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對決:96公牛 VS 16勇士【四】[Where Basketball Happen]

cover5

第三節完結後,教練卡爾(Steve Kerr)瞼色凝重,他早知道第三節往往是公牛隊發力的時間,只是他沒想到只消一節的比賽,自己球隊的球員在精神層面方面會受到如此打擊,放眼過去,己隊的球員盡是垂頭喪氣的模樣。

不,除了一個人:格連(Draymond Green)。

「教練,我們落後14分了,接下來有什麼對策?」格連邊飲著佳得樂邊說話。

「唔,原來你還未放棄比賽嗎?」卡爾說這話時聲音特別大,像是要全部人都聽到一樣。

「什麼?教練你在說什麼傻話?別以為是你曾經效力的球隊就會比我們強,我絕對要擊倒他們。」

「你這一種不服輸的態度就對了,我們絕對比那一支球隊要強,儘管我們現在落後14分,接下來我們要反擊,靠的是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武器…」

「那個武器是指我嗎?」格連興高采烈的問,激動得差一點連手上的佳得樂也倒翻。

「…嘿,當然吧(其實不是),你是其中之一,接下來我們要靠三分球來挽回劣勢。既然防守鬥不過那群老頭,我們就以進攻取勝吧,我們球隊的優點是兵多將廣,而且幾乎每人也能投三分,假如能拉遠進攻的距離,自然內線也會有更多的進攻空間。」

「聽上去很理想,不過說到三分球,我們隊不會輸給任何人,對吧,浪花兄弟?」格連說完之後望向了居里(Stephen Curry)及湯臣(Klay Thompson)。在這場比賽中二人在佐敦(Michael Jordan)及柏賓(Scottie Pippen)的防守下受盡苦頭,這時他們均明白格連的用意。

「嘖,只是剛巧手風不順罷了。」湯臣在這場比賽暫時只得10分進賬,在佐敦的防守下,這場比賽他鮮有輕鬆的出手機會。

「居里,回想一下自己艱辛苦練的情況,我們是支能夠在逆境下打球的球隊,眼前的人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籃球員,但我們是世界上最好的籃球隊,對於此我是無庸置疑。」卡爾眼神堅定的望著居里說話。

居里閉目入神,想起在南卡羅萊納洲的一個偏遠倉庫,那是一個簡陋的地方,只有籃框和不同的訓練設備,當初他和訓練師班頓佩恩(Brandon Payne)在這個地方流過不少汗水,佩恩總會為他設計一些奇怪的訓練方式,像是戴著軍用眼鏡,一手拍著籃球,一手拋接網球;又或是綁上膠帶,在特製的平台上不停彈跳諸如此類的訓練。當初居里對於這些訓練方式不明所以,但隨著在場上的表現越來越好,他在場下幾乎與佩恩形影不離。

「我們來這裡不是要當配角的,上場吧。」卡爾教練在球員出場前叮囑球員。

居里內心異常平靜,動身踏入球場。

積遜(Phil Jackson)教練眼見球隊領前14分,決定先讓部份主力休息保留體力,畢竟己隊年紀稍大,這時公牛派出雲迪布朗(Randy Brown)、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古高(Toni Kukoc)、莊沙利(John Sally)及朗尼(Luc Longley)上陣。

原本積遜想讓佐敦在第四節初休息的,但佐敦拒絕,他的理由是他覺得自己已經進入節奏,他不需要休息。

勇士繼續擺出他們的小球陣容:居里(Stephen Curry)、湯臣(Klay Thompson)、班斯(Harrison Barnes)、伊古達拿(Andre Iguodala)及格連(Draymond Green)。

第四節開始,勇士拿球推快了節奏,一方面是為了節省時間,一方面是他們眼看此時公牛內線的朗尼及莊沙利體型較重和移動較慢,故此透過球的流動讓他們在防守位置上無所適從。只見勇士幾個球員都站在外圍,在一輪傳球後,伊古達拿在三分線得到了空位,莊沙利正猶豫是否應該撲上前防守,結果伊古達拿果斷出手。

「糟糕!」莊沙利望著籃球在空中隨隨滑入籃框之中。

公牛知道己方球員有身高的優勢,決定強攻內線,朗尼原本想以背籃方式進攻格連,格連雖然身材矮少,卻有力量,加上勇士的內線包夾熟練及快速,朗尼這回勉強進攻不果。

居里拿到籃板後把球推進,在三分線上急停準備跳射,一個紅色身影從後飛趕而至,是布朗,他想把居里的球狠狠打出場邊。

居里早知公牛要防他的三分,這只是一記假動作,在把布朗晃開後,他有足夠的時間瞄準籃框,然後出手。

球在半空時他已轉身回後場,他沒有一絲懷疑自己會射失這一球。球在半空畫出了完美的孤線,應聲入網。

勇士隊連續兩記三分球追回分數68比76,這讓甲骨文球場的球迷精神立刻抖數起來。

這時布朗持球,先傳給了古高,然後朗尼再次在低位接應,這一次他強硬的壓著格連來到籃下,格連雖然力大,但高度始終有輸蝕,朗尼舉球過頭準備投籃。

可惜朗尼出手力度太大不中,但這時佐敦飛身搶下進攻籃板球,然後補中,拿下他個人第34分。

「幹!這樣的球你也投不進?」進球後佐敦向朗尼咆哮。

「還是你故意投不中,讓我有機會得到50分?」佐敦向朗尼報以一個死亡之瞪,朗尼嚇得心裡冒汗。

不少人可能嚮往與佐敦打球的經驗,但實際上對於他的隊友來說,如果你的性格不夠堅韌及努力,與他打球也許是種折磨。他無疑是世界上最好的籃球員之一,但大多時候他不屑去理會隊友的心理狀態,他不會降低自己及對身邊隊友的要求來讓自己變得更容易親近,他會以自己的方式統治球場,並且要讓你拼命跟上來,假如你不能跟上水平,他會選擇直截了當的向你咆哮,發洩他的不滿。

眾人看到佐敦發怒無不抖擻精神,這回公牛守得不錯,勇士球員幾乎沒有空位,因為進攻時間將完結,班斯在孤頂勉強出手,球撞框又出,眼看球要出界,格連飛身將球打回場中,此時公牛的防守隊形已亂,湯臣幸運的接過籃球,然後在底線中距離投籃,又追回兩分。

雖然公牛現時這個陣容有籃板和高度上的優勢,但是因為移動速度較慢,面對勇士快速的包夾或聯防反而在進攻上縛手縛腳,接下來公牛僅靠著古高的外投出手,不中,朗尼奮力搶下籃板,傳給了佐敦,佐敦在左方中距離擦板射球,可惜同樣不入。

伊古達拿拿到籃板後,看見格連已經跑往前場,伊古達拿一記超長距離的傳球把球傳到格連手中,布朗俯身抄截,格連一記後手運球過了他,然後直奔籃框,在無人看守之下入樽,將比分追近至74比78。

球迷又再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這時格連經過公牛的板凳,指著洛文說:「你還要休息多久?還差幾秒鐘我們就來要追上了。」

公牛的板凳聽到格連的挑釁無一不火大,只有洛文與積遜教練兩人相視而笑。

「該讓我上場了,教練。比賽後我還有幾個派對要去啊。」

積遜點頭,叫了一次暫停,並將陣容替換成朗夏巴、佐敦、古高、柏賓及洛文。

換上了小球陣容的公牛明顯速度提升,此時佐敦低位要球,卡爾教練清楚佐敦的打法,他會慢慢試探對方的防守尺度,一旦讓他熟悉了防守者的節奏,就會持續的進攻,這讓卡爾決定使用不同的球員輪流防守他,讓他難以適應,而且在旁的人隨時包夾。

由於受到伊古達拿及湯臣的夾擊,佐敦及早把球傳出,然後球幾乎傳到公牛每一個人手上,最後落在籃下的洛文,班斯此時狠狠的對洛文犯規,抓著他的手臂,在球證吹犯規後,兩人的手臂還在糾纏,球證立刻衝上前分開二人。

洛文兩罰中一,射失了第二球罰球,格連搶下了籃球板。

這時勇士帶球到前場,居里透過掩護,從左方底線跑到右方45度的三分線外,格連將追趕著居里的柏賓撞個正著。

居里跑到三分線,由接球到瞄準再出手,整個入球過程才不過一秒,但對他來說,已經足夠有餘了。這也是他本場比賽的第四球三分球,目前為止他拿下14分。

柏賓不爽格連的掩護,向球證投訴格連剛才的動作根本就是移動掩護,是犯規動作。可是球證沒有理會柏賓的投訴,只示意比賽繼續,這一球三分也讓勇士將比分追近至77比79。

在不消四分鐘的時間內,勇士急起直追將比分拉近,這是勇士隊的特色,他們有著在短時間內狂飆分數的能力,佐敦見比賽勢頭漸漸傾向勇士,決定這回要自己出手。

他在弧頂位置向右方切入,伊古達拿緊貼其身體,班斯則在後方準備包夾,佐敦急停跳射,伊古達拿沒有跳起,但他的身體稍微撞向了佐敦的下盤,結果佐敦射失,但柏賓搶下了進攻籃板,可是他的補籃也被干擾未進,只見洛文、格連、柏賓、班斯等人在籃下一輪混戰,跌跌撞撞下籃板球又落在洛文手上,最終他成功在籃下補進,又將差距拉開至81比77。

「看到了吧?還差幾秒鐘才追上啊,驢子。」

入球後洛文自己也很激動,雙拳向天揮動,他享受這種與敵人肉搏然後勝利的感覺。

發球後居里馬上發動攻勢,以擋拆擺脫了柏賓,換防後迎面防守他的是洛文。洛文雙眼盯著居里,居里運球至左方,然後快速變向往右,洛文沒有上當,仍然緊隨他的步伐,居里此時一下Step Back往後跳,步幅不算大,然而射球速度很快,洛文跳起上前攔截,卻未能阻止居里出手,球雖然進了,卻意外讓居里踩住了他的球鞋。

居里倒在地上,痛苦的捏著自己的腳踝,格連這時馬上衝上前推開洛文:「你是故意讓他受傷的吧!」

「在籃球上受傷有什麼好大驚小怪嗎?而且他的腳踝本身不就是玻璃一樣嗎?」洛文冷冷的道,這時場館內的球迷對洛文剛才的舉動發出了噓聲。

格連憤怒得想立刻揍洛文一頓,他先推撞了洛文一下,只見洛文臉上仍然微笑,雙手高舉退後,這時雙方的球員立刻上前抱住自己的球員,以免發生衝突,球證這時翻後重播,吹了格連一個技術犯規,此時洛文拍手叫好。

勇士隊的醫療人員也立刻上前檢查居里的傷勢,幸好居里只是輕微扭傷,接受簡單治療後可以繼續比賽。只見他站起身來,步伐蹣跚的走向格連,向他說:「別動氣,我們要堂堂正正的拿下這場比賽。」

由於格連的技術犯規,公牛獲得一個罰球,罰球由佐敦主射,球進,公牛領先82比79。

時間還餘下6分39秒。

射入罰球後,佐敦轉身向著他的隊友說:「伙計們,接下來我要打爆他們了,你們準備好加入了嗎?」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