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4

半場完結,公牛球員回到更衣室,教練積遜(Phil Jackson)隨隨走進來,對著眾人說:「上半場做得不錯,我們以正確的方式打球,讓我們取得領先,不過我可不認為勇士會坐以待斃,畢竟他們的教練是我們隊上其中一個最聰明的人。」

「要鬥老謀深算哪及得上你呢?」卡爾(Steve Kerr)拿著毛巾抺一抺額頭上的汗珠,笑著回應。

「嘿,年輕的你可能有所不及,但是50歲的你就不同說法了。」積遜回答。

助教溫特(Tax Winter)此時補充:「我們在第二節的防守很強硬,下半場要維持這種拼勁,也要留意體力上的消耗,畢竟我們的年紀不輕了。」

「年老的只有你啊。」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說完這句話後,眾人發出一陣笑聲

「呵呵,米高先生,我以為在現在的防守尺度下,你會大開殺戒,讓我看看……原來只有18分啊。」溫特一邊拿起了比賽的數據統計表,一邊喃喃自語。

「嘖,還不是拜你的三角戰術所賜,而且只要贏球,我也不在乎自己的得分呢。」

「這傢伙不在乎得分…才怪呢」這時更衣室各個人的心裡都想著同一句說話。

那邊廂,在勇士的更衣室,勇士眾人因為受到公牛強硬的防守而不是味兒,這時教練卡爾笑笑的說:「怎樣?要哭了嗎?」

只見卡爾狀甚輕鬆,似乎不為己隊的落後而困擾。

「與他們相比,我們打得就像紳士一樣,不過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在季後賽我們會遇上更多打法粗野的隊伍,下半場我們盡快適應他們的打法,我們的進攻點有很多,只要讓球有更多的流動,便能夠找到機會入球。」

「居里(Stephen Curry),你仍是球隊的第一發動點,面對柏賓(Scottie Pippen)可不要慌張,心存恐懼並不能讓你贏球。」

「對啊,要像我這樣幹掉對手就行了。」格連(Draymond Green)在旁插話。

「格連,你是我們這支球隊裡的唯一流氓,但是與洛文(Dennis Rodman)的手段相比,你還差得遠,別再與他耍花招,正面對碰你不會輸給他的。」聽著卡爾的教訓,格連一臉不悅。

卡爾:「其他球員也得學習硬朗起來,來,快準備出場吧。」

下半場開始,勇士搬出他們的正選陣容。公牛則因為洛文的回歸,古高(Toni Kukoc)重回第六人的位置。

朗夏巴(Ron Harper)控著球過前場,只見洛文與格連在籃下爭位鬥得激烈。

「驢子要發力了嗎?」洛文又想以同一招挑釁格連。

「驢子早晚會踏過小虫,走著瞧吧。」只見格連結結實實的頂著籃下的位置,洛文也驚訝他的力氣之大。

這時佐敦跑到孤頂要球,這回他面對湯臣(Klay Thompson)的防守,運球之際突然把球抬起,湯臣見狀立刻跳起防守,不過球沒有投出,卻是傳給了左方的柏賓,佐敦快速切入,柏賓把球回傳,一個簡單直接的give and go。

只見保格(Andrew Bogut)已經在籃下準備攔截,佐敦單手拿著球直接向前起跳,保格不甘示弱雙手高舉防守,結果因為身體碰撞,球證吹罰了保格。

佐敦在高空落地前把球勉強投出,不過因為身體失去平衡,球只碰到籃框便落下。

「這一種身體接觸也算犯規嗎?這回可輕鬆了。」說完後佐敦走上了罰球線。

兩罰皆中,公牛將比數拉開至54比46。

勇士由居里持球前進,柏賓重蹈第二節的防守尺度,由後場開始便纏著他,不過這一次的居里明顯冷靜下來,只見他向右方帶球沖刺,突然後手運球變向左方,柏賓雖然高大,但論靈巧始終不及居里,這時柏賓立刻趕上,使用他的身體從後壓迫居里,居里整個人重心向前傾了一下。

球證這時吹罰了柏賓,只見柏賓鬆一鬆肩,笑著對球證說:「哈,這種碰撞也算犯規?」

「時代不同了,籃球現在是一項”高雅”的運動啊。」那位球證冷冷的回答。

勇士重新由邊線開球,居里接球後,格連與保格同時走到高位為居里單擋,居里選擇繞過保格,只見柏賓及洛文同時選擇包夾居里,把他迫進左方的三分線外的區域。

居里本想從二人的隙縫中運球切入,但二人的身體均逼迫著居里,不過居里及時在倒地前一刻用後手把球傳給了三分線的保格。

保格見進攻時間只餘數秒,毅然自己出手,結果三分命中。此時甲骨文球場傳來一陣歡呼,保格自己也顯得有點難以置信。

公牛沒有沮喪,只見他們快速發球,柏賓帶著球前進,帶著球直奔對岸,在底線前引來班斯(Harrison Barnes)及保格的包夾,然後柏賓傳球給籃下的朗尼(Luc Longley),朗尼踏前半步放籃,卻給格連狠狠的封了下來,球落在居里手上。

居里拿球後策動快攻,公牛此時只有朗夏巴及佐敦在後場,拿著球推進的居里左右兩邊的三分線位置站著班斯及湯臣,居里把球傳給了左方空位較大的湯臣。

忽然,一隻手掌把傳球抄截下來,原來是柏賓已經從後趕至。

抄截成功的柏賓帶球反攻,他把球傳給了仍在前場的朗尼,朗尼假裝跳投引來格連的防守,然後傳給籃下的洛文,洛文反手上籃,拿下他這場比賽的第一個入球,同時把分差拉開至56比49。

接著兩隊的進攻節奏愈來愈快,公牛以佐敦作為進攻主軸,這段時間他頻頻殺進籃下,只見他明顯殺紅了眼,對於過往曾活在「佐敦法則」(Jordan rule)的他,現時的吹罰制度對他來說無疑過於輕鬆,故他成功在這一節博取了不少罰球。

「糟了,當這傢伙進入狀態,我們隊上根本無人可以防守到他。」卡爾在場邊露出黯然的神情。

這時佐敦以罰球拿下他的第29分,心裡默念著:「還差21分…」

面對公牛的強勢,勇士以底線掩護及擋拆作為主要的進攻手段,當中以居里及格連的擋拆最具殺傷力,而且變化多端。

從旁觀察的公牛助教溫特大致發現他們的擋拆有三種方式:
1. 從三分線進行擋拆,換防後假如身材高大的球員不上前貼身防守居里,居里直接投三分。
2. 擋拆過後,假如二人同時追趕封殺居里,居里便會及早把球傳給格連,格連自行切入得分或把球傳給另一個有空位的球員。
3. 假如不想讓居里或格連有空位,己隊需要轉換防守球員,但身材高大的球員通常速度較慢,靈活度也不足,換人防守後居里可以憑花俏的運球找到空位投球。

憑著這種擋拆,勇士在這個賽季打得如魚得水,假如比賽中居里手感愈是火熱、射程愈遠,對手便更能難針對性的作出對應的防守,憑著這戰術,居里及湯臣各自射進一球三分拉住戰局。

這時第三節已進行了大概6分鐘,公牛僅以65比60領先勇士,雙方的攻勢不相上下,勇士追趕不上公牛,但公牛也拋離不了勇士。

此時洛文在籃底下與格連的鬥爭愈發激烈,洛文被吹了犯規,洛文笑了一笑,他發現格連與整支勇士隊的感覺不盡相同,這個人青面獠牙,時刻帶著激情與憤怒去打球,看上去與年輕的自己有點相似。

「驢子,你早晚會成功的。」
「不過這是將來的事,今天晚上你仍然會輸給我。」洛文笑著對格連說。

「說什麼大話,你除了搶籃板還懂什麼?」格連還嘴。

吹罰過後,勇士換出了保格,換入伊古達拿(Andre Iguodala),公牛也用古高代替朗尼上場,雙方受樣決定以小球陣容應戰。

此時公牛開始進攻,佐敦在左側中距離投球,洛文看得出他這一球射球節奏過急,而且力度稍嫌不足,格連這時在籃框下站著,洛文則跑到了籃框左面位置,結果籃板剛好落在洛文身上。

獲得第二次進攻機會的公牛重新組織攻勢,古高在高位策應,然後傳給底線的柏賓,這次他強闖籃底上籃,不進,只見洛文左手拍一拍在籃下的格連的身體,格連本能反應向左邊一看,結果洛文卻從右邊擠了上前,搶下了他今場比賽的第13個籃板。

拿到籃板後他立刻回傳柏賓,柏賓輕鬆在籃下得分,公牛領先67比60。

「或許你比我更懂投籃及傳球,不過在籃板方面…」
「我比你強上何止百倍。」

面對洛文的說話,格連雖然憤怒,卻又無言以對。

第三節還餘下三分鐘,公牛的防守並沒有絲毫放鬆,在那個72勝的球季,下半場通常是他們決定勝負的開始,他們的年紀稍大,後發先至是那支常勝公牛的特色。

公牛眾人的眼神猙獰,防守的動作也愈來愈粗野,只見伊古達拿的一次運球上籃,佐敦及柏賓同時後上攔截,最後佐敦狠狠的把球拍了出場外。

「我早跟你說要宰了他們,宰了他們!」
「我要教導他如何成為真正的總決賽MVP!」只見佐敦一臉殺氣,回頭對著柏賓說。

這句說話明顯是要給伊古達拿好看。

伊古達拿看著他們的神情,想起了巔峰時期的艾佛遜(Allen Iverson)與高比拜仁(Kobe Bryant)。

在今天的聯盟裡,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球員會有這種要將人生吞活剝的神情,他自己也不是這種球員,那些人天生就是殺手,他們把籃球當成了一場戰爭,輸掉就沒命回來一樣。

接下來短短的2分40秒,勇士每個人都感覺很漫長,他們感覺公牛隊每一個人都像野獸一樣,他們的動作強硬而粗野,他們會拼命倒在地上搶每一個球,他們享受與對手肉博的滋味,這不是一場總決賽冠軍戰,他們也不是未嘗過冠軍滋味的球員,但這一支公牛會這麼拼命,原因就在於他們想要贏球,與任何榮譽及紀錄無關,他們就只是單純的渴求勝利。

第三節完結,佐敦拿下32分,柏賓24分6籃板,洛文搶下14個籃板,公牛領以76比62大幅拋離勇士。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