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存未必絕路,兵敗卻如山倒 [安迪]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霸王還是那個霸王,一眾子弟兵還是精英雲集,只是如今四面楚歌,大家都戰意盡失了,昔日雄心壯志也不復存在。啊對,我在寫NBA。這一刻有誰會比LeBron James更難受?有,雷霆全隊,他們和勇士都已經打成了「先入關中者為王」的局面了,就只怪他們沒有遇上如今這個狀況的浪花兄弟。我叫谷阿莫,今天要說一個錯失良機的故事,噢,不,來入正題。

騎士隊是如何橫掃整個東岸,很簡單,防守上對持球者的大量包夾與施壓,進攻上就是LBJ與三分球。這是LBJ多年來習慣的套路,不論他初處克里夫蘭,後往邁亞密抑或如今重臨克里夫蘭。東岸一眾單打好手,波士頓的Thomas、多倫多的Lowry與DeRozan雖然都曾經有出彩的表現,但始終沒能夠逃過騎士的鐵蹄,也沒能夠阻止騎士在三分線上的火網。然而,就西岸來說,在戰術的豐富度與實際陣容深度都比起東岸要好得多,波士頓空有戰術卻沒有陣容,熱火有陣容而欠缺戰術,西岸一眾球隊,都能兩者兼顧,對於LBJ與騎士來說都是難以用舊模式就能應付的。

但騎士真的毫無還擊之力嗎?不,他們很努力去找方法,甚至乎以防守為弊病的Kyrie和Love二將都在防守上極之用心,積極地去換防與施壓。從第一節去看,效果還算不錯,他們也打出了Game1沒有的兇猛性。不過,作為一支以衛冕冠軍作為目標的球隊,整季以來不斷翻新歷史的球隊,勇士對任何型式的防守都作好了準備。騎士的夾擊雖然剛猛,但是有點操之過急,他們在Klay Thompson還未有手感之前,就對他進行了大量的包夾,不論他是在三分線上,還是正在突破。不知道Klay在大學之後有否再嘗過這種巨星級待遇了,他也很不客氣地將球不斷傳給Draymond Green,Green也很不客氣,盤起他的大屁股,不斷在外線發炮,比數就這樣戲劇地被拉開了。

騎士隊一開始的信心又失去了,他們又開始在進攻上失去了方寸,又回落到「都看LeBron」模式,然後比賽恰如Game 1後半段的發展方式,也就是自Andre的私處被襲擊之後,勇士進攻點點開花。而騎士則令LBJ顯得很不自在,總是在不好的時機下出手,要麼幾個假動作後投失,要麼就直被被封蓋,LeBron自己在攻守投入量都達至歷年最高的水平,進攻上,因為小陣容令他不得不同時扮演內外線的角色;防守上,他要在每一次輪轉都把注意力放在Curry身上,最大問題是,如今在他身旁的,都不是自帶氣場的Wade了,而是眼神迷茫的Kyrie與Love。球隊中能夠有決心與拼勁,稱得上能與LBJ共進退的,大概只有老將Richard Jefferson。

圖片:Brian Babineau/NBAE via Getty Images

過去,LBJ也陷過在0-2的落後絕境,2008年,他在波士頓跟三巨頭死鬥七場,其中搶七與Paul Pierce的互颷在當時更被拿來跟Larry Bird和Dominique Wilkins的對決作比較;2007年,他在底特律找到一個充滿戰意的自己,在0-2的情況下一舉翻盤,甚至將當時處於頂峰的活塞壞孩子(或者壞大叔)組合整個打散了。那兩個時間點中,LBJ都仍然是克里夫蘭的全民英雄,今年他又能否贖回自己這個身份呢?

安迪

安迪

九十後球痴,不幸中NBA毒,樂意和大家分享毒癮。 FB Page:十人追一球
安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