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三十五章【看衰】[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站在弧頂三分線外一步的地方,在其他球員都往板凳區走的時候,他獨自一人站在球場上,右手抓著球。

李光耀看著籃框,深吸一口氣,大喝一聲:「哈─────!!!」

這一聲大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觀眾席上的榮新學生,場外的記者、主播、球評,還有榮新的球員與教練。

他要幹什麼?

這是在場所有不了解李光耀的人,心裡不約而同浮現而出的疑問。

但是對所有認識李光耀的光北學生、教練團、蕭崇瑜與苦瓜來說,他們很清楚李光耀一定又要做出什麼讓人驚訝的事情了。

而事情的發展就跟他們想得一模一樣。

李光耀環視周圍一眼,確定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之後,拿球往籃框衝,左腳踏過罰球線的瞬間,把球往籃板的方向拋了過去。

李光耀拋的角度拿捏得非常好,球打到籃板後正正朝他反彈而來,李光耀算準腳步,深吸一口氣,眼神就好像盯緊獵物的老鷹般一樣銳利,以右腳、左腳的順序奮力踏出腳步,砰砰兩聲傳來,經年累月鍛鍊而成的肌肉帶起身體,讓李光耀像是展翅的老鷹般高高飛起。

李光耀飛到空中,雙手穩穩接住球,沒有馬上把球塞進籃框──對李光耀來說,這種灌籃太不特別了。

李光耀繃緊後腰的肌肉,讓身體像是時間凍結般停留在空中,雙手拿球由下往後劃了一個大圓弧,雙腳配合手的動作在空中踢動,這一個動作讓李光耀全身的肌肉達到完美無暇的平衡,讓他可以在最協調的狀態,讓這個大圓弧抵達終點──籃框。

〝砰───!〞,巨響傳來,李光耀為了製造出驚人的威勢,這一球故意灌得非常大力,而造成的結果,就是籃球架止不住地搖晃,籃球落在地板上之後就遠遠彈出場外!

「哇──!」觀眾席上,不分光北與榮新,所有的學生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嘆聲,被李光耀展現出來的驚人彈跳力給震懾住。

李光耀鬆開緊抓著籃框的雙手,身形輕巧地落在地板上,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完成了一記精彩的大風車灌籃,李光耀表情與眼神閃爍著自信,轉身看向榮新高中,舉起右手,伸出食指指著他們,給了他們一個凌厲的眼神,用這一個大灌籃對榮新高中說…

只要有我李光耀在,我們光北就不是你們可以小看的球隊!

「哇塞,這記灌籃太精彩了!」蕭崇瑜放下手中的相機,在李光耀衝向籃框的瞬間,他就舉起相機開始補捉李光耀的身影,在這段時間,他的食指從未離開快門鈕,啪、啪、啪、啪、啪的快門聲不斷響起。

蕭崇瑜仔細看著機背上的小螢幕,驚嘆地說道:「李光耀的彈跳力真的好驚人,整個人好像飛起來一樣,我都懷疑他背上是不是裝了隱形的翅膀,就算是高難度的大風車灌籃,在李光耀手裡好像也是跟上籃一樣簡單。」

苦瓜按壓住興奮的心情,李光耀的灌籃,還有灌籃之後的眼神、表情、動作,那種無限接近於高傲的自信,都讓他想起當年的李明正,一股熱血強而有力地湧入胸腔之中,讓苦瓜要拼了命地努力才能夠將激動的感覺壓抑下來,淡淡地說:「那你就要去思考,為了達到今天你看似簡單的境界,李光耀背後下了多少苦工。」

「唷呼呼!光北高中的24號在熱身時間結束的時候,突然來了一記精彩的大風車灌籃,這種彈跳力實在是太驚人了!」藍于銘拿出光北的資料,開始介紹光北高中:「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可能對光北高中不太熟悉,趁著這五分鐘的時間,我先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支球隊。」

藍于銘看著自己整理出來的資料,用最精簡的言語說道:「光北高中於今年成立籃球隊,並且馬上參加丙級聯賽,因為新興高中突然宣佈解散籃球隊的關係,甲級、乙級聯賽都空出一個名額,而光北高中從丙級聯賽出發,跟黑馬一樣一路打進了甲級聯賽。」說到這裡,藍于銘稍稍停了一下,讓觀眾有休息的空檔,這才繼續說:「值得一提的是,本來呼聲最高,被認為最有機會晉級甲級聯賽的是近幾年在乙級聯賽成績非常驚人的向陽高中,但是卻在冠軍賽意外被光北高中2分擊敗。」

「育伸,關於乙級的冠軍賽,你有什麼想法?」藍于銘把問題丟給身邊的資深球評,李育伸。

頂上頭髮已經有些灰白的李育伸鼻哼了一口氣,篤定地說道:「我平常比較忙,高中籃球的部份,除了甲級聯賽之外都沒什麼在注意,不過我在賽前有做一些功課,我發現光北高中裡面有兩個曾經打過甲級聯賽的球員,魏逸凡跟高偉柏,我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光北高中一定是靠他們兩個球員從丙級聯賽一路打到甲級的。」

藍于銘看著手中的資料,露出尷尬的表情:「照我手中的資料顯示,魏逸凡與高偉柏在乙級聯賽的表現確實是十分亮眼,但是在乙級冠軍戰,兩人都只拿下10分而已。」

李育伸大吃一驚:「什麼,怎麼可能!?」

「是真的,在那場比賽裡面,表現最好的是剛剛在場上做出大風車灌籃的24號李光耀,他整場比賽12投11中,攻下27分外帶4助攻,命中率高的可怕。」

李育伸張開嘴巴,卻說不出話來,藍于銘連忙說:「不過除了這場比賽之外,李光耀在其他的比賽的表現就平平,數據上並不出色。」

李育伸啊哈一聲,理所當然地說道:「那就很簡單了,一定是向陽全力封鎖魏逸凡與高偉柏,也成功限制他們兩個人的表現,讓他們兩個人只能把球傳給外圍大空檔的隊友,而幸運的是,當天李光耀這個球員突然間有如神助,連連在外圍開火。」

藍于銘勉強點頭,算是贊同李育伸的說法,但是他心裡卻有一個疑問。

若真如球評李育伸說得一樣,李光耀的好表現是因為向陽全力限制高偉柏與魏逸凡,在外圍擁有大空檔的出手機會,那麼高偉柏與魏逸凡縱使得分不高,但助攻數應該要有亮眼的表現才是,可是單就數據上來說,魏逸凡跟高偉柏兩個人加起來才只有區區一次助攻,這實在不符合常理,因為這代表李光耀的高得分,很可能不是靠高偉柏與魏逸凡的傳球。

藍于銘回想起李光耀剛剛那一記灌籃,那個衝刺的速度、起跳時展現出來的爆發力,還有身體在空中的協調性,都讓人印象深刻,而更讓他訝異的是李光耀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狂傲自信,那種自信絕對不是裝出來的,而是李光耀真真切切地對自己充滿著信心。

一個高一的球員,甚至沒有在甲級聯賽出場過,隊上還有魏逸凡跟高偉柏的存在,竟然可以擁有這種超乎常人的自信!?

藍于銘雖然還沒把主播台的椅子坐熱,可是從國中就開始接觸籃球的他,心裡閃過一道直覺,這個直覺告訴他,李光耀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球員!

種種的念頭在他腦中一閃即逝,藍于銘很快把注意力放回工作上,看了紀錄台上的電子時鐘一眼,說道:「好,這場比賽再過三分鐘就要開始,育伸,可不可以請你簡單分析一下這一場比賽的觀戰重點呢?」

李育伸拿起主播台上的紙杯,很快喝了一口水,潤了喉嚨,這才說道:「其實這一場比賽的重點沒有別的,很簡單,就是榮新高中。今年榮新高中氣勢驚人,是擊敗啟南高中的大熱門球隊之一。」

藍于銘馬上接著說:「是,榮新高中的王牌球員周冠佑去年就打出相當優異的成績,過了一年,相信球技上又有所成長,而且內線還有一個與他默契非常好的大前鋒王書維,一裡一外的搭配真的非常讓人期待。」

李育伸點頭:「除此之外,榮新的三分球攻勢跟侵略性防守都相當厲害,最重要的是,榮新去年幾位主力球員都沒有因為畢業離開,所以我們今年真的可以期待榮新的表現。」

藍于銘說:「有趣的是,光北高中的32號魏逸凡,去年還是榮新高中的球員,更在熱身賽先發上場過,雖然數據上的表現不是非常亮眼,但是以一個高一的球員來說,能得到以嚴格凶悍出名的嚴本玉總教練的信任先發上場,可見魏逸凡在嚴總教練眼裡是一個多麼具有潛力的球員。今天魏逸凡穿上光北高中的球衣,與之前的隊友在場上對抗,也是一個十分值得關注的焦點。」

李育伸勉為其難地點頭:「魏逸凡的表現是值得關心,不過光北高中才第一年創隊,經驗上難免不足,而且甲級聯賽跟乙級聯賽之間的差距非常大,就算取得乙級聯賽的冠軍,也不代表光北就真的是一支具有甲級實力的球隊,魏逸凡要在光北隊裡面有好表現,是一件難上加難的事情。」

藍于銘試探道:「育伸你的意思是,光北的其他球員會拖累魏逸凡嗎?」

李育伸篤定地點頭:「這是一定的,除了高偉柏之外,根本沒有其他隊友可以支援魏逸凡,而且不說別的,光北高中光是經驗就差了一大截,魏逸凡一定會被其他隊友扯後腿,也不知道光北隊開出什麼優渥的條件,竟然讓魏逸凡跟高偉柏願意留在光北隊。」

李育伸嘆了一口氣,說道:「老實說,我覺得真的可惜了魏逸凡跟高偉柏這兩位球員,他們都是高一就在甲級聯賽先發出場的球員,若是繼續待在甲級的球隊,他們未來絕對是光明璀璨,現在去了光北,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藍于銘並沒有附和李育伸,相反地,藍于銘甚至抱持著相反的意見:「這一點我的想法就跟育伸你不一樣了,我認為魏逸凡與高偉柏會留在光北,並不是因為光北開出什麼很好的條件,能夠在高一就在甲級聯賽先發上場,我相信他們並不是這麼膚淺的球員,他們會留在光北必定是有他們的理由存在,說不定他們看到光北的驚人潛力或發展性,所以才選擇留在光北。」

李育伸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才第一年成軍的籃球隊,要談發展性還太早了,光北高中也算是很倒楣,連續三場比賽都要受到震撼教育,榮新高中、三雄家商、東台高中,這三支球隊都被認為有足夠的實力把啟南推下王座,光北高中很快就會知道,就算他們贏了乙級聯賽的冠軍,但是以他們的實力,在甲級聯賽只不過也是陪打的球隊而已,如果光北高中夠聰明的話,就該好好在這三場熱身賽學習,魏逸凡跟高偉柏今年也才高二,明年高三,體能跟球技都在顛峰期,到時候在拼成績比較現實。」

李育伸繼續說:「今天對榮新高中來說,真的可以算是一場完完全全的熱身賽,要贏這場比賽,就算榮新只派板凳球員上場,說不定差距都會在20分以上。」

藍于銘聽到李育伸如此看低光北高中,心裡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冒出一把火,不過李育伸畢竟還是資深的球評,這個行業的大前輩,藍于銘努力壓下心中的怒火,不讓怒氣影響自己的語調。

「育伸說的是,光北剛打進甲級聯賽,而且還是剛成立的球隊,球技、經驗、默契都比不上榮新高中,雙方實力相差懸殊,說不定這真的是一場屠殺式的比賽,不過籃球場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球是圓的』,在比賽結束的鐘聲響起之前,鹿死誰手都還很難說。」

李育伸笑了幾聲:「你這麼說也是沒錯,除了魏逸凡跟高偉柏之外,光北也有一隻很高的中鋒,說不定實力沒有我想的這麼糟糕,只不過光憑這樣就要威脅榮新高中,還是太癡人說夢了一點。」

對於李育伸的言論,藍于銘雖然知道他是球評,只是盡了他的職業責任,把他所認為的事實講出來而已,可是藍于銘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辦法用李育伸的角度看待光北隊。

一支球隊從無到有,本身就是一件相當不簡單的事情,成立籃球隊當中有許多困難之處要去克服,而光北高中不僅克服這些困難,還一路從丙級聯賽打進甲級聯賽,雖然事實就跟李育伸說得一樣,乙級跟甲級是完全不同次元的世界,光北在接下來三場比賽很可能被慘電,可是能夠在成軍不到一年的情況下在乙級聯賽奪下冠軍,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事,而且光北高中還是擊敗被大家視為晉級大熱門的向陽高中,縱使隊中有魏逸凡跟高偉柏的存在,但是藍于銘隱隱覺得,那一場冠軍賽的過程一定是你來我往,互相撕咬,到了最後一節才分出勝負。

藍于銘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就是有這種直覺,那一場乙級冠軍賽,必定非常精彩!

今天是藍于銘第三次坐上主播台,第一場比賽,他看著啟南與東屏之間的爭鬥,用近在眼前的角度看著啟南的強大,第二場比賽,因為是兩所實力排在末段班的球隊,關注的人也比較少,所以他可以用比較輕鬆的方式播報球賽,也讓他可以分心注意自己的眼神、用詞、說話速度等等的細節,而這一場比賽,他心想這絕對是一場實力差距很大的比賽,榮新在第一節可能就會大幅度把比分拉開,他可以跟上一場比賽一樣,注意自己播報的狀況,並且從李育伸這個大前輩身上盡可能挖東西出來。

藍于銘能夠以一個菜鳥的身份坐上主播台,靠得不是爸媽的關係,而是本身的努力,他很懂得利用瑣碎的時間學習,能夠觀察到別人沒有注意到的小細節,加上不懈怠的努力,讓他才加入Foxy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得以獲得上層的重視與賞識,這背後說穿了並沒有什麼訣竅,就是比別人用心學習、觀察,還有努力而已。

而在這個瞬間,藍于銘把自己與光北高中投射在一起,因為在光北高中身上,他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

那一個剛步出社會,進到一間大公司,一個人都不認識,什麼事都不會菜鳥,只能按照前輩的指令去做事,在一次次的挫折中學習,在一次次的失敗中站起來,迅速熟悉自己的業務,從手忙腳亂到四平八穩,從低聲下氣到處詢問方法,到一個人漂亮地解決手上的問題,縱使跟前輩比起來還是經驗不足,但是跟其他同期進到公司的新鮮人相比,他繳出的成績單實在優異太多,也因為如此,他獲得主管的賞識,讓他以毫無爭議的方式坐上主播台。

藍于銘並不了解光北高中,可是他相信光北高中也一定跟他當初一樣,為了提升球隊的實力,為了擠下其他所有想要晉級甲級聯賽的球隊,拼了命地去練習,拼了命地去成長,拼了命地在球場上拼戰,用比別人更多的努力與汗水,換來如今的美好果實,尤其光北高中還是打敗了大熱門的向陽高中,藍于銘相信那一場比賽絕對跟幸運沒有任何關係,就只是光北高中用超乎所有人預料的強悍實力贏得勝利而已。

聽著李育伸對光北高中的評價,讓藍于銘想到他開始獲得主管重視之後,同期進到公司內的人背地裡對他的批評與惡意中傷,不過藍于銘挺過來了,因為他相信一切只是過程,最後他會越爬越高,爬到其他人必須仰望的地方,而他也希望被李育伸講得一無是處的光北隊,可以在甲級聯賽有精彩的表現,雖然要在甲級聯賽一鳴驚人真的太難,但至少可以展現出永不言敗的鬥志、不到最後一秒鐘都不放棄的韌性。

藍于銘相信,光北隊既然可以跌破眾人眼鏡,打敗常年稱霸乙級聯賽的向陽高中,那未來一定也可以擁有超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好表現。

而且藍于銘認為光北隊絕對不像是李育伸說得那樣,是靠魏逸凡與高偉柏單打獨鬥的球隊,剛剛24號李光耀,突然間來了一個大風車灌籃,那個彈跳力之驚人真的讓他嚇了一跳,他在大學的時候也打籃球,在他體能最好的時候,再怎麼努力跳最多也只能拉到籃框而已,就連普通的灌籃都是不可能的事,更別說是大風車灌籃,根本是天方夜譚,他相信李光耀那種驚人的彈跳力絕對不是與生俱來,而是經過了一般人無法想像的痛苦過程而獲得的成就。

不過更讓藍于銘印象深刻的,是李光耀在灌籃之後對出榮新高中做出的挑釁手勢,實在是太高傲了,他從未見過任何一個台灣的籃球員膽敢做出如此舉動,這就算了,光北籃球隊沒有任何一個人阻止李光耀,上到教練,下到球員,沒有任何一個人對李光耀這樣的舉動有任何意見,這只代表一件事。

光北的王牌,不是魏逸凡,不是高偉柏,而是這一個名不見經傳的24號,李光耀。

唯有球隊裡的王牌,無庸置疑的靈魂人物,才擁有這種一人代表整支球隊意志的特權,來做出這種近乎胡作非為的舉動。

藍于銘又低頭看了一眼李光耀在乙級冠軍賽的數據,12投11中,27分。

藍于銘側頭看著光北高中的板凳區,目光停留在眾人中不算突出的李光耀身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才是光北高中的王牌吧!在這場比賽展現出你的實力吧,就算光北無法贏得這場比賽的勝利,但是至少用你的表現,讓坐在我身邊的球評閉嘴!

連藍于銘自己都沒有發現,這個瞬間,他已經中了光北高中的毒,而且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深陷在毒癮中不可自拔。

—–我是分隔線—–

「大家注意聽到我這裡。」李明正看著球員,嚴肅地說道:「這一場比賽,有三個重點,第一,周冠佑跟王書維,限制住他們兩個人,這一場比賽我們就先贏了一半;第二,防守要講話,榮新的攻勢很猛烈,大家要繃緊神經;第三,球的流動,榮新的防守相當具有侵略性,一發現他們採取全場壓迫或是半場包夾,利用傳球突破他們的防守。」

「榮新高中很強,但是他們並不可怕,大家不要被什麼有機會挑戰啟南高中這種鬼話嚇到了,這就只是一場球賽而已。」

李明正眼神掃過球員,用低沉的聲音說道:「看著我,我告訴你們。」李明正深吸一口氣,堅定地說道:「你們,是最強的!」

〝叭───!〞,代表比賽開始的鐘聲響起,三位執法裁判走上場,吹響哨音,用手勢示意兩隊先發球員上場。

「隊呼!」謝雅淑從椅子上跳起來,舉高右手,準備執行比賽前的儀式。

所有的球員走到謝雅淑身邊,圍了一圈,伸出右手放在謝雅淑的手上。

謝雅淑眼睛瞄了辜友榮一眼,貼心地提醒:「第一跟第二聲喊加油,第三聲喊捨我其誰。」

辜友榮微微點頭。

「好。」謝雅淑深吸一口氣,使盡全力地大聲喊:「光北─!」

其餘九人跟著高喊:「加油─!」

「光北、光北──!!」

「加油、加油──!!」

「光北、光北、光北───!!!」

「捨、我、其、誰───!!!」

與此同時,劉晏媜也在觀眾席上站起身來,率領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為球隊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光北加油!!!」

一時間,光北高中的呼聲響徹全場,李光耀、包大偉、辜友榮、魏逸凡、楊真毅抬頭挺胸地走上球場,眼神裡面冒著熊熊鬥志。

光北驚人的氣勢讓榮新一方感到驚訝,而榮新的王牌周冠佑,此時臉上露出微笑:「還真是充滿鬥志,不過五分鐘之後,我就讓你們笑不出來。」

周冠佑右手往前一揮:「大家上!」

榮新其他四名先發球員,邱群杰、王書維、張家浩、劉家豪齊聲高喊:「好!」


騎士贏了,勇士輸了。
雖然這麼說其實是結果論,但是如果當初LBJ沒有去熱火的話,騎士戰績就不會一落千丈,也就沒辦法選Irving進來,也就沒有總冠軍賽那一顆石破天驚的三分球。
直到現在,我仍舊認為決定總冠軍賽勝負的,不是兩隊的實力,而是心理狀態。
在後面三場,騎士很明顯緊繃神經,勇士則出現太過自以為是的情況。
好像他們贏定一樣。
但是在戒指到手之前,怎麼樣都不能放鬆。

73-9 means nothing without a ring.
勇士跌這一跤很痛,只不過我認為這不一定是一件壞事,
跌得越痛,如果能夠站起來,勇士絕對會蛻變成一支更強大的球隊,未來幾年,絕對有辦法稱霸聯盟。
當然,前提是他們站得起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