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罰一球!」裁判站在底線,見到光北與榮新的球員都在籃框兩側站好,地板傳球給魏逸凡。

魏逸凡雙手穩穩地接球,看著籃框,深深吸吐了一口氣,往下運球三次,膝蓋彎曲,身體微微一沉,雙手將球舉到額頭上前方,讓意識集中在這次罰球上,眼神專注,雙腿出力站起,力量一路從腰、肩膀傳達到最敏感的手指。

魏逸凡將球投出,看著後旋的球以幾乎是完美的拋物線朝籃框飛去,這個瞬間,魏逸凡眼中閃過自信的鋒芒。

〝唰〞,球空心命中,應聲破網,魏逸凡漂亮地完成了這個三分打。

比數7比0,第一節比賽剩下8分37秒。

光北如此精彩,超乎所有人意料的表現,讓主播台上的藍于銘心情更是激昂:「魏逸凡把握住加罰的機會,完成了三分打,光北開局拉出一波7比0的攻勢,在這波攻勢之中,表現最亮眼的絕對是24號李光耀,個人貢獻3次助攻,光北的7分都與他有關!」

對李光耀的表現,李育伸說:「比賽一開始就傳出3次助攻確實是很不錯,但是除了第一球快攻之外,後來兩次助攻都是仰賴隊友本身的實力,傳給中鋒那一球很明顯是亂丟的,傳得太高了,高到身高絕對有兩公尺的中鋒差點接不到,接下來傳給魏逸凡,其實也不能算助攻,今天如果是別的球員接到球,根本不會有進算加罰的機會,說是助攻,言過其實了,這個球員還有待磨練,很明顯太菜了,經驗不足。」

藍于銘勉強附和道:「育伸這麼說也是呢,不過說不定李光耀是真材實料也說不定,比賽才剛開始,接下來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觀察他。」

主播台對面的媒體區,對於光北開局的表現同樣感到相當訝異,嗡嗡嗡的議論紛紛,甚至有人對苦瓜與蕭崇瑜搭上了話,半是試探半是詢問地談起光北的背景。

對於這些話語,蕭崇瑜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看向苦瓜。

苦瓜冷漠地瞄了這些記者一眼,淡淡地說道:「就是一間今年剛創立,就運氣好到不行,一路從丙級聯賽打到甲級聯賽的球隊,而且現在還運氣好到可以領先榮新7分而已,沒什麼好說的。」

苦瓜冷漠的言語讓這些試探的記者閉起了嘴,臉色就像是吞了蒼蠅一樣難過,一旁的蕭崇瑜吞了一口口水,很擔心苦瓜如同冷箭一般的言語會引發衝突。

苦瓜什麼都好,就是講話太衝太臭了。

球場上,比賽繼續進行,張家浩接過王書維的底線傳球,邁步往前場跑。

王書維從場外跑進來,經過張家浩身邊的時候,低聲說道:「等一下把球給我,周冠佑那白癡又在耍智障了。」

張家浩微微點頭:「好。」

王書維話一說完,加快腳步過了前場,跑到底線去。

張家浩雙腳跨過中線之後停了下來,正要觀察光北的防守時,周冠佑跑了上來:「球!」

張家浩這一次非但沒有傳球給周冠佑,反而還用手勢揮退他:「你打得太急了,先跑戰術!」

周冠佑不甘心,裝作沒聽到,還是想要跑上去要球,但是這時候場邊的總教練嚴本玉大喊:「周冠佑,你在幹嘛,搞破壞啊!?球是這麼打的嗎?我是這樣教你的?」

聽到嚴本玉的叫喊聲,周冠佑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退了下去,張家浩也因此鬆了一口氣。

周冠佑的實力非常強,無庸置疑是球隊裡的王牌,但是周冠佑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有牛脾氣,牛脾氣一犯,球隊裡面只有總教練嚴本玉才能夠拉得動他。

不過張家浩很能理解周冠佑的心情,堂堂強權榮新高中,被視為有機會推翻啟南王朝的強隊之一,開局竟然被一支才剛晉級甲級聯賽的無名球隊打出一波7比0的攻勢,別說周冠佑,張家浩自己也受不了。

而且周冠佑一開賽就被抄球、蓋火鍋,又被對方的24號球員輕易地突破防守,換作是張家浩自己,說不定也會因為想要討回顏面,而急著想要把球拿到自己手上。

不過可以理解歸可以理解,張家浩是場上的指揮官,他有義務要做出對球隊最有利的安排。

張家浩左手運球,舉高右手,比出戰術的暗號,指揮隊友跑位,眼裡閃耀著銳利的光芒。

光北高中,別太囂張,馬上就讓你們知道我們榮新高中的厲害!

張家浩與王書維眼神交會,王書維上中跑到罰球線的位置,將辜友榮卡在身後,高舉雙手要球。

張家浩馬上高吊傳球給王書維,加入跑位的行列。

王書維輕輕跳起來,將球穩穩地接了下來,而這個瞬間,整個榮新高中就像是活過來一樣,包含周冠佑在內,其餘四個人飛速地跑位,讓觀眾席上的光北與榮新學生看得是眼花撩亂。

面對榮新高中的跑位,光北高中則是以「講話」來對抗。

辜友榮站在王書維後面,凝神準備應付王書維接下來的動作,沒辦法分心在周遭的變化,而指揮隊友的工作,就落在底線的魏逸凡跟楊真毅身上。

「底過一隻!」「右邊底角有人!」「大偉你後面有人!」「周冠佑在左邊!」

除了魏逸凡與楊真毅之外,外圍的李光耀與包大偉也不斷提醒隊友榮新外圍的動向。

「中切一隻!」「左邊側翼有一隻跑到底線!」「右邊我的,大偉你注意看弧頂!」

在魏逸凡、楊真毅、包大偉、李光耀的互相溝通提醒之下,光北的防守十分緊密,讓榮新高中一時間找不到空隙。

背框站在罰球線的王書維,發現光北的防守比他預料得紮實,找不到太好的傳球機會,眉頭微微一皺。

光北高中,不錯嘛,難怪可以打進甲級聯賽,還真有兩把刷子,只不過光是這樣,還是不夠。

王書維輕吸一口氣,身體一沉,以右腳為軸心往左轉身,繞過辜友榮切進禁區,速度之快,讓辜友榮無法第一時間擋下王書維的切入,跟李光耀防守周冠佑的時候一樣,只能勉強做到跟在旁邊不被甩開的程度而已。

王書維似乎完全不在乎辜友榮的存在,右邊肩膀頂住辜友榮,就這麼硬著往禁區切,到籃框前一步的地方停下來,右手拿球伸出,就要上籃出手。

辜友榮急於阻擋榮新的攻勢,想也沒想地跳起來要封阻王書維的上籃,卻因此被王書維的投籃假動作騙到空中。

王書維以左腳為軸心往後轉身,右手拿球一勾,球落在籃板上往下彈落,直接進到籃框之中。

唰的一聲,球空心破網,王書維精彩的禁區腳步替榮新高中破蛋取得分數,比數7比2,光北領先5分,第一節比賽還有8分22秒。

王書維的上籃得手,喚醒了在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有些人甚至舉起了親手製作的加油大卡片,努力在空中揮舞,大喊著:「王書維、王書維、王書維、王書維!」

李育伸滿意地說:「王書維這個腳步真是乾淨俐落,他高一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他,雖然那時候的表現還很青澀,但是我當時就想他未來一定會變成一個很不錯的球員,現在就跟我想得一模一樣,成為一個兼具籃球智慧與實力的內線球員,那個假動作完全騙起光北的防守球員,漂亮,真的漂亮。」

藍于銘秉持著公正的立場,也說:「我剛剛觀察到場邊的裁判一直盯著王書維的軸心腳,但是裁判沒有吹哨,我想這代表王書維平常就非常勤奮地練習禁區腳步,同時也把下盤的力氣鍛鍊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夠以非常快的速度完成這個精采的禁區腳步而沒有被吹判走步。」

李育伸點點頭:「沒錯,就是這樣。」

場上,辜友榮快步跑到前場準備進攻,眼裡的鬥志熊熊燃燒,剛剛被王書維得分,讓辜友榮的自尊心有些受挫,想要在這一波進攻中討回來。

以往在乙級聯賽,向陽高中就像是天神俯視著其他球隊,而身為王牌中鋒的他,在球場上就是負責摧殘對方的禁區,凌虐對手的超級球員。

在乙級聯賽的時候,進攻端,從未有人守得住他,只能高舉雙手眼睜睜地看著他得分,防守端,只要他想,單場送出5火鍋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到了後來,只要他站在籃下,甚至鮮少有人敢切進禁區挑戰他,更不用說籃板球,單場要搶下10個籃板球,簡直跟喝水一樣輕鬆又簡單。

帶著對自己的自信與驕傲,現在來到甲級聯賽,在剛剛與李光耀合作完成一記空中接力大灌籃之後,辜友榮的信心更是膨脹,認為自己可以延續之前的禁區統治力,在甲級聯賽發光發熱,然而王書維的上籃,徹底地粉碎了辜友榮的幻想。

辜友榮從未想過,竟然有人可以這麼輕鬆地就在自己的防守之下取分。

甲級聯賽,果然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辜友榮的信心在瞬間碎了滿地,但是辜友榮自己很快把這些碎片撿了起來,並且黏了回去。

辜友榮眼裡充滿鬥志,是,他不能繼續在甲級聯賽這個舞台跟以往一樣大發神威,往日的榮光已經消失,可是也只有到甲級聯賽,他才能夠在與更強的對手交手之間,看到自己以前在乙級聯賽看不見的弱點,然後進步,獲得爆炸性的成長!

唯有繼續成長,唯有持續追求「強」,唯有保持這一顆飢渴的心,才能夠在這一條充滿荊棘的籃球路,走得更加順暢。

辜友榮胸口湧進熱血,跑過前場之後,馬上到了罰球線左側舉高雙手要球。

「我的!」榮新的中鋒邱群杰馬上跑了上去,一開始邱群杰想要利用站前防守讓控球的李光耀不敢把球傳給辜友榮,但邱群杰心想自己是中鋒,是榮新的防守中樞,若是被辜友榮利用轉身甩開防守,籃下就等於空無一人,就算王書維跟劉家豪即時防守,辜友榮也擁有身高與身材上的優勢,更可以把球傳給外圍的隊友,所以邱群杰選擇保守地站在辜友榮身後,雖然處於絕對被動的情況,不過邱群杰有十足的信心,可以一對一守下辜友榮。

李光耀瞄了紀錄台上的計時器一眼,發現進攻時間還剩下18秒鐘,正猶豫是該把球傳給辜友榮,還是要按照李明正所安排的,把球傳給楊真毅,讓楊真毅組織禁區的攻勢。

在李光耀猶豫的瞬間,辜友榮大喊一聲:「球!」

李光耀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還真是積極啊,好,我就如你所願。

李光耀雙手拿球,把球高吊傳給辜友榮。

辜友榮接到球的瞬間,沒有任何猶豫,往左轉身切進禁區,但是速度並不是辜友榮的強項,而且邱群杰又是經驗豐富,專職防守的禁區大將,腳步一跨,直接擋下辜友榮的切入。

在邱群杰過往的經驗當中,對手被他擋下來之後,不是做假動作試圖騙他起來,就是把球傳給外線的隊友,但是今天,邱群杰遇到了另外一種情況。

邱群杰身高兩公尺整,但是體重是90公斤,辜友榮身高204公分,體重100公斤,兩人的體重有著10公斤的差距,而這個差距,讓辜友榮被擋下來之後,可以利用噸位繼續往禁區磨。

邱群杰努力壓低重心,抵抗辜友榮的撞擊,但是辜友榮的力氣實在太大,眼看辜友榮像是推土機一樣,硬是擠進禁區的心臟地帶,準備收球投籃時,劉家豪適時衝過來補防。

不過類似的場面辜友榮也遇過無數次,之前在乙級聯賽時期,就有球隊會利用包夾防守來降低他的破壞力,所以遇到這種情況,辜友榮很清楚知道該怎麼處理球。

辜友榮眼神很快掃視周圍,見到楊真毅在左側出現空檔,立刻把球傳了過去,之後馬上退出禁區,避免被裁判吹禁區三秒違例。

楊真毅接到球的瞬間,站在側翼三分線的周冠佑就要跑過來補防,但是楊真毅眼神瞄向三分線外的李光耀,讓周冠佑雙腳釘在地上,動都不動。

楊真毅好整以暇地舉起球,瞄準籃板,跳投出手,劉家豪跑回來防守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球落在籃板上之後,彈入籃框之間。

〝唰〞,清脆的聲音傳來,楊真毅中距離擦板命中,幫助光北維持住7分的差距。

比數,9比2。

藍于銘馬上激動地在主播台上說:「哇,光北隊開局4投4中,命中率百分百,而且觀眾朋友有注意到嗎,光北高中的進攻效率非常高,每一波進攻最多只花兩次傳球就得分,這可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情,尤其他們今天的對手還是榮新高中!」

李育伸在一旁懶懶地說:「你錯了,這不是光北高中的進攻實力很強,是榮新還不熟悉光北高中的打法,我想榮新一定以為光北高中不足為懼,所以賽前根本沒有作功課,完全不了解光北的戰術跟球員的打法才會出現這種狀況,一旦讓榮新摸清光北的底細之後,光北就難過囉。」

場外,吳定華興奮地站起來,走到李明正身邊:「這一場比賽打得太順了,說不定真的有機會贏!」

李明正站在場邊,看著張家浩不疾不徐地運球過半場,臉色依然十分鎮定,絲毫沒有因為落後7分而亂了陣腳,淡淡地說道:「比賽才剛開始而已,現在要開心還太早了。」

看著李明正嚴肅的表情,吳定華轉頭望向球場,看到張家浩又把球傳給上中的王書維。

榮新高中又在場上開始飛速的移動,接連不斷的空手跑位,造成光北高中防守的巨大壓力,尤其場上光北五人知道榮新高中的三分炮火非常猛烈,在注意空手切的同時,又要小心榮新在三分線外的攻勢,更讓場上五人神經緊繃起來。

「底過底過!」「大偉左邊給你,弧頂我的!」「逸凡你後面有人!」「中間有一隻進禁區喔!」

除了場上隊友互相提醒之外,場邊的謝雅淑也站起來大喊道:「李光耀,你後面三分線外有人,要注意!」

「好!」李光耀大聲回應,留上心。

王書維眼珠不斷轉動,但是光北的防守比他想像中紮實,幾次隊友有跑出些微空檔,但是王書維擔心會發生失誤,並沒有把球傳出去。

王書維心道,光北,不錯嘛,防守得很賣力,不過小心體力很快就消耗殆盡了。

王書維見沒有太好的傳球機會,向右轉身往禁區切,再次選擇自己切入攻擊。

辜友榮往後退,心裡下定決心,這一次一定要擋住王書維。

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被你騙!

可惜的是,這一次王書維並沒有給辜友榮正面對決的機會,辜友榮往後退要擋下王書維的切入,但是沒有注意到在後面單擋掩護的邱群杰,直接撞了上去,被邱群杰徹底地擋了下來,底線的魏逸凡見此,馬上要上前補防,但是王書維卻避免正面迎戰,收球,雙腿用力往後跳,身體也順著後仰,準備後仰跳投出手。

魏逸凡為了影響甚至封阻王書維的投籃,更是拼了命地撲了上去,但是也因為如此,禁區出現了漏洞。

劉家豪看準時機,空手切進禁區,王書維身在空中把球往禁區塞,一時間,劉家豪無人防守。

一看到劉家豪大空檔拿到球,光北的防守緊張起來,辜友榮、楊真毅立刻衝了上去,防守陣式也因此大亂,出現了可趁之機。

劉家豪面前有著大空檔,絕對可以輕鬆取得這兩分,辜友榮跟楊真毅完全沒有機會阻止他,可是劉家豪不滿足於區區2分,吸引到所有人注意的瞬間,把球轉移到左邊底角三分線,張家浩埋伏已久的地方。

張家浩大空檔接到球,離他最近的李光耀也有兩公尺的距離,毫不猶豫,信心十足地跳投出手。

就楊信哲整理的數據,榮新三分線外的命中率就屬兩邊底角最低,然而張家浩左邊底角投出的這一球,在他充滿信心的目光注視之下,漂亮地應聲破網。

張家浩三分球進,比數9比5,原本7分的差距,馬上縮小到4分。

「嗯,榮新這一球打得真是漂亮,球員不貪功,轉移球的速度又快,非常好!」榮新這一波進攻,讓李育伸滿意地連連點頭:「光北高中接下來壓力大囉,被榮新打起來的話,如果進攻端沒辦法投進,那麼在防守端壓力就會越來越大,若是光北的球員抗壓性不夠的話,榮新很快就可以接管這場比賽,這場比賽,雖然光北還暫時保有領先,可是不利因子越來越多,光北可要小心一點。」

當李育伸滔滔不絕地在主播台上高談闊論時,李光耀已經運球過半場。

李光耀的進攻能力非常強,就算其他的隊友並沒有在口頭上承認,但李光耀確實就是光北最強的利刃,只要李光耀開啟進攻模式,目前為止都沒有人可以擋得住他,而李光耀也常常在吸引對手注意力之後,把球傳給空檔的隊友,製造出簡單的出手機會,只不過說到控球組織,指揮隊友跑位,李光耀的能力就相對薄弱了。

李光耀在右側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停下腳步,思考該怎麼處理這一球,這時候,辜友榮又上中要球。

只不過邱群杰有了前車之鑑,知道自己在身材上沒有優勢,這一次冒著被轉身甩開的風險,站到辜友榮身旁,左手擋在辜友榮身前,只要李光耀一傳球,他就可以馬上把球拍走,不過辜友榮的對應方法就跟邱群杰想得一模一樣,以右腳為軸心轉身空手往禁區切。

李光耀立刻把球傳了過去,但是臉色馬上大變。

榮新高中不愧是榮新高中,在邱群杰採用站前防守時,大小前鋒王書維與劉家豪就特別注意辜友榮的動向,當辜友榮轉身,李光耀傳球的瞬間,劉家豪當機立斷,立刻放下手邊的魏逸凡,一個箭步衝上去,奮力跳起來,雙手直接抓下李光耀的傳球。

劉家豪抄到球的瞬間,張家浩跟周冠佑像是兩支箭頭一樣飛速往前場衝,李光耀、包大偉是光北唯二來得及跟上的人,魏逸凡、楊真毅、辜友榮站位比較靠近禁區,來不及跟上退防腳步,讓形勢變成不利的三打二。

劉家豪快步衝到前場,見到己方有人數的優勢,當然不會放過追分的大好機會,一個壓肩首先過了包大偉的防守,在三分線的位置收球踏兩步準備騎馬射箭出手,李光耀看到周冠佑跟張家浩從兩邊空手切進來,明白自己若是撲上去封阻劉家豪的投籃,劉家豪一定會趁機傳球,可是若是不撲上去,就等於給劉家豪空檔投籃的機會。

在進退兩難之際,李光耀往前踏了一步,要先擋下最顯而易見的威脅,而就跟李光耀所想的一樣,劉家豪盯著籃框的眼睛移向周冠佑與張家浩,就要把球傳給他們其中之一,然而出乎劉家豪預料的是,這個瞬間,李光耀竟然往禁區退!

李光耀看穿劉家豪的意圖,竟然做出撲上去的假動作,化被動為主動,把左右為難的情況丟給了劉家豪。

若是傳球,很有可能被李光耀抄走,若是投籃,劉家豪身體已經開始往下落,投籃的節奏在準備傳球給周冠佑與張家浩的瞬間就已經跑掉。

還滿聰明的嘛,光北的24號!

劉家豪牙一咬,在雙腳觸地變成走步違例之前,硬是把球往籃框的方向投了過去,落地的瞬間馬上衝到籃下想要搶進攻籃板球,李光耀也馬上轉身卡位,在周冠佑、張家浩、劉家豪之間,變成一塊夾心餅乾。

李光耀的反應雖快,但是球落在籃框邊緣,在籃框上左彈右跳,幾乎碰到了籃框每一個地方,跳動的幅度越來越小,最後落入籃框之間。

劉家豪的騎馬射箭得手,比數9比7,差距來到僅僅2分。

李育伸在主播台上得意洋洋地說道:「你看,我就說吧,榮新只是一時大意而已,防守端很快就做出調整,接下來光北想要得分可就難囉,榮新雖然是進攻有名,可是他們防守的敏銳度也很高,憑光北這種菜鳥球隊要在他們頭上接連取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藍于銘心裡即使不同意,卻不能不承認剛剛榮新的防守反應真的很快。

「若真的如育伸你所說的一樣,那光北如果想要繼續在榮新的防守之下得分,就要拿出百分之兩百的實力了。」

李育伸哈哈大笑:「什麼百分之兩百,現在光北高中已經被看破手腳,有幾兩重完全被榮新摸得一清二楚,就算吃了禁藥,發揮出百分之三百的實力也沒用啦,光北跟榮新之間的差距就是這麼大,光北高中想要贏,除非籃球之神突然附身在他們其中一人身上。」

一眨眼就被榮新拉出一波5比0的攻勢,光北高漲的氣勢彷彿消了氣的皮球一樣扁了下來,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察覺到場上形勢的變化,緊張地捏緊拳頭,手心開始冒出冷汗。

坐在觀眾席上的一百名學生,當中大多數人平常關注的是NBA,甚至還有少數根本沒有接觸過籃球,只是臣服在劉晏媜的魅力之下所以加入啦啦隊或加油團而已,只有那麼極少數的人長期關心甲級聯賽的戰況,只不過當這些人說出今年榮新的聲勢是多麼的大,實力是多麼強的時候,流言就像是傳染病一樣散播開來,一傳二、二傳四、四傳八…,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還經過不少加油添醋,到後來,當每一個人都知道榮新是一支很強的球隊的時候,心裡湧現出恐懼,光北說不定會被榮新慘電的念頭無可遏止地冒了出來,懷著這樣緊張的心情,他們在觀眾席上奮力地幫光北加油,而光北一開局的一波7比0攻勢,興奮的情緒與高漲的氣勢,一時間將恐懼與緊張沖散了,然而現在榮新回敬一波5比0的攻勢,讓恐懼再次張牙舞爪地襲向他們的心靈。

這一波進攻非常重要,開局一波7比0攻勢下的浩大氣勢,現在幾乎蕩然無存,若光北這一波進攻沒有打進,會讓情況雪上加霜。

場外的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主播台上的藍于銘,媒體區的苦瓜、蕭崇瑜,觀眾席上的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都知道這個道理,場上奮戰的五名光北球員當然也知道。

李光耀運球過半場,在上半場等於是被封住雙手的他,縱使想要在這個時候跳出來幫助球隊,可是也無可奈何,只能思考該怎麼處理這一波進攻。

交給包大偉幾乎是無用武之地,包大偉不管是控球組織或者是進攻能力,都是場上最弱最不具有威脅性的球員,而榮新的內線球員因為辜友榮剛剛的禁區強打,加上還有魏逸凡的存在,注意力很明顯放在禁區上,讓李光耀不敢隨意把球傳到禁區。

李育伸見到李光耀在三分線外運球,始終沒有任何傳球與自己進攻的意圖,說道:「光北的球員開始迷失了,這可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說不定只是光北想要慎重打一波進攻,所以才把節奏慢下來。」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藍于銘自己也覺得現在場上的氣氛不太妙,心裡有了不太好的預感。

李育伸輕輕笑了幾聲:「這絕對不是把節奏慢下來,是光北開始不知道該怎麼打這場比賽了,氣勢沒了,就少了一股勁,少了這一股勁,球員就會在場上猶豫,傳球投籃跑位變得不果決,有在打球就知道,在球場上猶豫不決可是最要命的,更何況光北今天的對手還是榮新高中,如果這波進攻打不進的話,光北最好喊個暫停,不然榮新絕對會馬上接管這場比賽。」

聽到李育伸這麼一說,藍于銘心裡更是出現緊張不安的情緒,尤其場上的李光耀,至今還未把球傳出去。

場外的謝雅淑還是第一次看到李光耀出現這種猶豫不決的模樣,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李光耀,進攻時間快到了!你到底想怎樣,要切要傳還是要投!趕快!你不是一直都說你是什麼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嗎,你覺得現在的表現像是最強高中生該有的樣子嗎?」

謝雅淑說完,憤怒地坐回椅子上。

李光耀,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光北的靈魂人物啊,靈魂人物就是球隊的支柱,如果你自己都先亂了,其他人該怎麼辦,你這個自大狂,可不要跟我說你害怕榮新高中的強大,我絕對不允許你這個傢伙怕他們,你可是我們的王牌啊!

聽到謝雅淑的叫喊聲,李育伸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還真是好大的口氣,有志氣是很好,可是如果變成自不量力的話,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這個時候,光北的進攻時間剩下8秒鐘,李光耀在眾人的期盼眼光之下,終於採取行動,運球走向三分線。

「我的!」站在李光耀面前的防守者,是榮新的控球後衛,張家浩。

張家浩大喊完,右手往後擺了擺,用這樣的手勢對隊友說不用補防,顧好你們自己的人就好。

張家浩整個人散發出自信,膝蓋彎曲,雙手舉高,盯著李光耀。

要守住你,根本不需要隊友幫忙!

李光耀看著眼前的張家浩,瞄了紀錄台上的進攻計時器,發現進攻時間只剩下6秒鐘,而這個時候,李光耀眼角餘光看到一到黑影朝自己撲了過來。

李光耀眼珠轉回來,發現張家浩竟然冒險地衝上來抄球,身體幾乎是下意識地反應,以左腳為軸心向左轉身,幾乎是毫不費力地躲開了張家浩,接著筆直地往禁區切。

經過短暫地猶豫之後,在謝雅淑場邊的叫聲之下,李光耀想通了一件事。

榮新高中又不知道我不能出手,我切進禁區之後,榮新為了阻止我投籃,照樣要想辦法補防!

而事情正如李光耀所想,中鋒邱群杰放下辜友榮,身體擋在他的切入路徑上。

然而當李光耀心中沒有猶豫之後,即使是兩公尺高的巨人,也不能讓他停下腳步。

面對邱群杰的補防,李光耀更是壓低重心,收球往前大跨兩步,從右邊勉強突破邱群杰的防守,但是出手的空間已經被邱群杰龐大的身軀擠壓變小。

邱群杰看著人在空中的李光耀,右手已經蓄勢待發,要把李光耀的出手封下來,送給李光耀一個大火鍋。

小子,榮新的禁區不是你可以來的地方!

邱群杰看李光耀的身體在空中撐了一下,算準李光耀的投籃節奏,跳起來,舉起右手,就要狠狠地往李光耀手上的球打下去。

然而李光耀卻沒有將球投出,伸長了雙手,把球繞過邱群杰的身體,小球傳給從左邊底線空手切進禁區的魏逸凡。

邱群杰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李光耀身上,根本沒有發現空手切的魏逸凡,來不及轉身防守,魏逸凡面前就是一個大空檔,輕鬆上籃的機會。

魏逸凡接到球,眼前的大空檔加上進攻時間快到,讓魏逸凡馬上起跳,瞄準籃板上的白色小方框,籃下跳投出手,要利用擦板將球投進。

太天真了!

在魏逸凡跳起來的瞬間,劉家豪也從後面飛撲而上,高高伸出右手,直接將球釘在籃板上。

什麼!?怎麼會有人!

這個火鍋讓全場一片譁然,魏逸凡不敢置信這個大空檔籃下投籃竟然會被擋下來,但是魏逸凡沒有讓這個震驚的情緒留在心裡,封阻投籃的人雖然把球釘在籃板上,但是未能掌握住球,球從他手中溜了出來。

魏逸凡落地之後馬上再次跳起,要把球搶下來,而且也確實搶到球,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紀錄台鳴笛,裁判的哨音隨即響起:「24秒進攻違例,球權轉換!」

魏逸凡右手抓著球,無奈地把球拋給底線的裁判,轉頭看到站在自己後面的,是身穿13號球衣的劉家豪。

劉家豪跨步走向底線外要發球進場,與魏逸凡擦肩而過的時候,輕聲說道:「我說過了,我會在這場比賽證明,我比你強。」

魏逸凡瞄了劉家豪一眼,回道:「我接受你的挑戰。」

話一說完,魏逸凡跟著其他人一起快步跑回後場防守。

「太可惜了!」謝雅淑用力拍了大腿,不管是李光耀的傳球,亦或者是魏逸凡的空手切開後門,時機點都掌握得恰到好處,若在一般的情況下,這一球絕對可以讓光北再得2分,把比數拉開到4分,不僅將氣勢拉回到光北這一邊,也讓榮新至少要花兩次的進攻才能追平或者逆轉比數,讓場上的球員心裡的壓力相對小一些。

然而,榮新高中果然不愧是今年的強權之一,竟然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把魏逸凡的上籃封了下來,不僅造成光北24秒進攻違例,更讓氣勢完全倒向他們。

謝雅淑看著場上的隊友站出二一二區域聯防,牙齒緊咬,在這種情況下,若是被榮新追平,甚至被一顆三分球超過比分,那這場比賽就會以極不利於光北的方式進行。

榮新高中,你們果然強大!

李育伸搖搖頭,說道:「光北糟糕了,如果我是教練的話,現在就會喊暫停了,剛剛的傳球跟空手切都不錯,但是榮新已經摸清楚光北的底,若是不趕快喊個暫停,讓榮新氣勢的熱度降下來,順便跟球員下達戰術,或者鼓勵球員,建立球員的心理防備,說不定這場比賽在上半場就結束囉,球場如戰場,榮新是絕對不會因為這場是熱身賽,就對光北高中手下留情。」

藍于銘臉上很明顯寫滿了擔心:「榮新高中的實力果然非同凡響,幾波進攻就把氣勢拉回自己身上,現在就考驗光北的防守還有抗壓性了。」

藍于銘心道,光北,加油,守下榮新這一波進攻!

張家浩運球過半場之後,展現出成熟控球後衛的風範,並沒有急著進攻,也沒有馬上把球交給隊上兩大王牌,周冠佑與王書維,反而先指揮跑位。

在高中生涯打過數十場大大小小比賽的張家浩,知道光北現在一定很緊繃,會特別注意王書維與周冠佑,而張家浩偏偏不傳球給他們,要讓光北始終處於一種緊張不安的氛圍,在這種狀況下,光北很有可能會因為過於注意王書維與周冠佑而疏於其他人的防備,也可能太過緊繃而出現愚蠢的失誤。

張家浩冷靜地觀察隊友的跑位,將球傳給利用邱群杰的單擋掩護來到左邊三分線外側翼的劉家豪。

劉家豪一接到球,面對的是包大偉的防守,想起剛剛快攻時輕而易舉地突破包大偉,毫不猶豫地下球往右切,而實力上的巨大差距在此時徹底地顯現出來,包大偉的防守對劉家豪絲毫不起作用,一個跨步就被劉家豪甩開。

擺脫包大偉之後,劉家豪見到辜友榮與魏逸凡將目光定在他身上,在人縫之間把球傳給站在罰球線下面一步的王書維。

王書維一拿到球,辜友榮連忙又回過身要阻止王書維的進攻,但是王書維沒有把球停留在手中超過一秒鐘,立刻傳給跑到右邊底角的張家浩。

雖然李明正說過兩邊底角是榮新三分線最不準的地方,但是張家浩剛剛就在底角投進一顆三分球,楊真毅不敢放張家浩空檔,使盡全力地撲了過去。

然而張家浩也沒有出手的打算,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之後,把球傳給現在無人防守,站在同邊三分線外側翼的周冠佑。

慘了!

當周冠佑接到球的瞬間,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葉育誠、高聖哲、沈佩宜,媒體區的苦瓜、蕭崇瑜,主播台上的藍于銘,場外的光北球員、楊信哲、吳定華──每一個支持光北的人,心中不約而同地閃過了極為不妙的預感。

而這個預感,在下一秒鐘化為現實。

周冠佑接到球之後馬上跳投出手,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美妙拋物線,完全沒有碰到籃框,漂亮地空心命中,帶著後旋的球摩擦籃網的瞬間,激起一道清脆的唰聲,籃網甚至被球捲起,由下而上地掛在籃框上。

周冠佑右手依然高舉,維持著出手姿勢,臉上顯露出自信霸氣的表情。

光北高中,你們完蛋了!


最近天氣好悶熱…
在房間不吹冷氣,光吹電風扇還是會流汗,真的很考驗我保護北極熊的決心阿!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