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該禁止駭客戰術?

這話題從上季季後賽延燒到季外,聯盟高層甚至將這列為主要討論事項,最後是決定不去更動相關規定,也就是不禁止(至少本季是如此)。關於是否禁止駭客戰術,贊成的人當然有個主要論點就是為了不要扼殺比賽的流暢性與觀賞性,對這論點我舉個例子,九零年代中期,騎士陣容由盛轉衰,Daugherty頻繁受傷、Price老化,面對才華不足的騎士,教練Mike Fratello拿出的對策是「嚴守慢攻」,1995-96球季,騎士每場失分僅88.5分聯盟第一(還比有三人入選防守第一隊的公牛低了4.4.分),而他們的每場攻守次數82.3次也是聯盟最慢(第一名的塞爾蒂克是96.2次,上季第一的勇士是98.3次)。

那幾年對於騎士這種讓人呵欠連連的打法,也是有些反對的聲音,不過當然沒有任何改革,人家球員陣容就那樣嘛,而且戰績還真維持得不差,那還有什麼好講的?直到1997-98球季,騎士教練沒換,但是陣容上迎來了還很精壯的野獸Kemp以及幾位青春的肉體(四位新秀,當時戲稱四小福),全隊攻守節奏就變快了,改革的問題就再也沒人提起。舉這例子是要說,即使是為了觀賞性,聯盟也不可能去為了很少數的特例去做更動,在我看球的日子中,曾有過三分線縮短(後來又改回來了)、換球皮(也改回來了)等變動,這些都是整體去做考量,而不是只為了某支球隊。

為了特定球員去做變動也不是沒有過,像是因為禁區怪獸George Mikan而擴大禁區、因為怪獸之王Wilt Chamberlain而禁止底線發球時翻越籃板,但是這些都是因為該球員太厲害了,為了增加比賽對抗性與平衡度而更改,如果禁止駭客戰術就反過來了,變成因為某些球員太不爭氣了所以要保護他們,NBA貴為世界第一的籃球聯盟,如果做出如此更動豈不貽笑大方?

發展聯盟(NBDL)身為NBA試驗各項規則的平台,已經在本季出現了「如果對非持球者犯規,被犯的那方可指派任意球員罰一球並保有球權」的規則,另外業餘籃球(FIBA)也有對於駭客行為可判技術犯規的相關規定,不過我認為NBA終究是面子重要,當年O’neal貴為天王巨星都沒在保護了,現在為了一群不爭氣的毛頭小子改規則機率很低。

其實球賽也好、戰術也好,都是教練與球員順應規則下臨場做出的最有利判斷,即使駭客被禁止,總有天會有人想出別的辦法來對付這些不會罰球的球員。現在不是禁止終場前兩分鐘內刻意對非持球球員犯規嗎?人老精鬼老靈,聯盟最鬼靈精的CP3上季季後賽情急之下就「假裝是卡位的犯規其實是刻意犯規」的騎到魔獸背上去了,光是罰球時CP3會進來站在魔獸身邊準備搶板就知道這犯規是刻意的,也不得不稱讚想出招的人腦筋實在動得很快,同樣招式,本季聖誕大戰Dellavedova也對Green操練了一次,除非這招以後有裁判認為是刻意犯規,不然我們還會再看到,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罷了。

罰球是籃球場上少數不重視身體條件的項目,只要勤就能補拙,為了不到全聯盟十分之一的無法補拙的球員去思考如何改變,這實在說不過去,那幾位被駭常客,既然你們目前沒有辦法想出別的對應方式,那還是乖乖練好罰球比較實在。

MafiaHu
除了法律以外什麼都有興趣的法律碩士,人生中最持之以恆的事情是十年來每年生日的第三個願望都許活塞隊奪冠,結果底特律只有破產,沒有奪冠。 個人網誌:http://mafiahu0928.pixnet.net/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