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y

凌晨四時,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剛剛回到了自己的私人大宅,他走進大宅大門後坐在客廳的梳化上,點起了雪茄,又倒了半杯威士忌,拿起了今天的體育報來閱讀。

退休後的佐敦每天行程仍然密密麻麻,今天早上他先出席了廣告商的產品發佈會,發佈會一完結,他便乘坐私人飛機去到和好友約定的地方打高爾夫球,然後晚上飲酒作樂,期間他還賭上了幾手樸克,輸掉了幾十萬美金。

他還在為剛才派對上輸的幾盤牌局心中鬱悶,這時他讀著體育報的標題:「金洲勇士持續火熱 望破公牛紀錄」,這一季勇士隊勢不可擋,暫時的戰績為68勝8敗,很多球迷期望他們能打破芝加哥公牛保持的72勝紀錄。

佐敦看到報紙下方有他的前隊友柏賓(Scottie Pippen)的照片,當他看到訪問內容時微笑了一下。

柏賓在接受訪問時說到假如96年的公牛和現在的勇士交手進行系列賽,公牛將會四場直落橫掃勇士。而且他會叫米高佐敦防守湯臣(Klay Thompson),他自己則防守居里(Stephen Curry),他會把居里得分壓制在20分之內。

佐敦放下了報紙,打開了電視,剛好重播著勇士隊的比賽精華片段,期後又播放了居里的入球剪輯,當中包括了很多他超遠距離的三分入球。主持人也分析了居里的出手速度及拋物線之類的東西,嘗試以科學的角度分析他能主宰球場的原因,此外主持也提出了三分球在今時今日籃球戰術上的重要性。

「今天的籃球比賽要演變成這樣子嗎?」佐敦不禁想起了從前長人臨立的時代。

一整天馬不停蹄走動的他這時終於感到疲倦,他放下了雪茄,眼晴不自覺的慢慢合上。

這時,佐敦的身旁傳來了一把聲音。

「你想和勇士隊比賽嗎?」

「什麼?」佐敦張開眼晴,猛然的醒過來。

「我在問你,你想和金洲勇士比賽嗎?」

佐敦的眼前出現了一個身型瘦削,披著長髮,穿著白色長袍的黑人。

「你是誰?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家裡?」佐敦被眼前的人搞得一頭霧水。

「你管我是誰,我是在問你:你想和金洲勇士比賽嗎?」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不想重覆第四次了,快回答我,想或不想。」眼前的這個陌生人開始顯得有點不耐煩。

「你再不走我就要報警了。」

「幹!你就當我是天上派來的神吧,我可以讓你回到巔峰時期的身軀,然後與現今的勇士決戰。怎樣MJ?很想玩吧?」

「你是否瘋子?你怎樣能做到這回事?」雖然事情難以置信,但佐敦明顯動心了,這一年以來他聽到了很多勇士與公牛之間的比較,他也曾大方的鼓勵湯臣去打破72勝的紀錄,但說到心裡那一句,他當然認為自己和公牛隊才是史上最強。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會在夢境設定好一切,當大家睡著的時候把大家帶到同一個夢中,然後進行比賽,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會像真的一樣。」

「你在開玩笑嗎?這樣荒謬的事哪有人會相信。況且就算把他們全都帶進同一個夢,他們有意識比賽嗎?在夢中他們會全力以赴嗎?」

「我就是有能力做得到,他們在夢裡全都是清醒的人。況且人類在夢裡不是經常會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嗎?例如是突然被怪獸、喪屍襲擊,又或是無緣無故被人追殺之類,但他們同樣在夢裡同樣不會察覺是夢,他們一樣會拼盡全力去逃跑。況且一個籃球員夢到一場籃球比賽,我不覺得有什麼出奇。」

面對那人的長篇大論,佐敦一時間未能反駁。

「唔…,那比賽何時進行?」佐敦帶著懷疑的心情追問下去。

「現在,比賽只此一場,你現在立刻進入夢裡就可以。」

「現在就比賽?」

「什麼?你害怕現在比賽嗎?你這個戴著六枚指環的人還需要什麼心理準備面對那些年青人嗎?況且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熟睡了,是最好的時機。」

「幾乎?即是還有人未入睡,未能進行比賽吧?」

「對,還有一個比你更麻煩的人,這個你不用管,我自會把他帶到比賽之中。」

「好的,那我現在就可以。不過你記得把今天NBA那些聯防的規則加上去,我不能讓他們在輸掉的時候有任何投訴。」佐敦才剛剛為輸掉的賭局而不快,現在他又有機會讓他沉醉於勝負之間,雖然整件事和眼前這個人有點離奇,但他還是覺得勇於一試。

他從梳化動身,行近並打開了家中一個寬大的衣櫃,裡面全都是他不同時期的球衣球褲及護膝之類的東西,他拿出了一條短短的北卡大學訓練短褲,替換過後便走到睡房。

開門前,他轉身問了一問身後那個長髮的人:「你真的是神嗎?」

「從前你不也是曾經自稱做Black Jesus嗎?」長髮黑人如此回答。

佐敦冷笑了一聲,走進睡房後躺在床上。同時他決定假如明天醒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他會狠狠的修理這個人。

不久,房間傳來了呼呼的睡覺聲。

WBH
睇SlamDunk長大的香港80後,得閒買鞋,間中畫畫,好少寫字。
W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