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一十九章【背影】[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嘎呀嘎呀、嘎呀嘎呀…〞

什麼聲音?

辜友榮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衣服與雜物在身旁散亂不堪,日光燈在天花板上傳來刺眼的光芒,讓他一時之間難以睜開眼睛。

辜友榮下意識用右手遮擋住刺眼的光芒,眨了眨眼睛,覺得眼睛又乾又澀,坐起身來,發現自己左手壓著一張大卡片。

看到這張簽了許許多多鬼畫符般名字的大卡片,辜友榮這才想起這個陌生的地方,是李明正教練的家裡。

一股蒼涼的感覺襲來,辜友榮臉上泛起一絲苦笑,就算再怎麼不適應、不習慣、不喜歡現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但是手邊的大卡片,散亂在旁邊的衣服,在床下的包包,還有這個房間,周圍一切的一切都告訴他,他現在已經不再是向陽的球員。

辜友榮拿起卡片,看著左下角一小圈像是波浪般皺折的痕跡,伸出左手輕輕撫摸著。

昨天晚上看著隊友寫給他的話語時,他眼眶裡的淚水像是水庫洩洪一樣不斷流出來,止也止不住,而其中一滴淚水就這麼滴落在卡片上,留下一道無法消除的痕跡,因為這張卡片,他獨自一個人在房間裡不知道默默哭了多久,躺在床上看了手機上向陽隊友傳來的訊息,他們不斷問著卡片跟光北的問題,還有人提議現在手機很方便,可以直接視訊,不過這個提議被辜友榮理所當然地拒絕了,他可不想讓隊友看到他狼狽的樣子,就這麼躺在床上一個一個回覆訊息,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辜友榮嘆了一口氣,如果他現在這種脆弱又軟弱的模樣被隊友跟教練看到了,一定會讓他們十分失望吧,畢竟他當初可是帶著所有人的祝福跟期望來到光北高中的。

辜友榮拿起躺在旁邊的手機,喚醒螢幕,螢幕跳出電池電量不足,請趕快充電的提醒字樣。

辜友榮馬上拿起插頭跟充電器,為電量只剩下不到10%的手機注入一些活力。

辜友榮看著凌亂的床舖,開始動手整理起來,不過在這個寂靜的時分,一陣拍球聲讓他停止手邊的動作。

辜友榮皺起眉頭,拿起手機一看,螢幕上顯示著:4:06。

這麼早,是誰在打籃球?

辜友榮決定不去理會這陣拍球聲,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行李上,好在他放在向陽宿舍裡面的東西並不多,所以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把所有的衣服擺進衣櫃,雜物放在書桌與抽屜裡,凌亂的房間很快變得整齊,最後,他拿起向陽的球衣,球衣上繡著向陽高中,36號,球衣背面還有大大的辜友榮三個字。

辜友榮看著球衣,在向陽高中生活將近三年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籃球隊的回憶,上課的回憶,比賽的回憶,聊天打屁的回憶,放假時球隊一起出去玩的回憶,讓辜友榮再次紅了眼眶。

都已經哭了一整個晚上了,還沒哭夠嗎?

辜友榮暗罵自己,連忙將球衣掛進衣櫃裡,關上衣櫃,藉由這種近乎於逃避的方式止住心裡的傷悲。

整理好房間之後,正當辜友榮考慮要不要躺回床上再睡一會時,原本的拍球聲變成清脆的唰聲,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難不成這附近有公園?

辜友榮皺起眉頭,心想不對啊,就算附近有公園,也不可能靠這麼近吧,他在房間裡面就可以清楚聽到拍球聲,距離絕對不會超過10公尺。

辜友榮越想越奇怪,驀然間,他想起昨天李明正對他說過,因為房間旁邊的樓梯是木頭做的,所以走動的時候會有點吵,晚上睡覺可能會被吵醒。

剛剛把他吵醒的那陣嘎呀嘎呀聲,不就是踩踏樓梯時發出的聲音嗎?

辜友榮揚起眉頭:「該不會…?」

辜友榮轉開喇叭鎖,走出房門,少了一道門的阻擋,拍球聲更明顯了,而才跨出幾步,辜友榮便發現在黑夜下本該一片漆黑的客廳,卻異常地明亮。

辜友榮加快腳步,發現光源是從落地窗傾洩而來。

辜友榮身體一轉,往落地窗走去,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他看到一座籃球場,而球場上,李光耀正在練習帶一步跳投。

看到這一幕,辜友榮雙拳緊握,心裡面所有的悲傷、失落、自責全部轉化成不甘心,而且是極度的不甘心,李光耀這個擊碎向陽前往甲級聯賽夢想的最大元凶,在凌晨四點起床練球,而他竟然還沉溺在一些雞毛蒜皮的負面情緒中無法自拔!?

辜友榮咬牙,心裡的怒火熊熊燃燒,他到底在搞什麼東西,他放下自尊心來到光北可不是為了哭哭啼啼地看隊友寫給他的卡片,而是為了在接下來的甲級聯賽有所表現,讓大家注意到他,讓他成為籃球員這個夢想可以更順利一點!

看著李光耀的身影,辜友榮伸出右手,賞了自己一個大耳光。

清脆的啪一聲響起,火辣辣的疼痛傳來,辜友榮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喚醒自己,轉身走回房間,從衣櫃拿出球衣換上,關上燈,昂首闊步地走出李明正家裡,繞到庭院,看著李光耀已經練習到滿頭大汗,一股不服輸與不甘心的感覺油然而生。

辜友榮看到場外擺著一個大籃子,走向前,彎腰在裡面拿起一顆球,這時李光耀終於注意到辜友榮,對他打招呼:「早啊,沒想到你也這麼早起!」

辜友榮對李光耀點點頭,簡單地回應:「早。」

李光耀問道:「天氣還蠻涼的,你穿這樣不會冷嗎?」

辜友榮感受到凌晨時分的涼意,明明都起了雞皮疙瘩,卻逞強說:「不會。」

李光耀露出佩服的表情:「厲害,我現在暖身的時候總要多穿一件外套,不然都會冷到發抖,完全沒有暖身的效果。」接著自己結束這簡短的交談:「好啦,再聊下去聊不完,不打擾你練球。」

話說完,李光耀轉身面向籃框,站在弧頂三分線外面,又開始練習左右兩邊的帶一步跳投。

辜友榮坐下來,一邊拉筋一邊觀察李光耀,發現李光耀就連練習都絲毫不含糊,每一個動作都要求完美,運球,向前大跨步,收球,雙膝彎曲,高高跳起,雙手舉起球,左手輕輕扶著球,右手五根手指放在籃球下方,身體在空中達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手指輕柔地將力量平均施加在球上,將球投出。

〝唰。〞

辜友榮咬牙,從李光耀的動作他可以知道一件事,冠軍賽李光耀投進的壓哨致勝球,並不是運氣好,而是李光耀經過了日積月累,不知道幾千幾萬次的練習之後,濃縮而出的致命一球。

那是千錘百鍊,毫無雜質的一球。

一想到這裡,辜友榮更不甘心了,馬上開始活動關節準備練習,他從國中開始就是球隊裡面的靈魂人物,最強的球員,他無法接受現在轉來光北,球隊裡面卻有一個比他強的人。

辜友榮僅僅花了五分鐘的時間暖身,聽著球場另外一邊不斷傳來唰聲,辜友榮眼神露出熊熊鬥志,也不管身體還未完全熱開,就這麼開始練習切入大轉身上籃與禁區腳步。

而聽到辜友榮運球與投籃聲,李光耀眼神精光一閃,精神更是集中,幾天前才跟辜友榮帶領的向陽正面交手,李光耀深深明瞭辜友榮是一名非常強的球員,雖然為辜友榮的到來感到開心,可是李光耀也清楚知道,辜友榮跟他之間,除了是隊友之外,依然存在著競爭對手的關係。

李光耀心想,我會讓你在甲級聯賽品嚐勝利的滋味,可是球隊老大這個位置,我是怎麼樣都不可能讓給你的!

凌晨四點半,在這個台灣大多數人都還在沉睡的時間點,李光耀與辜友榮背對著彼此,在球場上努力練球。

空氣中彌漫一股緊繃的氣氛,對李光耀與辜友榮來說,現在的練習不單單只是練習,還是兩人無形之中的較量。

沒有教練、隊友在一旁看著,但是因為有對方的存在,李光耀與辜友榮在凌晨時分的練習拼盡了全力,一直練到五點二十分,李光耀停了下來,回頭問:「辜友榮,你今天要怎麼去學校?」

辜友榮也停下手邊的動作,轉頭面對李光耀,揚起眉頭:「什麼?」

李光耀理所當然地問:「等一下球隊要練習啊,你要怎麼去學校?」

辜友榮說道:「教練應該會載我吧,就跟昨天晚上載我來你家一樣。」

李光耀擺擺手,提議道:「坐車去練球多無聊啊,要不要跟我一起騎腳踏車去。」

辜友榮臉上出現猶豫,李光耀馬上說:「走啦,我們家裡面剛好有兩台腳踏車。」

辜友榮說:「我去問教練的意思。」

李光耀大笑:「有什麼好問的,我之前跑步上學我爸也沒有任何意見啊。」見到辜友榮依然猶豫的表情,李光耀換了一個方法,一個對付其他隊友時非常有用的方法。

李光耀說:「還是你怕騎腳踏車去學校太累,等一下球隊訓練的時候跟不上我們?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坐我爸的車吧。」

辜友榮臉色一變:「誰跟不上你們,騎就騎啊,腳踏車呢?」

李光耀臉上浮現笑容,光北籃球隊,又多了一個死不服輸的傢伙了。

—–我是分隔線——

辜友榮騎著腳踏車,跟在李光耀後面,昨晚因為李明正還有送其他的球員回家,車子在完全陌生的道路左彎右繞,讓他連光北高中到李明正家裡的路都搞不清楚,而且晚上跟白天的景致差的太多,除了路燈之外,他完全認不出周圍,讓他別無擇,只能跟在李光耀後面。

辜友榮就這樣跟在李光耀身後一直騎,騎著騎著,腦海中很快浮現一個疑問。

光北高中有這麼遠嗎?

李光耀雙腳奮力踩踏踏板,速度飛快,辜友榮則在他後面保持著兩到三公尺的距離,兩邊的景物不斷往後退,風聲在耳邊呼嘯,辜友榮覺得現在是他學會騎腳踏車以來,騎得最快的一次,有一些騎機車騎得比較慢的人,甚至會被他跟李光耀遠遠拋在腦後。

為了跟上李光耀,辜友榮雙腳不斷踩踏踏板,這還是他第一次騎腳踏車騎到大腿肌肉出現緊繃的感覺,而他無法想像,這一段路程如果換成跑步的話,需要跑多少時間。

辜友榮心想,早上四點爬起床練球,接著要跑步或者騎車到學校,到學校之後還有球隊的晨練,而晚上球隊還要再一次訓練,這種訓練量實在太可怕了…

辜友榮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絕對是一名非常努力練習的球員,進到向陽高中之後,他總是第一個到球場準備練球,也絕對是最後一個離開球場,週末時,高一他儘管會回家,但是早上跟下午一定都會到附近的公園報到,自主練習,而高二跟高三雖然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學校,但週末換到體育館報到,只有偶爾的偶爾會跟隊友利用週末的時間出去放鬆自己,向陽王牌這個稱號,是他用比其他隊友更多的努力換來的。

透過努力練習得來的實力,加上上天賦予他的身高,他才可以在禁區橫行無忌,在比賽時以一己之力主宰戰局,而所有人也認為由他帶領的向陽高中,一定可以拿下冠軍前往甲級聯賽,不過向陽全校上下所期望的一刻並沒有到來,前往甲級聯賽的願望,被一支今年才剛創立籃球隊的光北高中狠狠擊碎了。

這種結果非常令人心碎,而對於帶領向陽的辜友榮來說,那心碎的程度冠於全校,不過現在,辜友榮對於輸球的悲痛與心碎,一時之間煙消雲散。

看著李光耀的背影,辜友榮覺得輸給光北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因為帶領光北高中的球員,是一個比他更努力練球的傢伙,大前天的輸球,說穿了根本就只是他們技不如人而已。

輸給一個比你認真練習,更渴望強大的球員,有什麼好心碎的!?

辜友榮雙手緊握握把,牙齒緊咬,用力踩踏踏板,在他眼中,李光耀的背影突然變得異常的高大,像是一座高山一樣,讓他心裡出現難以翻越的挫折感,在今天之前,他萬萬沒想到台灣在甲級聯賽之外,竟然有人會給他這種感覺。

辜友榮緊盯著李光耀,你這個傢伙,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是分隔線——

早上六點零五分,光北高中的操場空無一人,在這個時間點,本該開始練球的籃球隊,現在正在教練辦公室裡面量身高體重。

楊信哲手裡拿著筆記本,看著機器上顯示的數值,一個一個紀錄下來:「王忠軍,170公分,65公斤,好,下一個。」

「楊真毅,185公分,80公斤,下一個。」

「魏逸凡,188公分,85公斤,下一個。」

「高偉柏,193公分,90公斤,下一個。」

「李光耀,184公分,75公斤,下一個。」

「李麥克,193公分,80公斤,下一個。」

「詹傑成,180公分,70公斤,下一個。」

「包大偉,180公分,72公斤,下一個。」

「辜友榮,204公分,100公斤,下一個。」

楊信哲看著謝雅淑,指著機器:「上去啊。」

謝雅淑疑惑:「我也要?可是我是女生。」

楊信哲用力點頭:「這跟男生女生沒有關係,妳就是我們光北籃球隊的球員,只要是球員,我就要登記你們的資料。」

「是!」謝雅淑站上機器,看到顯示出來的數值,興奮地大叫一聲:「我長高了!」

楊信哲說道:「謝雅淑,178公分,65公斤。」

李明正喊道:「身高體重量完,現在到跑道集合,雅淑帶操,帶操完跑操場十圈。」

身為隊長的謝雅淑馬上大喊一聲:「是,教練!」隨後回頭對隊友大喊:「動起來,快一點,我們今天已經多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在這裡,再拖下去就不用練球了!甲級聯賽已經快開始了,其他球隊是不會因為我們偷懶而怠惰的!」

謝雅淑話一說完,李光耀一馬當先往前衝:「最晚到跑道的人請大家喝飲料!」

這也太幼稚了吧…

辜友榮才如此心想而已,光北高中的其他球員馬上跟在李光耀身後往前衝,辜友榮這才覺得事情好像不太對勁,連忙邁開腳步往前衝,但是反應一整個慢了一拍的他,當然趕不上其他人的腳步,最後一個抵達跑道。

李光耀對辜友榮說:「我要喝舒跑,不是鋁罐的哦,我要喝寶特瓶的舒跑。」

然後其他人對辜友榮舉起食指,除了王忠軍緊閉雙唇之外,皆異口同聲地說:「加一。」

—–我是分隔線——

在球員們準備熱身跑步的時候,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三個人還在教練辦公室裡面。

李明正手裡拿著楊信哲剛剛寫下的身高體重的紀錄,滿意地點點頭:「現在的小孩還真是會長,才過了幾個月而已,就有很多人長高。」

吳定華說道:「現在的小孩營養夠啊,哪像我們當年,整天都吃地瓜飯,想要長得高還要上天保佑。」

李明正笑道:「時代不一樣,以前190公分就可以當中鋒統治籃下了,現在如果叫190公分的球員去站禁區,你看結果會怎麼樣。」

「這話說的也是沒錯,辜友榮突然轉到我們球隊,真的是上天掉下來的禮物。」

「確實如此。」李明正話鋒一轉,對楊信哲說道:「對了,信哲,等一下你去問辜友榮想要穿幾號,儘快把他的球衣做出來。」

楊信哲拍拍胸口:「沒問題!」

李明正將手中的資料交給吳定華:「至於甲級聯賽的資料那邊,就跟以往一樣,交給你負責了。」

「小事一樁。」

「好,那我要去整死那群精力充沛的小毛頭了。」

話一說完,李明正就要離開辦公室,但是吳定華卻叫住他:「等一下。」

李明正揚起眉毛:「怎麼了?」

「趁現在球員都不在,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你。」

李明正笑道:「問就問啊,搞得這麼神秘兮兮幹嘛?」

吳定華沒有跟李明正一樣露出笑容,表情嚴肅,認真地問:「甲級聯賽快到了,你覺得我們有機會贏嗎?」

李明正臉上笑意不減:「剛剛你不是還在高興辜友榮轉過來,怎麼現在又換上這種愁眉苦臉的樣子。」

「辜友榮轉過來確實是一件非常值得開心的問題,可是我很擔心,就算禁區有了辜友榮這個兩公尺的大肉柱,我們還是沒辦法在甲級聯賽生存。」吳定華說:「甲級聯賽是單淘汰賽,只要輸一場就要打包回家,在向陽這一場比賽之中,我看到球隊還有太多太多的弱點,雖然最後贏球了,但是我心裡面總覺得很不安。」

李明正一派輕鬆地說:「你是應該覺得不安,憑我們現在的陣容跟實力,到甲級聯賽的不利因子會非常多。」

吳定華臉色一沉,憂心問道:「所以你覺得我們沒辦法贏?」

李明正哈哈大笑:「我只是說不利因子會很多,可沒有說沒辦法贏,你跟葉流氓皺紋多了,年紀也大了,怎麼腦子卻一點長進都沒有,跟以前一樣充滿悲觀思想。」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覺得我們有辦法在甲級聯賽立足嗎?」

「唉呀,跟你溝通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為什麼大家總是把籃球當成數學,在籃球場上,1+1不一定等於2,可能等於0,也可能等於3,懂嗎?」

吳定華很明確地對李明正說:「不懂。」

李明正拍拍腦袋:「簡單說,我們只要把我們的優點最大化,缺點最小化,以我們現在的陣容,要在甲級聯賽贏球絕對不是不可能的事,就像之前我們不也是擊敗啟南高中嗎,你們怎麼就不會把相同的模式套用在現在的光北呢?」

吳定華說道:「我怎麼不記得我們之前有跟你講的一樣,有做什麼把優點最大化,缺點最小化的事情?」

「有啊,怎麼沒有。」李明正大笑:「把球傳給我,就是把優點最大化,缺點最小化的事情啊!」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啦!!!

最近在忙搬家,因為被出版社一而再再而三拒絕的我,決定要自費出版。
而自費出版所需要的,就是錢。
於是我辭掉義大利麵店waiter這個工作,然後準備搬到花費較便宜的南部,打算找更好的工作,並且持續省吃儉用。
我是個很笨的人,所以就用這種笨方法。

夢想這條路真的很苦,不過一路走來也很有意思。
希望我自己的故事,還有最後一擊故事本身能夠鼓勵到你們什麼。

大家一起加油,一起往夢想前進!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