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fQfO_UoAAKPwE_002.jpg

一句黑哨,不足以將輸波責任全推在球證身上。

馬刺(San Antonio Spurs) 今早在主場以一分之差不敵雷霆(Oklahoma City Thunder),尾段的確出了亂子,球證也的確有走漏眼,但最後籃球還是落在馬刺手上。可是做出來的攻勢太迂迴,結果落到全場發揮一般的米爾斯(Patty Mills)手上,射出一球三不沾的air ball,可說死在自己手上。就算魔術手莊遜(Magic Johnson)賽後在twitter上力斥球證,指這是季後賽史上最大的漏判,我仍然堅持兩點:一,在季後賽危急關頭,球證很大機會不吹foul,這球亦不及昨日溜馬(Indiana Pacers) 被速龍(Toronto Raptors)「明推」離譜;二,馬刺最後一擊處理得不好,否則不會讓勝利溜走,輸波,根本是輸自己。

我誤判,我恐懼,難怪我,即使聯盟,今日在馬刺對雷霆的比賽完結不久,已即時如黎明般出來認錯,化解「關公災難」,指球證的確走漏了禾達斯(Dion Waiters)開波時那一記踭擊;主球證Ken Mauer指出,當時不認為禾達斯有犯規,因為這是「之前未試過發生的情況。」有球迷認為是黑哨,惟獨心水清的網民即時cap圖,指負責干擾開波而食踭的真路比利(Manu Ginobili),也有腳踏界線,理論上應被判技犯,換言之球證雖走漏眼,卻是各打五十大板,不拖不欠。

真是難為了球證,在科技發達的年代,就算有重播科技,也絕難在極短時間內看清一切,加上在最後關頭任由球員在球場自行解決的潛規則,球證手緊一點,可以原諒;當然,那一記真的教壞細路,但正如Manu所說:「他用踭頭制造了空間,很『核突』,也很罕見,所以我猜他們(球證)看不見;但就算我們投訴又怎樣?我們搶到波,我們有空間起手,我們有機會,所以,事情發生了就算。場數1比1,我們要去OKC搶下勝利。」

 

普波域治教練(Gregg Popovich)也不再糾纏,指球證認錯完全沒用,「這根本毫無意義,比賽已完結了。」

Chgb-IXUcAAmt-l_002ChggfjSWYAAl7mCChgp2LPUkAEiphE

 

賽後,我搜索枯腸,回想季後賽史上有類似的情形,最先浮現是1995年溜馬對紐約人的比賽,當時落後6分的溜馬,靠米拿(Reggie Miller)神奇地在8.9秒連追8分,最後以2分反勝,成為季後賽史上的其中一幕經典。多年之後,米拿也公開承認,他如98年總決賽MJ最後送B羅素(Bryon Russell)一程般,出手推了對手;當時米拿射入首記三分波後,轉身推跌了防守的G安東尼(Greg Anthony),隨即搶下紐約人的發球而射入三分波。推撞,在季後賽不罕見,最後關頭犯規沒吹罰,俯拾皆是。

比賽就是這樣,就算之後承認誤判又如何,一切都完結了,也不可能被推翻。最後關頭,只須射入就贏波,馬刺贏或輸,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上,輸波,就是因為打得差。最後那球波,Manu那記後傳,太花巧了,能傳到米爾斯手上,已經有運;雷霆眾將完全放空了米爾斯,也是有運,但射出大針,怪不了任何人。之後在籃下糾纏,如何拉衫,球證也沒可能會吹犯規,再爭拗也是多餘。

 

首仗大勝而回,雷霆像火箭(Houston Rockets) 上身,防守全不合格,讓馬刺不斷藉簡單的單擋及走位取分;今仗雷霆以攻代守,由第一分鐘開始,用快節奏和高強度的進攻,讓馬刺大吃苦頭。今季一直令我擔心的後場問題,今仗完全浮現:柏加(Tony Parker)防守耗力太大,有空也無力上籃,進攻也失水準;米爾斯太心急,幾球波的處理都做得不好;Manu老了,最後關頭那球波,要是年輕幾年,早就Euro Step上籃,但現在就只能外傳。馬刺後場進攻能力不足,令韋斯卜克(Russell Westbrook)防守壓力大減,幾乎是一人就打散了馬刺。不斷的上籃既能取分,隊友也有配合走位接應,加上阿當斯(Steven Adams)狂搶17個籃板,讓雷霆整體籃板數字以48:37大勝馬刺,這都是輸波主因。

 

普帥賽後一定會鬧爆馬刺,可能就除了尼拉特(LaMarcus Aldridge)和丹尼爾格連。LMA打出加盟馬刺後最好的一仗,全場射21中15,個人獨得41分,包括在最後關頭接應TP那記神奇的後傳,在三分線外射入,幾乎就起死回生。至於格連今場手感遜於上仗,但要不是他尾段那兩球三分波,馬刺早就追不上;而且防守上也盡顯功架,包括最後關頭偷從KD手上籃球,掀起了大反撲。

ChgaPu2WwAA4QtdChgKOqHU4AISGk-

 

馬刺就算成為了尼納特(Kawhi Leonard)和LMA的球隊,整體主力年齡仍然偏大,缺乏爆發力,只要開局精神不集中,大幅落後就會很難打。今仗就是最好的例子,一開波就被雷霆打出17:4的攻勢,幾乎就可以提早舉白旗,要不是雷霆最後自亂陣腳,根本就追不上。還花時間看球證吹錯?開局好一點的話,早就領先2:0。錯就要認,打要企定,打得差不要賴球證。

 

對普波域治來說,來仗最大問題肯定是如何對付「二少」。用Kawhi對付KD,後者「只是」攻入28分,還有5次失誤,確是收到效果,但其他球員對住「二少」,全被食死,單是被他不斷上籃取分已夠死。或者用格連對付KD,用Kawhi專心守死韋斯卜克,會是更理想的組合;只要凍結雷霆的發動機,馬刺的勝算將大增;假如面對雷霆孖寶也落於下風,那就不要再談甚麼夢幻西決了。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