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一月十四日,光北高中,早上七點。

「二一二區域聯防,真的對付得了榮新高中嗎?」看著場上球員們正在練習的防守陣形,吳定華眉頭微微蹙起,臉色帶著一絲擔憂,喃喃自語。

儘管吳定華說得小聲,但還是被李明正收進耳裡。

李明正語氣平淡地說道:「前幾天我不是解釋過了嗎,榮新高中兩邊底角的三分線命中率比側翼跟弧頂還要低,而且他們切入的破壞性非常驚人,所以用二一二去防守,會比二三還要更有效率。」

吳定華輕嘆了一口氣:「我知道,我只是擔心。」

李明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昂首挺立,身上散發出一股彷彿是與生俱來的自信:「榮新很強沒有錯,但是我們也已經做足準備,剩下的就是交給球員了,不管我們再怎麼擔心都沒有用,真正上場比賽的是他們,我們身為教練,之後就是在比賽的時候提醒球員他們哪裡沒有做好,在他們慌亂的時候喊暫停,讓他們穩下來。若是我們總是擔心來擔心去,球員也會感受到你的情緒,對情況一點幫助都沒有。」

偶爾,吳定華真的很羨慕李明正可以把事情看得這麼簡單跟透徹。

吳定華看著在球場上認真練習的球員,這些臉龐依然稚嫩的小高中生,眼神閃爍著同年齡學生所沒有的堅定之意,渾身上下更是充滿了衝勁,彷彿渴望明天的比賽已久。

「他們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還是想用這場比賽證明自己呢?」吳定華說。

李明正臉上露出笑容:「兩者都有吧,想想看我們當年,比賽的時候就是衝,沒有在怕,就是要用場上的表現告訴大家我們比別人強。」

吳定華輕輕嘆了口氣:「是啊,但這些都是很久遠的以前了。」

「等一下,我發現我要修改一下說法,當初其實你們也是怕得要命,一開始比賽的時候不斷把球丟給我,都是靠我一個人殺進殺出,偶爾我下場休息,你們就開始亂打,然後露出小孩找不到媽媽那種表情看著我,讓我根本沒辦法休息太久,馬上就要回到球場上拯救你們。」李明正說完,得意地哈哈大笑。

吳定華翻了白眼,雖然事實就跟李明正說得一樣,但還是要反駁:「那也只是一開始而已,之後我們就變強了好嗎。」

李明正只是大笑,沒有理會吳定華的說詞。

吳定華無奈,轉換話題:「二一二區域聯防,快速攻守轉換,你今天就主要練這兩個嗎?」

李明正搖頭:「早上練防守,晚上練進攻。我覺得防守練得不錯,大家默契都有培養起來,辜友榮之前在向陽時的防守意識就非常好,所以也可以很快融入球隊之中,但是讓球員自主練習之後,這幾天把球員叫回來練進攻,反而有點雜亂。」

李明正結論:「今天晚上就不讓球員自主訓練了,加了辜友榮進來,大家反而有點習慣不良。」

吳定華說:「我一開始還想說辜友榮進來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不過沒想到他的存在讓球隊的進攻有點亂了套,。」

「也不全然是辜友榮的問題,我們的球員很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在這陣子的自主訓練裡面,他們不是加強自己的弱處,就是想辦法組裝新的槍,這幾天練習進攻的時候,看得出來球員們有試著把新的武器展現出來,但是很顯然他們把握度還不高,而辜友榮跟大家的默契還沒有搭起來,所以才會顯得很亂。」

吳定華摸摸下巴,眼神閃過興奮:「說到這個,小三這臭小子還真有一套,竟然教會了王忠軍空手跑位,跟以往只會站在定點等隊友傳球的王忠軍,根本就是不同等級的射手。」

「不只是空手跑位而已,你注意看就可以發現,王忠軍的小腿肌比之前更結實,這讓他的彈跳速度更快,而且小三還有調整過王忠軍的投籃姿勢,讓王忠軍的投籃比以前更簡化,出手速度也因此有所增快。在短短的幾個星期,王忠軍的進步真的很大,甚至超乎我預料,找小三來是對的,可惜時間太短了,王忠軍的核心肌群還沒有跟上,所以跑位之後的接球出手,他的身體在空中沒辦法獲得平衡,導致他出手的節奏不是過慢就是過快,命中率還有待加強。」

李明正嘖了一聲:「如果王忠軍防守再好一點就好了,隊上傳球視野最好的人是詹傑成,他們兩個人在場上,我們外線的炮火一定可以更驚人,但是他們兩個人的防守實在太爛,若是把他們擺在一起,那絕對完蛋。」

吳定華說:「防守端,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李明正右手食指刮著下巴,感受鬍渣的粗糙:「這場比賽,或許會變成一場進攻大戰,我們的防守是不用想了,內線還可以,但是外圍的防守就不行了,只能期待榮新的外線整場失靈,讓我們可以縮小防守圈阻擋他們的切入。」

吳定華露出狐疑的表情:「進攻…我們拼得過嗎?」

李明正失笑:「定華啊,這不是拼不拼得過的問題,而是除了拼進攻之外,我們別無選擇。」李明正拍拍吳定華的肩膀:「別露出這種表情,其實我們進攻只差在整合而已,我們現在有一個兩百公分的中鋒辜友榮,他雖然沒有招牌的得分武器,可是光是他的身高跟手長,還有豐富的經驗,就足以讓他在禁區肆虐。高偉柏這陣子把身體練得更強壯,同時也有在鑽研禁區腳步,而且個性也漸漸沉穩下來,變成一個更成熟的球員,進攻端的成長讓我們可以期待。魏逸凡則與高偉柏走了相反的路線,他一樣有繼續加強進攻腳步,不過他在靈活的腳步上加了一個打板跳投,雖然跟王忠軍的跑位三分球一樣還不穩定,但是當他能夠掌握的時候,你可以期待我們光北即將有一個王牌型前鋒的誕生。楊真毅就不用多說了,他就是一個非常成熟的球員,除了身體對抗性略顯不足,讓他的防守較為薄弱,搶籃板球的能力比較差之外,他是場上我們最可以倚賴的球員。」

李明正吞了口口水後,繼續說:「包大偉進攻能力奇差無比,但是他很刻苦地在苦練防守,他在防守端的進步有目共賭,在向陽的比賽中貢獻了幾次重要的抄截,證明他對球賽的理解能力又往上提升,除此之外他也很願意跑快攻,是我們的快攻箭頭之一,而他自主練習又再苦練防守,可以期待他成為跟當初葉流氓一樣的防守大鎖。詹傑成防守能力奇爛無比,不過他的傳球視野真的很驚人,就傳球這一點來說,我從未見過比他更具有天份的人,而他現在正在加強基本動作、運球跟切入能力,我相信他成長起來之後,絕對可以成為明星控衛。麥克是球隊裡面唯一一個籃球初學者,但是他學很快,就像是一塊鑽石,只要我們好好雕琢,就可以綻放出最迷人的光彩。說到這裡,不得不提到謝雅淑,真的很可惜,如果她是男生的話,她絕對可以站到後衛這個位置,提升我們整體的戰力。」

李明正話說完,一直在旁邊靜靜聽兩人說話的楊信哲,這時疑惑地問:「李光耀呢?怎麼沒說到他?」

楊信哲話語剛落下,只見吳定華嘆了口氣,搖搖頭,露出了你怎麼會問這個這麼愚蠢問題的表情,而李明正哈哈大笑。

「我家臭兒子沒什麼好說的,他就跟當年的我一樣,是跨時代的超級球員!」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八點,光北籃球隊的訓練剛結束,但是楊信哲繁忙的一天才剛要開始,而且等待著他的,是猶如地獄的一天。

楊信哲快步走回到辦公室,發現桌上擺著一個袋子,心裡馬上浮現出不妙的預感,往袋子一看,裡面有便當盒跟餐具,便當盒上面貼著一個紙條,紙條上有沈佩宜娟秀的筆跡。

「紅色炒飯。」

看著這四個字,楊信哲嘴角抽蓄,臉色好像吃了世界上最苦的苦瓜一樣,旁邊發現楊信哲古怪表情的老師,一開始還想要關心發生了什麼事,一見到桌上的袋子,眼神立刻流露出悲憫,走向前,拍拍楊信哲的肩膀:「辛苦你了。」

楊信哲揚眉,問:「你沒有?」

「我跟沈老師說我老婆會幫我做便當,所以逃過一劫,其實現在全辦公室只剩下你在孤軍奮戰了。」這名老師又拍拍楊信哲的肩膀:「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話說完,又給了楊信哲一個同情的表情,拿著考卷走回自己的位置上。

楊信哲看著便當盒,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沈佩宜手裡拿著課本,走進辦公室裡面,一看到楊信哲,立即加快腳步,臉上堆起燦爛的笑容:「楊老師,你吃了嗎?好吃嗎?感覺怎麼樣?」

「我還沒吃。」楊信哲強逼自己露出笑容。

「那你趕快吃,這個紅色炒飯可是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食譜,不僅味道好、營養滿分,整個炒飯在視覺呈現上也很棒,加上經過我精心調味之後,這個紅色炒飯色、香、味俱全,包你滿意!」

看著沈佩宜臉上興奮的表情,楊信哲想起幾天前收到沈佩宜的訊息,看到沈佩宜說要拿雞湯過來給他吃時,心裡面竟然充滿了興奮跟期待,就覺得自己是個超、級、大、蠢、蛋!

隔天早上,他滿懷期待地看著沈佩宜打開了帶來的保溫鍋,正想要在享受雞湯之前好好聞一口香氣時,飄來的味道卻讓他眉頭一皺,隱約發覺這鍋雞湯似乎沒有他想像地那麼單純。

沈佩宜費力拿了一鍋雞湯過來,當然不會只給楊信哲喝,早就跟其他老師說好了,要請大家品嚐她的手藝,而鍋蓋一打開,味道散發出去,雖然跟印象中雞湯的味道有所落差,不過老師們早已準備好碗筷過來。

但是當沈佩宜拿起湯匙要幫大家裝湯,從底部撈起泡菜、酸菜、香菜、芹菜的時候,每個老師就像是定格住一樣,臉上冒出了數條黑線。

只有沈佩宜一個人始終露出興奮的笑容,從各個老師手中接過碗,裝了滿滿的雞湯給眾老師吃。

「大家請用!」

眾老師聞著雞湯散發出來的「奇異」味道,抱著雖然賣相不佳,聞起來味道也很奇特,但是說不定就跟臭豆腐一樣,會好吃地令人意外的僥倖心態,拿起手中的筷子跟湯匙,或是挾起雞肉,或是對著碗口喝湯,就這麼把沈佩宜的心意送進嘴裡。

然後,現場陷入一陣沉默,眾老師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佩宜問:「怎麼樣,好不好喝?雞肉好吃嗎?會不會太柴?」

眾老師看看你看看他,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打破沉默的,是楊信哲。楊信哲用一種極為委婉的方式說:「這個雞湯跟我們平常喝得不太一樣,味道有點太強烈了一點。」

沈佩宜驕傲地說:「當然不一樣,這個是我自己特製的雞湯,我自己稱為四菜雞湯,用四種具有不同香氣的菜煮成的雞湯,是不是很特別!?」

眾老師:「……」

這一鍋雞湯,最後大部份是由楊信哲吃完,因為眾老師們喝完一碗雞湯之後,紛紛找理由離開。

「我要去改考卷,謝謝了,沈老師。」「我要去泡咖啡提神,等等連上三堂課,光想就覺得累。」「我的聯絡簿才改到一半而已,要趕快改完。」「我們班的班長進來教室,應該有事情要跟我討論,我先回去。」「天啊,我差點忘了,聯絡簿上家長請我打電話給他,我先回去忙了,沈老師,謝謝妳的雞湯,很特別。」「糟糕,我今天是不是忘了帶考卷過來,天啊,我趕快回去檢查一下。」

一時間,眾老師跑回自己位置,只剩下坐在沈佩宜旁邊的楊信哲,走也走不開,逃也逃不掉。

看著沈佩宜略帶失望的表情,還有秉持不浪費的精神,楊信哲用堅強的意志力,將那一鍋雞湯吃完了!

殊不知,這卻是惡夢的開始。

自從雞湯之後,沈佩宜就常常拿自己的「創意料理」過來,導師辦公室內的眾老師們,從一開始的興致勃勃,到後來被沈佩宜的手藝嚇到幾乎魂飛魄散,直至今天,只剩下楊信哲一個人孤傲地在戰場上奮戰。

沈佩宜一邊幫楊信哲打開便當盒,一邊介紹:「為什麼說是紅色炒飯呢,是因為今天選用的食物都是紅色的,蕃茄、紅椒、辣椒、紅蘿蔔、紅棗,就連白飯都加了蕃茄醬下去炒,所以整個就是紅色炒飯,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特別!」

楊信哲看著紅通通的炒飯,嗯了好長一聲,發自內心地說:「確實是很特別…」

楊信哲在心裡大叫,但是食物重點不是特不特別,是好不好吃啊!!!

楊信哲艱難地吞了一口口水,拿起湯匙,顫抖地舀了一口紅色炒飯,送進嘴巴裡,咬了幾口。

嗯,味道就跟他現在心裡的感受一樣,複雜地根本分不清啊!

「怎麼樣?好吃嗎?」沈佩宜看著楊信哲,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學徒看著師傅一樣,等待師傅的審判。

楊信哲放下手中的湯匙,吞下嘴裡的飯,迎向沈佩宜期盼的目光:「沈老師,妳最近怎麼突然對下廚這麼有興趣?」

楊信哲這個問題,讓沈佩宜愣了一下,眼神中閃過一絲黯然之意,輕輕地說:「大學的時候,我跟我男朋友一起住,他是籃球員,食量很大,常常對我喊肚子餓,我就會想辦法煮東西給他吃,那時候就對下廚產生興趣。」

楊信哲心裡瞬間湧現出對沈佩宜男朋友無止盡的佩服與讚嘆。

「他喜歡妳做的菜?」

沈佩宜點頭:「他很喜歡,不管我做什麼,他都會吃光。」

楊信哲很想問沈佩宜,妳男朋友的舌頭,該不會是鋼鐵做的吧?

「那妳煮給他吃就好了啊,怎麼還拿過來,大費周章地,這樣妳騎車也很危險呢。」

沈佩宜勉強露出笑容,而見到這個笑容,楊信哲瞬間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沈佩宜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說:「他離開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去了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很遠?」

沈佩宜輕輕點頭:「嗯啊,在美國。」

「確實是很遠,但是現在網路這麼方便,就算是在美國,要維持也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吧?」

沈佩宜很輕很輕地搖了頭,露出了複雜的笑容:「很難,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他在美國的哪裡。」

沉默,楊信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佩宜用清澈的眼神看著楊信哲:「楊老師,請你老實告訴我,我做的東西,好不好吃?」

楊信哲察覺沈佩宜語氣的轉變,看了桌上的便當盒一眼,又把眼睛轉回沈佩宜身上,他發現在沈佩宜的目光注視下,他沒辦法再敷衍了事。

「味道很特別,但是我覺得特別到一般人比較難接受。」楊信哲盡可能地委婉。

沈佩宜臉上閃過黯然,點頭:「其實從你們這幾天的反應,我就大概知道我煮的東西並不好吃,只不過想起我男朋友以前總是可以開開心心地把東西全部吃完,我就抱持著一絲希望。」沈佩宜露出苦笑:「但是我現在知道了,謝謝你,楊老師,這幾天讓你受罪了。」

楊信哲連忙擺擺手:「沈老師千萬別這麼說。」

沈佩宜給了楊信哲一個淺淺的笑容,就要起身把楊信哲桌上的便當盒收起來,但是楊信哲卻阻止沈佩宜:「我已經吃一口,沾到我的口水了,我會把這個紅色炒飯吃完。」

「謝謝。」

「沈老師,那為什麼妳最近又要開始煮東西了,有新對象?」

沈佩宜搖搖頭:「不是,是因為…」

「楊信哲老師,電話!」

楊信哲看向聲音的方向,發現一位高二的導師正拿著辦公室電話的話筒:「好,謝謝,馬上過去。」

楊信哲對沈佩宜露出歉然的表情:「抱歉。」

「沒關係,楊老師你忙。」

楊信哲站起身來,快步走了過去,問:「知道是誰嗎?」

拿著話筒的老師說:「是門口的守衛。」

楊信哲心想一定是啦啦隊服到了,接起電話,電話另一頭的守衛說:「喂,是楊信哲老師嗎,門口有你的包裹,我剛剛已經先幫你簽收了,請你快點過來拿。」

楊信哲連忙說好,放下話筒就跑到大門口簽收包裹。

在劉晏媜的努力,或者應該更說是魅力之下,啦啦隊的人數從原本的十個人,增加到現在的五十五人,而訂製新隊服的事情,當然就落在楊信哲這個啦啦隊負責人身上。

楊信哲雙手抱著裝有四十五件啦啦隊服的包裹,從大門口走回辦公室,走到一半鐘聲響起,楊信哲這一節又有課,抱著包裹快步奔回辦公室,這時的楊信哲,比起老師,更像是在戰場接到空投物資,迫不及待地跑回營地的軍人。

回到辦公室之後,楊信哲氣喘吁吁地把包裹放在椅子旁,抓了教科書之後就急急忙忙地跑去上課。

下課時,楊信哲沒有馬上回辦公室,而是先去找劉晏媜,叫她把衣服發給啦啦隊員,回到辦公室之後,上課鐘聲又響起,短短的十分鐘下課休息時間就這麼消失了。

楊信哲大恨,但是也無可奈何,匆匆忙忙地喝了水,抓了考卷跟參考書,又跑到其他教室上課了。

五十分鐘後,下課,楊信哲想要趁這十分鐘好好休息,可是手機卻傳來訊息聲。

楊信哲拿起手機,發現是吸血鬼校長傳來的訊息,馬上閃過不好的預感。

而事情就跟他想得一模一樣,葉育誠傳來的訊息寫著,就算只是熱身賽,就算期末考跟學測都快到了,還是希望啦啦隊跟學生可以到場為籃球隊加油,所以家長意願調查表就交給你處理。

接著葉育誠又傳來了一組電話。

楊信哲才覺得疑惑而已,葉育誠馬上解釋,這是客運公司的電話,到時候人數統計出來之後,租巴士的事情也交給你了。

訊息結束的最後,葉育誠還給了楊信哲一個表情符號:。

「裝什麼可愛啊!你這個吸血鬼校長!」楊信哲差一點就把自己的手機摔到地上。


有人想試試紅色炒飯跟四菜雞湯嗎?
哈哈哈,大家會不會覺得很可怕?
如果你們之中有人對下廚有興趣,歡迎用你們的廚藝把沈佩宜的創意做出來,到時候務必要告訴我味道及感想!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