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謝雅淑看著赤裸上身對包大偉說話的李光耀,那渾身充滿野性美的肌肉,讓她的眼神裡不禁露出些許的羨慕。

那又肥又厚的肌肉中所蘊含的能量,是她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獲得的寶藏,那是上天賜予男生的禮物,名為睪固酮。

謝雅淑不只一次在心裡想,如果她是男生,那該有多好。

如果她是男生,她就可以跟李光耀一樣透過努力獲得那充滿爆發力的肌肉,在球場上威嚇對手,可以擁有快到嚇人的第一步,讓她過人跟喝水一樣容易,可以擁有更好的身體對抗性,讓她切入禁區跟防守者碰撞之後依然維持平衡,尋求進算加罰的機會,可以跳得更高,減少跳投被封阻的機率,還可以搶籃板球。

可是這些都只是如果,就算地球爆炸,她這輩子都沒有機會成為男生,沒辦法擁有上天賜予男性的禮物。

上天,你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謝雅淑自問自己喜愛籃球的程度絕對不亞於其他的隊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就因為她是女生,她的身體結構天生就是輸給男生,她要拼盡十分力獲得的東西,男生只要付出五分力甚至更少就能得到。

這到底是什麼天殺的道理,她真的不懂!

神,你一定是男的吧,不然怎麼會這麼偏愛男生?

謝雅淑明白這種胡思亂想並不會讓自己變強,可是她真的好想要男生的生理結構,男生的身高,男生的肌肉,男生的骨架。

如果我是男生,光北隊第一王牌怎麼輪的到李光耀,一定會是我謝雅淑!

謝雅淑右手緊緊握拳,指節發白,她真的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她也想要打甲級聯賽,想要跟更強的球員交手,她光是想像站在甲級聯賽這個聚集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的舞台,就興奮地寒毛直豎,渾身發抖。

可是她不能上場,因為她是女生。

前天晚上,當李光耀投進那致勝壓哨球的瞬間,身為光北籃球隊一份子的她,身為光北隊長的她,第一個衝上場歡呼,衷心地為自己身為籃球隊的一員而感到驕傲,可是在回到家之後,一股渴望上場的心情取代興奮、驕傲、開心。

謝雅淑明白她再怎麼想都無法改變男女天生差距的事實,再怎麼想,再怎麼羨慕,再怎麼忌妒都沒辦法讓她變成男生,在男子甲級聯賽登錄上場,明年她也將轉學到靜美女中,加入靜美女中的籃球隊,參加女子甲級聯賽。

可是那並不是她想要的結果,縱使她明白對她來說,加入靜美女中是最好的一條路,尤其女子甲級聯賽的高手一定也很多,到時候她可以盡情地在球場上與其他強隊交手,必定可以滿足她在球場上與對手廝殺的強烈欲望。

真的嗎?

謝雅淑對此感到懷疑,更糟糕的是,她很清楚自己絕對不會因為如此而感到滿足,她最想做的事,是證明給大家看,就算是「弱不禁風」的女生,一樣可以透過努力在籃球場上擊敗「被神偏愛」的男生!

謝雅淑看著李光耀指導完包大偉,拿球準備繼續練習時,大喊一聲:「李光耀,你過來,我要跟你單挑!」

對於單挑的邀約,李光耀這輩子鮮少拒絕過。

因為對手是女生,李光耀拿起掛在籃球架上的球衣,重新穿回身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好啊。」

謝雅淑走到其中一個空置的球場,站在罰球線前,穩穩將球投出。

〝唰〞。

謝雅淑走到籃框底下撿起球,將球丟給李光耀:「換你。」

李光耀左手接球,搖搖頭:「不用,第一波球權給妳。」

謝雅淑眉頭揚起:「你是看不起我嗎?就因為我是女生?所以要讓我?」

李光耀哈哈大笑:「就算妳不是女生,我也會把球權讓給妳,因為待會不管妳再怎麼努力,都改變不了被我慘電的結局。」

李光耀的話語間充滿了鋒利的自信,這讓謝雅淑緊繃的表情鬆開。

這就是她要找李光耀單挑的原因,就算她是女生,李光耀對待她的態度也不會有任何不同。

謝雅淑堅持地說:「投!」

李光耀聳聳肩:「好吧。」語畢隨手將球拋出,球連籃框都沒碰到,落在籃板上彈出來,落地後又彈回李光耀手裡。

「我知道妳對自己的罰球很有信心,我也是,如果想要在罰球線分出上下,可能要花一段不短的時間,我可不想浪費這些時間。」

謝雅淑接受李光耀的說辭,從李光耀手裡把球拿走,走到弧頂三分線上:「等一下輸了,可別把這個當成藉口。」

李光耀更是大笑:「放心好了,妳打贏我的機率比地球爆炸更小。」

謝雅淑輕哼一聲,看著李光耀擺出防守架式,感受到李光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心裡一緊。

這傢伙的防守,壓迫感還是一如往常的強大!

李光耀說:「被我這個即將成為全世界最強球員的人防守,就算蓋火鍋,妳都該感到榮幸。」

謝雅淑反擊道:「我看你腦子有病,等一下被我過假的就不要在那邊哇哇叫!」

李光耀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等一下就知道是誰會哇哇大叫。」說話的同時,李光耀一個箭步上前,右手往謝雅淑手中的球探了過去。

謝雅淑閃過李光耀的手,運球往右邊切,一個運球之後以左腳為軸心往左邊轉身,不過謝雅淑的轉身變向切入並沒有甩開李光耀,李光耀一個跨步跟了上去。

謝雅淑知道硬切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她身體對抗性還不足以將李光耀擠開來獲得出手空間。

跟李光耀當隊友這將近四個月的時間,謝雅淑知道李光耀的防守也不容小覷,要在他頭上得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絕非不可能的事!

謝雅淑眼睛冒出銳利的光芒,在李光耀防守跟上來的瞬間,右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左邊跳,雙腳落地的瞬間收球,再奮力往後跳,身體往後仰,投籃弧度拉高,加快出手節奏。

謝雅淑有自信,不管站在她面前的防守者是誰,除非他有三公尺的身高,否則絕對沒有辦法阻止她把球投進。

謝雅淑自信滿滿,然而出乎她意料的事情發生了,李光耀的身體竟然瞬間從她視線下方飛竄而上,高舉的右手完全擋住籃框的位置。

謝雅淑嚇了一跳,怎麼可能!?

謝雅淑咬牙,人在空中的她不得不出手,但是被李光耀影響到的她,出手的節奏比原先預定的要晚了零點幾秒鐘,而這零點幾秒鐘,讓這一球有了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球落在籃板的左上方,按照謝雅淑原先的計畫,球應該會直接彈進籃框內,但是由於被李光耀影響出手節奏,這一球落在籃框前緣,又反彈回籃板上。

進啊!

謝雅淑心中期盼球會就這麼彈進籃框裡面,但是球從籃板上彈回籃框時,碰到籃框側緣,在籃框上轉了一圈後滑了出來。

李光耀轉身跑到禁區,搶下籃板球,快步跑到弧頂三分線後方,看著馬上跟上來,站在自己前方張開雙手擺出防守架式的謝雅淑,說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剛剛那一球會被妳投進,跟第一次單挑比起來,妳變強不少呢!」

儘管心裡對李光耀說的話感到開心,但是謝雅淑臉上完全沒有欣喜的表情,反而冷哼一聲:「少囉嗦,換你進攻了。」

李光耀自信的笑容更深了:「我知道,妳準備好了嗎,我怕突然間就投進,妳會以妳還沒有準備好當藉口。」

謝雅淑不耐煩地說道:「快一點!」

「這可是妳說的。」

話語落下的瞬間,李光耀一個變向換手運球往左切,不過這個crossover並沒有甩開謝雅淑,謝雅淑猜到李光耀的動作,左腳用力一踏,身體往右後方退,跟上李光耀的切入。

竟然跟的上來,還不錯嘛!不過想要守下我,可沒有這麼簡單!

李光耀一個運球之後沒有繼續硬切,而是拔起來帶一步跳投出手,謝雅淑連忙跳起來封阻,但是李光耀彈跳而起的速度太快,出手點也很高,她完全沒有機會封阻李光耀的投籃,只能將右手伸到李光耀面前,企圖以這種方式影響李光耀的跳投。

但是李光耀練習跳投的次數是要以「萬」當基礎來計算,現在出手的位置又是在罰球線左側,他最熟練且最準的位置之一,謝雅淑就算擋住他的視線,李光耀也能靠著日積月累的手感將球穩穩投出。

〝唰〞。

「1比0,輸的請喝飲料。」李光耀對謝雅淑抬抬下巴:「怎麼樣,敢不敢。」

謝雅淑當然說:「誰怕誰!」

謝雅淑撿起在籃框下彈跳的球,快步走到弧頂三分線前,「直接開始。」

李光耀伸出食指,挑釁地對謝雅淑勾了勾:「來吧。」

謝雅淑舉起球,眼睛瞄籃,身體準備跳起,李光耀想起謝雅淑的三分球很準,一個箭步往前要封蓋謝雅淑的跳投。

騙到你了吧!

謝雅淑自己也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順利,在李光耀重心前傾的瞬間馬上下球往禁區切,李光耀暗罵一聲可惡,回頭追了上去。

但是在重心被騙去,謝雅淑又抓準時機切入的情況下,李光耀只能追著謝雅淑的屁股跑,眼睜睜地看她收球踏兩步上籃。

在謝雅淑起跳的瞬間,李光耀也從後面跳起來高舉右手準備封蓋,但是他明白現在如果要阻止謝雅淑上籃只剩下犯規這個方法,而現在只是隊友之間的單挑,不是你贏我輸的比賽場面,他可不希望讓謝雅淑受傷,因此跳起來只是象徵性的動作而已,他認為這一分已經落入謝雅淑口袋裡了。

「啊!」

然而謝雅淑在放球的瞬間怪叫一聲,聽到這聲怪叫,李光耀臉上露出笑容,他知道這一道怪叫聲代表她這一次上籃絕對不會進。

而事情的發展果真如李光耀所預料,謝雅淑放球點太高,球落在籃板上的位置不理想,反彈往籃框落下,掉在籃框側緣吭一聲直接彈出來。

李光耀啊哈一聲,抓下籃板球:「這麼想請我喝飲料啊!」

謝雅淑暗罵一聲該死,自己怎麼會投失這種這麼簡單的上籃!

李光耀跑到弧頂三分線外,對謝雅淑說:「怎麼了,該不會是上次被我蓋火鍋的陰影還在吧?」

「不要吵,輪到你進攻了。」謝雅淑心裡不斷暗罵自己,上次單挑也是幾個月之前的事了,怎麼自己還沒有把那該死的火鍋忘記。

上一次單挑時,她有一球也是先騙去李光耀的重心,下球往禁區切,本以為可以輕鬆地將球投進,李光耀卻從後面紮紮實實地賞了她一顆大火鍋。

而當時的陰影,至今仍未散去。

李光耀看著謝雅淑惱怒的表情,突然在三分線拔起來跳投,謝雅淑心裡一驚,跳上去封阻時完全來不及,李光耀穩穩將球投出,半點都沒有被她影響。

球劃過一道彩虹般的拋物線,起點是李光耀的右手,終點是籃框中心。

〝唰〞,空心命中。

李光耀右手仍維持出手姿勢,嘴角揚起自信的笑容,他覺得今天的手感非常不錯:「對了,單挑要打幾分?」

謝雅淑冷哼一聲,並沒有回答李光耀的問題,撿起球,快步走到弧頂三分線外,準備進攻。

李光耀壓低重心,像是老鷹展翅般張開雙手,謝雅淑突然做一個投籃假動作,但是這一次沒能騙起李光耀,謝雅淑接著做了幾次往右切的試探步,不過李光耀就像一顆巨石一樣,完全不為所動。

「妳剛剛不是一直催我進攻的時候快一點嗎,怎麼妳自己卻一直拖呢?」李光耀勾起了玩味的笑意。

謝雅淑鼻哼了一聲,不理會李光耀的挑釁,不過感受到李光耀強烈壓迫感的她,此時卻不知道該如何進攻才好。

她平常很喜歡練投三分球,對三分球有一定的自信,可是一想到如果球沒有投進,李光耀一定會搶下籃板球然後發動攻勢,她就突然對三分球失去把握,而切入顯然也不是一個很好的選項,李光耀的身體對抗性比她強了太多,切入很難討好。

夠了,謝雅淑,不要再想!打就對了!

謝雅淑右腳做一個試探步,接著縮回三分線後,舉球做了投籃假動作,也不管李光耀有沒有被她騙起來,直接下球往右切,而李光耀就跟她想的一樣擋在她的切入路徑上。

謝雅淑沒有被李光耀困住,以左腳為軸心收球大轉身,雙腳踩穩後奮力往左邊跳,空中橫移跳投出手。

然而儘管謝雅淑想盡辦法拉開與李光耀之間的距離,在投籃瞬間,謝雅淑眼角餘光看到一道黑影撲了上來,心裡一驚,但是人在空中的她不得不將球投出。

啪一聲,李光耀完全抓準謝雅淑的出手時機,送給她一個大火鍋。

球直直往後飛,兩人同時衝去追球,但是李光耀速度比謝雅淑還快,搶先一步在弧頂三分線左側的地方追到球。

李光耀雙手拿球,轉身面對籃框,直接拔起來跳投,視站在面前防守的謝雅淑於無物。

謝雅淑沒想到李光耀就這麼直接跳投,還以為只是個假動作,雙腳像是釘在地上一樣,連動都沒有動,轉頭看球,而下一個瞬間,帶著後旋的球與籃網激出清脆的聲響。

〝唰〞,球再次空心命中!

李光耀說道:「3比0。」

謝雅淑咬牙,在加入籃球隊這三個多月以來的時間以來,她非常非常努力練球,原以為跟李光耀之間的差距至少有縮小一些,但是現在看來,差距根本沒有拉近,李光耀完全不需要靠上天給予男生的生理結構,光是用跳投就輕輕鬆鬆地在她頭上拿分。

謝雅淑不甘心,極為不甘心,因為這代表就算奇蹟出現,她真的變成男生,擁有男生的身體條件,她一樣會輸給李光耀。

不,單挑還沒結束,她還沒輸!

謝雅淑快步走到籃框底下,撿起球,大步跑到弧頂三分線。

李光耀懶懶地說道:「還不認輸啊?」

謝雅淑喝道:「認你個頭!」

李光耀走到謝雅淑面前,壓低重心,張開雙手:「既然如此那就可別怪我無情,來吧,不管妳想要打到什麼時候我都奉陪,好好把握跟珍惜現在被我電的時光,明年去了靜美女中之後,可就沒有機會跟我這個未來全世界最強球員交手的好機會了。」

謝雅淑哼了一聲:「自大狂!」

語畢,謝雅淑運球往左切,而李光耀再次擋下她。

謝雅淑利用背後運球變換方向往右切,一次運球後以左腳為軸心收球大轉身,希望藉由連續兩次的變向動作甩開李光耀,往前跨步奮力跳起,右手保護住球,左手輕巧地放球。

然而在球脫手而出的瞬間,李光耀從一旁飛撲而來,啪一聲,再次賞給她一記大火鍋!

李光耀完全沒有因為謝雅淑是隊友就手下留情,這一次火鍋的力道之大,球落地後就直接彈到場外的跑道上。

李光耀穩穩落地之後,走到弧頂三分線外,謝雅淑則咬牙快步跑去撿球,從跑道把球甩給李光耀。

李光耀雙手接球,等待謝雅淑前來。

謝雅淑滿臉不甘心,連續兩波進攻都被李光耀蓋火鍋,對她來說根本是一種恥辱。

李光耀看著謝雅淑擺出防守架式,視線從她臉上移向籃框,身體一沉,雙手舉球到額頭上方,又要在三分線外出手。

剛剛已經被李光耀連續投進兩顆三分球,謝雅淑可不想再讓李光耀得逞,直接撲了上去,不過下一個瞬間謝雅淑就後悔了,因為在她跳起來的瞬間,李光耀下球往禁區切。

該死,我竟然被騙了!

李光耀就像是在玩球一樣,運球一次之後在罰球線收球,踏兩步之後輕輕跳起,右手隨意地把球往上高高一拋。

球往上飛的高度完全高過籃板,謝雅淑回頭衝向籃框,卡位準備搶籃板球,心想李光耀把球拋這麼高,這一球很有可能不會進。

對於謝雅淑的卡位,李光耀一點反應也沒有,而且深深覺得謝雅淑卡位的舉動非常多餘。

〝唰。〞

球空心入網。

李光耀露出自信的笑容:「4比0,我們現在可以討論一下,妳待會要請我喝幾罐飲料嗎?」

「輪到我進攻了。」謝雅淑彎腰撿起球,走到弧頂三分線外。

「單論不服輸這一點,妳大概是我遇過的人裡面的前三名。」李光耀走到謝雅淑面前:「要當我的對手,就要有100比0的心理準備,不管怎麼樣,我都絕對不會讓妳。」

謝雅淑反擊:「誰要你讓!我馬上就會逆轉比分了!」

李光耀搖頭,自信的笑容重回臉上:「那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我是分隔線—–

二十分鐘過後,比數是15比0,這場單挑到了後來,李光耀完全投出手感,不管是三分線外旱地拔蔥式的投籃,又或者是各種不同的中距離出手方式,李光耀都能夠將球投進,而且儘管進攻端打得順手,李光耀卻沒有因此就在防守端鬆懈,反而利用貼身防守將謝雅淑壓得喘不過氣來。

李光耀對待這一場單挑的態度,跟對待前天對決向陽的冠軍賽毫無二致。

謝雅淑極度不甘心,心裡的不甘心跟不服輸幾乎快從體內炸了出來,她無法接受跟李光耀之間的距離還是這麼遠,完全沒有拉近的感覺。

她跟其他的隊友一樣,從李明正教練的刻苦訓練中咬牙撐了過來,而且整整撐了三個多月,照理說她的實力絕對有所提升,可是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她跟李光耀之間的差距完全沒有縮小!?

李光耀右手單手抓著球,壓低重心準備進攻,看著謝雅淑臉上緊繃的表情,說道:「妳還記得妳之前到我班上找我,跟我討論有關於轉學到靜美女中的事情嗎?」

「怎麼樣?」謝雅淑揚起眉頭,不了解李光耀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候提起這件事。

「還記得我那時候是怎麼對妳說的嗎?」

謝雅淑一邊說話一邊注意李光耀的動作:「你說想要打球就去靜美女中,想要變強就留在光北。」

「沒錯,現在妳總該懂我的意思了吧,去了靜美女中,妳絕對找不到像我這種超等級的球員,讓妳瘋狂地想要追上跟我之間的實力差距。」

話一說完,李光耀下球往右切,一個運球之後收球拔起來,帶一步跳投。

〝唰〞。

「而且重點是,我這個超級球員明年還會送妳一個名為甲級聯賽冠軍的禮物。」

謝雅淑哼了一聲:「別人是說謊不打草稿,你是自大不打草稿。」

李光耀哈哈大笑:「16比0,我口渴了,去買水給我喝。」


謝雅淑是我自己非常喜歡的角色之一。
雖然是女生,可是那一顆愛籃球的心,卻絕對不輸給任何人。
雖然是女生,卻想要透過努力擁有足以擊敗男生的實力。

對我來說,這種倔強,真的非常浪漫。

男生真的是很幸運的動物,縱觀各項運動,男生的成績都可以遠遠強過女生。
籃球、網球、高爾夫球、游泳、田徑、舉重、鉛球、體操…etc,you name it.
我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一篇運動新聞,那時NBA的總裁David Stern為了增加NBA的可看性,想要找最強的女子籃球員進來NBA打球。(如果資訊有誤的話,請各位讀者直接說沒關係)
但是NBA球員就直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當今最強的WNBA球員,都打不了NBA。
先天的差距,完全宰制女生在運動場上贏過男生的可能性。

我很喜歡運動流汗的女生,我覺得女生運動完流汗的樣子很美很性感,更認為有很多女生愛籃球的程度絕不亞於男生。
很可惜,有太多事情是不可逆的。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要繼續愛籃球哦!

(我這篇到底在打些什麼東西…我自己都看不懂了)

新的一章,希望大家會喜歡!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