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一十八章【無眠】[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嗶───〞,尖銳的哨音響起,球場上每一個球員停止手邊的動作,望向哨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李明正站在跑道上,深吸一口氣,大喊:「今天的訓練就到此為止,大家過來集合!」

聽到李明正的叫喊聲,球員們抱著球,臉上冒著大汗,緩緩往跑道走,把球放回楊信哲拖出來的大籃子裡,走到李明正與吳定華面前集合。

李明正掃了球員一眼,問道:「今天有人要自己回去嗎?」

李光耀舉起手:「我。」

李明正點頭:「好,那你先離開。」

李光耀拿起放在籃球架旁的後背包,從後背包裡面拿出一支小型手電筒與長袖薄外套,穿上外套之後,按了手電筒的開關,將後背包揹上,對其他人揮手道別:「大家明天早上見,別太想我,晚上好好睡覺,很快就可以見到我了!」

對於李光耀自信、自大、自負的言語,其他隊友已經非常習慣,謝雅淑右手像是在趕蒼蠅一樣揮動:「要走趕快走,不要在那邊吵!」

高偉柏說:「拜託趕快走,別害我在晚上做惡夢。」

魏逸凡冷冷說:「你可以再噁心一點。」

王忠軍給了李光耀一個犀利的眼神。

詹傑成說:「不好笑。」

對於隊友們的言語,李光耀只是哈哈大笑,揮了揮手,「大家明天早上見!」

話一說完,李光耀離開明亮的球場,走進漆黑的黑暗之中,準備到停車棚牽腳踏車。

在李光耀走後,李明正很快指示球員幫忙收拾球場,在球員跟教練的齊心合力下,十分鐘之後就把籃球跟空的寶特瓶收進教練辦公室之中。

李明正說:「好,東西拿好,大家一定都累了,我們趕快出發回家!」

—–我是分隔線—–

藉著站立在兩旁的路燈幫忙,就算是在黑夜中,李光耀眼前的世界依然一片光明,讓他可以飛快地踩踏踏板,讓腳踏車飛速前進,風聲在耳旁呼嘯,兩邊的景物往後退,帶著些許涼意的風吹乾李光耀臉上跟脖子上的汗水。

在今天自主練習中,李光耀一開始指導包大偉防守,之後跟謝雅淑單挑打一對一,過程中他並沒有花費太多體力,所以現在雙腿還擁有十足的力量,花費僅僅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回到家裡。

李光耀把腳踏車牽好,打開家門,大喊一聲:「I’m home!」

林美玉坐在客廳裡,放下手中的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龍紋身的女孩),站起身來,問道:「你老爸呢?」

李光耀蹲下身一邊解開球鞋的鞋帶,一邊說:「他現在應該正在開車載其他人回家,我今天早上是騎腳踏車出門。」

林美玉點點頭:「肚子會餓嗎,要不要吃一點東西?」

李光耀當然點頭,剛剛在騎腳踏車的時候他的肚子就不斷咕嚕咕嚕叫:「我想吃水餃!」

「好,要吃幾顆?」

「十五顆就好。」

林美玉走向廚房:「你先去洗澡,洗完就可以下來吃了。」

「好!」李光耀把後背包裡面的訓練鞋跟皮鞋拿出來放進鞋櫃,很快跑上樓,把後背包隨手丟在床上,抓起丟在床上的睡衣與睡褲,從衣櫃裡面隨手拿一件內褲,馬上跑進浴室裡面,享受一場舒舒服服的熱水澡。

這個時候,李家的門又打開了。

李明正在門口脫鞋:「老婆,我回來了。」

林美玉從廚房裡走出來,見到站在李明正身旁那高大又拘謹的身影,臉上露出笑容:「你一定就是辜友榮吧,肚子會不會餓,我正在幫我兒子煮水餃,你要不要也吃一點?」

經過一晚的練習,李明正之前帶他去吃的豬心冬粉早就已經消化完畢,辜友榮肚子餓得很,可是初來乍到,辜友榮顯得非常拘謹,對林美玉說道:「我不會餓,謝謝阿姨。」

李明正哈哈大笑:「少在那裡不會餓,老婆,幫他跟我各煮一份水餃。」

「好。」林美玉馬上轉身走回廚房內。

「先把鞋子脫了,在鞋櫃找個位置放,我帶你去你的房間。」

「好,謝謝教練。」辜友榮連忙脫鞋,而在他脫鞋的時候,一陣殺豬般的歌聲從二樓傳下來。

「想飛到那最高最遠最灑脫,想擁抱在最美麗的那一刻…」

聽到這五音不全的歌聲,李明正哈哈大笑,大喊道:「臭兒子,難聽死了!」

李光耀在浴室裡面回道:「這是藝術,你不懂!」

李明正再次哈哈大笑,辜友榮則皺起眉頭,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不過比起浴室傳來的聲音,從旁觀者的角度看李明正父子倆的互動,辜友榮心裡流過一陣羨慕,因為籃球隊規定要住在宿舍的關係,他從高一開始就離家住在學校宿舍裡,高一的時候幾乎每一個週末都會回家,媽媽因為五天看不到他,所以週末總會煮一大堆他愛吃的東西,但是漸漸地他習慣了住宿生活,升上高二之後兩到三個星期才會回家一次,其他週末時間不是跟隊友出去玩,就是留在學校裡面自主練習,到了高三,新興高中突然宣佈解散籃球隊,因此臨時出現一個甲級聯賽的名額,為了搶下這個名額,他從開學之後就一直待在學校裡面不曾回家過,還是父母送一些餅乾飲料給他,他才會見到爸爸媽媽。

看著李明正跟他兒子之間的互動,讓離家超過一百五十公里的辜友榮,心裡湧現出想家的情緒,鼻頭出現酸意。

辜友榮連忙低著頭,不希望讓李明正見到自己臉上表露出來的情緒,跟在李明正背後走著。

李明正帶辜友榮走到樓梯旁邊的房間,打開門,左手在牆壁亂摸,打開電燈的開關,頭頂上的日光燈經過幾次閃爍之後才完全亮開。

李明正說:「這間房間比較小,不過我家也只剩下這一間客房了,就先委屈你一陣子,等到學校宿舍處理好了,你就可以搬過去了。」

辜友榮點頭:「好,謝謝教練。」

「哦,對了,因為旁邊的樓梯是木頭的,所以走動的時候會有點吵,就算關上門還是會聽到一點聲音。」

「沒關係,我習慣了,之前住宿舍的時候,有人打呼的聲音非常可怕,但是我還是睡得著。」

「那就好,你可以先放東西,水餃很快就好。」

「好,謝謝教練。」

李明正對辜友榮點頭,走出房間,走到廚房裡面找林美玉。

「老婆,煮好了嗎,我肚子快餓死了。」李明正摸摸肚子,挨到林美玉身邊。

林美玉拿著飯匙撥弄水餃,預防水餃黏在鍋子底部,而用飯匙不用筷子的原因是,林美玉覺得筷子容易戳破水餃,讓水餃裡面的肉汁流出來,但是用飯匙可以大大減低這種情況。

林美玉把飯匙遞給李明正:「水餃才剛拿出來而已,沒那麼快,還要再幾分鐘,你小心別讓水餃黏在鍋底,我去切紅蔥頭。」

切碎的紅蔥頭直接放進醬油裡拌一拌,簡單的組合,卻是李家吃水餃時,必出現在餐桌上的沾醬。

李明正問:「妳放幾顆?」

林美玉說:「你們每一個人都有十五顆,所以鍋子裡面總共有四十五顆。」

李明正搔搔頭:「這麼多啊,看來要等水滾還要好一陣子。」

林美玉一邊切紅蔥頭一邊說:「你帶回來那個同學,長的可真是高。」

李明正笑說:「是啊,他可是有兩百公分。」

林美玉嚇了一跳:「有兩百公分這麼高啊,真不知道是吃什麼長大的,好厲害。」

李明正說:「妳兒子也不差,現在身高就超過一百八十公分,將來說不定身高也會超過一百九十。」

林美玉說:「孩子長的速度真的很快,生他好像才只是昨天的事情而已,一下子就長這麼大了。」林美玉突然感嘆:「再過幾年讀大學,光耀就要離家了。」

李明正嘴角露出微笑:「怎麼了,現在就在不捨得了?」

林美玉輕嘆了一口氣:「怎麼能捨得,你想想那時候在美國,他剛學會走路叫爸爸媽媽的樣子,現在咻一下就這麼高這麼大了。」

李明正輕輕點頭:「時間真的過的很快。」

林美玉說:「等到光耀讀大學,我們來養一條狗吧,不然這麼一間房子只有我們兩個人,實在是太空空蕩蕩了。」

「妳說好就好。」

這時候,殺豬般的歌聲再次傳來:「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嚕啦嚕啦咧…」

李光耀從浴室走出來,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唱著這一首曾經紅極一時的洗澡歌,走下樓梯時,發現客房的門是敞開的,眉頭揚起,尤其當他見到在房間裡面整理行李的高大身影時,更是嚇了一跳。

「辜友榮,你怎麼會在這裡?」

辜友榮轉頭一看,發現李光耀站在門外,也嚇了一跳:「李光耀!?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光耀說:「這是我家啊!」

辜友榮一驚:「這是你家?」

李光耀理所當然地說:「對啊。」

「這裡是你家,所以李教練是你爸爸?」

「對。」李光耀點頭,走進客房內:「你怎麼會在我家?」

「學校的宿舍滿了,沒有多的床位給我睡。」

李光耀哦了一聲:「原來如此。」

李光耀右手把頭上的毛巾拿下來,放在後頸上,雙手拉著毛巾垂在胸前的兩端,頭髮依然濕漉漉亂糟糟的,嘴角上揚,露出白潔的牙齒,「對了,還沒對你說,歡迎來到光北。」

辜友榮簡單回了一句:「謝謝。」

「你來得可真是突然,當你出現的瞬間,我真的愣住了。」

辜友榮輕輕嗯了一聲,臉上的表情有著些許緊繃,面對李光耀這個擊碎向陽前進甲級聯賽的頭號凶手,他可沒辦法馬上放下心裡的疙瘩,與李光耀進行像是朋友般的聊天。

李光耀完全沒發現辜友榮的異樣,身體倚在門邊,輕鬆地說道:「今天的訓練感覺怎麼樣?」

辜友榮說:「跟向陽很不一樣。」

李光耀哈哈大笑:「其實今天晚上是我們第一次開始自主練習,你運氣算是很不錯。」

辜友榮又嗯了一聲。

李光耀又說:「我有看到麥克去找你練習搶籃板球,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麥克主動去找不熟悉的人講話。」

「是嗎?」

李光耀咧開笑容:「是啊,因為麥克是黑人,膚色、捲捲的頭髮還有身高,讓他小時候常常被欺負,所以就變得比較被動跟害羞,今天他主動去找你,對他來說是很大的突破。」

想起今天麥克表現出來的模樣,辜友榮點了頭,「他是真的很害羞。」

「對吧。」李光耀話鋒一轉,直接切入敏感的話題,「前天那一場比賽被我們擊敗,我想你應該非常不甘心吧。」

辜友榮看著李光耀,不發一語,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繃。

「別誤會,我可不是要做什麼愚蠢的勝利宣言,只是想對你說,前天我們是對手的關係,所以我會使盡全力擊敗向陽,我是未來全世界最強的球員,輸給我其實根本沒什麼好不甘心的,不過既然今天我們的關係已經變成隊友,我會使盡全力讓你趕快融入光北,也會讓你品嘗一下在甲級聯賽獲勝的滋味。」

李光耀伸出右手,露出大大的笑容:「新隊友,歡迎。」

看著李光耀伸出的右手,又看了李光耀臉上誠摯的表情,辜友榮站起身來,同樣伸出右手。

兩個男孩的手緊緊相握,李光耀說:「我們是一支很特別的球隊,不過我很有信心,你一定會喜歡上光北。」

辜友榮很快鬆開手:「希望如此。」

感受到辜友榮散發出來的疏離感,李光耀不太在意,他知道辜友榮需要多一點時間。

「好了,不打擾你整理行李。」說完,李光耀離開客房,對著廚房大喊:「老媽,水餃好了沒?」

李明正大喊:「快好了,叫辜友榮一起出來吃。」

李光耀才踏出客房,馬上轉身走回去:「出來吃水餃了。」

辜友榮放下手邊的行李:「好,謝謝。」

李光耀轉頭大步走進廚房,拿了三人份的餐具,擺在外面的餐桌上。

林美玉說道:「還有醬油,也一起拿過去。」

李光耀於是馬上走回廚房內,把林美玉弄好的紅蔥頭醬油拿到餐桌上,看著已經浮在滾水上的水餃:「水餃應該好了吧。」

李明正笑罵一聲:「差不多了,臭小子回去等,廚房已經夠熱了,你過來讓廚房變得更熱了!」

李光耀才剛洗好澡,當然也不願意在廚房多待,馬上跑出去,見到辜友榮在餐桌旁正襟危坐的模樣,馬上拉開他身邊的椅子,一屁股坐下來:「我跟你說,我們家的水餃超好吃!」

辜友榮輕輕點頭,也不知道該回應什麼,輕輕嗯了一聲。

「好了好了,來,趁熱吃。」李明正兩手各端著冒著熱氣的盤子,放在李光耀跟辜友榮面前,接著林美玉也端著盤子走了出來。

李明正沒有馬上坐下來吃水餃,而是回到廚房內,倒了一杯冰涼的豆漿,放在林美玉面前,露出微笑:「老婆妳辛苦了。」說完,還低頭親了林美玉的臉頰:「Ich liebe dich。」

林美玉臉色微微一紅,推開李明正,低聲說:「辜同學在,別這樣。」

李明正看著林美玉害羞的模樣,哈哈大笑:「辜友榮,不好意思,我們家的互動比較開放一點。」

辜友榮搖搖頭:「沒關係。」

李光耀則早已習慣,不理會李明正與林美玉的舉動,用力吹著冒著熱氣的水餃,迫不及待地夾了一顆,沾了李家的無敵醬油,放進嘴裡:「天啊,好燙!」

林美玉唉呀一聲:「吃沒吃相,看看人家辜同學,真的是,李明正,你也說說…」

「燙死我了!」李明正正好也將水餃送進嘴巴裡,反應幾乎跟李光耀一模一樣。

林美玉:「……」

李光耀艱難地將水餃吞進肚子裡:「媽,妳之前買給我那一本德文書我唸完了。」

林美玉驚訝地說:「這麼快?」

李光耀說:「對啊,我女朋友是台德混血兒,我跟她說話的時候都用德文,這樣別人才聽不懂我跟她在說什麼,而且她德文比我好,所以最近德文進步的蠻快的。」

林美玉腦海馬上浮現出球隊慶功宴時,坐在李光耀旁邊,舉止神態顯得相當親密的混血女孩。

身為人母,林美玉不禁關心道:「這個女朋友人怎麼樣,脾氣好不好?」

李光耀說:「她很好啊,很棒的一個女生,人很好相處,很多事都會為我著想,也會帶早餐給我吃,而且她還會拉小提琴,很厲害吧。」

林美玉狐疑道:「真的有這麼好?」

李光耀點頭,「真的。」

林美玉說:「上次吃飯沒跟她好好聊一下,什麼時候帶回家,讓媽媽好好招待她?」

李光耀卻搖搖頭,做一個鬼臉:「才不要,妳一定會嚇死她。」。

林美玉瞇著眼睛盯著李光耀:「你這臭小子,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不敢說?」

「放心,沒有。」李光耀極小聲說:「就算做了也不會讓妳知道。」

「你說什麼?」

「沒事啦!」

看李光耀並沒有專心聽話的樣子,林美玉最後只能提醒道:「聽你把這女孩子說得這麼好,可要好好對待她。」

李光耀實在太餓,一口氣塞了兩顆水餃進嘴裡,講話因此變得含糊不清:「偶吃套啦(我知道啦)!」

林美玉看著李光耀的吃相,不禁又說:「慢慢吃,水餃又沒有長腳,不會跑掉。」

李光耀沒有理會林美玉,還是一樣努力地把水餃往嘴裡塞,林美玉看了直搖頭,而有其子必有其父,李明正的吃相比起李光耀來說絲毫不遜,整個餐桌,只有拘謹的辜友榮一顆一顆慢慢地吃著水餃。

而這時,林美玉問了一個像是凍結時間一樣,讓李明正與李光耀動作凝固的問題。

「辜同學,你為什麼會突然轉到光北啊?」

一時間,餐桌上突然安靜下來,歡樂的氣氛中多了一點尷尬的氣息。

李明正跟李光耀手裡的筷子還夾著水餃,看著彼此,露出詭異的眼神。

林美玉看看身旁的李明正,又看了李光耀,最後把目光定在辜友榮身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怎麼了嗎?我不該問這個問題嗎?」

辜友榮放下手中的筷子,搖搖頭:「沒有,這個問題很好。」

辜友榮緩緩,但是語氣堅定地說:「我是為了追求夢想,才轉學來光北高中。」

林美玉笑道:「追求夢想啊,那很好啊!來,水餃趁熱吃。」

辜友榮說:「謝謝阿姨,這個水餃很好吃。」

林美玉呵呵笑道:「不客氣,盡量吃,吃不夠還有。」

—–我是分隔線—–

吃完水餃之後,李光耀洗了三個人的碗盤,李明正跟林美玉一起回到臥房,辜友榮則拿著衣服到位於二樓的浴室洗澡。

洗完澡,經過李光耀房間時,辜友榮依稀聽到從門縫內傳來的,不知道是哪一國語言的聲音。

辜友榮心想,或許就是李光耀剛剛在餐桌上提到的德文吧。

辜友榮其實不太了解李光耀為什麼要唸德文,台灣最注重的是英文能力,讀德文要幹嘛,以後當翻譯嗎?可是李光耀的實力這麼強,感覺起來不像是把籃球當興趣的人,而且父親李明正還是籃球教練,應該不會阻止他往籃球這條路走才對。

辜友榮走下樓梯,很快把這些無關緊要的猜想丟到腦後,走回房間,開始好好地整理隊友幫他整理好的行李。

〝叮〞。

這時候,智慧型手機傳來訊息的通知鈴聲。

辜友榮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機,啟動螢幕,看到來自「向陽戰隊」的社團內有數十則未讀的訊息。

「友榮,你去光北怎麼樣?還好嗎?」

「學長,光北那群人應該沒有對你怎樣吧?」

「友榮,我們把你的東西全部塞進包包裡面,不過如果有什麼缺的,你跟我說,我寄給你。」

「光北大不大,他們的場地好不好?」

「甲級聯賽快開始了,他們晚上應該有訓練吧?感覺怎麼樣?」

「聽說南部的食物比較甜,是真的嗎?」

辜友榮看著社團內充斥著隊友傳來的關心訊息,心裡流過窩心的暖流,不過在看到某一個訊息之後,辜友榮在手機上滑動的大姆指,突然停了下來。

「其中一個包包的最底下,有一張我們一起寫給你的卡片。」

辜友榮看到這條訊息之後,馬上把手機放下,直接把行李拿起來,一股腦地倒在床上,卻沒有看到他們說的卡片。

辜友榮皺起眉頭,往包包裡面一看,才發現有一張卡片因為被放在最底部,加上一路上的顛簸,邊邊角角出現荷葉般的皺折,原本平整的卡片也因為承受了衣服跟雜物的重量,整個貼合在包包底部。

辜友榮把像是被揉爛的卡片從包包裡面拿出來,翻開的那一瞬間,辜友榮的眼前一片模糊,讓他根本看不清楚卡片裡頭寫了什麼。

在深夜寂靜的時刻,處在一個沒有旁人的空間裡,辜友榮的情緒透過淚水釋放出來。

輸球的悔恨與自責,離家的不安與擔心,未來的茫然與困惑,一口氣襲向心頭,讓辜友榮眼淚不斷從眼眶流了出來。

在一股衝動之下離開向陽,來到光北高中,處在陌生的環境,周圍是一群前天還是敵人的隊友,離家超過一百五十公里,寂寞與孤單的感覺,在這個夜晚把辜友榮擊垮。

若是平常,他現在應該已經洗好澡躺在宿舍的床上,跟隊友一起滑手機,看著臉書,說著哪一個妹很漂亮,有沒有誰認識,哪天帶過來讓大家認識一下,或者是討論連載漫畫,然後溫上磊驚人的打呼聲,總是讓大家知道睡覺時間到了,馬上關燈在床上躺平,迎接隔天早上的球隊練習。

然而,現在他卻一個人坐在安靜的房間裡面,沒有溫上磊的打呼聲,沒有其他嬉戲的隊友,孤獨感像是海嘯一樣一口氣將辜友榮淹沒。

辜友榮不斷抹去滑落臉頰的淚水,深怕李明正或李光耀突然走進房間裡,看到他狼狽的模樣。他高傲的自尊心可不容許如此脆弱的模樣被他們任何一個人看到。可是不管他多麼努力,不安全感跟孤獨完全凌駕他築起的高牆。

「嗚嗚嗚….嗚嗚嗚…」

辜友榮努力壓低聲音,他好想家,好想向陽,好想隊友。

他不確定一切值不值得,光北確實有非常不錯的球員,但是甲級聯賽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戰場,就算加入光北高中,光北也很有可能在第一場比賽就輸了,那麼他轉學這個舉動就變得跟白癡一樣。

這一瞬間,辜友榮對未來產生了強大的茫然感。

他好想回家,真的好想。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夜晚,蟲鳴聲透過窗戶溜進來,可是辜友榮完全沒有心思享受這大自然的樂音,坐在床沿,看著手機裡的訊息跟隊友寫的卡片,一夜無眠。


這幾天因為天氣變化,鼻子大過敏。
朋友知道了,馬上跟我說,他也會鼻子過敏,但是之前去英國唸研究所的時候就不會。
讓我突然想起,之前去LA玩的時候,也沒有因為天氣變化而過敏,在當地認識的朋友更說,搬過來美國住吧,保證絕不會過敏。

這兩天因為不斷打噴涕流鼻水,晚上睡得極糟糕,睡滿八小時,起床還是沒什麼精神,真的是糟糕阿~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