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第一百零九章【驚喜】[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在一片黑暗中,四周寂靜無比,靜的連床頭櫃上的鬧鐘裡面齒輪轉動的聲音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李光耀就在這種寂靜的時候醒過來,睜開雙眼,深深吸了一大口氣,腹部用力,坐起身來,右手抓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看到塗了螢光劑的時針與分針正停留在三點五十分的地方。

李光耀抓抓頭髮,把鬧鈴的設定關掉,他不想跟昨天一樣刷牙刷到一半,還要走回房間裡面關鬧鐘。

翻開棉被,下了床,感受到一絲寒冷,李光耀伸了一個大懶腰,心想是不是該把長袖的睡衣從衣櫃底層拿出來了。

走進浴室,打開燈,李光耀首先捧了一把冷水洗臉,讓自己精神醒過來,摸摸肚子,沒有感到任何異樣,鬆了一口氣;昨天在慶功宴上他吃了很多片不知道是幾分熟的肉片,回家後他非常擔心會因此拉肚子,但是現在看來他的擔心是多餘的。

李光耀很快刷牙洗臉完,回房間穿上一件輕薄的棉質外套,拿著籃球走下樓,到玄關穿上球鞋後就直接到庭院去練球。

時節已經入冬,清晨的風帶著些許凜冽,讓李光耀還沒熱開的身體微微發抖。

在四個季節當中,李光耀最不喜歡冬天,尤其是寒流來的冬天,不僅冷,又會下雨,打亂他的練球計畫,而且只要一進入冬天,氣溫下降,他要花更多時間暖身,身體才會熱起來,更別說要在冬天起床了,完全就像是最慘無人道的酷刑,溫暖的被窩就是天堂,讓人根本不想離開。

李光耀坐在地上拉筋,打了個大哈欠,抬頭看向天空,有著幾顆小小亮亮的星星在夜空中閃爍著。

李光耀臉上露出微笑,這個發現讓他感到開心,頓時拋開任何關於冬天的負面想法。

李光耀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拉筋暖身,感受到身體由內而外散發出熱氣,走到底線外,深吸一口氣,開始折返跑。

就算沒有人在看,李光耀動作依然做的非常紮實而且講求細節,一定會彎下身體摸到線之後才折返,沒有一絲一毫的偷懶。

李光耀以三分線、中線、前場三分線、前場底線這樣的順序折返跑,花了十五分鐘的時間跑了三次,每一次都跑五趟,跑完之後整個身體都熱起來,全身冒出汗。

李光耀把棉質外套脫掉,放在旁邊,然後從庭院角落的儲物間裡面拿出三張折疊椅,一張放在弧頂三分線右側的位置,一張放在罰球線右邊,最後一張則是放在罰球線中間。

這樣放置,是李光耀為了模擬在弧頂右側拿到球,突破面前防守者之後,在罰球線遇到補防的情形。

李光耀彎腰撿起放在場邊的籃球,走到放在三分線的椅子上,腦海中想像它是站在自己面前的防守者,身體一沉,重心壓低,運球往左切,一個跨步就突破防守,而它的隊友已經上前來到罰球線補防,李光耀左腳往前一跨,讓防守者以為他要往左邊切,接著立刻收球向右轉身,身體面向籃框之後雙腳更是奮力往右邊跳,讓自己可以更遠離防守者,空中橫移跳投出手。

李光耀今天的第一球,出手力道過大,球落在籃框後緣彈了出來。

李光耀嘖了一聲,將彈到牆壁上滾回球場的球撿回來,走回三分線外,用同樣的方式切入、轉身,空中橫移出手,球再次落在籃框上,不過李光耀這一次調整了力道,球在籃框上彈了兩下,最後落入籃框之間。

李光耀皺起眉頭,照他這一球出手的感覺,球應該會空心命中才對,這種不乾不脆的進球方式讓他非常不滿意,於是他又用同樣的方式出手,而這一次,球精準地落入籃框中間,與球網摩擦發出唰的一聲。

一整個早上,李光耀就利用這種方式練習跳投,右邊練完之後換左邊,並且不斷更換出手方式,急停跳投、後撤步跳投、轉身跳投、轉身後空中橫移跳投、往左或往右跨一步跳投、假動作後跳投。

李光耀把所有他想的到的跳投方式投注在今天早上的練習,李光耀是個對自己很有自信的人,可是他的自信並沒有讓他變的盲目,他明白世界上有數不清的人跟他一樣,正為了前往名為NBA這個世界最高的殿堂努力練習著,贏了乙級聯賽的冠軍,跟NBA這個目標比起來實在太渺小了,休息慶祝一天就夠了,接下來要繼續努力,而且是更努力,在籃球這一條道路上,要比別人強沒有任何秘訣,就是比別人更努力練習而已。

清脆的唰聲不斷響起,李光耀抓到手感之後越投越順,精神也因此越來越好,而今天早上的練習項目,就只有這個跳投練習。

在李光耀的想法裡面,中距離跳投才是籃球場上的王道,李光耀對自己的切入跟速度非常有自信,可是當對手在防守時後退一兩步,以此獲得更多的反應時間跟防守空間時,再快的切入速度都沒有用,然而如果在充滿爆發力的切入速度之外,加上致命的跳投能力,那麼防守者為了阻止他的外線投射而不得不上前防守,屆時就是他充滿爆發力的第一步發揮的時機。

跳投與切入,兩者合而為一才是籃球場上最致命的武器,李光耀是這麼認為的。

李光耀投得滿身大汗,兩邊各投進五十球之後,接下來又在罰球線以九成命中率投進五十球,把椅子收好,回到房間裡,床頭櫃上的鬧鐘顯示五點十五分,李光耀到了浴室裡面很快沖了熱水澡,把身上的臭汗沖掉,回到房間裡面抓起昨天晚上就已經整理好的後背包,走出家門外牽出腳踏車,就這麼騎腳踏車出門。

這是李光耀在光北贏得乙級冠軍之後所做的改變,雖然他嘴上一直說甲級聯賽只是一個中途站,但是李光耀心裡並沒有小看甲級聯賽,尤其光北的陣容缺點實在太多,接下來絕對不可能像丙級跟乙級聯賽一樣這麼順利,為了提升球隊的實力,他決定先要求自己,於是就把慢跑改成騎腳踏車,爭取多一點的練球時間,提升自己各方面的技巧。

身為球隊的靈魂人物,李光耀的領導哲學很簡單,先要求自己,再要求別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絕對不要求自己的隊友做到。

以身作則,是李光耀不斷告誡自己的四個字,儘管他在練習時「激勵」隊友的方式偶爾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嚴苛,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因為他激勵的方式而感到不開心,唯有不服輸地想要跟上他而已,因為李光耀不管言語上有多麼嚴苛,但是他自己本身做的訓練量永遠都是球隊裡面最多,而且每一個訓練都是第一個完成。

以自身為典範去督促別人,是李光耀從東台國中以來一貫的領導方式,而事實證明,在實力至上的籃球世界裡面,這種方式非常管用,如果你的隊友是一群非常不服輸的傢伙的話,更管用。

而就李光耀的觀察,現在他讀的光北與以前的東台有一個地方不一樣,那就是光北的球員比東台更不服輸!

李光耀奮力地踩踏踏板,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光北高中,而當李光耀抵達大門口的時候,發現大門口旁邊僅容兩人並肩通過的側門已經開了,李光耀臉上勾起一抹笑容,這代表有人比他早到球場。

李光耀沒有下車,就這樣騎到籃球場,把腳踏車停在跑道外,見到正在球場裡面練習切入的詹傑成、練習籃框左右四十五度角擦板跳投的魏逸凡、練習禁區腳步的高偉柏跟試圖防守他的麥克、練習罰球線兩邊帶一步跳投的楊真毅,練習防守腳步的包大偉,還有練習三分外線投射的謝雅淑跟王忠軍。

整個籃球隊,最晚到的竟然是他。

李光耀的出現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謝雅淑指著李光耀大喊:「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到啊,是不是昨天吃壞肚子,今天沒力了?」

李光耀哈哈大笑,心裡感到無比振奮,這群隊友跟他一樣,已經迫不及待甲級聯賽的到來了!

李光耀很快走進球場裡面,把後背包放在籃球架後面,拿出籃球,加入謝雅淑與王忠軍投射三分球的行列之中。

李光耀的加入,頓時激起謝雅淑與王忠軍的好勝心,讓兩人更加專注在投球。

李光耀站在弧頂三分線外,正準備投球時,靈光一閃,說道:「嘿,不然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

謝雅淑氣勢凌人地說:「怕你啊,打什麼賭,說啊!」

王忠軍雖然沒有說話,卻也停下動作,看著李光耀,眼神閃爍著自信的光芒。

李光耀說:「我們來比誰投進的三分球比較多,每個人輪流投一球,投二十球,投最少的要請其他兩個人喝飲料。」

謝雅淑挺起胸膛:「比就比,誰怕你啊!?」

王忠軍依然沒有說話,不過卻拿球站到三分線外,準備投三分球。

李光耀哈哈大笑:「太棒了,今天有免費的飲料可以喝,我第一個投!」

就在李光耀準備投球時,〝嗶──!〞,尖銳的哨音傳來,李明正、吳定華、楊信哲一人在前兩人在後地走來。

李光耀放下手中的球,嘆了一口氣,說:「被你們逃過一劫了。」

王忠軍挑起眉頭,露出詭異的表情,似乎利用表情說著:「逃過一劫的人是你。」

謝雅淑馬上反駁:「誰逃過一劫,我三分線可是準的很!」

李光耀大笑:「用說的誰都會!」說完,李光耀大步跑到李明正面前,而其他隊友也紛紛放下手邊的動作,快步來到教練組面前站定。

李明正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精神抖擻九名球員,點點頭,露出滿意的神情,說道:「在今天練球之前,我有幾句話想先對你們說,大家注意聽好。」

李明正用低沉的聲音不疾不徐地說道:「首先,大家辛苦了,經過一場激烈的比賽,扭轉一度多達二十分的落後,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拿下冠軍,但是這一切跟運氣沒有任何關係,你們的對手是向陽高中,一個實力強勁的對手,他們為了踏上甲級聯賽做了非常多的努力,絕對不可能在最後一場比賽鬆懈下來,所以明年一月十六號踏上甲級聯賽的戰場時,你們絕對可以抬頭挺胸,對所有人說你們是靠努力跟實力來到這裡。」

「但是大家不能因為打贏向陽就驕傲,甲級聯賽是台灣高中強度最高的賽場,實力比向陽強的球隊比比皆是,偉柏以前讀的新興高中,逸凡以前讀的榮新高中,光耀在東台國中時期隊友現在就讀的東台高中,整體的實力都比向陽高中強上不少,在你們為自己打進甲級聯賽而感到驕傲的時候,請記得,面前還有更多更大的難關等著你們,你們可以高興,你們可以歡呼,你們可以慶祝,可是別讓這種情緒留在你們心裡太久,因為你們剩下的時間並不多,距離甲級聯賽才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面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接下來的訓練量會比以前更多,我也會用更嚴格的標準來檢視你們,我對你們的期望很高,要求會更高,因為我相信你們的潛力遠遠比你們跟我想像的更多,你們的實力不僅於現在表現出來如此而已,你們一定可以變的更強!」

「為了迎接接下來甲級聯賽的比賽,我對訓練菜單做了一些調整,早上的訓練跟以往一樣,會集中在防守上,但是就如同我剛剛說的,份量會加重不少,至於晚上的練習,我們教練組會針對你們每一個人缺乏的部份做加強,當然,為了在甲級聯賽開始之前最大限度地提升每一個人的能力,晚上的練習量一樣會非常吃重,這一點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李明正臉上嚴肅的神情消失不見,反而露出一抹笑容,而這股笑容,讓球員們覺得不寒而慄。

「接下來,為了不讓你們在球場上被人虐待,我會先好好地虐待你們。」

李明正這句話說完,光北籃球隊的地獄式死亡訓練正式開始!

—–我是分隔線—–

早上五點五十分,在籃球隊準備接受李明正的地獄式死亡訓練時,身為校長的葉育誠還在溫暖的被窩裡面呼呼大睡著,昨天跟吳定華、高聖哲、楊翔鷹吃燒烤吃的太開心,啤酒不小心多喝了幾罐,葉育誠本身酒量雖然不差,但是也沒有到很好的程度,喝到後來,楊信哲也不知道是不是藉機報仇,不斷找他乾杯,讓他喝到自己昨天晚上怎麼回家都不知道。

冬天已經到了,黑夜的時間拉長,儘管現在已經快六點,天色還是一片漆黑,加上開車到學校只要十五分鐘,葉育誠可沒想過這麼早就爬起來。

不過很可惜的是,上天似乎不想讓葉育誠繼續沉醉在美夢中,放在床頭櫃的智慧型手機這時發出細小的震動,發出嗚嗚嗡嗡的聲音,將酣睡中的葉育誠叫醒。

葉育誠睜開充滿血絲的雙眼,確定把自己吵醒的是床頭櫃的手機,咕噥一句:「是哪個神經病這麼早打電話過來,如果又是什麼汽車貸款的就別怪我發飆!」

葉育誠看到手機螢幕顯示的姓名,雙眼瞪大,輕咳幾聲,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像剛醒來的樣子:「喂,學長,你也這麼早起啊?」

電話另一頭的楊翔鷹正喝著老婆沖泡的黑咖啡,充滿朝氣地說:「我平常都差不多這個時間起來,對了,有一件事想跟你說,我有認識一個朋友,她跟我說想要投資籃球隊。」

「什麼?有人想投資籃球隊?」葉育誠幾乎像是蝦子一樣整個人從被窩中彈起來,裡裡外外醒了過來,語氣興奮不已。

「對方是一間高科技公司的總裁,財力相當雄厚,她有一個女兒,也是讀光北高中,是個混血兒。」

「是女生,而且是混血兒?葉育誠腦海快速轉動,既是女生又是混血兒,那麼範圍就很小了,但是他這個當校長的平常事務繁忙,並沒有什麼接觸學生的機會,一時間他也想不起來學校是不是有個混血兒女生。

就在葉育誠放棄回想,打算到學校再請秘書幫他查詢時,卻驀然想起昨天吃燒烤時,李光耀有帶女朋友一起過來吃,而他的女朋友正巧就是一個混血兒。

葉育誠說:「學長,你說的那個混血兒,該不會就是李光耀的女朋友吧?就是他昨天帶過來一起吃晚餐的那個女生?」

楊翔鷹說道:「很有可能,光北混血兒應該不多,這個謝總裁人不錯,既然她說要投資,那應該就不會是什麼小數目,你想想籃球隊是不是需要添補什麼設備或器材的,跟明正討論一下,跟我說,我會幫你轉告給謝總裁,之後有機會我也會帶她一起到學校裡面走一走,讓她可以多了解籃球隊。」

葉育誠聽著楊翔鷹的話語,點點頭:「好,那就先謝謝學長了,我待會馬上跟明正討論一下,之後就麻煩你了,謝謝。」

掛上電話之後,葉育誠興奮地跳下床,雙手握拳在空中揮舞,他最近想要幫籃球隊添加一些重量訓練的設備,可是又不想要繼續麻煩楊翔鷹,這時天空卻掉了一塊大餅下來,要他怎麼能不又驚又喜。

葉育誠心想,如果李光耀的女朋友真的是這個總裁的女兒,他會認真地叫李明正趕快準備聘金,這樣未來三年他都不需要為了籃球隊的資金發愁了!

葉育誠拿起手機,正準備打給李明正時,手機卻再次發出震動。

葉育誠嚇了一跳,手一滑,手機往下掉,葉育誠連忙往下一撈,但是沒撈到手機,手機反而被手指打到彈開,所幸手機掉在床上,沒有摔到地面上。

葉育誠鬆了一口氣,這隻手機可是他當初花了將近兩萬塊買的空機,如果不小心摔壞了他的心可是會淌血。

葉育誠拿起落在棉被上的手機,發現螢幕是一組沒看過的陌生號碼,哼了一聲:「算你運氣好,老子我現在心情非常好,不管你是什麼汽車貸款、信用卡融資,還是什麼小春、阿芳、美美、小芬的,我都不會發飆。」

然而,葉育誠接起電話之後,才知道這一通電話,其實才是光北籃球隊最大的驚喜。

—–我是分隔線—–

同個時間,籃球場。

李明正感受到口袋裡面的手機的震動,正觀看球員跑步的他,皺起眉頭,心想會是誰在這個時間點打給他。

李明正從口袋裡面拿出手機:「定華,你看著,我接個電話。」

吳定華點頭:「好。」

李明正看到螢幕顯示葉流氓這三個字,馬上接起電話,笑道:「喂,這麼厲害,昨天被信哲灌的慘兮兮,今天這麼早就醒啦?」

電話另一頭的葉育誠因為太過興奮,聲音止不住地微微顫抖:「灌你個頭,我跟你說,我剛剛接到兩通電話,都跟籃球隊有關係。」

李明正啊哈一聲:「聽你聲音這麼興奮,應該是好事吧?」

葉育誠的聲音更是顫抖:「好事,天大的好事!」

「哦?」李明正清楚聽到葉育誠顫抖的聲音,好奇心被勾了起來:「什麼天大的好事,說來聽聽。」

葉育誠說:「學長今天早上打給我,說有一個高科技公司的總裁想要投資籃球隊,就我跟學長推測,那個總裁好像是光耀女朋友的家長,你去問問看,真的是的話趕快去標會準備聘金了。」

李明正笑罵一聲:「都幾歲的人了,還在開這種無聊的玩笑,不過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消息,正好可以買一些重量訓練的器材,甲級聯賽的強度比較高,要讓球員適度地練一些肌肉。」

葉育誠說:「我也是這麼想!」

李明正問:「好,另外一個好消息呢?」

葉育誠說:「我們又有一個新球員了!」


昨天看Kobe最後一場比賽。
看到最後,心裡真的浮現非常複雜的感覺。
最後一場比賽拿60分,克服雙位數的落後,帶領球隊逆轉比賽,結局之美好,令人不敢奢求更多。

謝謝你,Kobe,我心中的籃球之神。
少了你的NBA,對我來說,是殘缺的。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