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 Iverson:除了「訓練」,還有什麼…?[Where Basketball Happen]

ai

2002年5月7日,Allen Iverson在一次新聞發佈會被問有關「訓練」(Practice)的問題,此舉惹來Iverson的不滿,他埋怨記者不去訪問真正比賽的細節而花時間談訓練,結果他在對話中總共說了22次的「訓練」去反駁記者的提問,這次發言成為了大眾及媒體為Iverson奠下了一個印象:這個球員自私,也討厭訓練。

一句「We’re talkin about practice?」讓我們耳熟能詳,也被所有人無限放大了,在那次記者會上,除了訓練,Iverson還說了些什麼?

2002年的夏天,對於76人及Iverson來說是個是非不斷的時期,在該次新聞發佈會之前,76人隊剛在季後賽首輪遭波士頓塞爾特人淘汰,他們上賽季還殺進了總決賽,這一年卻在第一圈出局,懸殊的結果讓球隊管理層甚至費城的媒體開始琢磨是否應該交易Iverson來讓球隊變得更好。

教練Larry Brown與Iverson之間的矛盾是傳媒一直喜歡報導的話題,Larry Brown傾向對媒體透露一切,特別是對於球隊訓練一事上面,這讓傳媒抓著這個話題來理清他們二人之間的關係。在5月8日那個記者會之前,Iverson與Larry Brown私下進行了會面,然後Iverson出席了發佈會,記者在發佈會上問及這次會面的內容,Iverson表示:

「我讓他知道我是他院子裡的鬥牛犬,如果有人闖進來,我會毫不猶豫衝上前保護他的家庭,就像我認識他第一天開始做的一樣。」

接下來Iverson表明了自己與Larry Brown是站在同一陣線:
「我與他之間沒有問題,我愛Larry Brown,你們也許不相信我說的話,但他幫助我了很多,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也沒有MVP Allen Iverson。他無論在場內或場外都為我付出很多。

「當你勝利是,萬事皆好,但當你失敗時,就是Allen Iverson和Larry Brown之間的問題。當我們贏下比賽時,我和Larry Brown都會贏得讚賞,但輸球時,原因就會是我和他之間的問題,這是我需要學習和處理的事」

接下來記者開始在「訓練」這個話題上發酵,記者想Iverson澄清關於他訓練的習慣,因為記者平常不能目賭他的訓練,Iverson回答:

「如果教練說我缺席了訓練,那我的確是缺席了訓練,我可能在整年之中只缺席了一次訓練,但如果有人說,這只是很多次缺席中的其中一次,我不能接受。」

他又強調了如果球隊通過交易能令球隊變強,自己願意接受交易,他可以接受,費城值得成為勝利者。

此時,記者仍然緊咬「訓練」這個話題,Iverson開始不滿:
「如果我不能訓練,我就的確不能訓練,如果我受傷,就真的是受傷了,就是這麼簡單。」

接下來,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那段對話,Iverson一共說了22次「訓練」來表達自己的不滿,他甚至說出了他不認為訓練能讓他的隊友變得更好。

記者與Iverson一直在爭論這個話題,記者質疑Iverson對訓練的重視,並不如他的教練一樣。

此時Iverson終於解釋了他傷心背後的原因:
「我們是在同一陣線。我很傷心和失落,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我失去了一位最好的朋友,我輸掉了比賽,一切不好的事情都發生在我身上,這是我人生中的低谷。我不想去談這些問題,我不想經歷這些糟糕的事,我想待在這裡(費城),我喜歡這裡,我喜歡我的隊友,我與教練沒有任何問題。」

「我正試著接受我的好友死去,與及輸球的事實。」

這段對話是那次發佈會上,媒體一直很少去報導及播放的一段說話,媒體僅僅利用了整個發佈會上的一段關於訓練的對話,與及他帶攻擊性的說話方式,從此為Iverson塑造了一個討厭訓練的球員形象。

現實上很少人去探討當時Iverson憤怒的原因和背景,是因為他的朋友剛逝世,球隊在討論是否交易他,而媒體卻一直在「訓練」這個問題大造文章,這才是Iverson在那次發佈會的對話中真正想表達的意思,他並不討厭訓練,只是厭倦媒體在討論訓練罷了。

多年以後,Iverson在紀錄片重提了該次訪問的事,為自己辯護:「要是我不訓練,我能成為全明星和MVP嗎?」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