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零五章 結束 [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蕭崇瑜將李光耀與辜友榮擁抱這一幕拍了下來,眼角泛著淚水,回頭望向苦瓜:「苦瓜哥,這一幕好感人,比賽的勝負雖然殘酷,可是球員這種惺惺相惜的感覺真的好動人,天啊,你真的怎麼能不愛籃球?」

苦瓜沒有說話,嘴唇緊緊抿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可是發紅濕潤的眼眸背叛他,讓他的偽裝露出馬腳。

看著苦瓜胸口不斷起伏,眼眶發紅的樣子,蕭崇瑜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了然的笑容:「苦瓜哥,李明正與光北隊回來了,他們回到甲級聯賽了。」

苦瓜開口,但是卻有東西哽在喉頭,讓他嘴巴張了張,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苦瓜長呼一口氣,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淚水,吞了幾口口水,卻無法將哽在喉頭裡面,一種名為感動的情緒給吞下肚。

如果不是當年看了李明正帶領光北擊敗啟南的那一場比賽,他不會愛上籃球,不會進到籃球時刻當編輯,現在很有可能依然找不到人生的道路,隨便找一份得過且過的工作,就這麼度過無趣又無味的一生,就某種層面來說,李明正跟籃球拯救了他的人生,讓他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讓他可以在這個社會立足。

因為如此,李明正與籃球已經成為他人生不可割捨的一部份。

然而李明正在受傷之後卻像是蒸發一樣在台灣消失,這讓他感到極度失落,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股失落感越來越大,讓他甚至失去上班的動力,近年坐在辦公桌前,連電腦都懶的打開,就這麼發著呆,午休時間到就吃中餐,午休時間結束,在其他人已經開始做事的時候,他卻依然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他知道這種頹廢的模樣早晚會惹來麻煩,可是他真的找不到任何動力,上班下班彷彿只是一種例行公事,熱情完全消失殆盡。

但是,李明正回來了,光北高中也回來了,而且就在今天,他們重新站上台灣高中最高的舞台!

心中驕傲、熱血、感動的情緒炸了開來,兩滴熱淚就這麼從眼睛流下,苦瓜霍然站起,很快抹去臉上的淚痕,對蕭崇瑜喝道:「把東西收一收,下去採訪了!」

蕭崇瑜立正站好,對苦瓜敬禮:「是,苦瓜哥!」

苦瓜快步走下樓,而蕭崇瑜用很快的速度收好錄影設備與相機鏡頭,把包包攬在肩上,連忙追上苦瓜。

苦瓜與蕭崇瑜一前一後走到球場上,就要跟以前一樣,由蕭崇瑜採訪李明正,苦瓜採訪光北的對手,然而蕭崇瑜今天卻拉住苦瓜的手。

蕭崇瑜搖搖頭,對苦瓜露出諒解的笑容:「苦瓜哥,我的經驗跟能力還不夠,沒辦法採訪拿下冠軍的光北高中,這個重責大任只能交給你。」話一說完,蕭崇瑜不等苦瓜回應,馬上跑向顏書洋。

苦瓜看著蕭崇瑜匆忙離去的背影,心裡默默地對他說了一聲:「謝謝你,菜鳥。」

苦瓜深吸一口氣,走到李明正面前,說道:「李教練,你好,想跟你借用一點時間做採訪。」

李明正看著苦瓜,咧開大大的笑容:「好。」

—–我是分隔線—–

另外一邊,蕭崇瑜扛著沉重的包包,走到顏書洋面前:「顏教練你好,我是籃球時刻的編輯,之前曾經到貴校採訪你們。」

顏書洋微微點頭:「我記得。」

蕭崇瑜心裡稍稍鬆一口氣,提起勇氣問:「請問可以跟顏教練借一點時間做訪問嗎?」

顏書洋露出一抹苦澀的笑意,想起他們當初過來採訪時向陽的意氣風發,現在卻…

顏書洋輕嘆一口氣:「可以。」

蕭崇瑜把身上沉重的包包小心翼翼地放下,拿出智慧型手機,開啟錄音功能:「非常感謝顏總教練願意接受我們的採訪,首先想要請問顏總教練,你認為這場比賽輸球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顏書洋沉默一會,緩緩說道:「這一場比賽球員表現的非常好,友榮依然在禁區展現出主宰力,其他球員也正常發揮,都有按照我的戰術下去執行,這一場比賽輸球,最大的責任要歸咎於我這個總教練身上,是我太自認為向陽的實力在乙級聯賽絕對找不到對手,是我太輕忽光北這支球隊,是我在比賽之前沒有深入了解光北的球員,是我在比賽的最後時刻鬆懈,這場比賽輸球,我需要負最大的責任。」

聽到顏書洋的話語,蕭崇瑜不禁生出由衷的敬意,向陽確實有眼光,找到一個很好的總教練,一肩扛起輸球的責任,若是今天贏的是向陽,蕭崇瑜相信顏書洋會把所有的功勞推給在場上努力奮戰的球員。

蕭崇瑜又問:「在半場結束的時候,向陽領先光北18分,第三節比賽甚至一度把領先優勢擴大到20分,請問顏總教練認為光北為什麼可以在下半場追回分數,甚至在最後一刻逆轉比賽?」

蕭崇瑜的話宛如是二度傷害,重擊顏書洋的內心,但是顏書洋明白蕭崇瑜只是在做他的工作,也聽的出來蕭崇瑜語氣裡的小心翼翼,知道蕭崇瑜並非只是一味的想要取得訪問而不顧他的感受,深吸一口氣,強打起精神。

「最簡單的說法是,光北的王牌球員,24號李光耀跳了出來。」顏書洋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等到下半場才開始展現過人的能力,但是他真的很強,我已經派出重兵看防他,他還是照樣可以把球投進,單就對比賽的影響力跟宰制力來說,說不定他還比友榮厲害一些。」

顏書洋衷心地讚美李光耀:「我沒有想過向陽會在乙級聯賽遇到這種等級的球員,他的打法非常成熟,跳投的技巧很高明,球也掌握的很好,執行最後一擊的時候更是非常冷靜,有十足的大將之風,雖然向陽沒有順利拿到冠軍真的是一件很令人挫敗的事情,可是在此我代表向陽全體上下,對光北高中獻上祝福,希望他們明年在甲級聯賽可以打出一番好成績。」

蕭崇瑜誠摯地說:「顏教練的祝福,我一定會替您帶給光北高中。」

顏書洋說道:「謝謝。」

蕭崇瑜又問:「那麼除了李光耀之外,顏教練還有沒有對哪一個球員有深刻的印象?」

顏書洋不假思索地說:「那當然就是楊真毅了。」

蕭崇瑜說:「想必是楊真毅第一節的精彩表現吸引顏教練的注意?」

然而,顏書洋搖搖頭:「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更大的原因在於,其實楊真毅是我們向陽當初極力想要招募的球員,因為他在國中聯賽打出的成績相當不俗,我記得我們當初開出相當不錯的條件,可是他卻拒絕了,這我們可以理解,畢竟向陽只是個乙級聯賽的球隊,可是我不懂為什麼他會出現在今年才剛創立籃球隊的光北高中,而且除了他之外,光北陣中的魏逸凡跟高偉柏本來也都是甲級球隊的球員,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光北高中可以吸引到這麼多具有甲級實力的球員,這是我百思不解的部份。」

顏書洋望向正在接受苦瓜採訪的李明正,繼續說道:「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到李明正教練,他竟然可以讓魏逸凡跟高偉柏這兩個前甲級聯賽的球員完全服從他的指令,尤其是高偉柏,他的脾氣差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可是在今天這場比賽,高偉柏完全沒有爆發出任何負面的情緒,反而乖乖做著李教練給他的禁區苦工的任務,單從這點就看的出來李明正教練執教功力相當高明,而且在光北今天最後一波進攻,他作勢走到紀錄台喊暫停,把我們所有人都給騙了,我從未想過身在場外的教練可以以這種方式幫助球員、影響比賽,我不如他,真的不如他。」

蕭崇瑜聽著顏書洋的話語,對他的敬佩之意更深了一層,聽著向陽球員在場外的嗚咽聲,心裡衷心地為向陽感到惋惜。

不過,這就是籃球,讓人又愛又恨的籃球。

蕭崇瑜接著問:「在這場比賽過後,顏教練接下來對向陽有什麼規劃嗎?」

顏書洋重重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濃濃的憂慮:「老實說,因為我們真的沒有想過這場比賽會輸,接下來的規劃,要等到我跟學校報告今天這場比賽的結果,跟他們討論過後才會有明確的方向。」

「原來如此。」蕭崇瑜能夠理解顏書洋的憂愁,向陽努力那麼久,結果換來一場空,在現在少子化十分嚴重的台灣社會裡,大多數學校都為了招生而努力著,把大多數資源投入在招生與升學率上,這場比賽沒有贏,很可能會讓向陽加入這些學校之一,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向陽上層要解散籃球隊。

「謝謝顏總教練,這樣就可以了。」

顏書洋對蕭崇瑜點頭:「謝謝。」

採訪結束,關閉錄音功能之後,蕭崇瑜望著顏書洋略顯憂愁的表情,思考了一會,鼓起勇氣:「顏總教練,雖然我不知道這麼說適不適當,可是我認為你不必因為今天向陽輸給光北而自責。」

顏書洋皺起眉頭:「什麼?」

蕭崇瑜說:「因為率領光北高中的李教練,正是當年帶領光北擊敗啟南的王牌球員,輸給他,我覺得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顏書洋愕然,望向正在接受苦瓜採訪的李明正,驀然露出一股苦笑,右手放在蕭崇瑜的肩膀上:「謝謝你告訴我,輸給他,確實不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顏書洋說:「好了,我該去安慰我的球員了,他們比任何人都還要期待這一場比賽,因此也比任何人都還要失望。」

蕭崇瑜點頭說:「當然。」

顏書洋轉頭離去,喃喃自語:「擊敗啟南的王牌球員啊…」

—–我是分隔線—–

「李教練,在正式採訪之前,我個人首先恭喜光北高中獲得冠軍,取得明年甲級聯賽的參賽席次。」

李明正簡單地回應:「謝謝。」

苦瓜這才開啟手機的錄音功能:「李教練,剛剛光北高中在最後一秒鐘逆轉比賽,擊敗向陽高中,可以簡單描述一下現在的心情嗎?」

李明正微微露出笑容:「高興跟期待,不過期待多一點。」

苦瓜說:「睽違多年,光北高中再次打進甲級聯賽,能不能請李教練跟我們分享一下對明年甲級聯賽預設的目標,例如帶領球隊再次打敗啟南高中?」

李明正對苦瓜露出一抹帶著深意的笑容:「打敗啟南高中不是光北的目標,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也不會是。」

苦瓜問:「那請問李教練的目標是?」

李明正說道:「其實這個問題我之前已經回答過,光北的目標一直以來只有一個,那就是冠軍,丙級聯賽的冠軍,乙級聯賽的冠軍,甲級聯賽的冠軍,只要參加比賽,光北唯一的目標就是冠軍。」

苦瓜說:「我也記得李教練對我說過同樣的話,不過『啟南王朝,無可動搖』,這句話現在依然在甲級聯賽流傳著,啟南高中創隊三十年來始終主宰甲級聯賽,隊史已經拿下二十座冠軍、九座亞軍,李教練想要帶領光北拿下甲級聯賽的冠軍,那麼路上絕對會遇到啟南高中,李教練認為以現在的光北高中,能夠跨過啟南這一道高聳的巨牆嗎?」

面對苦瓜一如往常,單刀直入式的問題方式,李明正臉上勾起一抹笑容,他喜歡苦瓜的直接。

「既然光北之前擊敗過啟南一次,現在就可以擊敗啟南第二次。」

苦瓜說:「李教練對球隊的信心讓人十分印象深刻,不過光北這支球隊有很多顯而易見的缺點,雖然說光北今天擊敗的向陽高中被外界認為早已具有甲級的實力,但是向陽高中如果放在甲級聯賽,並不是一支會被排在前頭的球隊,而今天的比賽中,光北甚至一度落後向陽20分之多,這樣的光北高中要擊敗啟南這個長期稱霸甲級聯賽的王者,是不是太過兒戲了一點?」

李明正勾起一抹充滿玩味的笑意:「當年又有誰認為光北能夠擊敗啟南?」

感受到李明正語氣中的豪氣與自信,苦瓜心臟砰砰亂跳,李明正這個人從以前到現在完全沒有變,不管身份是現在的教練,又或者是以前的球員,李明正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一股強烈的自信。

而李明正散發出來的這股自信,會讓人不知不覺地相信他所說的一切,就算他說的話如何接近天方夜譚,都會讓人覺得是真的有可能發生的事。

苦瓜心想,一定就是這股強烈的自信感染了其他隊友,讓當年的光北球員能夠絲毫不畏懼地面對啟南高中。

想起當年那場比賽,苦瓜拿著手機的右手開始微微顫抖,心臟加速,情緒變得激動,不過苦瓜長吸一口氣,現在的他是籃球時刻雜誌社的編輯,而不是李明正的球迷,自己一定要先把工作做好。

「現在距離一月中的甲級聯賽熱身賽,大概還有一個月又兩個星期多一點的時間,請問在這段時間裡面,李教練會不會特別加強球隊哪方面的能力,以應付甲級聯賽更高強度的身體對抗?」

李明正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加強是一定要加強,既然是台灣高中籃球最高的舞台,強度自然不一樣,所以我的訓練菜單會做出調整,希望在甲級聯賽開始之前增強球隊的防守能力。」

「那進攻的部份呢?李教練又會做出什麼調整?到了甲級聯賽以後還會繼續限制李光耀的出手嗎?」

李明正回答:「老實說,進攻並不是我特別擔心的部份,我們光北的球員都非常不服輸,在今天這場比賽過後,他們發覺自己進攻端的不足,一定會卯起來自主訓練,所以進攻端我們教練組只會擔任輔助的角色,如同我剛剛說的,主要心力會放在防守的訓練上。至於李光耀,到了甲級聯賽,強敵變多,而他正是那種一遇到強敵就會變的興奮的人,但是有時候會變的太興奮,反而對球隊產生負面影響,所以我會放寬他的出手限制,不過會要他以團隊為最高考量去打球。」

苦瓜問:「今天李光耀在下半場的個人表現非常精彩,即使向陽高中對他重兵看防,李光耀還是可以維持住非常高的命中率,幫助光北在下半場急起直追,而且除了自己得分之外,李光耀還利用自己的牽制力傳出幾次精彩的助攻,更是在最後一秒鐘投進致勝球,請問李光耀現在的實力與當初帶領光北擊敗啟南高中的李教練你比起來如何?」

李明正哈哈大笑:「那小子還差的遠呢!」

苦瓜說道:「好,謝謝李教練。」

李明正點頭說:「謝謝。」

關閉手機的錄音功能之後,苦瓜看著李明正,說道:「你回來了,光北也回來了。」

李明正搖頭,嘴角揚起自信的笑容:「我回來,所以光北才回來了。」

苦瓜也露出笑容,眼前這個男人的狂傲自信絲毫不減當年,甚至猶有過之。

「李教練,我想要繼續採訪球員,可以嗎?」苦瓜問。

李明正說:「當然可以。」

苦瓜很快回頭,看著圍繞著李光耀跟冠軍獎盃的光北球員,邁步走了過去,輕咳幾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說道:「恭喜你們贏了,我知道你們現在很開心,不過請容我稍稍打斷一下你們開心的情緒,我有兩個問題想要問你們,第一,接下來想要增加自己哪方面的能力?第二,在接下來甲級聯賽的比賽裡,想要怎麼幫助球隊?你們可以先想一下,不用急著回答我。」

然而謝雅淑想都沒有想,搶先第一個回答道:「我會加強各方面的能力,讓自己變成全台灣最強的女高中生,雖然我沒辦法上場,但是我會在場外幫隊友加油,用我的方式幫助在場上奮戰的隊友!」

高偉柏緊接著說:「甲級聯賽的身體碰撞比乙級聯賽要激烈的多,我接下來會增重,並且增加重量訓練的份量,讓自己可以承受更高強度的身體對抗,同時加強禁區腳步與練習不同的出手方式,讓自己的進攻能力更多元化,等到甲級聯賽開始,我會用我的進攻能力幫助球隊打爆對手!」

魏逸凡說:「我身高跟身材不如偉柏,就算增加身體對抗性,我的身高在甲級的禁區還是沒辦法討好,尤其在光北我常常要站到大前鋒的位置,跟我在榮新時的小前鋒有很大的區別,所以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我會增強外線投射跟運球能力,我認為我的禁區腳步已經十分純熟,足以應付甲級聯賽,加上外圍跳投,一定會讓防守者更感到麻煩,然後跟偉柏、真毅聯手摧毀對手的禁區!」

楊真毅:「我很喜歡自己的打法,所以我不會為了甲級聯賽而去練別種進攻手段,但是我會提升自己外線的把握度,並且增加腿步的爆發力,讓自己切入的速度可以快一點,就跟剛剛逸凡說的一樣,偉柏、逸凡、我,將會用進攻摧毀對手的禁區防線。」

王忠軍:「三分球。」

包大偉:「我的進攻能力非常差,所以我還是會把重心放在加強防守腳步上,但是會跟教練請益空手跑位的技巧,希望能夠藉由這種方式吸引對手的防守,減少隊友在進攻端的壓力。我的進攻真的很差勁,可是我相信防守也可以影響比賽,只要我把屬於我的方法想出來,我絕對可以用防守幫助球隊拿下勝利!」

詹傑成:「我接下來會加強切入能力,同時利用甲級聯賽開賽前的這一段時間鍛鍊體能,希望體能可以趕上其他隊友,把切入跟體能提升上來之後,我相信我的傳球在甲級聯賽一樣可以派的上用場,傳球就是我的武器,我會讓隊友用最簡單或者他們最喜歡的方式得分,這就是我幫助球隊的方式。」

麥克:「我…我…我…籃板球,還…還有…防守,跟…跟…火…火鍋…」

李光耀看到麥克低著頭,目光左右游移,講話吞吞吐吐的模樣,右手勾住麥克的肩膀,把麥克拉到自己身旁,哈哈大笑:「不好意思啊,編輯先生,這個小子在籃場上雖然進步的很快,可是只要一脫離籃球,就又變回這種害羞到不行的模樣,就讓我代替他把話說出來。」

李光耀左手食指指著麥克:「他的意思是,他要用籃板球跟防守稱霸球場,如果有人膽敢侵犯他坐鎮的禁區,他會狠狠地送給對手一個大火鍋!」

「至於我的話,老話一句。」李光耀深吸一口氣,露出與李明正一模一樣的自信笑容:「我會把冠軍,帶回光北!」

—–我是分隔線—–

球員數據,光北高中。

李光耀,12投11中,27分,1籃板,4助攻,1抄截,1阻攻。

高偉柏,6投4中,10分,3籃板,1抄截,2阻攻。

魏逸凡,14投5中,10分,4籃板,1助攻,1阻攻。

楊真毅,12投7中,15分,3籃板,3助攻,2阻攻。

包大偉,3投1中,2分,5抄截。

詹傑成,3投1中,3分。

王忠軍,三分球4投2中,6分。

李麥克,2投2中,4分,3籃板,2阻攻。

—–我是分隔線—–

球員數據,向陽高中。

辜友榮,19投11中,27分,18籃板,3助攻,2抄截,4阻攻。


這是第一百零五章,也是第七集的最後一章,而這一章我取名為「結束」,指的是乙級跟丙級聯賽結束,光北真正的考驗來了。
我自己很喜歡這一章,而這一章的第一句話,完全道出我對籃球的感覺。
「你怎麼能不愛籃球?」
籃球帶給我太多太多東西,在我求學生涯,是籃球幫我在極端苦悶的讀書考試讀書考試讀書考試的生活中注入一點活力,是籃球讓我遇到我這輩子唯一的偶像,Kobe Bryant,然後從他的身上學到許許多多的精神,每每遇到挑戰、困難、挫折、失敗,我總是想起Kobe,心想若是他,他會怎麼做?

是籃球,讓我遇到Kobe。

是籃球,讓我學會永不放棄。

是籃球,讓我學會面對挫折。

是籃球,讓我學會從失敗中學習,是最快成長的方法。

是籃球,讓我充滿了對世界的熱情。

你說,我怎麼能不愛籃球。

你們呢?你們又是為何愛上籃球?
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吧!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