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二十四章【星期日 下】[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詹傑成與包大偉,坐在已經成為他們兩個人秘密基地的小池塘邊,跟上一次一樣,一個人悠閒地釣著魚,一個人安靜地畫畫。

想當然爾,釣魚的是詹傑成,畫畫的是包大偉。

包大偉手上拿著畫筆,在畫布上一筆一筆添加色彩,讓空白的畫布漸漸變得繽紛。

詹傑成看著上下移動的浮標,身體往前傾,眼睛瞇起來,右手握著釣竿,看到浮標往水下潛入的瞬間揚起釣竿。

然而在大力揚竿之下,詹傑成只感到釣竿出乎意料的輕,下一瞬間浮標跟釣鉤破水而出。

詹傑成嘖了一聲,出言抱怨:「怎麼又沒有魚。」

包大偉停下手邊的動作,說道:「因為你太心急了。」

「可是我明明等魚吃餌了,剛剛浮標都整個下去水裡了。」

「那就是牠剛好把餌吃完,轉身游走,你太慢了。」

「嘖,太久沒釣魚,整個感覺都跑掉了。」

「很正常,我也是,太久沒畫畫,下筆的感覺不太對勁。」

詹傑成在釣鉤上裝上新的餌,隨意地把餌放入水中,把釣竿放在一旁,站起身來,走向包大偉,看著畫紙。

「我到是看不太出來有什麼差。」

「因為你不懂畫畫,當然看不出來。」

詹傑成聳聳肩,「說的也是,我有點渴,要去喝水,你要嗎?」

「好。」

詹傑成走向涼亭,從包包裡面拿出寶特瓶裝的水,扭開瓶蓋咕嚕咕嚕喝了幾大口,舒暢地啊哈一聲,走到包大偉身邊,把水遞給他。

「謝了。」包大偉接過水,放下手中的畫筆,仰頭喝水。

詹傑成把手放在眼睛上方遮擋陽光,抬頭看著藍天白雲,心情整個放鬆下來。

今天的天氣非常好,在冬天這個季節,風中帶著些許涼意,可是陽光卻相當溫暖,天氣晴朗,是非常適合出外郊遊的一天。

「好像是一場夢。」

包大偉放下寶特瓶,將口中的水吞下,疑惑地問:「什麼?」

詹傑成低下頭,看向包大偉,「幾個月前,我們還都只是憑著一股熱血參加籃球隊的小屁孩而已,沒想到一轉眼間,我們竟然贏得乙級聯賽的冠軍,下個月我們就要站上甲級聯賽的舞台,我們的身份將變成甲級聯賽的球員,你不覺得很神奇嗎?」

包大偉臉上露出笑容,「真的,參加籃球隊好像才只是昨天的事情而已。」

詹傑成突然說:「我跟你說一個秘密。」

「什麼?」

「其實我有好幾次都想要放棄,球隊的練習實在太苦了。」

包大偉抬頭看著詹傑成,露出一抹深沉的表情:「跟你說,我也是。」

兩個大男孩,看著彼此,相視大笑。

「什麼嘛,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想過!」詹傑成說。

「訓練真的很苦,而且除此之外,李光耀、楊真毅、魏逸凡跟後來的高偉柏實力太強了,跟他們同隊壓力真的很大,會一直覺得有自卑感。」

詹傑成大力點頭:「真的,就算我對自己的傳球很有自信,可是跟他們這些有接受過正統訓練的人比起來,很多地方根本就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有時候光想就會讓我覺得很崩潰,只能盡量不去想。」

包大偉說:「你知道我當初是怎麼咬牙撐過來的嗎?」

詹傑成揚起眉頭:「嗯?」

「我心想就連麥克這種比我遜的初學者都撐過來,而且謝雅淑這個女生都沒有叫苦,我有什麼資格說要放棄,就一直咬牙拼下去,結果就到現在了,現在想想,好險當初沒有放棄,否則我就站不上那個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舞台了。回頭看,真的就跟你說的一樣,就像一場夢一樣。」

「是啊,而且還是一場非常非常美的夢。」

「你呢,你是怎麼撐過來的?」

詹傑成緩緩地說:「就一口氣,不想要放棄,從小到大我總覺得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做不到的,我就是這個天地的王,所以我不可能被區區籃球擊倒,我一定可以撐過來,雖然真的很難,但是我試著盡量不要去想放棄,把精神投入在訓練裡面,思考怎麼變強,然後在球隊不斷贏球之後,放棄這個想法就慢慢消失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詹傑成看著包大偉,露出苦笑:「我加入籃球隊的時候,真的從來沒有想過球隊會有那些怪物般的球員,更沒有想到我們竟然真的打進甲級聯賽,不過美夢就到此為止,憑你跟我目前的實力,在甲級聯賽上場大概只有被電的份吧。」

雖然不想承認,但包大偉知道這是事實。

「就只能盡量拼了,就算沒辦法幫到球隊什麼,至少也不能拖累大家!」

詹傑成看著包大偉堅定地表情,說道:「你還真是充滿鬥志。」

詹傑成話鋒一轉,問道:「我有跟你說過我有個哥哥嗎?」

包大偉揚起眉頭:「你有哥哥?」

「堂哥。」

包大偉馬上說:「沒有,你沒說過。」

「我會喜歡上Jason Williams,就是因為這個堂哥,他大我兩歲,國小的時候就開始打籃球了,國中的時候有一次他來我家,中午吃飽飯後大人在客廳看電視吃水果聊天,他覺得很無聊,我媽就說他可以去用電腦,我聽到可以用電腦,就跟著他一起過去了,然後他開了電腦之後馬上找Jason Williams的影片來看,也就是那個時候,我愛上了Jason Williams。」

包大偉靜靜等待詹傑成繼續把話說完,他知道既然詹傑成這時候突然提起堂哥,那麼絕不會只是提到Jason Williams就結束。

「你也知道我國中的時候都在亂玩,正經事沒什麼幹,翹課、逃學、飆車樣樣來,我們家族裡面的人對我不怎麼正眼看待,然後我這個堂哥則是一路往籃球這條路走,帶領球隊拿下南區國中聯賽的總冠軍,除此之外,他還是國中聯賽的MVP(最有價值球員)。」

包大偉雙眼睜大:「MVP?你的意思是,你的堂哥現在在甲級聯賽打球嗎?」

詹傑成點頭:「沒錯,他那時候號稱是南部最強的控球後衛,聽說國中畢業的時候,啟南還找過他,提供他獎學金邀請他加入籃球隊。」

包大偉驚呼一聲:「啟南!?你的堂哥這麼強?」

「聽說他真的很強,不過他們家住在高雄,我們兩家不常碰面,就算來了也只是很快吃個飯,所以從沒有機會跟他交手,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

「所以他在啟南打球?」

「沒有,他在高雄地區最強的三雄家商打球,是三雄家商的王牌控衛。」

包大偉感到疑惑:「是哦,好厲害,不過怎麼突然提起他?」

詹傑成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從國中開始,大人就常常把他跟我拿來作比較,因為我跟他這同輩之中唯二的男生,當然啦,我堂哥是一味地讚不絕口,但是說到我就會變成唉聲嘆氣,好像跟我堂哥比起來,我好像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廢物。」

詹傑成露出嘲諷的笑容:「他們一定沒有想到,在他們眼裡不愛讀書,什麼都不會,整天只想著玩的廢物,竟然跟我堂哥一樣站上了甲級聯賽的舞台。我還真想看看他們知道我也是甲級球隊的球員之後,臉上會有什麼反應。」

包大偉看著詹傑成臉上的表情,說道:「你不喜歡堂哥?」

詹傑成搖搖頭:「沒什麼喜歡不喜歡的,他就是我堂哥,我只是不喜歡大人一直拿他跟我比較而已,我就是我,他就是他,就算同樣姓詹,也不代表我們是可以同樣放在天平上比較的兩個人。」

包大偉點頭:「原來如此,我大概了解你的感受,這種被拿來比較的感覺真的很差。」

「非常差,尤其你永遠都是那一個在大人眼裡不知長進的廢物,幹,這種感覺真的很令人不爽。」詹傑成臉上憤怒的表情突然轉變,露出了一抹苦笑:「可是好笑的是,儘管我不喜歡被比較,可是我是控衛,他也是控衛,我們兩個人都很喜歡Jason Williams,打法上多多少少都會模仿他,如果我們在甲級聯賽碰到三雄家商,我們家的人到現場看球賽,就算我再怎麼不願意,他們也一定會繼續拿我跟堂哥的球技比較。」

「你…」

「別用這種表情看我,我當然知道憑現在的我是絕對贏不了我堂哥的,他從國小就開始打球,現在可是三雄家商的王牌,而我只不過是因為有一群實力強到跟怪物一樣的隊友,得以沾了他們的光站上甲級聯賽而已。我的實力離甲級還差得太遠,遇到我堂哥,只有被他電爆的份而已。」

「不過你可別誤會,我這麼說不代表我認輸,只是我很清楚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而已,就算我的實力比不上他,可是我對自己的傳球很有自信,辜友榮來了之後我們的陣容更完整,讓我可以更好發揮,我相信我的傳球一定可以為球隊帶來正向的幫助!」

看著詹傑成充滿自信的表情,包大偉放下心來,他剛剛還在擔心詹傑成會不會鑽牛角尖,但是看起來是不需要他擔心了。

「詹傑成。」

「怎樣?是不是覺得我剛剛很帥?」

「不是,是你的釣竿一直在抽動。」

「什麼?」詹傑頭往池塘一看,發現情況正如包大偉講得一樣,兩步當成一步,連忙衝過去拿起釣竿:「幹,有魚上鉤了!」

—–我是分隔線——

麥克坐在房間的書桌前,桌上擺著英文課本,正在努力理解文法跟句型架構。

雖然是假日,可是麥克並沒有讓自己睡太晚,早上六點鐘就起床,只比平常多睡了一個小時而已。

起床之後,麥克很快到浴室洗臉刷牙,跟李雲翔出門吃早餐。

因為冬天到了,早餐店開始推出鍋燒意麵與玉米濃湯等熱食,麥克一看到早餐店牆上貼著「鍋燒意麵,強烈推薦」的菜單,馬上點了一碗來吃。

鍋燒意麵,是麥克最愛吃的食物之一。

在早餐店吃飽後,麥克與李雲翔沒有在外頭逗留,一起散步回家,父子倆休息了半個小時,等到肚子裡面的早餐消化得差不多之後,開始合力動手打掃起家裡。

兩個人分工合作,一個人掃地,一個人拖地;一個人擦玻璃,一個人掃浴室;一個人整理客廳,一個人打掃書房。

在兩個人齊心協力之下,父子倆僅僅花一個小時就把家裡大致打掃完畢,當然了,李雲翔平常也有打掃家裡的習慣,所以整理起來不必費太多功夫。

整理完家裡之後,麥克就到了房間裡面開始溫習功課,麥克覺得自己的精神相當不錯,最適合讀自己最不擅長的科目,英文。

一翻開英文課本,麥克就想到了李光耀。

為什麼李光耀上課都在睡覺,英文卻可以常常考一百分?雖然他小時候有在美國生活過,可是應該也會忘記一些英文吧?還是李光耀天生就是對語言特別有天份,每次聽到他跟謝娜講德語就好令人羨慕,我也想要跟李光耀一樣這麼厲害。

麥克微微搖頭,把這樣的想法丟到腦外。

李光耀除了英文課之外,化學課也常常在睡覺,但是考試的成績就很差,相反地我化學就很強,我有我的強項,雖然英文不好,不過透過努力絕對可以彌補!

進入籃球隊以後,麥克的心靈漸漸被大家積極的態度影響,面對事情開始可以正面思考,雖然個性還是害羞內向,不過跟以前膽小怯懦比起來,現在的麥克,整個人多了一股勃發的精氣。

〝叩、叩〞。

門外傳來敲門聲。

麥克放下手中的筆:「爸爸,怎麼了?」

「今天中午我們出去吃好嗎,我今天有點懶得煮飯。」

「好啊。」

「你想要吃什麼?」

「不知道耶,爸爸你有特別想吃的東西嗎?」

「我想說最近天氣變得比較冷,而且你說因為比賽近了,所以練習量變多,爸爸想說今天中午帶你去吃火鍋,讓你補一補,好嗎?」

「火鍋,好啊!」

「好,那你先認真讀書,要出發的時候爸爸會跟你說。」

「好,謝謝爸爸。」

李雲翔將門關上之後,麥克看了擺在書桌上的小時鐘,時針跟分針顯示出來的時間是早上九點,照他自己預計,應該還有兩到三個小時可以讀書。

麥克考量到理解句型架構跟文法需要比較久的時間,擔心因此拖到等一下要讀的科目,因此果斷地放棄文法,拿起筆記本跟筆,開始背單字。

麥克背單字的方法很笨,但是他自己覺得很有效率,就是一邊背單字,一邊把單字、中文語意、例句寫在筆記本上,一次寫十遍。

麥克相信,這個方法雖然很笨,但就算是全世界最笨的人,也一定可以用這個方法背好單字。

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背好想要背的單字範圍後,麥克收起英文課本,拿出物理課本。

除了化學之外,麥克對物理也有濃厚的興趣,應該說除了英文之外,麥克對其他的科目都有十足的興趣,差別只於程度多寡而已。

麥克國中的理化成績相當不錯,可是一到了高中,物理跟化學的難度一瞬間增加不少,讓他必須用更多的心力跟時間學習,雖然過程十分艱苦,可是在理解公式之後,麥克卻越來越覺得物理真是個非常有趣的東西,而且在生活各處都可以發現物理的存在。

越是讀物理,麥克越是覺得以前的人真的很厲害也很聰明,他們到底是怎麼從無到有思考出一個又一個定律,又是怎麼發明出一個又一個公式?

牛頓曾經說過:「If I have seen further it is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如果我看得比別人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麥克越是讀書,越是可以了解到牛頓說這句話的意思,他現在手上的課本,就是濃縮了不知道多少位天才的智慧的產物,課本就是巨人的肩膀,而他只要認真地讀書,就可以輕易地站在多位巨人的肩膀上,這讓他感到興奮,更是認真讀書。

麥克讀物理的方法跟英文有類似之處,都是拿起一本筆記本,拿著筆算過一個又一個題目。

他發現不管是物理或是數學,班上同學成績考不好的原因都是因為他們是用「眼睛」唸數學跟物理,以為看過一次之後就可以理解公式的應用方式,然後到了考試的時候,只要題型略有變化,馬上就呆若木雞。

事實證明,要真正了解公式跟解題的方式,平常讀書不能只用眼睛看,更要用「手」算。

眼睛只是拿來「觀察」跟「看」,手才是那個拿來「理解」的利器。

麥克花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做完物理習題之後,覺得今天解物理習題的感覺非常不錯,本來還在猶豫要讀國文還是歷史,後來改變主意,拿出了數學講義。

物理跟數學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麥克不想要冷落其中一個。

只不過麥克才算到一半,李雲翔便敲門走進房裡:「麥克,時候差不多囉,我們今天要去的那家火鍋店比較遠,我們早一點出發。」

「好,我先換一下衣服。」麥克只能放下手中的筆,蓋上數學講義。

麥克脫掉身上的衣服,換上了清爽的長版T-Shirt跟貼身牛仔褲,什麼都沒帶地走下樓。

「這麼快啊,好,那我們走吧。」

李雲翔手裡拿著車鑰匙,跟麥克一前一後走出家門,鎖上門後,很快開車前往火鍋店。

李雲翔早一點出發的決定是對的,今天是星期日,對很多人來說是週末的結束,因為隔天要上班,所以晚上不想出門,已經決定要賴在家裡沙發看電視,因此中午出來吃飯的人相當多。李雲翔在火鍋店的停車場停好車之後,看到火鍋店裡面坐滿了人,很擔心會沒位置,問了店員之後,發現幸運地還有最後一張兩人桌。

李雲翔大呼幸運,跟隨著服務生的腳步到座位上坐好,為了讓麥克好好補一補,李雲翔看了菜單之後不囉嗦,直接點了最貴的套餐,考量到麥克的食量,李雲翔甚至多叫了幾個配菜,點到服務生說:「「先生,我怕你點太多吃不完,要不要等剛剛點的東西吃完再點。」

李雲翔想了想,覺得服務生的話有理,把手上的菜單交回給他:「也好。」

「麥克,你要喝什麼,爸爸去幫你拿。」

麥克看了自助區的飲料Bar,說:「紅茶。」

「好。」

李雲翔替自己跟麥克拿了飲料,走回位置上時另外一名服務生提了火鍋過來,放在瓦斯爐上,將火點燃。

「來,這是你的紅茶。」

「謝謝爸爸。」

「麥克,甲級聯賽快到了,會緊張嗎?」

麥克點點頭,隨後又搖搖頭:「會緊張,我現在的實力不強,打乙級聯賽的時候已經很吃力,到甲級聯賽之後我應該會很慘,可是一想到我有很多很強的隊友會幫我,我就不緊張了。」

「是這樣嗎,那就好,等到比賽開始,爸爸一定會去現場幫你加油的。」

麥克眼裡閃過興奮的亮光:「真的嗎,謝謝爸爸!」

「一定。」李雲翔說:「對了,你那雙球鞋也穿很久了,應該也差不多該換一雙了,等一下吃完火鍋,爸爸帶你買新鞋。」

麥克聽了,臉上更是洋溢出開心的表情:「謝謝爸爸!」

看著麥克臉上純真的笑容,李雲翔再次深深地覺得,領養麥克,是他這一生最棒的決定。

「除了甲級聯賽之外,期末考應該也快到了吧,準備得怎麼樣?」

「很好,目前的進度都有跟上。」

「好,但是也別太勉強自己,一邊打球一邊讀書很辛苦,如果太累的話多休息一下沒關係。」

「我知道。」

「對了,你那個很要好的朋友李光耀,他球打得可真是好,上次到現場看比賽的時候,最後幾乎都看他一個人在表演,小小年紀球技就這麼厲害,相當不簡單。」

聽到李雲翔稱讚李光耀,麥克臉上出現真誠地喜悅:「他超厲害的,他是球隊裡面最認真、最勤奮、最努力練球的人,所以那一天他才可以有那麼驚人的表現。」

「我想也是,那他成績好嗎?」

「他成績沒有很好,不過他的語言能力很強,他英文比我厲害,而且他還會講德文。」

李雲翔語氣有著訝異:「會德文?這倒是很特別。」

「對啊,他的女朋友是台德混血,也會講德文,平常他們兩個人在一起都在講德文,我們大家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而且除了德文之外,李光耀還說之後要自學西班牙文。」

「他對語言這麼有興趣?」

麥克搖搖頭:「不是,他說如果他將來沒辦法順利馬上打進NBA,就會考慮到歐洲打球,如果可以同時具備英文、德文、西班牙文三種語言能力,那他到了歐洲就不用擔心語言的問題,可以專心打球。」

李雲翔著實吃了一驚:「他想得這麼遠?所以他已經決定這輩子要靠打籃球維生嗎?」

「對啊,他說籃球是他的夢想,還說他以後要成為全世界最強的籃球員。」

李雲翔呼了一口氣:「這條路非常不好走,非常非常不好走,李光耀還真是有勇氣。」

「可是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他對籃球的態度是我跟其他人比不上的,我相信他一定可以跟他所說的一樣,成為全世界最強的籃球員!」

麥克語氣裡的堅定,讓李雲翔露出了微笑:「一講到他,你整個人都激動起來了。」

麥克臉色一紅,微微低下頭,害羞地說:「有嗎?」

「有。」李雲翔欣慰地說:「你遇到他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更開朗了,爸爸真的很開心你交到這一個好朋友。」

這時,服務生端著肉盤過來:「先生,這裡是套餐的霜降牛。」

「好,放著就好,謝謝。」

李雲翔將牛肉夾起,一口氣把所有的肉片放進已經有點沸騰的火鍋裡:「你下午應該還要自己練球吧?」

「嗯。」

「好,那我們趕快把東西吃完,買完新球鞋之後就回家,讓你有多一點時間可以練球。」

「好,謝謝爸爸。」


很正面的一章,對吧?

尤其是麥克那一段。

有人說,從文字就可以多少看出作者本人的心境,這句話大部份的時間是對的,但是人生總是有那麼一些時候,會讓人感到挫折與沮喪。

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我並不是每天每夜每時每分都非常正面,我也有低潮,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時候,我相信只要是人,不管做什麼事,多多少少都會出現類似的情緒。

如何面對這種情緒,安定好自己的心境,是我目前不斷努力在做的事。

夢想這種東西,遇到的困境與逆境,一定會比順境多。

我這輩子唯一的偶像,Kobe,在職業生涯20年期間也遇到了無數的挫折與逆境,這三年還先後受了相當嚴重的傷勢。

可是他卻一再地站了起來,好像那些傷勢從未發生過一樣。

對我來說,Kobe的偉大之處不在於他有五座冠軍戒,不在他得81分,不在他連續4場比賽至少得50分,不在他33分鐘就可以拿62分,不在他是史上花最少時間拿到50分的球員(上場31分鐘拿51分),而是在於他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挫折、困境、跌倒之後,總是用非常堅定的態度站起來。

Mamba mentality!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