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二十章【光北的改變】[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王忠軍、詹傑成,你們在搞什麼,快點跟上啊!」李光耀轉頭,對著大幅落後的王忠軍跟詹傑成大吼著。

詹傑成與王忠軍聽到李光耀的大喊聲,察覺到自己與隊友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咬牙拼命想要跟上。

站在場邊看著球員的李明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眉頭微微皺著,眼神深沉。

在與向陽的比賽結束之後,就連李明正自己都不禁為勝利感到喜悅,讓自己放鬆了一天,載著心愛的老婆來了一場大海、啤酒、披薩的旅行,最後用晚上油膩膩的烤肉慶功宴作為結尾。

不過在慶功宴結束的當下,李明正很快收心,晚上回到家就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計畫,綜合之前在德國與美國的執教經驗,還有球員的特性,腦海中很快浮現藍圖,對接下來的訓練菜單有很清楚的方向。

不管是球員時期,或者是現在的教練身份,李明正都對自己有著相當的自信,可是這股自信沒有蒙蔽他的心眼,他很清楚明白地知道光北如果要在甲級聯賽站穩腳步,那麼接下來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可是離甲級聯賽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根本不可能在這短暫的時間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所以現在能夠做的,就是挑選最重要的事情,以求在這短暫的時間內獲得最大限度的進步。

而擺在第一要務的,就是防守。

防守,一直以來是光北最大的問題,尤其後衛的防守更是一大罩門,王忠軍、詹傑成、包大偉三個人在加入光北之前,根本沒有受過正規的系統性訓練,雖然王忠軍跟詹傑成各有讓人驚豔的三分球跟控球能力,但是防守奇爛無比,到了甲級聯賽之後會非常危險,而包大偉是一個非常認真的球員,態度可取,因為沒有什麼突出的能力,所以把所有的心力投注在防守跟快攻上,不過他的進步雖快,到了最強大的甲級聯賽,憑他現在的腳步也很難應付。

禁區的問題本來也很大,辜友榮來了之後讓李明正著實鬆了一口氣,但是辜友榮的到來並不代表禁區就毫無弱點,禁區還是存在令他擔憂的不安因素,那就是犯規麻煩。

光北禁區的輪替陣容總共有五個人,辜友榮、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麥克,乍看之下這個禁區陣容相當豪華,不遜於一般的甲級球隊,但是當中存在著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那就是除了辜友榮之外,光北並沒有真正的中鋒,如果辜友榮陷入犯規麻煩,那麼禁區就會陷入非常大的困境,如果再考慮到包大偉尚未成熟的防守技巧,還有詹傑成跟王忠軍慘不忍睹的防守腳步,由後衛築起的第一道防線本身就存在著如此可怕的缺陷,若是辜友榮為了補防不斷賠上犯規,早早陷入犯規麻煩,那麼不提進攻端的問題,防守端就足以讓光北自亂陣腳,在場上自我毀滅。

防守,絕對是現在光北最需要重點加強的地方,沒有防守,那麼光北絕對沒辦法在甲級聯賽走太遠。

除了防守之外,李明正還相當擔心一個問題,體能。

甲級聯賽毫無疑問是台灣高中籃球界最強的聯盟,能夠站上這個聯賽的球隊,實力一定非同小可,光北之後遇到的對手必然更高、更快、更壯、更準,到時候球員在防守端面臨的壓力是乙級聯賽的數倍以上,對於體能的考驗更是嚴峻,除了對手的實力更強之外,甲級聯賽受到外界關注的程度一年比一年增加,場邊會擺滿廣告看板,也會坐滿人,更會有電視直播,那種心理層面的壓力,更是可能影響比賽勝負的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之一。

球隊早上的訓練才剛開始,看著場上詹傑成與王忠軍已經跟不上其他人,李明正眉頭深深皺起,縱使他打從心底相信光北高中跟以往一樣,莫名其妙聚集了一群古怪但是卻充滿天賦才情的球員,蘊藏在球員體內的潛力絕對不輸給任何甲級聯賽的球隊,就算跟被大家稱為無法打倒的王者啟南相比,李明正都有相當的自信,可以拍胸脯向大家保證,光北高中的球員擁有的潛力絕對不會輸給啟南,可是李明正卻也沒辦法否認,光北球員的基本功實在還不到家。

看一個球員的實力強弱,首先要觀察的不是球員的技術,而是體能。

在籃球這個世界,體能是基礎中的基礎,而不管在任何領域都可以套用的道理,越是基礎的東西,越是重要。籃球場上一切的活動都必須倚靠體能,體能好的球隊,或許不是一支強的球隊,但是體能差的球隊,必定是一支差勁無比的球隊,而防守,正是極耗費體能的苦力活。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在提升球隊防守能力的同時,又大幅拉高球員的體能呢?

「喝呀───!」一道大吼聲傳來,把李明正從混雜的思緒抽離開來。

李明正望向球場,看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景象,讓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辜友榮還真是有鬥志呢!」

球場上,現在正在進行的是全場折返跑,以吳定華的哨音為準,嗶聲一響,就馬上折返往回頭跑,嗶聲沒響,就奮力往前衝。

這是模擬場上快速攻守轉換的時候,球員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轉身向前場快攻或是跑回後場防守。

一直以來,不管是哪一種練習,跑在第一個,也總是第一個完成練習的必定是李光耀,但是今天,場上出現了不同以往的景象。

現在跑在第一個,赫然昨天才轉來的辜友榮!

然而這種情形沒有維持很久,李光耀很快就超過辜友榮,不過在超越的瞬間,吳定華奮力吹哨,尖銳的哨音響起。

〝嗶──!〞

每個人立刻轉身衝刺,而轉身這個動作,因為牽扯到重心的關係,對身高比較矮的人有利,因此李光耀利用這個機會再次跑在最前面,一馬當先。

不過辜友榮絲毫不氣餒,奮力地追了上去,大腳一跨,馬上追近李光耀,在短距離的衝刺速度,辜友榮竟然絲毫不亞於李光耀!

整個籃球場,似乎就這麼變成李光耀跟辜友榮較量的地方,而在光北籃球隊,什麼不多,最多的就是不服輸的球員,見到李光耀跟辜友榮好像旁若無人地跑在前面,立刻激起其他人的好勝心,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謝雅淑、包大偉知道訓練才剛開始沒多久,接下來李明正一定還有更多更可怕的訓練等著他們,但是看到李光耀跟辜友榮在前面獨領風騷,就讓他們覺得非常不爽,於是乎全然不顧體力的消耗,全部拼盡全力追了上去。

至於麥克,身為全光北隊最願意服輸的人,他也一樣追了上去,不過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只是單純不想要落單而已。

最後是王忠軍跟詹傑成,這兩個現在光北體能最差的人,同樣不服輸,也充滿了鬥志,就算衝刺的速度跟不上,可是精神上也絕對不想認輸!

一時間,早上固定性的練習,因為辜友榮的關係,變成了近似於爭奪勝負的較量。

李明正看球員更像是在競爭的模樣,臉上出現大大的笑容,從口袋裡面掏出哨子,對吳定華說:「接下來就交給我來吧,這群小毛頭這麼有精神,當然要交給我操爆他們!」

話一說完,李明正馬上奮力吹了哨子。

〝嗶──!〞

〝嗶──!〞

〝嗶──!〞

相比吳定華又慢又固定的吹哨頻率,李明正才剛接手,馬上展現出與吳定華迥異的風格,連續三道哨聲,中間只間隔了短短一秒鐘,讓球員才剛邁出腳步就要轉身回頭跑。

在三次哨音之後,李明正又讓球員衝刺到接近底線的位置,接下來又是一連串激烈的哨音。

〝嗶──!〞

〝嗶──!〞

〝嗶──!〞

〝嗶──!〞

〝嗶──!〞

連續五道哨聲,間隔時間比起剛剛更短,讓球員像是陀螺一樣幾乎是在原地團團轉,接下來又讓球員往前衝,但是這一次李明正在球員通過中線的時候,就開始吹哨。

〝嗶──!〞

〝嗶──!〞

〝嗶──!〞

李明正的哨音又急又快,重點是來得出奇不意,毫無規律可言,根本無從判斷他什麼時候要吹哨,只能運用身體的反應速度試著跟上,而正是因為如此,球員之間的體能與肌力差距很快就浮現出來,李光耀跟辜友榮兩人繼續維持競爭的關係,但是李光耀稍勝一籌,而緊跟在兩人身後的是高偉柏、魏逸凡與楊真毅,禁區三人組以極為接近的距離緊追李光耀與辜友榮兩人不放,接著則是謝雅淑、包大偉、麥克,三人氣息粗重,體力很明顯大幅下滑,已經被李光耀與辜友榮拋在腦後,還是使盡全力才勉強跟在禁區三人組後面,至於王忠軍跟詹傑成,兩人體能條件平等的差,但是就肌力來說,詹傑成還要勝過王忠軍,因此可以以更快的速度轉身折返,現在最落後的人就屬體能跟肌力都最弱的王忠軍。

〝嗶──!〞

〝嗶──!〞

〝嗶──!〞

就這麼讓球員進行將近三十次折返之後,李明正看得出來大家體力已經耗盡,對著球員大喊道:「好,最後一次哨聲之後,衝刺到底線!」

〝嗶───!!!〞

李明正吹出今天最響亮的哨音,所有人在這個瞬間折返,往底線衝去。

李明正見到球員先後衝過底線,吸飽氣大喊道:「休息五分鐘!」

所有球員跨過底線的瞬間,不是累的像是隨時都可能倒在球場,就是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向跑道,拿起裝滿水的寶特瓶,咕嚕咕嚕的大口喝水。

因為辜友榮的關係,每個人不管這還只是今天早上第一項訓練而已,拼盡全力,把自己累的滿頭大汗,耳裡甚至可以聽到心臟像是大鼓般低沉的咚咚跳動聲,體力較差的王忠軍、詹傑成練習結束之後,走到跑道拿水後就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臉色蒼白,彷彿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體力較好的謝雅淑、包大偉、麥克,本來站著休息,但後來發現自己雙腳竟然在顫抖,不再硬撐,坐了下來,在經過有史以來最瘋狂的一次折返跑練習之後,還有餘力站著的人,就只剩下楊真毅、高偉柏、魏逸凡、辜友榮跟李光耀。

不過在沒有保留體力地完成這項訓練之後,其實光北實力最強的五個人也十分疲累,他們也想坐下來休息,但是在其他四人都沒有坐下來休息喝水,他們就絕對不允許自己坐下來。

他們既是並肩作戰的隊友,也是互相較量的對手,這種兩極化的關係,正是讓剛剛折返跑訓練效果可以達到最大化的助手。

而休息時間僅僅過了一分鐘,李光耀喝了幾口水,在依然喘著大氣的情況下,從放在一旁的大籃子裡面拿出一顆籃球,走上籃球場,站在罰球線上,右腳腳尖對準籃框,閉上雙眼,幻想現在是第四節最後一分鐘,球隊落後1分,而他現在正準備執行兩次罰球,周圍的觀眾聒噪不已,對他大喊著:「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投不進!!!」

在比賽只剩最後一分鐘的情況下,這兩次罰球有可能決定比賽的勝負,把兩次罰球投進,光北就可以逆轉比賽,除了在比數上壓過對手,場上的氣勢也倒向光北這一邊。

這兩次罰球,無比重要!

李光耀腦海裡的幻想越來越真實,胸口出現緊繃的感覺,心臟跳動本來已經慢慢緩和,在此時又開始大幅加速,而呼吸也變得紊亂。

李光耀睜開雙眼,盯著籃框,深吸一口氣,調整呼吸,往下運了三次球,膝蓋微蹲,將球舉至額頭上前方的位置,輕柔地將球投出。

〝唰。〞

辜友榮大口大口地喝水,看著李光耀站在罰球線上,過了許久才投出一球,目光疑惑地看向魏逸凡、楊真毅、高偉柏三人:「他在幹嘛?」

高偉柏回答:「據他本人說,他是在模擬第四節最關鍵時刻兩次罰球的情形,他說在剛結束練習時,還是滿頭大汗、喘著大氣,心臟快速跳動的情況下,模擬的效果才會最好。」

辜友榮看著李光耀又投出一球,且又是空心入網,又問:「他平常都這樣嗎?教練說休息了,他還是繼續練?」

魏逸凡點頭說:「他常這樣,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做給我們看,要用這種方式激我們,可是要我像他那樣練球,我真的受不了,太累了。」

楊真毅在一旁附和道:「他的體力好像是用不完一樣,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

辜友榮聽著三人的話語,又看了在場上練習罰球的李光耀,牙一咬,把瓶蓋扭緊之後,放下手中的寶特瓶,大步走到大籃子前,彎腰拿了一顆籃球,走到李光耀對面的半場,站在籃框下,開始進行左右兩手的勾射擦板練習。

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三人見到辜友榮走上場,你看我我看你,高偉柏首先大吼一聲:「好,要這樣是吧,誰怕誰,我也來!」

高偉柏一吼完,馬上拿了一顆籃球,衝到球場上去。

魏逸凡緊接在後:「靠,烏龜怕鐵鎚,蟑螂怕拖鞋啦!」說完,魏逸凡也拿了籃球跑上場。

楊真毅看了辜友榮、高偉柏、魏逸凡先後跑上球場,當然不願落後,拿了球跑上場。

吳定華見到這種場面,轉頭對李明正說:「辜友榮一轉來,球隊的氣氛好像變得更積極了。」

李明正臉上出現惡魔式的笑意:「這也代表我操得還不夠凶,他們還有力氣可以自己練球,好,我決定了,今天練習量加倍!」

—–我是分隔線—–

〝嗶───!〞

尖銳的哨音傳來,李明正看著動作緩慢無力的球員,大喊道:「好,今天就到此為止,大家休息一下,等一下回教室上第一節課了!」

李明正話一說完,包括李光耀在內,每一個球員都無力地坐在地上,氣喘吁吁,彷彿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幹,今天真的太…太誇張了啦…」詹傑成依然沒改過罵髒話的習慣,不過除了髒話之外,他也想不出更強而有力的語言來表達現在他的感受,直接躺在球場上呈現大字型。

包大偉也在他身邊躺下來:「累…累死…我了…」

王忠軍不斷喘著大氣,在包大偉之後躺了下來,看著藍天白雲,很想就這麼睡在球場上。

謝雅淑看著三人的舉動,大罵:「你們這群…沒用的傢伙…,這樣就…不行了!」訓練才剛結束,謝雅淑氣息還沒有調好,講話斷斷續續的。

「來,水在這。」楊信哲主動把寶特瓶放在球員腳邊,他剛剛光是在旁邊看李明正操球員就覺得快吐了,今天的練習量實在太誇張了,而所有球員竟然都撐了過來,讓他感到非常佩服。

若要比較對籃球的熱愛,楊信哲有強烈的自信,光北絕對不會輸給其他的甲級球隊,若不是對籃球有近乎瘋狂的執著與喜愛,絕對沒有人可以撐過李明正的地獄式訓練。

辜友榮從楊信哲手上接過寶特瓶,低聲說了句謝謝之後,馬上扭開瓶蓋大口喝水。

身為向陽王牌球員的他,今天第一次完完整整地體驗到李明正的嚴格訓練,訓練量比起向陽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除了李明正之外,球場上還有一個更嚴格的人,那就是李光耀。

在訓練中,李光耀會不斷叫喊著落後的人趕快跟上,自己則是一馬當先完成訓練,但是完成訓練之後卻又不會停下來,會一直做到所有人都完成訓練為止,成為球隊裡面第一個完成訓練,更是訓練量最多的球員。

一般來說,除了李光耀之外,其他人完成訓練之後就會休息,因為李明正的訓練量很龐大,要適當的保留體力,不然絕對撐不過去。

然而今天的情況卻有所不同,因為光北又多了一個非常不服輸的人,辜友榮。

辜友榮不願意在訓練上有任何一絲一毫輸給李光耀的地方,所以李光耀做多少訓練,他就跟著做多少訓練,甚至要求自己要在訓練的時候超越李光耀,成為球隊裡面第一個完成訓練的人,而在辜友榮剛加入光北就展現如此企圖心的情況下,其他人可不想示弱,高偉柏、魏逸凡、楊真毅把保留體力的想法完全拋到腦後,拼命地把自己逼到極限,而光北本身就是一支聚集了一群不服輸的傢伙,一看到最強的五個人拼命的模樣,其他人就算實力、體力、能力不如他們,態度上也絕不認輸。

想當然爾,今天練球結束之後,每個人像是淋過一場大雨一樣,渾身濕透,而疲勞程度也是有史以來的最高點,就連體能最好的李光耀,都露出了相當疲憊的表情。

李光耀坐在地上喝水,調節呼吸,涼風陣陣吹來,帶走身體的熱氣,讓李光耀覺得舒服些。

「王忠軍,你還行不行啊,怎麼一副快掛了的樣子?」呼吸漸漸緩和之後,李光耀開始開起玩笑:「留一點力氣吃早餐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最近愛慕我的女生有越來越多的趨勢,桌上的早餐越來越多,你跟麥克等一下可要幫我吃光…」

李光耀話還沒說完,腦海中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本來已經疲累無比的身體突然湧現精力,霍然站起身來,把寶特瓶裡面的水喝光,抓起放在籃球架旁的後背包,對隊友跟教練留下一句:「我先走了!」,然後就飛也似地一溜煙就不見人影。

辜友榮看到李光耀這個模樣,大惑不解地問:「他這是怎麼回事?」

高偉柏懶洋洋地回答:「看也知道是要去找女朋友,沒看到他滿面春風的模樣嗎,擺明的就是心裡春花開,開燦爛。」

辜友榮又問:「找女朋友幹嘛那麼急,不同校嗎?」

詹傑成說:「你如果見過他女朋友的話,就知道他為什麼這麼急了。」

辜友榮想了想,再問:「他女朋友很正?」

包大偉拉高音調:「豈止是正而已,他女朋友是我們光北高中的校花,根本就像是電視模特兒從電視裡面跳出來一樣。」

辜友榮露出一副少來,最好有這麼誇張的表情,謝雅淑見到他的表情,馬上接著說:「是真的,連我這個女生都覺得他女朋友真的超、級、漂、亮,而且人也很好相處,沒有大小姐的嬌氣。」

辜友榮揚起眉頭:「大小姐?」

楊真毅說:「前天晚上吃慶功宴,李光耀有帶女朋友來,吃完飯之後,有司機開了一台賓士S 500載她回家。」

辜友榮嘴巴張大成O字型:「真的假的,李光耀這種白目到極點的傢伙,竟然交的到這麼優的女朋友?」跟李光耀相處還不到24小時的時間,辜友榮就對李光耀自信狂妄兼臭屁的個性有切身的體驗。

謝雅淑嘖了一聲:「我也覺得他女朋友的眼睛有問題。」

包大偉說:「說不定是他女朋友上輩子欠他太多,這輩子來還債。」

詹傑成嘆了一口氣:「怎麼現在的正妹眼睛都好像瞎了一樣?」

魏逸凡感嘆:「李光耀這小子,真是太讓人羨慕了,他女朋友真的太誇張漂亮了。」

辜友榮見到幾個人的表情,失笑道:「他女朋友是有沒有這麼正啊,你們的反應也太誇張了。」

除了王忠軍跟麥克之外,其他人異口同聲地說道:「一點都不誇張!」

—–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最近搬家真的是一波三折,真的很希望今天可以順順利利…
—-
話說今天馬刺被淘汰出局,賽前大部份人都相當看好馬刺,尤其雷霆第一場比賽完全被血洗。
我想大概沒有幾個人預測到這樣的結局吧,不過包含今年在內,雷霆跟馬刺三次交手,三次都由雷霆抱走勝利,代表馬刺真的就是拿雷霆那二人組無可奈何。
雖然我不是專業的球評,不過我到是想要說一下對馬刺這支球隊的想法。
我覺得馬刺厲害的地方在於,他們年年都保持一定的競爭力,年年都給人充滿希望的感覺,非常穩定的球隊。
可是馬刺的穩,現在看來似乎不完全是穩,而是帶有一點動不太了的「拖」。
不管是被灰熊老八,被太陽橫掃,被雷霆擊敗,我都認為他們在沉穩之中,少了那麼一點衝出來的尖鋒之氣。
而這所謂的尖鋒之氣,雷霆絕對可以壓過馬刺,雙槍,0號西河還有35號雷帝,兩人的組合主宰力實在太強悍了。
尤其是西河,馬刺真的拿他沒辦法,不管進攻或防守,就是被這個傢伙給衝散了。

可惜,真的可惜,因為就連我自己,心中預測馬刺會一直到西冠才被勇士擊敗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