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二十七章【友情】[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李光耀,你的電話。」林美玉對著正從冰箱裡面拿出牛奶,渾身冒著汗臭味的李光耀說。

李光耀揚起眉頭,疑問道:「老媽妳怎麼知道是我的電話?」

「半個小時前就打過來說要找你,我跟他們說你還沒回家,叫他們晚一點再打。」

「是誰啊?」

「去接不就知道了。」

李光耀搔搔頭,只能放下手中的牛奶,大步走到客廳,拿起聽,「喂?」

「自信過剩眼高於頂超級臭屁王李光耀!」

聽到熟悉的聲音,李光耀立刻露出驚喜的表情,「東旭,是你嗎!?」

「嘿嘿,不是我還有…」陳東旭話還沒說完,電話另一頭就換了聲音,是中鋒高易升:「臭屁王,你練球練到這麼晚啊?」

「是啊,最近為了準備甲級聯賽,我們可是很認真在練球的呢!」

「李光耀,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要交手了!」電話另一頭再次換了聲音,這一次是前鋒蔡承元:「我還記得你之前對我們說,我們要好好把握友誼賽,因為那將是我們這輩子唯一一次可以贏你的機會,但是現在看來,我們很快又有機會痛宰你了!」

李光耀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開心地哈哈大笑,「記得這麼清楚啊,很好、很好!不過關於痛宰我的部份,絕對是你想太多了,過了這幾個月的時間,我們的實力可是有很大的提升,比賽的時候誰痛宰誰可是非常難說的!」

「你這個臭屁王…」蔡承元話說到一半,電話就被搶走。

「李光耀,你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臭屁跟自信過剩,一想到有機會可以電爆你,就讓我興奮地睡不著覺,而且你這次不能用只能出手三分球為藉口了!」王朝凱自信滿滿地說道。

李光耀哈哈大笑:「我這個人輸球從來不會找藉口,輸就是輸了。」話鋒一轉,李光耀語氣裡充滿自信,「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一件事,到了甲級聯賽,我相信我爸應該不會繼續叫我只能在三分線外出手,到時候你們可要小心一點,你們是東台高中的球員,而我則是光北高中的選手,到時候比賽開始,不管誰來守我,我都不會給面子,我、一、定、會、打、爆、你、們!」

王朝凱也在電話另一端哈哈大笑,不過正準備要講話的時候,電話又被搶走了。

陳東旭惡狠狠地說:「李光耀,告訴你,在這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可是變得很強,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你最好有心理準備,我們一定會把你們電爆!」

李光耀發出狂放的大笑:「哈哈哈,多說無益,我們在球場上見真章!」

「好!」

「那就再見了,剛練完球,我肚子快餓死了,要去吃宵夜了,再會。」

「再見!」「Bye!」「肥死你!」「哼!」

電話另一頭傳來四個不同的聲音,雜亂地讓李光耀根本聽不清楚他們到底說了什麼,搖頭失笑,將話筒放回電話上。

這個時候,門打開了,辜友榮低著頭走進門,「你剛剛是在跟誰說話,我在外面都聽得到你的笑聲。」

「前隊友。」簡短地回答完辜友榮的問題之後,李光耀快步走向廚房,倒了一大杯冰牛奶,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完,啊哈一聲,用手抹去嘴唇邊的牛奶漬:「爽!老媽,水餃好了嗎?」

「別急,還要一陣子。」林美玉專心照看著鍋裡的水餃,頭也沒抬地回答。

李光耀有些失望地走出廚房,看到辜友榮準備走進房間裡,基於無聊,也為了打發等待宵夜煮好的時間,身體倚在門邊,找上辜友榮:「剛剛解散的時候,我爸說我們熱身賽遇到的都是強隊,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很興奮!?」

辜友榮把身上的包包隨意地放在地上,從書包拿出手機跟小雜物,背對著李光耀,「不只是強隊,他們還是被許多專家球評認為擁有與啟南一拼實力的超級強隊。」

「哦,你怎麼知道?」

「之前新興高中宣佈退出高中籃壇的時候,我們為了儘早為甲級聯賽作準備,就馬上開始研究甲級的球隊了。」辜友榮手上的小東西一股腦地放在書桌上,語氣裡面有一絲惆悵,當初他們就是篤定向陽必能打進甲級聯賽,所以才會馬上開始進行研究其他球隊的工作,誰知道…

李光耀並沒有聽出隱藏在辜友榮語氣裡的情緒,點點頭,自然地繼續說道:「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東台實力這麼強,還真是小看了他們。」

辜友榮哼了一聲:「不只是東台,榮新跟三雄家商也非常強!我們熱身賽的賽程非常不利!很有可能連輸三場!」

李光耀聽了完全沒有退縮之意,臉上綻放出更是興奮與期待的表情,眼眸中閃爍著銳利的精光:「原來如此。沒想到那麼快就可以跟這麼強的對手交手,真是讓我太興奮了!尤其是東台高中,哈哈哈,我一定會電爆你們的!」

辜友榮轉身看著李光耀興奮的表情,露出你是白癡的表情,毫不留情地潑了冷水,「東台實力真的很強,你想要電爆他們,根本難如登天。」

李光耀毫不在意地繼續哈哈大笑,「就算難如登天,我也要電爆他們,而且人類連月亮都去過了,登天其實根本沒那麼難,更何況我剛剛可是跟我前隊友說了,對上他們的時候我絕對不會留情,一定會打爆他們!」

辜友榮沒有好氣地說:「你左一句前隊友,右一句前隊友,到底是在講什麼?」

李光耀正準備說話的時候,門又開了,進門的是剛停好車的李明正。

李明正用腳尖抵著鞋根的方式快速將腳上的鞋子脫掉,隨意地塞進鞋櫃的空格中,邊走邊大喊:「老婆,有沒有煮我的宵夜?」

李光耀見到李明正走進廚房,這才轉頭對辜友榮說:「我之前在台東打國中聯賽,那時候的隊友現在就在東台高中打球,不過他們還只是一年級菜鳥,所以應該沒辦法像我一樣先發出場就是了。」李光耀補了一句:「畢竟當初拿冠軍的時候,我才那個在場上大殺四方的超級王牌,哇哈哈哈!」

辜友榮直接忽略李光耀後面的話語,露出疑惑的表情,「你之前在台東打國中聯賽?你是台東人?」

「不是,只是我爸媽決定要從美國回台灣的時候,覺得他們兩個都沒有在台東這個地方好好見過它的美,加上我爸認為台東籃球資源相對匱乏,所以回台灣之後,他們就馬上帶著我跑到台東,享受台東的美景跟風土民情,而我爸則是當上了籃球教練,以此貢獻自己的教球經驗,想要透過這種方式讓台東這個地方的籃球發展更好一些。」

辜友榮皺起眉頭,露出大惑不解的表情:「原來如此,那為什麼又要跑來台南,你隊友能夠進東台高中,你應該也可以啊,為什麼還要來光北?」

李光耀嘿嘿一笑,神情既是自信又是得意,「因為如果這麼做的話,我不就跟我前隊友一樣了?一點都顯示不出我的特別,而且我到了東台高中,一定馬上就成為王牌球員,那多無聊啊?像我這種天才般的球員,就更要冒險做出一些平凡人不敢做的事情,這樣才能表現出我的不凡!」

感受到李光耀由內心散發出來的真誠「自信」,辜友榮嘆了口氣,搖搖頭,「老實說,有時候我真的很好奇你的自信到底是哪裡來的。」

李光耀哈哈大笑:「天啊,怎麼從以前到現在,我的隊友總是不肯認清現實呢,站在你們面前的我,確確實實是一個超級天才啊,不過我能夠理解為什麼你們會感到疑惑。」李光耀裝模作樣地嘆了一口氣,「天才總是寂寞的,因為天才的想法,總不被你們這些凡人所理解。」

對於李光耀的說法,辜友榮只給了兩個字作為評語,「有病。」

李光耀非但不在意,反而用憐憫的眼光看著辜友榮:「由此可見,你也只是個凡人。」李光耀雙手負於後背,抬頭往上看,「我,好寂寞啊…」

「……」辜友榮差點暈倒在地。

—–我是分隔線—–

詹傑成回到家,洗完舒舒服服的熱水澡之後,就直接把自己拋到床上,投入床與棉被的美好懷抱之中。

如果是平常,他會直接關燈,就這麼沉沉睡去,可是今天,他卻沒辦法像平常一樣倒頭就睡。

詹傑成拿起了正在充電的智慧型手機,打算在睡覺前再滑一下手機,喚醒螢幕,發現包大偉在他洗熱水澡的時候有傳訊息過來,立刻點開訊息。

「昨天才聽你說堂哥的事情而已,結果今天教練就說熱身賽的對手是三雄家商。」

詹傑成輕輕嘆了一口氣,手指在手機螢幕上的小鍵盤飛舞著:「是啊,我都覺得驚訝了。」

「現在心情怎麼樣?」

詹傑成想了想,回道:「有點複雜。」

「如果明天就比賽的話,敢挑戰你堂哥嗎?」

詹傑成呿了一聲,看著手機自言自語:「包大偉,你問這是什麼蠢問題啊!」手指回覆道:「廢話,當然敢啊!」

「哈哈哈,但是你應該只有被他電爆的份吧。」

「少廢話!」

「哪有廢話,是你自己說的耶,什麼你堂哥是國中聯賽的MVP,還曾經被啟南邀請加盟。」

包大偉連傳了兩個訊息,「以你現在的防守能力,真的只有被電爆的份而已。」

詹傑成看著手機哼了一聲,「我會被電爆沒錯,但我不會輸!」

「哈哈哈,你到底是哪來的自信?」

「閉嘴。」

過了大約一分鐘的時間,包大偉都沒有傳訊息過來,詹傑成以為今天男生之間無聊的打嘴炮例行公事結束了,正想把手機放到書桌上,關燈閉眼睡覺時,手機卻又傳來訊息聲。

「你應該很想要以同等的身份跟你堂哥對決吧?」

這是什麼蠢問題?

「廢話!當然想!」

「傑成,在球隊裡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剛剛回家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可是這些話我不確定你想不想聽。」

就算只是看著冷冰冰的螢幕,詹傑成也可以感覺到包大偉語氣上的轉變,心裡一緊,卻用開玩笑地口吻回答,「有什麼屁就趕快放,本大少爺等等要睡覺了!」

「老實說,我覺得熱身賽的時候教練不會把你排在先發上,三雄家商那一場比賽,說不定你會因此無法跟你堂哥對決。」

看到包大偉傳來的訊息,詹傑成倒吸一口氣,整個人微微頓了一下。

「昨天你說你不喜歡大人一直比較你跟堂哥,我從你的語氣裡面聽得出來你真的很不喜歡,可是我卻也感受得出來,你非常在意這些比較,否則你的情緒就不會如此起伏。」

「臭包大偉,該不會想要說教吧!」詹傑成雙手大姆指不斷按著小鍵盤,正要回覆時,包大偉卻馬上傳來:「不要急著否認。」

詹傑成愣了一下,看著自己打的話語,皺起眉頭,終究還是按下刪除鍵,與此同時,包大偉也不斷傳來訊息。

「我昨天也說過了,我懂那種拿來被比較的感覺,很差,我真的懂,尤其你又總是被看不起的那個人。不過,承認吧,其實你不是討厭被拿來跟堂哥比較,而是討厭在比較過後總是輸給堂哥,這讓你高傲的自尊心感到受挫,所以你才討厭被比較。」

詹傑成深深皺起眉頭,正打算傳送訊息時,包大偉又傳來一句。

「不要急著否認。」

詹傑成躺在床上罵了髒話,右手大姆指蓄勢待發,就要發送訊息,可是盯著螢幕跟小鍵盤,詹傑成一時間卻像是定格一樣,動也不動。

詹傑成皺了眉頭,右手大姆指顫動,想要把訊息傳送出去反駁包大偉,但是這個念頭最後卻化成一道濃濃的嘆息,詹傑成按下刪除鍵,看著自己的訊息就這麼不斷消失。

雖然詹傑成極度不想要承認,可是包大偉說得是對的,他不是不喜歡被拿來比較,而是不喜歡比較之後總是輸給堂哥的挫敗感。

從國中開始,每一個大人一說到堂哥就會豎起大姆指讚不絕口,一說到他則是搖頭直嘆氣,他非常討厭這種感覺,好像不管他做什麼,不管他怎麼做,永遠都是大人眼中的失敗者,而表哥,永遠都會踩在他頭上享受所有人的掌聲。

如果可以,一次也好,他想要聽到大人說起他的時候是真心的稱讚,而不是無奈的嘆息。

一時間,詹傑成陷入往事之中,不過一連串的訊息聲,很快把他拉回現實。

「傑成,其實我很羨慕你,你跟我不一樣,你是一個有天賦的人,不管是球隊練習或者是比賽,我常常懷疑你是不是背後有眼睛,怎麼總是可以傳出那種讓人猜不透的傳球,我甚至還懷疑過你是不是有什麼法術,可以讓你的靈魂暫時飛出體內,漂浮在球場上俯視大家的跑位。」

「你的傳球能力,絕對是上天給你的禮物,我在場下看你比賽的時候,真的又是羨慕又是忌妒,你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好事,怎麼老天這麼眷顧你呢?」

「不過回過頭來,教練最近又針對加重防守練習的份量,很明顯就是擔心我們到了甲級聯賽之後,防守會成為非常嚴重的致命傷,所以我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以你現在的防守能力,很可能不會被教練排進先發陣容,就算你的傳球再怎麼華麗精彩都一樣,而我這個沒什麼才能,所以拼了命努力練習防守的人,則會被跟李光耀一起,成為球隊裡的先發後衛。」

「這不是因為我的實力比你強,單純只是因為我的防守比你厲害而已,畢竟我們球隊裡面有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李光耀這些進攻實力強大的隊友,甚至又來了一個辜友榮。進攻端的實力,我相信我們比起大部份的甲級球隊並不會差到哪裡去,現在最大的問題就在於防守。」

「你跟王忠軍防守腳步都比我弱,為了整體防守的考量,我教練會把我擺在先發後衛,你則是替補,如果不相信我說的話,想像自己是教練,你覺得你會怎麼安排先發陣容?至於你堂哥,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三雄家商的不動先發,你跟他之間就存在著一個深不見底的橫溝,到時候比賽了,雖不定你會因為這樣而沒辦法跟他交手,證明你其實一點都不比你堂哥差!」

「傑成,我們光北不是一支普通的球隊,帶領我的教練當然也不是普通的教練,離熱身賽開始還有大約三個星期的時候,好好把握這段時間,展現出你積極的態度,教練會看到的!之後只要你跟教練開口,我相信教練一定會讓你先發上場!」

看著包大偉的訊息,詹傑成露出一抹苦笑,包大偉,在你眼中的我,到底是有多懶散,多不積極啊!?

詹傑成把手機螢幕朝下地放在床上,閉起雙眼,思考剛剛包大偉傳來的話語。

他相信今晚李明正教練宣佈熱身賽的對手之後,包大偉心裡面就出現這些念頭,他也相信,包大偉是真的為了他好,所以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把這些念頭說出來,要他趁所剩的時間把最積極的態度拿出來讓教練看到。

詹傑成安靜地躺在床上,他從未想過,這一輩子竟然會遇到包大偉這麼一個直接看穿他心裡的朋友。

包大偉跟他以前的朋友完全不一樣,不會整天想逃離學校,騎機車到處亂晃,是那種並不會特別主動跟別人聊天互動的人,興趣也跟一般人很不一樣,是一個人跑到山上畫畫,享受孤獨卻寧靜的一人時光。天底下到底有幾個青春期活潑好動的高中生跟他一樣,可以耐得住這種孤獨?

不過除了畫畫之外,包大偉就是個很普通的平凡人,成績普普通通,不上也不下,長相普普通通,屬於那種擦肩而過之後會馬上忘記長相的人,身高普普通通,不高也不矮,在場上的表現也很容易讓人忽略,因為沒有進攻能力,所以就算接到球也會把球傳出去,總而言之,包大偉是一個不具有存在感的人。

如果是在以前,詹傑成碰到包大偉,可能正眼都不瞧一下,包大偉實在太普通了,普通到似乎連注意他都是一種浪費時間與精力的行為,可是詹傑成萬萬沒想到,看穿他內心世界的,不是以前那一群整天混在一起的狐群狗黨,而是包大偉這個普通到不行,可是相處起來卻非常舒服的朋友。

詹傑成睜開雙眼,拿起手機。

「你打字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過幾秒鐘,包大偉馬上回覆:「哈哈哈,我是用電腦回的,當然比你用手機還快!」

「你怎麼知道我用手機?」

「因為你房間又沒電腦。」

「你什麼時候反應變得這麼快?」

「一直都比你快呀。」

「滾,老子要睡了。」

包大偉下一秒鐘傳了一個睡覺的貼圖。

詹傑成深深吸了一口氣,傳了今天晚上最後一個訊息:「謝了。」

包大偉很快回覆:「噁心!」

看著訊息,詹傑成嘴角露出一抹會意的笑容。

這,就是男人的友情,只有男人才懂。

—–我是分隔線—–

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去,整個光北高中籠罩在緊繃的氣氛之中,不只是因為即將到來的甲級聯賽,更因為學測的日子越來越近,一連串的考試、模擬考、訂正、檢討,把高三的學生壓得喘不過氣來。

因為受了少子化的衝擊,每一所高中都面臨招生不足的危機,若是升學率輸給其他學校,那麼隔年招生的情況就會很明顯地下滑,光北高中一樣也面臨這個嚴峻的危機。

所有高三的導師在這最後衝刺階段對班上學生不斷耳提面命,要他們努力撐過這一段時間,有些導師甚至提出了激勵禮物,只要全班的平均成績高於幾分就送神秘小禮物,或者說班上考上國立大學的人數超過幾個人,就請大家吃披薩、喝飲料,為了提起學生的鬥志,各個高三導師無所不用其極。

除了高三的學生之外,許多老師在上高二的課堂時,也會對學生說一年後就輪到你們,不要整天只想著玩,要好好讀書,考上大學之後就可以任你玩四年了,忍耐一下,換來開心的四年,一切都非常值得。

想當然爾,對於老師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法,大部份高二的學生都顯得意興闌珊,一年的時間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遙遠了,而且從國中開始就過著不斷讀書考試讀書考試生活的學生們,早已聽膩了老師那些說詞,在這個玩心正濃的青春期,被關在由水泥牆築起的監獄裡,監獄外還掛著三年一班、三年二班、三年三班的門牌,對於該用眼睛、耳朵、鼻子、心靈探索這個美好世界的學生來說,無疑進入了一個由社會與大人們構築而出的虛假「框架」之中,在這個框架之中,學生不被允許擁有自由,只能坐在座位上露出空洞的眼神,心思早已經飄到了別的地方。

堅硬水泥牆雖然可以困住學生的身體,卻限制不了學生的靈魂;老師的藤條雖然可以讓學生感到懼怕,卻無法引起學生對知識的好奇心。

葉育誠,身為光北高中的校長,肩膀上的壓力自然非常沉重,尤其越接近學測日期,葉育誠一顆心更是忐忑不安,光北是他的母校,現在他成了母校的校長,就希望為母校帶來貢獻。這種期望轉化成壓力,像是石頭一樣壓在葉育誠的心頭上,而且隨著學測的日子越來越接近,這顆石頭也越來越大,讓葉育誠幾乎喘不過氣來。

時間過了一月,離學測只剩下三個星期的時間,心裡的大石讓他臉上的表情變得緊繃,不過在一月五號這一天,一如往常的無聊日子因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讓葉育誠臉上的緊繃表情立刻舒展開來。

「校長,學校收到包裹,說是要給你的。」

葉育誠從滿桌的文件抬起頭來,皺起眉頭,問秘書:「知道是什麼嗎?」

秘書搖搖頭:「不知道,但是感覺是一本書。」

葉育誠皺眉更深:「書?好吧,我知道了,妳放在茶几上就好。」

秘書感受到葉育誠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氣息,連忙將包裹放著,像是逃走一樣離開了校長室。

秘書走後,葉育誠繼續埋首在辦公桌上處理公文,幾乎都忘記包裹的存在,一直到肩膀傳來痠痛的感覺,葉育誠這才放下手中的筆,從抽屜中拿出尼古丁含量最低的白Dunhill,拿出一根菸,放在嘴唇中間,點燃,靠在椅背上,開始享受這段吞雲吐霧。

抽菸抽到一半,葉育誠才終於想起包裹的存在,站起身來,走到茶几拿起包裹,包裹上寫得非常清楚,是給「光北高中 葉育誠 校長」,葉育誠看了包裹的寄送地址,是台北市內湖區。

葉育誠皺起眉頭,直接粗暴地拆開了包裹,發現包裹裡面就是一本雜誌,更準確地說,是一本籃球雜誌。

雜誌封面上有著四個大字:「籃球時刻。」

看著雜誌,葉育誠目光很快掃了掃,為了銷量,這一期的籃球時刻仍是將焦點放在NBA的戰況分析、明星球員、各隊戰績、球星的小故事上,不過除了NBA之外,這一期的籃球時刻也有些許甲級聯賽的相關報導。

而其中一個副標題,讓葉育誠心臟砰砰亂跳。

「是黑馬,或是傳奇回歸?」

在這標題的下方,有著非常顯眼的藍色字樣:「──光北高中!」


身為男生,在某些感性時候,跟自己的兄弟講完真心的話語之後,真的只能用一些髒話跟噁心的話語掩飾尷尬!
畢竟男生跟男生在一起,十句中大概有9.5句都在打嘴砲,剩下的0.5句,則是在問,「等等要吃什麼?」「等等要去哪?」
真心不騙。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