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凌晨四點鐘,智慧型手機內建的尖銳鬧鐘聲響起,辜友榮翻了個身,低聲咒罵幾句髒話,昨晚忘記把設定好的鬧鐘取消的下場就是,剛剛在夢境裡面的美女從此一去不復返。

辜友榮從床上爬起來,大步走到書桌,把放在桌上充電的手機鬧鐘關掉,直接跳回床上,身體一滾,把棉被捲到身上,眼睛一閉,繼續呼呼大睡,完全沒有要起床的意思。

因為今天是星期日,李明正放球員一天假。

星期三晚上到了光北高中之後,辜友榮就馬上投入籃球隊的訓練當中,為了夢想,他毫無保留地把全副心神集中在訓練上,想要在李明正的教導下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為了爭一口氣,他拼盡全力地去完成每一項練習,就是想要在練習中擊敗李光耀,替自己跟隊友討回面子,他雖然轉學到光北高中,名義上是光北高中的學生跟球員,但是骨子裡他還是認為自己是向陽的一份子,身體裡面流著名為向陽的血,他的表現就代表著向陽高中,所以他更不可以輸!

而且爭面子可不是只在大家看得到的地方而已,住在李明正家裡,跟李光耀處在同一個屋簷下,一知道李光耀凌晨四點就起床練球,他也絕不認輸,馬上把鬧鐘設定在四點,並且找出手機內建最惱人、最吵、最可恨的鈴聲,逼自己比之前習慣的還要再早一個小時起床,跟李光耀一起在冷颼颼的冬天早晨練球,所以在光北高中的這幾天,他已經累壞了,在不用練球的星期日,讓自己睡飽一點,成為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因為甲級聯賽將近,李明正深感光北高中還有許多不足以及缺點,發現辜友榮的到來激起了所有人的好勝心,狠心加重練習份量。為了變強,為了甲級聯賽,為了爭那麼一口氣,球員們沒有怨言地完成了他加量的訓練,雖然累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但是球員們眼神裡面那一股銳利與堅定的自信反而更閃亮,讓李明正為之感到驕傲,然後在星期六整天的訓練之中,心一橫,操爆這群死不服輸的球員。

不過李明正很清楚人的身體不是鐵打的,在嚴格的訓練之後,一定要給球員充份的時間休息,否則只會造成反效果,嚴重一點說不定會讓球員受傷,這是他萬萬不想見到的結果,加上辜友榮剛轉來光北,對環境陌生,對光北沒有歸屬感,更重要的是,辜友榮對光北其他隊友完全不熟,李明正認為甲級聯賽開始之後,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很大的問題。

因為如此,李明正為了讓球員好好休息,讓辜友榮可以跟隊友有球場外的交流,決定取消星期日的訓練,放鬆一下。

在這當中還出現一個插曲,李明正私底下找李光耀,提議星期日一起帶辜友榮到台南晃晃,讓他可以熟悉環境,但是李光耀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他的提議。

「星期日我要去公園打球,順便跟女朋友約會。」

「什麼,哪有這種約會法?一般不是都帶女朋友去看電影或逛街嗎,怎麼會邊打球邊約會?」

「我在球場上練球,她在旁邊拉小提琴給我聽,而且她說她會帶便當過來,所以練完球我們可以在公園一起野餐,怎麼樣,不錯吧。」

「小子想得可真是周到。」

「當然。」

「好吧,那我找其他人。」

李明正很快就把腦筋動到禁區三人組,魏逸凡、楊真毅、高偉柏身上。

在星期六早上的練習結束之後,李明正把他們三個找來身邊。

「辜友榮剛到光北,人生地不熟,我是想辜友榮之後會站中鋒這個位置,跟你們一起在禁區裡面聯手,明天休息一天,我希望你們可以帶辜友榮一起出去玩,除了讓辜友榮熟悉這個環境之外,也讓你們多點交流,多認識彼此,我相信這對往後的比賽會有所幫助。」

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你看我我看你,他們很清楚李明正的執教風格,早就預料到李明正星期日會放他們一天假,加上最近又有一部非常有名的探員電影要上映,已經約好星期日要去看這部來自英國,風靡全世界數十年魅力從未衰減的電影。

「要嗎?」魏逸凡皺起眉頭。

高偉柏聳聳肩,「我都可以,沒差。」

楊真毅也表示,「我也可以。」

既然高偉柏跟楊真毅都同意,魏逸凡看向李明正:「可以啊,不過星期日要很早起,因為我們要看的電影很有名,所以我們打算去看最早場的,否則怕買不到票。」

李明正露出微笑:「這些話,你們可以直接跟辜友榮說。」

—–我是分隔線—–

辜友榮暫時住的房間,是李明正家裡的房間中隔音最差的,因此也是最吵的一間。

房間在一樓,不管是走動樓梯時發出的嘎呀嘎呀聲、看電視的聲音、廚房煮菜跟抽油煙機的聲音、開關門的聲音,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除此之外,房間裡的窗戶正對著外面馬路,所以汽機車呼嘯而過的聲音,就算隔著一道圍牆也會傳進房間裡。

因為如此,辜友榮被鬧鐘吵醒之後過了一個小時,又被一連串瑣碎的聲音喚醒。

辜友榮拿起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早上5:02。

之前在向陽宿舍睡覺的時候,隊友鼾聲如雷,可是他卻依然睡得非常沉,來到李明正家裡之後,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很容易被細小的聲音吵醒。

或許我對這個環境還是有著防備心吧,辜友榮心想。

辜友榮開了燈,既然都已經醒了兩次,他也不打算繼續睡了,而且待會要出門跟楊真毅三個人看電影,他可不希望因為賴床造成遲到,因而留給新隊友他很難搞的印象。

辜友榮拿出牙刷牙膏、洗面乳跟毛巾,打開房門走上二樓,洗臉刷牙。

南部的冬天其實並不會太寒冷,只要太陽一出來,氣溫就會直線上升,暖烘烘的好不舒服,不過在太陽還未從東方升起的凌晨時分,空氣中帶著一絲寒意,讓現在用冷水洗臉的辜友榮瑟縮一下。

「好冷!」

不過也因為用冷水洗臉,辜友榮整個人馬上就醒了。

回到房間後,辜友榮思考該做什麼來打發時間,楊真毅三人跟他約七點在電影院前面見面,現在離七點還有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而李明正會開車載他過去,車程大約半個小時,意思是他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要想辦法自行解決。

辜友榮摸摸自己的肚子,有點餓,可是畢竟是在李明正家裡,他可不好意思自己去翻冰箱,跟李光耀也不熟,不想叫李光耀起床陪他去買早餐。

辜友榮想了想,從書包裡面拿出嶄新的英文課本,開始唸書,不去想肚子餓這個事情。

在這四天的時間,他發現光北跟向陽球隊之間有著非常大的差別。

該怎麼說呢,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的話,就是…光北的怪人特別多!

有一個特別喜歡投三分球的矮個子,似乎叫作王忠軍的樣子,在這四天時間,他從來沒聽到王忠軍說過任何一句話,連一個字都沒有,他都不知道王忠軍是怎麼做到的。

有一個明明就是女生,卻不把自己當女生看,硬要跟大家一樣完成所有訓練的謝雅淑,不過讓辜友榮非常佩服的是,謝雅淑其實體能、基本動作、投籃的手感都相當不錯,顛覆他對女生柔弱的刻板印象,重點是,謝雅淑竟然還是籃球隊的隊長!?

對了,顛覆他心裡刻板印象的還有那個叫麥克的黑人,在他的印象裡面,黑人在球場都是這邊飛過來,送給對手一個大火鍋,仰天怒吼,那邊飛過去,完成大爆扣,然後又仰天怒吼,展現出捨我其誰的霸氣,但是麥克害羞的跟小孩一樣,常常低著頭跟他說話。

然而讓他訝異的是,麥克的成績非常好,這讓他感到非常神奇,籃球隊裡面出一個在課本寫滿筆記的楊真毅就算了,結果這個害羞到不行的黑人成績竟然也讓人驚訝的好,不管是哪間學校的籃球隊,球員成績不是都該很爛嗎?

不過讓辜友榮吃驚的在後面。

麥克曾對他說:「我英文太弱,所以擠不進校排名前二十,我之前叫李光耀教我英文,可是李光耀不知道要怎麼教我,他沒辦法理解為什麼我不懂那些文法跟句型架構。」

辜友榮大吃一驚,「李光耀英文這麼好?」

「李光耀或許可以算是全光北高中英文最好的人吧,而且除了英文好之外,他還會德文。」

在辜友榮心裡,一直認為李光耀跟他一樣,是那種把全身的精神跟心力投入在籃球,甚至把未來賭在籃球上的人,所以他無法置信李光耀的外文能力竟然這麼強,第一晚到李明正家裡吃宵夜的時候,他就知道李光耀在讀德文,但是他可以理解這種為了女朋友讀德文的上進心,愛情本身就是具有這種魔力,可以讓懶散的人變得勤奮,可是他卻不敢相信,李光耀的英文能力也非常強。

知道這件事之後,辜友榮心裡產生了些許的自卑,但更多的是不服輸。

不過辜友榮坐在書桌前,翻開英文課本十分鐘之後,差點再次睡著。

什麼爛英文嘛!根本就是彎彎曲曲的鬼畫符,誰看得懂啊!

辜友榮憤恨地把英文課本塞回書包裡,發誓他未來也要交一個混血兒女朋友,這樣他的外文能力一定也可以馬上突飛猛進!

這時,外頭傳來開門與關門聲,過了幾秒鐘之後,一陣腳步聲朝他房間走近。

〝叩、叩〞

敲門聲之後,緊接而來的是李光耀的聲音:「辜友榮,醒了沒。」

「幹嘛?」

「出來吃早餐。」

辜友榮臉上出現訝異的表情,從書桌前站起身來,開門走出房間,李光耀則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轉開電視在看NBA球賽。

李光耀轉頭對辜友榮說:「右邊那一份是你的,我沒有買飲料,你要喝豆漿還是牛奶。」

「牛奶,謝謝。」

李光耀說:「不行,我今天想喝豆漿,所以你也要喝豆漿。」

「……」那你剛剛是問好玩的嗎?

李光耀走到廚房拿了冰豆漿跟兩個杯子,回到客廳,替自己跟辜友榮倒了滿滿的冰豆漿。

「謝謝。」就算不想要喝豆漿,但這畢竟是李光耀家裡,辜友榮還是表現出十足的禮貌。

「小意思。」李光耀拿起漢堡,開始大快朵頤。

「NBA不是還沒有開打嗎,為什麼會有轉播,而且怎麼是英文的?」

李光耀嘴裡咬著漢堡,含糊不清地說:「那是之前錄好的,我們家看NBA都聽英文轉播,而且幾年後我去了NBA,大家都講英文,不會因為我一個人而說中文,到那時候學就來不及,所以要趁現在趕快熟悉球場上的英文。」

辜友榮正打算拿起漢堡吃,聽到李光耀說的話,動作突然定格,腦海中閃過自己剛剛在房間裡面讀英文,結果讀不到十分鐘就放棄的情景。

李光耀英文好,不是為了父母,不是為了老師,不是為了學校,不是為了成績,更不是為了女朋友;是為了自己,為了所鍾愛的籃球,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

結果自己腦袋裡面,就只有交一個混血兒女朋友這種無聊的念頭,跟李光耀比起來,實在差的太遠了!

辜友榮非常不甘心,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地不甘心!

兩個人坐在沙發上,李光耀一邊專心地看著電視,一邊大口大口吃早餐,辜友榮因為聽不太懂英文,只能把注意力放在球員的動作跟場上的戰術,心裡面冒著熊熊的火燄,發誓自己在今天過後,一定要好好學英文,李光耀既然把目標放在NBA,他就不會只把未來設定在SBL,李光耀為NBA學好英文,那麼他也不會輸。

為了支持自己的教練、隊友、家人,更為了自己,辜友榮在來到光北之前就對自己發誓,絕對不能輸給李光耀第二次!

絕、對、不、能!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六點半,辜友榮才剛被李明正載出門,李光耀快步走下樓,身上的睡衣已經變成一套黑色球衣,外頭穿了一件溫暖的棉外套,背上有著已經成為個人標誌的後背包,走到廚房對正在煮早餐的林美玉說再見:「我出門了!」

「中午會回家吃飯嗎?」

「不會。」

話一說完,李光耀就跑走了,林美玉在廚房喊道:「路上小心!」

李光耀回頭大喊:「好!」

〝啪嚓〞,李光耀在門口穿好球鞋之後,關上門,牽出腳踏車,興奮地往公園的方向騎去。

—–我是分隔線—–

辜友榮搭著李明正的車子抵達電影院門口,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跟路人相比起來異常高大的身影,已經站在入口處等待他。

「謝謝教練。」

「不客氣,趕快去吧。」

「好,教練再見。」辜友榮拿起包包,確認後面沒有機車之後,開了車門,大步朝楊真毅三人走了過去。

辜友榮主動打招呼:「嘿。」

楊真毅三人看到辜友榮,紛紛說道:「早啊!」「我們走吧。」「感覺早上就很多人,會不會待會買不到票啊?」

因為時候尚早,才早上七點,百貨公司還沒有開,四個人進不去百貨公司,也就沒辦法搭電梯,但是百貨公司外面擺著站立牌,上面寫著如要看早場電影,請使用獨立電梯。

四個大男孩於是繞著百貨公司走了一圈,發現設置在建築物旁邊,獨立在外的電梯,迫不及待地搭電梯到了位於七樓的影城。

電梯門一打開,四人擔心買不到票的心情煙消雲散,雖然也有人跟他們一樣來看影城特別為了這場電影加開的超早場電影,但是人數並不多,他們很順利的買到位置還不錯的票。

「你們看。」買完票,楊真毅突然指著掛在牆壁上的螢幕:「除了這一場之外,其他場次的時間都變成紅色,代表除了現在這個時段之外,其他時段都已經滿場,就連午夜場也是。」

魏逸凡感嘆一聲:「這部電影太誇張了,都已經演了幾十年,男主角也不知道換過幾個,結果還是一樣紅。」

高偉柏搖搖頭:「錯了,是越來越紅!」

「我肚子有點餓,我們趕快去拿飲料跟爆米花。」魏逸凡說。

四個大男孩走在一起,最矮的楊真毅有185公分,最高的辜友榮有204公分,誇張的身高引起影城內所有人的側目。

「請問爆米花需要什麼口味的呢?」影城的女工讀生身高只有155公分,必須抬頭看著楊真毅四人。

楊真毅轉頭問辜友榮:「你要吃什麼口味?」

「鹹甜各一半。」

楊真毅眼睛一亮:「沒想到你跟我們一樣,都喜歡吃各一半。」

楊真毅對女工讀生說:「四個各一半。」

「好。」

四個大男孩拿了爆米花跟飲料之後,找了距離影廳最近的沙發坐著,魏逸凡肚子很餓,把飲料放在腳邊,不斷把爆米花往嘴裡塞:「對了,辜友榮,你應該是什麼都吃吧?」

辜友榮點頭:「嗯。」

「那就好,等一下我們看完電影之後,要去附近的美式餐廳吃午餐,你可以吧?」

「可以啊,我很喜歡吃漢堡。」

楊真毅說:「那就好,那一間漢堡很有名,而且也很大一份,我們三個之前出來玩都去吃吃到飽,吃到有點膩了,所以這一次改吃單點式的美式餐廳,想說份量夠大,我們應該吃的飽。」

「好,我都可以。你們常一起出來玩嗎?」

「教練有給休假就會出來玩,不然整天不是練球就是讀書,累都累死了。」

辜友榮點點頭,表示贊同。

「我們是固定會看電影跟吃大餐,你呢,之前在向陽的時候假日都去哪?」

「沒有固定耶,有時候去網咖玩遊戲,有時候去游泳,有時候去隊友家打麻將賭錢,有時候就待在家什麼事都不做,一覺睡到中午,然後就看電視玩電腦。」

高偉柏驚訝道:「打麻將賭錢?」

「對啊,如果不賭錢,大家就不會認真打,就跟打鬥牛不算分數一樣,會覺得隨便打就好。」

魏逸凡點頭說:「有道理。」

「而且我們賭錢也不會賭很大,一把輸贏最多不會超過一百塊,最後也不會真的拿錢,就是輸的請贏的吃晚餐這樣而已。」

高偉柏說:「原來如此,這到是不錯。」

「等一下我們看完電影就直接去吃飯嗎?我今天早餐吃很多,加上這個爆米花,我覺得暫時應該不會太餓。」

楊真毅說:「怎麼可能,我們看完電影才九點十點,那時候吃午餐也太早了,我們待會先到附近逛逛,等到時間差不多再過去吃。」

「那就好,李光耀今天買的早餐份量太多,我差點吃不完。」

高偉柏哈哈一笑:「他可能是看你這麼大隻,所以才特別幫你買多一點吧。」

豈知辜友榮卻搖搖頭:「不是,他幫我買的早餐份量,跟他自己吃的一模一樣,李光耀這個人食量大的很誇張。」

楊真毅三人頓時愣住,腦海中馬上浮現出李光耀那近乎完美的身材。

辜友榮看著三人的表情,疑惑道:「怎麼了,你們不知道他食量非常大嗎?」

楊真毅搖搖頭:「不是很清楚。」

「他的食量超級無敵大,比我還會吃,胃好像是無底洞。」

高偉柏說:「從他的身材,看不出來是個食量很大的人。」

「因為他運動量也很大的關係吧,你們有去過他家嗎?」

楊真毅跟魏逸凡點頭,高偉柏則是搖頭,好奇地問道:「他們家怎麼了嗎?」

辜友榮繼續說:「他們家旁邊的庭院就是籃球場,家裡面還有一間小型的健身房,裡面有跑步機跟綜合式的健身器材,他每天不是在籃球場,就是在健身房裡面像是瘋子一樣鍛鍊自己,而且每天都凌晨四點起床。」

楊真毅三個人不約而同地驚呼一聲:「凌晨四點?」

「對,從我到他家開始,他每一天都這個時間點就起床,今天應該是例外,不過他今天還是會到公園練球。」

「算算時間,說不定他現在就已經在球場開始練球了吧。」

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眼神交會,似乎利用這種無聲的方式溝通著,最後三人極有默契地輕輕點了頭,由楊真毅向辜友榮說:「其實我們還有一個習慣是,看完電影吃完大餐之後一起去練球,甲級聯賽快到了,雖然教練叫我們放鬆一天,可是真的這麼做的話我們會覺得很有罪惡感,我們想說今天早上吃完午餐,好好放鬆完之後就可以開始自主練習,你要一起來嗎?」

辜友榮想也沒想,用力點頭:「當然!」


搬下來台南之後,馬上跟朋友約去打球。

想當然爾,長期坐在椅子上寫作的我,身體的肌力不如往常,打到後來,只要一蹲下來,雙腿就會開始顫抖,不管是切入或跳投,在雙腿沒辦法穩定的情況下,命中率糟糕無比。

這次的經驗,讓我想到Kobe最後一場比賽。

高齡37,連續三年受大傷,在NBA這個全世界最強大的舞台,Kobe全場投了50球,得了60分,第四節末段支手遮天,5投5中,帶領球隊逆轉球賽。

這場比賽我全程觀看,可是一直到前幾天,我才真正體會到這個男人的強大。

受了那麼多傷,37歲了,他是哪裡來的體力跟能耐,在第四節末端接連投進關鍵球,而且有幾球難度並不低。

這真的太難以想像了。

然後我又細想,在達到這種令人無法想像的成就背後,Kobe到底為此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我想,恐怕是巨大地讓人無法想像的吧。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