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O’neal開始橫行,也就是大約20世紀末,駭客戰術(Hack-a-Shaq)的名稱隨之出現,結果這看似旁門左道的伎倆居然慢慢變成顯學,即使O’neal已經退休,但一群不擅長罰球的球員把被駭的火炬牢牢的接了過去,也讓駭客不只是駭客,而是駭一堆人(現在外媒是寫’Hack-A’ Fouls,看該被駭對象是誰就把名字接在A後面)最新案例就是台灣時間1月21號,我家活塞面對火箭,火箭鐵了心要對活塞主力中鋒Andre Drummond實施駭客,其中K.J. McDaniels在九秒內就對Drummond犯規五次,Drummond也很符合期待的整場罰36球僅中13球,單場罰失23球創下聯盟紀錄。

根據聯盟統計,在球季差不多過一半的當下,聯盟各隊駭客戰術的運用總數已經多達223次,而上球季整季也才164次而已,其中前三被駭對象是Andre Drummond、DeAndre Jordan、Dwight Howard,難道面對這些體能嚇死人、罰球命中率也嚇死人的球員,駭客戰術是個好用甚至不得不採用的方法嗎?對於這破壞觀眾興致的戰術,有無必要更改制度去遏止呢?以下是筆者的一些淺見。

戰術性犯規與駭客戰術:

由於NBA比賽罰球會停錶,且罰球通常帶有轉換球權的效果,所以戰術性(策略性)的犯規是很早以前就有的事情,據說1962年大帥Wilt Chamberlain單場得到100分的那場球賽,後段其實是犯規大戰,因為對手(尼克隊)不想當單場被創紀錄的墊背,於是很努力的犯規在費城勇士除了大帥以外的球員身上,好讓他們無法把球傳給大帥且直接用罰球結束該波進攻,而勇士也很努力的犯規在尼克任何人身上,這樣就可以拿回球權且不讓尼克拖時間,所以最後兩隊合計57次犯規、罰了93球(該球季這兩隊每場比賽平均總和是犯規50.9次、罰73.8球)。

當然罰球帶來的停錶,對於比賽的觀賞性來說是一個傷害,像是上面的100分之戰感覺就不怎麼好看,各位球迷也一定遇過當比賽膠著時,明明大錶進入最後數秒階段卻看了半小時比賽的事情,光看廣告都看到生氣,有個笑話是”I had an hour to kill today. So I watched the last two minutes of a basketball game. “實在相當傳神。

駭客戰術,可以說是戰術性犯規的一種,而且更有針對性,看準了準備駭的對象(罰球不準的傢伙),只要是對方進攻,不管該球員有無拿球就速速往他身上招呼,有時怕用得不夠明顯還要向裁判呼喊”Hey!我在犯他規阿!”然後賭該球員今天罰球「保持水平」,以上大概是駭客戰術的輪廓。當初會叫駭客,就是因為全盛期的O’neal實在太兇殘,不管前面是誰一率輾壓蹂躪過去,雖然說大家都知道他的弱點是罰球,但如果已經被他佔到有利位置,犯規往往太晚,只能換來犯規進算加上一肚子委屈,於是鬼才教練Don Nelson決定把球員犯規的時間點提前,刻意的提早犯規,送你去罰球線上表演,最多最多就是讓你兩罰全中(不考慮防守籃板沒抓到又被得分的情況),總比都賠上犯規了還是被你又灌籃又罰球好。

也就是說,駭客戰術的原始目的是類似期望值的概念,賭球員的罰球不準,就算兩罰全進就當作被投進個兩分球,還比進算加罰好,從這邊可以看出來,當時的駭客戰術跟活塞壞孩子軍團的Jordan Rules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因為對手得分破壞力太大而發展出來的策略,不管好不好看,某方面上也算是向對手致敬。但是駭客戰術後來使用的對象,如魔獸、DAJ等人,進攻水平跟俠客完全不在同一檔次,五六年前全盛期的魔獸大概有俠客一半威力,DAJ就不用說了,單打能力幾乎零,那為什麼要繼續白白送這些球員上罰球線呢,認真點防守等抓籃板不好嗎?那是因為駭客戰術可以走到今天,除了罰球的期望值外,還帶有許多可能的附加價值。

駭客戰術的優缺點:在筆者眼中,駭客戰術的附加價值大概有三:

  • 打壞對方節奏:籃球比賽是很重節奏的,掌握節奏的那方往往代表勝利,所以破壞對方節奏自然是戰術上重要考量,罰球的停錶有中斷對手進攻與手氣的功用,進而達到破壞節奏的目的。用突然的針對性犯規發動節奏破壞上的奇襲,在駭 客戰術這名詞出來前Don Nelson就玩過了,1997年12月29號,小牛對上王者公牛,小牛派板凳Bubba Wells卯起來對小蟲Rodman犯規,創下僅上場3分鐘就6犯離場的紀錄,結果小蟲罰了12球(比MJ還多)進了9球,公牛也帶走勝利,那場比賽MJ 拿了41分、小蟲抓下27籃板,賽後小蟲還對Nelson的奇襲揶揄了一番。
  • 損敵士氣:不管是看自己一直罰球不進或是看隊友一直罰球不進,士氣一定是有影響的,而且越不進就越代表「著了對方的道」,會越打越悶。
  • 影響對手調度與佈陣:為了不跟著對方起舞,如果己隊球員真的不爭氣,罰球就是不進(有時還肉包),有時不得已就只能把該位球員換下,像是前述活塞對火箭的比賽,火箭在第三節開打兩分半鐘內發動如海嘯般的連續十二波駭客,活 塞只好把罰16僅中5的Drummond放回板凳上,球隊主力第三節剛開打就下場坐好坐滿,這跟球員突然傷退差不多意思,一定會影響接下來的調度。另外有 時球員會為了不想被駭,躲去場上平常不會出現的位置,在閃躲的同時其實也壞了球隊自己的佈陣。

但是話說回來,上述的優點其實也是駭客戰術的缺點,在用不斷犯規打壞對方節奏的同時也在破壞自己節奏,所以擅長打快速進攻的如Nash時代太陽或是現在勇士,他們就不可能去使用駭客戰術,因為自己的進攻速度會拉不起來。士氣方面,駭客戰術如果不是像馬刺這種服從性很高的球隊,用起來多少有點先認輸的感覺,士氣上就會有影響,有些球員會認為這種方式不夠「堂堂正正」,對於這種消極的防守嗤之以鼻(尤其是對方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罰進的時候),約莫十年前還是東區霸者的活塞,爆炸頭中鋒Big Ben罰球也是出名的不好,有時也是駭客的對象,當時隊上是很不屑對手用這種路數的,結果在某次比賽,教練Flip Saunders下達駭客指令,脾氣和防守一樣強硬的球員們就和教練起了意見上的衝突,當時去犯規的球員臉比被犯規的球員還臭也算是個奇景。至於影響調度布陣,大量犯規當然不能用自己主力去犯,而且不管怎樣總是要該球員有上場才能執行犯規,所以當陣容上為了駭客戰術而擺幾個邊緣球員上去時,或許也同時讓自己落入進攻四打五或是失誤連連的窘境。

駭客戰術的實益?

從上段可知,駭客戰術算是把雙面刃。筆者也沒看過資料顯示駭客戰術對球賽勝負的影響程度、幾勝幾敗之類的,不過回想起來,失敗的例子不少。O’neal不管怎樣被駭,湖人終究是達成了三連霸,其中2000年總冠軍賽第二場,O’neal罰了39球,雖然僅中18球但湖人仍以7分之差打敗溜馬,取得系列賽2:0的優勢。

2012年1月12號,魔術vs.勇士,魔獸犯規吃到飽,罰球出手39球(中21球)創下例行賽紀錄,魔術取得勝利,很巧的是,當時的魔術教練跟前述活塞火箭比賽的活塞教練都是Stan Van Gundy,也都是SVG的球隊帶走勝利。後來2013年3月12號,湖人vs.魔術,魔術眾將大概基於有仇報仇沒仇練拳頭的心態,讓轉去湖人的魔獸罰了平紀錄的39球,但是魔獸福至心靈罰進了25球,湖人也拿下勝利。上個球季(2014-15),火箭與快艇季後第二輪相見,兩邊都有被駭經驗值點滿的高手,結果魔獸和DAJ在場上是你追我跑(第二場魔獸罰了21球,第三場DAJ更是上演半場罰28球的驚悚片)有趣的是,雙方七場打下來,魔獸和DAJ誰該場罰得比較多,誰的球隊就贏。

當然,我相信因為駭客戰術而直接或間接奪勝的例子也不會太少,像是上季季末火箭就因為Josh Smith罰26球只中12球的彆腳表現敗給馬刺,差點賠掉西區第二種子。只能說球賽有相當多的因素混雜在內,很難說因為執行駭客就帶來勝利或是導致失敗,但可以確定的是,即使它和勝負不那麼正相關,但多少有其存在的價值,那只要有教練仍篤信其價值,那麼我們就會繼續看到這項戰術的執行。

MafiaHu
除了法律以外什麼都有興趣的法律碩士,人生中最持之以恆的事情是十年來每年生日的第三個願望都許活塞隊奪冠,結果底特律只有破產,沒有奪冠。 個人網誌:http://mafiahu0928.pixnet.net/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