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STiXAAAH5HV.jpg large.jpg

杜蘭特(Kevin Durant),在香港有個很「親切」的外號,叫做「毒撚」。這個名,看來粗鄙,卻音義兼得,既啱廣東話讀音,也符合他當年開記者會,老是背住書包的毒男形象。昔日的毒男,今日早成了雷霆(Oklahoma City Thunder) 的支柱,今日對馬刺(San Antonio Spurs) 的賽事,在最後三分鐘接管比賽,幾乎逢射必入下領球隊場數扳平。上陣44分鐘攻入41分,不是KD最大的成就,而是他一直包容「二少」韋斯卜克(Russell Westbrook),令他在指罵聲中繼續成長,今仗交出15次助攻,讓整支雷霆變身馬刺,贏得漂亮。

贏波,方式不一而足。有像Kobe或AI般場場攻入球隊最高得分,其他隊友幫忙支援、防守和策應;也有如CP3或Curry的傳射俱精,卻肯犧牲自己的得分,幫助更多隊友入波,享受團隊勝利。在傳統的球星籃球,其本上是傾向前者,管理層努力找來綠葉型球員,讓球星可盡情開火,力爭勝利。可是多好的球員,在對方針對防守下都會進退失據,所以大部份的教練,都希望在得分和傳球中取得平衡,不致讓波的轉動太少,陷於敵人掌握。

maxresdefault.jpg

Ch_Bk-GWsAAiaxv.jpg large.jpg

成也二少,敗也二少,這是看罷上仗的感覺,也是看完今仗的感受。手感仍未尋回,命中率不到三成,可是韋斯卜克不可或缺,只要他持球,馬刺的防守就感到極大壓力,普波域治也陷於兩難,不知應把尼納特(Kawhi Leonard)放在他還是KD身上。或者二少還不夠冷靜,至少他不再射到順為止,肯在對手包夾之時傳球,結果是交出15次助攻,比馬刺全隊(12次)還要多!受益的除了第四節就17分的KD(高於馬刺全隊!),還有禾達斯(Dion Waiters)及簡達(Enes Kanter),兩人全場分別取得17及11分,成為一路奇兵。上場賽後預計當路雲(Billy Donovan)的幾項調整,包括多打內線、要二少多做助攻等,皆「不幸言中」,看住這位體能怪物將馬刺的防守撕碎,只能無話可說。

小馬(Dallas Mavericks) 班主古賓(Mark Cuban)某些地方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林普(Donald Trump)很相似,經常口出狂言,但有時不無道理。在小馬被踢出局後,他就公開指雷霆只有一個超級球星,那就是杜蘭特。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之後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到雷霆孖寶對這番言論的睇法,KD二話不說,把米高峰搶過,然後說了三次:「他是個大白癡!」

坊間一直有個笑話,就是有誰能夠阻止KD?那就是二少!因為在關鍵時刻,你總會見過KD在拍手要波,最後卻見韋斯卜克一條龍從後場衝上籃,頭也不回。可是對贏過四屆得分王、攞過MVP的杜蘭特來說,勝利比任何個人榮譽都重要,或者今次再挑戰不到總冠軍,真的會離隊他投,至少在這幾年間,見到KD做多過講,不惜犧牲球權來等待二少追上自己步伐;當面對傳媒或敵隊的指責,總是第一時間袒護小弟,這份胸襟值得敬佩。

進攻屢屢得手,雷霆的防守自然更投入,藉體力化的壓迫和快速補位,令馬刺叫苦連天。馬刺五名正選中,居然有TD(Tim Duncan)及丹尼爾格連(Danny Green)得分捧蛋(TD更是19年來首次),就算柏加(Tony Parker)如何搏命,最後兩球後轉身也腳軟了,22分也不足以撐起後場;迪奧(Boris Diaw)如所料般打多了,可是當隊友都死火,他的控球前鋒角色,作用就極之有限。馬刺不是不想調整,而是面對快絕聯盟的二少,以第一步閃過防守後,再交予跟進的隊友,這模式根本無從抵擋。回師主場,馬刺首要的是團隊籃球,用入楔和遠射來對付雷霆,格連和米爾斯(Patty Mills)一定要站出來才行。

要是雷霆真的守得雲開,韋斯卜克自此開竅,那不要說馬刺,就連勇士也要忌上三分;「拯救」二少的,不是教練當路雲,而是一直默默撐起球隊的KD。周日一戰,KD不止是用得分折服馬刺,而是以成熟氣度,謙厚胸懷,令韋斯卜克明白團隊的重要,才有這場勝仗。

當年贏得MVP,KD將功勞盡歸母親Wanda,感謝她一直守護幾兄妹,在貧窮苦難中逃出生天;生於憂患,早歷風霜,難怪KD從不自矜,一肩挑起雷霆,贏出漂亮一仗,這個母親節晚上,為觀眾席上的媽媽,送上最好的禮物。那個帶點害羞的毒男,早成了雷霆的大阿哥,在當世超級球星中,足以與居利(Stephen Curry)及LBJ平起平坐。

r960-a27bc5cc37a75412196dddebb9dfb750.jpg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