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0.jpg

很多打波的朋友,都試過帶傷上陣的滋味,拗柴扭傷爆缸甚至甩骹,在腎上腺素急升的剎那,全都是小事,可是如何忍痛都總會有極限。要是左眼結結實實吃了一踭,頭面滿是血,在醫療室縫了十一針,眼睛近乎看不見,那你還可以帶傷上陣嗎?

要是小李華士(Austin Rivers)縫完針後,對隊醫或父親說,今晚我不能再打了,也絕不會有人怪他,因為Austin的左眼根本打不開,單眼上陣能有幾多貢獻?可是後備席上,早有基斯保羅(Chris Paul)和比歷克格芬(Blake Griffin)兩大傷兵,球隊可用之人捉襟見肘,要是連小李華士也掛免戰牌,那快艇(Los Angeles Clippers) 真的可以提早放暑假了。

Screenshot_2016-04-30-15-18-15Screenshot_2016-04-30-15-18-26Screenshot_2016-04-30-15-19-15

一腔熱血,燃起了小李華士的鬥志,在背城借一的絕境之前,單眼作戰又算得了甚麼?三分波,上籃floater,單眼攻入21分,還交出8次助攻,幾乎是撐起全隊。當小李華士在第二節回到球場,我腦海響起了Rocky的《Gonna fly now》,想起了《Slam Dunk》中的流川楓,左眼腫了仍然不斷射入,令在場的球迷都難以置信;也想起他的隊友皮雅斯(Paul Pierce)在2008年總決賽第一戰的名場面。當時PP在防守Kobe上籃時嚴重拗柴,要坐輪椅回到更衣室,想不到第三節卻能奇蹟復出,在全場歡呼下再次回到球場。

在小李華士的熱血感染下,快艇最佳第六人哥羅福(Jamal Crawford)交出32分,D佐敦(DeAndre Jordan)扭到腳仍搶下20個籃板,全隊共5位球員交出雙位數得分,血肉長城般矗立在拓荒者 (Portland Trail Blazers)面前,拒絕將勝利拱手相讓。去到最後的32.1秒,兩軍還是打成103:103平手,不知是主場球迷的聲援太過響亮,還是快艇已力氣放盡,當哥羅福上籃不入,小李華士洛奇式的神奇之夜也去到終結。如果左眼看得清楚,那記半場射籃會否射進籃框?再想也沒意思了。

 

笛聲一響,拓荒者上下擁抱對手,沒有快艇的負隅頑抗,勝利也不會如此甜美。鏡頭最後停在小李華士面上,乾掉的血跡從左眼彎彎曲曲伸延到下巴,猶如一行血淚,令人傷心得不忍再看。

 

今年的季後賽特別精采,幾乎所有落敗球隊,都是拿住刀叉挑戰大炮,而且從無懼色,奮戰到最後一刻。對快艇來說,落敗當然傷心,但敗在拓荒者之手,卻可能是最為值得。當上季四名正選離隊,只餘尼拉特(Damian Lillard)一人獨撐,所有人都睇死他們今季只會得廿多勝,肯定不入季後賽,結果又如何?難怪穿上Never Doubt RIP City白Tee的主場球迷,全場不間斷地打氣,也總是一面自豪。周日面對一哥勇士,戰況未必如想像般一面倒。

 

上季殺退馬刺(San Antonio Spurs),大好形勢之下,結果仍被火箭反先,快艇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就算休季時把D佐敦騎劫回來,今季仍要在首圈出局,李華士教練再成眾矢之的,今夏相信極大機會要再覓東家。在第五戰,李華士罕有落淚,原來硬漢因喪母之痛,心情沉重;其子小李華士也表示,父親極少透露私人生活,和他幾乎只談籃球,而祖母一直是父親的支柱,也是他生命的全部,喪母之痛,打擊極大。原來李華士一直兩面作戰,既要克服悲痛,也要冷靜在場領軍;原來小李華士的硬淨由父親而來,兩父子都是鐵一般的硬漢。

 

因父之名從來不易贏得掌聲,直到今日之前,小李華士一直被人批評為未夠班,縱使他在杜克大學時表現不錯,但成為首個為父親效力的NBA球員後,壓力大得難以想像;如非今日以血淚洗去質疑,不知還有幾多批評聲音。同日勇士(Golden State Warriors) 助教禾頓(Luke Walton)亦不理父親標禾頓(Bill Walton)勸告,接下湖人(Los Angeles Lakers) 教職這燙手山芋,成為首個NBA 80後教練。在球場上的成就不如父親,就看禾頓能否在正式執教後闖出一片天空。

 

ts_lukecoach.jpg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