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台北市,大安區,啟南高中。

結束今天早上操練之後,總教練王思齊還有球隊裡面最菜的助理教練一起散步走出學校大門,到了旁邊一條都是賣早餐的巷弄內吃清粥小菜。

比起同條路上的連鎖早餐店,例如早安美芝城、麥斯漢堡、拉亞漢堡、美而美等等,王思齊更喜歡吃清粥小菜。

大家總說台灣早餐店包羅萬象,賣的東西五花八門,甚至聲名遠播,成了許多外國遊客來台灣必訪的「景點」,不過王思齊卻想,早餐店賣的東西多是沒有錯,除了漢堡、蛋餅、三明治之外,還有賣飯糰、鍋燒意麵的,但是他這輩子還沒有看過有賣清粥小菜的早餐店。

而這,就是王思齊在啟南晨間訓練結束之後,幾乎每一次都會選擇吃清粥小菜的原因,這是源自於他骨子裡的叛逆,他就是不想跟別人一樣,他就是喜歡與眾不同。

吃完兩碗粥之後,王思齊覺得已經有點飽了,加上還有一些事情要做,王思齊沒有外面逗留太久,與助理教練一起走回啟南高中。

王思齊想要跟平常一樣走進學校,不過經過守衛室的時候,裡面的守衛卻攔下王思齊。

「王教練,等一下,我剛剛收到一個指名給你的包裹!」

「哦?」王思齊皺起眉頭。

守衛手上拿了一個牛皮紙袋,大步走出守衛室外,恭敬地遞給王思齊。

王思齊接過牛皮紙袋,微微皺起眉頭,露出疑惑的表情,紙袋上確實寫著啟南高中王思齊總教練收的字樣,可是寄件地址寫的是台北市內湖區,寄件人又是一個陌生人,讓他覺得十分困惑。

還是說哪一個朋友太忙,所以叫他兒子把東西寄過來?

這也不太對,他的朋友圈裡面很少有人住內湖,而且現在手機跟網路這麼方便,朋友若是寄東西過來,應該也會先說一聲,更何況就算要寄東西,應該也是先寄到他家,怎麼會寄到學校?

王思齊腦中瞬間閃過許多想法,臉色更顯困惑,不過還是先謝過守衛:「謝了。」

守衛露出笑容:「小事一件,王總教練你辛苦了。」

整間啟南高中,上到校長,下到學生,每一個人對於籃球隊都抱持著既驕傲又尊敬的態度,原因很簡單,「啟南王朝,無可動搖」。

強者,尤其是歷久不衰的強者,特別容易受到矚目、尊敬、崇拜。身為曾經的王牌控衛,更是現在球隊的總教練,王思齊不管走到啟南哪一個角落,都可以受到眾人的尊敬。

王思齊走回辦公室的路上,將牛皮紙袋湊到耳旁搖了搖,確定自己沒有聽到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音,開玩笑似地對助理教練說:「應該不是炸彈。」

助理教練笑著回應:「炸彈應該也不會用牛皮紙袋裝,沒那麼小的炸彈。」

王思齊說:「這可難說,現在科技日新月異,說不定炸彈已經可以做到像是貼布一樣的大小。」

助理教練哈哈大笑:「總教你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沒那種東西啦!」

王思齊回道:「哈哈,這到是,可能近期好萊塢的動作片看太多了。」

助理教練問:「總教,你是不是很喜歡看電影?」

王思齊說:「很喜歡,不過我都看那些沒什麼深度的電影,都看動作片啦,或者最近很流行的英雄片,看電影嘛,圖個輕鬆而已。」

助理教練點點頭:「這我可以理解。」

王思齊與助理教練就這麼一邊聊天,一邊肩並肩走回辦公室內。

啟南球隊的教練工作不僅僅是帶領、協助球員,還要研究所有可能威脅到啟南王位的球隊,研究他們的戰術與球員特性,然後針對對手的弱點調整戰術與球員陣容。

用強大到令人必須仰望的實力,毫不留情地攻打對方最薄弱的地方,這,就是啟南的球風。

不過因為牛皮紙袋這個插曲,加上其他三位教練還沒有回來,王思齊回到辦公室之後,並沒有馬上進行研究的動作,而是先將牛皮紙袋拆開,一探究竟。

王思齊從桌上的筆筒內抽出剪刀,將紙袋剪開,往裡面一看,發現紙袋裡裝著一本書,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嘖,我還以為是什麼東西。」王思齊神色略顯失望,把紙袋的開口朝下,直接將裡面的書倒出來。

助理教練眼睛一亮:「是籃球時刻耶,最有名的籃球雜誌。」目光望向王思齊:「總教練,你有訂雜誌?」

王思齊搖搖頭:「沒有。」

王思齊看著雜誌封面上的NBA球星,毫無興趣地連翻都懶的翻,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下來:「是哪個傢伙寄這個東西給我,真是無聊。」

「總教,你不看?」

王思齊想都沒想:「不看,你想看就給你看。」

「好。」助理教練拿起籃球時刻,一邊拆開雜誌的封膜,一邊為王思齊介紹這本雜誌:「總教,籃球時刻是目前最熱銷的籃球雜誌,觀點公正,不會偏頗,偶爾也會舉辦一些蠻有趣的活動,所以知名度很高,而且籃球時刻也會報導國內的籃球賽事,所以…」

助理教練拆開封膜之後,目光掃了雜誌封面上的副標題,啊哈一聲:「果然沒錯,這一期的籃球時刻有甲級聯賽的相關報導,他們的內容一向都十分豐富,我們說不定可以拿來當作參考,總教練,你確定不看一下嗎?」

王思齊還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揮揮手:「不用。」

助理教練慫慫肩:「好吧,話說新興解散籃球隊之後,甲級空出一個名額,乙級聯賽上個月也結束了,這一期應該會報導是哪一支球隊晉級。」

王思齊懶懶地說:「不管是誰晉級都無所謂,甲級跟乙級是完全不一樣的地方,乙級的冠軍能夠在甲級撿到一場勝利就算是祖宗保佑了,根本不是我們需要在意的對手。」

「總教你別這麼說,我記得乙級有一間叫作向什麼的高中,實力好像很強,如果是他們晉級,我們還是要注意一下。」

王思齊不屑地嗤了一聲:「向日葵高中是吧。」

助理教練哈哈兩聲:「總教你怎麼可以這樣。」笑完之後,助理教練臉色微微一變,嗯了一聲:「結果不是向陽晉級耶。」

王思齊無所謂地隨便應了一聲,對他來說,誰晉級都不重要,反正那一支球隊絕對不會是啟南的對手。

「這間學校還真的連聽都沒聽過,光北高中,總教你聽過嗎?」

聽到光北高中四個字,王思齊像是觸電般從椅子上跳起來,瞪著助理教練:「你剛剛說什麼!?」

助理教練被王思齊的反應嚇了好大一跳,連退了幾步,差點撞上牆壁,因為過度驚嚇,講話變得結結巴巴:「光…光北…高中啊。」

王思齊呼吸急促,對助理教練伸出手:「雜誌拿來,我看。」

被王思齊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到的助理教練,現在又更訝異於他一百八十度的態度大轉變。

助理教練用一半驚訝一半疑惑的眼光看著王思齊,將手中的雜誌遞了過去。

王思齊知道助理教練被他嚇到,但是他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接過雜誌之後,很快掃了副標題一眼,而他很快看到一個讓他心臟加速的副標題。

「是黑馬,或是傳奇回歸?」──光北高中。

「怎麼可能…」王思齊雙眼瞪大,呼吸變得無比急促:「真的是他們。」

見到王思齊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助理教練小心翼翼地問道:「總教練,你沒事吧?」

王思齊,深吸一口氣,緩和急促的氣息,坐回椅子上,看都沒看助理教練一眼,搖搖頭,隨意回道:「沒事,抱歉。」

王思齊坐在椅子上連連深呼吸幾次,壓制住因為極度驚訝而引起的激動情緒,翻開雜誌,省略前面一大堆關於NBA的報導,直接往後翻,一直到接近最末頁的地方,這才找到光北高中的報導。

關於光北高中的篇幅並不多,這還是比較委婉的說法。事實上,光北高中的內文才占了整頁不到四分之一的篇幅,而且文章的框框,還被塞在角落不顯眼的位置。

王思齊可以理解這種排版方式,畢竟光北高中,就是一間在籃球界默默無名的學校。

但是對王思齊而言,就算把今年所有能夠威脅啟南王位的學校全部加起來,也不及一個光北高中。

王思齊聚精會神地看著報導。

「新興高中解散之後突然空出的甲級聯賽名額,對於夢想著前往甲級聯賽的乙級球隊來說,無異於一張夢幻的超特快車票,每支球隊無不拼命伸手抓取,而當中最被看好的是近年稱霸乙級聯賽的向陽高中,早已被外界認為擁有甲級實力的向陽高中,來勢洶洶,但是在總決賽的時候,卻以兩分之差意外敗給了今年才創立籃球隊的光北高中…」

王思齊眼珠轉動,一行讀過一行,因為篇幅並不長,王思齊很快就讀到文章的最末,可是到了最後,王思齊眼睛再次瞪大,原本已經壓抑下來的激動情緒又開始強烈起伏。

王思齊呼吸急促,雙手緊緊捏著,看著文章最後:「大家要好好記住光北高中這間學校,距今有點久遠的九零年代,這間高中曾經創下一件就算是放到現在,也足以稱之為『神蹟』,轟動、震驚當時籃球界的大事。」

在文章下方,還有一行小字:「下一期籃球時刻,將有更進一步的詳盡報導──撰稿人 苦瓜。」

王思齊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吐出一口長氣,閉上雙眼,讓自己躁動不安的情緒慢慢地穩定下來。

助理教練從未看過王思齊如此激動的模樣,連話都不敢說,甚至動都不敢動,就好像在玩一二三木頭人一樣,就這麼維持同樣驚恐的姿勢站在原地。

不過王思齊沒有讓助理教練太辛苦,十秒鐘之後就睜開雙眼,將雜誌蓋上,站起身來,拿起濾泡式的咖啡包,替自己泡了一杯苦澀的黑咖啡。

助理教練見到王思齊恢復到平常的模樣,泡了每天早上都要喝的熱咖啡,彷彿剛剛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大為困惑。

助理教練小心翼翼地問道:「總教練,雜誌…這個…嗯…,你…還好吧?」

王思齊手裡拿著馬克杯,回到椅子上坐好,把馬克杯裡面的咖啡包丟掉,淡淡地回了兩個字:「還好。」

縱使王思齊這麼說,可是助理教練覺得就算王思齊行為舉止恢復正常,可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卻還是一股生人勿近的可怕氣息,跟剛剛談笑風生,吃清粥小菜吃得很開心的他,根根本本完完全全是兩個次元的生物!

助理教練吞了一口口水,低頭看著桌面上的雜誌。

就算是笨蛋看得出來問題一定出在雜誌裡面,更準確地說,是出在「光北高中」上,王思齊一開始看到雜誌還沒有什麼反應,一直到聽到光北高中四個字才像是火山爆發一樣激動。

一時間,雜誌出現了致命的吸引力,讓助理教練恨不得馬上拿起來看,想知道裡面到底寫了什麼,竟然讓堂堂王思齊總教練起了這麼大的反應。

但是助理教練忍住了這個衝動,畢竟王思齊還在現場。

王思齊神色平淡地啜飲咖啡,可是在他的內心世界,卻有如地震過後引起的海嘯一樣,波濤洶湧。

相較於大部份把籃球當成夢想的人,他的籃球路十分順遂,國中就是相當有名的控球後衛,進到啟南高中之後,因為啟南高中裡面的怪物實在太多,還因為學長的存在,高中生涯一開始是從啟南高中的二軍出發,可是後來在他持續不懈的努力之下,也讓他拼到王牌控衛的絕對不動先發的角色,高中畢業之後,以堂堂啟南高中王牌控衛的身份到了大學,理所當然地擁有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並且以大一新人之姿,被教練予以先發控衛的重責大任,繼續在大學UBA的戰場發光發熱,再後來,各個職業球隊捧著高額的簽約金想要招攬他,想當然爾,他選擇了簽約條件最優渥的球隊,然後就這麼在職業賽場上一步步成長,第一年毫無爭議地拿下了最佳新人獎,一步步在職業球場上站穩腳步,過了幾年成為當時最強的控球後衛,也入選國家隊的成員,近幾年因為年紀與傷病的關係,高掛球衣,宣佈退休,離開充滿鎂光燈的職業賽場,而順遂的籃球路到此還未結束,在他宣佈退休之後的隔天,啟南高中馬上來電,想要請他回到母校執教,並且開出了非常不錯的條件。

他接受了,為什麼不呢?

高掛球衣之後,立刻有教練的工作填補他的生命,讓他不會因為一時間少了籃球而感到無所適從,薪水高,離家也近,更可以把所學回饋母校,這條充滿光榮的籃球大道依然持續進行著,他相信很少有籃球員的職業生涯,可以像他一樣順利又成功。

不過,在這一條超過二十年的漫長籃球路上,看似充滿了光鮮亮麗的榮耀,可是其中,卻有一個他再怎麼樣都無法抹滅的污點,而且榮耀越多,掌聲越響亮,這一個污點對他來說,更是無法容忍的存在。

那一個污點,源自於光北高中,還有那一個擁有不可思議的強大實力,名為李明正的男子。

在他籃球路上,這一段超過二十年的漫長時光,唯有那麼一個男人,曾經帶給他強烈的無力感,這個男人,就是李明正。

李明正是他此生唯一一個感到完全無法贏過的敵手,進攻端強大到視當時啟南的堅強防守於無物,防守端又展現出可怕的壓迫感,渾身充滿了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王者霸氣,從第二節後半開始,帶領光北高中吹響反攻號角,甚至在下半場比賽,以一人之力急起直追,更是在最後一秒鐘,以一記石破天驚的大灌籃扭轉比賽,送給啟南至今為止,最恥辱的失敗。

而對當時是啟南王牌的王思齊來說,啟南的失敗,就是他的失敗,啟南的恥辱,就是他的恥辱。

王思齊這一輩子都忘不了李明正這個男人,更忘不了李明正在他頭上施展的那一記大灌籃,彷彿是李明正用這種方式對他說:「啟南?王思齊?哼,在我面前,你們根本不算什麼!」

那一記灌籃,在比賽結束之後的那一整年當中,常常以惡夢的形式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讓他在半夜驚醒,渾身冒著冷汗,對他造成的震撼之大難以用言語筆墨形容。

一直到進入大學,開始了另一段球員生涯,他才慢慢擺脫李明正那一計大灌籃造成的傷害,然後在眾人的期盼與掌聲之下,繼續往上攀爬,抓取更高的榮耀,而李明正這個男人,從那場比賽之後,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

王思齊在擺脫李明正帶給他的陰影之後,常常會利用那一場比賽激勵自己,告訴自己不能在原地停留,世上絕對不只一個李明正而已,如果自己怠惰下來,很快就會被另一個李明正擊倒與取代。

對於他來說,那一記大灌籃帶給他的震撼實在太深刻,成了他人生至今最鮮明的記憶,可是在這之後,他對球賽的記憶變得一片空白,一直到李明正痛苦地躺在在地上呻吟,雙手抱著右腳膝蓋,被場邊的醫護人員七手八腳地抬出場外之後,才漸漸清晰起來。

一直到現在,他還搞不清楚李明正是怎麼受傷的,他本來認為李明正是為了施展那一記大灌籃,落地時不小心失去重心,腳沒有踩穩,所以才受傷…

但是在某一些時間點,他的腦海中又會閃過那次灌籃之後的片段,是他受不了忽然憑空冒出一個比他還要強的李明正,是他受不了啟南即將落敗的事實,看李明正準備落地,身體故意往李明正一靠,擠壓李明正的落地空間,讓李明正必須以重心不平衡的姿勢落地,才讓他受傷了…

然後,李明正就消失了,光北高中隔年也沒有繼續參加甲級聯賽。李明正與光北高中就像是投進大湖裡面的大石頭一樣,瞬間激起了無數的波瀾與漣漪之後,沉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之中。

在進入職業賽場之後,王思齊偶爾會突然冒出一個念頭,如果當初李明正沒有受傷的話,他可以帶領光北高中走到怎麼樣的高度?如果李明正沒有受傷的話,會不會成為台灣史上第一個打進NBA的球員?如果李明正沒有受傷的話,他現在會不會是台灣最傳奇的籃球員?

但是,王思齊很清楚地知道,這些都只是如果,永遠沒辦法化為現實。
事隔多年之後,王思齊早已經認為李明正與光北高中會從他的生命中永遠蒸發,沒想到過了二十幾年的現在,光北高中竟然又以這種超乎常人想像的方式,衝入他的生命之中。

光北高中啊光北高中,為什麼你們每一次出現,都來得這麼出人意料呢?第一年創隊就拿下乙級聯賽的冠軍,擊敗原本最大熱門向陽高中,這一次,你們隊上該不會又有另一個「李明正」吧?

王思齊神色不變,但是心裡面卻洶湧著千頭萬緒,對於光北高中,他有著又愛又恨的情緒,恨的是光北高中就是他籃球路上最大的污點,而且是一個無法抹滅的污點,讓他永遠無法說自己的籃球路是完美的,愛的是光北高中從此成為他往後籃球路的推進力,只要一想到光北高中與李明正,他就會不敢懈怠,拼命地努力練球,也讓他一路走到啟南總教練這個位置。

這時,另外三名教練吃完早餐,嘻嘻哈哈地一起回到辦公室裡面,將王思齊從雜亂的思緒拉回到現實之中。

王思齊將籃球時刻塞進抽屜內,站起身來,在辦公室裡面的白板寫下兩個字:「東屏。」

王思齊看著其他四名教練,輕咳一聲,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之後,說道:「今天,就從東屏開始吧。」


最近真的熱到翻掉…
在房間沒有開冷氣的話,光靠電風扇還是會流汗…真是太可怕了
不過即使熱成這樣,我晚上還是不開冷氣睡覺,一天開冷氣的時間也是盡量壓縮在一個小時以內。
因為開冷氣會排碳,讓溫室效應更嚴重,天氣越熱,大家就越開冷氣,然後就變成一個惡性循環。
大家應該多少都有感受到這幾年氣候的異常吧?其實地球正用她的方式控訴人類,而自稱萬物之靈的人類,其實真的沒有自己想得偉大,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我們是無能為力的。
所以,如果大家可以的話,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少開冷氣,減緩地球的負擔。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