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場 [仙道彬]

想打波?落街場吧!

陶傑寫過,新一代不如上一輩醒目和識睇眉頭眼額,因為沒有經歷過睇父母打麻雀的年代。我更認為,新一代有時太過內向,太過溫室,太過不懂向惡勢力say no,因為他們沒有經歷過街場的磨練。

在街場,由開波到跟隊到被犯規嗌foul,全部都要自己爭取;在這裏,書本上的知識行不通,因為老師從不會教你面對:被人打尖、被人欺凌、被人屈錢、被人打茅波、對手輸波不服氣開拖,全部都要用一雙手去保護自己。街場常有「陀地」,他們可能凶神惡煞,但又可能和你一樣熱愛籃球,只是行了條不一樣的路。贏完他們可能成為朋友,也可能因為一球上籃而大打出手,這時候,你會見識到,原來世界很大,不只中英數,Phy Chem Bio。

Street Ball

街場是修羅場(好似講得太恐怖),也是讓你長大成人的地方。兩個人跟三隊點算?本來到你有人打尖怎辦?睇NBA以為邊個邊個好茅,原來阿叔下下楔腳開肘仲要爆粗鬧你,難道只能忍氣吞聲?街場也是木人巷,最好的朋友可以是街場認識,打得最勁一場交可以是在街場與兄弟和勁茅的對手狂揪,最開心其實只是打完波熄燈之後大家不捨得走,口袋無錢只可以揸住杯思樂冰或者大汽水繼續吹水吹到三更半夜俾差佬趕走。

在那個沒有fb,沒有whatsapp,甚至還未有call機和手提電話的年代,約一次打波,你可能要打上幾十個電話,所以多年之後,你還會回味那些年從來不會有人放飛機,跟隊時不會有人只顧打機,大家在場邊睇女仔講粗口有味笑話,分享老土是非不亦樂乎;今日你仍記得那些六個位的電話號碼,記得興高采烈落到球場,誰料下起大雨,你們沒有「希望在明天」,而是在雨中打到渾身濕透,波鞋變成水鞋,回家俾人鬧到飛起的日子。一齊打街場十幾廿年的老友,今日早成了最珍惜的兄弟。有時你們還會相約一起打波,不過打了兩場,大家就已經「莫氣」而坐在場邊吹水,這時總會有人提起,當年你跳得幾高,我射得幾遠,然後又有人講番當年打贏邊個,大家的思緒都飄回昔日那個美好的街場上……

街場的價值,街場的快樂,不是動輒就book場自己圍內玩的人,又或者只躲在室內場避過日曬雨淋、球場惡霸的人可以明白。沒有輸波之後跟隊等足兩個鐘的痛苦,你怎會趁無人之時苦練,然後在街場由五點一直贏到十一點熄燈?

想打波,落街場吧,街頭智慧,逆境求生,街場學的,早已不止籃球,而是何謂人生!


相關:《落街玩吧》曾志豪

仙道彬
《蘋果》籃球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為九十年代的籃球、漫畫、電影、音樂,還有美好的香港着迷。
仙道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