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麥克雙手拿球,站在中線,眼睛發光地看著辜友榮練球。

辜友榮站在籃框底下,右手拿球往上一勾,出手瞬間手指施與球巧妙的勁道,讓球帶著強烈側旋落在籃板上,彈往籃框。

〝唰〞。

球空心入網,就站在籃框底下的辜友榮,雙手伸出,接住球,很快地左手一勾,以同樣的方式將球打板投進。

麥克像個看見新奇事物的小孩子,充滿了好奇心,可是因為害羞與恐懼而不敢過於靠近,就一直站在中線的位置看著辜友榮。

辜友榮專心地練習左右兩手的勾射,並沒有發現站在背後,始終睜大眼睛在觀察他的麥克。

麥克就這麼一直站著,看著辜友榮熟練地不斷將球投進籃框內,心想他一定很常練習這種左右兩手的勾射,否則動作絕不會這麼順暢,又想他這種練習,是不是在模擬強攻籃下時,為了躲避對手的封阻,利用籃框當掩護的得分方式?

麥克眼神裡面充滿崇敬,這個在比賽的時候將我們禁區攪得一團亂的球員,現在竟然變成我們的隊友了,感覺好不真實哦!

想起辜友榮在冠軍賽時完全統治禁區,得分、籃板、火鍋一把罩,甚至也會助攻給隊友,麥克心裡面出現了羨慕。

有辜友榮這種實力強勁的人當隊友,李光耀一定很開心吧,像我這麼弱的傢伙,根本幫不上忙,面對辜友榮也搶不下籃板,完全擋不住他,高偉柏、魏逸凡也真的很可憐也很辛苦,明明都是打前鋒的位置,卻要錯位防守中鋒的辜友榮,如果我的防守強一點的話,他們兩個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麥克低下頭,羨慕辜友榮的實力與強大的同時,其實也就是代表著,麥克自卑於自己的弱小與不起眼。

自卑感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不斷衝擊麥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自信。

如果那時候我可以幫球隊多搶幾個籃板球的話,大家打起來也會比較輕鬆一點,也會更敢出手投籃,如果我的防守腳步更靈活,就可以分擔高偉柏的壓力,他就不會陷入犯規麻煩,也有更多體力可以在進攻端衝擊向陽的禁區。

好險最後球隊贏了,如果沒有贏,一定都是我太弱所以才會拖累球隊,辜友榮來的好,禁區裡面有一個實力比我強上幾百倍的辜友榮,李光耀可以跟他搭配,兩人一裡一外,破壞性一定非常驚人;詹傑成的傳球才能也更可以發揮,除了楊真毅、魏逸凡跟高偉柏學長之外,現在又多了辜友榮一個人可以傳球;包大偉防守也可以更輕鬆,背後有辜友榮這一道兩公尺的防守,只要限制住對方後衛切入的方向,辜友榮就一定會送給對手一個大火鍋;如果以原本的禁區陣容打甲級聯賽,楊真毅、魏逸凡、高偉柏學長一定會被針對防守,未來一定會繼續出現高偉柏學長去扛中鋒的位置,這對他們來說負擔實在太大,不過有了辜友榮,他們就可以在自己的位置盡情發揮!

辜友榮的到來,讓球隊整體的實力大大提升了一個台階,每一個人一定都很驚喜跟開心,比起我這種只會拖累大家的球員,辜友榮真的強多了。

就在麥克再次陷入自卑胡思亂想的旋渦時,突然有一道聲音喚回失神的他:「嘿,你有什麼事嗎?」

麥克空洞的眼神聚焦,反應過來,發現辜友榮正看著他,嚇的連連搖頭:「沒…沒事…」

麥克說話的音量實在太小聲,辜友榮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麼,大聲問:「你說什麼?」

麥克被辜友榮的音量嚇了一跳,更是搖頭:「沒有…沒事…」話一說完,麥克像隻受到驚嚇的小動物一樣馬上跑開。

「……」辜友榮看著麥克的反應,臉上冒出三條黑線:「我長的有這麼可怕嗎?還是我剛剛說了什麼話嚇到他了?也沒有吧?」

辜友榮聳聳肩,很快把這件事拋在腦後,開始練習背對籃框的大轉身上籃。

不過還練習不到五分鐘,辜友榮又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麥克又回到中線的位置,眼睛偷偷瞄著他。

這個黑人,到底想幹嘛?

辜友榮嘆了一口氣,大喊:「嘿,如果你有話想說,你可以直接過來。」

麥克身體僵直,低下頭,眼神左右遊移,不敢看向辜友榮。

麥克站在原地,聽著四周傳來的拍球聲與吆喝聲,心裡開始為自己剛剛的決定感到後悔。

不過就在麥克又準備開始胡思亂想之前,麥克的視線範圍內,除了球場之外,還多出了一雙腳。

麥克下意識地抬頭一看,發現辜友榮就站在自己眼前,雙眼瞪大,嚇的往後退了一大步。

辜友榮見到麥克這種反應,無奈地說:「我的臉有這麼凶嗎,怎麼你看到我就一副想要跑?你是想過來一起打球嗎?」

麥克緊張地吞了一口口水,先是搖搖頭,接著又點點頭。

辜友榮嘆了一口氣:「老實說,你又是點頭又是搖頭,我實在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表達什麼。」

麥克只感到嘴巴乾渴不已,張了張嘴,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辜友榮看到麥克這個模樣,實在很難相信就在前天,麥克在比賽裡面紮紮實實地賞給他一個大火鍋。

辜友榮比比籃框,問:「你想要一起打球嗎?」

麥克點點頭。

辜友榮轉身:「那我們走吧。」

麥克臉上咧開笑容。

辜友榮與麥克一前一後走向籃框,踏過三分線的時候,辜友榮轉頭看向麥克:「我現在要練習背框的轉身上籃,你呢?」

麥克害羞地不敢與辜友榮眼神接觸,小小聲地說:「籃…籃…板球。」

辜友榮皺起眉頭:「什麼球?」

麥克努力提高自己的音量:「籃…籃板球。」

然而麥克的音量還是太小,辜友榮眉頭皺的更深:「板球,你要打板球?」辜友榮很快意會過來:「哦,你想要練習搶籃板球?」

麥克臉上出現欣喜之色,連連點頭。

麥克的表情跟動作讓辜友榮臉上出現苦笑,他現在是越來越搞不懂光北這一支球隊了。

今天走進光北高中籃球場的時候,他嚇了一跳,因為光北高中練球的場地跟他想像得完全不一樣,就只是非常一般、隨處可見的籃球場,跟向陽高中特別為他們打造出來的體育館實在相差太遠太遠,兩者相比,光北高中的球場用簡陋形容絕對不為過。

他心裡面深深受到震撼,光北高中就是在這種場地練球,然後在冠軍賽擊敗他們?

那時他對轉隊來光北這個決定感到一絲後悔,看了這種簡陋的場地,他實在不認為光北到了甲級聯賽之後可以拿到什麼好成績。

不過在十分鐘過後,後悔的情緒轉眼間煙消雲散,因為在簡單的熱身結束之後,李明正履行承諾,用地獄式的練習歡迎他的到來。

在練習時,他發現每一個人都跟瘋了一樣投入在其中,每一個人都想要成為第一個完成訓練的人,沒有人喊苦,沒有人喊累,從訓練之中,他看的出來光北的球員實力上有不小的落差,可是不管是實力較強的李光耀、魏逸凡、高偉柏、楊真毅、還有一個他不知道是誰的女生(謝雅淑),或者實力較弱的包大偉、王忠軍、詹傑成、麥克,每一個人都全心全意聽從教練的指示,拼盡全力完成一項又一項的訓練。

向陽也是一支非常注重的練習的球隊,可是跟光北比起來,辜友榮確定他的隊友並沒有如此著了魔般拼盡全力只為了成為最快完成訓練的人。

在結束一個小時的訓練之後,辜友榮深深覺得,雖然光北提供的硬體設備遠遠不及向陽,可是對於籃球的精神與態度,向陽卻反而遠遠不及光北。

在休息時間結束之後,李明正下達自主練習的指令,這種訓練方式讓辜友榮嚇一跳,而更讓他驚訝的還在後頭,他的新隊友沒有露出茫無頭緒的表情,反而很快開始自主練習,這種清楚了解自己優缺點,並且有著強烈企圖心的氛圍,再一次把向陽比了下去。

辜友榮深深地感嘆,前天輸給光北,絕對不是光北運氣好,更不是向陽輕敵大意,而是光北對於籃球的態度比向陽要積極,投入在其中的心神也比起向陽還要多,簡而言之,光北就是一支比向陽強的球隊!

然而,現在站在他面前畏畏縮縮的麥克,卻又顛覆他的想法。

這個光北,到底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球隊啊!?

經過短暫的溝通,麥克發現辜友榮並不是一個可怕的人,壯起膽子,鼓起勇氣,努力提高音量:「你…你可以…教我搶籃板球嗎?」

辜友榮愣了一下:「什麼,你要我教你搶籃板球?」

麥克點點頭,感受到辜友榮疑惑的眼神,努力想要將心裡的話完完整整講出來:「前天,我…我根本…」

這時,一隻溫暖的手放在麥克肩膀上,麥克轉頭一看,發現楊信哲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身旁。

楊信哲露出燦爛的笑容,對辜友榮說道:「我跟你簡單介紹一下,他是麥克,是全光北高中最害羞的人,也是球隊裡面唯一的籃球新手,他接觸籃球才三個月的時間而已。」

辜友榮雙眼瞪大,驚訝道:「才三個月而已?」

麥克臉色羞紅,微微點頭。

辜友榮感嘆道:「才三個月就可以送我一顆大火鍋,這種天份也太驚人了一點。」

麥克連連搖頭,有楊信哲這個熟悉的人在身邊,麥克膽子大了起來,說話不再吞吞吐吐結結巴巴:「才沒有,那一球是因為你急著進攻,不然我整場比賽都被你壓著打,在我認識的人裡面除了李光耀之外,最強的就是你了。」

聽到麥克的讚美,辜友榮一點都沒有開心的感覺,臉上露出苦笑。

是啊,就是那個李光耀,把我們向陽前進甲級聯賽的希望與盼望狠狠擊碎了。

辜友榮禮貌性地說:「謝謝。」

楊信哲拍拍麥克的肩膀,說道:「麥克,我剛剛站在跑道上看你一直站在中線看著辜友榮練球,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他說?」

辜友榮想起剛剛麥克話還沒說完,疑問的目光投向麥克。

麥克嘴巴蠕動,趁著楊信哲的陪伴,壯起膽子說:「我…我想要請辜友榮教我怎麼搶籃板球,前天的比賽中,他一個人就搶…搶了不知道幾十個籃板球,我們根本沒有人搶的過他,我想跟他一樣這麼會搶籃板球。」

楊信哲嘴角含笑:「哦,原來如此。」隨後將目光轉向辜友榮:「友榮,你願意教麥克怎麼搶籃板嗎,我那一天在場邊看球賽,你搶籃板球的能力真的十分讓人驚豔。」

辜友榮點頭說道:「好啊,沒問題。」

楊信哲隨即用力地把麥克推向辜友榮:「友榮,麥克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比較害羞一點,要對他有點耐心。」

辜友榮剛剛已經見識過麥克驚人的「害羞」,點頭說道:「好。」

楊信哲說:「那麥克就交給你了。」

辜友榮說:「好。」

楊信哲轉身離去,走回李明正身邊。

李明正馬上關心道:「怎麼樣,還好嗎?」

楊信哲說:「在不熟悉的辜友榮面前,麥克又有點害羞起來,不過應該沒什麼問題。」

吳定華好奇問:「麥克找辜友榮幹嘛?」

楊信哲說:「麥克想要請辜友榮教他搶籃板球,麥克個性雖然內向,不過腦子卻動的很快。」

李明正望向麥克與辜友榮:「辜友榮確實不是一個只憑身材在搶籃板球的球員,麥克如果可以在辜友榮那裡學到東西,對他來說會很有幫助。」

吳定華說道:「其實我有點擔心辜友榮能不能融入球隊裡面,現在麥克主動去接觸辜友榮,說不定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聞言,李明正微微一笑:「我到是沒有想到這一點,辜友榮剛到球隊,感覺非常拘謹,但是麥克的害羞內向可是誰也比不過的,由麥克當第一個接觸辜友榮的人,說不定辜友榮的防備馬上就放下來了。」

—-我是分隔線——

辜友榮皺起眉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嗯」,麥克臉上則是帶著興奮與期待,等著辜友榮教他怎麼搶籃板球。

辜友榮深思一會,說出一個讓麥克有些失望的答案:「老實說,我不知道該怎麼教你搶籃板球。」

麥克期待的表情垮了下來:「為什麼?」

辜友榮說:「你是第一個叫我教怎麼搶籃板球的人,我之前沒有這種經驗,所以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搶籃板球的訣竅。」

麥克反應很快,馬上想出辦法:「不然我們模擬一次,我投球,然後你示範你是怎麼搶籃板球的。」

辜友榮覺得麥克提出一個好方法,點頭說道:「好,就這麼辦吧。」

辜友榮彎腰把放在籃球架旁的籃球撿起來,傳給麥克:「投吧。」

麥克左右看了看,問:「我要在哪裡投比較好?」

「……」這算是哪門子問題?

辜友榮感到無奈,這黑人到底該說他聰明還是笨,明明前一秒鐘才說出一個不錯的辦法,怎麼下一秒鐘就可以問出一個這麼愚蠢的問題。

辜友榮說道:「隨便,都可以。」

麥克興奮地大步走到罰球線上:「那我就在這邊投,我覺得罰球線的距離最適合。」

辜友榮點頭:「好。」

麥克雙腳踩在罰球線上,膝蓋微微蹲低,隨意地把球往籃框的方向一丟,辜友榮見到麥克投球,馬上轉身面向籃框,但是…

〝唰〞,籃球空心進網。

這個黑人到底是在搞什麼鬼,是在耍我嗎…

辜友榮轉過身,攤手:「你這樣我沒辦法教你啊。」

麥克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剛剛是隨便亂投的,球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進了,平常我認真瞄準卻怎麼樣都投不進,今天我亂投卻投進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辜友榮擺擺手,撿起球,丟給麥克:「算了算了,再投一次。」

麥克雙手接球,緊張地說:「好,這一次我一定會投不進的,我最不會投球了。」

聽到麥克的話語,辜友榮不知道該作何反應,是該笑麥克傻呢,還是該覺得堂堂王者向陽竟然被有這種球員的光北擊敗而感到悲傷無奈。

麥克站在罰球線上,小心翼翼地瞄準籃框,將球隨意拋出,辜友榮立即轉身做出卡位的動作,而這一次球落在籃框後緣,往左邊彈了出來,辜友榮高高跳起,左手像是老鷹展翅一樣張開,將球牢牢抓在手裡。

麥克站驚嘆道:「哇,好帥好有魄力!」

辜友榮落地之後看著手裡的球,回想剛剛搶籃板球的過程,轉身對麥克說道:「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教你搶籃板球,我不會教人,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是怎麼搶籃板球的。」

聽了前一句話,麥克心裡的熱情彷彿被澆了一桶冷水,不過後面兩句話讓麥克的臉上又再度綻放出興奮,開心地連連點頭:「好,那就麻煩你了。」

辜友榮說道:「在你投球的那一瞬間其實我就已經在搶籃板球了,我並不是在你投球之後轉身卡位,看球彈到哪一邊再抓籃板球,我在你投球的時候就預判球的落點,所以可以比其他人更快反應,其他卡位的部份則是沒有什麼不一樣。」

麥克疑惑:「預測球的落點?」

辜友榮點頭:「沒錯,在你投球瞬間,從球飛往籃框的角度、速度、高度來判斷球會落在籃框哪一個位置,別人是等到球落在籃框的時候才反應,而我是在別人出手的時候就準備要搶籃板球,這個零點幾秒的之間的差距,就是我能夠不斷搶下籃板球的訣竅,前天在比賽之中,我就是靠著這種預判籃板球的方法不斷搶下進攻籃板。」

麥克眼神發亮,點點頭:「那你是怎麼練習這種預判籃板球的能力?」

看到麥克臉上發光的模樣,彷彿一個小孩看到最棒的玩具瞬間露出的表情,辜友榮心裡感到飄飄然。

「我一開始其實也是靠身材在搶籃板球的人,在乙級聯賽根本看不到跟我一樣高的兩公尺中鋒,所以籃板球很好搶,可是我後來想一旦打到甲級聯賽,我的身材優勢可能就會消失,所以進攻端要打的更聰明,學習更多投籃的技巧,防守端要加強火鍋封阻的能力,至於籃板球,要搶的贏其他兩公尺高的中鋒,唯一的方法就是比他們更快反應。」

「嗯,說到練習的方法,我是在比賽中刻意練習,逼自己觀察對手的投籃,漸漸地就變成一種習慣,習慣久了之後就成自然。」

辜友榮又說:「不過有時候這種預判籃板球的方法也不是每一球都管用,我也是人,判斷力也有失準的時候,前天那場比賽是因為我的感覺很好,加上有身高跟身材優勢,所以才可以不斷搶下籃板球。」

「好厲害哦!」麥克雙眼更是發光:「那你覺得我該怎麼練習才好?」

這個時候,辜友榮突然用力推了麥克一把,麥克往後退了兩步,嚇了一跳。

辜友榮臉色淡定:「在你開始練習之前,想辦法把身體練壯一點,你太瘦了,這種身材到甲級聯賽只有被撞飛的份。」

麥克臉上的驚嚇立刻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笑容:「李光耀也會跟我說我太瘦了,要我多吃一點。」

再次聽到李光耀這三個字,辜友榮頓時想起李光耀在比賽投出的最後一球。

粉碎向陽奪冠希望的壓哨致勝球。

辜友榮心裡長嘆一口氣,搖搖頭,甩開這該死的記憶,對麥克說道:「還有,你也要加強你下半身的力氣,卡位想要卡的穩,你雙腿的力量一定要夠,不然沒辦法在禁區卡到好位置,只會一直被擠出去。」

麥克連連點頭,問道:「那你卡位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小技巧或訣竅。」

「沒有,如果你想問卡位的技巧,你可以去問高偉柏,他卡位的動作非常紮實,而且絕對是我遇過最難纏的對手,如果不是我的身材有優勢,我前天並沒有辦法在禁區橫行無阻。」

麥克說:「高偉柏真的很厲害。」轉頭看向正在跟楊真毅還有魏逸凡一起練球的高偉柏,回頭問道:「那你今天可以陪我練習卡位嗎,你剛剛說到甲級聯賽之後會有別的兩公尺中鋒,既然有你在,我想要先跟你練習。」

辜友榮想了想,說道:「好。」


夢想這一條路很難,真的很難。

我投稿到出版社將近十次,每一次都被退稿,不過我不放棄,所以我決定要自費出版。

不過自費出版就是要錢,而以我餐廳服務生的薪水,實在是難以負擔。

所以我自己有做了周邊商品,若是大家願意幫我的忙的話,就請大家來我的讀者專頁看看。

在臉書搜尋冰如劍就找得到我了!

謝謝大家。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