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一十二章 自主練習──包大偉】[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光北高中,籃球場。

李明正用一個小時的地獄式防守練習迎接辜友榮的到來之後,讓疲累的球員休息五分鐘,接著要他們以自己的方式自主練習。

因為教練團事前就有告訴球員接下來的訓練模式,所以球員們並沒有茫然無措,知道甲級聯賽就近在眼前,沒有人賴在地上喝水休息,馬上跳起來,抓起球跑向球場,開始加強自己的弱點。

這也是辜友榮第一次見識到光北球員的自主性,這樣的情景讓他感到震撼,因為在向陽高中,除了他之外,其他的球員並不會這麼積極地進行自主練習。

而李明正教練的執教方式也讓他大開眼界,他這輩子還沒有聽說過會在球隊練習時間叫球員去自主練習的教練,李明正的指令,完完全全顛覆他人生目前為止的籃球觀。

辜友榮看著在籃球場上奔跑的「隊友」,深深吸了一口氣,空氣中充滿了汗水的味道,吆喝聲、奔跑聲、運球聲、投球聲不斷鑽入耳裡,跟向陽高中的體育館比起來,光北高中練球的籃球場用破爛這個形容詞比喻甚至還不夠強烈,可是辜友榮心裡面現在卻充滿了羨慕與一絲絲的期待。

這,就是光北高中嗎?

—–我是分隔線—–

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站在場邊觀看球員的自主練習,吳定華看了兩三分鐘之後,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跟向陽打最後一場比賽實在太值得了,除了順利晉級甲級聯賽之外,球員經過這一場比賽,似乎更了解自己的缺點在哪裡了。」

李明正點頭:「目前看起來,每個球員確實都是有目標性地在練習。」

「只不過…」李明正伸起右手,摸摸下巴上的鬍渣:「還是不太夠。」

吳定華皺起眉頭:「什麼不太夠?」

李明正沒有回答吳定華的問題,看著正在練習螃蟹步的包大偉,大喊一聲:「大偉,你過來一下!」

包大偉馬上停止練習,跑到李明正面前,綠豆大小的汗珠不斷從臉上滑落,渾身散發出熱氣:「教練!」

李明正左手放在包大偉肩膀上,輕輕一拉,把他的身體轉了向,面對正在練習運球的李光耀:「你去找李光耀,就跟他說,我叫你去問他怎麼練習防守。」

李明正這個指令讓包大偉愣了一會,因為在他眼裡,李光耀在球隊裡面的定位是得分員而不是防守員,不過包大偉很快想起除了進攻之外,李光耀的防守能力也相當紮實,況且李明正是一個非常奇特的教練,在不合常理的指令中絕對有著他縝密思考過後的結果。

包大偉心想,教練帶領我們擊敗向陽高中,不可能叫我去做沒有意義的事情。

包大偉大聲回應:「是,教練!」說完,立即跑向李光耀。

待包大偉跑開之後,吳定華語氣帶著懷疑:「你叫大偉去找光耀,不太對吧?」

李明正篤定地說道:「除了光耀之外,球隊裡面沒有人能夠給大偉更好的建議。」隨後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畢竟我那臭兒子的防守觀念,是我從小就開始灌輸給他的。」

—–我是分隔線—–

包大偉快步跑到正在練習運球的李光耀面前,李光耀揚起眉頭,兩手繼續運球:「怎麼了?」

包大偉完全轉述李明正說的話:「教練叫我過來問你怎麼練習防守。」

「問我怎麼練習防守啊…」李光耀這才停止運球,雙手托著球,側頭想了想,把右手上的球丟給包大偉:「那我先要知道,你的防守到了哪一種程度才行。」

話一說完,李光耀彎下身子把左手的球放在籃球架旁,用裝水的寶特瓶擋著不讓球亂滾,走上場,站到弧頂三分線外,拍拍手,食指對包大偉勾了勾,包大偉立刻用力地把球傳給李光耀。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好像是我跟你第一次單挑。」李光耀說:「目前球隊裡面也只剩下你跟詹傑成沒有跟我單挑過了,哦,不對,今天以後還要再加一個辜友榮。」

對於李光耀的話語,包大偉僅僅嗯了一聲做為回應,跨步走到李光耀面前,雙膝彎曲,重心壓低,舉起雙手,看著李光耀手上的球,眼眸裡露出一股渴望。

見到包大偉馬上進入積極的戰鬥狀態,李光耀非常滿意,輕呼了一口氣,身體一沉,下球往右切,包大偉知道李光耀切入能力很強,連忙往後退,而李光耀一次運球之後收球轉身,就這麼甩開包大偉的防守,在罰球線的位置跳投出手。

〝唰〞。

「再來。」李光耀走回弧頂三分線,散發出可怕的壓迫感,態度非常明確:包大偉,我要打爆你!

包大偉撿起球,把球傳回給李光耀,沒有被李光耀的氣勢壓倒,露出不屈的眼神,站到李光耀面前,再次擺出防守姿勢。

李光耀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他可以接受實力不強的隊友,實力這種東西可以靠努力跟時間獲得,他願意等隊友,也會用自己的方式讓隊友變強,可是他不能接受懦弱、經不起打擊、馬上就想放棄的隊友,跟這種隊友只能打「快樂籃球」,沒辦法打「贏球」。

李光耀面對包大偉的防守,這一次依然選擇往右邊切,一個踏步之後收球,身體往左邊轉,包大偉心道想要用同一招對付我,你也把我想的太簡單了!

包大偉馬上朝右邊撲了過去,要將已經收球的李光耀鎖死,但是李光耀轉身到一半,右腳用力一踏,身體轉回原本的位置,雙腿用力跳起,身體往後仰,與包大偉拉開一步以上的距離,包大偉再怎麼努力撲過去都是白費功夫,只能眼睜睜看著李光耀完全不被他影響地將球投出。

〝唰〞。

「再來。」李光耀走回弧頂三分線,連進兩球之後,身上的壓迫感變得更強烈了。

包大偉咬牙,他知道李光耀很強,強大到連向陽這個乙級聯賽的王者都阻擋不了的地步,可是他一直到今天才真真切切地發現,他跟李光耀之間的差距大到他完全沒有想像到的誇張程度。

包大偉不甘心,非常、非常地不甘心,撿起球,用力地傳給李光耀,跨步站到李光耀面前。

李光耀雙手接球,感受到包大偉傳球的力道,嘴角再次勾起一抹微笑。

守不住我,讓你覺得這麼不甘心啊?

李光耀身體一沉,右腳往右前方踏,肩膀晃動,包大偉以為李光耀要切入,身體往後退,卻因此讓出了一個大空間給李光耀,李光耀當然不會客氣,縮回右腳,雙腿用力跳起,在弧頂三分線的地方跳投出手。

〝唰〞。

包大偉感到洩氣,如果在比賽中的話,就代表李光耀在他頭上連續得了7分,而且還是輕鬆得到7分。

包大偉撿起球,正想傳給李光耀時,卻看到李光耀走到罰球圈下方的位置,說道:「輪到你進攻了。」

「好。」包大偉跟剛剛李光耀一樣,走到弧頂三分線。

李光耀說:「不用洗球了,直接開始吧。」

話一說完,李光耀一個箭步往前,整個人往包大偉貼過去,讓他連運球的空間都沒有,包大偉連續做了幾次試探步跟投籃假動作,但是李光耀完全不為所動,包大偉大感無奈,下球往後退,藉此拉開與李光耀之間的空間,但是李光耀不願放過包大偉,繼續往前壓迫。

包大偉一驚,他現在已經在距離三分線外兩步的地方,一般來說貼身防守不會跟到這麼遠的地方來,除了浪費體力之外,進攻方除非時間快到,也不會在這麼遠的地方出手,打籃球的人都知道,離籃框越遠,命中率越差。

李光耀的貼身防守讓包大偉十分頭痛,而且自己距離籃框越來越遠,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的現象,包大偉心一橫,身體壓低,硬是往右邊切,但是才跨出一步,包大偉手中的球就被李光耀的手拍走,滾出場外。

李光耀說:「去撿球,等一下我會告訴你,為什麼你守不住我,還有為什麼我守得住你。」

李光耀轉身走到籃球架旁,坐在籃球架上拿起寶特瓶,扭開瓶蓋,咕嚕咕嚕地連喝了兩大口水,眼角餘光看到球滾了出去,伸出右腳點回來,左手撿起球,開始運球,右手則依然拿著寶特瓶喝水。

包大偉手裡拿著球,走到李光耀身邊,蹲了下來,眼睛裡面閃爍著一股名為渴望的眼神。

李光耀將寶特瓶拿到包大偉面前,揚起眉頭,意思是,你要不要喝?

包大偉搖搖頭,李光耀隨即一口氣將寶特瓶裡面的水喝完,停止運球,雙腳把球夾著,將瓶蓋扭緊,把寶特瓶放在旁邊,打了個嗝,脫掉身上濕漉漉的衣服,掛在籃球架上。

「在我告訴你為什麼之前,我想要聽聽你自己的想法,你覺得為什麼你守不住我。」

包大偉直截了當地說:「因為我實力沒有你強。」

李光耀搖搖頭:「你跟我的實力當然相差很大,但是我現在問你的是,你覺得為什麼我跟你之間的差距會這麼大?」

包大偉想了想,說道:「因為你比我早進行有系統性的訓練方式。」

李光耀點頭:「說的很好,再來呢?」

「你練的比我多。」

「還有呢?」

包大偉搖頭:「就這樣。」

李光耀伸出食指,搖了搖:「你錯了,不只是這樣,你的防守根本阻擋不了我,原因主要有三個,第一,腿部的力量不夠,你的移動速度太慢了,完全跟不上我,我想你自己應該也有發現,前天對向陽的時候,除了抄截之外,你的防守已經沒辦法像以前一樣阻擋對方的切入,之後到甲級聯賽對手只會更快、更準,憑你現在的移動速度只會被過假的,所以如果想要提升防守能力,你從明天開始就要自己加強腿部的訓練,現在網路非常方便,有很多知名的教練會在網路上分享如何訓練腿部肌群,你可以自己搜尋,把資訊綜合起來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或者更簡單一點,你可以直接去問我爸。」

「第二,你的解讀力還不夠精準,只不過剛剛也不能怪你,畢竟你的對手是我這個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球員,會被我耍的團團轉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你跟我一起練了三個月的球了,你最起碼也要知道我是一個很喜歡投中距離,而且還投的很準的人,你剛剛的防守給我的感覺是,你一心只想要防守我的切入,卻不在意我的中距離跳投,你對進攻球員的解讀力還要再加強。」

「第三,跟解讀力有非常緊密的關連性,就是經驗。經驗這種東西,我想是唯一一種沒辦法靠努力得到的東西,就只能靠多下場打比賽來獲得。以我對你的了解,還有過去遇到成千上百各式各樣對手的經驗,我知道你是那種運球能力不強,外線能力更是不怎麼樣的球員,所以只要利用壓迫性防守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對付你,我投的球跟比賽的經驗都比你多,身體的力量比你強,對防守的解讀力也比你好,這些東西綜合起來,才叫做你剛剛說的『實力』。」

李光耀的話語像是一把大鐵鎚,把包大偉的自信心完全擊碎,包大偉咬牙,一想到接下來的甲級聯賽對手將是一群跟李光耀一樣的怪物,心裡面就出現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情緒。

李光耀看著包大偉臉上的表情,知道剛剛自己說的話讓包大偉出現不知所措與自卑的情緒,緩緩說道:「大偉,你在這三個月以來的進步跟努力大家有目共睹,你在訓練中不斷把自己逼到極限,讓自己的體能在最短的時間跟上大家,僅僅過了三個月,體能更是快追上我跟魏逸凡幾個人,你並不是在原地踏步,而且前天對向陽的比賽中,你一個人就抄了五次還是六次球,這代表你的判斷力非常準確,你現在真正欠缺的只是比賽的經驗而已,你並沒有自己想的這麼差。」

包大偉搖搖頭,咬牙道:「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自己跟你們幾個人的差距有多大,距離甲級聯賽只剩下一個月多一點點的時間,憑我現在的防守,絕對對付不了甲級聯賽的後衛。」

包大偉抬起頭,用近乎哀求的語氣問道:「除了剛剛說的腿部的力量、解讀力跟經驗之外,你有沒有可以快速提升防守能力的方法?」

李光耀搖頭,斷然道:「世界上不存在這種東西,實力是靠經年累月的努力不斷累積下來的成果,沒有什麼快速提升這回事。」

包大偉失望地說:「剩下一個多月,時間絕對不夠…」

李光耀說:「確實不太夠,但是我有一個方法,可以讓你更有效地去防守。」

包大偉雙眼一亮:「什麼方法?」

李光耀深吸了一口氣:「研究。」

「研究?」包大偉皺起眉頭,不是很清楚李光耀話語的意思:「什麼研究?」

「簡單說,就是研究下一場比賽的對手,你要研究他們打的戰術是什麼,研究你要防守的球員的動作,他喜歡用什麼方式出手,喜歡切哪一邊,喜歡在哪裡投籃,在哪裡的投籃命中率最差,他不擅長切左邊或右邊,他有什麼習慣動作等等。」李光耀伸出食指,用充滿信服力的語氣說道:「防守,是要防守對手,所以你除了提升『自己』的能力之外,也要去了解『對手』的能力,主動積極去防守,防守也可以是一種進攻,只要你把對手逼到節奏大亂,他們就會自我毀滅,要做到這種程度很難,但是有幾個訣竅。」

李光耀伸出食指:「第一,讓他在不喜歡的地方接球,他喜歡切右邊,他喜歡在右邊投籃,那你就要逼他在左邊接球,逼他切左邊,逼他在左邊投籃;第二,讓他用不喜歡的方式出手,他喜歡切入,你就要逼他投籃,他喜歡投籃,你就要逼他切入;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要有一顆永不放棄的決心。」

「我現在可以非常明確地告訴你,進攻球員最怕的,是那種打死不退的防守球員;不管被得了幾分,都還是相信自己下一次絕對可以守住對方的防守球員;不管被對方的單擋掩護擋下幾次,最後還是拼命跟上去的防守球員;不管怎麼樣,就是死不放棄的防守球員,是所有進攻球員最害怕的對手!我剛剛說的那些訣竅,說的非常簡單,但是實際上做起來非常非常困難,我誠實地告訴你,以你現在的能力要在接下來的甲級聯賽做到我剛剛說的事,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你的能力還不到那個程度。」李光耀右手放在包大偉的肩膀上:「可是這三個月以來,你對於籃球的態度,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為那種永不放棄、打死不退的防守球員!」

李光耀最後說的幾句話,還有眼神裡面流露出來的真誠,讓包大偉心裡重重一震。

然後李光耀哈哈大笑:「而且啊,你剛剛防守的可是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將來全世界最強的籃球員,就算是在甲級聯賽,也找不到像我這種把各種進攻武器都磨到銳利無比的超等級球員,所以只要你用心作功課,一定可以找到對手的弱點,針對那些弱點下手,絕對可以有效地降低對手的進攻效率。」

李光耀站起身來,蹲到包大偉身邊,左手放在包大偉肩膀上,把包大偉往自己拉:「除此之外,你別忘了我們場上有五個人,防守不是你一個人的事,而且我們現在還有一個新的隊友,辜友榮,還記得他在禁區的影響力吧?」李光耀笑了笑:「才前天的事情而已,別跟我說你忘了哦?」

包大偉說:「怎麼可能忘,那一天他根本統治了禁區,不管是得分、籃板或者火鍋,我們的禁區根本拿他沒辦法。」

李光耀點頭:「就是這樣,辜友榮的能力我們有目共睹,也親身體驗過,所以你更要好好利用,以你現在的防守能力,想要完全封鎖對手是不可能的事情,別說你,我也辦不到,畢竟防守方是被動的,本來就處於劣勢,所以防守絕對不是一個人的事,你不能把對位防守的後衛鎖死,那麼你就限制他的切入路徑,讓你後面的隊友可以更容易判斷對手的意圖,伺機包夾造成對手的失誤,或者更帥氣地送給對手一個大火鍋。」

「依我看來,你現在要做的不是把自己的防守能力提升到可以以一己之力封鎖對方的程度,那個目標太遙遠了,不可能靠眼前一個月的時間達到,我們現實一點,一步一步來,你先把目標設定成讓對手在他不喜歡的地方接到球,讓對手用他不擅長的方式出手,還有最大限度地限制對手的動向,讓隊友可以輕而易舉地預判下一步該怎麼做,只要你能在比賽中做到這些,雖然離偉大的防守球員還早的很,但是絕對就已經稱的上是一名一流的防守者。」

包大偉沉默,思考一會,慢慢說道:「所以你給我的建議是,先不要妄想可以馬上成為強悍的防守者,而是靠著理解對手的打球方式,盡量讓對手在不擅長或者命中率較低的地方出手,或者盡可能限制對手走位,提升隊友補防跟協防的效率。」

李光耀舉起大姆指:「沒錯,就是這樣。」

包大偉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深沉的表情,漆黑的眼眸中似乎閃過一道銳利的光芒,霍然站起:「我懂了,謝謝。」

李光耀見到包大偉的眼神,知道他已經找到方向,也站了起來:「別忘了,還有最重要的,永不放棄、打死不退的決心。」

包大偉緩緩點頭:「我記得,你放心吧,在這一個月的期間,我一定會盡全力提升自己的能力,我知道我很弱,可是我會努力成為不會在甲級聯賽拖累你的隊友,我會做好防守,讓你這個最強的高中生可以盡情地在進攻端展現出驚人的實力。」

李光耀哈哈大笑:「那我就在這裡先謝謝你了!」


藉由這一章,想讓大家知道,別追求什麼速成班,世上沒有這種東西。
不管是任何領域,想讓自己變得更強更好,就是練習再練習爾爾。
世上不存在不勞而獲這件事。

就算有,也輪不到你。

所以,好好練習吧!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