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一十章【新隊友】[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辜友榮雙手提著鼓脹的包包,裡面裝著他的行李還有這三年來在向陽的回憶,走出向陽高中的校門外,轉身回頭,見到陳信志、翁和淳、溫上磊、林盈睿、張國良等人跟助理教練站在校門口,隊友們眼眶裡面含著淚水,揮手對他道別。

「學長,繼續加油,我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甲級聯賽發光發熱的!」「友榮,加油!」「學長,你永遠都是我們向陽高中的王牌,這一點絕對不會變,要連著我們的份一起到甲級聯賽去唷!」「友榮,你就放心的去甲級聯賽吧,不用擔心我們!」「學長,我們會一起在電視機前面幫你加油,有機會的話當然也會去現場幫你加油!」

聽著隊友的鼓勵,辜友榮鼻頭一酸,但是他強忍住淚水,看著向陽高中的校門燙金的「向陽高中」四個大字,濃濃的不捨襲上心頭。

「走吧,時間差不多了。」總教練顏書洋瞄了手錶,提醒辜友榮。

辜友榮深吸一口氣,揮手道別:「我走了!」

「友榮,有空就回來看看我們!」翁和淳大喊,其他人也紛紛說:「學長,有回台中要約我們一起出去!」「要保持聯絡哦,學長!」「友榮,偶爾回來跟我們一起吃個飯啊!」

「好!」辜友榮大聲回應,打開後座的車門,將兩個手提包放在後座,對著最可靠的隊友也是最親密的朋友揮手道別,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跨進座位裡頭,關上車門。

「走了。」顏書洋轉動鑰匙,啟動引擎,打到D檔,輕踩油門,車子緩緩駛離向陽高中。

辜友榮側頭看著窗外的景色,一切是如此的熟悉,學校正前方的小吃街,練球完他跟隊友最常吃的魯肉飯,旁邊好喝大杯又便宜的果汁店,還有附近最好吃的鹽酥雞店,偶爾不想要吃飯或麵,就跑去吃八方雲集的鍋貼配酸辣湯,有著超好吃河粉的越南料理店,招牌的法式麵包配咖哩真是一絕,裡頭養著一隻體型超大的黃金獵犬的義大利麵店,與打著正宗鹽水意麵招牌的小吃店….

看著景物不斷往後退,代表自己漸漸遠離向陽高中,辜友榮眼前的世界開始變的一片模糊。

顏書洋轉開車內的收音機,輕柔的音樂從喇叭流出,而辜友榮的眼淚也在這時候滑落臉龐,辜友榮連忙用手抹去淚痕,不想在總教練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模樣。

辜友榮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哭,就算哭,也要到了火車站,在顏書洋離開之後才哭。

他要用堅強的形象離開向陽高中,讓所有人看到的是他巨大的背影,而不是啜泣的模樣。

然而,儘管辜友榮努力克制住自己的聲音,那顫抖的肩膀還是背叛了他,顏書洋用溫和的口吻說道:「友榮,我希望你知道,你是我來到向陽高中這麼多年以來,教過最棒的球員。」

顏書洋的語調中帶著一絲惋惜與心疼,這一刻,他不是嚴格的總教練,而是看著辜友榮這三年來一路成長的長輩,他知道辜友榮為了帶領球隊踏上甲級聯賽所付出的努力有多少,他也知道在冠軍賽輸了過後,辜友榮有多麼的自責,所以在辜友榮即將離別之前,顏書洋想要讓辜友榮知道,他可以挺起胸膛踏上新的路途。

聽到顏書洋的話語,辜友榮再也忍不住,眼淚潰堤:「教…教練…,對…對不起…」

顏書洋搖搖頭:「這一場比賽輸,我也要負起責任,你不要把所有的過錯跟責任攬在自己身上,籃球是一種團隊運動,贏了,大家一起享受榮耀,輸了,也是大家一起承擔責任。」

顏書洋輕踩煞車,在紅燈前停了下來,伸出右手抓了抓辜友榮的肩頭:「記得,你是接受大家的祝福離開向陽,你永遠都是向陽的一份子,帶著身為向陽人的榮譽前進吧,你人不在,但是你的心永遠都在。」

辜友榮哭到說不出話來,這一刻,他總算將累積在心中所有的自責與愧疚一口氣宣洩而出,這兩種情緒,在輸球那個夜晚,曾差點將他壓垮。

車內,辜友榮的哭聲完全將喇叭流出的聲音蓋過。

綠燈,顏書洋右腳踩上油門。

接下來,顏書洋沒有說話,就這麼讓辜友榮好好的發洩情緒。

一路上,辜友榮腦海中閃過三年來在向陽的點點滴滴,回憶有甘有苦,有歡笑有淚水,有努力練球也有上課睡覺,而這些是別人偷不走的,他與向陽之間的牽絆。

過沒多久,顏書洋將車子停在台中火車站前:「火車票有帶吧?」

辜友榮點頭,他很確定自己有把火車票放在錢包裡頭。

顏書洋點頭說:「那就好,到了光北之後好好向李教練學習,他是個很特別的教練,你一定可以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辜友榮說:「是,教練!」

—–我是分隔線—–

下午四點,在自強號上經過兩個小時的搖晃下,辜友榮抵達台南車站,並且從後站出口走出來。

辜友榮左顧右盼,左前方是很顯眼的成功大學,右前方則是百貨公司,而他想要找的人,就在隔著馬路的右前方對他揮舞著雙手。

辜友榮拿著沉重的行李,等到行人號誌燈出現小綠人之後,快步走到對面去,在那人身前停下,點頭致意:「李教練好。」

李明正露出笑容:「坐火車叩咚叩咚的,應該很累吧,走,我先帶你去吃點東西。」

李明正上下看了辜友榮身上的包包:「行李會很重嗎,我的車子停在前面的停車格,要走一小段路。」

辜友榮搖搖頭:「不會。」

「好,那我們走吧。」

李明正往前走了將近五百公尺,辜友榮一語不發地跟在李明正身後,兩人上了車,李明正發動車子,看著辜友榮:「雖然這樣有點破壞氣氛,但是我覺得還是先問一下你的意見好了。」

辜友榮拘謹地說:「是?」

李明正露出一抹壞意的微笑:「我知道你需要時間熟悉環境,不過我們今天晚上球隊有訓練,你要先安頓好,過幾天再參加練習,還是管他三七二十一,變強才是王道?」

—–我是分隔線—–

下午五點半,光北籃球隊的隊員除了李光耀之外,已經全部吃完晚餐,換上球衣,讓肚子消化食物的同時等待晚上六點的訓練。

籃球隊的隊員聚在一起聊天,討論早上的訓練,而李光耀左手捧著便當,右手拿著筷子猛扒飯,嘴裡全是飯菜的他只能擔任聽眾的角色,沒辦法開口說話。

至於為什麼李光耀一直到現在才吃飯,原因很簡單,他今天又陪謝娜去校門口排隊,而且今天他自然而然地牽起謝娜的手,兩人走在一起,變成光北高中最美麗的風景,讓許多人望了為之心醉,當然,更多人為之心碎。

兩人牽手的舉動吸引了許多目光,不過李光耀跟謝娜都沉醉在兩人世界當中,互相述說著情話,並不理會周遭的人,完完全全就是陷入熱戀的模樣。

謝娜問:「你有沒有特別喜歡吃的東西?」

李光耀露出頑皮的笑容:「妳帶來的我都愛吃。」

謝娜綻放出開心的笑容,不過嘴裡還是問:「我是說真的啦,你喜歡吃什麼,我回去跟廚師說,明天早上帶過來給你吃。」

李光耀側頭想了想,回了一個字:「肉。」

謝娜又問:「什麼肉?」

李光耀輕輕捏了謝娜的臉頰:「妳的肉,哈哈哈」

謝娜嬌嗔一聲:「你很煩,人家跟你說認真的,你想要吃什麼啦?」

李光耀這才認真地想了想:「其實我不挑食,所以妳帶什麼我都吃,不過盡量不要以油炸的方式料理,煎或蒸的比較健康,然後我很愛吃肉,雞肉、牛肉、豬肉、魚肉都愛吃,可以多帶一點,因為我最近需要增重,會讓自己吃比較多東西。」

謝娜疑惑:「為什麼要變胖?」

李光耀笑著解釋:「我不是要變胖,而是增重,增重指的是增加身上的肌肉,我們之後要打的甲級聯賽,對手會比乙級聯賽來的更高更壯,身體碰撞的程度因此更激烈,為了提升身體對抗性,適應甲級聯賽的強度,我打算在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裡面盡可能增加三到五公斤的肌肉,所以會讓自己多吃。」

謝娜點點頭,看著李光耀黝黑臉龐上像是星星一樣閃耀的眼睛,心中默默重覆唸了李光耀說的話,將他的話語牢牢記著。

她想要幫李光耀,不管用任何形式,她知道李光耀幾乎是個為籃球而生的男生,籃球占據他非常非常多的時間,就連十分鐘的下課時間,她去找李光耀的時候,也常常看到李光耀在教室後面練習運球或者跟麥克講話,似乎在教導麥克什麼籃球的知識,縱使李光耀在看到她之後就會放下手邊的事物,露出開心的笑容朝她快步走過來,但是她在某些時候,還是會因此感到不被重視的感覺。

但是她不會試圖把李光耀推出籃球的世界,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更不會問像是「籃球跟我,誰比較重要?」的無腦問題,她非常非常非常喜歡李光耀,喜歡他執著於籃球、在球場上奔馳、帶領隊友的模樣,她不會這麼自私,逼李光耀在她與籃球之間擇一,這一定會造成李光耀絕大的痛苦,而她,不希望看到李光耀痛苦。

當然,她也只是個愛情的新生,不懂愛情,更不懂男生,這些話全部都是福伯跟她說的。

謝娜點頭說:「好,我回家馬上跟廚師說。」,如果能夠幫助到李光耀,她什麼都願意做。

然而,李光耀卻皺起眉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謝娜問:「怎麼了?」

李光耀將謝娜的左手輕輕拿起來,感受謝娜手指的柔軟與掌心的溫暖,說:「妳們家廚師做菜真的很好吃,我很喜歡,可是比起廚師,我更想吃妳親手煮的菜。」

謝娜感受到李光耀言語裡蘊含的真摰情意,臉色微微一紅:「可是…我很不會煮菜,我有一次試著煎荷包蛋,結果打蛋的時候太用力,把整顆雞蛋都打碎了,連下鍋煎蛋的機會都沒有。」

李光耀看著謝娜認真的臉龐,確定她不是在開玩笑之後,開心地放聲大笑:「太好了,天啊,今天竟然讓我找到一個比我更不會煮東西的人了,我至少還會自己做簡單的三明治!」

謝娜握拳敲了李光耀的胸膛:「說什麼想要吃我自己煮的菜,其實根本只是你想要嘲笑我吧,哼!」

謝娜扭過頭去,假裝生氣。

李光耀依然笑著:「我是很想要吃妳煮的東西啊,只是我沒想到妳的廚藝這麼弱而已。」

謝娜不理會李光耀。

李光耀察覺不對:「嘿,妳生氣囉?」

謝娜還是不理。

李光耀連忙說:「好啦,我剛剛是開玩笑的啦,妳不要生氣好不好?」

謝娜暗笑,轉過頭,正想對李光耀說下次不許你這樣時,卻看到李光耀吐著舌頭,做著鬼臉。

李光耀看到謝娜嚇著的模樣,樂的哈哈大笑:「我就知道妳是在假裝生氣,想騙我,沒那麼容易!」

謝娜雙眼瞪大,本來想捉弄李光耀,反而被李光耀捉弄,讓她怒火升起:「你這個大混蛋,你走開。」

李光耀緊緊牽著謝娜的手,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偏不,怎麼樣,咬我啊。」

謝娜氣的跺腳,努力想掙脫李光耀的左手,但是李光耀卻用力一拉,把她拉到胸懷裡面,右手像是繩子一樣緊緊將她綑著,假裝武俠片的怪異語調:「落入本大爺的手掌心,豈有讓妳逃開的道理?」

謝娜左手用力推了李光耀,但是她的力氣當然比不上李光耀,加上她並不真的惱怒李光耀的舉動,說了一句:「你真的很討厭」之後,就這麼賴在李光耀懷裡。

這種嬉笑打鬧,是只有情侶才懂的情趣。

不過李光耀跟謝娜沒能享受兩人世界太久,一旁的人紛紛表示:「天啊,不知道為什麼,有好強的光啊,我的眼睛快被閃瞎了!」「對啊,我也是,為什麼會這樣啊,現在不是黃昏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強的光!?」「都已經放學了還在放閃,給人一條生路行不行,別這麼趕盡殺絕!」「小強、小強,你為什麼死了,小強,我知道,一定是被閃死的,天啊,你怎麼這麼可憐,英年早逝,又是這麼慘的死法!」

聽到誇張的呼喊聲此起彼落,李光耀撲嗤一聲,哈哈大笑:「沒想到我們光北高中的人還真是幽默,而且星爺的電影也看了不少。」

謝娜整個臉炸紅,抵擋不了四面八方射來的目光,身體微微一動,掙脫了李光耀的環抱,但是手依然沒有放開,就這麼享受李光耀在身旁的安全感。

下一秒鐘,教官用力吹響嘴裡的笛子:「家長接送的同學,輪到你們了!」

謝娜看了李光耀一眼:「明天見。」

李光耀說:「別太想我。」

謝娜哼了一聲:「臭美。」但是眼裡卻閃爍著依依不捨之意。

李光耀哈哈大笑:「明天見,我要準備去練球了。」

「好,再見。」

李光耀看著謝娜走在人群的最後方,走出校門口,謝娜轉過身,對著李光耀揮揮手,而李光耀給了謝娜一個大大的笑容。

一直到謝娜走出馬路,被學校的圍牆遮住身影,不管再怎麼努力都看不見她之後,李光耀馬上回頭跑向廁所,飛速換上球衣,到了教練辦公室拿便當吃,而其他人則是早已經吃飽飯在聊天。

—–我是分隔線—–

五點五十分,距離晚上的訓練只剩下十分鐘,除了李光耀之外,其他人都已經到球場投球或者自主練習,而李光耀還待在教練辦公室的原因很簡單,就是他還需要多一點時間讓肚子裡面的食物消化。

吃飽飯內的半個小時不做激烈運動,是李光耀保護自己的其中一種方式。

坐在教練辦公室裡的李光耀,皺起眉頭:「老爸也太慢了吧,都快六點了還沒到。」

不管是早上或者晚上的訓練,李明正一定都會提早到學校,身為教練,如果他自己遲到了,怎麼能要求球員準備練球?

以身作則,是他成為教練之後其中一個準則。

「你爸他有點事情要忙,今天可能會晚一點到。」吳定華說。

「什麼事?」李光耀馬上問。

吳定華神秘道:「你晚一點就知道了。」

李光耀在吳定華身上得不到答案,馬上把目光轉向楊信哲,但是楊信哲高舉雙手,做出投降的手勢:「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李教練神龍見首不見尾,乃是神龍教教主,我這個小小小人物怎麼可能知道教主他的行蹤?」

李光耀只好聳聳肩:「好吧。」

李光耀把便當店附贈的紅茶一口氣喝完,伸了個懶腰,拍拍肚皮,站起身來:「我先去球場了。」

在確定李光耀離開之後,楊信哲問:「所以李教練去哪裡?」

吳定華哈哈大笑:「怎麼連你都這麼好奇。」

楊信哲說:「因為我總覺得好像有一些事情要發生似的。」

吳定華點頭說:「確實有一些事情會發生,不過放心好了,是好事。」

楊信哲問:「什麼好事?」

吳定華說:「神龍教教主有言,天機不可洩露。」

楊信哲:「……」

—–我是分隔線—–

六點整,吳定華與楊信哲肩並肩走到跑道,吳定華將掛在脖子上的哨子含在嘴裡,吹出嘹亮的響聲,大喊:「集合!」

在球場上自主訓練的球員們很快跑到吳定華面前,發現李明正不在,疑惑的眼光望向吳定華,然而吳定華卻沒有給出李明正缺席的理由,只說:「雅淑,你出來帶暖身,暖身完之後跑十圈!」

謝雅淑挺起胸膛:「是!」

謝雅淑暖身完,沒有等待吳定華下指示,像是脫韁野馬一樣往前衝,直接開始跑十圈,而其他人則是馬上跟了上去。

李光耀一邊跑一邊大喊:「最後一個請喝飲料!」

簡單的一句話,激起了除了麥克之外所有人的好勝心,在今天早上李明正地獄式死亡訓練之後,包含李光耀在內,每個人都感到相當疲憊,但是要在運動競技這一條極度現實的路上勝過別人,除了努力鑽研球技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會決定一個球員的生涯成功與否,那就是意志力。

意志力,能夠讓球員在落後高達二十分的情況下依然不放棄球賽;意志力,能夠讓球員撐過最艱苦的練習;意志力,能夠激發出潛藏在身體最深處的潛能;意志力,能夠讓不可能變成可能!

意志力,某些程度上可以說是虛幻縹緲的東西,卻往往決定一個球員偉大與否。

李光耀知道每個人都累了,因為他身為全隊體能最強的人都感到疲累了,更何況是其他人,可是他想要藉由激起大家好勝心的方式,讓其他隊友的意志力變的更加強大,籃球是一種團隊運動,只靠他一個人絕對沒辦法贏球,雙拳都難敵四手了,更何況是一打五,他需要隊友的力量,尤其是明年一月的甲級聯賽,更需要隊友跟他齊心合力對抗更強大數倍的對手,他不要求隊友的球技跟他一樣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是全台灣最強的高中生,未來全世界最強的球員,不會有人跟他一樣強,絕對不會,但是他需要一群擁有跟他一樣的強大意志力的隊友。

經過早上的地獄死亡式訓練後,每一個人的速度都明顯變慢,楊信哲紀錄在筆記本上的訊息,顯露出每個人的速度都比平常慢了三十秒左右,不過每一個球員直到跑完十圈之前都是盡全力在奔跑,沒有因為疲累就給自己休息的藉口,每個人都跟跑在最前頭的李光耀一樣,從開始到結束都努力往前跨著大步。

跑完十圈之後,吳定華宣佈休息五分鐘,讓球員喝水休息。

這個時候,李明正總算出現了,而且身邊還有一個高達兩公尺的高大身影跟他一起走過來。

看到那個高大身影,光北高中的球員全部瞪大雙眼,不清楚現在是發生什麼事情。

李明正帶著辜友榮來到眾人面前,露出大大的笑容:「抱歉,為了到火車站接我們的新成員,我不小心遲到了,我知道你們現在很驚訝,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迎接新隊友的來臨,沒關係,我已經幫你們想好了,就讓我們用最嚴格的訓練,歡迎辜友榮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吧!」


我是星爺粉,在此舉手承認!

我想應該有不少讀者覺得我怎麼會寫出這麼爛的劇情吧!
但是各位看官別著急,更精彩的內容在後天等著你們!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