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一月十三日,星期三,晚上七點。

「各位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主播藍于銘,我想大家都跟我一樣,對即將進行的甲級聯賽熱身賽感到興奮不已,經過將近一年的等待,台灣最熱血、最刺激的籃球賽在五分鐘之後就要正式開始,雖然今天只是熱身賽,但是我相信這一場官方特地安排的對戰組合,一定會讓大家的視線捨不得離開電視──去年的冠軍,擁有王者之稱的啟南高中,將在熱身賽的第一場比賽對上去年的亞軍東屏高中!這個對戰組合光想就讓我興奮地起了雞皮疙瘩,相信觀眾朋友也跟我一樣已經熱血上湧,迫不及待地希望這場比賽趕快進行。」藍于銘的表情興奮,對鏡頭露出笑臉,「今天我們請到了資深球評李重仁替我們解說這一場比賽,重仁你好,你認為在這一場熱身賽之中,觀戰重點有哪些呢?」

坐在藍于銘身旁的球評李重仁,穿著一身幹練的西裝,同樣露出專業化的笑容,對鏡頭點頭:「小藍你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去年東屏高中在甲級聯賽一路過關斬將,將擋在他們身前的球隊以雷霆之勢擊敗,來勢洶洶,頗有將啟南高中拉下王座的意謂,總決賽的前三節也不斷跟啟南纏鬥,但是啟南不愧是啟南,比賽進入第四節之後馬上就把比數拉開,維持他們的『啟南王朝,無可動搖』。」

藍于銘點點頭,說:「沒錯,去年那一場比賽我也有看,我還記得在第一節的時候啟南把東屏高中壓著打,但是東屏展現出十足的韌性,在第二節比賽把落後的分數追了回來,甚至一度超前1分,可惜的是在第二節最後兩分鐘被啟南打出一波攻勢,但是中場也只落後啟南5分而已,第三節也是呈現拉鋸戰,在那個時候,我以為東屏高中有機會挑戰啟南高中的神話,可惜第四節,雙方的實力差距完全顯現出來。」

李重仁看了藍于銘一眼,眼神中流露出讚賞之意:「小藍很不錯嘛,竟然記得這麼清楚。」

藍于銘呵呵一笑,露出有些羞赧的笑容:「因為本身非常喜歡籃球,所以從高中開始,就一定會把甲級聯賽的重點比賽完完整整地看完。藉由這個機會,我也想問一下重仁,你認為去年東屏高中為什麼會輸呢?」

李重仁輕咳一聲:「我認為東屏會輸的關鍵原因是,先發球員上場時間過多,為了跟兵強馬壯的啟南高中對決,前三節比賽東屏的先發幾乎沒有任何休息,反觀啟南,先發與替補的輪替做得非常好,雖然東屏高中憑著先發的能力在前三節緊咬比分,但是整場比賽下來身體跟心理的疲憊在第四節一口氣爆發出來,東屏後繼無力,就我自己看來,其實啟南整場比賽都好整以暇地等待勝利的到來。」

「重仁你的意思是,你認為去年東屏高中其實一點都沒有威脅到啟南嗎?」

李重仁非常肯定地搖頭:「去年東屏的氣勢真的非常驚人,我跟你一樣,也曾經在心裡想過該不會今年東屏可以做到這件近乎不可能的事吧?可惜上場比賽之後,雙方的實力差距就出來,啟南真的太強了,那種強悍是到了另一個等級的。不過東屏的先發球員可以在前三節把比分咬住,其實也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他們的先發球員實力值得讚賞。」

藍于銘說:「確實如此,不過當時東屏高中有兩個先發主力球員是高三生,現在都已經畢業了。重仁,這樣的話,東屏高中的團隊戰力是不是會受到嚴重的衝擊跟影響呢?」

李重仁說:「這就是其中一個觀戰重點,畢業的兩個高三球員是東屏的當家中鋒與控球後衛,去年替補中鋒是高二生,替補控球後衛則是高一,表現算是中規中矩,不過今年拉上先發之後,表現如何值得我們大家觀察。」

「是,從替補要站上先發,除了上場時間更多,體能上更受到考驗之外,還要面對對手的先發球員,各方面的壓力都會增大,這兩個球員的表現確實值得我們多加注意。除此之外,重仁,還有什麼地方我們特別需要觀察嗎?」

李重仁理所當然地點頭:「這一次東屏高中的板凳上比起去年多了三個高一球員,這三個高一球員會不會因為缺乏甲級聯賽的經驗,在場上過於緊張,打得荒腔走板,造成板凳深度不足的問題,也是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地方。」

「是,一場比賽四十分鐘,先發球員在場上大概有三十分鐘甚至更多,雖然中間十分鐘時間感覺很短,可是在瞬息萬變的籃球場,一分鐘可能就會讓球賽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舉一個球迷朋友最津津樂道的例子,當年T-Mac只花了35秒就拿下13分,逆轉了球賽。所以板凳球員的實力強弱,也是評量一支球隊的重要基準。」

球評李重仁點頭:「是的,沒錯。」

「好,除了兩名原本的替補球員拉到先發,還有板凳的深度之外,還有什麼重點要觀察呢?」

「當然球隊的整合情況也是值得我們去注意,但是東屏是一支傳統勁旅,教練經驗非常豐富,所以我認為戰術執行跟防守應該跟去年不會相去太遠。」

「原來如此,剛剛說的都是東屏高中的部份,那麼啟南高中呢?今年賽季,又有什麼重點要關注呢?」

李重仁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當然有,啟南高中有兩個地方特別值得觀察。第一,啟南的中鋒吳楚仁,去年高一的他從板凳出發,在平均上場時間僅有…」李重仁低頭看了資料,確定準確的時間後,抬頭繼續說:「僅有大約12分鐘的情況下,在禁區大殺四方,其他球隊的替補中鋒無人可以抵擋他的禁區轟炸,不管是得分、籃板、火鍋,都有非常亮眼的表現,而升上高二之後,吳楚仁馬上被拉拔到先發,經過一年的時間他的能力成長了多少,我想這不僅是球迷朋友關心,其他球隊也會緊緊盯著吳楚仁今天的表現。」

藍于銘信心滿滿地看著鏡頭,為了這場熱身賽,他已經做足功夫與準備:「去年吳楚仁在禁區的表現真的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其他球隊想要趁啟南先發下場休息的時候追分,可是光是吳楚仁的存在就讓人傷透腦筋,啟南的板凳深度真的很可怕。」藍于銘轉頭看向李重仁:「那麼重仁,第二個要注意的地方是什麼?」

李重仁聲音低沉:「那就是,看今年的啟南,有多強。」

對於李重仁這句話,藍于銘用力點了頭,大是贊同地說:「是,啟南高中被稱為甲級聯賽的王者,實力真的非常強勁,去年奪冠之路幾乎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在許多高三球員畢業之後,啟南高中今年是否還可以保持超強的戰力來衛冕冠軍寶座呢,相信是各位球迷朋友特別關心的地方。」

李重仁說:「東屏高中在九月份之後的其他盃賽全部拿了第一,之前與其他球隊的友誼賽也都拿下勝利,由此可見戰力還是維持在高檔,今年也是挑戰啟南霸權的學校之一,這場比賽甚至可以當成冠亞軍的前哨戰。」

藍于銘說:「是。好的,現在比賽即將進行,兩隊的先發球員已經站上場,各位觀眾朋友想必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是分隔線—–

籃球時刻辦公室內,苦瓜與蕭崇瑜捧著便當,一邊吃晚餐一邊看著熱身賽的電視轉播。

「天啊,第一波進攻只花了五秒鐘不到就進球,也太快了吧。」看著啟南高中跳球後迅雷不及掩耳地一個傳球之後就得分,蕭崇瑜雙眼瞪大,用手遮著嘴巴,也好險他用手遮著嘴巴,否則嘴裡的飯粒絕對會噴到坐在旁邊的苦瓜身上。

苦瓜呼嚕呼嚕地喝著貢丸湯,將嘴裡的熱湯吞下後,說:「啟南的中鋒身高優勢太明顯了,而且看得出來他們早就準備好要用這種方式取分,東屏的防守反應又慢了半拍,所以啟南這一球才能這麼順利。」

電視傳來主播跟球評的聲音。

「唷呼呼,啟南這一球真是精彩,攻得東屏高中措手不及!吳楚仁手跟蒼蠅拍一樣,跳球時直接把球拍到了控球後衛手上。」

「這一次跳球,吳楚仁除了身高優勢之外,彈跳速度也是很驚人,這場比賽東屏的禁區皮要繃緊一點了,吳楚仁很有可能要藉由這場比賽告訴大家,禁區是他的天下。」

「這個球評說話也太誇張了吧。」蕭崇瑜拿起桌上的手搖飲料,喝了好大一口,將飲料連同嘴裡的飯菜一起吞下去。

苦瓜卻搖搖頭:「李重仁雖然偶爾講話誇大了些,但是他是很資深的球評,還是腦袋有裝東西的那種,而且對於吳楚仁的評語,他並沒有誇張,吳楚仁確實擁有這種天賦。」

看著電視螢幕上,吳楚仁比任何一個人都還要高一顆頭的身影,蕭崇瑜皺起眉頭:「天啊,吳楚仁到底有多高啊?」話說完,蕭崇瑜又扒了一口飯,他餓翻了。

「至少有兩百公分。」苦瓜話才說完,吳楚仁就賞給東屏高中的後衛一個大火鍋。

「哇塞,好大一顆火鍋!」電視上傳來藍于銘激動的聲音:「東屏後衛這一個切入出人意料,我剛剛還以為後衛準備要舉手喊戰術,沒想到就這樣直接往禁區切,不過吳楚仁反應超快,一個巴掌過去,球就從後衛手中飛走了!」

李重仁似乎有些被藍于銘的激動嚇到,臉色微微露出驚嚇的表情,不過不愧是資深的老球評,很快鎮定下來:「所以我才說東屏的禁區要小心一點,吳楚仁不容小覷啊。」

「今天這個主播好年輕,之前沒看過,好像是新人?」蕭崇瑜將疑惑的目光投向苦瓜。

苦瓜點點頭:「應該是。」

「這個體育台之前的主播之前年紀都比較大,跟這個球評李重仁差不多,今天卻變成這個年輕小伙子,感覺有點不太一樣。」

苦瓜不屑地嗤了一聲:「說什麼年輕小伙子,你自己還不只是個菜鳥而已。」

蕭崇瑜搔搔頭,臉微微一紅:「這麼說好像也是。」

「你該學習學習他,看他的長相,年紀應該也才二十出頭,跟你差不多,以這個年紀就坐上主播台的位置,就算只是播報熱身賽,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一定經過很多努力跟磨練,而且從他剛剛面對鏡頭的模樣,看得出來他為了這一天準備很久了。」

蕭崇瑜站起來,對苦瓜敬禮:「是,長官!」

苦瓜呿了一聲:「有毛病,」

蕭崇瑜很了解苦瓜的個性,沒有把苦瓜的話放在心上,坐了下來,又扒了一大口飯,含糊不清地說:「跟之前主播比起來,他播報的語調上揚多了,比起主播,給我的感覺還更像是一個熱血的球迷。」蕭崇瑜補了一句:「不過我喜歡,有種更貼近比賽的感覺。」

苦瓜掃了蕭崇瑜一眼,哼了一聲,這一次就沒有挖苦蕭崇瑜。

兩人一時間安靜下來,一邊快速地吃便當,一邊專心地看球賽,沒有任何交談,辦公室內只剩下電視傳來的聲音,還有兩人在咀嚼的微小聲響,一直到比賽過了五分鐘,東屏高中喊出了全場比賽第一個暫停。

蕭崇瑜搖搖頭,嘖了好幾聲:「才五分鐘的時間而已,吳楚仁就拿下4分、5籃板、2火鍋,這種數據也太可怕了。」

苦瓜沒有說話,呼嚕呼嚕地一口氣把剩下的貢丸湯喝完,順口把湯裡的兩顆貢丸解決。

蕭崇瑜看著螢幕上顯示出來的比數,說道:「不過東屏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吳楚仁統治禁區,但是比數咬得很緊,8比7,啟南也才領先1分而已。苦瓜哥,你覺得這場比賽誰會贏?」

苦瓜將嘴裡的貢丸吞下肚之後,露出你在問廢話嗎的表情:「當然是啟南。」

蕭崇瑜點點頭,對這個答案絲毫不感到意外:「雖然東屏、榮新、三雄家商、東台、嵐山高中都被外界認為有挑戰啟南的實力,可是說到底,啟南還是無庸置疑的王者,永遠都站在頂點的王者,這一間學校真的好厲害,對籃球的堅持跟狂熱不是其他學校比得上的。」

苦瓜沒有理會蕭崇瑜對啟南高中的讚嘆,把注意力放在球員的表現上:「那個吳楚仁,值得我們好好注意一下,他去年從板凳出發,場均就可以拿下10.1分,11.6個籃板,外加2.6次火鍋封阻,這種成績實在嚇人,尤其他還只是一個高一的板凳球員,經過一年的成長,站到先發的位置,他的數據絕對會更恐怖。」

蕭崇瑜露出十足驚訝的表情:「苦瓜哥,你也太厲害了吧,連吳楚仁去年的數據都背得起來!」

苦瓜露出不屑的表情:「你以為我跟你一樣,上班都在混啊?吳楚仁這名球員我去年就有注意到他,早就猜到啟南會把他當成王牌球員培養,今天看這場熱身賽,我主要就是想要觀察他的成長。」

「原來苦瓜哥想看的是吳楚仁,我就不一樣,我想看的是王思齊的兒子,當年有天才控衛美名的王思齊,兒子跟他之前一樣,站上了先發控衛的位置,尤其現在王思齊又是啟南的總教練,到底他兒子能不能跟他一樣帶領啟南前進,還是會被王思齊的光環影響,在場上打得綁手綁腳,反而是我比較關心的地方。」

進到籃球時刻工作已經超過一年,在這段時間裡面,蕭崇瑜對於籃球有更深刻的了解,現在評量球隊與球員也有自己的看法,不在是之前永遠只聽苦瓜說話的小菜鳥了。

也因為如此,相比之前,現在的蕭崇瑜對於啟南的恐怖,有更深一層的了解:「不過除了吳楚仁跟王思齊兒子之外,啟南其他的先發球員也都是一時之選,各個位置絕對都是全台灣排名前五的球員,甚至連板凳都是。」蕭崇瑜皺起眉頭,露出了難以想像的表情,吁了一口長氣:「啟南本身就是一支全明星隊的陣容,其他球隊想要打贏啟南,真的只能期待啟南出現傷兵問題,實力的落差實在是…」

「太誇張地大了。」

苦瓜將手上已經空的便當放下,拿起馬克杯,將杯裡僅剩一口,早就涼掉的黑咖啡喝完,緩緩說道:「所以,你才知道當年光北高中擊敗啟南高中,對台灣籃壇造成的震撼是多麼可怕了,簡直就像是隕石射進大海裡面,激起了海嘯一樣。」

蕭崇瑜說:「我以前還真的不知道,進到這裡上班之後才了解那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情。」

蕭崇瑜發自內心地讚嘆:「現在想想,真的覺得很神奇,當年光北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如果有時光機的話,我真想坐在苦瓜哥的旁邊,跟你一起見證那一場比賽。」

苦瓜嗯哼一聲,從口袋掏出菸盒,抽出一根菸,放在嘴唇之間,拿起打火機,點燃。

飯後一根菸,快樂似神仙。

現在辦公室裡面只剩下他跟蕭崇瑜,其他人已經下班打卡離開,一月的雜誌才剛發行,離二月的截稿日還有一段時間,所以籃球時刻的同仁把握這段清閒的時間,下班時間一到就紛紛打卡離開,在其他人都不在的情況下,苦瓜就大大方方地在辦公室裡面吞雲吐霧。

至於為什麼苦瓜跟蕭崇瑜要加班,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後天光北與榮新的熱身賽,按照往常,他們要到現場紀錄下整場比賽的內容,所以要把事情提前做完,後天才能夠安安心心地去看球。

苦瓜看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思緒飄到很久遠的以前:「那一場比賽,說穿了,就是台灣最強的高中生,以一己之力對抗台灣最強的高中球隊,然後贏了的故事。」

苦瓜深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了灰藍色的煙霧:「今年的光北,能否重現當年的奇蹟呢…」

—–我是分隔線—–

晚上九點半,光北高中。

在這個時間點,在李明正的吆喝之下,球員們已經停止自主訓練,坐在球場上喝水休息,擦汗聊天。

楊信哲單手拿著智慧型手機,右手在螢幕上滑動,抬頭對李明正跟吳定華說:「第一場熱身賽,啟南贏了,而且還贏了20分,比數96比76。這場比賽表現最好的球員是啟南的中鋒吳楚仁,上場28分鐘拿下20分、13籃板、1助攻、5火鍋、2抄截的全能成績。」

李明正點點頭,沒有做出任何評論。

吳定華臉色一變,半是讚嘆半是驚懼地說:「上場28分鐘而已就拿下這種成績!?這個中鋒也太可怕了,堂堂傳統強隊東屏高中,遇到啟南結果輸了20分,啟南怎麼還是這麼強。」

李明正聽了哈哈大笑,拍拍吳定華的肩膀:「所以你是不是很慶幸當初進到光北高中,而且遇到了超時代的天才球員我,讓你可以一嘗幹掉啟南高中的感覺。」

對於已經寫進李氏父子基因裡面的無藥可救的自大症,吳定華從無奈、莫可奈何到現在已經習慣成自然:「是是是,我真的太慶幸了,無比慶幸,慶幸到我作夢都會笑,滿意了吧?」

李明正又哈哈大笑。

葉育誠看著李明正跟吳定華兩個已經邁入中年的大男人的互動,在心裡感嘆,難怪有人說男人不管到幾歲,行為舉止、說話都還是會小孩一樣幼稚,眼前兩位根本就是最好的示範。

〝叮咚〞,這時,楊信哲手上的手機傳來訊息聲,楊信哲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沈佩宜傳來,臉色馬上垮下來。

就在李明正大笑,吳定華大感無奈,楊信哲臉色大變的時候,魏逸凡流著滿身大汗,脖子上披掛著一條毛巾地走了過來。

「教練。」

李明正揚起眉頭:「逸凡,怎麼了嗎?」

魏逸凡看著李明正,光北高中全體上下都知道,雖然李明正掛名是執行助理教練,但實質上根本就是光北高中的總教練。

「有一件事情想要跟教練討論。」

李明正點頭:「好,你請說。」

魏逸凡眼神堅定:「後天對榮新那場熱身賽,請教練讓我先發上場。」

李明正哦了一聲,嘴角微微上揚:「你想要先發?」

「是,對三雄家商、對東台替補我都沒關係,但是只有後天對榮新這場比賽,請教練讓我先發。」

李明正感受到魏逸凡散發出來的堅定意志,問:「為什麼?」

「因為有些事情,我想要證明給之前的隊友看。」


最近事情太多,常常要到下午才忽然想起來,「阿,今天要在極力誌更新!」
然後急急忙忙地校稿,上傳。
我的腦袋瓜最近有點炸開,實在有點不太靈光。
辛苦所有極力誌同仁了…

然後我欣賞何韻詩。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