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之役,勇士雷霆最後一戰 [安迪]

剛過去的Game6可以說是歷史上最純粹的個人投籃表演,勇士最後時刻的防守自然是無可挑剔,Iguodala、Barnes、Draymood三人針對Durant的小組式防守,讓後者的手感只存在於中距離位置上。但是若論到扳平功成的英雄,我們還是要說Klay Thomspon。

上一次看到這樣一個人在季後賽扭轉戰局,我想到的是2007年的LeBron James,同樣地是過程中少進一個球已經輸掉了比賽,但最終Klay Thompson和LBJ完成了同樣的事,將一場原來由對手放到口邊的勝仗,硬生生地搶了過來。然而LBJ當年也有不少用身體優勢去硬取的分數、也有不少罰球,而Klay則是單純的遠投表演,除了遠投,就是更遠的遠投,沒有其他了,也難怪勇士老闆忍不著要對他進行跪拜。

而這一場比賽,也可說是Klay Thompson自身的正名一戰,一值以來,他也比較以一種「Curry附屬品」的身份存在,特別是往年季後賽,他受傷患、腦震盪的困擾,不少比賽也隱形了,所以即使有單節37分的創舉,但也不會有太多球迷會將他列在頂級球員之一。但是此戰過後,Klay可以傲視其他射手,某個運動品牌都可以放聲大笑。

在Game6的開端,雙方明顯手感欠佳,Durant多次遠投都未能得手、浪花兄弟合共也只進了一記三分球,雷霆一樣靠著Westbrook的衝擊力,某程度上,當你看到他在球場右邊運球,都有極大可能會有得分進賬的出現,當今能夠做到這種效果的,真的只有LBJ和他。至於勇士,他們一樣用拼勁與體系配合,不去嘗試高風險的運球切入,多耐性去將球轉移到兩側外圍,或通過內切得分,也就是所謂的「合理打球」,和上一輪雷霆的對手馬刺所幹的事一樣,但是,單靠這種一個個回合分勝負的籃球真的很難打敗雷霆,一方面你沒有可能每一個空位投射都乖巧進框、更不可能每次傳球都不失誤;而另一方面,雷霆是開著1.5倍的速度去打球,只要有兩三個回合你沒有answer ball,甚至出現失誤,比分就會馬上被雷霆拉開。

就以Game6為例,雷霆顯然在手感(Ibaka的麵包球、Waiters不再JR化)、防守投入度更加在體能上都沒有上幾場的水準,但是直至Klay Thompson神明附體之前,雷霆還是擁有著不少的優勢,這就是這一年雷霆的可怕之處。要不是最後時刻,Durant在回防的時候失去主動性,讓Curry可以找住空間補上兩刀;在另一端Durant、Westbrook意慾回敬Answer ball,但意圖太過明顯令勇士們在他們還未將球保護好之前就將球抄走,勇士也未必能夠逃出險境,將比賽再帶到甲骨文球館。

好了,經過了Klay的封神一戰,不少人又再再再再轉為支持勇士能夠晉級總決賽,但對筆者來說,今年雄心壯志的雷霆不會就此兵敗如山倒,勇士更加不可能時時有手感眷佑,當然Steve Kerr還是NBA裡最偉大的賭徒,有多少教練會在上一場這個情況下,不顧體型上的劣勢而換下Bogut,再擺出五小陣容去和雷霆放手一搏?

而Game7的關鍵,就在於勇士是否能夠持續用小組式防守去限制Durant,一如當年的灰熊做法一樣,但是他們又得兼顧對Westbrook的防守,說實話,整個系列賽來說,他們都沒有很有效地將Westbrook緩速,以Game5最後時刻為例,雷霆其他人都認為要輸了,Westbrook自己還在馳騁,硬是打了個2+1,比賽又重新出現懸念。而面對勇士的防守,雷霆雙少會繼續迷信於自己的持球單打能力,還是會多將球轉移,從Durant賽後的言論,他似乎不會作出甚麼改變,他說:「我喜歡自己的出手。」噢,我們似乎都將對Kevin Durant的印象停留了在2012年會在賽後謙卑向LBJ討教的小子,而事實上,經過這些年的歷練,Durant都了成個MJ、Kobe式的混蛋了。

對於勇士而言,他們得繼續小心翼翼地打球,務求不會被雷霆拋開比分,六戰以來他們真的沒有甚麼優勢存在過,而Curry又得繼續發揮自己的多變性,其他人在外圍上更加必需要把握空位投射,上一場除了Klay的超級表現外,早中期的Barnes和Green也終於將空位三分投進,也是重要的細節之一,因為對於雷霆來說,他們就是在等待你投失,然後用極快的速度快攻取分。另外,他們又得注意住犯規,Game3、4 Klay和Bogut受個犯困擾,在Game6換Roberson被逼坐在板凳,都馬上將整個戰局改變了。(我知道,你們又想提起Green的犯規動作)

安迪

安迪

九十後球痴,不幸中NBA毒,樂意和大家分享毒癮。 FB Page:十人追一球
安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