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早上八點,王忠軍提著菜籃回家,菜籃裡面是今天要煮給弟弟妹妹吃的食材,裡面有九層塔、松子、豬大里肌肉、起司、火腿、義大利麵、鮮奶油、牛奶。

自從受到楊翔鷹的幫助之後,王忠軍家裡的經濟狀況立即好轉,母親肩膀上的重擔減輕不少,以往為了給孩子們最好的,總是犧牲自己,自己把所有的重擔扛下來,今天擔心孩子們的學費跟餐費繳不出來,明天煩惱這個月的水電費太高,後天擔憂這個月的來客數不多賺不到錢的母親,因為營養不良與常常處於擔心憂愁的情緒,氣色跟精神都很糟糕,然而現在卻笑口常開,整個人精神許多。

王忠軍並不是生下來就是不喜歡說話的小孩,只不過從小就受盡了人情冷暖的他,心智年齡比一般的小孩還要長,比較早熟,少說話、多觀察,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

過年時,親戚家的小孩吃飽飯可以坐在椅子上休息,大人還會問有沒有吃飽,但是他吃飽飯之後,如果不主動起來幫忙收東西洗碗盤,就會被大人罵說沒家教,來白吃飯還不會識相一點,更難聽的還會攻擊他家的貧窮。

他雖然只是個小孩,但是他很清楚地可以感受到大人掃向他的目光充滿了敵意、不屑,彷彿這個世上沒有他會更好一樣,漸漸地,他不太說話,因為怎麼說話怎麼錯,乾脆就閉上嘴巴,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學會察言觀色、避開麻煩,久而久之,已經變成一種習慣。

對於外人而言,他是一個非常冷漠的人,因為那是他武裝、保護自己的方式,可是對於自己的家人,王忠軍是一個好哥哥,也是一個善良體貼的兒子。

昨天晚上回家後,他主動提議為家人煮一頓午餐,而弟弟妹妹說想要吃義大利麵,於是今天早上王忠軍早起,去了菜市場買了大部份的食材,接著到附近的全聯買一包五人份的義大利麵。

今天王忠軍要煮的是奶油青醬義大利麵,配餐是藍帶豬排。

王忠軍提著菜藍走進廚房內,開始進行前置作業,非常無趣的前置作業:拔九層塔的葉子。

今天的主角是青醬,因為青醬除了要拿來煮義大利麵之外,還會當成藍帶豬排的沾醬。王忠軍因為之前沒有自己煮過青醬,不太清楚怎麼抓份量,深怕買了太少,索性一次買了半斤。

王忠軍默默拔著葉子,聽著外頭傳來的電視還有弟弟妹妹的嬉鬧聲,冷漠的表情變得緩和。

至少,他的弟弟妹妹不需要經歷他之前經歷的一切,可以開開心心地長大。

「需要幫忙嗎?」媽媽推開廚房的門,關心問道。

王忠軍緩緩搖頭:「不用,我一個人可以。」

「真的嗎?」

王忠軍大力點頭:「真的。」

「好,那要幫忙要跟我說。」

「嗯。」

媽媽看著王忠軍認真的側臉,露出了一抹融合了心疼與欣慰的表情,輕輕地關上門。

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王忠軍把所有的九層塔葉子拔完,放在袋子裡,拿了一個小鍋子,裝水開火,開始煮熱水。

等到水滾之後,王忠軍關火,然後一次性地把九層塔葉子丟進熱水裡面,拿了筷子翻攪九層塔,大致上翻攪了三十秒之後,王忠軍拿了濾水鍋放在流理台,小心翼翼地把鍋子裡面的熱水跟九層塔倒進濾水鍋裡,熱水從濾水鍋的孔洞流了出來,熱氣不斷飄上,王忠軍等著鍋裡的水流光,這才處理九層塔葉。

王忠軍拿起濾水鍋,上下搖動,九層塔的葉子因為慣性定律跟地心引力,隨著王忠軍的動作往上飛起之後往下掉落,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等到九層塔葉降溫之後,王忠軍雙手像是包飯糰一樣,用力把九層塔葉捏緊,綠綠黑黑的水從他的指縫中流下,就這麼一連捏了幾次,大致上把水份捏乾之後,王忠軍拿了一個空碗把被他捏成球狀的九層塔葉裝起來,就這麼不理它。

接著王忠軍拿個鍋子,開火,拿了早上買的松子,丟了大約手掌份量的松子進去鍋子裡,就這麼直接開始乾炒。

很快的,松子表面從乳白色變成褐色,香味也整個飄出來,王忠軍馬上關火,如果把松子炒黑了,青醬就不好吃了。

王忠軍從廚房的櫃子裡面拿出調理機,確認調理機裡面乾淨之後,先把松子丟進調理機裡面,然後拿了兩瓣大蒜,把外層的皮撥掉,一起丟進調理機裡。

王忠軍按下啟動鈕,調理機的刀片開始飛快旋轉,機器運轉時發出吵雜的嗡嗡嗡聲音,不一會兒,大蒜與松子就被打成了粉狀,這時王忠軍把燙過的九層塔葉放進調理機中,加了一些橄欖油,蓋上蓋子,再次按了啟動鈕。

嗡嗡嗡的聲音再次響起,王忠軍看著調理機裡面九層塔葉慢慢被打爛,變成一坨一坨的泥狀物體,按下停止鍵,再添加少許橄欖油,又打了將近一分鐘之後,王忠軍這才覺得滿意,把弄好的青醬倒在碗裡。

把今天午餐的靈魂角色青醬弄好之後,剩下的工作就比較簡單了。

王忠軍拿了小鍋子裝了八分滿的水,放在爐火上開始煮熱水,而在等待熱水滾的時候,他到了餐桌開始擺碗盤,雖然現在距離中午還有點時間,可是先把東西弄好,等一下才不會手忙腳亂。

碗盤擺好之後,王忠軍回到廚房,看到鍋子裡面的水正開始冒出一些細小的泡泡,決定利用等待的時間,試驗自己煮的青醬。

王忠軍拿了平底鍋,以大約3:1的比例倒了牛奶跟鮮奶油到平底鍋,然後拿了一個湯匙,挖了少許青醬放進平底鍋裡,拌了拌,伸出食指沾了一點味道,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又稍為改變牛奶跟鮮奶油的比率,調了幾次之後,又加了鹽巴跟水,不斷反覆測試,經過十幾次的嘗試之後總算試出滿意的味道,這時鍋子裡面的熱水剛好滾了。

王忠軍直接拆開兩包義大利麵,右手抓著麵,垂直水面下鍋,放開麵條的瞬間,王忠軍手腕一轉,麵條像是陀螺一樣旋轉,呈現旋渦狀地躺在鍋緣。

這個動作是避免麵條煮完之後,全部黏在一起。

接下來王忠軍開始處理豬大里肌肉,右手拿起菜刀,左手摸著觸感滑黏的大里肌肉,以蝴蝶刀的手法,把大里肌肉切成四片。

王忠軍看了切好的肉片,發現肉片一圈都是筋,思索一會,首先用刀背將肉剁一剁,讓肉片變得更薄更大片,接著用力地用刀尖將肉片外圈的筋切斷,筋雖然很難咬,但是並不一定要去掉,只要把筋切斷,其實筋的口感也相當不錯。

將四片肉全數處理好之後,王忠軍接著拿出火腿跟起司,將正方型的火腿跟起司對半切,塞入肉片裡,接下來就是過三關。

王忠軍拿出了三個盤子,在第一個盤子倒了麵粉,第三個盤子則是麵包粉,接著拿出一個小碗,從冰箱隨手拿了三顆蛋,把蛋打進碗裡,拿了一雙筷子快速地把蛋液打勻之後,再把蛋液倒進第二個盤子裡。

王忠軍接著拿著肉片,一一裹上麵粉,接著再把四片肉沾滿蛋液。

在這個步驟中,王忠軍特別將四片肉全數裹上麵粉之後才沾蛋液,而不是一片肉一片肉這樣分別進行,這樣可以避免手沾到蛋液之後又去弄麵粉,讓麵粉黏成一團,造成裹粉時的困難。

將四片肉過三關後,王忠軍到流理台將手洗乾淨,走出廚房,看了掛在客廳牆上的時鐘,發現時間尚早,才不過將近九點半而已。

王忠軍看完時間之後馬上回到廚房,看到鍋子裡面的水差點滾出來,連忙把火轉小,騰騰蒸氣飄上,從鍋子努力爬出來的泡泡這才緩緩退去。

王忠軍拿起筷子撥弄鍋子裡面的麵條,夾起一條麵,也不怕燙口,就這麼直接放進嘴巴裡,結果咬沒幾口就吐出來。

「嘖,還沒熟。」王忠軍又等了一分鐘的時間,再夾起一條麵試吃,這才覺得滿意。

王忠軍又拿起剛剛用的濾水鍋,把鍋子裡的水跟麵條一股腦地倒起濾水鍋裡,將水濾掉之後,王忠軍拿了一個大的塑膠碗,把麵條放進碗裡,然後倒些許橄欖油油進去,用筷子把油拌勻,這樣麵條才不會在冷卻後黏在一起。

到了目前為止,前置作業已經全數完成,可是重點是,現在時間實在太早了,離午餐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王忠軍皺起眉頭,他本來以為要花更多時間,沒想到一下子就把前置作業弄完。

王忠軍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想了想,後來直接走出廚房,跟弟弟妹妹一起看電視,雖然弟弟妹妹看得是他不怎麼喜歡的卡通片,但是重要的不是看電視,而是陪著這群可愛的弟弟妹妹。

就這麼到了十一點,弟弟妹妹跟他說肚子餓的時候,王忠軍馬上走進廚房裡面,花了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將奶油青醬義大利麵煮好,端上餐桌,煮義大利麵的速度可以很快,麻煩的就是要先把所有的材料準備好。

在弟弟妹妹開始大快朵頤的時候,王忠軍又回到廚房裡面炸藍帶豬排,豬排不能跟義大利面同時上菜,否則弟弟妹妹只會吃肉,不會吃麵。

王忠軍右手拿著肉片,小心翼翼地把豬排放進油溫已經高達150-160度的油鍋,炸響聲馬上傳來,王忠軍拿著鐵夾,瞇著眼看著豬排緩緩變成誘人的金黃色,用筷子夾起來,拿了吸油紙把豬排表面上多餘的油份吸掉,拿菜刀將豬排切開,濃郁的起司頓時流了出來,王忠軍趁著豬排剛炸好,還冒著熱氣的時候把豬排連同青醬端上桌,弟弟妹妹吃了義大利麵,本來已經有點飽足感,可是看到豬排,馬上拿起筷子進攻。

王忠軍看到弟弟妹妹把碗盤裡面的義大利麵全部吃完,又口水直流地夾起豬排,沾了青醬後直接塞進嘴裡,一邊喊燙一邊直說好吃,如此景象讓他心裡面充滿了幸福跟滿足感。

「不要急,剛炸好的很燙。」媽媽說:「忠軍,你也趕快坐下來吃飯。」

王忠軍點點頭:「我下午要去打球。」

「好,等一下碗盤我來洗,你去睡個午覺,下午才有力氣打球。」

「好。」王忠軍拿起筷子,夾起自己煮的奶油青醬義大利麵,送進嘴裡。

嗯,果然好吃。

—–我是分隔線—–

謝雅淑坐在電腦桌前,手裡拿著一包餅乾,一邊把餅乾往嘴裡塞,一邊看著電腦螢幕正在播放的日劇,「Long Vacation長假」。

繼上次浪子回頭,看台灣本土拍攝的電視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之後,謝雅淑突發奇想,決定給日劇一次機會,於是就上網搜尋前十幾年稱霸亞洲的日劇,接連點開幾個網頁,發現許多日劇迷推薦的名單之中,特別有幾部日劇獲得一致好評,「Hero律政英雄」、「魔女的條件」、「東京愛情故事」、「Long Vacation長假」等等。

謝雅淑對日劇跟日本演員、偶像很不熟悉,在這五部日劇之中,她只聽過「木村拓哉」這個名字,於是她就留下Hero跟長假兩個選項,上網一查,發現Hero劇情講述的是檢察官的故事,頓時沒了興趣,就抱著暫且一試的心態,看了「Long Vacation長假」。

看了第一眼,謝雅淑馬上傻眼,大罵一聲,「我的老天,這畫質也太差了吧!有沒有搞錯!」

可是謝雅淑頓時想起長假是1996年的日劇,當時的技術當然不可能與現在相比,努力壓下心裡的不耐煩,希望劇情可以彌補這該死的畫質。

然而,第一集的劇情實在讓謝雅淑大翻白眼。

「這到底是在演什麼東西,第一集就來個逃婚?還有女主角身上那個衣服是怎樣,也太醜了吧,臉上那個妝白的跟鬼一樣,這日劇到底搞什麼鬼?我的天啊!」

謝雅淑耐著性子看完前兩集,但是第三集才看到一半,她真的受不了,按下停止鍵,跳到床上抱著枕頭,連燈都沒有關,就這麼呼呼睡著了。

再次睜開眼,已經是隔天早上七點的事。

謝雅淑坐起身來,打了一個大呵欠,發現房間非常明亮,溫暖的陽光從窗戶透進來,而頭頂上日光燈依然亮著,這才驚覺自己昨天睡覺前忘了關燈。

謝雅淑站起身,關掉電燈,走出房門,在家裡面翻箱倒櫃,找出了剩下的唯一一包餅乾,連洗臉刷牙都省了,就這麼拿了餅乾回到房間,坐到電腦桌前,動了動滑鼠,喚醒螢幕。

然後她看到木村拓哉消瘦的側臉。

謝雅淑嘆了口氣,「畫質差就算了,男主角長得又矮又瘦,顏值也不高,怎麼比得上我親愛的韓國歐霸!」

謝雅淑滑鼠往右上角移動,就想按下X。

可是她又想到,如果長假真的跟她想得一樣差勁,怎麼可能有那麼多日劇迷推薦,既然是日劇迷,一定是看過非常多日劇,而長假能夠從中脫穎而出,成為許多日劇迷必推的經典之作,一定有它的道理。

謝雅淑心想,不可能所有日劇迷都是沒眼光的白癡吧!

抱持著這樣的心態,謝雅淑按下空白鍵,繼續看長假。

就這樣謝雅淑一邊吃著餅乾,一邊看著長假,而隨著劇情發展,謝雅淑又開始痛罵男女主角。

「我的天啊,才不過接一個吻而已,竟然就這樣愛上這個鬍渣男,長得又不帥,這個女配角是腦子進水了嗎!?」「木村拓哉你根本是智障,明明喜歡她,幹嘛把她往那個鬍渣男推啊!」「等一下,啊啊啊啊,竟然接吻了,討厭,人家還沒有心理準備啊!」

看到第五集以後,謝雅淑完全投入在長假之中無法自拔,到了最後一集,甚至無法自拔地露出癡迷的表情。

「我的天啊,彈鋼琴的木村好帥唷,帥翻了!!!雖然身高不高,可是好有男人味,超有魅力的!!超級帥!」謝雅淑人跳回床上,抱著棉被,在床上翻滾,「戀愛了,木村超帥!」

〝咕嚕咕嚕〞

看完電視劇之後,起床之後只有吃一包餅乾的謝雅淑,肚子傳來抗議的聲音,讓她知道是時候該好好飽餐一頓了。

謝雅淑把餅乾袋隨意地丟進垃圾桶,走到樓下去,發現爸媽都不在家,打開冰箱沒看到什麼特別想要吃的東西,而且若是想靠它們填飽肚子,還要想辦法把它們弄熱,光想就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

為了用最快的速度填飽肚子,謝雅淑決定拿出她的壓箱寶,泡麵!

謝雅淑在廚房的櫃子裡面翻來翻去,驚喜地看到櫃子裡面有她最愛的肉骨茶麵,興奮地一口氣拿了兩包,拿了小鍋子裝自來水,開火煮水。

「光吃泡麵好像有點太不健康了…」謝雅淑眼珠轉了一圈,決定為自己加料,再次翻開冰箱,拿了兩顆蛋與小白菜。

謝雅淑這輩子還沒有拿過幾次菜刀,看到菜刀上銳利的刀鋒,感覺有點可怕,雙手萬能,直接用手暴力地把小白菜「折」成一段一段,隨意用水沖一沖之後,一把丟進鍋子裡,接著把泡麵裡面的醬料包撕開,一股腦地全部擠進鍋子裡。

謝雅淑拿出一雙筷子,在水裡面攪了兩圈,一時間香味四溢,謝雅淑覺得自己好像更餓了。

「好像不太夠呢…」謝雅淑打開釘在抽油煙機旁邊的櫃子,裡面放著各式各樣的罐頭,謝雅淑目光一掃,定在鮪魚罐頭上,那是她最喜歡的罐頭!

謝雅淑馬上拿了一個鮪魚罐頭下來,打開,豪邁地全部倒進鍋子裡面,拿起筷子翻攪,讓鮪魚罐頭的味道可以更快進入湯汁裡。

這時湯汁漸漸冒出熱氣,細小的泡泡從底下浮起,謝雅淑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把麵拿出來,放進鍋子裡,拿著筷子翻攪麵,因為動作太大,不小心把鍋子裡面的湯汁弄得噴出來,濺到自己衣服上。

不過謝雅淑全然不在意,反正身上穿的衣服是睡衣,只會在家裡穿,不會穿出去給人看,她現在只希望眼前這鍋泡麵可以快一點煮好。

在謝雅淑的努力之下,方塊捲曲的泡麵很快被手上的筷子拉開,聞著泡麵香,謝雅淑口水直流,恨不得馬上就關火開始大快朵頤。

不行!要吃到最完美的泡麵,就要有耐心!

謝雅淑不斷忍住心裡的衝動,怒罵不斷發出咕嚕咕嚕聲的肚子。

你別吵,本大小姐馬上就餵飽你了!

熱水不斷滾起,謝雅淑用非常生疏的手法把蛋打進鍋子裡,因為不常下廚,謝雅淑在打第二顆蛋的時候,還差點把蛋整個打碎。

「好險好險,蛋也是很珍貴的食物,可不能浪費!」

謝雅淑把蛋打進鍋裡後,馬上關火,拿了隔熱墊放在廚房外的飯桌上,接著拿了兩條抹布,弄溼放在手上,指甲提著往外彎出的鍋緣,把滾燙的鍋子提到飯桌的隔熱墊上,隨意地把抹布往流理台一丟,也不管有沒有丟準。

看著泡麵,謝雅淑眼裡冒出精光,伸出舌頭舔了嘴唇一圈:「泡麵,你受死吧!」

經過十五分鐘的激戰,謝雅淑大獲全勝,拍拍有著人魚線的肚子,呼出一大口氣,打了一個飽嗝。

「舒服,爽!」

謝雅淑滿意地站起身來,把鍋子跟筷子拿進廚房,到流理台裡面隨便洗了洗,洗完後就直接放在旁邊。

什麼,沒有把鍋子收好?我有洗就算不錯了好不好,而且媽媽回來也會收啊!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謝雅淑大步走到浴室,這才洗臉刷牙,看著鏡子裡面自己的一頭亂髮,嘖了一聲:「當女生真是麻煩,頭髮真難應付。」

謝雅淑回到房間裡面,拿了一個髮圈隨意把亂髮綁成馬尾,眼角餘光發現電腦桌下都是餅乾屑,皺起眉頭,心裡掙扎了一下,為了預防螞蟻或蟑螂這種討人厭的生物入侵她的房間,還是不要等到媽媽回來,自己先把這些礙眼的餅乾屑掃起來好了。

謝雅淑走出門外,回到房裡時手上已經多了掃把跟畚箕,仔仔細細地把餅乾屑掃起來,把畚箕裡的餅乾屑倒進廚房裡的垃圾桶裡。

蟑螂、螞蟻,這裡才是你們的家,千萬別不識相跑來樓上找我。

結束清潔工作之後,謝雅淑沒有馬上回到房間,而是走到電話前,拿起話筒,撥了一組她早已背到滾瓜爛熟的電話。

電話響了三聲,另一頭很快有人接起電話。

謝雅淑劈頭就說:「小智嗎,今天下午三點,籃球場見。」


好啦,我老實對大家說,其實謝雅淑對長假的看法,就是我本人對長假的感覺。
雖然我80年次(1991年出生),可是我常被朋友說是老靈魂XD
聽的是老歌,看的是十幾年前的日劇,朋友常覺得莫名其妙,尤其是剛認識的朋友。
不過一知道我喜歡寫作,夢想更是成為作家,他們馬上露出恍然的表情。

他們甚至還有人說:「反正作家都是一群怪咖。」

對於這種解釋,我都不知道該哭該笑了。

不過這一章提到的日劇,其實我只看過Hero跟長假,真的非常推,超級好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