再次地被擋了下來,而且李書偉已經篤定詹傑成過不了閻碩德這一關,早就在旁邊蠢蠢欲動,看準時機衝了過來,跟閻碩德聯手包夾住詹傑成。

詹傑成見事情不妙,運球往後退,不過閻碩德與李書偉很快就把詹傑成逼到邊線,讓詹傑成毫無退路。

楊真毅與高偉柏連忙跑過來接應,可是林兆民與朱承義都在身旁虎視眈眈,詹傑成不敢傳球,而且現在的他就算想傳也傳不出去,閻碩德與李書偉兩個人完全封住他的傳球路線,就算用過頭傳球,也很有可能會重蹈剛剛球傳出去就被跳起來截走的覆轍。

媽的,榮新訓練到底是有多嚴格,根本過不了他們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太誇張了!

裁判,吹犯規啊,他們都快把我擠出場外了。

詹傑成心中大罵,然而裁判並沒有聽到詹傑成心裡的呼聲,就算聽到了,可能也會無動於衷,閻碩德與李書偉太有經驗,雙手舉高沒有向下壓,利用貼身防守製造壓力,在沒有下手的情況下,裁判通常都不會吹犯規。

詹傑成咬牙,無計可施的他,最後想出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來解決目前的困境。

詹傑成雙腿微微一沉,奮力往場外跳,手中的球同時往閻碩德的腳砸去。

傳球會被抄走,裁判又不吹犯規,接下來的結局不是被吹8秒違例,就是走步違例,既然如此,如果把球砸在閻碩德腳上出界,球權還是光北的,雖然過半場時間變得更短,可是至少還留有一線希望。

可惜的是,下個瞬間,這個希望破滅。

在詹傑成往場外跳的時候,閻碩德與李書偉就看穿詹傑成的意圖,兩人同時往後一退。

詹傑成這個方法雖然聰明且具有創意,但是詹傑成並不是閻、李所遇過第一個採用這個方法的球員。

閻碩德與李書偉的反應,再次呈現出經驗上的巨大差距。

球砸在地板上,更糟糕的是,彈起後直接飛向閻碩德的胸口。

詹傑成這一球砸得非常大力,球的速度幾乎就跟子彈一樣快,閻碩德一時間反應不及,雙手在空中胡亂揮舞,球則在他手臂上彈來跳去,花了一番功夫才把球牢牢地抓在手上。

一掌握好球,閻碩德立刻轉身往禁區切,展現出積極的態度,眼神散發鋒利的光芒,順暢的動作完全顯示出自信。

光北高中,不要怨恨我,是你們自己實力太弱了,回家多練個幾年再來吧!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搖搖頭,說道:「榮新又抄到球了,光北這個替補後衛真的不行啊,實力差太大了。」

高偉柏目光凶狠地盯著往籃下衝的閻碩德,第二節開局一分多鐘,閻碩德一個人連得7分,還完全封鎖住詹傑成,光北至今還未能將球帶過半場,頭號凶手就是這個傢伙。

過了整整一年的時間,高偉柏踏上這個總是可以令他熱血沸騰的戰場,正想要在禁區肆虐一番,用強勢的表現對眾人宣告他的回歸時,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完全打亂他的計畫,而且閻碩德亮眼的表現也完全吸走的大家的注意力,這讓高偉柏極度不爽。

這樣的光環,是屬於我的!

高偉柏就像是一頭被挑釁的公獅,眼神發出冰冷的殺氣,看著竄入他領地的閻碩德,蓄力一撲,就要將這頭不知天高地厚的綿羊擒下。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然而,讓結局走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閻碩德早就注意到高偉柏,斜眼看了高偉柏。

想蓋我的火鍋,沒那麼容易!

閻碩德收球,左腳奮力往下一踏,高高跳起,把球收在胸口的位置,用整個身體保護住球,高偉柏同時跳起,與閻碩德在空中碰撞,不過高偉柏直上直下,場邊裁判沒有吹犯規,人在空中的閻碩德毫不在意,整個心神專注在這一球上,繃緊後腰的肌肉,在空中撐了一下,右手拿著球往右邊伸,把球盡可能地遠離高偉柏,運用手腕的力量把球朝籃板一勾,高偉柏右手往球揮了過去,但是只抓到空氣,而且手最後還拍在閻碩德的手臂上。

站在邊線的裁判吹響哨音,而球在這個時候落在籃板右上角,因為閻碩德手指施予的側旋,球彈向籃框,在榮新高中期望的眼光之下,空心進籃。

〝唰〞

裁判舉起手,指著高偉柏,大聲宣佈道:「光北高中21號,打手犯規,進球算,加罰一球!」

「哇啊───!!!」

全場一片譁然,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又跳了起來,揮舞手中的小看板,大喊著:「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榮新───!!」

閻碩德的精彩表現,讓主播台上的藍于銘不禁稱讚道:「哇!第二節比賽完全就是閻碩德的個人秀,上籃再次得手,展現出驚人的鬥志,個人連得9分,而且還有加罰的機會,15比33,第二節進行1分6秒,榮新高中已經把差距拉開到18分了!」

李育伸得意洋洋地說:「一旦榮新認真起來,就是這種結果,這才是榮新真正的實力,光北連球都帶不過半場,實力差太多了。」

雖然極度不情願,藍于銘也不得不承認:「在榮新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之下,光北毫無招架之力,連連發生失誤,讓榮新打出最喜歡的快速攻防轉換,而閻碩德在這一段時間的表現真的太精彩了,讓人無話可說!」


星期三因為參加POPO(城邦)的記者會,所以未能夠更新,在此對各位讀者說聲抱歉。

這次去記者會,意外被分到跟穹風前輩同一桌,鼓起勇氣跟他大聊特聊,聊了很多創作寫作上的東西,還有出版這一塊的困局,聊的東西有的輕鬆,有的嚴肅,不過真的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

也因為自己人氣不太高,所以聊天過程中沒有太被打擾(嗯?這值得開心嗎?)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