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三十三章【賽前 下】[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大家一邊吃飯一邊聽到我這邊。」李明正把移動式白板推到球員面前,拿起藍色白板筆,很簡易地畫了球場的圖樣:「在比賽之前,我這邊再提醒一下今天的攻守戰術。」

「防守端採用二一二區域防守,中鋒站『一』的位置,榮新是一支三分砲火猛烈,切入能力相當強,球員默契很好,喜歡空手切開後門的球隊,所以防守的時候一定要講話,不然絕對會漏人。他們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地方是弧頂一直到兩邊接近四十五度角的地方,榮新如果在這個範圍準備出手三分球,不要去思考他是不是假動作,直接撲上去,寧願讓他們切入也不要讓他們出手三分球,不過如果是在側翼還有底角的三分球,放投不放切。」

「再來,大家一定要很小心14號周冠佑,如果他持球進攻,不管是誰對位防守,馬上貼上去,不要讓他有出手投籃的空間,後面的隊友也要隨時準備擋下周冠佑的切入。」李明正在白板上寫了14,圈了起來:「周冠佑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球員,是今天晚上必須重點看防的對象。」

「不過即使場上有周冠佑的存在,榮新球的流動還是很快,周冠佑今年高三了,在甲級聯賽已經累積兩年的經驗,是一個非常成熟聰明的球員,一發現吸引到包夾,就會把球轉移到外圍,所以這一場比賽後衛皮要繃緊一點,你們在防守端勢必會不斷來回跑動。」李明正再次強調:「防守的時候一定要溝通,榮新進攻火力太強大,只要我們一失神,榮新就可以拉出一波攻勢,一口氣把比分拉開,榮新就是這麼強。」

「除了周冠佑之外,也要特別注意22號大前鋒王書維,他的策應能力跟進攻能力都相當出色,場均可以傳出10次助攻,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而且他的進攻能力也很強,他拿到球的威脅性僅次於周冠佑,讓他們兩個人配合起來會非常麻煩,王書維接到球就包夾,逼他把球傳出去。」李明正第三次強調:「防守一定要講話,榮新的球員除了有一定的單打能力之外,他們的空手跑位也非常具有殺傷力,團隊默契很好,十分清楚自己在場上的定位,不要把防守當成你自己一個人的事情,要守住榮新,就要靠場上五個人的共同努力。」

「接著是進攻端,榮新這一支球隊,不管進攻或防守都具有十足的侵略性,他們會在比賽中突然用全場壓迫性防守還有半場包夾式防守打亂對手的節奏,大家記得,如果他們突然改變防守策略,要隨時準備接應持球的隊友,加快球的流動。」

因為這些話李明正這幾天前就有說過,球員們早就已經牢記在心,比起戰術,球員更是把注意力放在手上的便當上,不過李明正下一句話,就讓球員全抬起頭來,目光炙熱地看著他。

「今天的先發球員是…」李明正看著停止扒飯的球員,緩緩地說道:「後衛,李光耀與包大偉,內線,辜友榮、楊真毅、魏逸凡。」

可惡!我竟然是板凳!

高偉柏臉色平靜,可是心裡面卻在怒吼,不過他可以理解為什麼李明正會做這種安排,畢竟魏逸凡以前是榮新的球員,對榮新的戰術還有球員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把魏逸凡擺上場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決定。

高偉柏很快整理好情緒,現在的高偉柏,比起追求光鮮亮麗的數據,更重視球隊的勝利,而且他轉念一想,雖然沒辦法先發上場,但是比起先發,說不定從板凳上場更可以有所表現。

這麼一想,高偉柏心裡僅存的不舒服馬上煙消雲散。

當然,高偉柏並不知道,魏逸凡在幾天前主動向李明正請纓先發出戰。

「從丙級聯賽開始,我們就一直把進攻的主力放在禁區,這一點到了甲級聯賽也不會改變,今天晚上的比賽,我們繼續強攻禁區。光耀、大偉,不管你們是誰把球帶過半場,先看禁區,把球交給真毅。友榮、逸凡,你們要幫真毅掩護,讓真毅可以上中接球。」

李明正看著楊真毅,說道:「真毅,上半場比賽你就跟榮新的大前鋒王書維一樣,負責居中策應的角色,球隊的節奏就交給你掌控。」

「是,教練!」楊真毅將嘴裡的飯菜吞下後,重重地點頭,大聲回應。

「很好。」對於楊真毅今天的任務,其實李明正並沒有說得太過詳細,因為李明正認為楊真毅的籃球智商相當高,相信楊真毅不需要他太過囉嗦,就很清楚他話語裡的意思。

「友榮,對方的中鋒身高跟你差不多,而且封阻能力非常強,在這一場比賽,你不可能跟乙級聯賽的時候一樣在禁區為所欲為,不過我相信你應該不會因為這樣就害怕,不敢強攻禁區吧?」

「不會!」辜友榮大聲回應。

「很好。」李明正滿意地點頭,將目光轉向魏逸凡:「逸凡,你之前是榮新的球員,在我們之中,對榮新最了解的人絕對就是你,這場比賽你就好好發揮,讓你之前的隊友知道你在光北這段時間進步了多少。」

「是!」儘管距離比賽還有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不過魏逸凡心裡的鬥志就已經十分高漲。

「偉柏、忠軍、傑成、麥克,你們身為替補,工作可是一點都不輕鬆,榮新的替補實力也非常強,尤其要注意7號林兆民跟5號閻碩德,他們的得分爆發力非常驚人,你們一定要守住。我們是從乙級聯賽晉級的球隊,榮新這種強隊,多少會對我們輕忽大意,更別說對替補的你們。」李明正目光堅定,神情充滿自信:「這就是我們的機會,麥克的籃板球、忠軍的三分球、偉柏的禁區強打、傑成的控球組織,你們四個人只要齊心協力,我相信一定可以跟榮新的替補抗衡,一定可以!」

李明正看著球員,用非常堅定的口吻說道:「就算全世界都認為我們會輸,可是那是不了解我們的人的看法,記住這一句話…」李明正深深吸了一口氣:「你們是最強的!」

聽著李明正這句話,感受到李明正言語之間的強烈自信,球員裡面精神一振,而這時,李光耀放下手裡的便當,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李明正面前。

「老爸,你好了嗎?」

「嗯,差不多了。」

「那輪到我了。」

李光耀取代李明正的位置,站到隊友面前。

李光耀緩緩地看了隊友一眼,說道:「今天我們將第一次踏上甲級聯賽的球場,我相信有人跟我一樣興奮期待,但是也一定有人因為如此而擔心害怕,我想跟你們說,不用害怕,也不用擔心,這不是你們該做的事情。」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確定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之後,說道:「你們該做的事情,是盡情地享受這場比賽,因為球隊裡面有我這個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在,不管情勢變得再怎麼惡劣,我都可以把比賽扭轉過來,你們只要安心地跟隨在我後面就好了,我一定會讓你們品嘗到勝利的滋味!」

現場一片沉默。

過了一會後,謝雅淑翻了白眼,不屑地說道:「爛透了!你這個剛剛還在門外跟女朋友調情的小子,沒資格講這種大話!」

高偉柏則說:「同樣的話你到底要講幾次?」

魏逸凡挖挖耳朵:「我已經聽膩了,耳朵都快長繭了,可以不要再殘害我的耳朵了嗎?」

楊真毅沒有任何反應,低頭吃著便當,他好餓,根本不想理李光耀。

包大偉與詹傑成對看一眼,重重嘆了口氣,對李光耀露出有病就要去看醫生的表情,但是李明正就在現場,他們當然不可能將臉上的表情化成言語,嘆了口氣之後就繼續低頭吃便當。

辜友榮住在李明正家中,對李光耀無可救藥的自信早已經有深刻的體驗,聽到李光耀的話,輕輕地呿了一聲,用細微的聲音說:「怎麼又發病了。」

王忠軍則是一如往常的沉默是金,把李光耀的話直接當成耳邊風。

而在眾人之中,對今天的比賽極度緊張的麥克,見到大家沉穩的模樣,那顆躁動不安的心也漸漸安定下來。

李光耀看著大家的反應,哈哈大笑:「什麼嘛,我還以為你們會因為比賽而嚇到尿褲子,原來是我想太多了,這就對了,你們能夠當我的隊友,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這樣的你們,根本不用害怕晚上的比賽。」

李光耀走回原本站立的地方,拿起便當,放心地大口大口扒飯。

然而,事實上,光北籃球隊的人或多或少都對晚上的比賽感到緊張,否則一開始辦公室內的氣氛就不會如此沉重。

魏逸凡與高偉柏在闊別數個月之後,即將再次站上甲級聯賽的舞台,在光北這段時間他們成長了多少?是否足以在甲級聯賽打出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表現?

他們兩人擔心上場之後,發現自己在光北得到的並不如預期的多,被榮新高中的強大徹底吞沒。這讓他們感到恐懼,因為這絕對會讓他們覺得當初選擇光北的決定是錯的,一路走來的努力與堅持也都會在這一場比賽被否決。

為了踏上再次成為甲級聯賽的球員,為了再次站在充滿鎂光燈的球場上,他們拼了命地在光北練習,而今天,他們幾個月以來的努力有可能被全盤否決,這叫他們怎麼能不感到害怕?

辜友榮當初帶著教練與隊友的祝福,依依不捨地從向陽到了光北,為了往後的籃球生涯,離開自己所熟悉的環境,離開自己所深愛的台中,以光北球員身份出戰,若是他沒辦法在今天還有之後的比賽有所表現的話,那麼他未來的籃球路,他所做的籃球夢,都將化為烏有。

辜友榮一邊渴望著甲級聯賽,一邊擔心甲級聯賽的強大超過他可以承受的範圍,讓他就像是個乙級聯賽中比較大顆的石頭,到了甲級聯賽這個海洋,還是照樣被大浪吞噬。

他不想讓家人失望,不想讓向陽的隊友失望,不想讓顏書洋教練失望,更重要的,他不想讓自己失望,所以他擔心榮新的強大到了他必須仰望的程度。

楊真毅已經高三,今年畢業之後就要出國唸書,能夠如此快樂地跟隊友一起在場上奔馳的日子已經不多了,他想要好好把握這段時間,跟台灣最強的高中生們交手,然後與隊友一起努力贏球。

楊真毅很明白光北是一支不成熟的球隊,可是他可以保證,光北絕對是全台灣最特別、最有趣的球隊,光北有容許球員將個性表現在球場上,完全不壓抑球員的教練,有強到令人不敢置信的隊友,也有籃球的初學者,會緊張到在球場上發抖。在這一支特別的球隊裡,儘管訓練是那麼的艱苦,可是在場上跟隊友一起拼命的感覺卻又是那麼美好,楊真毅知道自己所剩的時間不多,所以他希望一場也好,就算只有一場也好,他想要帶著贏球的回憶離開台灣。

他想要贏球!

謝雅淑礙於規定,還是不能上場,可是她的心情跟其他的球員一樣,充滿了緊張與擔心,不過當中還有一絲激動。

光北一路從丙級聯賽到今天的甲級聯賽,一路上充滿驚奇與汗水,擊敗了乙級聯賽的王者向陽高中,攀過了這條路上最高聳的圍牆,不過現在聳立在眼前的,是一座又一座的高山,身為球隊的一份子,謝雅淑當然也會擔心隊友在翻越這些高山的時候遇到超乎預期的挫折,喪失了自信與意志,畢竟甲級聯賽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

可是謝雅淑又想,從球隊創立到現在,才不過短短將近半年的時間而已,在這短暫的時間裡面光北獲得的成就,絕對可以用巨大來形容,謝雅淑相信這一群隊友即使是在甲級聯賽,一定也可以打出讓人驚奇的表現。

一定可以!

一開始進到教練辦公室時,每一個人懷著紛亂的念頭,低頭吃著便當,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沒有人說話,一直到李明正開始提醒這場比賽採用的戰術時,才微微抬起頭來,但是心裡複雜的念頭還是存在。

雜亂的思緒與念頭,讓辦公室內的氣氛變得異常沉悶,而這個情況,到了李明正說完戰術之後才有所改變。

當李明正用帶著自信的堅定口吻說出:「就算全世界都認為我們會輸,可是那是不了解我們的人的看法,記住這一句話,你們是最強的!」

在那一瞬間,所有紛亂的念頭全部被一腳踢開,李明正的話語之間充滿了說服力,身上散發出來的自信感染了他們,讓他們眼睛裡面出現了一道光。

接下來,李光耀又在李明正之後講那些讓人受不了的自大言語,可是神奇的是,李光耀狂妄自大還有李明正堅定自信的言語,在眾人心中形成了最堅固的盾牌,抵擋了自我懷疑、緊張、害怕等等的負面情緒。

這時候,雖然大家一樣埋頭吃便當,可是辦公室裡面的氣氛一掃一開始的沉悶,變成了一股隱隱勃發的上揚氣勢。

每一個球員,包含麥克在內,眼眸裡面都閃爍著一道光芒,而這一股光芒,來自於對自己、隊友還有球隊的堅定信心。

—–我是分隔線—–

由於榮新與光北都是台南地區的球隊,所以甲級聯賽也把比賽場地安排在市區的球館內,讓兩隊不用受奔波之苦。

而安排的球館,正是當初光北擊敗向陽的球館。

六點半,距離球賽開始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蕭崇瑜與苦瓜停好車,苦瓜瀟灑地打開車門下了車,昂首闊步地朝球館走了過去,在抽菸區停下腳步,從口袋中掏出菸盒,在寒風中努力點菸。

而蕭崇瑜下了車之後,開了後車廂,把所有的資料跟器材全部背在身上,走到苦瓜身邊。

「你先進去吧,我等一下還要去買咖啡。」苦瓜說。

「是。」蕭崇瑜從背包中拿出其中一張媒體證,遞給苦瓜。

甲級聯賽受注目的程度,即使是熱身賽都有電視轉播,要進行採訪不像以前那麼簡單,而是需要甲級聯賽官方發的媒體證才可以,不過籃球時刻貴於台灣最知名、銷量最好的雜誌,雖然申請媒體證的手續麻煩了一點,可是過程中完全沒有遇到任何困難,手續完成之後甲級聯賽隔天就核准,把兩張媒體證寄到了籃球時刻位於內湖的辦公室。

有了媒體證,除了擁有在比賽後採訪的正當權力之外,還可以在甲級聯賽已經劃分好,視野最好的地方紀錄球賽,也因為如此,蕭崇瑜整天就顯得很興奮,因為單單從媒體證,他就可以感受到甲級聯賽與乙級、丙級聯賽的不同。

之前跟隨著苦瓜紀錄、採訪光北籃球隊的時候,蕭崇瑜從丙級、乙級聯賽看到台灣籃球環境的不足,這讓他為感到氣憤與憂心。

氣憤的是,雖然他明白丙級與乙級聯賽只是低等級的賽事,除非發生打群架事件,否則絕不會引人注目的賽事,可是上場比賽的球員也都全心全意努力為勝利拼戰,怎麼場地跟設備差成這樣,好像是昨天宣佈聯賽成立,今天就急匆匆地開始比賽一樣,他真的為球員感到氣憤與不捨。

憂心的是,籃球身為台灣最受歡迎的運動之一,僅次於被視為「國球」的棒球,可是台灣籃球的環境、社會的觀念、政府的態度,都讓蕭崇瑜為這些把籃球視為夢想的小球員感到憂心,籃球這一條路已經非常不好走,可是台灣的環境卻沒有給這些球員應該有的待遇,而且別說是待遇,蕭崇瑜認為,台灣對於運動員這一條路,充滿了不尊重。

蕭崇瑜推開球館大門,走進球館之中,真心真意地希望,位於台灣高中籃球頂點的甲級聯賽,擁有的是會讓他耳目一新的氣象。

蕭崇瑜熟稔地走上二樓,光北跟榮新都還沒有抵達球館,所以觀眾席上這時候還沒有坐人。

蕭崇瑜站在廊道上,由上往下看著球場,這一次,他終於見到他所認為得籃球場該有的模樣。

在天花板上日光燈的照耀下,木頭地板閃閃發亮,黃褐色的木頭地板上,黏貼著只屬於籃球場的白線,跟以往總是貼滿了五顏六色,代表羽球、排球、手球等等不同運動項目的線的地板來說,顯得乾淨俐落多了。

而在球場四周,擺滿了許許多多的廣告看板,有知名的便利商店、運動品牌、運動飲料等等,不過在球場中線的兩邊則沒有廣告看板,因為其中一邊是紀錄台,另外一邊則是這場賽事的轉播單位,Foxy體育台的主播台,而在球場的四個角落的廣告看板後方,則有四台轉播單位的現場錄影機正在架設中。

看著這個景象,蕭崇瑜臉上微微露出笑容,這就對了,就算沒有廣告看板,就算沒有現場轉播的體育台,這種乾淨的球場,才可以真真正正地稱為「籃球場」,這是值得每一個做著籃球夢,為自己夢想拼命努力練習的球員踏上的地方。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蕭崇瑜發現自己跑錯地方,甲級聯賽安排的媒體區位於紀錄台後方,不是在觀眾席。

蕭崇瑜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比起二樓的觀眾席,紀錄台正後方無疑是個可以更貼近球場的地方。

蕭崇瑜很快走到媒體區,架設了錄影機,在比賽前就完全所有前置作業,是他從苦瓜身上學來的良好習慣。

架設好了器材後,蕭崇瑜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因為太靠近球場,錄影機的畫面沒辦法涵蓋整個球場。

蕭崇瑜皺起眉頭,試了幾個辦法之後,發現怎麼樣都沒辦法把整座球場收進畫面之中,只能無奈地先將錄影機關機。

蕭崇瑜嘆了口氣,心想這個問題,等到苦瓜哥來之後看他想怎麼處理吧。

蕭崇瑜接著拿出全片幅相機,裝上高速大光圈鏡頭,開機確認相機的電量,右眼湊近觀景窗,打算隨意試拍幾張確認相機與鏡頭都沒有問題。

蕭崇瑜拿起相機,從觀景窗看過去,看到身穿西裝,正坐在主播台上看著手中資料的藍于銘。

蕭崇瑜輕按快門,讓性能強大的相機自動對焦,藍于銘的身影瞬間變得更清晰,讓蕭崇瑜有些意外的是,藍于銘本人看起來比電視裡還要年輕,身形也消瘦許多。

看著藍于銘如此認真研讀資料的模樣,蕭崇瑜的鬥志也被激發起來,同樣身為剛出社會的菜鳥,藍于銘現在已經坐在主播台上,而他還離獨當一面的編輯有一段距離。

蕭崇瑜胸腔湧現出熱血,不行,我一定要趕快把苦瓜哥的東西全部挖出來,早日成為籃球時刻裡面的第一把交椅!

蕭崇瑜才想到苦瓜,苦瓜下一秒鐘就從他身後出現:「你這白癡,握拳握那麼緊幹什麼,想打架啊!?小心手裡的相機掉了,十幾萬的東西,你去賣屁股還賠不起。」

蕭崇瑜嚇了一大跳:「苦瓜哥,你…你走路怎麼都沒聲音。」

苦瓜不屑回答這個問題,問道:「相機準備好了沒?」

「好了。」

「很好,光北跟榮新的車子都到了,他們等一下就會進場。」


這一篇PO文,是在星期日晚上傳給極力誌的,因為星期一要從台南上台北處理事情,所以沒辦法在當天更新,也更沒辦法跟大家討論Game 5的過程了。

那麼我想,就分享一下我的預測好了,當你們看到這一篇PO文的時候,我相信比賽也打完了,就看看我的預測準不準吧。

我的預測如下。

勇士奪下總冠軍,4-1。

最後比數為10x比8x,勇士勝分介於12-20之間。
Curry,20+,5,5
KP,20+,8,5
板凳方面,勇士將贏過騎士20分。
FMVP,Livingston(私心希望)

在我看來,騎士在勇士主場得勝的機率,機率無限趨近於零。

原因無他,是騎士不會打逆風球。

西強東弱的情況依然存在,而騎士在東區實在過得太舒服,沒有遭遇什麼阻礙就開心地打進總冠軍,心態上我認為會比較放鬆。

反觀勇士隊,在西區冠軍賽的時候,遇到強敵雷霆,一開始出現大頭症,結果被逼到3-1的絕對不利情勢,球隊上到下被潑了一盆冰水,不過也因為如此,勇士醒了過來,連下三城,克服最不可能的逆境,打進總冠軍賽,心態上就好像是一把剛磨好的劍,銳利的發亮!

而在總冠軍賽的場合,我認為決定勝負的關鍵,除了球隊整體的實力之外,還有心理層面。

勇士在第五戰的優勢在於,第一,主場優勢,第二,團隊向心力,第三,強大的板凳部隊。

為什麼沒有寫Curry跟KP,很簡單,因為我認為勇士跟騎士先發之間的差距很小,反而是兩隊板凳的差距大很多。

騎士有沒有機會拿下第五戰,絕對有。

但是以他們前四戰的心態看來,我認為機會很小。

騎士的關鍵就在LBJ的發揮,但是在主場的第四戰,我覺得LBJ給我的衝擊力跟心態,遠遠不如去年獨木挑起騎士隊,與勇士隊大戰6場的超狂霸氣。

我是Kobe的球迷,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我可以很直接地說,LBJ絕對是史上最全面的球員,所以問題真的不在於他的球技,而在於他的心態。

在關鍵第四戰,LBJ真的沒有打出應有的領袖價值,反觀Irving頻頻衝擊籃框,散發出來的求勝意志遠遠勝於LBJ。而這一點,正是LBJ最讓人垢病的,心理素質不夠強。

2007年對活塞,2008年對塞爾提克,2009年對魔術,他都展現出一夫當關,萬人莫敵的可怕氣勢。只不過他一個人終究支撐不了騎士隊,所以07年敗給馬刺,08年敗給塞爾提克,09年敗給魔術。

然而,在我眼裡的LBJ,只有在這種時刻,才爆發出King的氣勢,去年總冠軍賽的他,也曾散發出如此氣場。好像只有在沒有強大隊友的情況下,才會跟叢林之王一樣,衝倒每一個試圖阻擋在他之前的對手,只不過在擁有可靠隊友之後,這種龐大可怕的氣勢,就消退了。

這始終是我很不解的部份,更是我不會愛上他的原因,我欣賞他的全面,但是在他的身上,我看不到跟Kobe一樣,在關鍵時刻,把比賽勝負扛在肩膀上,贏了享受榮耀,輸了承擔一切。對我而言,LBJ什麼都有,只差那麼一點點的王者領袖氣質。

然而,對於追求冠軍戒指而言,一點點所造成的差距,很可能就是冠亞軍的分別。我推估在兩三年之間,西強東弱的情況還是會存在,騎士陣容不變,LBJ絕對有機會刷新史上連續帶隊進總冠軍賽的次數,但是只要騎士團隊向心力凝聚不起來,LBJ又沒有展現出那種霸氣,那麼LBJ的歷史定位,將永遠沾不上MJ、Kobe、Magic、Duncan的邊。

我衷心希望我的預測是錯的,否則今年最精彩的季後賽,我將投給勇士VS雷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