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第一百零四章【尊重與祝福】[冰如劍]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最後一擊 Buzzer Beater!

「哇──────!!!」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全部跳了起來,興高采烈地與身邊的人擁抱歡呼,高聖哲用力揮舞著大旗,眼睛出現些許淚光,這一刻他確信高偉柏轉學到光北的決定是對的。

在外人眼裡,本來就在甲級聯賽強權的新興高中打球的高偉柏,要轉隊當然也要轉到甲級聯賽的球隊,但是高偉柏最後卻選擇光北高中,在別人看來根本是一個無比愚蠢的決定,就連身為光北高中前隊員,跟李明正一起創下擊敗啟南高中奇蹟的高聖哲,一開始也對高偉柏這個決定感到擔憂,因為他可以預見選擇光北,高偉柏將遇到無數的挫折與困難。

可是不論是高偉柏或是光北,都沒有讓他失望,尤其今天光北在李光耀的帶領之下重回甲級聯賽,讓他想起以前的日子,當初的他正是因為走在這種充滿困難與荊棘的道路上,所以才比別人學到更多東西,擁有更不可思議的經歷,回頭看就會發現,一切的苦難跟磨練都將是值得的。

高聖哲拼命揮著旗子,眼角泛淚,對場下大喊道:「兒子,你是最棒的!」

葉育誠看到紀錄台上的計分板顯示著77比75,心情激動的難以言喻,強烈的情緒哽在喉頭,鼻頭一酸,眼前一片模糊,為了創立籃球隊,在處理校長這個位置上的繁忙事務之外,還要扛下家長電話或是面對面的質疑與斥責,但是他沒有讓籃球隊的任何人看到這個層面的壓力,就連李明正、吳定華都沒有,因為他希望籃球隊上上下下能夠專心在「籃球」上,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他都絕對不會中途解散籃球隊,因為他深信當初改變他這個街頭混混的籃球,一定可以帶給大家始料未及的衝擊。

這一路走來遇到的困難,真的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形容,可是這一個高的難以抓取的果實,落在嘴裡的滋味美好的讓他難以想像。

葉育誠站起來,高舉雙手,眼中的淚水滑落臉龐,奮力大喊:「你們是最棒的!」

楊翔鷹同樣站起來,看著底下的楊真毅,當初他因為父親肺炎而錯失加入籃球隊的良機,因此當年光北對啟南那一場大戰他只能做為一個觀眾,在觀眾席上看著光北在李明正的帶領下在最後一秒鐘逆轉比賽,當時他的情緒複雜的到現在仍無法理清,過了二十幾年,現在的他依然坐在觀眾席上,可是情況不同了,因為他的兒子正站在場上跟隊友一起歡欣慶賀著,當時的遺憾在這一瞬間如冰遇火般融化,楊真毅代替他達成了當初他受限現實而無法達成的事情,這就夠了。

楊翔鷹拋下董事長與家長會長的雙重身份,體內的籃球魂熊熊燃燒,這一刻他是個籃球人,更是楊真毅的父親。

楊翔鷹發自肺腑地大喊:「兒子,幹的好!」

坐在楊翔鷹身旁的沈佩宜一樣激動的站起來,自從她深愛的男人因為籃球闖入她的世界,為她無趣又沉悶的學生生活帶來繽紛的色彩,卻又毫無預警地離去之後,她就下定決心要把籃球徹徹底底地從生命踢除,但是當她進到光北教書,籃球卻不斷靠近她,先是校長決定創辦籃球隊,接著班上那個讓她頭痛到極點的李光耀嘴上不斷掛著籃球,把籃球這種遙不可及的夢想當成人生的追求,她百般勸導都無法動搖其決心,甚至還影響了害羞的麥克跟內向的王忠軍,到後來,全校最反對籃球隊的她,班上卻擁有最多的籃球隊員。

對了,還有坐在她旁邊的楊信哲,竟然接了籃球隊的助理教練,下課時間還常常利用網路看籃球的短片,讓她就連下課都必須面對籃球的騷擾。

到了後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逃離籃球,一直到看了這場比賽,她才知道並不是她沒辦法逃離籃球,而是在她內心深處的一塊角落,隱藏著一個真心喜歡籃球的純真小女孩,讓她處於討厭又喜歡的兩極情緒之中,因此迷惘且困惑。

但是,現在的她已經不再迷惘,看了這場比賽,球員在場上拼鬥的那股永不放棄的決心,還有平常嚷著要成為世界最強籃球員的李光耀的最後一擊,驅散了她心中的黑暗。

沈佩宜眼前一片模糊,身旁充滿著歡呼聲,正當她想要加入學生、高聖哲、葉育誠、楊翔鷹的行列時,突然覺得有一隻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沈佩宜回頭一看,卻發現後面根本沒有人,正當沈佩宜感到疑惑的時候,耳旁傳來一道溫柔的低沉男聲:「我的小佩宜,我永遠愛妳,妳要加油。」

這個瞬間,沈佩宜心裡頓時湧現出強烈的情緒,讓她眼眶裡的淚水潰堤,但是同時浮現出幸福又快樂的笑容。

沈佩宜知道自己現在大哭的模樣一定會嚇到人,為了掩飾自己的模樣,還有表達心裡的喜悅,使盡全力對著球場大喊:「你們是最棒的,李光耀,我再也不會阻止你打籃球了!去追吧,追你的夢,老師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

院長李雲翔看到麥克從板凳區衝了出來,直接抱住剛投進致勝一擊的李光耀,跟著隊友在場上又叫又跳,心裡充滿了溫暖的感動,這一刻,院長充滿歲月風霜的臉上露出了欣慰放心的笑容。

放手讓麥克接觸籃球,是他人生除了領養麥克之外,做的最正確的決定。

在場除了他之外,沒有人知道麥克在接觸籃球之後的轉變。

麥克的膚色、捲曲的頭髮、高瘦的身材,還有像是猿猴般的臂長,都讓麥克的成長過程飽受歧視與嘲笑,長期處於黑暗之中,讓麥克的內心就像是玻璃一樣脆弱,輕輕碰一下都可能出現裂痕。

以前的麥克,若是沒有他陪在身旁,會獨自一個人躲起來,不讓大家找到他,坐在教室裡面上課的時候,會故意把自己的身體縮的小小的,低著頭不講話。

那時候的麥克,不知道該怎麼融入周遭的環境,環境也一直推離他,在接觸籃球之前的麥克,人生過的很痛苦,院長盡心盡力幫忙,可是他知道總有一天麥克終要離開他的羽翼,一個人到這個現實的社會闖盪,為此,他深深感到擔心,擔心麥克會格格不入,沒辦法在社會找到自己的定位,而他不可能一輩子照顧麥克。

幸好,真的幸好,麥克遇到籃球。

院長站起來,大喊著:「麥克,你是最棒的!」

謝昱捷聽著光北的歡呼聲,看著底下被眾人簇擁的李光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好吧,我承認你真的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男孩。

謝昱婕轉頭望向在人群裡面的謝娜,看著謝娜跟大家一樣開心的歡呼,心裡出現一絲感嘆,這孩子不知不覺間長這麼大了,也到了談戀愛的年紀了。

謝昱婕很快把目光重新放回李光耀身上,不過如果對象是你的話,我這個當母親的還可以接受,但是如果你敢欺負娜娜的話,你就死定了!

場上,球進的瞬間,光北高中的球員全部從板凳區衝了出去,看著高舉雙手,臉上露著那一股自信又驕傲表情的李光耀,這一刻,在他們眼裡,李光耀一點也不臭屁,而是可愛到了極點。

麥克直接抱著李光耀,興奮地大喊:「李光耀,你太厲害了,我在場外看都緊張的要命,結果你竟然投進了,你真的好厲害!!」

謝雅淑衝過來,興奮又用力地與李光耀擊掌:「你真的投進了,太棒了,我們贏了,我們是冠軍!!!」

高偉柏在麥克之後熊抱李光耀,仰天大喊:「啊啊啊──!!!甲級聯賽,我們來了!」

魏逸凡也衝了過來,從旁邊抱住高偉柏與麥克:「我們是冠軍,我們是最強的!!!」

楊真毅從另一邊加入把李光耀圍住的行列,大吼著:「我們贏了,我們真的贏了!!!」楊真毅從未想過他在高三的時候還有機會加入籃球隊,現在更打進了高中籃壇的最高舞台,在喜悅之中,眼角出現了感動的淚水。

包大偉跟詹傑成同時跑了過來,跳起來撲到高偉柏與麥克身上:「我們贏了,我們是冠軍,甲級聯賽,我們光北高中來了!!!」「天啊,李光耀你剛剛那一球太帥了,我們贏了,我們擊敗向陽高中,我們是冠軍!」

在籃球隊之中,個性最冷的王忠軍站在外圍,不知道該怎麼加入大家又叫又跳的行列之中,這個時候,李光耀微微推開圍繞在周圍的隊友,走到王忠軍面前,對他舉起右手:「開心嗎,我剛剛那一球進了,代表你明年可以在台灣高中籃球界最高的舞台投三分球。」

王忠軍渾身顫抖著,顯示出他內心澎湃又激動的情緒,但是不擅長用言語表達的他,此時卻沒辦法像其他隊友一樣高聲大喊,只能對李光耀重重地點頭。

李光耀看著渾身顫抖的王忠軍:「為了感謝我,以後我去你家吃麵可以不要算我錢嗎?」

王忠軍再次重重點頭。

李光耀滿意地說道:「很好,現在你應該跟我這個剛剛投進致勝球的地表最強隊友擊掌。」

王忠軍用力拍了李光耀的手,力道之大讓李光耀痛的唉唉大叫,甩著手:「你也拍太大力了吧!?」

李光耀與王忠軍之間的互動頓時引來眾人哈哈大笑,李光耀看著王忠軍顫抖的身體,右手攬著王忠軍的肩膀,將王忠軍拉到眾人的行列之中。

李光耀大聲說道:「大家跟我一起喊。」

李光耀深吸一口氣:「我們是,最、強、的──!」

包括王忠軍在內,所有人跟著李光耀一起大喊:「我們是,最、強、的──!!」

這個時候,原本在觀眾席上慶祝的學生突然安靜下來,低沉的咚、咚、咚大鼓聲傳來,吸引了場下球員的注意力。

光北隊員注意到大鼓聲,疑惑地往上一看,只見劉晏媜站在最前排,用著已經嘶啞的聲音大喊道:「球員們,你們辛苦了,今天這一場比賽你們是最棒的,在落後的時候沒有人放棄,每一個人都為了勝利而團結合作,我們都看到了,不管是你們平常練球的努力,或者在這場比賽表現出來的決心,我們非常感動,謝謝你們帶給我們這一場精彩的比賽,一直到現在我還不敢相信我們真的成為乙級聯賽的冠軍,成為台灣高中甲級聯賽的一員,我現在代表所有學生對你們說,你們真的辛苦了,我們不會打籃球,但是我們都看的出來你們為了今天所付出的努力是別人沒辦法想像的多,在我們躺在被窩裡面睡覺的時候,你們已經起床準備練球,在我們回家吃飯看電視的時候,你們又要辛苦的繼續練球,在我們眼裡,你們是全世界最棒的球隊,現在,我們啦啦隊有一段話要送給你們!」

劉晏媜轉過頭,對著啦啦隊比出手勢,而這場比賽已經吼到聲嘶力竭的啦啦隊成員,用力吸飽了氣,用僅存的聲音大喊:「光北齊心,其力斷金,過關斬將,勇奪冠軍──!!!」

聽著劉晏媜的感謝話語,還有啦啦隊大聲喊出的慶賀詞,李光耀帶領著所有的隊員向觀眾席上的光北學生鞠躬敬禮,李光耀回道:「也謝謝你們今天這麼賣力的幫我們加油,在我們落後陷入險境的時候,是你們的加油聲陪伴我們,沒有你們,我們今天沒辦法贏,謝謝你們,未來也請你們繼續在觀眾席上為我們加油!」

籃球隊鞠躬整整五秒鐘的時間,然後挺直腰桿,抬頭挺胸地接受眾人的歡呼聲,而王忠軍在抬頭看到楊翔鷹也坐在觀眾席上之後,再次用力地鞠躬。

他家的經濟狀況太差,家計只靠一個小小麵攤支撐,光是付四個小孩的學費就很辛苦,加上一些固定的生活支出,麵攤賺的錢只能勉強打平家裡的開銷,身為大哥的他為了分擔媽媽的重擔,放學之後就直接回家幫忙顧麵攤,讓媽媽可以接一些家庭手工,賺取一些微薄的薪水。

在小學之後,他就從未穿過新的衣服,全部都是親戚小孩的舊衣服縫縫補補而成的,就連被他珍藏在房間書櫃裡的那一套灌籃高手,都是表哥買一套新的之後,將已經翻到又破又爛,有些書封還不見的舊的一套給他。

在這種家庭長大,他從未怨恨過任何人,可是他真的好喜歡好喜歡籃球,在他內心裡面燃燒的籃球魂,儘管在這種環境下,卻從未熄滅過,但是他自己很明白除非有奇蹟出現,否則他這一輩子都休想追求籃球這個夢想,甚至就連加入學校的籃球隊都是一個可看不可求的奢望。

就算只是一次也好,他好想要在球場上跟別人競爭,用他最拿手的三分球擊敗敵人,但是在這種家庭長大,他很明白現實是殘酷的,籃球這個夢想,對他這種社會底層的人而言,是遙不可及的。

然而,天上似乎聽到他內心的吶喊,真的降下一個名為楊翔鷹的奇蹟。

沒有楊翔鷹,他們家的經濟不會好轉,沒有楊翔鷹,他的弟弟妹妹們可能還在穿破破爛爛的衣服,沒有楊翔鷹,他的媽媽現在還在每天都在為隔天的三餐煩惱著,沒有楊翔鷹,他就沒辦法參加光北籃球隊。

沒有楊翔鷹,他現在就不會站在這裡。

王忠軍真的是一個很不擅於言語的人,所以他用最直接的方式對楊翔鷹表示出由衷的感謝。

此時此刻,球館內充滿著光北的歡呼聲,然而籃球場這個現實又殘酷的舞台,永遠只有二分法,勝、負,當中絕對不存在任何一點中間值。

—–我是分隔線—–

籃球場猶如戰場,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勝者光北,正享受著勝利的喜悅之中,而敗者向陽,則陷入前所未有的巨大失落之中。

自從創隊以來,向陽就一直把甲級聯賽視為終極目標而努力著,今天的王者向陽,在剛起步的時候也是遇到許多瓶頸與挫折,一開始在乙級聯賽的成績並不是太亮眼,直到球隊出現一名實力超群的球員,劉裕翔,才讓事情有了轉變。

在劉裕翔的帶領之下,向陽在乙級聯賽完成二連霸,這樣的戰績吸引到許多具有潛力的球員,向陽從此一飛衝天,長期主宰乙級聯賽,籃球隊因此獲得全校師生的認可與支持,學校也投注更多資源在籃球隊上。

獲得學校各方面的支持之後,向陽沒有鬆懈下來,反而比以往更努力練球,將學校的資源應用到極限,提升了軟硬體的設備,給球員優渥的獎學金,球隊上下一心,如同餓極的凶猛老虎,迫不及待想要撕裂獵物。

而就在今年,他們等待已久的機會降臨,球隊每個人都充滿了期待與興奮,外界與學校本身都認定向陽絕對會拿下冠軍,前往甲級聯賽的球隊除了他們之外不作他選。

乙級聯賽開打,向陽也拿出勢在必得的決心與強大的實力,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阻礙,輕輕鬆鬆就打進冠軍賽,離甲級聯賽就只有那麼一步之遙。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步,竟然是這麼的遙遠。

光北高中,今年才創立籃球隊的學校,李光耀,一個聽都沒有聽過的球員,就這樣在比賽最後的1.1秒,粉碎他們奪冠前往甲級聯賽的夢想。

學校投入的資源,師生的支持,教練的期望,球員的努力,十幾年來為了這次機會所付諸的一切心血,就在〝唰〞聲響起的同時,全部化成烏有。

這個瞬間,觀眾席上的向陽學生,場上、板凳區的球員,場邊的教練,所有站在向陽一方的人們,世界頓時變成黑白。

場上的向陽球員低著頭走下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每個人都說不出話來,球隊陷入一種灰色氛圍之中。

身為球隊領袖的辜友榮,拿著毛巾蓋著自己的頭,汗水不斷滴落在木質地板上,肩膀顫抖著。

「嗚…嗚嗚…嗚…」溫上磊首先止不住心裡激湧而出的情緒,聽到劉晏媜帶領啦啦隊在觀眾席慶賀著光北的勝利,強忍住的淚水終究還是落了下來。

為了今天所做的努力,就在最後一秒鐘,碎了,這種結局,就算是最頂天立地的男兒,都絕對沒辦法承受。

在溫上磊之後,陳信志、翁和淳、林盈睿、石祐誠、張國良、羅士閔,還有其他的替補球員,紛紛落下了男兒淚。

淚水潰堤,許多球員哭紅了眼,眼淚鼻涕流了出來,聽著光北球員簇擁李光耀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歡呼聲,他們心裡最後一絲防守崩潰,紛紛痛哭出聲。

甲級聯賽,真的好遙遠。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身為球隊的絕對領袖,辜友榮逼著自己緊咬牙根,不讓自己哭出聲,現在最沒有資格哭的人,就是他。

明明已經跟教練約定好了,要把向陽帶到甲級聯賽…

明明已經跟隊友說好了,會把他們帶到甲級聯賽…

明明已經跟觀眾席上的學生說好了,會把球隊帶到甲級聯賽去…

辜友榮沒辦法原諒自己,在對所有人做出承諾之後,卻讓他們全部都失望了。

「嗚…嗚嗚嗚…嗚嗚…」淚水不斷流落,辜友榮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他期望深切的教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完全信任他的隊友,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支持他們的全體師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投入無數資源的學校,更糟糕的是,辜友榮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自己。

在自責、失望、哀傷等等的情緒之外,他的心裡還有另一道讓他無法忽略的聲音。

「我想要到甲級聯賽,我想要繼續打籃球,我不想要就這麼結束…」

他今年已經高三,這是他高中生涯最後的乙級聯賽,也是最靠近甲級聯賽的一次。

辜友榮心中懷抱著籃球夢,在這場比賽之前,他幻想著帶領向陽打進甲級聯賽時,身為球隊王牌的他,理所當然地會是所有目光的焦點,到時候職業球隊的球探絕對會注意到他,只要他繼續努力練球,在明年的甲級聯賽打出好表現,那麼他在籃球這條路一定可以走的更順遂。

然而,今天,在球賽最後的1.1秒,他的夢,就這麼被李光耀給擊碎了。

教練、隊友、學校的期望,他自己的籃球夢,一切的一切,就這麼在李光耀最後一擊之下粉碎了。

籃球場,就是這麼殘酷的地方。

辜友榮使盡全力壓抑著情緒,可是越是壓抑,洶湧的情緒就像海嘯一樣將他淹沒,讓他再也忍不住,跟其他的隊友一樣放聲大哭。

向陽每一個球員都哭紅了雙眼,甲級聯賽是他們的夢,夢碎了,他們什麼都沒了,就好像這幾年的努力全都被否定一樣。

他們不知道該怎麼接受這個結局,他們也沒辦法接受這種結局,可是事實就是李光耀在他們的防守之下,漂亮地投進了那一顆致勝球。

「嗚…嗚嗚嗚…嗚嗚…」向陽球員用毛巾或用手,擦去臉上的淚痕,可是那不斷湧出的悲傷情緒,卻怎麼樣都沒辦法撫平。

這時,裁判拿著麥克風,說道:「頒獎,兩隊請派球員代表領獎。」

紀錄台上,兩個獎盃,一金一銀,反射著天花板上的燈光,發散出亮眼的光芒,然而對於向陽來說,卻是提醒著他們輸球的事實。

顏書洋望著哭泣的球員,目光落在辜友榮身上:「友榮,你去領獎吧。」

辜友榮渾身一震,低著頭深吸了好幾口氣,努力壓下心中的情緒,扯下頭上的毛巾,用力地把臉上的淚痕與鼻涕擦掉,逼自己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地走到紀錄台前。

而光北隊派出的,自然是投進最後一擊的李光耀。

兩人同時走到紀錄台前,最資深的裁判拿著麥克風,宣佈:「最後比數77比75,這一屆乙級聯賽的冠軍,光北高中,亞軍,向陽高中!」

裁判從紀錄台上拿起將近半公尺高的冠軍獎盃,走到李光耀面前,雙手把冠軍獎盃交給李光耀之後,伸出右手:「恭喜,你們今天打出一場非常精彩的球賽。」

李光耀同樣伸出右手,跟裁判握手:「謝謝。」

裁判對李光耀點了頭,轉身走回紀錄台,拿起亞軍獎盃,走到辜友榮面前:「加油,這一場比賽並不是結束,而是另外一個開始。」

裁判將獎盃拿給辜友榮,同樣伸出右手,辜友榮鄭重地接過獎盃,跟裁判握手:「謝謝裁判。」

裁判退開一步,說道:「球員握手。」

李光耀與辜友榮各自走前一步,看著彼此。

李光耀率先伸出手,辜友榮接著伸出,光北與向陽的王牌,右手在眾人注視之下用力握住。

李光耀鄭重地說道:「你很強,向陽也很強,你放心,我們光北會連著你們的份一起帶到甲級聯賽努力奮戰。」

李光耀真誠的言語與清澈的眼神讓辜友榮心裡一震,本來在心裡發誓絕對不在李光耀面前露出軟弱的他,滾燙的男兒淚在李光耀此番言語之後又滑落臉龐。

辜友榮哽咽:「謝…謝謝。」

李光耀用左手抱著獎盃,張開右手,辜友榮同樣用寬大的左手抓著獎盃,張開右手,兩個大男孩,深深擁抱彼此,用這樣的方式向對方表達尊重與祝福。


多事之秋,不管是台灣或者是我自己,都面臨許多挑戰。

偶爾會覺得疲累,偶爾會被擊倒,偶爾會受傷,但是在面臨困境的時候,我想要借裁判的嘴告訴大家:「加油,這一場比賽並不是結束,而是另外一個開始。」

我最喜歡的球員是Kobe Bryant,原因除了他驚人的意志力跟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實力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遇到失敗、困難,總是用同樣的態度面對,他曾跌倒過,可是他總是用加倍的努力突破困境。

為何他可以在退休之際受到如此多的認可,我認為除了他擁有的榮譽之外,還有他對籃球始終保持一樣的純真心意,在一次次的失敗後,一次次倔強地站起來,從高中畢業後進到NBA以來,態度始終如一。

我認為,這才是他真正被如此擁戴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從未被擊敗過,而是他不會屈服在失敗之下。

冰如劍
我是冰如劍,一個用著手中的筆,希望利用筆下的文字來改變世界的作家。