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會老,戰魂不老 [仙道彬]

tim-duncan-featured-16001.jpg

書桌上有個沙漏,是從台北一間小書店帶回來,每次坐下寫稿,總是慣了把它反轉,聽聽沙粒流動之聲。初爾清晰可聞,然後漸次細微,最後不經不覺,沙粒已盡數掉落。這大約也是馬刺和GDP帶給我們的體驗。在時間大神面前,無可避免逐一老去,最怕的,是沒有大鑼大鼓的告別儀式,敗仗過後,定過神來,見到鄧肯(Tim Duncan)步出球場,才發覺已是最後一場,如沙漏完成計時般悄然無聲。

由第一場的大勝,到最後以2:4不敵雷霆出局,包括我在內的眾多馬刺球迷,都顯得難以置信;在雷霆孖寶的窮追猛打下,馬刺守護不住最後的防線。當關鍵的第五戰落敗,其實我早已接受了結局,不是因為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在生死戰(elimination game)的戰績為2勝10負,而是馬刺的主力都老了,拖得越久,越是不利,而且還要在OKC主場舉行,恐怕無力回天,結果不幸言中。

CiTkc9GW0AAf6FE.jpg large.jpg

第一場大勝32分,我沒有想過馬刺篤定出線,賽後撰文時,在文尾寫了這兩句:「一場比賽不等於甚麼,雷霆始終是聯盟其中一支最有天份的球隊。」事實證明,只要韋斯卜克(Russell Westbrook)不再盲衝,「雙塔」簡達(Enes Kanter)和阿當斯(Steven Adams)搶好籃板,伊巴卡(Serge Ibaka)在防守時幫忙補位封波,後備席上的球員提供基本的支援,這支雷霆絕不易被打敗。

當路雲(Billy Donovan)的確改變了雷霆孖寶。在常規賽,雷霆是末節被反先最多的球隊,幾多次去到比賽末段,二少就不清醒地「自爆」,不是胡亂起手,就是快絕全場的上籃炒粉,而隊友還未過半場!可是隨住對馬刺比賽的演進,二少更為冷靜,無論是進攻上的貢獻,以及防守時的拼勁,都擊中了馬刺的死穴:後場薄弱、缺乏對抗能力、速度也不夠快。來到西岸決賽,雷霆面對勇士,不會是五五波,看馬刺在最後一節派出「老老將」安祖米拿(Andre Miller),多次藉Pick & Roll得分,幾乎就追了上來,就知雷霆的防守還有很大漏洞,只是馬刺未能把握,而勇士卻是最擅長打高位單擋的球隊。

hi-res-170960251-head-coach-gregg-popovich-talks-tim-duncan-of-the-san_original.jpg

CiTe0z8XEAA25nw.jpg large.jpg

CiS36XfW0AATmOc.jpg large.jpg

在第四節開打前,普帥走到鄧肯跟前,問愛徒能否再打下去,結果TD點頭,再次回到場上。在第四節,TD打足全部12分鐘,比兩隊所有球員都要多,他的19分,更是比阿域治(LaMarcus Aldrudge)還多出一分。有人說,因為這是他的告別戰,所以每分鐘都不想浪費;我卻認為,是鬥心驅使着TD前進。早在2012 年,馬刺領先兩場下,之後連輸四仗,不敵雷霆出局,已有不少聲音指TD和馬刺太老了,結果呢?這支老球隊讓所有人跌破眼鏡,在2013年只差一步,再於2014年重上頂峰。

英雄會老,戰魂不老。TD和Manu尚有一年合約(球員選項),要退,的確是可退下來,但離普帥出任美國隊主教練還有一年時間,更合理的期待是再衝一季,然後才步下戰場。對TD來說,問題不大;至於Manu,雖然今夏還要為國出戰奧運,但考慮到他今季遭受「男人最痛」,睪丸受創,大大影響了發揮,要是來季無傷無病,與柏加(Tony Parker)並肩多一季,不是奇事。GDP不知多久以前,已被標籤為「老人兵團」,多老一年,又有何難?

就算TD和Manu退下,馬刺換了班的「後GDP年代」,其實早已展開。LMA和尼納特(Kawhi Leonard)已擔起大旗,但要在當今重攻輕守的風氣下,在講速度和三分波的主流下,要憑防守贏得冠軍,會比過去任何一季都要困難;尤其是季後賽的裁判尺度,更明顯偏向進攻一方。今季礙於後場老化,火力不足,馬刺被迫由行雲流水的團隊籃球,調整為防守勁旅,可是老化及內線不夠硬淨,令籃板成為弱點,有時守到最後,還是被雷霆搶下進攻籃板,極之洩氣。

今夏自由身不乏內線長人,加素(Pau Gasol)是遲了兩季,但他的策應能力及籃板,可大補LMA的不足;至於TP及迪奧(Boris Diaw)的同鄉老友諾亞(Joakim Noah),也可對症下藥。最理想的結果,當然是GD齊齊跳出合約,然後以老將底薪再打一季,騰出薪金空間,再簽下有份量球員,再戰一季。最可惜是不惜大幅減薪來投的大衛韋斯(David West),再次望冠興歎。

陳綺貞也有首歌叫《沙漏》,首兩段歌詞是這樣的,好像馬刺今季的命運,也描畫了TD的身影。

我用沙子蓋一座城堡
為甚麼浪一來就不見了?
我用沙子畫一幅畫
為甚麼風一吹就不見了?
我把沙子全都關起來
為甚麼時間不為我留下?
昨天的沙灘還在那
昨天的腳印去哪裡了?

他們說 生命像一粒沙
如果生命她會說話
她會說 謝謝你愛她
像大海愛着浪花

常規賽67場勝仗,史上最佳的主場戰績,隨住馬刺出局,可以如沙丘城堡,被雷霆孖寶沖刷得半點不剩,可是籃壇巨人鄧肯的足印始終不退。不止是五座總冠軍,而是身體力行地堅守傳統籃球價值觀,用最基本的打法,藉傳球走位,盡最大的努力,對抗後浪,將大衛羅賓遜(David Robinson)在2003年交托在手的火炬,一直傳承下去。

自1997年以來,馬刺迷都是幸運的,因為那名「新人」總是帶住我們朝冠軍前進,19年來都做着好夢;當中有奪冠的甜美,也有失諸交臂的低落,不變是那份堅持、忠誠和驕傲。就算身邊的隊友轉了又轉,TD始終如一地穿上21號球衣,上場後拉拉籃框,然後打板、轉身,抓下籃板,送出助攻,在後備席上拍拍隊友的頭,真心為每個隊友贏得榮譽而高興。總決賽MVP無論是TP或是Kawhi,你都清楚知道,支撐起馬刺的,一直都是那名「新人」。「如果生命她會說話/她會說/謝謝你愛她」這可會是TD對球迷多年來不離不棄的的心聲?

雖然我相信TD和Manu下季仍會回來,可是見到三老力戰而敗,總是難免感慨,當鄧肯兩鬢漸見星霜,不止GDP,其實我們都老了。

浪花淘盡,英雄低首,長河滾滾,往事如沙……

13179378_940922246023391_3509059631472662939_n.jpg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