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5

時間來到最後的6分39秒,公牛隊進攻,柏賓(Scottie Pippen)控著球在外線觀察形勢,只見佐敦(Michael Jordan)已在低位與伊古達拿(Andre Iguodala)糾纏,舉手嚷著要球。

接過球後,佐敦背身逐步躋往籃下,伊古達拿想使用他雄厚的身體對抗,佐敦此時借力轉身切進籃底,底線格連(Draymond Green)已在籃下補位,但佐敦未有停下,跳起來騎著格連來了一記大力入樽(37分)。

籃框發出「碰」的一聲巨響,勇士球迷此時一片寂靜。

平常嘴多的格連此刻成為沉默的背景,入球後佐敦雙眼猙獰,對著自己的隊友說:「就跟你們說我會宰了這狗娘養的!」

公牛隊還沒打算停手,古高(Toni Kukoc)、佐敦及柏賓已在前場緊迫勇士隊,居里(Stephen Curry)持球受到古高及柏賓的貼身招呼,居里被迫到角落,距離場邊只有一步之隔,情急之下跳起把球傳給中場的格連。

在後場的洛文(Dennis Rodman)看準時機,把球拍走,在球快要出界之際,他跳起用手奮力把球打回場內,柏賓跑去場邊壓過班斯(Harrison Barnes)拿到了球,他見勇士後防空虛,自己切入籃下上籃,又是兩分。進球後柏賓拍著在地上的洛文:「這一球算你的。」

這時公牛又把分差拉開至86比79,時間來到最後5分58秒。

勇士隊再次進攻,居里這一次拿球後不加思索直奔前場,卡爾(Steve Kerr)教練在場邊叫喊:「別忘了我們隊上每人都能投!」居里控著球望向格連,格連立刻上前單擋掩護,居里繞過掩護後,柏賓和洛文同時追趕居里,居里沒有停下,只向著底線方向跑去,然後回身把球一傳。

格連接過球後直衝籃下,佐敦見他無人制止,上前嘗試抄球,他大力一拍,球碰到了格連的腳向中場滾去,湯臣(Klay Thompson)見狀跑上前拿球,只見他站在三分線後兩步的位置,這時的他無人看管,轉身,雙腳站穩,起跳射球。

球穿針入網。

入球後格連顯得興奮,走上前與湯臣擊掌:「幸好有我把球踢給你!」

「嘿,希望這不是我這一節唯一的空檔。」

此時,朗夏巴(Ron Harper)帶球過半場,勇士加強了防守的力度,只見居里在防守端上也顯得比平時落力,這讓公牛的球員得不到空檔,最後球落在古高手上,高古見24秒進攻時間快要完結,苦無選擇下自行單打,在外線投射失手,伊古達拿拿下籃板後,勇士四人同時向前跑去。

伊古達拿把球傳給最近的居里,居里直奔前場,朗夏巴見柏賓還未趕到,便上前防守,只見居里運球左穿右插,來到三分線時後手運球擺脫朗夏巴,儘管只有半個身位的空間,居里仍然選擇自己射球(17分)。

本來他身邊的隊友還有更好的空間,但是居里仍然選擇了自己射球。

結果,球不合理的進了,勇士追至只餘下1分的差距,球迷又從死寂變回狂歡。

這時,公牛的球員都望向了積遜教練(Phil Jackson),但積遜沒有任何回應,也沒有意欲叫暫停,只示意球員繼續比賽,這是他一貫的帶隊方式,他不喜歡球員依賴教練,他著重球員的思考,要他們在突發的情況下能自行思考應對的方式。

勇士的防守這時讓公牛流暢的傳導停頓,本來公牛的進攻點就不多,這時候公牛只能靠一個人:米高佐敦。

「包夾他!包夾他!」助教禾頓(Luke Walton)大聲叫喊,指示自己的球員防守。

勇士的伊古達拿及班斯在外圍主動包夾他,佐敦面對二人的包夾,一時不能動彈,只見他把球傳給外線的柏賓。

傳球後佐敦衝進籃下,起跳,柏賓看到他擺脫了對手便把球高拋給在空中的他,佐敦空中接力上籃,拿下他這場比賽的第39分。

這時居里持球到前場,格連舉手要球,只見他想在外線準備單打洛文,他運球往左切入,然後想壓著洛文的身子強行上籃,防守經驗豐富的洛文不斷退後,以避免有過多的身體接觸,只在他起跳的時候出手遮擋他的視線。

這一記上籃只輕輕碰到籃框,洛文搶到了他第17個籃板球,只是當他想傳球給站在外圍的朗夏巴時,居里看準時機抄截了球,然後運球帶橫一步,三分出手,拿下他這場比賽的第20分。

朗夏巴還來不及反應,球已經出手了,朗夏巴驚訝他的身子根本還未站穩,而又匆匆出手,像亂扔出去一樣的球,但現實卻是,球入網,而且追平88比88平手。

這時積遜教練終於叫了暫停,此時居里在全場的歡呼聲中咬著牙膠,手舞足蹈的在慶祝,他的隊友也一擁上前。

公牛的球員回到板凳區,積遜站起來說:「接下來,米高負責盯居里。」

「就這麼做吧,接下來我會追著居里來打,只要將他擊垮,勇士整支球隊也會崩潰。」佐敦回應著。

「柏賓,我需要你和洛文一起保護禁區,拿下每個籃板球。」積遜續說,說話時仍然冷靜。

「明白。」大汗淋漓的柏賓說,旁邊的洛文則沒有回應,保持一貫沉默。

比賽繼續,柏賓帶球過半場,勇士球員知道公牛又想給佐敦單打,故此已派兩人前後包夾他,讓他難有機會在低位接球。佐敦見狀,唯有跑出三分線位置接球。待他接球後,勇士的伊古達拿則單防著他。

佐敦拿著球,眼睛望著籃框,並示意自己的隊友散開,伊古達拿知道他的切入速度快,所以不敢靠得太近。

這時佐敦猜度著防守者的距離,射了一球三分,命中,讓公牛再度領前。

這是佐敦今場比賽的第一次三分起手,伊古達拿這回大意,沒有猜到他會突然來此一著。

「年輕人,又猜錯了。」入球後佐敦碎碎唸著。

時間來到最後的三分鐘,居里帶球進攻,這時積遜大場邊叫喊:「米高!」這時米高佐敦上前防守著居里。

居里在三分線頂運著球,佐敦眼神盯著他,蹲下身子,身體前傾的防守著,這時全場的觀眾站立起來,欣賞他們的「對決」。

佐敦雙膝微曲,右腳和右手在前,這是他喜歡的防守姿態,原因是佐敦自己對左方的移動反應較快,所以如果在中央位置防守,他一般都會這樣做。

這時居里感到莫名的興奮,這是他第一次正式面對佐敦的防守,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他察覺佐敦的塊頭要比想像中大,眼神凌厲,而且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壓迫感。
「這樣的距離太近了,我出不了手。」居里一邊控著球盤算著,一邊視察自己與佐敦的距離。

居里右手運球,作勢向右方切入,這正中佐敦的心意,他立刻把身體跟上前。

居里這時把球從背後由右方拍去左方變向,佐敦知道些微的空位已足夠居里射球,所以大步橫移。

誰知道居里立刻將球拍回右方,然後往後(Step back),投了一記三分。佐敦全力跳起伸手攔截,但因為之前的橫移步讓變向後的他們的距離拉遠了,對一般人來說,這距離未必足夠一般球員射球,但這不適用於居里。

由運球至出手,他只需要0.4秒,比一般球員平均快0.14秒,這個時間差在現實世界看來微不足道。但在籃球場上,這足以讓只有6尺4吋,身材瘦小的居里成為現今最炙熱的射手。

加上他射球時手臂擺動幅度很小,射球角度也比一般人高,讓對手難以防守。球這時穿針入網,這球Answer three讓甲骨文場館的球迷發出了今天最大的歡呼聲,居里自己也興奮得拍拍自己的胸口。

有仇必報,是佐敦統治籃球場的方式,未待後場發球,他已經率先跑了上前。

所有公牛的球員都知道接下來這一回合要做什麼:就是把球交給佐敦,然後滾開。

卡爾教練當然也知道,此時的他在場邊叫喊:「格連!準備在後補位!」

佐敦在弧頂拿球,也不理前面防守他的是誰,他的頭和身子虛晃兩下,只見伊古達拿有點遲疑,他立即帶球右切,當罰球線附近的湯臣想上前,佐敦已順著對方的身體來了一個轉身,然後雙腳站穩,把球高舉。

湯臣見勢立刻撲過去,誰知這只是一記假動作,但湯臣人已在半空,佐敦故意把身體撞上去,然後射球,哨子聲同時響起。

可惜球滑框而出。

佐敦兩罰皆中,這是他這場比賽的第44分,比賽來到最後2分18秒,公牛暫時以90比88領先。

居里因之前單挑佐敦成功,明顯信心大增,這次面對佐敦的防守明顯沒有之前的緊張,他這次呼喚格連為他掩護,然後把球傳給了三分線的湯臣,湯臣在外圍投球,不中,但湯臣搶到了進攻籃板,但這時朗夏巴突襲伸手抄球,最後朗夏巴及格連倒在地上爭球。

球證見狀立即吹停,判了一次跳球。

雙方在罰球線跳球爭奪球權,格連身高明顯佔優,他把球拍向了三分線的班斯,班斯拿球後退後重整攻勢,這回湯臣從底線透過掩護跑出來,柏賓死命的跟上,卻被格連輕輕扯住球衣,但球證只覺有異,卻沒有吹罰,這讓湯臣有機會出手

湯臣出手後手臂伸直,投籃姿勢就像教科書一樣,他自信這一球三分肯定會命中,事實也如他所料。

勇士反超前,以91比90領先,時間只餘下1分42秒。

公牛在半場開始組織攻勢,儘管球一直在流動,但勇士的球員心裡知道,最後球一定會落在佐敦手上。

誠如他們所想,在進攻時間最後的10秒,佐敦單手持球打量著,這時洛文上前為他單擋。

佐敦繞過洛文往罰球線跑,原本他是想起跳射球的,但居里在他起手前,一手抓著他的手臂,哨子聲立即響起,由於佐敦還未起跳,所以這只算是一個普通犯規。

公牛重新由邊線開球,柏賓上前拿球,面對著班斯的防守,只見他運球帶橫一步,把球傳給了古高,古高外圍投球,不中,但洛文在籃下奮力搶到了籃板,傳給了同樣在籃下的柏賓,柏賓一記勾手,球不中,但手臂因碰到了班斯,球證吹罰獲得了兩個罰球。

這時格連上前,向正在準備罰球的柏賓說:「來自阿肯色洲的鄉巴佬要射球了。」

柏賓怒瞪著他沒有回應,不過他的第一個罰球還是投丟了。

在籃下站著的格連此時大笑:「就說了嘛,蝙蝠俠戴著面罩,罰球怎會準繩?」

第二球,柏賓調整了自己的呼吸,結果投中了,把比數追平。

這時卡爾叫了一次暫停,他叮囑自己的球員:「記著,不要勉強投球,不要往柏賓和佐敦那裡走,如有機會,衝進去博取犯規。」

居里在中圈位置附近控著球,再一次繞過單擋殺進籃底,但佐敦緊隨其後,居里見有機會,在籃下挑球上籃,可是受到洛文的騷擾,球沒有進,但伊古達拿衝進去把球拍給了班斯,班斯面對古高,自行單打中距離投球,球太短僅僅碰到籃框就落下,卻又再次讓格連搶到籃板球。

原本這個陣容的勇士籃板球是其弱點,但在這個重要關頭,運氣似乎站在了勇士那一邊。

重新獲得24秒進攻時間的勇士再次組織,但公牛球員沒有因為失掉兩個籃板而氣餒,他們全神灌注,沒有露出一絲空位,最後迫得格連在位低強攻洛文,洛文只伸高雙手防守,卻惹來了一次吹罰。

洛文大聲向球證叫嚷,大喊自己冤枉,不過哨音已響,抱怨也改變不了事實。

這時比賽只餘下24秒,這時格連走上罰球線,柏賓走過他的身邊,向他說:「一個二輪選秀在這個關頭射得進嗎?」

格連聽到說話後憤怒無比,他用力的拍了幾下球,接下來的投球明顯過份用力,讓第一球罰球射失了。

積遜這時決定換人,用球員卡爾替了洛文上場。

「我也是個二輪選秀啊,但我肯定自己可以投進。」離場時洛文笑著向格連說。

「你最好閉嘴!」結果格連兩個罰球皆失,柏賓搶下了這個籃板球,積遜沒有叫暫停,他知道這個時候佐敦會自行處理這個關鍵時刻。

這時全場觀眾屏息以待。

這時候教練卡爾打量著球場,他看到年輕的自己在球場上,想到了97年總決賽的第六場,當時戰況與現在相若,在最後關頭,他接過佐敦的傳球投下致勝一球贏下冠軍,現在劇情又會重演嗎?

「這老狐狸…」積遜這一下換人讓卡爾的心思有點困惑。

來到最後10秒,佐敦開始在發動攻擊,勇士以兩人包夾他,佐敦強行闖進底線急停,伊古達拿並未失位,因為受到包夾,佐敦一時也打不開進攻空間。

卡爾跑到他旁邊的三分線,居里緊隨他,佐敦跳起把球傳給他,卡爾接球,起跳,居里跳起攔截,時間只餘4秒。

卡爾起跳後並沒有射球,而是把球回傳給佐敦,原來佐敦傳球給卡爾後沒有停低腳步,他一直由底線向罰球線方向跑去。

伊古達拿在後緊隨,佐敦在罰球線後接球。然後回身跳起,面向籃框,在空中投出了這場比賽的最後一球。

所有人的視線都在盯著這個在空中的籃球。

籃板外圍的紅燈亮起,比賽時間完結。
-----------
佐敦猛然睜開了眼睛,發覺自己躺在床上,而那個自稱神明的長髮黑人站在房間的一角,視線盯住了自己。

「怎樣,在關鍵時候投出最後一球的感覺如何?」長髮黑人見佐敦醒來,便向他發問。

「你怎麼當起個ESPN記者來?」

「快回答我吧。」

「嘿,這麼多年來我已經習慣了這種時刻,我不會太亢奮,不會讓任何情緒侵襲我的思想,我仍然保持著冷靜,按照自己的佈署,然後做出每天訓練我做的動作。」

「那麼,最後一球有投中嗎?」

「No Question。怎麼了,難道你沒有在現場看球賽嗎?」

「我讓某個人拉住了,他纏擾了我大半天呢…」

「對了,有興趣再玩一場比賽嗎?有一個人央求了我很久,他說要跟巔峰時候的你來一場一對一比賽,然後將你徹底打爆,那個人比你更嘮叨呢…」

「誰?」

「高比拜仁(Kobe Bryant)。
-----------
比賽翌日,勇士隊面對弱旅明尼蘇達木狼隊,在比賽中加時不幸落敗,拿下了這季的第9次敗仗,多名球員均表示賽前身體感到原因不明的酸痛,影響了比賽的發揮。

—-全文完—-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