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對決:96公牛 VS 16勇士【一】[Where Basketball Happen]

COVER2













米高佐敦猛然發現自己坐在更衣室裡,四周的人都在整理及替換球衣之類,放眼過去,那些人全都是96年球季公牛隊上的成員,包括球員和工作人員。

他站起身來照照鏡子,這時他已經身穿著紅色的公牛球衣,當然球褲下還有他那條北卡大的練習褲。他上下打量了自己的身體,他那個巔峰時期的身軀,他望著自己手臂的肌肉和龐大的手掌,感到久違了的力量。

這時更衣室內的朗夏巴(Ron Harper)及柏賓正在大聲交談。

「終於有機會整治他們了,這一年來傳媒不斷將我們與他們比較,很難想像他們竟然將一支娘腔腔的三分隊伍與我們相比。假如在今天,我敢擔保我們能拿到78勝。」朗夏巴將一份有著兩支球隊的分析報導遞給了隊友柏賓。

「嘿,我們的紀錄可以讓他們打破,但如果是要決戰,我一場都不會放給他們。朗尼(Luc Longley),聽說那支球隊有你的同鄉,而且跟你體型相若啊。」柏賓向遠處的朗尼問道。

「你在說保格(Andrew Bogut)嗎?對呢,他是個比我更有天賦的球員,不過今晚我決定以前輩的身份教導一下他吧,哈哈。」說話時朗尼咧嘴而笑。

「他們很擅長小球戰術,就不知你這個胖子的速度能否跟上。」佐敦此時插嘴。

「是,是,我會盡力的。」朗尼誠懇的回應。

佐敦心裡面笑了一下,回想起從前在公牛時代對朗尼的嚴厲鞭策,朗尼一直都對他很是懼怕。

此時,穿著畢直西裝的教練菲爾積遜(Phil Jackson)和泰斯溫特(Tex Winter)走進更衣室。

「好久不見了各位,大家知道我們今晚的對手是誰嗎?是現在被稱為史上最強的金洲勇士啊。」

積遜在說話時強調了「史上最強」這個字,目的在於刺激起各個隊友的鬥志。接著閒話幾句之後積遜便叫全隊人坐在地上閉上眼晴冥想,他要球員回想團隊合作的重要性以及思考籃球的真正意義之類的東西,這是「禪師」積遜教練一貫的作風,他定期都會要求球員閱讀或是在訓練時進行冥想。

佐敦襯著這個機會整理一下思緒,從前他都很珍惜這種時間,很多時候他都被傳媒瘋狂的追蹤他的生活,唯有籃球場上的寧靜,是他人生唯一的避風塘。

然而就在眾人合上眼晴冥想之時,某人卻傳來一陣陣鼻軒聲。

沒有人知道誰在睡覺,有人聽到鼻軒聲忍俊不禁,不過積遜也沒有追究是誰,過了約十分鐘後,他便拍手結束冥想時間。

「看來昨晚有人在夜場玩得很瘋呢。」積遜笑著說。

接著他開始解釋這一晚的作戰方針,球隊固然例牌的打三角戰術,他想以陣地戰的方式嘗試減慢勇士的節奏,避免進入和勇士鬥快及鬥搶分的胡同。而且他要求球隊將防守重點放在居里身上,盡量切斷他與其他隊友的連繫,防止勇士全隊開火,而防守居里的重任則交給朗夏巴。

「什麼?不是由我來嗎?」柏賓聽到不是由自己防守居里有點不悅。

「這要拜洛文(Dennis Rodman)所賜。」積遜摸一摸自己的鬍子回答。

「他在這一刻還未來到球場,我剛才收到他的電話,他才剛在賭場上作樂完畢,不過已經在路上了,但第一節他可能趕不及上場了。」積遜續說下去。

「那個傢伙仍舊瘋瘋癲癲呢…」柏賓喃喃自語的抱怨著。

「希望他不會習慣了北韓的籃球規矩吧。」莊沙利(John Sally)這一句話引得全場大笑。

佐敦忽然想起那個長髮黑人提及過有比自己更麻煩,而且還未睡覺的人,難度就是洛文?

「有他沒他也沒差,我們照樣贏球。」佐敦望著眾人,眼神堅定的說。

接著他從自己的儲物櫃拿出一雙新簇的Air Jordan XI Concord替換,左手戴上紅色護腕,此時各人也都已經整理完成自己的球衣及球鞋,披上了紅色的公牛風褸走出更衣室。

所有公牛隊的球員在球員通道上圍在一團,叫喊:

「What time is it?」
「Game time, Woo!」

這是公牛隊長久以來的出場儀式,佐敦心裡感到一陣久違了的熱血。

今天比賽的舞台是金洲勇士的主場甲骨文場館,場內盡是穿著黃衫的球迷,只是佐敦也分辨不出不這些觀眾孰真孰假。

只見勇士隊的球員已經早早在這裡熱身了,公牛隊的人看見居里在離三分線後三步的距離正在練習三分,每次進球觀眾都發出陣陣的歡呼聲。

古高(Toni Kukoc)嘗試在己方的籃框作同樣距離的投籃,結果連續投出了兩個空氣球,他指著自己站著的地方問道:「喂,卡爾(Steve Kerr),在那種距離你投得入嗎?」

「不行,這太勉強了,更別說比賽裡是有人在防守。」

「哈,對面可是你指揮的球隊啊,比賽裡你可別放水。」古高開玩笑的叮囑卡爾。

卡爾在三分線連續投進了三球三分,然後轉身望著對面50歲的自己,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覺。

此時比賽就要開始,雙方排出的正選陣容是:
勇士:
史提芬居里 (Stephen Curry)
克雷湯臣 (Klay Thompson)
夏里遜班斯 (Harrison Barnes)
祖蒙特格連 (Draymond Green)
安祖保格 (Andrew Bogut)

公牛:
朗夏巴 (Ron Harper)
米高佐敦 (Michael Jordan)
東尼古高 (Toni Kukoc)
史葛特柏賓 (Scottie Pippen)
路克朗尼 (Luc Longley)

跳球開始,勇士的保格成功把球撥了給隊友湯臣,湯臣再把球傳給了居里,然後他從容的把球帶過半場。

朗夏巴不敢怠慢,把身子壓得很低,從中場起便緊貼著居里防守著他。

居里看到朗夏巴的身材高大,要晃過他並不容易,便決定在三分線後喚來保格為他進行擋拆,居里盤球從保格的右方運球過去。此時朗夏巴大聲示意朗尼包夾,二人均追趕著控球的居里,以截斷他的運球路線。

居里見朗尼在前朗夏巴在後,把頭微微抬高,眼睛朝上一望,朗尼見狀以為他要射三分便立即把手舉高防守,誰知這是假動作,居里從朗尼的左方快速運球殺至籃下。

柏賓這時立即上前補位封截,居里似早有預料,立刻把球傳給了站在底線的格連,在無人看守下投中一記中距離先開紀錄。

只見公牛隊由柏賓帶球過半場組織攻勢,朗尼此時已站在低位要球準備單打。

「別讓他輕易射球,盡量防著他的右路及轉身勾手!」只見50歲的卡爾在場邊大聲提點自己的中鋒。

「媽的,這個矮子與我打球甚久,熟知我的一切。」朗尼心裡暗暗咒罵。

防守他的保格身型及速度本身也不輸蝕,只見他以身體頂著朗尼,讓朗尼擠不進籃下,找不到出手機會的朗尼唯有把球傳到三分線的佐敦。

佐敦拿著球,湯臣見狀吞了一下口水,摒息以待。
佐敦以探步測試著湯臣的反應,只見湯臣下盤很穩,沒有輕易失位,這時他見柏賓擺脫了格連跑進籃底,佐敦立即把球傳出,柏賓接球後順勢左手上籃!誰知格連本身速度不慢,從後把球拍走,球從籃板彈到了站在罰球線的班斯手上。

班斯看到前方的湯臣及居里已在起動,他立即把球運至前場,公牛後方只有朗夏巴及佐敦,在三對二的情況下,班斯把球傳給了右方三分線上的湯臣。

湯臣在無人看守下起手三分命中。

不消45秒,勇士已經取得5比0的領先。

佐敦此時已經早早走到左邊底位要球,朗夏巴把球高拋給他,這時佐敦以背身壓著湯臣,班斯見狀立即上前夾擊,佐敦看到他從弱邊跑過來,便快速轉身從反方向的底線向籃框殺進去,輕易上籃得分。

湯臣想不到自己這麼容易便被晃過,一時呆若目雞。

「北卡的學弟,下次趕過來要快一點咧,底線那條路可寬敞得很呢。」佐敦入球後回身向班斯說,班斯一時不懂回應。

之後的幾個攻勢,勇士都以弧頂的擋拆發動,雖然公牛主張封鎖控球的居里,但補防球員如朗尼或古高這個點,在夾擊時因為速度較慢或防守不夠緊密,雖然成功限制居里的出手,但不足以切斷他與隊友的連繫,讓勇士隊其他人得到較多的空位投籃。特別是格連,他能射也能傳球給別人拉空距離,在開賽的4分鐘內他已經拿到6分2助攻。

公牛隊主張內線進攻拖慢勇士的節奏,佐敦頻頻在底位以個人技術單打,佐敦經過幾回合的試探後,漸漸掌握到湯臣的防守節奏,他先以中距離的跳投拿到2分。

又一次佐敦在低位佯裝要後仰跳投,誰知待湯臣跳起,佐敦便探步回籃下擦板得分。

「老兄,這次猜錯了。」佐敦指著自己的腦袋說。

此時湯臣汗如雨下,儘管他的身材不太輸蝕,他也不覺得佐敦的速度特別快,但無論如何他就是跟不上他的進攻步伐。

勇士選擇以班斯加快包夾佐敦的速度,迫他把球傳出,而公牛的球員在第一節的外圍命中不高,打至第一節的六分鐘,公牛以12比19落後。此時佐敦貢獻了6分。

由於勇士對佐敦進行包夾,古高及柏賓嘗試在他們分球後自己得分,由於柏賓他感覺自己的手感今天不算好,他決定殺進籃框,他先後博得格連和保格的犯規,以罰球追回16比19。

這時勇士的格連再次藉著居里引開了公牛的防守,在三分線外獲得空位,他毫不猶豫地射進一球三分,他向觀眾高舉雙手展示他的肌肉,然後大喊:「誰說我們比不上公牛!」

場內的黃衫球迷也大聲為他喝采。積遜教練則在場邊一言不發打量著格連,像在思考什麼似的。

此時第一節還餘50秒,勇士把比分拉開至24比16。此時公牛的球員通道有一個頂著粉紅色頭髮的人走進來,這個人披著91號的公牛球衣,正是洛文。

「對不起教練,我遲到了。」洛文作個笑瞼向著積遜說。

「呵,我們的球隊正在陷入苦戰呢,那個格連比想像中強啊,而且嘴巴喋喋不休呢。」

「那我就陪他玩玩吧,不過我在路上看著直播,我們隊的人投得像屎一樣。」

積遜笑了一笑,向球證示意暫停,之後他將洛文換上了朗尼。勇士此時也收起保格及湯臣,換出了史比斯(Marreese Speights)及巴布沙(Leandro Barbosa)。

格連看到剛剛出場的洛文,便走過去向他嗆聲:「終於有機會和你決鬥了,我等這一天可等得久了,總是有人拿我和你來比較,雖然這樣說有點冒眛,但是你懂得入球、傳球、甚至射三分的嗎?我也不理解為何人們將我們放在一起比較啊。」

「放心吧,不會很痛的,作為後輩我會溫柔的殺掉你。」格連用手在自己的頸部做了一個砍頭的手勢。

洛文望著格連,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冷的道:「對不起,其實你是誰?」

說完後洛文頭也不回衝到前場,只見格連的臉憤怒得青根盡現。

這回輪到公牛進攻,洛文站在高位選擇為佐敦單擋,在單擋的時候,他暗暗的拉扯了巴布沙的球衣,這讓巴布沙停住了一刻,球證一時之間不敢肯定洛文有否犯規沒有吹罰,佐敦把握住這個空位,在罰球線跳射,球穿針入網,追回比數18比24。

這時勇士發動他們第一節的最後一個攻勢,由居里單打,他在中場附近控著球,此時居里的防守者已由朗夏巴變成了柏賓。

「怎樣,想在這裡射球嗎?」柏賓看見居里站在離三分線如此遠的地方,嘗試挑釁他在這裡射球,他一方面打量自己與居里的距離不過一步半左右,他心想憑他的身高和臂展,如果居里此時射球,他應該可以攔截得到。

「真的嗎?你會讓我在這裡射球嗎?」居里佯裝高興的問道,他望著大鐘只餘下5秒。此時史比斯開始想走過去為居里單擋。

「可以啊,在這裡的話…」

柏賓話未說完,想不到居里此時立刻出手射球,柏賓立即跳起攔截,但居里的出手比他想像的更快,這一球的拋物線很高,結果球剛好撞到籃板後入網,有點幸運性質。

進球後居里吐出了牙膠,右手拍一拍胸口然後食指指向天空,隨隨的說了一句:「我才不要成為第二。」

這句話深深的刺激了柏賓。

最後2秒,朗夏巴從後場把球投出,在距離籃框很遠的地方落下。

第一節完結,勇士以27比18領先公牛隊。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