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二十五章【比賽組合】[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李光耀跟謝娜約好的時間是早上八點整在公園的籃球場碰面,不過還不到七點鐘,李光耀人就已經到球場報到。

然而在偌大的籃球場上,有許多中年大叔在球場上打球,當中還有不少頭髮灰白,李光耀絕對可以稱呼一聲伯伯的人在奔跑流汗,所有的球場都有人在打球,並沒有空的球場可以讓李光耀練球。

正當李光耀苦惱著怎麼辦才好時,有一個中年大叔看到李光耀,主動表示要將球場讓給他。

因為李光耀之前就會在這個公園練球,這些叔叔伯伯們裡有很多人都知道李光耀是一個把籃球當成夢想在追求的年輕人,而在如今資訊傳遞快速地令人難以置信的網路時代,光北打進甲級聯賽的事情早已傳遍了大街小巷,一見到李光耀牽腳踏車進球場,中年大叔就對李光耀說:「這麼早來練球啊,來,這個球場給你。」

「到了甲級聯賽,也要繼續加油唷!」在離開前,把球場讓給李光耀的中年大叔握緊拳頭,比向李光耀。

「我會的,謝謝叔叔!」李光耀同樣也握緊拳頭,與中年大叔在虛空碰拳。

李光耀把腳踏車牽到籃球架後面,再把後背包放下來,走上球場上,首先開始暖身。

因為今天有非常多的時間可以練球,所以李光耀花了整整十分鐘的時間,紮紮實實地做好熱身。冬天了,天氣變冷,要確實將身體暖起來,才能夠十足確保訓練時不會意外受傷,畢竟甲級聯賽快到了,身為球隊裡面絕對王牌的他,如果這時受傷了會給球隊帶來非常大的麻煩。

當然,最後兩句是李光耀自己的想法,其他人若是聽到他的內心話,一定會立刻反駁。

李光耀拉筋,活動關節,聽著四周傳來的拍球聲、投球聲、吆喝聲,臉上出現一抹笑容。

「這些叔叔伯伯早上就這麼有元氣,打籃球的人不會變老,這句話說得真好。」

其實這句話是李光耀剛剛才發明的。

讓自己身體熱起來之後,李光耀並沒有從後背包把球拿出來,而是先進行了兩邊邊線的折返跑,一開始李光耀的速度並不快,最多只能算是邁開大步慢跑,不過在皮膚漸漸冒出汗水之後,李光耀開始加快速度,到了最後,完全就是以衝刺的速度折返跑。

來回算一趟,李光耀就這麼以漸進式的跑步方式,一次跑了十五趟,總共跑了三次。

結束折返跑之後,李光耀身上已經冒出大汗,喘著大氣,走下場,從後背包裡面拿出水,咕嚕咕嚕地喝了兩大口,沒有讓自己休息太久,把水放下之後,又馬上回到場上,手中依然無球。

折返跑的目的,是要讓雙腿「醒」過來,這樣才能夠更有效率地進行接下來的練習項目,防守腳步。

進攻贏得比賽,防守贏得總冠軍。李光耀就跟大多數的球員一樣,把這句球場上的真理奉為圭臬。

比起防守,李光耀更喜歡進攻,他喜歡把球投進的感覺,喜歡聽到球進的瞬間激出的唰聲,喜歡用強大的進攻能力帶起球隊的氣勢,喜歡用自己的進攻擊垮對手,喜歡看到對手設下了重重阻礙要封阻他的投籃,可是卻依然阻止不了他得分,眼睜睜看他用高難度的出手將球投進時,所露出的那種懊惱、無奈、沮喪的表情。

那種感覺,真的不是用任何形容詞可以形容的。

可是李光耀儘管如此深愛著進攻,卻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只有強大的進攻能力是不夠的。

要成為一個偉大的球員,除了強大的進攻能力之外,也要擁有強悍的防守能力!

李光耀不喜歡練習防守,甚至認為練習防守是一件非常枯燥乏味的事情,除了防守之外,練習投籃、運球都可以玩球,甚至可以將兩者結合,聽著進球時的唰聲,還有球在自己雙手的掌握玩弄下在腳邊、背後移動,都可以帶給他趣味感,但是防守就是不斷移動雙腳,一點都不好玩。

不過到了上場比賽的時候,對防守所下的苦工就會完全顯現出成效,在攻守兩端都宰制球賽的感覺,非、常、爽!

李光耀不滿足於現在的自己,不,應該說他永遠都不會滿足自己的實力,他永遠都會渴求更高程度的自己,為此,就算再艱苦的訓練他都會撐過去,為了變強,再怎麼枯燥乏味的防守練習也不算什麼。

只要能夠更靠近「完美」的境界,哪怕只是一點點,李光耀都會拼了命地去做。

所以即使是極為枯燥乏味的防守腳步,他也會拼盡全力去練。

李光耀就這麼不停地練習防守,從最基本的螃蟹步,到李明正教他的意識模擬練習,李光耀都用非常的積極專注的態度去完成,沒有因為這只是自主練習就鬆懈。

一旁的叔叔伯伯見到李光耀練球的態度,心裡面都對李光耀舉起了大姆指,當中有些人見過李光耀打球,知道李光耀的實力超乎同儕,有些則沒有見過,不知道李光耀的強弱深淺,但是不管有沒有見過,他們心裡皆非常激賞李光耀的態度,不說別的,就憑李光耀操練自己的方式,他們光是看了就覺得想吐。

雖然這些叔叔伯伯全部都沒有打過甲級聯賽,不知道甲級聯賽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只是把籃球當作一種消遣娛樂,甚至是預防五十肩的方法,但是他們都看得出來,只要不要發生什麼意外,只要多給李光耀一點時間,這小子絕對不是池中之物。

李光耀就這麼一直練防守,練到了那總是可以撩撥他心湖的倩影出現。

李光耀遠遠見到謝娜跟福伯一前一後地走過來,立刻停止防守練習,走下場喝了兩大口水,拿了毛巾,一邊擦汗一邊走向前,迎接謝娜的到來。

「你很早就到了?」

李光耀不斷用毛巾擦去臉上的汗水:「大概七點吧。」

謝娜吃了一驚:「怎麼這麼早?」

「哈哈,因為平常就很早起床啊,已經變成習慣了,而且比賽也快到了,我想要抓緊時間多練一點球。」

看著李光耀渾身冒汗的模樣,謝娜問:「你吃過早餐了嗎?」

「吃飽了。」說話的同時,李光耀不斷擦去身體的汗水,就怕自己的汗臭味薰到謝娜,看著謝娜手上的長方型箱盒,問:「那是妳的小提琴嗎?」

「對啊,我這還是第一次帶它出門。」畢竟這一把琴價值六位數,謝娜可不敢隨便帶出門。

李光耀臉上出現期待興奮的光芒:「真的嗎,太棒了,我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李光耀目光接著放在福伯上,點頭致意:「福伯你早!」

福伯微笑點頭,提起手中的袋子:「早,這些是中午的便當,餐點豐富,營養滿分,保證你一定滿意。」

李光耀看福伯手上的提袋,口水都快流出來了:「謝謝福伯!」轉頭對謝娜說:「期待了好久,今天終於可以聽妳拉小提琴了。」

感受到李光耀語氣裡的期待與急迫,謝娜說:「好啦,我知道,今天一定會拉給你聽,你趕快去練球,我要先準備一下。」

「好。」

李光耀乖乖聽謝娜的話,回到球場,自覺防守已經練習足夠,也為了不讓謝娜以為自己是瘋子一樣在球場上對空氣「手舞足蹈」,從後背包裡面拿出籃球,站在罰球線上,首先開始練習罰球。

另外一邊,謝娜手裡拿著小提琴,閉上雙眼拉了幾個音,用耳朵判斷音準,今天早上出門前她雖然已經調過音,但是台灣的柏油路一向都是挖了補、補了挖,到處都是坑坑洞洞的,說不定在路上因為一些細小的震動讓音準跑掉。

謝娜細心調音,確定音準沒有失準後,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李光耀在球場上練習罰球的身影。

看著李光耀,謝娜輕呼一口氣,接著深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靈靜下來,閉起雙眼,首先拉了她最喜歡的世界名曲,Debussy-Clair de Lune(德布西─月光)。

李光耀專心地在球場上練球,謝娜則是在場邊認真地拉小提琴,兩個人都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不過李光耀聽著場邊傳來的小提琴聲,謝娜聽著球場上的運球與投球聲,心裡皆感到踏實無比,一股安心感化為暖流,充滿兩人心中,用這種方式陪伴著彼此,雖然彼此之間的距離超過十步,可是兩人的心靈卻是緊密相依。

不需要互相依偎的取暖,不需要甜言蜜語的傾訴,兩人此時就處於一個只有彼此的心靈時空中,享受著這寧靜且舒服的氛圍。

雖然是在一個開放空間,但是李光耀運球聲讓謝娜感到非常安心,加上有福伯在一旁,謝娜放鬆地閉起雙眼,將專注力放在小提琴上,拉完一曲「月光」之後,換李光耀先前所指定的義大利當代古典作曲家Ludovico Einaudi所寫的曲子。

謝娜首先從最知名的曲子之一,Una Mattina開始。

一時間,優美的音符飄蕩在籃球場上,甚至遠遠傳了出去,漸漸吸引了許多來公園運動的人,為了今天的約會,謝娜特地穿上一件優雅的白色洋裝,洋裝的剪裁完全烘托出謝娜姣好的身段,精緻的五官,專心而認真的模樣,讓許多聽到琴聲而來的人更是停下腳步聆聽,甚至還有人拿起智慧型手機開始錄影與拍照,當然,因為謝娜實在太專心閉著雙眼拉小提琴,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吸引了人群。

一直到球場上的運球聲與投球聲消失,謝娜才停了下來,睜開眼想要看李光耀是不是準備休息的時候,才發現周圍站了一圈人,對著她拍手。

「小姐,拉得真是好啊!」「妳每個星期都會來這裡拉小提琴嗎?」「妳是唸音樂學校嗎?」「有沒有出專輯?我想要買!」

謝娜臉色大紅,表情非常困窘,害羞地想要挖洞鑽進去,尤其甚至還有一些男生見到謝娜的長相跟身材大為心動,大膽地問了謝娜的學校跟電話,謝娜雖然在學校也非常受歡迎,但還是第一次在外面發生這種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福伯正想走向前擋下這些人群,替謝娜解圍時,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

「謝謝大家,不好意思,她有男朋友了。」

福伯聽到李光耀的聲音,往後退了一步,把這種英雄救美的表現機會留給他。

人群回頭一看,見到李光耀手裡拿著水,直直朝著謝娜走過去,站在她面前,對大家露出微笑:「謝謝大家對她的支持,但是她是我的女朋友。」

人群裡面大膽的男生見到李光耀超過180公分的身高,肌肉線條分明的雙臂,如同刀刻般的帥氣臉龐,炯炯有神的眼眸,渾身散發出如同老鷹般銳利的自信,一時間就像是戰敗的公雞一樣,渾身羽毛掉了滿地,摸摸鼻子退了開來。

謝娜的身高跟同齡的女生相比非常高,將近170公分,可是跟李光耀一比,整整差了一顆頭,而且李光耀運動員的身材非常精壯,謝娜站在李光耀身後,看著李光耀的背影,一股安心感溜進心房,讓她心裡頭暖呼呼的。

「小姐,妳等一下還會繼續拉小提琴嗎?」有人問。

李光耀代替謝娜回答:「會,不過她現在需要休息一下。」

「好,謝謝。」聽到李光耀的回答,人群大多數人留在現場,等待謝娜的琴音。

李光耀拉著謝娜走到場外的長板凳坐下,李光耀拿毛巾不斷擦汗,笑說:「妳的魅力真是驚人,我剛剛練球的時候看到一大堆人拿起手機拍妳。」

謝娜臉色大紅:「你怎麼不跟我說。」

「因為妳專心拉琴的樣子很美,我不忍心破壞那個畫面,而且妳拉得很好聽,我聽了非常舒服,不想妳停下來。」

「來,水。」福伯看著李光耀滿身大汗的模樣,從提袋中拿了水,遞給李光耀。

「謝謝福伯。」李光耀為了儘快解救謝娜的窘境,剛剛只拿了毛巾,沒有拿水。

「你會不會很累啊?」謝娜問。

李光耀搖搖頭,露出陽光的笑容:「不累,才這點程度而已,還好。如果不趁這時候練習,到了球場上就只有被電爆的份而已,比賽是很殘酷的,誰都不想輸,一旦被對手察覺實力不強,那絕對就完蛋了,甲級聯賽可不是扮家家酒的地方,而是殘酷的戰場。」

李光耀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水,呼出一口長氣,右手輕輕握著謝娜的左手,動作極為輕柔,彷彿謝娜的手是世上最脆弱的花一樣。

「謝謝妳拉小提琴給我聽,我很喜歡,真的。」

感受到李光耀眼神裡的真誠,還有手上傳來的溫柔與溫暖,謝娜雙眼迷濛,已經醉倒在名為李光耀的夢鄉裡。

可惜的是,美好的兩人世界只維持了非常短暫的時間,在周圍人群的注視下,美好的夢鄉沒辦法持久,謝娜完全敵不過眾人的目光,不敢繼續與李光耀對望,低頭露出害羞的表情。

另一方面,李光耀非常大方地接受大家的注視,從國中開始,他就已經習慣成為眾人焦點的感覺,彷彿他天生下來就該是個受到大家矚目的明星,而且不管他願不願意,在不遠的將來,他受矚目的程度將以數倍的速度往上提升。

因為,他遲早都會成為全世界最強的球員,到時候全世界的鎂光燈都會聚集在他身上,不管他去哪裡都會成為眾人追捧的對象,所以眼前這不到三十人的人群根本不算什麼。

跟謝娜在長椅上休息了五分鐘之後,李光耀走回球場,開始練習帶一步跳投,而謝娜也在人群的期望與歡呼之下,站起身來,開始拉小提琴。

一直到接近中午,李光耀覺得練習的差不多,這才停止練球,跟謝娜還有福伯一起在公園找了一個綠地,在大樹的樹蔭下鋪上野餐布,三人一起享用午餐。

當然,大部份的時間都是李光耀在吃,謝娜跟福伯負責打開便當餐盒,放在李光耀面前,看著李光耀大口大口將食物掃光。

看著李光耀一邊稱讚食物好吃,一邊露出極為滿意的表情,謝娜心裡洋溢著暖暖的幸福感。

「吃慢一點啦,小心噎到。」謝娜拿起紙巾,替李光耀擦去嘴巴上的飯粒。

李光耀吞下嘴裡的飯菜之後,露出大大的笑容,「因為太好吃了嘛。」

「食物不會跑掉,細嚼慢嚥腸胃會比較好消化,對身體比較好。」說話的同時,謝娜幫李光耀裝了湯。

「妳這麼貼心,是想讓我更愛妳嗎?」

想到福伯就在旁邊,謝娜臉色大紅,緊張地說:「你不要亂說話啦!」

李光耀無辜地說:「我這個人只說實話,而且福伯就在這裡,我怎麼可能亂說話,我說我很愛…」

李光耀話還沒說完,嘴裡面已經被謝娜塞了食物。

只見謝娜臉色羞紅,著急道:「你趕快吃,不要亂講話了!」

「妳剛剛不是要我吃慢一…」

謝娜再塞了食物進李光耀嘴裡,讓他不能說話。

見到這個畫面,一旁的福伯不禁大嘆,青春真好!

—–我是分隔線—–

隔天,星期一。早上八點鐘,蕭崇瑜帶著興奮的心情走進位於內湖的辦公大樓,坐電梯到了籃球時刻租的樓層,在門口打卡之後,迅速朝自己的辦公桌走過去,然而看到苦瓜已經坐在椅子上享用熱咖啡,蕭崇瑜腳步馬上轉了個方向,朝苦瓜走了過去。

苦瓜眼角餘光瞄到蕭崇瑜走過來,完全沒有理會,徐徐喝著熱騰騰的醒神黑咖啡。

蕭崇瑜劈頭就問:「苦瓜哥,你看了嗎?」

苦瓜輕輕點頭:「嗯哼。」

「怎麼樣怎麼樣?對手是誰,賽程還好嗎?」

苦瓜將嘴裡的咖啡吞下,簡單說了四個字:「死亡之組。」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八點十分,光北籃球隊已經結束練習,球員回到教室上課,這時候本該已經離開光北高中的李明正、吳定華卻都坐在教練辦公室內,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葉育誠暫時拋下校長沉重的事務,坐在楊信哲的位置上。

吳定華與葉育誠眼神帶著期盼,看著李明正,而李明正低垂著頭,似乎在沉思些什麼,抬起頭來,發現吳定華與葉育誠看著自己,問了一句。

「怎麼了嗎?」

葉育誠與吳定華差點摔倒在地上。

葉育誠激動地說:「什麼怎麼了嗎,你不是在想要怎麼應付接下來的比賽嗎?」

「沒有啊,我是在想待會午餐要吃什麼。」

「什麼!?」葉育誠更是激動:「賽程都出來了,你這個教練不思考怎麼應付接下來的比賽,竟然在想午餐要吃什麼!?」

李明正淡淡地說:「廢話,教球是很累的,我現在肚子就有點餓了。」

「你要吃什麼,我去幫你買,你現在給我思考怎麼打比賽!」

李明正輕嘆一口氣,「冷靜一點,有點年紀了,別那麼激動,對心臟不好。」

「你要我怎麼冷靜,我們在熱身賽遇到的對手,可都是今年被視為有能力與啟南一拼的球隊!」

「熱身賽而已,又不是正式比賽。」

「你到是講得很輕鬆,可是重點是,如果我們熱身賽三場全輸的話,到時候甲級聯賽正式開打,我們面對的就是那些三場全勝,或是兩勝一敗的球隊!這個熱身賽的重要性不亞於正式比賽,所以其他甲級聯賽的球隊都會全力以赴!」

「我知道甲級聯賽的制度,你可以不用說得這麼清楚。」

「哦!原來你知道啊!那你也應該知道,我們三場熱身賽的對手是誰吧?」

「剛剛定華有跟我說。」李明正十分鎮定地說。

「那你應該很清楚,榮新高中、三雄家商、東台高中今年來勢洶洶,團隊戰力強橫之外,陣中還有已經成熟的王牌球員,而且全部都是被視為有機會推翻啟南王朝的球隊,天啊,老天真是待我們光北高中不薄!」

「你這麼激動,好像就是在說,我們一定輸了一樣。」

葉育誠為之語塞,一時間講不出話來。

李明正說道:「賽程表才剛剛出來,我現在只知道對手分別是榮新高中、三雄家商、東台高中而已,你要我馬上想出辦法對付這些球隊,不覺得有點太強人所難嗎?」

葉育誠方才咄咄逼人的口氣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是至少現在也可以多少做一點什麼吧,例如蒐集各隊的資料,找出他們的弱點,針對他們的弱點設下戰術之類的。」

「我不擅長蒐集資料,也不喜歡做這種繁瑣的事情,就算做了,信哲很快就會拿出一份比我更好數倍的東西出來,不就等於我浪費那些時間蒐集資料嗎?」

「那你剛剛在想午餐要吃什麼,不也是浪費時間嗎?」葉育誠反擊。

「吃飽才有力氣做事,這個道理你不懂嗎?」

吳定華這時總算開口:「那你現在除了吃午餐之外,有什麼別的想法嗎?」

李明正啊哈一聲:「定華,你知道我最欣賞你什麼嗎,你這個人話不多,但是有時候一說話就可以直接戳到重點。」

葉育誠不耐煩地說:「所以你的重點是什麼?」

「重點就是,我們現在既然還沒有頭緒要怎麼對付其他球隊,那麼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把自己提升到最好的程度。」

葉育誠問:「那你接下來要怎麼做?」

李明正拍拍頭:「唉呀呀,你當了校長之後腦筋怎麼還是這麼死啊,我剛剛不是才做完這件事而已嗎。」

葉育誠愣了一會,才想到光北的訓練才剛結束沒多久而已。

「別以為教球很輕鬆,我剛剛死命操球員也是很累!既要把他們逼到極限,又要小心不要讓他們受傷,當中的程度很難拿捏!」

「所以現在總要讓我休息一下,讓我想想之後練球的計畫。」李明正語重心長地說了一句:「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葉育誠嘖了一聲,除了球技之外,怎麼就連說話也是一路從以前輸李明正到現在。

李明正淡淡地說:「不過既然你剛剛這麼熱心想幫我買東西吃,那就去學校旁邊那間早餐店,幫我買個鮪魚蛋餅還有香雞蛋漢堡。」

李明正又補了一句:「對了,我不要洋蔥。」

葉育誠大罵一聲:「吃屎!」


看完今天勇士對雷霆之後,實在不得不為勇士感到擔心。

這個系列賽,雷霆展現出來的氣勢,讓我以為他們才是73-9的球隊,也證明例行賽的戰績都是參考用的。

雷霆的運動能力、防守能力,都比勇士優異許多,縱使有K.湯在第三節狂轟濫炸,可是今天的咖哩手感不佳(我認為雷霆對他的限制做得相當好)。

現在氣勢完全倒向雷霆,尤其Westbrook這個點仍是無解,只要他一發動起來,勇士沒人可以阻止他,防守陣型馬上被他弄亂。

當然,KD同樣是防守端無法解決的點,但相較之下,我認為想要贏得這場系列賽,勇士必須好好想想該怎麼守住Westbrook,要困住這頭猛獸,才能夠真正獲勝,別再想著要靠Curry三分爆發贏球。

進攻贏得比賽,防守贏得總冠軍。

這就是籃球的真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