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三十四章【籃球的魔力】 [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大家聽好了,我們今天的對手是榮新高中,他們是一支很強的球隊,比乙級冠軍戰的對手向陽高中還要強,今天一定會是一場苦戰,而且大家都看到停在旁邊的大巴士了,榮新來了兩百個人加油。你們剛剛有沒有看到他們臉上那種得意的笑容,好像他們贏定了一樣,我告訴你們,才不!當初在冠軍賽的時候,也沒有人想過最後贏的是我們光北高中,你們不要被他們嚇到了,我們今天雖然只有一百個人,人數只有他們的一半,可是在觀眾席上的我們不能認輸,球員一定會在球場上為了勝利努力奮戰,我們也要在觀眾席上幫球員加油!」

一片沉默。

劉晏媜太陽穴爆出青筋:「你們是啞巴不會答話嗎?我說,讓我今天在觀眾席上幫球隊加油,好不好!?」

啦啦隊的五十人連忙大聲喊道:「好!」

劉晏媜生氣地指著學生加油團五十人:「你們是怎樣,不會說話嗎!你們到底是不是來這裡幫球隊加油的?」

加油團的五十人看劉晏媜如此氣勢凌人的模樣,皆被嚇了一跳,怯懦地說:「是…」

「大聲一點,你們是螞蟻嗎?我一個人的聲音都比你們大了!」劉晏媜深吸一口氣:「你們是不是來這裡幫光北加油的?」

「是!」

「大聲一點,我還是聽不見!」

「是──!」

「再大聲一點───!」

「是───!!!」

劉晏媜這才滿意地點點頭,大手一招,對眼前的一百人說道:「好,我們走!」

在劉晏媜的帶領之下,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形成一條人龍,穿入球館內,在旁邊觀看一切的沈佩宜露出擔憂的表情,擔心這一群學生們進到球館內會不會出現一些問題。

葉育誠發現沈佩宜臉上的表情,說道:「那個啦啦隊長很特別吧,才不過一個高二的學生而已,就敢這樣大大方方又理所當然地指揮這一百多個人,上次向陽的比賽裡,她就在觀眾席帶領啦啦隊大聲幫籃球隊加油,說起來,她也是贏球的一個大功臣呢。」

雖然上次是中途才進到球場,但是沈佩宜也有注意到劉晏媜站在啦啦隊還有學生加油團面前,帶領他們替籃球隊製造出驚人的氣勢,然而劉晏媜畢竟只是一個18歲不到的小女孩,要帶領這麼一百多個人談何容易,沈佩宜還是擔心中間會出什麼亂子。

葉育誠又說:「妳如果擔心的話可以過去看著,我只是在等朋友而已,妳不用陪我。」

沈佩宜立刻說:「好,校長,那麼我過去了。」

葉育誠目送沈佩宜進到球館,低頭看了手錶,六點四十五分,距離比賽只剩下十五分鐘,怎麼那些傢伙還沒到?

這個想法才剛閃過腦海,高聖哲與麥克的父親李雲翔肩並肩一起從斑馬線的另一頭走過來。高聖哲舉手打招呼:「葉流氓,小三到了嗎?」

葉育誠搖搖頭:「還沒,這小子真的是遲到大王,你打電話給他,問他這次又是什麼藉口。」

「好。」高聖哲馬上拿起了手機,撥了羅俊杰的電話。

說話的當下,一台賓士S 500駛進三人的眼裡,在路邊停下。

「學長來了!」葉育誠以為是楊翔鷹大駕光臨,馬上大步走向前要迎接楊翔鷹,然而當車門打開的瞬間,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止住,因為從車子裡面走出來的不是楊翔鷹,而是一個混血兒女生。

葉育誠嘖了一聲,正想要轉身走回高聖哲與李雲翔身旁時,卻發現那個混血兒身穿光北高中的制服,重點是,這個女孩子長得非常眼熟。

剎那間,葉育誠腦海中閃過慶功宴的畫面。

沒錯,這個女孩就是李光耀的女朋友,學校唯一一個混血兒,謝娜!

當初楊翔鷹打電話給葉育誠,說有一個謝總裁要投資籃球隊之後,葉育誠一到學校就開始查學校有幾個女學生姓謝,因為現在是電子化作業,所以只要在電腦內輸入關鍵字,所有的資料很快就會跑出來,而光北高中裡面姓謝的女學生並不多,範圍瞬間就縮小,而在這些女學生之中,又只有一個人是混血兒──謝娜。

在電腦上看到謝娜的名字與面容時,葉育誠在心裡感嘆:「世界上絕對沒有神,如果有的話,祢怎麼會這麼眷顧李氏父子呢!這個女孩子不能輕易放手啊,娶到她,根本就是少奮鬥三百年。」

葉育誠心裡羨慕歸羨慕,感嘆歸感嘆,還是把謝娜家屬欄上「謝昱婕」三個字牢牢地記了起來。

葉育誠硬生生止住回頭的腳步,看著謝娜走出車門後並沒有把門關上,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而正如他所想,謝昱婕在謝娜之後走出車門。

葉育誠大步迎了過去,伸出右手,熱情地自我介紹:「謝總裁妳好,我是光北高中的葉校長。」

因為葉育誠來得有些突然,謝昱婕起先還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露出笑容,也伸出右手與葉育誠握手:「葉校長你好。」

謝娜無奈地看了謝昱婕一眼,大人間的無聊寒暄又要開始了。

謝娜用德語說:「老媽,我先進去球場了。」

謝昱婕明白謝娜的小孩心性,並未阻止謝娜:「好,去吧。」

在謝娜離開之後,葉育誠真摯地說:「謝總裁,真的非常謝謝妳願意資助籃球隊,有妳的幫忙,才讓球員可以有健身房可以鍛鍊身體。」

「上次到現場看球賽,球員的拼勁讓我十分印象深刻與感動,如果可以幫到這些小球員,那些器材根本不算是什麼。」

「對謝總裁來說可能不算是什麼,可是對我們光北籃球隊來說,真的是很大的幫助。」

謝昱婕微微一笑:「葉校長你客氣了,不瞞你說,我本來對籃球這項運動可是完全沒什麼好印象呢,總覺得那是野蠻人進行的活動,可是當天球員的表現推翻了我刻板印象,尤其是李光耀同學,他最後的表現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在球場上展現出來的自信跟氣勢根本不像是一個高一的學生。」謝昱婕看著葉育誠,眼神深沉地說道:「也難怪我女兒會這麼喜歡他。」

葉育誠臉上露出會意的笑容,原來謝總裁也知道了。

高聖哲這時走到葉育誠身旁,輕聲說道:「小三說他下錯交流道,可能會晚一點到。」

葉育誠低聲咒罵一聲:「這是什麼爛理由,真的是遲到天王。」

謝昱婕搓搓手,說:「今天楊總也跟我說會晚一點到,不如我們就先進去球館吧。」

葉育誠看到謝昱婕穿得單薄,南部的日夜溫差大,晚上的風又強又冷,謝昱婕又明顯做出取暖的動作,連忙點頭說道:「好,我們先進去吧。」

四個大人一起走向球館,葉育誠主動幫謝昱婕開了門,讓謝昱婕首先走進溫暖的球館中。

四個人很快走到觀眾席,在啦啦隊與學生加油團旁邊坐下,而在他們正對面的是兩百名榮新高中的學生,儘管跟當初的向陽高中相比,榮新高中來的人並不算多,但是在人數上光北再次輸了一屁股。

看到眼前的景象,葉育誠下定決心,接下來一定要更推廣籃球隊,把籃球魂深植入每一個光北學生的內心,讓籃球變成光北高中的文化!

謝昱婕饒有趣味地看著底下球員練球,好奇地問:「葉校長,楊總跟我說籃球隊是今年才創立,是真的嗎?」

「是,沒錯。」

「才第一年創隊就可以一直贏球,相當不簡單。」謝昱婕對籃球不了解,更準確地說,謝昱婕根本沒有在看籃球,是籃球的門外漢,所以她根本分不清楚丙級、乙級跟甲級聯賽之間的差別跟差距,更不知道為了來到甲級聯賽,光北籃球隊一路上是如何的困難及艱辛,話語裡面的不簡單三個字,當中帶有的含意,僅有稱讚,毫無讚嘆。

「葉校長,為什麼你會想在如今少子化的時代創立籃球隊?跟其他學校全力拼升學率比起來,創立籃球隊這件事可以說是反其道而行呢。」

謝昱婕是個商人,而身為一個商人,她的思考方式很簡單,那就是凡事以最大的利益為考量,所以在謝昱婕眼裡,在這個少子化的年代突然創立籃球隊,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除此之外,謝昱婕也十分好奇楊翔鷹為何會如此喜歡這一個籃球隊,從商人的角度出發,她覺得楊翔鷹實在花太多時間、心神、精力在籃球隊上了。

若是職業球隊還好說,可是光北籃球隊不過就只一群小毛頭在場上奔跑投球而已,就算唯一的兒子也在球隊裡面打球,光北高中也是母校,可是謝昱婕還是認為楊翔鷹在意籃球隊的程度,遠遠超過了「關心」,就好像籃球隊就是他另外一個歸宿一樣。

台灣雖然是個小地方,可是營建業也是個競爭十分激烈的戰場,楊翔鷹能夠白手起家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企業王國,背後付出的努力絕對是讓人驚嘆不已的,但是擁有如此地位的楊翔鷹,如今卻回過頭來扶持光北籃球隊,這真的讓她百思不解,因為她就算有了今天的地位、金錢、權勢、人脈,她還是想要繼續往上爬,把事業版圖不斷擴大,不會想把時間花在這種小事上。

上次看了冠軍賽,李光耀在球場上的光芒耀眼,引起光北這一方的歡呼,不過謝昱婕認為那只侷限在高中小毛頭對於籃球的狂熱,沒想到楊翔鷹跟葉育誠幾個中年男子反應都非常激烈,這讓她覺得奇怪,更讓她極度好奇,為什麼籃球這一顆橘紅色的圓球,在這幾個已經出社會多年,見識過無數大風大浪的中年男人心裡,依然擁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籃球這個東西,到底哪裡好了?

這個問題,比起光北籃球隊,更讓謝昱婕感興趣。

葉育誠看了謝昱婕一眼,露出一抹直率的笑容,緩緩說道:「自從去年接任光北高中的校長,並且馬上宣佈成立籃球隊開始,就不斷有人問我這個問題,看來我這個決定在你們眼裡真的非常奇怪。」

「謝總,妳猜猜看,我在讀高中的時候,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謝昱婕完全沒有思考,近乎是本能地回答:「應該是非常認真向學的學生。」

「哈哈哈!」葉育誠發自內心的大笑,右手連拍了幾下大腿。

葉育誠在謝昱婕的目光注視下,很快停下笑聲,抹去眼角的淚水,說道:「謝總,真是不好意思,失禮了,不過事實跟妳猜得相反,我以前並不是一個認真向學的學生,相反的,我還是一個街頭混混。」

看著謝昱婕的目光轉為不敢置信,葉育誠笑了笑:「每次當我說出這件事的時候,每一個人的反應都差不多,堂堂光北高中的校長,以前竟然是一個街頭混混?很難相信對吧,不過這是真的。」

「我以前就是那種不斷翹課,跟一群狐朋狗友到處鬼混的人,但是有一天我意外地遇到籃球,從此跟籃球結了緣,之後就沒有回到街頭去,一路走來,現在竟然變成自己母校光北高中的校長,偶爾想想,我自己都會覺得不敢置信。」葉育誠右手摸著自己的心臟:「是籃球,改變了我的一生。」

「原來如此。」謝昱婕這就明白了。

「當年籃球可以把我從街頭中拉回正途,我相信一定也可以幫助現在課業壓力越來越重的學生。」葉育誠說:「籃球,就是具有這種魔力。」

—–我是分隔線—–

紀錄台後面,現在已經擠滿了十數個各家新聞媒體的體育版記者,而這些記者手裡拿著相機,不約而同地對準身穿深藍色球衣,正在練習投籃的榮新高中,然而當中卻有一個人,把相機對準對面的光北高中。

這個人,當然就是蕭崇瑜。

在苦瓜進到球館之後,光北與榮新不久也進到球場,雙方的教練先後到了紀錄台完成登錄的例行性動作,蕭崇瑜也在這時候向苦瓜說明錄影機的問題,而苦瓜的回應讓蕭崇瑜鬆了一口氣。

「甲級聯賽是有現場轉播的,電視台的機器比我們自己帶的破爛東西不知道好了幾倍,到時候跟他們要比賽的影片就好了。」

蕭崇瑜專注地補捉光北球員的身影,說道:「苦瓜哥,我還以為光北隊會很緊張,可是我看他們的表情跟動作,感覺都非常輕鬆自然,沒有因為是甲級聯賽就慌了手腳。」

苦瓜隨口說:「李明正應該已經在車上幫助球員做好心理建設了。」

蕭崇瑜點點頭:「也是。」舉起相機,在辜友榮身上一連按了好幾下快門。

「雖然早就知道辜友榮加入光北,可是現場看到辜友榮穿著光北的球衣,還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苦瓜也看向辜友榮,說道:「有了辜友榮,光北就是一支完全不一樣的球隊了。」

「是啊,有一支兩百公分的中鋒坐鎮禁區,感覺真的讓人安心不少。」蕭崇瑜趁機問:「苦瓜哥,你覺得光北這一場比賽贏的機率有多少?」

苦瓜說道:「不多。」

「不多是多少?」

苦瓜啜了一口苦澀的咖啡,緩緩說道:「兩成左右。」

「才兩成!?」蕭崇瑜驚呼一聲,心想至少也應該有個四成吧!

苦瓜面無表情地說:「有兩成已經不錯了,先發五五波是沒有錯,但是你哪一點覺得光北的替補可以跟榮新拼?」

「這…也是…」蕭崇瑜無法反駁。

「站在理性客觀的角度去分析,光北這一場贏的機率是微乎其微,光是周冠佑與王書維的組合,就足以讓光北忙到焦頭爛額,更別說榮新出色的空手跑位,光北的防守在丙級跟乙級還有用,但是面對強權榮新高中,大概只有被耍得團團轉的份,光北成軍才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進攻端確實是有可看之處,但是防守端就還差得遠。」苦瓜說:「兩隊整體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我給光北兩成的機率,我自己都還覺得太高。」

蕭崇瑜試探性地問:「那如果站在不理性的角度分析呢?」

苦瓜輕輕哼了一聲,嘴角勾起一抹蘊含深意的笑容:「在籃球場上,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蕭崇瑜臉上也露出笑容,這就對了,這種回答方式,才是苦瓜哥的風格。

然而,苦瓜又說:「前提是…」

「什麼?」蕭崇瑜問。

「李明正沒有限制李光耀的出手次數。」

蕭崇瑜臉色微微一變:「不會吧,都已經到甲級聯賽了,李明正不可能繼續這麼搞吧!?」

苦瓜聳聳肩:「你永遠猜不透李明正心裡在打什麼算盤。」

「這可是甲級聯賽耶。」

「也只不過是熱身賽而已。」苦瓜再次聳了肩。

「可是甲級聯賽會依照熱身賽的戰績好壞去抽籤排賽程,光北籃球隊成立才幾個月的時間,各個環節都離真正的甲級球隊有一段距離,尤其這三場熱身賽的對手又都是實力很強的球隊,光北贏得機會本來就不高,若是李明正繼續限制李光耀的出手,那光北就更別想贏,接下來甲級聯賽正式開始,光北一開始又會繼續對上很強的對手,那…那…」

苦瓜伸手巴了蕭崇瑜的頭:「你有什麼毛病嗎,比賽都還沒開始就在唱衰,我剛剛也只是自己在亂猜而已,你那麼緊張幹嘛?」

蕭崇瑜摸摸頭,委屈道:「因為苦瓜哥不管猜什麼都很準啊…」

一旁的記者聽到苦瓜與蕭崇瑜不斷談論光北高中,目光與言語之間鮮有榮新高中的存在,當中一人不禁好奇地問道:「你們是哪一家的,之前沒看過你們?」

苦瓜輕哼一聲,似乎不屑於回答這個問題,蕭崇瑜連忙回答:「我們是籃球時刻。」

「籃球時刻?是那一本籃球雜誌嗎?」

「是。」

「原來,我想說之前怎麼沒有看過你們。這個時代要做雜誌也不簡單,竟然還要現場採訪,真是辛苦了。」

「還好啦,其實還滿好玩的。」

「我在旁邊一直聽到你們在談論榮新今天的對手,果然雜誌跟我們就是不太一樣,我們剛剛搶著拍榮新高中,為了拍照我還差點跌倒。」

蕭崇瑜完全沒聽出記者言語間的諷刺之意,說道:「那你要小心一點,別為了工作弄傷身體,如果還傷到手上的相機,那就更麻煩了。」

站在蕭崇瑜身後的苦瓜,情不自禁地翻了白眼,搖頭,心裡嘆氣,媽的,這小子怎麼可以這麼笨!?

記者也不禁笑了:「我會的,謝謝。」又說:「感覺你們雜誌特別關注…」記者看著李光耀等人身上的球衣,這才確定學校的名稱:「光北高中,為什麼?你們雜誌要做這間學校的專題報導?你們的讀者群接受度還真高,如果是我們的話,還不用做出來,早就被上面罵到狗血淋頭了。」

蕭崇瑜還是沒有聽出記者的諷刺之意,想也不想地直接說道:「那個專題報導我們已經做完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追蹤光北隊在甲級聯賽的表現。」

記者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其他人也面面相覷,流露出你們這家雜誌是瘋了不成的眼神。

「為什麼,光北高中又不是一間有名的學校,報導他們的新聞一點意義都沒有。」記者這一次並沒有諷刺蕭崇瑜,而是把心裡的話直接說出來。

蕭崇瑜卻說:「為什麼會沒有意義,你們都沒聽過光北高中嗎?」

見到記者露出茫然的表情,蕭崇瑜挺起胸膛,驕傲地說:「我跟你們說,光北高中以前…」

蕭崇瑜話才剛說出口,苦瓜馬上大喝一聲:「好了!不要多嘴,拍你的照片,等一下比賽就要開始了,不要分心。」

蕭崇瑜跟記者們被苦瓜這一聲大喝嚇了一大跳,而苦瓜擺出完全不想搭理人的冷漠模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專心看著光北隊的熱身,不去理會其他記者的表情。

蕭崇瑜與苦瓜相處將近一年,已經熟悉苦瓜的脾氣,所以他只是單純嚇到,並不會往苦瓜生氣的地方想,但是他不解的是,為什麼苦瓜要阻止他說出光北曾經打敗啟南的事。

〝叭──〞,此時,紀錄台鳴笛,提醒兩隊距離比賽開始時間剩下五分鐘,李明正與榮新的總教練嚴本玉在聲響結束之後,不約而同地將球員叫回板凳區。

光北與榮新的球員緩緩往板凳區走去,但是當中卻有一個人腳步沒有移動,依然留在籃球場上。

這個人,就是李光耀。


很開心我被LBJ跟騎士隊打臉了。
雖然在預測之前,我並不知道Green會被禁賽,但是以上一場比賽LBJ跟Irving的表現,就算有Green在,勇士隊也很難討好。
第五場比賽,感覺得出騎士隊有醒了過來的感覺,下一場回到主場,只要能夠延續氣勢,相信騎士隊還是有希望拿下總冠軍。

我不知道極力誌裡面支持騎士或者勇士的人多。
對我這個超級Kobe迷而言,誰奪冠真的都無所謂了,在Kobe退休之後,對於NBA,我已經不再像以前般投入。
我想很多Kobe迷也跟我一樣吧。

心中的神退休了,心中的熱情也頓時減了一半,甚至更多。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