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唰〞。

清脆的聲響傳來,王忠軍右手維持出手的姿勢,享受這一道宛如天籟的聲音。

帶著後旋的球與籃網摩擦的瞬間所激起的聲音,一如往常地讓他感到通體舒暢。

當李明正下達開始自主練習的剎那,王忠軍快步拿起籃球,自己一個人霸佔了一個球場,默默地投起三分球。

三分球是他唯一的信仰,什麼快速的第一步切入、華麗的運球方式、多不勝數的出手招式,對他來說都不重要,他只在乎三分球,這是他腰帶上唯一的一把槍。

整個光北籃球隊,他的打法絕對是最極端的,完全只把專注力放在三分球上,其他什麼都不管,體能跟防守穩居全隊倒數第一,進攻手段就是只有三分球,而且還是定點三分球,站在三分線外,等待隊友傳球給他,出手投籃,進攻跟防守的觀念趨近於零。

這就是王忠軍,只會投三分球,也只想投三分球的王忠軍。

看著球在地上彈跳,王忠軍快步走到籃底下,撿起球,走回弧頂三分線,又準備出手投籃。

然後,又是一道清脆的響聲出現,〝唰〞。

如果籃球這項運動取消兩分球的得分方式,王忠軍有自信,他將立刻成為台灣最強的高中生。

他實在太愛三分球,對於三分球這個毒癮,他認為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有可能戒掉,而這個毒癮的來源,是一部他認為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漫畫,灌籃高手。

當初拿到親戚給的灌籃高手這一部漫畫的時候,縱使整套漫畫的外觀已經破破爛爛,可是他還是非常興奮,生長在貧窮的家庭,就連溫飽都是一種困難,平常人家的生活享受對他來說幾乎是一種奢求,而灌籃高手這一部漫畫,就像是久旱之後的甘霖,讓他喜不自勝,拿到灌籃高手的當天晚上他就把一口氣看完一半,愛不釋手。

隔天晚上,在麵攤收店之後,他連澡都沒洗就衝回房間,拿起接續的第十六集,繼續埋首在高潮迭起的劇情之中。

而湘北高中對山王工業之戰,讓他墜落井上雄彥筆下的漩渦之中,根本無法自拔,因為比賽一開始宮城與櫻木的空中接力灌籃而激動不已,因為三井壽的三分神射而寒毛直豎,因為山王工業下半場窒息式的全場壓迫性防守而感到緊張不安,因為櫻木花道驚天的籃板球才能而感到熱血沸騰,因為流川楓天才般的進攻能力而全身發抖。

當他拿起第三十一集,同時也是灌籃高手最後一集時,他的心情極度複雜,既想一口氣把灌籃高手看完,又想這是完結篇,看完就結束了。

對比賽結果的期待,還有灌籃高手完結篇的失落,兩種情緒在他心裡對抗爭鬥,而最後,他臣服在對劇情的期望與好奇心之下。

比賽的最後,山王工業的王牌球員澤北榮治在流川楓與赤木剛憲面前投進中距離,比賽只剩下9.4秒,櫻木花道反應極快,馬上往前場偷跑想要快攻,被他稱為大猩猩的赤木剛憲站到底線外,右手把球往後拉,想要把球一口氣甩到前場,但是山王工業的中鋒很快回過神來,站在大猩猩面前不斷揮舞雙手,其他山王工業的球員也飛奔回防,不讓櫻木花道偷跑得手,流川楓這時大聲疾呼要球,大猩猩把球傳給他,流川楓接到球就往前場衝,腳步飛快地跨過中線,山王工業知道流川楓擁有驚人的進攻能力,場上最強的後衛跟前鋒馬上撲了上來,完全擋住流川楓的投籃空間,不讓他有任何出手機會,而流川楓眼角餘光見到一旁的櫻木花道有著大空檔,在人縫之間把球傳出去,櫻木花道接到球,毫無懼色地拔起來投籃,球進的瞬間比賽結束,裁判舉起右手,伸出食指與中指,猛然往下一揮,球進,比賽結束,湘北在最後一刻逆轉球賽,擊敗神話般的山王工業!

那一個傳球,是流川楓在漫畫裡面唯一一次傳給櫻木花道的助攻,而隨後兩人奮力擊掌,是兩人在漫畫裡面最極致的友情表現。

當王忠軍闔上第三十一集最後一頁時,巨大的失落感襲來,可是他卻也同時認為,沒有比這個更好的結局。

井上雄彥是一名非常厲害的漫畫家,寫實的畫風,劇情的高潮起伏,還有整部漫畫完結的方式,都讓人回味再三。

這部漫畫之精彩,讓他每天都一定要拿出當中幾集在睡前看一看,到了後來,灌籃高手甚至變成他的保護傘,隨身攜帶,每到一個讓他感到不安或者陌生的環境,他就拿起灌籃高手,只要一翻開漫畫,見到那一格一格之中的圖畫,他就能感到安心。

他從未算過前前後後總共看了幾次灌籃高手,但是他相信次數就算沒有一百也有九十,絕對有資格稱自己為灌籃高手迷,而看過灌籃高手至少數十次的他,最喜歡的角色不是天才籃板王櫻木花道,不是超級進攻武器流川楓,不是速度奇快的宮城良田,不是三分神射三井壽,不是四眼田雞木暮公延,不是一柱擎天的赤木剛憲,更不是可愛動人的赤木晴子,而是出場次數寥寥無幾,在其他看過灌籃高手的人話語間討論度為零的海南高中替補球員,身高160cm,體重42Kg,沒有比賽經驗,而且看起很弱的海南大附中三年級生──宮益義範。

王忠軍第一次看灌籃高手的時候,雖然有注意到這個角色,也因為宮益義範徹底守住櫻木花道,還有臉上戴的護目罩而覺得有趣,可是他很快就遺忘掉宮益義範,注意力全放在櫻木花道、流川楓、三井壽身上。

在他第二次看灌籃高手的時候,宮益義範守住櫻木花道這個章節完全被他跳過,不僅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只要他看到海南大附中對湘北高中之戰,他一定都會直接跳過這一段。

一開始他就跟其他人一樣,想成為擁有與生俱來的誇張彈跳力,彷彿是為了搶籃板球而生的櫻木花道,或者是只要一出場就會引來女生尖叫,擁有超強進攻能力的流川楓,又或者是雖然一度混過街頭而荒廢了球技,但是一回到球場就展現出百步穿楊的三分神射的三井壽。

可是他漸漸發現,他沒辦法成為櫻木花道、流川楓、三井壽,因為他太矮了。

每個大人都說男生的發育期比女生晚,要他別著急,到了發育期之後會一瞬間抽高,可是就算他現在已經高一,他的身高還是只有170公分。

這種身高根本無法讓他成為櫻木花道、流川楓、三井壽,更何況在國中的時候,他比現在更矮!

生長在貧困的家庭裡面,灌籃高手跟籃球是他唯二的慰藉,可是他卻沒辦法成為他最喜歡的角色,這讓他感到失望與失落。

國中生嘛,還是對不切實際的動漫抱著一絲的幻想。

然後在某一天,他又心血來潮翻開灌籃高手,而這一次,他把湘北對海南之戰完完整整的看完,再一次與宮益義範這個角色邂逅。

在翻到那一頁之前,他根本早就忘了那個角色叫做宮益義範,只記得海南高中有一個奇怪的球員可以守的住櫻木花道,好像還會投三分球的樣子。

前幾次看灌籃高手,他根本就不屑浪費時間在這個角色上,可是那一次,他看著宮益義範,久久未能移開視線。

那一個瞬間,他在宮益義範身上找到歸屬感。

他在宮益義範身上找到太多共通點,一樣矮,一樣不起眼,一樣都是可有可無的人。

可是宮益義範卻用三分球在球場上找到價值,那一刻,他眼睛裡面閃過一絲精光,他不想當天才籃板王櫻木花道,不想當萬人迷流川楓,也不想當三分神射三井壽,他想要成為宮益義範。

然後,他就這麼掉入名為三分球的世界之中。

〝唰〞。

王忠軍在弧頂三分線跳投出手,再度空心命中。

那道清脆的唰聲,還有依然停留在手指上粗糙的觸感,讓他感到精神一振。

就在他打算就這麼投三分球,投到李明正宣佈今天晚上的練習結束時,一道宏亮的聲音從一旁傳來:「好幾年沒有回來,球場什麼時候多了這些照明設備,不錯不錯!」

這一道宏亮的聲音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正在球場上練球的球員因而暫停手邊的動作,望向聲音的方向,見到來人是曾經在慶功宴上出現的禿頭中年男子,馬上又專注在練習上。

李明正與吳定華同時舉起手對羅俊杰打招呼:「小三,你又遲到了。」「小三,你這次又要找什麼藉口了?」

羅俊杰大聲反駁:「什麼又遲到了,是你們自己告訴我不用太早過來,我就在家先吃完晚餐,把小孩從補習班接回來才過來啊!」

羅俊杰鼻哼了一口氣,說道:「算了,不跟你們講一些五四三,那個小鬼呢?」羅俊杰目光掃視球場一眼,發現王忠軍正在練習投三分球,大步邁去,不去管李明正跟吳定華。

李明正失笑道:「這傢伙的脾氣跟以前一模一樣,又急又衝。」

吳定華點頭附和道:「完全沒變。」

—–我是分隔線—–

羅俊杰大步往王忠軍走去,不過腳步卻在邊線前停了下來,並沒有跨進場內,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就這麼看著王忠軍投三分球。

王忠軍有眼睛,他當然有發現羅俊杰站在場邊看他,心跳微微加速,羅俊杰當初在慶功宴上對他說的話語至今依然迴盪在耳邊。

「我會讓你成為一個誰都不敢小看的射手!」

雖然下一秒鐘羅俊杰就醉倒在桌上,王忠軍不確定羅俊杰說的話到底有幾分可信,可是他當時真的深深為了這句話而感到興奮。

王忠軍甚至站直身子,等待了羅俊杰一秒鐘的時間,發現羅俊杰完全沒有踏進場內的意思,心想羅俊杰應該是想先觀察他投籃的狀況,於是深吸口氣,蹲低身體,將注意力放在籃框與手中的籃球上,蹲低身體,雙腿用力,將身體帶到空中,在達到最高點獲得平衡的瞬間將球投出。

〝唰〞,悅耳的天堂之音再次響起。

王忠軍快步走到籃框底下,撿起正在彈跳的球,走回弧頂三分線外,站在剛剛出手的位置,接著往後退了一小步,跳投出手。

這一球飛的更高更遠,而隨之響起的唰聲也比剛才更響亮,〝唰!〞。

耳裡聽到的聲音,手指殘留的觸感,美好的讓王忠軍冷漠的臉上浮起一絲微笑。

王忠軍趁著手感發燙,加快投三分球的節奏,而羅俊杰就站在場邊看著,安安靜靜地看著,像個木頭人一樣動也不動,只有眼珠隨著王忠軍的移動而轉動。

羅俊杰看了王忠軍投了十分鐘的三分球之後,邁開腳步踏進球場,對王忠軍喝道:「停!」

王忠軍正準備要投球,聽到羅俊杰的大喝聲嚇了一跳,放下球,看著羅俊杰朝自己走過來。

「投球的節奏很穩定,出手的感覺也很柔軟,命中率不錯。」羅俊杰首先稱讚王忠軍,接著說:「不過你剛剛只練三分球,我看不出來你其他的能力到達哪一種程度。」

羅俊杰用命令式的口氣說道:「兩步上籃,去!」

王忠軍略微點頭,在弧頂三分線的位置下球往右切,奮力往籃框衝,運球兩次之後收球準備上籃,然而在收球的瞬間手一滑,雙手沒抓穩球,球撞到胸口,直接彈出界外。

羅俊杰看到王忠軍彆扭的收球動作,臉上期待的表情頓時垮了下來。

這小子是怎麼回事,不就是個兩步上籃而已嗎?

羅俊杰心想,說不定是因為我在旁邊看著,這小子急於表現,求好心切,所以有點緊張,才會連收球都收不好,再給他一次機會看看。

羅俊杰輕咳一聲,隱藏住臉上失望的表情,說道:「再來一次。」

王忠軍連忙將球撿回來,重新站到弧頂三分線外,再次下球往右切,而這一次,王忠軍總算沒有在收球的時候手滑…

因為這一次他連收球的機會都沒有!

在第二次運球的時候,王忠軍直接把球運到腳上,球就這麼彈出界外。

羅俊杰臉上冒出無數條黑線。

這小子竟然連球都運不好,搞屁啊!

羅俊杰撂下一句:「你繼續練三分球!」話一說完,怒氣沖沖地跑向李明正。

「李明正,那個叫王忠軍的球員是怎麼一回事,怎麼連上籃都不會,甚至連球都運不好!?」

李明正看到羅俊杰氣極敗壞的樣子,哈哈大笑:「我沒有跟你說過嗎,王忠軍除了三分球之外,什麼都不會。」

羅俊杰滿臉漲紅:「你這要我怎麼教啊?」

李明正努力止住笑意,說道:「就是因為他不會,所以才要你教啊,還是你要去教我兒子,這樣其實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了,因為你也沒什麼可以教他的。」

羅俊杰用力跺腳,指著李明正:「你這個混蛋,一開始沒有把話講好,你只告訴我要教王忠軍投三分球,沒有告訴我他的基本動作這麼爛!」

吳定華見到球員們開始轉頭往這邊看,馬上出言安撫個性一向激動的羅俊杰:「小三,好了,球員都在,別這麼激動。」

李明正臉上一樣帶著笑意,熟知羅俊杰個性的他還是一臉淡定:「教這種沒有被定型的球員才最有趣不是嗎,王忠軍就像是黏土一樣,你想要怎麼揉捏都可以,最後會變成什麼形狀就是看你自己的功力深淺。」又說:「而且他完全就是你當年的翻版,這些年我當教練也看了不少的球員,他跟你是我人生中見過唯二會把全部心神集中在三分球上的球員。」

羅俊杰的呼吸逐漸緩和,李明正知道他冷靜下來,接著嚴肅道:「而且王忠軍基本動作很弱,是因為他沒有多餘的時間練球,他家裡很窮,非常非常窮,放學之後就要馬上回家幫他媽媽顧麵攤,當初他穿來測驗的那雙球鞋充滿補丁與缺口,鞋底也不知道有幾次修補的痕跡,如果可以的話誰不想變強?可是王忠軍的家庭情況沒辦法給他太多空閒的時間,他能夠利用那些瑣碎的時間把三分球練的這麼準,已經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他當初還是因為學長的幫忙才能夠加入籃球隊,否則現在還在家裡顧麵攤,你自己想想看,假設今天換作是你,你能做到像他這種程度嗎?」

羅俊杰一個箭步衝到李明正身前,雙手抓著李明正的衣領,楊信哲心裡一緊,以為羅俊杰要動手揍李明正,連忙想把羅俊杰拉開。

然後,接下來羅俊杰說的話,讓楊信哲定住不動。

「你這個混蛋,幹嘛不早一點告訴我,害我剛剛跟白癡一樣嫌棄王忠軍!」羅俊杰眼泛淚光,用力推開李明正。

李明正往後退了兩三步,下巴往王忠軍的方向抬了抬:「還不趕快過去,他還在等你呢!」

「哼!」羅俊杰轉身,快步往王忠軍走去。

羅俊杰離開後,楊信哲鬆了一口氣:「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剛剛會動手打人。」

李明正哈哈大笑:「他只是個性比別人衝動一點,而且他也只會對很熟的朋友這樣,別看他氣勢凌人的模樣,他是性情中人,感性的很,根本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最佳代言人。」

吳定華點頭附和:「沒錯。」

楊信哲想起剛剛羅俊杰眼泛淚光的模樣,望著快步跑到王忠軍身旁的羅俊杰,羅俊杰正很激動地講著話,而王忠軍還是維持著冷漠的表情,嘴巴緊閉,唯二的反應是點頭跟搖頭:「這種師徒的組合還真是妙啊…」

李明正非常明白楊信哲的意思,勾起一抹莫測高深的笑容:「相信我,他們會是最棒的組合。」

—–我是分隔線—–

羅俊杰嚴肅地對王忠軍說:「我剛剛去找李明正了解你的狀況,我現在告訴你,憑你現在的程度,到甲級聯賽大概只有坐在底下幫隊友加油的份!」

王忠軍直直看著羅俊杰,面無表情。

羅俊杰也不管王忠軍有沒有聽進去,繼續說:「距離甲級聯賽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時間真的非常不夠,我會盡全力協助你,讓你的實力能夠在這一個月內盡可能地提升。」

羅俊杰問:「你的體能怎麼樣?」

王忠軍搖頭。

羅俊杰咬牙:「意思是不好?」

王忠軍點頭。

羅俊杰暗罵一聲該死,又問:「防守呢?」

王忠軍搖頭。

羅俊杰深吸一口氣,「媽的!好吧,看來眼前的路非常明顯了,除了三分球之外你其他什麼都不行,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改造這把槍,讓它變的更強大。」

王忠軍眼裡閃過一絲精光,點頭。

羅俊杰問:「你在哪一個地方的命中率最高?」

王忠軍伸出右手,指著左側四十五度角。

羅俊杰問:「最低呢?」

王忠軍指向右邊底角。

羅俊杰說:「好,這一個月內的時間,我要你把右邊底角的命中率提升到跟左邊四十五度角一樣準,做的到嗎?」

王忠軍點頭。

羅俊杰斬釘截鐵地說:「再來,這一個月內你要想辦法把體能提升起來,因為我現在要教你的東西會花費你大量的體力,可是只要你學會了,你三分球的威力將可以以數倍的程度增長,我保證場上絕對沒有任何人敢忽視你的存在!」

王忠軍心跳加速,重重點了頭。

「我要教你的東西說起來很簡單,可是做起來並不容易,我先示範一次給你看,等一下我跑到右邊底角的時候,你馬上傳球給我。」

話一說完,羅俊杰身體壓低往底線衝,雖然頂著大肚子,不過速度卻是出奇的快,跑到籃框下之後以右腳為軸心轉身,朝右邊底角衝了過去,一踏過三分線馬上轉身面向籃框,而王忠軍立刻將球傳了出去。

羅俊杰接到球的瞬間馬上跳起來,速度極快,沒有一絲停頓,而且羅俊杰一直到跳起來的時候才瞄籃,身體達到最高點的時候毫不猶豫地將球投出,動作順暢自然,行雲流水。

〝唰〞。

羅俊杰嘴角揚起得意的笑容,呼出一口大氣,年紀有了,體重也比以前多了10公斤,以前能夠輕鬆做到的事情,現在可要花費一番氣力。

羅俊杰說:「我接下來要教你的,在英文裡面叫做catch and shoot,顧名思義,就是接到球的瞬間就出手投籃。跑,停,投籃,不需要任何多餘的動作,是目前最適合你的進攻手段,一種不需要運球也可以增加你在場上威脅性的方法,不過就跟我剛剛說的一樣,這種進攻方式非常耗費體力,想要有空檔投籃的機會你就要一直不斷地跑動,所以你一定要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提升體能,甲級聯賽是一個除非親身體驗,否則你絕對沒辦法想像的戰場,裡面每一個球員都很快,就我剛剛那種速度想要擺脫甲級球員的防守根本是癡人說夢,在投籃的瞬間一定就會被蓋火鍋,為了讓你可以在甲級聯賽的戰場順利使出這種招式,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會讓你吃盡苦頭,就算你哀求我,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地獄!」

羅俊杰猙獰惡目地瞪著王忠軍:「你怕不怕?」

王忠軍毫無懼意,堅定地搖頭。

羅俊杰又說:「你想變強嗎?」

王忠軍更是堅定地點頭。

羅俊杰這才咧開一抹滿意地笑容:「很好!」


MJ說過,I can accept failure, but I can’t not accept not trying.(我可以接受失敗,但我不能接受不去嘗試。)
在這邊我想對你們大家說的是,如果有夢的話,就去追吧。
去嘗試吧,不管現在擋在你們面前的是什麼,鼓起勇氣,努力推開眼前的障礙,去追尋你們想要的人、事、物。
人生只有一次,而且世界上絕對不會出現名為時光機這種東西,人生總是充滿苦難,燦爛的人生不是人人都可以擁有的,但是至少,留給自己一個沒有太多遺憾與悔恨的人生。

你不試,永遠都只是這樣;你試了,會很不一樣!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