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基本上,榮新高中的球風可以用一句話形容:『最強之矛』。」晚上七點,楊信哲站在跑道上,手裡拿著寫滿榮新資料的筆記本,對吳定華與李明正說:「老實說,這一次資料蒐集的過程不太順利,我手邊的資料都是從去年的甲級聯賽得到的,經過一年的時間,我相信他們的球員都會有很大的成長,而除了甲級聯賽之外,榮新打的其他盃賽都沒有影片,所以資料的正確性絕對會有問題。」

楊信哲補充:「不過我保證這種情況只會發生在榮新上,等到之後熱身賽開始,甲級聯賽上傳熱身賽的影片,我就可以好好研究三雄家商跟東台高中,這兩隊的資料一定會非常完整。」

李明正點頭表示理解:「沒關係,就照你手邊的資料說吧。」

吳定華也說:「辛苦你了。」

「好。」楊信哲輕咳幾聲,清清喉嚨,翻開筆記本,開始說:「去年榮新高中在第十六強止步,以4分之差輸給三雄家商,後者在四強賽3分輸給亞軍東屏高中。包含輸的那一場,榮新高中平均一場比賽可以攻下95.6分,全聯賽最高;陣中王牌14號周冠佑,平均得分21.3分,也是當時的得分王;整隊平均一場比賽在三分線外出手將近17次,全聯賽最高;平均一場比賽可以獲得12.6次罰球機會,全聯賽最多;平均一場比賽快攻得分13.7分,全聯賽最高;平均一場比賽6.8次抄截,還是全聯賽最高。」

說到這裡,楊信哲吞了一口口水,這才繼續說:「去年榮新高中擁有很多甲級聯賽第一的紀錄,光是我能找到的就將近十個,不過我相信說到剛剛那邊,你們應該就可以了解榮新高中是一支怎麼樣的球隊,而且你們有沒有覺得榮新高中有一股熟悉感?」

李明正與吳定華目光交接,同時顯露困惑,不了解楊信哲語中之意,馬上將疑問的眼神投向楊信哲,尋求答案。

「我覺得榮新給我的感覺,十分類似於我們在乙級聯賽時遇到的對手,立德高中。」

李明正與吳定華同時哦了一聲,不約而同地點點頭:「確實有點像。」「球風滿類似的。」

楊信哲說:「當然啦,立德跟榮新是完全不同等級的球隊。榮新球員的平均實力強了不只一個檔次,戰術執行力、球員的經驗值、場上的反應,都比立德強了太多,這一場比賽會非常難打,也會非常考驗我們的防守能力。」

李明正點頭,對此,他早有心理準備:「你繼續說吧。」

「好。榮新高中的球風就是快、狠、準,防守十分具有侵略性,陣中王牌後衛14號周冠佑,遠投近切都擁有非常強大的破壞力,唯一的弱點是三分線不穩定,命中率不到三成,但是周冠佑在去年甲級聯賽第一場正式比賽個人轟下39分,當中包含了七顆三分球,而且經過一年,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努力提升三分線的準度,我個人認為就直接將他視為無死角的超級進攻球員,不管他在什麼位置接到球,都絕對不能放他空檔出手。」楊信哲看著李明正:「就等於是李光耀一樣。」

「再來是11號控球後衛,張家浩。基本上,除非周冠佑不在場上,否則這個控球後衛把球帶過半場之後就會直接把球交給周冠佑,先讓周冠佑試圖進攻,如果周冠佑被重點看防,找不到出手機會,才會把球回傳給張家浩,張家浩這才會開始組織進攻。張家浩的切入能力不強,也很少切入,不過他的外線很準,三分線外命中率高達四成,是榮新整隊三分球命中率最高的。周冠佑切入禁區被包夾時,他常常埋伏在外面,等待周冠佑的傳球,是一個組織進攻能力中規中矩,可是外線很準,也很會找空檔投籃的後衛,要小心他。」

「接下來,32號,魏逸凡,小前鋒。不過這個球員就不用太在意了,因為他已經是我們隊上的球員了。」楊信哲說完,自己哈哈大笑。

李明正臉上冒出三條黑線,直接潑了冷水:「不好笑。」

吳定華也補了一句:「完全不好笑。」

「哈哈,是這樣嗎,我自己是覺得還不錯啊。」見到李明正跟吳定華嘴角連動都沒動,楊信哲搖頭嘆氣:「原來人老了之後,就會喪失幽默感。」

李明正笑罵一聲:「什麼東西!幽默感不是放在這個時候用的,趕快接著說。」

「是是是,不過在這之前,雖然逸凡已經是我們光北的球員,但是我還是想要說一下他在榮新時候的表現。」

李明正這就表現出興趣:「好,說來聽聽。」

「逸凡在甲級聯賽總共先發五場比賽,分別是三場熱身賽跟第一、二場比賽,之後先發小前鋒的位置就被現在已經畢業的李成翔取代了,不過李成翔場上的表現明顯比逸凡好很多,所以我猜逸凡是因為李成翔受傷或身體不舒服才獲得上場機會。五場比賽下來,逸凡的成績非常普通,平均5.3分,4.2個籃板,在球場上表現十分生澀,不過進攻腳步已經有雛型出來,爆發力跟速度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只是外線能力偏弱,關於外線這檔事,他一般都交給隊友。」

楊信哲雙手一攤,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我剛剛說了,我現在的資料都是從去年的甲級聯賽蒐集來的,所以李成翔畢業,魏逸凡轉過來之後,我實在不知道今年榮新的先發小前鋒是誰。」

吳定華沒有說話,目光看著李明正,李明正說:「沒關係,就跳過吧,隨機應變。」

「幸運的是,去年先發球員當中,只有李成翔是高三,其他都是高二生。大前鋒,22號,王書維,除了周冠佑之外,我覺得他是第二個我們需要特別注意的球員,他平均一場比賽可以傳出高達10次助攻,是全甲級聯賽全部鋒線球員中最高的,他的策應能力很強,幾乎比控球後衛更像控球後衛,而且他的進攻才華也很驚人,禁區腳步非常靈活,不會跟你硬碰硬,反而會用勾射、小拋投的方式得分,在你覺得他會傳球而放鬆警戒的時候,他就突然打你一個措手不及,在你想要守死他的時候,他又會隱蔽地傳球給空手切或開後門的隊友,是一個很難對付的球員。」

「1號,邱群杰,中鋒。這個中鋒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的進攻能力不怎麼樣,跟榮新的球風格格不入,不過經過一年,進攻端有沒有進步到是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地方。邱群杰進攻雖然貧弱,可是他的防守跟搶籃板球能力非常強,平均一場比賽可以抓下13.2顆籃板球,轟出2.9次火鍋,平均籃板排名全甲級聯賽第二,火鍋則是排名第一,身高兩公尺整,禁區嚇阻力很強大。」

吳定華突然開口說:「聽你這麼說,感覺榮新的實力非常強,卻在十六強就輸給三雄家商。」

楊信哲說:「榮新跟三雄家商的實力非常相近,那一場比賽打得難分難解,到第四節最後一分鐘才分出勝負,三雄家商只是險勝而已,就我看來,那一場比賽誰贏都不意外,如果是榮新贏,大概也是到四強才會輸。而且我有一個非常不幸的消息可以先告訴兩位,三雄家商裡面有三個被合稱為黃金三虎的球員,他們今年高三,體能跟技術同樣都處在頂峰。

李明正顯得很不在意,淡淡地說道:「還有呢?」

「榮新的戰術主要有三種,第一就是把球交給周冠佑處理,讓他單兵突破,以驚人的個人能力得分,或者吸引包夾後將球傳給空檔的隊友,第二就是控球後衛組織攻勢,跑戰術,第三種則是球傳給大前鋒邱群杰,讓他在禁區周圍策應,剛剛我有說過,邱群杰很會傳球,當他接到球,榮新全隊的跑動就會非常活絡,這時候尤其要小心他們的空手切跟開後門,榮新很會也很喜歡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溜進禁區得分。」

「板凳球員呢?」李明正又問。

「剛剛我不是說榮新高中三分線外出手次數是全聯賽最高嗎,基本上平均將近17次的出手當中,有高達10次都是板凳球員的出手,考慮到板凳球員上場時間,這種出手次數是非常非常驚人的。」

「命中率怎麼樣?」吳定華問,投多投少都無所謂,真正重要的是命中率。

「命中率不高,大概只有三成三到三成五。」楊信哲伸出食指,左右晃了晃:「但是絕對不能因為這樣就小看他們的三分球攻勢,榮新是一支前三節三分球10投0中,但是卻可以在第四節突然大爆發,5投5中的人來瘋球隊。15投5中,三成命中率,但是如果全部集中在第四節,那會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去年第二場正式比賽,他們就是這樣在第四節一口氣拉出一波15比0的攻勢擊垮對手,終場贏了將近20分。」

「跟榮新打球,心理狀態要非常強大,不然很容易就在他們傾盆大雨般的磅礡攻勢下崩潰,這一支球隊的進攻能力,就是這麼強。」

「板凳上有特別需要注意的球員嗎?」李明正問。

楊信哲點頭:「7號林兆民跟5號閻碩德,小前鋒跟得分後衛,他們得分能力很強,只不過除了得分之外,他們的防守漏洞很大,但那是對於其他甲級球隊而言,對我們來說,要針對他們攻擊可能還是很困難。」

李明正摸摸下巴,臉色十分平靜:「嗯,剛剛講了這麼多進攻,防守呢?」

楊信哲臉上露出一抹深意的微笑:「我一開始有說過,榮新一場比賽平均6.8次抄截,快攻得分高達13.7分,這多少反應出他們的防守。他們的體能很強大,會用突如其來的包夾防守讓持球者大亂,進而伺機抄球,偶爾也會用全場包夾防守打亂對手的節奏,進而直接掌握比賽,不過包夾防守跟全場壓迫性防守,其實都是為了掩飾他們整體的防守並不紮實的障眼法,對付實力比較弱,經驗比較少的球隊很有用,可是遇到三雄家商這種兼具實力與經驗的球隊就失去效果。」

李明正點點頭,看向在球場上練球的球員,輕輕皺起眉頭:「這樣啊…」

楊信哲將手中的筆記本跟光碟片遞給李明正與吳定華:「資料都在這裡了,重點我剛剛都說了,如果沒什麼事,我最近事情多到爆炸,現在很累,如果兩位不介意的話,我想要去健身房看偉柏練重訓,順便在健身房稍微休息一下。」

李明正看著楊信哲臉上疲憊的神情,說道:「趕快去吧。」

吳定華接過筆記本跟光碟片,拍拍楊信哲的肩膀:「辛苦你了。」

楊信哲揮手跟李明正吳定華道別之後,快步走到教練辦公室內,從桌上拿了便當,那曾經是他的午餐,現在則變成晚餐了。

拿著便當,楊信哲走進旁邊的體育器材室,因為謝娜的母親,謝昱婕的捐助,現在體育器材室裡面堆放的東西,已經從各式各樣的球類器材變成重量訓練的設備,除了門外「體育器材室」的門牌還未換下來之外,在兩個星期前,儼然已經變成了重量訓練室。

重量訓練室裡面的燈光十分明亮,不過在兩個星期前,器材室並不是這個樣子,那時體育器材室十分昏暗,而且還有一股霉味,因為學生上體育課不是在早上就是在下午,而且通常只是拿了球或球拍就跑,幾乎不需要動用到天花板上的日光燈,日光燈久未使用,金屬的燈座都已經生鏽,打開開關,日光燈只會在頭上一閃一滅,讓人感到煩躁,而且燈座上還結了許多的蜘蛛網。

葉育誠當初與李明正、吳定華討論決定替球隊添增重量訓練的設備之後,開開心心地打電話給楊翔鷹,得到楊翔鷹的允諾後,就開始思考要把設備放在哪裡,而體育器材室立刻閃過葉育誠腦海裡,但是到了現場一看,葉育誠大不滿意,球員如果晚上來重量訓練,這種一閃一滅的日光燈根本沒有什麼幫助,而且窗戶底部滑動的溝槽也全都生繡,球員覺得熱想要開窗戶,除了要費一番功夫之外,還必須忍受那刺耳的聲音,葉育誠認為這樣的環境不行,大手一揮,索性把日光燈、燈座、窗戶全部拆掉,全都換上新的,還在牆壁上黏了一大片鏡子,讓球員可以看自己的動作正不正確,也可以看自己越來越結實的身體,獲得成就感。

楊信哲走進重量訓練室,看到高偉柏渾身冒著大汗,手裡拿著智慧型手機,坐在地上。

高偉柏見到是楊信哲走進來,舉起左手:「嘿,助教。」

楊信哲學高偉柏坐在地上,打開便當,無力地回一聲:「嘿,練完了?」

這兩個星期幾乎快把楊信哲累壞了,帶領一年四班的他,要應付現在怪獸家長越來越不合理的要求,而且國中跟高中課程難度簡直連跳三級,期中考發下成績之後的隔天,家長聯絡簿一片轟炸,期末考快到,家長也開始緊張起來,又開始發神經,而學測也快到了,他又要幫高三的班級做最後衝刺,再來還有籃球隊的事情,雖然球隊開始自主訓練之後他的事情就變少了,可是籃球隊最麻煩的事情一向就是整理對手的資料,費時又費工。以上這三件事情就幾乎擠壓他的時間,讓他幾乎沒有空閒時間好好欣賞他最愛的同時兼具浪漫愛情跟刺激動作的片,不僅如此,劉晏媜這個啦啦隊長非常有野心,想要進一步壯大啦啦隊,而且莫名其妙地還真的被她搞起來,因為啦啦隊人數激增,所以他又要跟廠商聯絡,協助劉晏媜把她腦袋瓜裡面的點子弄成現實,這四件事情加起來,真的讓他快累垮了。

楊信哲拆開免洗筷,背靠在其中一項器材上,露出極為疲憊的表情。

高偉柏搖搖頭:「還沒有,在找歌。」話一說完,高偉柏手上的手機立刻傳來音樂聲。

楊信哲聽到這陣熟悉的前奏,露出詫異的表情:「你聽伍佰!?」

高偉柏點點頭,把手機放在一旁,站起身來,又準備開始鍛鍊身體。

「現在的高中生竟然還有人聽伍佰!太不可思議了。」

高偉柏雙手拿起地上的槓鈴,說:「伍佰的歌比現在的流行歌好聽一百倍。」

楊信哲大笑,他沒想到他竟然找到了同好,而且對方還是個毛還沒長齊的高中生。

楊信哲很想想跟高偉柏大聊特聊伍佰,但是口袋裡面的手機卻傳來震動。

楊信哲先扒了一口飯,再夾了早已經涼掉的菜進嘴裡,這才拿起手機,喚醒螢幕,看到傳來訊息的是沈佩宜,揚起眉頭。

還真是稀客。

「楊老師,你這一兩天氣色感覺不是很好,還好嗎?」

看到訊息的內容,楊信哲更是皺起眉頭。

怪了,她不是一向都對我很有意見嗎,怎麼突然關心起我來了?

楊信哲停止咀嚼,很快回復:「目前應該是還好,下一秒鐘就不知道了。」

「你喜歡喝雞湯嗎,我今天自己試著燉了一點雞湯,可是份量沒有拿捏好,煮太多,家人吃不完,你可以幫我解決一些嗎?」

楊信哲眼睛一亮,有免費的午餐,太好了!

「這點小事而已,包在我身上!」

「那就太謝謝你了!楊老師你還在忙嗎?」

「我正在把午餐的便當解決掉。」

「中午的便當現在才吃?吃隔餐的飯菜對身體不好吧。

「哈哈,放心好了,我已經吃過好幾次了,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到是那些食物全部變成化糞池的一部份。」

「看起來你的腸胃功能很強大,我就沒辦法,一吃到冷的東西就容易肚子不舒服。」

「哦,妳該不會是趁機抱怨我們辦公室的飲水機沒有熱水吧?這一點,我可以幫妳轉達給吸血鬼校長。」

「你好壞,我才沒那麼想。你慢慢吃飯,不吵你,明天帶雞湯給你。」

「好,感激不盡!」

楊信哲臉上露出笑意,免費的午餐,免費的午餐啊!

楊信哲心情大好,殊不知明天喝了一口雞湯之後,馬上變成有苦難言。

—–我是分隔線—–

吳定華手裡拿著楊信哲的筆記本跟光碟片,看向李明正:「你有什麼想法?」

李明正的目光始終放在在球場上努力練球的球員:「我覺得…詹傑成最近練球很積極。」

吳定華露出無奈的表情,李明正混蛋的個性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一點都沒變,問的是東,他回的偏偏是西。

「我問的是對於榮新,你有沒有什麼想法,進攻端跟防守端要怎麼對付他們?」

「嗯…」李明正沉吟一會,指著詹傑成,說:「你不覺得傑成散發出一股以前沒有的氣勢嗎?好像有什麼東西不斷推著他一樣,讓他現在有了一種很不錯的衝勁,很不錯,我喜歡。」

「……」

「你看嘛。」

吳定華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看向詹傑成,發現詹傑成左手運籃球,右手卻是在運網球,而且運得相當穩,不管是籃球或網球,都在詹傑成的掌控之中。

李明正臉上出現笑意:「這兩個星期詹傑成練球非常賣力,好像要把自己豁出去一樣,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有這種改變,但是我感覺詹傑成說不定會是那一個在熱身賽開打之前進步最多的人。」

吳定華瞇起眼睛,看著李明正臉上的笑容,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我怎麼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李明正無奈苦笑:「你不要那麼敏感好不好,我只是單純說詹傑成最近練球態度變得比以前積極很多而已。」

吳定華舉起雙手投降:「這我同意,可是比起詹傑成,我更想知道你打算怎麼打榮新這一場比賽。」

「你別急,今天才一月五號,熱身賽則是一月十五號,還有整整十天的時間可以好好想嘛。」

「你剛剛聽了信哲說的話之後,都沒有想法?」吳定華狐疑道。

「是有一些想法,可是我想要等到明天研究完信哲的筆記跟光碟之後,再好好思考一下,否則一時半刻之間出來的想法,不一定好。」

「什麼想法?」

李明正瞄了吳定華一眼,看到他興致勃勃的樣子,這一次沒有顧左右而言他,將心裡面的想法說出來:「剛剛信哲不是說了嗎,榮新很喜歡突然用包夾防守跟全場壓迫性防守打亂對手的節奏,所以到時候先發一定要是經驗比較好,運球比較穩的球員,否則開賽沒多久就會被榮新牽著鼻子走,而且防守能力也要夠強,才能抵抗的住榮新的進攻。後衛應該會讓光耀跟大偉先發,雖然會犧牲掉傑成控球阻織的能力,但是他的防守還是不行,差的太遠,如果讓他先發上場,一定會被打爆。」

吳定華點頭表示理解:「內線呢?」

李明正嗯了好長一聲,右手在下巴磨擦:「中鋒勢必要給辜友榮,可是大小前鋒的搭配就有點傷腦筋了。」李明正反問:「如果是你,會讓誰上?」

吳定華想也沒想:「高偉柏跟魏逸凡。」

「為什麼?」

「因為他們兩人的身高比較高,身材也比較厚實,禁區對抗性比楊真毅好,防守端可以帶給榮新更大的壓力,進攻端更不用說,兩人都有打過甲級聯賽,比起楊真毅,至少有上場的經驗,而且他們得分能力也很強,不管進攻、防守、經驗,在我看來,他們兩個人都該被放在先發上。」

李明正點點頭:「說的真好。」

吳定華眼神疑惑,因為他覺得李明正有些言不由衷:「你不這麼想?」

李明正搖搖頭:「確實不是。我跟你的想法相反,楊真毅絕對要站上先發,雖然就各方面來說,讓楊真毅先發似乎很吃虧,可是他是球隊的潤滑劑,信哲剛剛不是說榮新大前鋒邱群杰很會傳球,策應能力很強嗎?我認為楊真毅之於光北就等於是邱群杰之於榮新,沒有楊真毅,我們的進攻只會流於單打,球會停止流動,所以即使經驗、身材吃虧,我還是要讓楊真毅先發。」

「而且…」李明正露出壞意的笑容:「我還是會繼續限制我家臭兒子的出手,所以楊真毅勢必要擔任先發小前鋒。」

吳定華瞪大雙眼:「李明正,你瘋了!?」


最近感覺全球發生很多事。
偶爾我會想,上帝會不會後悔創造人類這種生物。
畢竟人類帶來的,只有永無止盡的破壞。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