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一十三章【自主練習──詹傑成】[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李明正下達開始自主練習的指令之後,詹傑成沒有跟其他人一樣直奔球場,而是拿了兩顆籃球,到場邊開始練習運球。

恥辱。

這是他在與向陽一戰結束之後,充斥在心中的情緒。

整場比賽,除了第二節之外,他再也沒有上場過,第三、四節,比賽最關鍵也是最重要的二十分鐘,他都只能坐在板凳上幫隊友加油。

他不怪教練,如果他是教練,也會做同樣的調度,他只怪自己,為什麼這、麼、弱!

防守不行,進攻不行,就連他引以為傲的傳球也不行,就算教練派他上場,他也完全沒辦法做出任何貢獻,

在強大的向陽面前,他徹徹底底被打回原形。

在比賽結束之後,他回到家,首先沖了一個熱水澡,除了讓自己更清醒之外,也把光北獲勝的喜悅沖走,然後開電腦,花了幾乎一整個晚上的時間在youtube上看他的偶像,Jason Williams的精彩剪輯。

後來他發現,他的偶像有兩個能力是他所沒有的,那就是驚人的切入能力還有與之匹配的運球技巧。

看完影片之後,他眼神發亮,心裡馬上有了目標。

運球,還有切入。

對於自己的籃球天份,詹傑成有著十足的自信心,他相信他的體內擁有某種別人所沒有的「直覺」,所以他才可以用別人想像不到的方式傳球,這是他與生俱來的天賦,是別人無法透過努力獲得的寶藏。

可是經過向陽一戰之後,他了解到光是天賦,不足以讓他對付往後的敵人。

憑他現在的能力,就連向陽都沒辦法應付,更何況是接下來即將在甲級聯賽面對的更強大的敵手?

一直以來,他自豪於自己的天賦,可是向陽一戰之後,他才終於了解到自己之前能夠傳出令人目眩神迷、驚呼連連的助攻,不是因為自己的能力,而是因為他有一群實力強大的隊友。

就是這個領悟,讓他深深為了之前驕傲自信的自己感到恥辱。

原來一直以來他所自信的傳球,只是依附在他人陰影底下的可笑玩意兒。

有了這個認知之後,詹傑成心裡對自己發誓,從今以後,他會傳出真真正正的助攻,而且會像是Jason Williams一樣,傳出那種讓人打從心裡發出驚呼的球。

詹傑成當然知道憑他現在的實力,要在一個月後的甲級聯賽上場都是個問題,更遑論是傳出漂亮的助攻了,這個想法跟現實相比實在是太遙遠,甚至近乎可笑、不自量力。

但是那又如何,他這一輩子的前半段人生過的太荒唐,整天尋歡作樂,一直到加入光北籃球隊之後他才算是找到一個目標,然而現在他才知道那是他自以為是的想法而已,他可以傳出漂亮的助攻,只是因為他有一群實力強勁的隊友而已,說句難聽一點的,換作是別人,也可以跟他一樣傳球,因為真正讓助攻變的精彩的,是接球的隊友,而不是他這個傳球的人,所以他至今做過最困難的事情,就只是戒菸而已,

當然,撐過一開始的體能訓練也是非常痛苦,但是跟戒菸比起來,困難的程度相差太遠了。

只不過,如今他找到另一個目標了,他現在要進行困難度超過戒菸的事情,那就是「努力」。

努力地練習運球,努力地練習切入,努力地讓自己變的更強,努力地讓自己成為那種不會拖累隊友的球員。

他已經藉著強大的隊友狐假虎威太久了,為了成為更強的球員,為了更接近Jason Williams一點點,他不能繼續這麼下去,雖然努力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但是既然之後不能只靠天賦打球,那麼在他面前的唯一一條路,就只有努力!

在球隊裡面跟他感情最好的包大偉,體能已經遠遠超越他,防守腳步更是完全把他拋在腦後,而這兩樣東西,原本他們兩個人是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也因為如此,包大偉在對向陽的比賽中,上場時間整整比他多了一倍。

這一倍的時間,就是包大偉與他之間在這三個月所付出的努力濃縮而出的結果。

身為包大偉最好的朋友,詹傑成由衷地替他感到開心,可是當身份換成隊友,詹傑成卻無法否認自己心裡出現羨慕跟妒忌。

雖然他們兩個人感情很好,可是詹傑成心裡認為包大偉是那種實力非常弱,只靠一股拼勁在打球的球員,如果今天到了其他球隊,絕對沒辦法上場打球的球員,可是被他看的很低的包大偉,卻在向陽一戰替球隊做出遠勝於他的貢獻。

現在的他,知道「努力」這個東西可以讓原本不如他的人超越他,同理,也可以讓他變成一個更強大的控球後衛。

詹傑成雙眼裡面閃爍著像是獵豹看到羚羊的眼神,一股名為渴望的精光。

眼前的路非常明確,就是在這短暫的一個月裡面,最大限度地提升運球跟切入的能力,只要能夠擁有切入這個武器,他引以為傲的傳球能力將能夠擁有「質」的蛻變。

李光耀傳球能力沒有他好,傳球視野也沒有他強,傳球時機更沒有他準確,可是李光耀卻可以在對向陽的比賽中傳出助攻,原因很簡單,他進攻能力太強,向陽把全部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因此他只要把球傳給空檔的隊友,隊友就可以輕鬆把球投進。

在詹傑成眼裡,這是最下等的傳球方式,但是李光耀確確實實傳出助攻,讓隊友輕易得分,這是他做不到的。

現在他該放下高傲的自尊心,趴在隊友背上來到名為甲級聯賽高中的他終於明白自己的渺小,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為了擁有更多上場時間,他是時候拋去驕傲與自尊心,虛心學習與持續努力,才是他接下來要做的兩件事。

虛心,將讓他擁有不斷渴求進步的態度。

努力,將讓他的實力出現質的蛻變。

詹傑成雙手用著相同的頻率運球,集中精神在運球上,在確定自己可以完全掌控這樣的運球方式之後,詹傑成試著加快右手的運球節奏,接著把球壓低,而左手則是維持原來的節奏。

下一秒,右手運的球落在腳尖,遠遠彈走。

「幹!」詹傑成咒罵一聲,雖然戒了菸,但是罵髒話這個習慣,直到現在還是沒改過來。

詹傑成快步把球撿回來,又想用同樣的方式運球,這一次他沒有把球運到腳上,但是他的雙手卻沒辦法協調,當他想要加快右手的運球速度時,左手卻掌握不到球,當他好不容易維持住左手的運球節奏,想要加快右手運球的速度時,同樣的情況再度出現,左手又會失去球的掌控。

在第三次嘗試時,詹傑成太刻意想要加快右手的運球速度,精神集中在右手,左手往下拍球時卻落了空,連忙往左邊看,才發現手往下拍跟球反彈而上的位置有所偏差,正當他左手想要運好球時,右手的球再次運到腳上,遠遠彈開。

「幹!」

詹傑成快步把球撿回來,心裡充滿挫敗的情緒,運球這檔事,完全沒有他想像的這麼簡單。

詹傑成回想起他加入籃球隊之前的人生,整天快意的玩樂,世界上好像沒有任何事物難的倒他。

國小五年級就學會抽菸,身邊也不乏有吃檳榔的朋友,如果不是檳榔有一股詭異的味道,吃起來又非常澀,說不定他之前除了戒抽菸之外還要戒檳榔。國小六年級覺得自己騎的腳踏車實在太普通,跟別人的沒有什麼不一樣,就跟朋友一起改裝腳踏車,把腳踏車的後坐墊拆掉,裝上一根往上翹,高達的兩公尺的鋼管,鋼管上還綁著五顏六色的紙條,只要騎快一點,這些紙條就會發出啪啪啪的聲音,而且光彩奪目,騎著腳踏車,沿路每一個人都會一直看著他,讓他覺得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皇帝。

後來騎腳踏車已經滿足不了他,尤其混在一起的朋友有人開始騎機車,當他坐上後座,感受到時速超過八十公里的快感之後,他心裡馬上就對腳踏車充滿不屑,而當他上國一之後,為了向朋友證明自己,在眾人的起鬨跨上朋友的機車,猛催油門,在鄉下無人的田野道路上猛衝,享受迎風的快感,耳朵傳來呼嘯的聲音,身體兩旁的景物不斷往後退,那一瞬間,他又征收服了屁股底下的機器,並且克服速度的恐懼,甚至愛上它。他根本是天才,天不怕地不怕,任何東西到他手裡都會馬上被他征服跟掌控。

不想上課,就跟朋友約一約翻牆翹課,反正只要騎上機車誰也找不到他,天氣太熱就去撞球館打撞球,不然就是到籃球場打籃球,或者是去釣蝦場釣蝦唱歌,偶爾騎車給警察追,街弄小巷都很熟,那些中年警察騎車又慢吞吞,怎麼可能追的上他們。

在學校裡面,每個人看到他都躲的遠遠的,而且都竊竊私語,詹傑成那時候想,學校又算是個什麼地方,功課好成績好又怎樣,別人還不是怕他怕的要死,他就是這所學校的皇帝。

就這樣,整整三年的時間,他就在翹課、撞球館、籃球場、飆車、與朋友鬼混中度過。

詹傑成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自己當初,怎麼可以這麼愚蠢又自大?

上到光北高中之後,在新生演講時聽到新校長想要創辦籃球隊,他覺得如果可以成為籃球隊員一定很酷,可以對朋友耀武揚威,又可以在場上用他精湛的傳球戲耍那些整天笨笨坐在教室裡面聽老師上課的白癡,感覺起來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詹傑成卻沒想到,參加籃球隊這個決定,因此改變他的人生。

為了提升體能,不再抽菸;為了不傷害自己天才控衛的身體,不再飆車;早上的練習累到爆炸,也根本沒力氣翹課,加上整天都跟一群想變強想到瘋掉的隊友處在一起,讓他跟以前的朋友越離越遠,才短短四個月的時間,以前的他就已經死了。

詹傑成心想,不,還沒死透!

以前那個自大、自以為是,以為再難的事到他手裡都可以輕易征服的自己還沒有死。

詹傑成深吸一口氣,看著正在向李光耀討教的包大偉,閉起眼睛,握緊右拳,重重往胸口擊去。

「哦咳!」詹傑成這一拳用的力道之大,痛到他連連咳嗽,眉頭深深皺起,然而,詹傑成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這樣子,就可以了吧!

以前的自己,雖然這樣很對不起你,但是你真的可以去死了,接下來的我,將會是截然不同的詹傑成。

詹傑成彎腰,撿起地上的球,眼眸燃燒熊熊鬥志。

—–我是分隔線—–

李明正掃視球場,看著場上球員的練球情況,驀然間,他注意到站在籃球架後面練習運球的詹傑成。

整個光北籃球隊,就只有詹傑成一個人沒有在籃球場裡面自主訓練。

李明正因此將目光放詹傑成身上,看到詹傑成很顯然想要練習左右手不同節奏的運球方式,卻笨拙地接連把球運到腳上。

李明正轉頭,對身旁的楊信哲說道:「信哲,麻煩你去體育室幫我拿一顆排球跟網球。」

「好。」楊信哲馬上轉頭往體育室跑去。

李明正雙手放在嘴巴上,變成最簡陋的擴音器,對著詹傑成大喊:「傑成,你過來一下!」

詹傑成聽到李明正的叫喚聲,馬上抱著籃球,大步跑向李明正:「教練。」

李明正看著詹傑成,說道:「傑成,我想要知道你是怎麼安排自主訓練的內容。」

詹傑成抬頭直視李明正,很快回答:「我主要是想加強運球跟切入這兩個能力,我覺得如果我的運球可以好一點,切入破壞性可以高一點,那麼我的傳球的能力將會更上一層樓。」

李明正看著詹傑成清澈的雙眼,還有眼眸中蘊含著那股如同老鷹般銳利的眼神,知道詹傑成對眼前的道路有非常明確的想法,沒有一絲茫然與困惑,放下擔憂的心。

李明正說道:「控球後衛確實是球場上最要求運球能力的位置,你想要加強切入能力我也可以理解,你現在打算先從雙手運球開始是嗎?」

詹傑成點頭:「對。」

李明正說:「我剛剛站在跑道上看你練習運球,我發現你想要試著用不同節奏運球?」李明正看著詹傑成,詹傑成點頭後,李明正繼續說:「但是我看你運球運的很挫敗,我想你自己應該也知道為什麼。」

詹傑成咬牙,閃躲李明正似乎看透一切的目光:「我的基本功不夠。」

李明正點頭:「沒錯,你的基礎動作打的不夠紮實,跟其他隊友相比,你在球場上的動作比較浮誇,會給人一種不穩定的感覺。」

不甘心的情緒從心裡面衝出來,但是詹傑成深吸一口氣,死死壓住這個情緒,過去自傲的他已經在幾分鐘之前死了,現在他只是一個再渺小也不過的弱者,現在站在他面前的是球隊裡面最可以信賴的教練,他該採取的動作是拿出鏟子,拼命地把李明正腦海裡面所有關於籃球的知識挖出來。

詹傑成抬起頭來,臉上還是帶著一抹不甘心的神色,但是嘴裡卻問:「教練,離甲級聯賽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我該怎麼做才能夠在這麼短暫的時間最大限度地提升自己的實力?」

李明正看著詹傑成臉上的不甘心還有眼裡閃爍的飢渴,臉上勾起一抹意謂深沉的微笑:「你想要變強?」

詹傑成重重地點頭,直接表明自己的渴望:「對,我想要變強,我不想要坐冷板凳,我想要上場打球!」

李明正感受到詹傑成渾身散發而出的銳利之氣,滿意地點頭:「目前就我觀察,球隊裡面基本動作最差的就是你跟王忠軍,麥克雖然接觸籃球的時間很短,可是他很用心在學習,基本功都有認真在練,大偉基本功也不是很紮實,不過他練球真的非常認真,進步的幅度很大,其他人則不用說了,魏逸凡、楊真毅、高偉柏、辜友榮、李光耀都受過非常嚴格的系統性訓練,謝雅淑自我要求很高,所以基本動作也很棒。」

李明正的話語重重打擊詹傑成的自信,讓他眼中散發出來的熱切消失不少,咬牙,皺起眉頭,雙拳緊握。

我真的這麼差嗎?

李明正看著詹傑成的表情變化,緩緩地說了兩個字:「不過…」

這兩個字,讓詹傑成眼中重新燃起一絲希望,目光注視著李明正,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一根浮木一樣。

李明正說:「如果問我在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面,球隊裡面誰的實力可以提升最多,那麼這一個人,一定會是你。」

這幾句話,讓詹傑成心裡面充滿了一股他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熱意。

李明正接著說:「李光耀、魏逸凡、高偉柏他們幾個人接下來不太可能有突飛猛進式的成長,他們的基礎已經打穩,要變強就是每天持續練習,從每天的練習中慢慢轉化成實力,而忠軍他太專心投三分球,除了三分球之外,他各方面的能力還是會維持在非常弱的情況,但是你就不一樣了,只要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重新打好基礎,你的實力將會有很大的增長。」

「我知道你很想要變強,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你的渴望,但是在一個月之間,有幾個重點你一定要記住,聽清楚了。」李明正緊緊盯著詹傑成的眼睛:「第一,不能操之過急,你剛剛為什麼沒辦法做到以不同的節奏運球,很簡單,因為你根本連以同樣的節奏運球都做不好了,你怎麼能覺得自己可以以不同節奏的方式運好球?一個階段一個階段來,在你真正熟練難度低的運球方式之前,絕對不要跳到難度高的。」

詹傑成重重地點頭。

「第二,維持住球感,從今天開始,除非吃飯睡覺洗澡上廁所,否則不要讓自己離開球,每一分每一秒都去感受球的觸感還有球面上粗糙的顆粒,找到機會就練習,只要你有心,就算只是下課十分鐘,你都可以進行非常有效率的訓練,不要小看這十分鐘,一個又一個十分鐘累積起來,一個月後就有幾十個小時的效果。」

詹傑成再次重重地點頭。

「第三,不要勉強自己,我知道你現在非常想要變強,可是你的身體還不夠強壯,如果太過勉強自己,練習量多到超出身體可以負荷的程度,而且因此受傷的話,你自己應該知道後果會有多嚴重。」

詹傑成又重重點頭。

這個時候,楊信哲手裡拿著排球跟網球跑了過來:「體育室鎖起來,我找不到鑰匙,好險之前大學有加入詭異的開鎖社,花了一些功夫總算把鎖打開,李教練,你要的排球跟網球。」

李明正揚起眉頭:「你讀的是哪間大學,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社團?是教人怎麼當小偷嗎?」

楊信哲哈哈大笑:「所以我才會說是詭異的社團,至於大學唸哪一所,就算我說出來,李教練你也絕對沒有聽過啦!」

李明正不想繼續在大學跟社團這兩個話題打轉:「總之辛苦你了。」

楊信哲舉起大姆指:「小事。」

李明正捏捏手中的排球,然後把排球用力往下運,感受球反彈回來的力道,滿意地點頭:「等到你覺得自己運球運的很熟練,準備挑戰更高難度的練習方式之前,先用排球取代其中一顆籃球,練好之後把排球換網球,這樣都還能熟練之後,你再跳到更困難的階段。」

李明正臉色充滿自信地說道:「只要你能夠不投機取巧地持續練習,一個月後你的運球能力將大大提升。運球能力提升,也會讓你的切入能力達到一個更高的層級,而當你把球運到像是身體裡面的一部份時,你在場上也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在看你的球,你可以將精神放在觀察隊友的跑位上,對控球後衛而言,這是最重要的能力。」

「第四點,也是最後一點,控球後衛是球場上的指揮官,但是如果你不了解隊友的打法跟特性,你不會是一個好的控球後衛,所以你在提升自己能力的同時,也要去了解你隊友,你要去思考他們最喜歡在哪一個地方接球,在哪裡的進攻效率最好,『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句話我們都聽過,而在球隊裡面,最需要『知己』的就是你這個控球後衛。」

「是,教練!」詹傑成雙眼冒出炙熱的鬥志,一個月之後,他一定要讓大家驚訝於他的進步。

一定!


心情不是很好,今天就不跟大家聊天了…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