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不好意思,先幫你們上基本盤,碗裡面是當季的新鮮蔬果,滋味鮮甜,這五盤由上而下分別是豬培根、豬梅花、牛五花、牛沙朗、牛小排,吃完如果有需要別的餐點的話,請幫我們畫在旁邊的菜單上,一次畫不要超過十樣,謝謝。」

服務生說話速度極快,對李光耀等人點頭致意後馬上離去,雖然今天是星期二,但是正值晚餐時間,燒烤店內還是坐滿了人,服務生在外場與內場進進出出,時不時還要應付客人的需求,添補被客人喝完的飲料或被挖完的冰淇淋。

謝雅淑肚子餓的咕嚕咕嚕叫,拿起肉盤跟夾子,就要把肉片放下去烤網,但是楊真毅卻阻止她:「等一下,底下的炭火還沒有起來,妳自己看,木炭還沒燒紅,妳現在放下去也不會熟,等它燒熱一點。」

魏逸凡摸摸肚子,抱怨道:「是要等到什麼時候,都快餓死了!」

高偉柏提議:「不如我們將烤網拿起來,大家一起對炭火吹氣,讓它燒快一點!」

高偉柏這個提議竟然獲得大家的一致認可,謝雅淑馬上把烤網夾起來,除了謝娜之外的九個籃球隊員站起身來,合力對炭火吹氣,但是效果奇差無比,而且吹到隊友臉上的口水遠比吹進炭爐裡面的氣多。

九個人連忙用手抹去臉上也不知道是誰的口水,紛紛說:「天啊,太噁心了吧!是誰出的爛主意!」「誰的口水那麼臭,到底有沒有在刷牙啊!」「別鬧了啦,炭火都快熄了!」

李光耀大喊一聲:「等一下,我們要從失敗中學習,我們剛剛吹一點效果也沒有,你們那一邊先吹,吹完我們這一邊再吹,輪流吹,這樣火才會起來。」

這個提議再次獲得眾人的一致認可,在李光耀的手勢指揮之下,坐在左邊的高偉柏、魏逸凡、謝雅淑、麥克、王忠軍率先站起來吹氣,接下來輪到李光耀、詹傑成、包大偉、楊真毅吹氣,就這樣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之下,炭火還真的燒的越來越旺,一旁的服務生見到幾人的舉動,連忙走過來,轉了轉隱藏在桌角的瓦斯爐開關:「抱歉,瓦斯沒氣了,馬上幫各位換一桶。」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頭上皆露出三條黑線:「…….」

看到這樣的情景,謝娜忍不住笑意:「哈哈哈,你們…你們也太白癡了吧,哪有人烤肉竟然在那邊吹氣?」

聽到謝娜的笑聲,李光耀也撲哧一聲,跟著笑出來:「對啊,到底是誰想出來的爛主意啦!吹的我臉上都是你們的口水,超髒的,哈哈哈!」

高偉柏也大笑:「是我的爛主意,怎麼樣,大家還不是都同意,而且都吹的很開心!」

謝雅淑哈哈大笑:「天啊,我們怎麼可以這麼白癡?」

楊真毅搖頭苦笑:「我竟然會跟你們一起耍白癡,我到底怎麼了?」說完,自己也跟著其他人一起哈哈大笑。

魏逸凡倒在椅子上笑:「重點是火還真的起來了,太神奇了!」

害羞的麥克見到大家都在笑,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不過跟大家狂放的笑不一樣,麥克是雙手放在嘴巴上輕輕的笑,不敢跟大家一樣大聲出來。

這籃球隊這一張大桌子唯一沒有笑的人就是王忠軍,肚子餓極的他,在炭火升起之後把烤網放回去,拿起夾子把盤子裡面的肉撲滿在烤網上。

他只覺得他的隊友很蠢,而且一點都不好笑。

這個時候,服務生走了過來,手上提著小桶的瓦斯:「不好意思,幫各位換個瓦斯。」

服務生熟練地打開桌子下面的暗格,換好瓦斯桶之後,轉動開關,啪、啪、啪的聲音傳來,炭火底下出現一小叢一小叢的火苗,炭火頓時燒的更加旺盛,烤網上的肉開始變色捲曲,肉油滴了下去,肉香味頓時飄了上來。

每個人聞到這陣肉香味,不禁吞了一口口水,在平常的這個時間,他們早就已經吃飽飯準備練球,在身體已經習慣這種模式的情況下,時間到,肚子自動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提醒他們胃裡面應該要有食物了。

有了底下瓦斯爐火的加持,炭火越燒越猛烈,肉片流出來的油馬上就被炭火烤到沸騰,幾個大男孩手裡拿著夾子,不斷翻弄烤網上的肉片,深怕一個不小心肉片就會烤焦。

在籃球場上,這幾個大男孩昨天齊心協力擊敗強敵向陽,但是在烤網上,幾個人拿著夾子卻毫無默契,常常夾到同一塊肉,又因為肉油不斷滴下炭火裡頭,讓炭火整個燒起來,手忙腳亂地把肉片夾出來,放回去的時候分不清楚哪一塊是生的、熟的、有烤過、沒烤過的,也分不清是豬肉還是牛肉,後來大家對視一眼,決定把肉盤裡面的肉全部丟進烤網上,在烤網上像是炒飯一樣,把肉片攪來攪去,看到肉片顏色變的就夾起來,沾了醬汁,就這麼直接送進嘴巴裡,也不管肉片是三分熟、五分熟、七分熟、全熟,或者根本就還沒熟。

籃球隊一伙吃的不亦樂乎,每個人都吃到滿臉油光,也鬧出不少笑話,引的眾人哈哈大笑,就連家教十分嚴格的謝娜都幾次跟著大家捧腹大笑,那校花的遙遠距離感瞬間拉近不少,而她也是唯一一個從頭到尾都有吃到熟的肉片的人,李光耀把所有確定「安全」的肉片都夾到謝娜碗裡。

至於另外一桌,就顯的無趣多了。

啦啦隊的大桌子裡面只有劉晏媜一個女生,而話題跟目光當然全部圍繞著劉晏媜打轉,有趣的是,啦啦隊的十個男生當中,有五個是劉晏媜的前男友,有三個曾經曖昧過,有兩個則是暗戀著劉晏媜。

在這種情況下,十個男生拼了命的想要逗劉晏媜笑,不斷對劉晏媜說自己的豐功偉績,不斷烤肉給劉晏媜吃,不斷說著一些其實很無趣的黃色笑話,不斷爭風吃醋,不斷藉著調侃別人想要抬高自己,不斷利用很幼稚的方式想要吸引劉晏媜。

然而,劉晏媜卻始終不甚在意這些刻意的討好,因為她的一顆心完全繫在隔壁桌的李光耀身上。

在這十個啦啦隊員中,有著熱舞社跟熱音社的社長,其他人也在某個領域中有著些許成就,這十個男生在班上都是風雲人物,可是跟昨天晚上在球場放大放異采,帶領光北擊敗向陽的李光耀比起來,卻像是月亮旁邊的星星一樣,顯得微不足道,散發出來的光亮完全無法相比。

坐在十個男生中間,劉晏媜心裡想的全是李光耀,想著李光耀銳利的雙眼、黝黑的皮膚、自信的神色、結實的肌肉、投球的英姿,還有那一股與生俱來的,猛獸般的霸氣。

劉晏媜對於同桌男生的言語感到厭煩,站起身來拿起杯子,坐在靠走道的男生馬上拿過她手上的杯子:「妳要喝什麼,我幫妳裝就好。」

劉晏媜只能坐下來,逼自己露出禮貌性的微笑:「無糖綠茶,謝謝。」

男生馬上離開,快步走到自助吧裝了八分滿的無糖綠茶,遞給劉晏媜。

對於男生的獻殷勤,劉晏媜再度給與一個笑容,而其他男生為了不落人後,連忙又烤肉給劉晏媜吃。

以劉晏媜的個性,其實她非常不想跟這些男生坐在一起聽他們吹虛,對他們的舉動投以笑容,可是當初是她找他們成立啦啦隊,她欠這些男生一份人情,如果這時候直接把他們拋下不管,劉晏媜會覺得自己就變成那種把男生利用完,就把男生踢到一邊的賤女人。

她做不到。

劉晏媜知道自己之前很常換男朋友的行為被學校一部份的人認為她是個水性楊花的女生,可是她全然不在意,因為她知道自己只是想要找一個真正喜歡,匹配的上自己的男生而已,之前在一起的男生確實有吸引到她的地方,可是個性上都太過軟弱與患得患失,在一起沒多久之後就讓她覺得厭煩。

然後,李光耀出現了,馬上勾起她的注意力,因此她寫了一封情書給李光耀,以為李光耀會跟其他的男生一樣馬上奔向自己,殊不知他在情書上回了「我喜歡謝娜」五個字,跟預料完全不一樣的結局,使她更注意李光耀這個人,接著,在她還來不及做好心理準備的情況下,一顆心就這麼完全落入李光耀身上。

為了李光耀,她學會切水果、打果汁、做早餐,還上網研究食譜,就是希望讓李光耀在練球完補充營養的同時,讓李光耀愛上她,一般的男生別說是做早餐,只要她勾勾手指,甚至只是露出一個微笑,就會自己靠上來,然而李光耀卻不一樣,她想盡辦法對他獻殷勤,李光耀卻從來沒有動搖過,仍是那麼的喜歡謝娜。

劉晏媜眼角餘光瞄向隔壁桌的李光耀,見到他的左手放在謝娜的肩膀上,而謝娜自然而然地靠在李光耀身上,這樣的情景讓劉晏媜心裡湧現出難受的酸楚。

劉晏媜心裡微微一嘆,甚至有了之前傷了太多男生的心,李光耀是老天看不過去自己之前的行為,因此降下的報應這種無趣的想法。

桌子上十名男生不斷說著話,為了壓過彼此的音量,說話越說越大聲,然而坐在這樣吵雜的桌子上,劉晏媜卻覺得好孤獨。

劉晏媜站起身來,說:「我去上個廁所。」

十名男生這才閉上嘴,紛紛站起來讓到一邊,讓劉晏媜可以走出來。

劉晏媜像是逃離般地快步走進女廁裡面,站在鏡子前面整理儀容,看著自己,眼淚不知不覺間滑落,腦海中不斷閃過剛剛李光耀與謝娜親密的舉動,心裡面酸楚一口氣湧出來,而且很快轉化成痛楚。

劉晏媜從旁邊抽出擦手用的衛生紙,把臉上的淚水擦乾,深吸幾口氣,看著鏡子的自己,告訴自己要堅強,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模樣。

劉晏媜深呼吸幾次,努力把心情平復下來,拉開門,卻碰巧遇到剛從廁所裡面走出來的李光耀。

李光耀見到劉晏媜,舉起手打招呼:「嘿。」

劉晏媜嚇了一跳,她剛剛明明看到李光耀還坐在椅子上,如果說李光耀起身上廁所,那麼也太快了一點,但是劉晏媜很快看到李光耀制服上醬汁的痕跡,立刻知道李光耀到廁所是為了洗去制服上的污漬。

劉晏媜輕說了一聲:「嘿。」

李光耀問:「還好嗎?」

劉晏媜疑惑:「什麼?」

李光耀說:「我看妳好像沒什麼食欲,那些男生一直夾東西給妳吃,妳的碗盤裡面全是肉,可是妳都沒在動。」

劉晏媜心弦顫動,李光耀有在注意我?

李光耀說:「如果不想要跟他們混在一起的話,要不要過來跟我們一起坐?」

李光耀這個邀請讓劉晏媜心中燃起一絲希望,可是當她望向李光耀的雙眼時,發現李光耀的眼中純淨的沒有一絲雜質,頓時劉晏媜明白了,李光耀的邀請只是出自於「朋友」的關心,並非她所希望的,是接近愛情的關係。

劉晏媜牙齒暗咬,心一橫,搖搖頭,逼自己勾起調皮的笑容:「其實我不太喜歡吃烤肉,油脂太多了,我辛苦維持的身材如果走樣怎麼辦?」

李光耀這個以自我為中心思考的人豈會了解女孩家的心事,不疑有他地哈哈大笑:「原來是這樣,偶爾吃一次還好啦,別擔心。」

劉晏媜看著李光耀臉上爽朗的笑容,心中更是泛起一絲苦澀,這樣迷人的笑容,並不是屬於她的。

劉晏媜試圖轉移自己的悲傷,說:「李光耀,可別因為贏了冠軍就鬆懈下來,甲級聯賽可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李光耀哈哈大笑:「別鬧了,誰會鬆懈下來,我的目標可不止於甲級聯賽而已,而是世界最高的殿堂,雲集全世界怪物的NBA,而且就算到了那裡,我也要成為最強的球員,甲級聯賽只是一個中途站而已,不是我該停下來的地方。」

劉晏媜露出笑容:「那就好,等到甲級聯賽開始的時候,我也會繼續帶領啦啦隊在觀眾席上幫你們加油的。」

李光耀點頭:「那我就在這裡先謝謝妳了!」

劉晏媜昂起頭:「這是當然的,你們打贏比賽,我們也有一份功勞。」劉晏媜眼角餘光發現謝娜正看著他們,眼神露出擔憂。

劉晏媜臉上露出一抹調皮的笑容,故意撥弄頭髮:「你跟我站在這裡聊天聊了這麼久,你的女朋友看起來好像很擔心,你不趕快回到她身邊嗎?」

李光耀這才發現謝娜偷偷看著他們,拍拍劉晏媜的肩膀:「我都沒發現,感謝提醒!」話一說完,李光耀馬上大步離去,回到謝娜身旁。

見到李光耀回到位置上,低頭似乎在跟謝娜解釋些什麼,一股酸意襲上鼻頭,劉晏媜眼前一片模糊,縱使李光耀只離自己大約十步的距離,但是在這一刻,劉晏媜卻覺得李光耀好遠好遠。

劉晏媜不允許自己在這種場面哭出來,強忍住淚水,大步走回自己的那張桌子,指著座位的書包,喝聲:「把我的書包拿給我!」

十個男生被劉晏媜嚇了一跳,連忙將劉晏媜的書包遞給她。

拿過書包之後,劉晏媜一句話也不說,直接往門口的方向走。

用這種孤獨的方式離去,是她僅存的倔強。

李光耀,祝你幸福!

劉晏媜開門離開時,因為腳步太急,差點迎面撞上一個禿頭的中年男子,好險中年男子反應很快,一個跨步閃到一邊,才沒有讓劉晏媜撞上。

劉晏媜低頭說了一聲抱歉之後快步離去,這時天色已經暗下來,空氣中帶著一絲涼意,天空落下頭髮般細小的雨絲。

劉晏媜抬起頭,一道熱淚從眼眶流下,暗自希望這場雨下大一點,隱藏她現在狼狽的模樣。

—–我是分隔線—–

禿頭的中年男子瞄了劉晏媜一眼,皺起眉頭,不過他快步走進燒烤店內,拍去頭上的雨水,左右看了看,尋找老朋友的蹤影。

站在櫃檯的女服務生看到中年男子,臉上堆起笑容:「先生請問幾位?」

中年男子擺擺手:「我找朋友。」

話剛說完,中年男子就發現朋友的背影,快步走了過去,伸手搭在朋友的肩膀上:「李明正,有沒有留我的位置?」

李明正轉頭,啊哈一聲:「小三,你怎麼這麼慢,我們都快吃完一輪了!」

被李明正稱呼為小三的男子聳聳肩:「出門的時候我老婆臨時叫我先幚她買個什麼調理醬,我到附近的超市找了好久,請工作人員幫我找才找到,所以才遲到了。」

葉育誠笑罵:「遲到就遲到,藉口這麼多。」

「大家全到了,就等你一個。」高聖哲一邊說,一邊指著自己旁邊的空座位:「這個位置是你的。」

小三嘖了一聲,高聖哲旁邊的位置剛好位於另一邊,他必須利用走道繞過去,多走了十幾步路。

小三坐了下來:「有幫我叫嗎?」

吳定華搖搖頭:「不知道你什麼時候來,就沒有幫你叫。」

小三呿了一聲:「講這麼多,就是沒有幫我叫嘛。」

高聖哲大笑:「對,就是沒有。」

小三舉起手,眼神對到服務生,服務生意會,馬上跑了過去:「請問先生需要什麼?」

「三碗白飯,三罐金牌。」

「好,先生請稍等。」

李明正說:「你有開車嗎?」

小三說:「廢話,當然沒有,要喝酒還開車?」

葉育誠這時幫小三與楊翔鷹介紹彼此:「學長,他就是我們隊上的三分射手,羅俊杰,綽號小三,因為他特別喜歡三這個數字,每一餐都要吃三碗飯,如果碰到不會寫的選擇題一定猜3或C,會打籃球也是因為籃球有三分球,所以特別喜歡在三分線外出手。」

羅俊杰對楊翔鷹點頭致意:「你好。」

「小三,他是我們的學長,楊翔鷹,就是明正當初說過,在學校裡面實力只比他弱的人。學長現在是我們光北高中的家長會長,很多事情都是因為他輕輕鬆鬆就搞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

楊翔鷹臉上露出微笑,也對小三點點頭。

「先生,你的三碗白飯跟啤酒。」服務生這時端了托盤過來,將羅俊杰點的啤酒跟白飯送上。

服務生手腳之快,甚至讓羅俊杰嚇了一跳:「這麼快?」

「小三,來,喝!」葉育誠隨即對羅俊杰舉起手中的台啤。

小三皺起眉頭:「你不是開車嗎?」

李明正搖頭:「他今天沒有開車。」

葉育誠愣了一會:「你怎麼知道?」

李明正哈哈大笑:「因為我在這附近找不到停車位,就跑到光北高中裡面停車,而且就停在你這個校長的停車格裡面。」

葉育誠笑罵一聲:「你真的是一個大混蛋!」

在成年人的這一桌,大家喝著苦澀的啤酒,享受著只有大人才懂的滋味,除了要開車的李明正跟吳定華之外,幾乎每個人都喝的臉色紅通通的,就連楊翔鷹也不例外,不過喝著喝著,卻出現一件讓眾人感到驚訝的事情,那就是楊信哲的酒量。

楊信哲大口吃肉、大口扒飯、大口喝酒,就這麼默默地喝完了十瓶啤酒,連酒嗝都不打一聲,臉不紅氣不喘,還帶著滿足的笑容。

葉育誠發現楊信哲喝完的空啤酒罐多到桌面快擺不下,訝異地說道:「楊老師,我還真是小看了你,沒想到你酒量這麼好。」

楊信哲微微一笑:「我弟弟在台東教書,之前偶爾會去找他,當地人很熱情,我也交到幾個不錯的原住民朋友,常常就跟他們聚在一起喝酒,從白天喝到晚上。」

葉育誠更是驚訝:「連原住民都灌不倒你!?」

高聖哲佩服道:「這酒量可真夠驚人的,我也跟原住民喝過,不過半個小時就被灌倒了。」

楊信哲笑說:「我們家裡的人都很會喝酒,我可能也有遺傳到,而且我從高中就開始喝酒,跟原住民喝也沒什麼問題。」

坐在旁邊的沈佩宜露出驚訝的表情,頓時想起楊信哲曾對她說過,他高中的成績非常差,大學也都在玩。

之前因為討厭楊信哲的關係,沈佩宜從未思考為什麼這樣一個愛玩,成績又奇差無比的楊信哲,最後卻會跑來當老師,而且在身兼導師、籃球隊助理教練、啦啦隊負責人的龐大事務上如魚得水,臉上的笑容跟幽默的說話方式深受學生的喜愛,完全看不出來之前曾經度過一段荒唐歲月。

沈佩宜看著楊信哲的側臉,心裡對他升起一絲好奇,這個男人的過去,隱藏著什麼呢?

「明正,我跟你喝!」羅俊杰對李明正舉起酒。

李明正搖頭:「我今天開車,不能喝。」

坐在旁邊的林美玉馬上說道:「我幫他喝。」話一說完,拿起啤酒,咕嚕咕嚕地一口氣喝完。

羅俊杰哼了一聲:「李明正,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遜了,連喝酒都要女人幫?」

李明正笑笑的不說話,自己幫自己烤了雞屁股,慢慢地品嚐,眼神與吳定華、葉育誠、高聖哲交會,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

葉育誠靠近楊翔鷹,低聲說道:「小三他酒量很差,那三瓶啤酒一喝完,馬上就要發酒瘋了。」

楊翔鷹點點頭,這才了解為何李明正、葉育誠、吳定華、高聖哲四人會露出詭異的笑容。

羅俊杰一瓶啤酒下肚,臉上立刻出現紅暈,第二瓶啤酒喝完,臉上就出現憨笑,第三瓶啤酒結束,身體就開始搖搖晃晃。

楊翔鷹心想,這輩子還真沒見過這麼不會喝酒的人。

羅俊杰喝完三罐啤酒之後,說話音量也變的大聲:「嘿,我肚子很餓,快點烤肉過來吃。」

高聖哲憋住笑,馬上夾了幾片肉片下去烤:「好好好,你等一下,馬上就好。」

羅俊杰滿意地點頭,嘴巴動了動,也不知道在咕噥些什麼,眼神望向楊翔鷹,舉起空的啤酒罐:「學長,來,我跟你喝!」

楊翔鷹沒有那麼豪邁地直接對著瓶口喝酒,把啤酒倒進玻璃杯裡,舉杯:「好,我先喝。」話說完,楊翔鷹直接把啤酒一飲而盡。

羅俊杰露出滿意的憨笑,點點頭:「不愧是學長,果然大器,哪像那沒用的李明正,竟然要女人幫他喝酒,沒用!」

李明正搖頭失笑,並沒有理會羅俊杰的激將法。

一旁的林美玉卻替李明正抱不平:「你不要亂講話,我老公是因為開車不能喝酒。」

李明正笑道:「沒關係,這小子喝了酒就變成這副德性,別放在心上。」

吳定華也說:「沒錯,他什麼都行,就是喝酒不行而已,哈哈哈。」

葉育誠看著連連打嗝的羅俊杰,低聲說:「要來了、要來了!」

楊翔鷹疑惑地說:「什麼要來了?」

李明正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

楊信哲與沈佩宜看到這幾個大男人神神秘秘的樣子,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在羅俊杰身上,只見羅俊杰突然間怒拍桌子,砰的一聲,站起身來,氣勢凌人的模樣將臨桌的人嚇了一跳。

羅俊杰指著球員那一桌,大喊:「嘿!誰是王忠軍?」

沉默寡言的王忠軍被嚇了一跳,轉頭一看,發現是一個跟教練、老師、家長會長坐在同桌的禿頭中年男子,正思考該不該回應時,羅俊杰雙手叉腰,又大喊道:「怎樣,那個叫王忠軍的是耳聾嗎?」

王忠軍疑惑地望向李明正,見到李明正微微點頭,於是站起身來,不過就站起身來,一句話也不說。

羅俊杰指著王忠軍:「怎麼,你就是王忠軍?」

王忠軍點頭。

「很好,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三分球指導教練,我會讓你變成一個誰都不敢小看的射手!」

話一說完,羅俊杰坐倒在椅子上,咚的一聲,整張臉埋進白飯裡面,發出擾人的打呼聲。

葉育誠、吳定華、李明正、高聖哲發出爽朗的笑聲,楊翔鷹也搖頭失笑道:「難怪會被你們叫小三,這酒量可真是小,三瓶啤酒就倒了。」

李明正說:「我們高中有一次偷喝酒,才知道這小子連啤酒都喝不過三瓶,小三這個綽號最適合他了。」

李明正這一桌因為羅俊杰而笑的開懷,然而在李光耀這一桌,聽到羅俊杰豪言的王忠軍,心裡冒出熊熊鬥志。

「成為一個誰都不敢小看的射手」,這句話,就像是一把鐵搥一樣,重重擊中王忠軍的內心。


嗯,關於李光耀、謝娜、劉晏媜之間的關係,我就利用這一章做一個簡單的結尾。

這本雖然說是籃球小說,可是主角設定在高中生,愛情,自然是高中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我也在此老實跟大家說,劉晏媜這個人名,出自一個我高中時很喜歡的學妹,我們曾經很曖昧過,每天用yahoo即時通聊天(現在很多人大概已經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吧?),我也曾經就像是李光耀陪謝娜一樣,陪她到校門口排隊,不一樣的事,我是做校車,她是家長接送,我比她先走。

那個時候,是Baleno的大袋子莫名其妙爆紅的時期,每個高中生好像沒有一個Baleno的袋子就遜掉了。

可惜,我跟她連牽手都沒有,更別說擁抱跟接吻了,她,是我高中生涯中最大的缺憾,而這樣的缺憾,我直接投射在劉晏媜身上。

文中,「用這種孤獨的方式離去,是她僅存的倔強。」

這一章7548個字中,我最喜歡的是這短短的19個字。

現在回想起來,跟她認識的方式還蠻神奇的,但是為了保留一些些的神秘感,請讓我將這份美好回憶的開頭,永遠留藏在心中。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