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06-16-Gm-6-1996-NBA-Finals-Michael-Jordan-on-court-celebration-NBBAE-Andrew-Bernstein.jpg

今早收到很多朋友的安慰短訊,或者見我是馬刺(San Antonio Spurs) 死忠,怕見到愛隊主場破身,讓勇士(Golden State Warriors) 達成72勝後會想不開;也可能知我看MJ長大,情感上傾向公牛 (Chicago Bulls),但經今日一戰,勇士破紀錄的機會率,又火速從15%彈回九成以上,看來達成73勝毫無阻力。很多謝朋友的關心,其實內心百感交集,要說沒有失望,那是騙人,要說很失望,那又不盡然,就如08年京奧的一次體驗。

除了一直熱愛籃球,我也曾是田徑隊一員,睇波以外,也很關心田徑新聞。很巧合,田徑場上的偶像也叫MJ,他就是在200及400米所向披靡的米高莊遜(Michael Johnson),直到今日,案頭上還放住他出戰1996年阿特蘭大奧運時所穿的金色釘鞋複製品。很記得當年他在200米以無敵姿態,跑出19秒32的新世界紀錄,快得令全世界震驚。那時我想,這紀錄前無古人,也肯定後無來者,米高莊遜將永遠是「世上最快的男人」,這是他那幾年間贏盡200及400米時得來的綽號。

finish-mj.jpg

1996年或者真的是特別適合破紀錄的一年,先有公牛的72勝,之後是米高莊遜的19秒32,去到同年9月,另一位MJ──米高積遜(Michael Jackson)也開始了他的History World Tour巡迴演唱,跨越了83個城市,有多達破紀錄的450萬個樂迷入場,盛況空前。96年的夏天,96年的歷史,毫無疑問是屬於三位MJ的。

長大了才發覺,絕少東西能夠永久,人情如是,紀錄更如是。

想不到米高莊遜的19秒32,懸在半空只是12年;2008年,保特(Usain Bolt)橫空出世,在北京奧運中,先再次打破自己保持的100米紀錄,再在全球注視下,以19秒30取代米高莊遜,成為新的200米紀錄保持者,搶來「世上最快的男人」稱號。記得那一刻,內心沒有任何沮喪或憤恨,更多是得睹新紀錄的激動和興奮。其實那就是體育的本質,追求更快更高更強,不斷挑戰人類肉體的極限,克服種種不利條件,打破一個一個紀錄。足球如是,籃球如是,田徑游泳也是一樣。

世代不斷前進,運動科學一日千里,今日的運動員得到的支援更多,自然更容易打破紀錄;可是成為新的紀錄保持者,不一定是球迷心目中的最好。籃球和足球不像田徑,沒有「時間」這個絕對指標可以衡量,贏得最多場數的球隊,捧最多盃的冠軍隊,不一定是「最好」。每個人心目中都有把尺,衡量的方法都不同,自然會有落差。很多球迷仍然堅持,那支由韋伯(Chris Webber)帶領的帝王,勝過三連霸的湖人(Los Angeles Lakers);2013年的馬刺落敗,也有球迷力撐他們只是運氣不及熱火。每支球隊的風格都不同,沒有一支球隊能征服所有人的心,更重要是每支球隊都有所屬的回憶,永遠不可能被取代。

20年前,我對籃球還很生澀,公牛帶給我是最純真的感動,那是我和籃球的初戀;那時不識愁滋味,那時還有《Slam Dunk》,那時我買不起Air Jordan 11和Air More Uptempo,只夠錢買個紅黑護膝;那時我們放學後匆匆在街邊小販檔填飽肚,就衝落球場,那時的生活除了籃球,就是籃球;這回憶夾雜的其實是一個時代!

當我再次見到72勝這個紀錄出現,我只有感恩,有幾多人能夠親睹兩支70+的球隊誕生?可是對我來說,正如初戀不能複製,勇士只是千帆過盡的另一支好球隊,再也不會如公牛般令我感動。

對年輕球迷來說,勇士是他們的初戀,居里(Stephen Curry)腳下的UA和口中的牙膠,才是今日潮流的指標;三分波才是最有效率、最漂亮的進攻方式。時代早已不同,何必要他們認同公牛比勇士優勝?每個年代都有屬於自己的回憶。寫着寫着,腦海又浮現MJ倒在地上,Randy Brown衝過去抱住他的畫面;那幀照片,是那年夏天《Jumpshoot》的其中一期封面,那時,我們多麼年輕……

 

 

H9KsGFo.jpg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