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三十九章【光北VS榮新 堅強韌性】 [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回到球場上後,辜友榮走到底線外,從裁判手中拿過球,裁判輕吹哨音,右手揮動,心中默數秒數。

辜友榮將球傳給李光耀,這個瞬間,第一節比賽剩下3分04秒,比數9比18,光北落後9分。

主播台,藍于銘觀察場上的陣容,說道:「暫停回來之後,兩隊都沒有換人,第一節比賽時間所剩不多,看來兩隊都會讓先發陣容打滿第一節,現在光北落後9分,讓我們看看暫停之後,光北能不能終止這一段得分乾旱期,結束榮新這一波16比0的攻勢。」

李育伸說:「如果光北的教練夠聰明的話,他們就不應該想怎麼贏這一場比賽,而是要思考該怎麼從這一場比賽學習,榮新太強了,他們根本不可能贏,但是如果可以從這一場比賽吸取經驗,就是老生常談的在挫折中成長,從失敗中學習,那麼接下來的比賽說不定還有一點機會。」

藍于銘面露難色:「育伸,我非常同意你的說法,但是我看了賽程表,光北接下來遇到的對手分別是三雄家商跟東台高中。」

李育伸露出驚訝的表情,用憐憫的眼光看向光北高中,說:「那麼慘啊,那完蛋了,我已經可以預見光北的下場了,熱身賽三場全敗,然後抽籤的時候又碰上強隊,第一輪就打包行李回老家。」

李光耀幾個大跨步,將球帶過半場,暫停回來後,因為李明正所下的指示,光北球員在場上的站位明顯有了改變,除了辜友榮依然站在禁區附近之外,包大偉、楊真毅、魏逸凡都拉開到三分線以外的地方。

謝雅淑心裡依然充滿了擔心著急的情緒,根本無法安坐在椅子上,站了起來,用力拍手,在場邊大喊:「大家加油,穩紮穩打,不用急!」

聽到謝雅淑的叫喊聲,觀眾席上的劉晏媜也自覺必須採取行動,榮新的氣勢在暫停之後雖然稍稍止息,可是如果這一波攻勢被守下來,榮新又在進攻端繼續發威的話,那麼榮新的氣勢一定又會在瞬間爆發出來,雖然劉晏媜對籃球的了解並不深,但她知道那將會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

於是劉晏媜轉過身,左手指向鼓手,眼神示意鼓手做好準備,她不是球員,沒辦法上場幫助球隊得分防守,她不是教練,沒辦法指導球員如何表現得更好,但是她是啦啦隊長,可以在觀眾席上帶領大家為光北加油,增大光北的氣勢,給予球員精神上的支持。

劉晏媜掃視眾人一眼,深吸一口氣,大聲說道:「我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榮新的氣勢很明顯壓過我們,榮新真的很厲害,強的可怕,但是我們從丙級聯賽開始,一路上辛辛苦苦地走來,只花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站在這個全台灣最大的舞台,由此可以證明我們絕對不是一支會被輕易擊倒的球隊,現在球員在球場上努力奮戰,我們在這裡可不能看戲,來,我數到三,大家跟我一起喊光北加油。」

劉晏媜目光瞄向鼓手,鼓手馬上對劉晏媜點頭,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劉晏媜對鼓手伸出大姆指,隨後深吸一口氣。

「一、二、三!」

「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驚人的加油聲浪傳來,在劉晏媜與鼓聲的帶領之下,一百名光北學生使勁全力大聲吶喊,就是希望能夠在二樓的觀眾席上,帶給球員幫助與精神上的支持。

儘管落後9分,處境不利,但是聽到加油聲的李光耀,心中一振,臉上找不到任何一點驚慌,運球到弧頂三分線右邊,眼神對上辜友榮。

辜友榮馬上從底線跑上來幫忙單擋掩護,不過李光耀的眼神實在太明顯,榮新的防守很快反應,邱群杰跑上罰球線,犀利的眼神就像是豺狼一樣,如果李光耀真的利用辜友榮的單擋掩護突破周冠佑的防守,邱群杰有自信可以立刻把李光耀擋下來。

邱群杰身上散發出沉穩的氣息,堅毅的臉龐上有著十足的自信,瞄了紀錄台上的電子計時器一眼,第一節比賽還有2分56秒。

這一點時間,夠我們把比數拉開到20分了,光北高中,雖然這樣對你們很殘忍,可是早一點知道自己有多麼渺小,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

邱群杰上中防守,就代表禁區出現空隙,於是劉家豪與王書維回到禁區周圍,防止光北有人趁機溜進禁區開後門,尤其比賽開始到現在,光北在外線除了楊真毅的中距離擦板跳投之外根本沒有任何表現,這讓劉家豪與王書維可以肆無忌憚地站在籃框左右,不去擔心外圍的人。

李光耀還未利用辜友榮的掩護切入禁區,榮新防守就做出一連串的反應,而且除了持球的李光耀之外,也將站在兩邊三分線魏逸凡、包大偉、楊真毅的潛在威脅都考慮在內,對比賽的理解度與敏銳度,榮新確實已經達到甲級聯賽的頂點。

然而這一球,李光耀完全沒有要自己切入的意圖,吸引了榮新大半的注意力之後,右手直接把球甩給站在右側三分邊線的魏逸凡。

魏逸凡,除了我之外,你現在是光北切入能力最強的人,用你的速度撕裂榮新的防線吧!

魏逸凡似乎聽到李光耀心裡的吶喊,一接到球就壓低重心往禁區切,而離他最近的防守者,是小前鋒劉家豪。

邱群杰見到李光耀把球傳出去,本來想退回禁區徹底封鎖住魏逸凡的切入,但是他發現劉家豪已經對上魏逸凡,念頭一轉,改變心意,退了開來,讓兩人可以在比賽中進行一對一的單挑。

魏逸凡,來吧!

劉家豪看著魏逸凡衝過來,眼神閃爍無比鬥志,表情專注無比,現在劉家豪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把魏逸凡擋下來。

魏逸凡切身感受到劉家豪的高昂鬥志,本來還想與楊真毅進行兩人小組搭配,但是魏逸凡直接將這個念頭拋去,這一球,他要自己上!

劉家豪,接招吧!

魏逸凡與劉家豪,一年前同是榮新的新生,兩人在國中時期都打出相當不俗的成績,一進到榮新高中就展現出超乎同儕的能力,馬上被嚴本玉拉到一軍的行列,兩人打法神似,身體條件也相去無幾,個性更是相像,只要站上場都充滿了鬥爭心,全隊上下都將他兩人視為球隊未來的先發前鋒,兩人為了先發的位置激烈競爭,在教練面前力求表現,但是這沒有讓他們的關係惡劣,反而變成了亦敵亦友的關係,只不過在魏逸凡讓眾為之驚訝的突然轉學之後,兩人之間的一切就此畫下句點。

在魏逸凡離開榮新之後,兩人就好像兩條平行線一樣沒有任何交集,當時,兩人從未想過,一年之後他們竟然在甲級聯賽相會,而且身份從隊友變成對手。

在這一年的時間內,劉家豪一步步提升自己的能力,無庸置疑地站穩了球隊先發小前鋒的位置,魏逸凡則是加入光北籃球隊,幫助光北高中一路走到甲級聯賽。

一切變得太多,但是不變的是,兩人對彼此彷彿烈火般的競爭意志。

魏逸凡面對劉家豪的防守,身體一沉,壓低重心往右邊切,想要鑽底線擺脫劉家豪。

你想都別想!

劉家豪身體往左邊擠壓,只留給魏逸凡一絲空隙,若是魏逸凡真要切底線,就必須冒著一不小心就會踩出界的風險強行突破。

魏逸凡當然沒有那麼笨,發現沒有機會走底線後,以左腳為軸心往左轉身,要利用快速的轉身擺脫離家豪的防守。

但是劉家豪也不覺得魏逸凡是個笨蛋,而且也預料到魏逸凡的動作,腳步往右後方退。

在榮新時期,為了在最短的時間提升實力,魏逸凡跟劉家豪常常利用練球前與練球後的時間,打一對一單挑,當時魏逸凡就曾經數次使出運球往底線切,被擋下後轉身切另一邊,利用籃框當掩護左手上籃的招式。

你用這種用到爛的招式對付我,是不是有點太看不起我了!

劉家豪腳步緊緊跟著魏逸凡,心裡已經在計算魏逸凡的收球時機,準備送給魏逸凡第三顆火鍋。

然而,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卻已經可以改變太多事情,劉家豪不是以前的劉家豪,魏逸凡,當然也不是以前的魏逸凡。

魏逸凡沒有繼續運球往左切,面框的瞬間右腳一踏,往後跳了一步,拉開與劉家豪之間的距離,收球,雙腳用力往後跳,確保這次投籃不會被劉家豪影響,身體順勢後仰,眼睛瞄向籃板,跳投出手。

魏逸凡看著球完全按照他所希望的角度與高度,落在籃板右上角,帶著強烈後旋的球與透明的籃板摩擦的瞬間,激起了刺耳的摩擦聲,下一秒鐘,一道清脆又令人愉悅的唰聲響起。

魏逸凡後徹步後仰跳投得手,總算終結光北這一陣得分乾旱期。

比數11比18,光北落後7分。

主播台上,見到魏逸凡得分,藍于銘微微鬆了一口氣,語調也因此稍稍有些上揚:「魏逸凡做出一連串精彩的動作,在劉家豪面前跳投擦板得分,動作又快又紮實,看得出來平常一定花了很多時間練習。」

李育伸說:「魏逸凡高一在榮新的時候就有不錯的表現,有這樣的實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光北暫停回來之後一點長進都沒有,這一波進攻根本沒有任何戰術上的配合,就是把球交給魏逸凡,讓他利用個人能力得分,如果光北接下來都想要這樣打,那絕對完蛋,榮新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球隊,甲級聯賽也不是這麼好混的地方。」

「育伸說的沒錯,但是光北現在急需有人跳出來得分,魏逸凡既然有這樣的實力,跳出來幫助球隊也是合情合理。」藍于銘立刻反駁。

「你這麼說也是沒錯,不過光北這種打法一點內容都沒有,而且個人能力再強,一定都有失常的時候,如果今天魏逸凡就是很不巧地沒辦法得分,不就代表光北完蛋了?球不是這麼打的,球隊沒有良好的戰術系統,就算球員能力再強都沒用!」

「但是光北是去年九月才創立的球隊,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要他們培養出戰術,實在是太過刁難了。」

李育伸哼了一聲:「要想在甲級聯賽生存,再困難都要想辦法達成。」

在藍于銘與李育伸為光北的打法展開唇槍舌戰的同時,光北已經退到後場防守,準備迎接榮新的攻勢。

謝雅淑這時又從椅子上站起來,對場上的球員大喊:「魏逸凡,這一球打得漂亮,大家加油,把這一波攻勢守下來!」

觀眾席上的劉晏媜在魏逸凡得分之後,開心地歡呼出聲,但是知道現在還不是放鬆的時候,馬上大喊道:「剛剛順利得分,不過我們現在還是處於落後的狀態,我數三聲,大家一起喊防守。」

「一、二、三!」

啦啦隊、學生加油團齊聲大喊:「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防守───!!」

光北隊在後場繼續擺出二一二的區域聯防迎接榮新的攻勢,縱使現在處於不利的7分落後,但是每一個人眼睛都發著亮光,發自內心地相信他們絕對有機會贏這一場比賽。

場上五人之中,實力最弱,對自己最沒有自信,心理防線最薄弱,緊張到手腳發冷的包大偉,緊咬牙齒,他很明白在甲級聯賽這個地方,隨便挑一個球員實力都比他強,他的存在是極為渺小的,但是他深深地相信,只要大家團結在一起,做好各自擅長的事情,那麼這一場比賽光北絕對有希望。

包大偉在心裡對自己怒吼著,因為,我們是最強的!

張家浩運球過半場,周冠佑站在左邊三分線側翼兩步外的地方,雙手放在胸前,做出接球的手勢。

張家浩立刻執行「周冠佑戰術」,將球傳給周冠佑,自己則準備跑到弱邊的三分線外埋伏。

周冠佑還未接到球,腦海中就已經想好這一球要怎麼打,首先他會用快速的第一步突破光北第一道防線,如果接下來有人補防,他就把球傳出去外線,讓隊友投三分球,或者是收球轉身擺脫補防,跳起來做投籃假動作,小球交給王書維,讓王書維可以輕鬆得分,又或者是靠在光北內線球員身上,爭取進算加罰的機會。

可惜的是,周冠佑心裡的計畫未能實現,因為一個名為包大偉的球員。

光北籃球隊,球員的實力落差很大,可是每一個球員都有屬於自己的才能,除了一個人之外,包大偉。

包大偉肢體的協調性並不好,沒有柔軟的投籃手感,身高不出色,速度也不快,也沒有像是詹傑成那種天生的傳球才能,所以包大偉只能苦練防守,唯有防守,才能讓他在球場上生存。

然而在苦練的過程之中,包大偉不知不覺間培養出比別人更敏銳的觀察力,而敏銳的觀察力,讓包大偉擁有比以往更快的判斷力。

在周冠佑做出接球動作,張家浩眼睛看向周冠佑的瞬間,包大偉判斷張家浩一定會傳球,雖然距離周冠佑足足四步,但是包大偉相信為了防守而苦練的腳力,絕對可以讓他來得及抄到這顆球。

包大偉就好像獵豹一樣往前飛衝,周冠佑眼角餘光發現一道黑影撲過來,心裡出現不妙的感覺時,已經來不及了。

包大偉整個人往籃球飛撲過去,努力伸長右手,在球落入周冠佑雙手前把球拍走。

在包大偉的努力之下,球往前場飛了過去,張家浩飛奔過去想要把球攔下來,但是有一個人的速度比張家浩更快。

李光耀如同飛箭般往球衝了過去,如同油門踩到最底的超級跑車,越過張家浩追到球,彎身將球接起,運球往籃框衝。

楊真毅、魏逸凡知道李光耀不能出手投籃,就算有快攻機會也不能自己出手,也邁開腳步往前場衝,而榮新可不想要給光北快攻上籃的機會,周冠佑、劉家豪反應極快地回防。

該死!

球被李光耀搶走後,張家浩直接跑到李光耀身邊,擠壓李光耀的運球空間。

出乎張家浩意料的是,李光耀的身體竟然比他想像得還要強壯,就這麼頂著他往籃框衝。

張家浩很快就知道他擋不下李光耀的切入,若是不想個辦法讓李光耀停下的話,李光耀一定會一路切到籃下,利用身材上的優勢硬是在他頭上拿分。

算了,就犯規吧,反正團隊犯規不到五次,就算犯規也只是發邊線球而已,不會送這個傢伙上罰球線。

張家浩伸開右手,就要狠狠地往李光耀運球的左手打下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李光耀把球傳給了楊真毅。

楊真毅在弧頂三分線的地方接到球,下球往籃下切,周冠佑就跟在身邊,劉家豪則是在後面虎視眈眈。

楊真毅像是沒有發覺兩人存在一樣往籃下切,眼神表情充滿了堅決,顯示絕不臨陣脫逃的決心,一個運球後收球往前跨了兩大步,肩膀故意頂了周冠佑,爭取更大的出手空間,左腳奮力一踏,起跳上籃。

楊真毅順利擠開周冠佑,不過就在他準備將球輕輕放進籃框的瞬間,卻有一隻大手出現在視線內。

劉家豪算準了腳步,與楊真毅同時跳起,但是劉家豪不僅身高比楊真毅高,彈跳力跟爆發力也都比楊真毅更出色,整個人就像是老鷹一樣飛起,準備抓取楊真毅這一隻小雞。

想上籃,作夢!

劉家豪臉色猙獰,剛剛被魏逸凡一對一單打吃掉,現在他就要用這一記火鍋討回來。

劉家豪並不是一個記憶力特別好的人,如果是的話,他就會記得現在持球上籃的人,是曾經在國中聯賽叱吒風雲的楊真毅,而不是光北高中的某一個無名球員。

楊真毅發現劉家豪的大手,立刻放棄上籃得分的企圖心,手腕用力地把球往籃板拋。

球落在籃板上往後反彈,連籃框都沒碰到,不過楊真毅這一球的目的不是得分,而是傳球。

魏逸凡跟楊真毅之間似乎有心電感應,在楊真毅將球拋出的瞬間,魏逸凡急吸一口氣,在後面墊步起跳,身體在空中滑翔,右手接住球,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力地把球往籃框塞。

〝砰───!〞,魏逸凡單臂大灌籃,這一灌,徹徹底底地將光北的氣勢喚醒,不用劉晏媜指揮,觀眾席上所有的學生都興奮地跳了起來,學生伸手擊掌,臉上充滿了驚奇與不敢置信,為魏逸凡這一個灌籃歡呼不已。

「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光北──!!」

魏逸凡的灌籃不僅提振光北的氣勢,也讓主播台上的藍于銘幾乎瘋了般地在鏡頭前大叫:「哇!魏逸凡接到籃板球,直接上演一記雷霆萬鈞的大灌籃,而且不知道觀眾朋友是不是跟我想得一樣,我覺得這一球楊真毅並不是沒有投進,而是知道魏逸凡就在後面,故意把球拋向籃板,用極具創意的方式助攻給魏逸凡,不過不管這一球是刻意還是就只是沒投進,魏逸凡這一記灌籃實在太精彩啦!」

李育伸冷哼一聲,說道:「魏逸凡去年還是榮新的球員,有這種表現也是非常正常,我實在是不懂魏逸凡為什麼要轉隊,現在在光北打球根本就是浪費他的生命,消耗他的籃球生涯而已。」

被李育伸批評的魏逸凡,此時鬆開緊抓著籃框的右手,身體落地,正好面對劉家豪。

魏逸凡深深看了劉家豪一眼,不過一句話也沒有說,轉身跑回後場。

「好球。」楊真毅跑在魏逸凡後面,伸手用力拍了魏逸凡的屁股,一個跨步來到魏逸凡身邊,伸出左手。

「這還用說。」魏逸凡右手往下一拍,與楊真毅擊掌。

如果說李光耀是光北高中最具殺傷力的利刃,那麼楊真毅與魏逸凡,絕對是光北高中默契最好的雙刀。

魏逸凡個人連得4分,比數13比18,光北落後5分,第一節還剩下2分36秒。

劉家豪站在底線外,發球給張家浩,跟隨周冠佑的腳步快速過了前場。

張家浩雙腳一過中線,馬上停下腳步,暫停回來之後魏逸凡馬上連得4分,當中還有一記大灌籃,張家浩自己是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可是觀眾席上不斷傳來光北的歡呼聲,張家浩擔心會對其他人造成影響,於是刻意放慢了節奏,就連周冠佑上來要球都用手勢揮退。

李育伸看到張家浩的舉動,滿意地點頭說道:「嗯,張家浩果然就是一個字,穩,一講到榮新,大家第一個一定是想到周冠佑,第二個想到王書維,第三個想到他們的三分球,第四個想到壓迫性防守,不知道要到第幾個才會想到張家浩,不過我跟大家說,如果沒有張家浩這個沉穩的控球後衛,榮新絕對不會這麼強。」

李育伸高談闊論:「榮新的球風比較快,而且因為進攻端實力高人一等,所以常常可以靠著一波旋風般的攻勢打擊對手,不過如果有長期關注甲級聯賽的人,應該也有發現到榮新偶爾會出現求急求快而出現失誤,在場上找不到節奏的情況,但是現在球隊裡面有張家浩這個沉穩的控球後衛在,已經不需要去擔心這個問題,某種程度上來說,張家浩可以說是榮新奪冠的最後一塊拼圖。」

當李育伸在主播台上不斷讚揚張家浩的時候,張家浩動了。

張家浩邁開腳步,走到弧頂三分線前兩步的地方停下來,眼睛瞄向周冠佑,周冠佑會意,馬上跑過來準備接球,而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周冠佑身上的時候,張家浩出乎眾人意料地自己切入!

光北高中,你們可別以為我只會投三分球!

在猝不及防之下,包大偉被張家浩突破防守,不過當包大偉轉身想要追上張家浩的瞬間,他看到辜友榮已經站在張家浩的切入路徑上補防。

這是包大偉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有一個兩公尺高的巨人站在自己身後,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隊上就有一個兩公尺高的邱群杰,榮新在訓練時也會進行分組對抗賽,所以張家浩面對辜友榮依然保持鎮定,將球傳給左邊三分線側翼的劉家豪。

劉家豪一接到球,低頭看了三分線一眼,確定自己腳沒有踩到線,眼睛瞄籃,膝蓋彎曲,雙手拿球準備跳投出手。

離劉家豪最近的包大偉兩步當作三步,狂奔撲了過去。

劉家豪看著包大偉,拿球往上一比,把包大偉整個人騙到空中。

劉家豪瞄了包大偉一眼,下球閃過包大偉,壓低重心往禁區切,只不過站在光北防守中樞的辜友榮,腳步一跨,身體一轉,擋下他的切入路線上,加上底線還有虎視眈眈的楊真毅,劉家豪知道硬切最好的結局就是造成光北的犯規而已,根本別奢望可以輕鬆得分。

於是劉家豪收球跳起來,將球傳給站在右側三分邊線的周冠佑。

區域聯防的特性就是對球不對人,球在左邊,那麼防守的重心就會偏向左邊,是謂強邊,對右邊的注意力就會減少,是謂弱邊。

周冠佑在弱邊的三分線接到球,李光耀立刻站到周冠佑身前,其他四名球員身體也都轉向周冠佑,準備迎接周冠佑的進擊。

面對李光耀的防守,周冠佑身體一沉,右腳往前做了一個試探步,發現李光耀身體往後移動,重心被他的試探步騙走,右腳縮回到三分線外,右手拿球往上一比,李光耀明明知道周冠佑很可能是假動作,但是卻擔心周冠佑真的投三分球,在猶豫的情況之下雙腳微微跳起,但是卻變成既不像是要封阻周冠佑的跳投,也不像要擋下周冠佑假動作之後的切入的尷尬模樣。

在瞬息萬變的籃球場,不管是投籃、傳球、防守,都不容一絲猶豫。

成功晃起李光耀後,周冠佑下球往右邊切,見到辜友榮跟魏逸凡雙眼散發著亮光等他大駕光臨,強如周冠佑,也不想挑戰兩人合力鎮守的禁區,一個運球之後收球跳起,身體微微往後仰,跳投出手。

這個幾乎是等同於平常練習的跳投,在出手的瞬間,周冠佑卻大叫一聲:「短了!」同時往禁區衝了過去,希望能夠搶到自己投失的球。

球落在籃框前緣彈了出來,辜友榮高高跳起來抓下籃板球,只不過周冠佑並沒有放棄這一顆籃板球,奮力跳起來,右手使勁地往辜友榮手中的球打了過去,硬是把球從辜友榮手中拍出,。

然而周冠佑快速的反應並沒有帶來好的結果,場邊的哨音響起,裁判手指著周冠佑,喝道:「榮新14號,打手犯規!」

周冠佑自知有打到辜友榮的手,並沒有爭辯,舉起手承認犯規,跟隊友一起跑回後場防守。

主播台上,李育伸難掩失望地說道:「周冠佑這一球太著急了,雖然沒有投進真的很可惜,但實在是沒必要因為這樣賠上犯規,周冠佑實力無話可說,就是個性上有點太浮躁了,如果可以跟張家浩一樣沉穩一點,榮新絕對會是一支更強的球隊。」

藍于銘說道:「周冠佑應該是覺得自己不應該錯失這麼簡單的得分機會,想要靠自己彌補這2分,所以才會急了起來,不小心犯了規,我是覺得這種心情大家都有過,只是周冠佑運氣不好被吹了犯規。」

裁判輕吹哨音,手指向光北進攻的籃框,站到邊線外:「光北球。」

辜友榮站到裁判身邊,拿過球,發球給李光耀。

李光耀將球運過半場,現在光北雖然落後5分,不過氣勢站在光北這一邊,第一節還剩下兩分多鐘的時間,要追平甚至逆轉比數,時間上絕對綽綽有餘。

李光耀運球到弧頂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眼神定在底線的辜友榮身上,下巴抬了抬,辜友榮會意,直接從底線跑上來幫李光耀單擋掩護。

只不過這個單擋掩護還是太明顯,邱群杰馬上來到辜友榮身後,若是李光耀真的無知地強行切入,他會讓李光耀知道這種老掉牙的單擋掩護,就算過得了周冠佑,但絕對突破不了他這一關。

只不過李光耀把辜友榮叫來單擋掩護,並不是為了讓自己可以輕鬆切入,而是要讓邱群杰遠離禁區,見到邱群杰來到辜友榮身後,立刻把球轉移到左邊三分線側翼的包大偉,指著站在底角的魏逸凡:「傳球!」

包大偉聽從李光耀的指示,接到球之後立刻將球傳給魏逸凡,魏逸凡在底角接到球,眼睛瞄籃,拿球往上比了一下,但是衝來防守的劉家豪根本沒有被晃起。

憑著對魏逸凡的了解,劉家豪壓低重心,全心全意防堵魏逸凡的切入,甩都不甩魏逸凡的投籃假動作。

魏逸凡不死心,又拿球比了一次,不過劉家豪依然不為所動。

「少來了,趕快切入吧,你跟我都知道,三分球不是你的強項。」劉家豪眼睛裡面閃爍著強烈的自信,輕喝道:「來吧!」

魏逸凡想要回應劉家豪的挑釁,只不過辜友榮在李光耀傳球之後,轉身往禁區走,在籃框旁邊卡到好位置,憑著辜友榮的身材優勢,魏逸凡認為辜友榮成功得分的機會比自己高,將球高吊傳了過去。

辜友榮接到球就想強打邱群杰,但是王書維馬上就包夾過來,鎖死辜友榮的進攻空間。

不過為了包夾辜友榮,榮新的禁區出現了致命的漏洞,楊真毅這個時候空手切開後門,完全沒有人防守。

辜友榮沒有放過如此大好機會,馬上將球傳了過去。

楊真毅接到球,在籃下輕鬆地利用擦板將球投進。

比數15比18,光北落後僅僅3分。

主播台上,藍于銘興奮地說:「光北真是一支充滿韌性的球隊,暫停回來之後立刻打出一波6比0的攻勢,頂住了榮新給的壓力,把比數拉近到僅僅3分!」

李育伸在旁邊噗哧一笑,說:「你現在說韌性也太早了,現在才第一節比賽而已,所謂的韌性,是第四節落後雙位數還不放棄,全隊上下一心力拼進攻防守,今天是光北第一場比賽,會打得積極一點也是很正常的事,不是你口中說的韌性。」

藍于銘臉色微微一沉,他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李育伸要一直看低光北高中,榮新確實很強,是一支很有冠軍相的球隊,可是光北的球員在場上也是很認真在打球,為什麼總要用這種冷嘲熱諷的口吻在評論光北!?

張家浩運球過半場,觀察光北的二一二區域聯防,右手將球高高一拋,大膽地傳給上中的王書維。

王書維一接到球,以左腳為軸心轉身面對籃框,沒有做出任何多餘的動作,下球往禁區切,一個運球之後收球,在辜友榮面前拔起來急停跳投出手。

〝唰─!〞

王書維突如其來的強攻,漂亮地空心入網。

球進之後,榮新場上五名球員正想要回後場防守,總教練嚴本玉卻在場邊大喊:「不要退,全場壓迫!」

聽到嚴本玉的叫喊聲,李育伸臉上出現興奮的表情:「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到,剛剛嚴本玉教練在場邊大喊全場壓迫,榮新這一支球隊除了進攻非常強之外,他們的全場壓迫跟半場包夾防守也都很有名,第一節比賽剩下一分多鐘,看來嚴本玉已經忍受不了被光北糾纏的局面,要一口氣把比數拉開了!」

辜友榮站在底線外準備發球,本來想要傳給李光耀,但是李光耀身邊同時有著周冠佑跟張家浩,讓辜友榮不敢將球傳過去,只能選擇將球傳給包大偉。

包大偉才剛接到球,劉家豪就衝過來防守,包大偉知道自己運球能力不好,連球都不敢運,把球抱在懷裡,希望有人趕快過來接應。

「球!」「傳球!」「大偉!」李光耀、魏逸凡、楊真毅都很清楚包大偉的弱點,李光耀利用辜友榮的單擋掩護跑向包大偉,魏逸凡與楊真毅也在前場跑回中線,三人同時對包大偉大喊要球。

三個人聲音同時響起,包大偉一時間不知道該把球傳給誰,三個人身後都有人跟著,傳出去似乎都很有危險。

最後包大偉做了一個自覺十分聰明的決定,他將球傳給沒有人防守的辜友榮。

辜友榮看著球朝自己飛來,心中大罵,怎麼會傳給我!

包大偉因為被劉家豪緊貼著防守,心情非常緊張,這一球傳得並不理想,以辜友榮的身高,竟然要跳起來才能接得到這顆球。

落地之後,辜友榮立刻運球往前場衝,在進攻時間剩下16秒的時候跨過中線。

場邊的嚴本玉對邊線的裁判抗議:「嘿,8秒沒過半場,違例了!球權轉換啊!」

場邊的裁判並沒有理會嚴本玉,讓球賽繼續進行。

辜友榮心裡鬆了一口氣,在他眼裡,包大偉剛剛應該要把球傳給李光耀才對,張家浩跟周冠佑都跟在李光耀屁股後面,包大偉大可放心地把球傳過去,張、周兩人絕對沒機會抄到球,而李光耀只要接到球,就可以直接衝到前場跟魏逸凡還有楊真毅配合,打一波三打二的快攻,直接破了榮新的全場壓迫性防守。

但是包大偉卻把球傳給他,讓他必須慌忙地把球帶過前場,差一點犯了8秒違例,然後光北要在這16秒的時間組織一波攻勢,就僅僅只是一個傳球,卻可以造成截然不同的結果。

辜友榮把球傳給李光耀之後,馬上跑到底線,目光定在包大偉身上。

小子,爭氣點啊,別被榮新的防守嚇到尿褲子了!

李光耀接到球,以為自己可以好好組織一波攻勢,沒想到周冠佑與張家浩竟然衝過來包夾防守。

雖然剛剛嚴本玉在場邊只有喊全場壓迫,但是榮新早就養成一種習慣,全場壓迫性防守失敗的話,就直接執行半場包夾防守,要利用這兩種主動式的防守徹底摧毀對手。

李光耀連想都不想,直接把球傳給無人防守的包大偉,包大偉接到球,周冠佑與劉家豪立刻衝了過去,讓他大感緊張,將球回傳給李光耀。

但這是一個非常錯誤的決定,因為張家浩並沒有完全退開,還站在李光耀身邊兩步以內的地方。

張家浩看準球的來勢,一個箭步直接把球抓下來,運球往前場衝。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興奮地說道:「光北發生失誤了,在榮新使出壓迫性防守之後馬上就原形畢露了!」

李光耀拔腿狂奔,要阻止張家浩一條龍上籃,張家浩右手運球,感受到李光耀防守散發的壓力,左手護球,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只不過李光耀的身體素質比張家浩還要好,張家浩驚覺自己若是硬要上籃,可能討不了好。

「嗚呼!」這個時候,一道大叫聲傳來,張家浩往後瞄,發現周冠佑就跑在後面,右手一勾,直接把球往傳了過去,周冠佑接到球,連運球的動作也省了,踏兩步後高高跳起,輕鬆地上籃取分。

比數15比22,在光北打出6比0的攻勢之後,榮新馬上連得4分,澆熄光北的反撲氣燄。

不過光是這樣,並不能讓榮新的人滿意,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不斷鼓譟,似乎在告訴球員趕緊凌虐光北這支聽都沒聽過的球隊,而榮新繼續在場上使出全場壓迫性防守,彷彿在回應觀眾席上的學生:「好啦好啦,我們聽到了,別急,一分多鐘的時間,夠我們殺翻光北了,你們就在觀眾席上欣賞就好!」

—–
大頂薪時代來臨,很多球員已經拿到非常高的肥約。
這不禁讓我想起,在例行賽季中宣佈要退休的Kobe,曾經被記者問過,有沒有考慮為了超大肥約再打一年。
Kobe則是想也沒想地搖頭,「不會。」
雖然這個答案讓許多包含我在內的Kobe迷為之心碎,不過Kobe確實就是Kobe,決定好的事情沒人能夠改變他的心意。

現在已經出現年均三千萬美金的超大合約…大家覺得接下來又會出現多高的薪水呢?
話說熱火隊對Wade的態度,真的很讓人心寒…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